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宫闱史》第010回 刀光血影富豪灭亡 割肉剜心佳人雪恨


话说陆孟俊把杨金山一家杀得鸡犬不留;却始终没有瞧见金山的女儿杨月娥, 便吩咐众兵士道:“那杨月娥,乃是个未出闺门的女子,谅来逃走不了,一定藏匿 在隐僻的所在,你们可与我细细的搜查一番,倘若得了月娥,自有重赏。”众兵士 一声得令,便分散开来,四处搜寻,把杨金山家内前后左右,都查到了,哪里有月 娥的影儿呢?众兵士搜查过了,便去回报孟俊道:“奉令搜查,并无杨月娥的踪迹。” 孟俊听了,知道月娥必是预先躲避在外,所以家内搜查不着。此时方悔不该把杨氏 一门杀尽,应该留个活口,查究根底。如今是没有法想了。

幸亏杨金山的家财,完全入了自己的私囊,总算遂了一半心愿,便带了兵士, 径自回营,那杨月娥的消息只好慢慢的再行打听。

但是,杨月娥究竟藏身在什么地方,如何陆孟俊这样搜查,竟会没有影儿呢? 原来月娥的为人,非但容貌生得美丽,而且心灵手巧,极其聪明。她前几次听说唐 主派兵来攻取潭州,便知道自己面貌生得这般姣美,家财又这样的富厚,倘被唐兵 攻破了城,断无幸免之理。所以在唐兵未到之时,便劝他父亲,从速逃往它方,暂 避祸患。无奈杨金山是个爱财如命的人,眼睁睁的瞧着这许多家私,如何舍得抛弃 了逃往它处呢?所以月娥再三相劝,他总说现在唐兵前来攻打的消息,未知真假。 倘若并无兵来,我们弃家而逃,不但白白的丢了巨万财产,而且要被笑话的。况且 我又不是城内的官府,就是唐兵打破了城,也不见得把安分守己的百姓加以屠戮的。 因此不听女儿的话,只是在家内守着,绝不打算逃走。月娥见父亲不从自己的话, 知道他性情固执,难以相劝,便自己退回房内,暗暗的收拾一番,只等唐兵到来, 如果有甚风吹草动,即行逃走出外。

到得孟俊攻破潭州,带了亲信兵士,来到杨家,将大门打开,一拥而进的时候, 月娥早已得了信息,悄悄的开了后门,径自逃走出外。她的主张,原想逃至城外, 找寻幼时的乳母,在她家中暂时存身,然后打听父亲的消息。哪里知道,走到街上, 四处都是唐兵,在那里杀人放火,打劫财物,如何还能出得城去?月娥深恐被唐兵 瞧见,便遮遮掩掩的,拣那僻静的地方,一步一步的踅去。方才走得一箭之路,忽 然一队兵士,簇拥着一位将军,骑在马上,劈面而来。月娥躲避不及,只得侧转身 去,低下了粉颈,站在旁边,让他们过去。那位将军早已瞧见她生得秀眉妙目,杏 脸桃腮,出落得千种风流万种旖旎,不觉暗暗喝采道:“好个美貌女子,我既遇见, 岂可错过?”

当下勒定坐骑,唤个贴身的护兵,吩咐他去问那女子,姓甚名谁,因何没有伴 侣,独自一人来在此处?那护兵奉了命,来到月娥跟前,问了两遍,月娥只是低着 头,一声不响。那位将军见护兵问不出她的根由,便策马上前,亲自问道:“小娘 子可是避兵出外的么?未知究是谁家宅眷?独自一人,孤孤凄凄行走,倘若遇见强 暴,就不免受辱了。小将因可怜小娘子是个年轻女儿,方才询问姓名,望小娘子从 实言明,小将自当尽力保护。”月娥早已把那位将军暗暗看了个仔细,恰见那位将 军星眼剑眉,面如满月,年约三十左右,语言温和。月娥见他相貌出众,举止文雅, 并不像那些武将犷悍粗豪的模样,且对于自己很有怜惜之意。正因行到此处,四下 都是乱兵,惟恐遇见强暴性命难保,见他婉言相问,遂即乘机答道:“妾乃杨金山 之女,杨月娥也。”那位将军听了,接口说道:“小娘子莫非是杨百万之女么?” 月娥道:“杨百万正是妾的父亲,不知将军尊姓大名,现居何职,因甚知道我父亲 号称百万?切望示知。”那将军道:“我乃唐将马希崇也,官拜奋威将军。小娘子 要问知道你父号称百万的缘故,其事甚长,此处非讲话之所,并且异常危险。我的 营寨离此不远,请至营中再为细谈。”

月娥此时无处投奔,进退两难,正在没有法儿,眼见马希崇性情和厚,绝非强 梁之辈,很愿随他前去。当下也不开口,只将螓首微微的点了一点,表示愿意前去。 马希崇见月娥答应前往营中,直喜得心花大开,遂率领部兵,拥护着月娥,来至营 中。吩咐众兵士道:“这位小娘子随我来营的事情,你们务要谨守秘密,不可传说 开去。倘若有人泄漏,定以军法从事,绝不宽贷的。”部兵听了,齐声答应。马希 崇又吩咐谨守营门,有人前来,须要传报,不得擅行放人。吩咐已毕,方才同月娥 径入后帐,相对坐下。月娥刚要开口,马希崇早已说道:“小娘子能从家中脱身出 外,没有落在陆孟俊手中,真是万千之幸。

但是此刻府上人丁,恐怕竟被他杀戮无遗的了。“月娥闻言,好生诧异道:” 将军之言,妾实不明其意,那陆孟俊究是何人?

