《宋代宫闱史》第003回 推心置腹三雄结义 轻歌妙舞双美献技


且说匡胤拿起弓来,双手便拉,只因用力过猛,那弓响亮一声,应手折断。匡 胤将断弓丢在地上,弯着腰又取了一把最大的,轻轻一拉,那弓早如满月一般,扯 将开来。匡胤却面不改色,胸不喘气,从容自如,把弓放还原处。旁观的人,无不 拍手称赞!都说这红面汉膂力甚大,非常人所及。

黑汉见匡胤绝不费力,便把自己的弓拉开,面上也现出惊愕之色!连忙抢上一 步,满面春风,双手打拱,向匡胤说道:“英雄真好力量!但不知尊姓大名,何处 人氏,请赐示知。”

匡胤也拱手答道:“小可姓赵,名匡胤,涿州人氏,拉扯一把弓,乃是寻常小 事,有甚奇异!”黑汉说:“原来是赵家公子,怪不得有此神力,果然不愧将门之 子!小可闻名已久,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匡胤答道:“小可徒有虚名,毫 无实际,何蒙揄扬,不胜惭愧!但不知壮士何方人氏,尊姓大名,因甚在此卖弓, 又不收钱,愿闻其详!”黑汉道:“小可郑州人氏,姓郑名恩,宇子明,自幼父母 俱亡,遗有良田千顷,颇可度日。

只因小可生性好武,不惜重资,延请名师,教授武艺;又爱延揽人才,结纳英 雄,闻得有武艺出众、本领惊人的好汉,虽然远在天涯海角,也要想了法儿,请他 来家。因此年方弱冠,已经学成一身本领,十八般武艺,无一不精。但是武艺虽已 学成,家产却中落了。小可又天生的性情豪爽,不治生业,仍旧结交江湖豪杰,遇 有患难之人,倾囊相助,并不吝惜。所以家财挥斥殆尽,飘荡江湖,借着卖弓为由, 意欲结识几个英雄豪杰,并非觅取蝇头微利的商贾可比。“匡胤听了,喜之不胜道 :”原来郑兄卖弓,是为物色人才起见,现在有一位豪土,虽则是个文才,不懂武 艺,却是肝胆照人的朋友。郑兄既爱结交,不可不与此人一见。“郑恩忙道:”公 子所说的豪士,不知居住何处,是何姓名?务乞引往一见,那就感恩不尽了!“匡 胤道:”此人与我一同前来,尚在桥上等候,可以一呼就到。待我请他至此,替郑 兄介绍便了。“说着,举起手来,向桥上招了几招。

那柴荣正等得不耐烦,忽见匡胤招手叫他,便径奔桥北而来。到了二人面前, 匡胤便指着郑恩,对柴荣说道:“这位是郑州郑子明兄,乃是当今豪杰!吾兄应该 一见。”又把柴荣的姓名家世,也向郑恩介绍一遍。郑恩恭身为礼道:“原来也是 一位公子。小可失敬了!望乞恕罪!”柴荣见郑恩豹头环眼,身长七尺有余,竟是 一员大将的模样,便存心要结交他。当下不敢怠慢,慌忙答礼道:“我们都是豪侠 襟怀,郑兄何必如此客气呢?”郑恩道:“小可出身乡间,性情又甚莽撞,不谙礼 节,还请二位原谅!”匡胤笑道:“我们有幸相遇,正是天缘。

今日我与柴兄来此,原是到前面关帝庙内,结拜弟兄的。既然无意之中碰见郑 兄,何不一同前往,三个人结拜起来,就可以继续刘关张桃园结义的佳话了!“郑 恩大喜道:”小可乡村愚夫,多蒙二位不弃,携带着一同结义,真是万千之幸了! “当下将摆在面前的弓,除了匡胤拉折的一把,弃置不要,其余的都收了起来,跟 随柴、赵二人,同至关帝庙内。家人们已将香烛点好,三牲祭礼,摆设齐整,等候 主人前来行礼。

三人瞧见诸事齐全,好生欢喜,遂即开出年庚。柴荣年纪最长,应居第一,匡 胤居次,郑恩第三,依次行了个礼,三人又对拜了两拜,不觉格外亲昵起来。匡胤 便对家人说道:“我们还没吃饭,可把祭礼拿往后面,整备好了,取来下酒。”家 人连声答应,收了祭品,自去整备。

不多一会,早已端将上来,安排杯箸,请三人入座饮酒。

柴荣乃是大哥,坐在上首;匡胤第二;郑恩末位斟酒,对饮起来。柴荣的食量, 本不甚好,只饮了几杯酒。匡胤是宦家子弟,平日饮馔,极为精致,这三牲祭品, 烧煮得不甚入味,哪里吃得下去!也只得饮了一会寡酒。独有那郑恩,他是乡村上 长大的,粗糙贯了,食量又较常人大起几倍,把酒用大碗筛来,一口喝干,鸡、鱼、 肉整块的塞入嘴中,一顿大嚼,早如风卷残云一般,吃得杯盘狼藉,所余无几了。 柴荣和匡胤见他这般模样,一齐含笑说道:“三弟真是英雄,我等万不及也!”郑 恩摩摸着肚皮答道:“我从前在家,每餐须食斗米十肉,现在落拓江湖,长久没有 像今天这样大嚼了。你们瞧着,不要笑我是酆都城内赶出的饿鬼!”说罢,哈哈大 笑,十分有兴。匡胤、柴荣也不禁陪着他大笑一阵。饮酒既毕,家人们收拾了剩酒 残肴。柴荣便约郑恩到自己寓所居住,郑恩一诺无辞。进了城,便把行李搬至柴荣 寓内,安居下来。从此,匡胤除了读书以外,便和石守信、罗彦威来到柴荣那里, 谈论古今。有时高兴起来,还和他们去骑马射箭,练习武艺。连柴荣这样文绉绉的, 也被他们陶冶出来,竟能骑得烈马,开得硬弓,寻常的人都近他不得。

日去月来,光阴迅速,匡胤到此读书,转瞬一年。忽然静极思动,要回到汴京, 看望父母一遭,便将自己的意思,对柴荣等说明。柴荣道:“二弟既回汴京,我与 家姑丈,亦暌隔长久,等二弟动了身,也要往姑丈任上去趟。”郑恩道:“既然大 哥二哥皆要归去,小弟一人在此,有何兴味,况也离家多年,应该回去看视一番, 待两位哥哥行后,小弟也到郑州去了。但不知此次一别,何时再能相会,令人心中 很觉不快,须要约个相会之期才好。”匡胤笑道:“倘要会面,有甚烦难。明年正 月元宵节,汴京必然大放花灯,庆祝元宵佳节。每年总是如此,已成惯例,并无更 改。大哥,三弟!何不于元宵节时,赴汴京看灯,那时我们弟兄,又可以在一处畅 叙了。”柴荣、郑恩齐道:“此言甚为有理!明春元宵节,一定去汴京一行便了。”

匡胤见二人都已应承,心下不胜欢喜!也不再坐下去,便起身辞别道:“明日 一早,即便登程,恕不前来辞行了!”柴荣答道:“我们乃是自己弟兄,用不着这 些浮文,明天我与三弟也要收拾行装,不来送行了,就此分别,来年正月内再见罢。”

三人相对拱手作别。

匡胤自往外公杜三翁家,暗中想着:“我若说此番回去,是自己的主张,外公 一定不肯放我归去,只得假造一封家信,前去骗他一骗。”想定主意,遂即取过笔 砚,造了弘殷的信,藏在怀中,径至前面,见了杜三翁,行过了礼。三翁命他一旁 坐下,询问近日的学业如何?匡胤按定心神,回答得井井有条,一丝不乱。三翁大 喜道:“外孙来此,方将一年,学问已如此进步!倘能长久下去,精勤不怠,何患 不成当代通儒呢!这也是你们赵氏的祖功宗德,所以才能这样容易。但愿你日进竿 头,方不枉了我的一番苦心和你父亲至深切的期望!”三翁絮絮叨叨,讲个不停, 匡胤又不能阻止他,只得耐定性子,待他讲毕,方从怀中掏出那封假信,呈于三翁 道:“父亲今天有信前来,说是有要紧事情,急待外孙回去商酌,并嘱信到即行, 不可迟延,恐误事机。”三翁听了,将信接过,看了一遍道:“哦!