与妾家有何仇恨,要将人丁杀戮无遗?求将军明白宣示,解释疑团。“马希崇 道:”陆孟俊并非他人,便是我们军中的主将,他要杀戮你家中的人丁,也并不是 有什么仇恨。“月娥不待说毕,接口言道:”将军之言差矣!身为三军主将,只应 戮力戎行,杀敌致果,那有不论是非,将安分百姓,全家杀尽之理!“马希崇道:” 你原来没有知道陆孟俊心意,他未曾奉命攻取潭州的时候,早就闻人传说,潭州有 个杨百万,富堪敌国;又有一个女儿,生得如花似玉,真是个蓬莱神仙降世,月殿 嫦娥下凡,有多少富室豪门,王孙公子,前去求亲,都遭拒绝。这样美貌的小姐, 家私又如此豪富,不知哪个有福的郎君,能够消受她哩!孟俊听了这番言语,心内 既羡慕小娘子的美貌,又垂涎你们的家私,便日夜盼望唐王命他攻打潭州。不料天 从人愿,唐主竟有旨意,着其率领部下将卒,径取潭州。他得了旨意,喜出望外, 便预先传令军中,无论偏稗将佐,与部下小卒,如果攻下了潭州,要将杨金山满门 杀绝,单将他的女儿生擒活拿,并同所有家财,献至军中,自当不吝重赏。他传令 之后,又恐出兵迟延,走漏了消息,被潭州守将预为防守,使攻打不下,那时非但 不能立功,连小娘子也不能到手,所以一接到唐王的旨意,便点齐了人马,连夜赶 来。果然不出所料,潭州守将,并不知道有兵马前来,一无防备,被他们赚开城门, 一拥而入,垂手得了潭州。潭州既得,也不及料理旁的事情,遂即带了亲信兵士, 竟奔小娘子家中而去。如此说来,你的家中岂有不被他杀尽之理?小娘子若非逃出 在外,也就落在他手掌之中了。我所以说你能够逃出,乃是你的大幸哩!“月娥听 了,不觉掩面悲啼,十分痛恨起来。

马希崇见她一经哭泣,更如梨花着雨,芍药笼烟,分外觉得娇艳,心中甚是怜 惜,便款款深深的安慰月娥,劝她不要悲伤,权时藏匿在自己营中,慢慢的再打听 家人的消息。如果真个被孟俊杀了,还可以设法报仇,我当惟力自视,助你雪恨。

月娥见马希祟这样的款待自己,心内十分感激,遂即拭了眼泪,连连道谢,又 重托他打听父亲和家人的消息,究竟生死如何。

马希崇诺诺连声道:“你只要安心住在这里,我自派人去打听,立刻就有实在 音信了。”当下走出后帐,传进两名心腹兵士,暗中嘱咐了一番,命他二人,一个 去打听杨金山家内的情况;一个去侦察陆孟俊没有得着杨月娥,可肯就此死心塌地, 绝了妄念。又叫他们速去速来,不准搁延。两个兵士领了命令,分头而去。马希崇 又回到后帐,再三劝慰月娥,叫她安心在此住着,包管没有意外之祸。这时月娥感 念马希崇的心,已到十二分地步,便安心在他营中等候确实的消息。

过了一会儿,那个打听杨金山家内情形的兵士,早已前来报告道:“探得陆元 帅带了数百名心腹军人,直入杨百万家中,见人便杀,见物便抢,已将杨家一门二 百余口,尽行屠戮;又因不见了杨月娥小姐,说她藏在隐僻所在,命军队到处搜查, 连地皮也几乎翻转,仍没有月娥小姐的踪影。陆元帅便下令,将所有家私和珍宝古 玩,都搬运而去,然后放一把火,将房屋全行烧毁。他的意思是恐怕月娥小姐藏在 屋内,放火烧毁房屋,月娥小姐要逃性命,就不能不出来了。哪知将房屋烧尽,仍 旧不见月娥小姐逃走出外,陆元帅没有法想,只得带了军队回营而去。”马希崇听 了,说他探事明白,赏了他一份羊酒花红,吩咐自去休息,听候调遣。兵士叩谢而 出。马希崇回身进帐,要将所探情形告诉月娥。哪知月娥早巳潜身在帐后,听了个 明明白白,已是哭得死去活来。马希崇连忙劝道:“你身负血海冤仇,正该保重玉 体,替死去之人报仇雪恨,才是道理,如何可以这样伤心呢?须知你们杨家,一门 尽绝,只剩你一个人了,倘若有甚长短,还有何人出力报仇呢?”月娥哽咽着说道 :“虽蒙将军谕以大义,责以报仇,但妾是个深闺弱女,这强贼又统领大军,生杀 之权皆在掌握,哪有报仇的希望呢?唯有死后和他在阎王殿上去算帐罢了。”马希 崇忙又劝道:“你这话也过于消极了,古往今来以女子成大事的,不知凡几,只要 立定志愿,百折不回,自然有报仇的日子。况且你现在在我的营中,我当出死力帮 助你;倘若事情不成功,我也拼着一死,和你同往冥中,绝不食言的!尽管放心是 了。”月娥连忙拜谢道:“将军肯这样出力,替妾报仇,妾愿终身长为婢妾,服侍 将军。”马希崇听了此言,大喜过望道:“只要你保重身体,万事都有我相机而行, 总有一日,可以如愿的。”说着,便趋近月娥身侧,亲手替她拭去泪痕。月娥此时 已将身体许于希崇,也就任他代为拭泪,不再拒却。