哦!你来此也将近一年了。想必你父亲记念着你,所以寄信叫你归去。既有父 亲信来,我也不便阻挡,只是去了何时再来,这里的功课,关系着你一生的前程, 倘若半途而废,岂不前功尽弃么?“匡胤陪笑答道:”父亲来信说是有事相商,想 必没甚耽延。外孙回去,只要事情一了,立即赶回来,决不敢抛荒功课的。“三翁 点头说:”如此也好,只不知何日动身?“匡胤道:”父亲的信,十分紧急,外孙 明日清晨便要登程了。“

三翁道:“你也有些行李应该收拾一下,明天如何来得及呢?”匡胤不禁暗笑 道:“我瞒着你早已预备停妥,还有什么要收拾呢!”当下不便明言,支吾应道: “外孙快去快来,行李不用带去,免得途中累赘,外公以为如何?”三翁听说,深 以为然。遂允许匡胤于明晨回去。

到得次日一早,三翁尚未起身,匡胤已悄悄的命人将行李挑在城外,守候自己 一同登程,免得三翁瞧见了行李,要将昨日谎话戳穿,这也是他的聪明之处。当下 瞧着那人,把行李挑去,自己重复回到里面,直往三翁房内,向他辞行。三翁方才 起身,正在那里梳洗。见了匡胤,便叮嘱他一路小心,早去早回,不可耽延时光, 荒废功课。匡胤诺诺答应,遂向三翁行了一礼,辞别出外。三翁一直送到门前,眼 望着匡胤走得已远,不能瞧见,方才回到里面。

那匡胤离了外公家,放开大步,径奔城外,到了约定的地点,与挑行李的人会 齐,直向汴京而去。一路之上,晓行夜宿,非止一日,已抵家中,却巧弘殷正在家 内,与杜氏在后堂对坐闲谈。次子匡义、三子匡美,都在一旁侍立。忽报大公子已 经归来,弘殷许久不见儿子,正在记念!听说匡胤回来,心内也觉欢然。杜氏更比 弘殷快活,忙向匡义说道:“大哥既已到家,你该出外迎接才是。”匡义答应了一 声,飞奔出外,迎接匡胤。

不多一会,早见匡胤携定匡义的手,步入后堂,向父母行过了礼,方才说道: “孩子不孝,出外就学,将近一年,有失定省之礼,尚请双亲恕罪!”弘殷道: “你在外能够认真求学,比在家侍奉我们还要孝顺,哪有罪你之理!只是此时既非 节下,又非年终,如何回来呢?”匡胤道:“儿已出外多时,着实记念家中,现在 离年终也不远了,所以提早回来。”弘殷道:“既已回家,也就不必多说了。只是 休得像从前一样,终日在外和那些朋友舞刀弄枪的胡闹。须要在家温习功课,以免 荒废。

我不时要来考察你,如果仍和从前一样,那时休要怪我。“匡胤听了,诺诺连 声。杜氏坐在一旁,深恐匡胤讲出甚话,触恼弘殷,遂即打岔道:”匡义、匡美, 你们两人离开大哥将近一年,此时他既回来,如何不去拜见?难道做兄弟的道理都 不懂得么?“匡义闻得母亲吩咐,遂趋步上前,向匡胤下拜。那匡美还在呀呀学语 时代,杜氏说的话,如何省得?仍旧立着,不肯上前。

匡胤见匡义行礼,连忙将他扶住,举目细细一看,见他生得面白唇红,河目海 口,双眉人鬓,两耳垂肩,真是龙凤之姿,天日之表。虽然身材尚未长成,站在面 前,已是亭亭玉立,十分可爱。匡胤笑着,向父母说道:“孩儿离家不满一载,二 弟已长成如此模样,将来的后福,要比孩儿好得多哩!”杜氏道:“现在长得倒还 不差,至于后福如何,只好看他的造化了。”

匡胤应了声是,便告退下来,自去整理卧室。

从此匡胤安居家中,虽然遵着弘殷的教训,不准出外胡闹,但他的性情是好动 的,哪里按捺得住!过了两日,旧性复萌,仍去找他的少年朋友,在外乱闯去了。 原来匡胤天生成神武有力,从前在家的时候,声名甚盛,众少年都敬爱匡胤,不敢 侮弄。其中最莫逆的有两个人,一个是磁州韩令坤;一个是太原慕容延钊,都是倜 傥不群的勇敢少年。匡胤和这两人,本是旧日知己,如今游学归来,少不得彼此拜 访,互相往来,日日聚在一处。除了研究武艺,时或联辔出游;或射猎;或比箭; 或击球;或蹴鞠;甚至呼驴喝雉,樗蒲六博,无所不为。

有一天,韩令坤约了匡胤到一处土室里面赌博为戏。正在兴高采烈,胜负未分 的时候,忽闻外面一阵声音,甚为喧扰。

二人忙将赌博停住,倾耳细听,觉得这阵声音,只在土室上面往来旋绕,并不 到旁的地方去,都觉惊疑起来。匡胤向令坤道:“这声音像是什么禽类,你听那声 音里面,还夹杂着翅膀飞动之音哩!此地本来邻近山林,人迹稀少,莫非有什么毒 虫猛兽经过这里,因此惊动了林间的鸟类,喧扰得如此厉害?好在我们的弓箭都随 身带来,何不出外观看?倘有猛兽,射死了它,也可与地方除害。不知韩兄意下如 何?”令坤道:“你言正与我意相合,可谓英雄所见略同了。”当下放了赌具,各 人携了弓箭,走出土室,四下观望。那见有什么猛兽,却是一群鸟雀,在土室顶上 飞鸣搏斗,所以噪声不已。

令坤向匡胤道:“这鸟雀甚为可恶!它们身为同类,还要互相搏斗,自行残杀。 无怪现在的军人一言不合,便动干戈;虽杀人盈野,血流沟渠,也不顾惜了。”匡 胤道:“它们这样狠斗,不肯休息,其结果必至两败俱伤。我们何不想个法子,替 它解围呢?”令坤道:“要替它解围,是很容易的!何用想法子,只要在地上拾几 块碎石子,向上抛掷,它们自然惊散逃走,不再争斗了。”匡胤笑道:“抛砖掷石, 乃是小儿的行为,我们长大成人,并且自命为英雄好汉,岂可效那小儿的举动呢?” 令坤问道:“你的意思要怎样才好呢?”匡胤道:“它们既然同类相争,便该处治 一番,以儆效尤,而戒后来。我们都有弓箭在身,何不射死几个鸟雀,以惩强暴。” 令坤闻言,连连点头道:“此言很是!它们搏击不已,便是狠戾强暴的确证,我们 射死了它,并不为过。”说着,两人退后了几步,离开土室约有一丈开外。

正在抽箭搭弓,要放射出去,突然天崩地塌的一声响,顿时灰尘飞扬,两目难 睁,眼前竟看不出是什么东西倒将下来。

可是土屋顶上,争斗搏击,飞鸣不已的鸟雀,经此一吓,也没命的逃走,不知 去向。一刹那间,耳根十分清净,居然悄无声息。两人忙将眼睛揉了一会,方得睁 开观看。你道这声响亮究是何物?却是那座土屋无缘无故崩倒下来。

匡胤连称侥幸:“好好的土室,忽然坍塌,我们不是这阵鸟雀的喧声,正在里 面赌得有兴,那肯出外?岂不压死其中,没处呼冤么?”令坤也道:“真是奇事! 想必鸟雀的争斗喧嚷,正是来救我们的。虽然你我命不该绝,天借其便,引出土室。

但是那群鸟雀总算是救命恩人,我们不能知恩报恩,还要用箭射它们,岂不罪 过!“匡胤接口说道:”幸而土室坍塌迅速,这群鸟雀没有被射,否则不知要伤残 多少性命了。从此以后,你我对于物命,务要加以保护,即使细如虫蚁,也不可去 伤害它,方是体恤上天好生之德呢!“令坤点头叹息道:”你所说的真是仁人之言, 其利甚溥!我当紧紧记着这番言语,日后不到万不得已,决不伤残生灵。“匡胤道 :”此言方是正理!须知天地之大德曰生,无论宇宙间一草一木,只要是含有生机 的东西,都是天地所爱惜保护,不忍残害的。如果我们无缘无故去作践了它,那就 是有背好生之德,不免上天动怒了。“令坤不待言毕,接口说道:”据你这般说来, 我们将来带了兵马和敌人开仗,也不能伤害他么?“匡胤道:”两国相争,各赌生 命,这是为国效力,为民请命,又当别论。不然,汤武都是圣人,为什么有牧野之 师、孟津之会呢?正因为去残除暴,救民水火,乃是体恤彼苍好生之德。如果抱定 了妇人之仁,不肯伤害生命,那天下的人民,不要被桀纣暴虐而死么?所以汤武的 伤残生命,正是救护生灵,你却不可听了我的话,弄误会了。

不过还有一层,做了带兵的将官,虽然刀枪无情,不能不伤生命。只是到得那 时,应该抱着好生的主义,能够少一番杀戮,就是为国家留一点元气,须于绝无生 路之中,觅出生路来,方是道理。所以同是一样的争城夺地,那仁暴之分,就这等 地方判别出来了。“令坤听得他这篇议论,不觉十分佩服!心里还想同他谈论,因 见时候不早,深恐不能赶入城去,只得停了谈锋,各人携带弓矢,回到城内,分手 而去。

光阴如驶,早是残冬已尽,腊去春回又到新年。匡胤忙忙碌碌的把新年过去, 不觉又近元宵佳节。汴京城内,照例大放花灯,与民同乐,在三日之前,已经预备 起来。匡胤此时,倒反没有事情,惟日夕盼望柴荣、郑恩来践看灯之约。哪知盼望 到十五这日,还不见两人的踪影,料定柴、郑二人,决非有意失约,必然有甚要事, 不能脱身,所以如此。只得闷闷的挨到晚上,在家内陪着父母兄弟,吃团圆筵宴。 那弘殷因身典禁军,责任重大,不敢多延时刻,只在席上略坐一坐,饮两杯酒,吃 些儿菜,应个景儿,便去调派禁军,弹压游人,巡查街市去了。

匡胤陪着母亲,吃了饭,散席之后,方始禀告杜氏,说是有朋友约着,同去看 灯。杜氏吩咐早去早回,不可在外闯事!

匡胤口称领命,便辞了杜氏,大踏步出外。行到众人约会之所,只见许多少年, 如韩令坤、慕容延钊、张光远、杨廷龙、周霸、史圭、李汉升、李重进这一班儿, 都齐集在那里,一见匡胤到来,尽皆欢呼迎接道:“赵兄既到,我们应该出发看灯 了。”

当下议定南天门天庆楼,灯采最是壮丽,又与此处相近,先往那里游玩一番。 众人齐都赞成!径向南天门而去。

此时灯火已经点齐,一路之上,笙歌刮耳,弦瑟并阵。又加着绿槐夹道,青柳 垂堤,那风景的奇妙,真令人赏心悦目,如入山阴道上,大有应接不暇之势。只是 有一桩事情最为惹厌,乃是游人如栉鱼贯而行,不得超越而前。如有乱行之人,那 站在街旁的禁兵,就要上前干涉。所以这一夜金吾不禁,人数虽多,能够维持秩序, 不致扰乱,就是这个缘故。匡胤知道这个章程,只得耐定性儿,慢慢的行向前去。 过了天庆楼,已至御勾栏,其时御勾栏内,有南唐进献的一双美人,一名大雪,二 名小雪,生得千娇百媚,丰神绰约,并且精擅歌舞。今天乃是元宵节,两个美人在 门前搭了高台,献她的歌舞技艺。此时双美,正在台上开始歌舞。匡胤同了众人, 却却到来,挤向台前观看,真是轻歌妙舞,十分动人!看得他们心花怒放,禁不住 高声喝采。

未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代宫闱史 作者:许慕羲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