两人正在互相偎依,互相劝慰的当儿,那个去侦察陆孟俊的兵土,已经回营。 希崇忙舍了月娥,步出后帐,问他打听得什么消息?兵士道:“陆元帅回营之后, 虽然得了杨百万的家财,却因他的女儿月娥小姐未知下落,没有如愿,心中好生不 快,便传了几个善于侦探的兵丁,命他们四出打听,务要将月娥小姐的下落查访出 来。又传下将令道:”无论军民人等,有人知道杨月娥的踪迹,前来报信者,赏银 百两;倘若隐匿不报,一经查出,全家斩首。‘这令下了之后,并且写了告示,在 潭州城内,到处悬挂,好使百姓大家知道,前来报告。“马希崇听毕,也赏了一份 羊酒,命他退下。刚才回到后帐,月娥早已迎着道:”适间兵土的探报,妾已听明。 那陆贼悬了重赏,购缉于我,倘若有人知道将军将妾隐匿在营,前去通风报信,岂 不要波累着将军么?“希崇不让她再说下去,便接口道:”你也脱嫌过虑了!我若 没有这个胆量,也不敢将你隐匿在营中。

况且我们已是一家人了,很应该祸福相共,生死相偕,你尽管放心!如有什么 意外,绝不抱怨的。“月娥见希崇果是真心对待自己,便一心一意跟着希崇,做了 他的姬妾。希崇深恐军中藏着女子,容易打眼,倘若漏了风声,不是玩的,便叫月 娥改了男装,充作自己贴身的跟随,免得被人疑心。那部下的兵将,都因希崇平素 恩威相济,人人悦服,个个倾心,虽然知道这事,也不肯泄漏风声的。所以任凭孟 俊怎样察访,也不知道月娥藏匿在希崇营中。过了些时,又奉到唐主手敕,命陆孟 俊镇守泰州,马希崇镇守扬州,二将奉了旨意,各率本部人马,分头前去。

希崇到了扬州,因离开了孟俊,并且各为镇将,不相统属,非比在潭州的时候, 乃是孟俊的部下,要受他的节制,不得不令杨氏改扮男装,遮掩耳目。现在到了扬 州,可以不用避忌,便叫杨氏仍旧恢复了本来面目。两人相亲相爱,住在扬州这繁 华地方,十分快乐。唯有杨氏因为大仇未报,思想起来,时常哭泣。希崇再三相劝, 叫她暂时忍耐,等到一有机会,总要替她报仇的。这样的蹉跎下来,到得赵弘殷奉 了周主之命,攻取扬州,那时韩令坤充当弘殷的先锋,带了人马,势如破竹,直抵 扬州。马希崇率兵迎战,被令坤杀得大败亏输,退入城中,闭门坚守。弘殷大军到 来,与令坤合兵一处,将扬州团团围住,悉力攻打,希崇把守不住,独自遁去,把 杨氏遗在城中。弘殷克了扬州,安民已毕,便命令坤居守,自己带了部兵,西还入 滁。

那令坤是个少年心性,孤眠独宿,如何能够忍耐得住?早知南唐守将马希崇是 有家眷的,城破之时,独自逃生,有个爱妾杨氏,遗留在此,久已存了染指之意。 只因碍着弘殷不敢行事。现在弘殷既去,令坤镇守扬州,没人管束,便把杨氏纳为 偏房,十分宠爱。杨氏当扬州失守,希崇独自逃走之时,本要图个自尽,只因梦见 父亲杨金山向她说:“不久便可手戮仇人,报仇雪恨,后来还有大福享受,须要耐 心静守,随遇而安,万勿轻生自误。”杨氏得了这梦,方才绝了短见的念头,所以 令坤纳她作妾,也就委屈忍受,不再拒绝。果然过不到几时,陆孟俊从泰州领了人 马来侵扬州,经不起令坤一战,就生擒活捉了来。杨氏闻知孟俊被获,便哭求令坤, 要他作主替自己报仇。

令坤问了根细,便把孟俊赐给杨氏,任她怎样处治,以泄冤愤;只吩咐将首级 保全好了,预备解赴行场。杨氏谢了,令坤即命军士,排起香案,写了杨氏父母的 牌位,焚起香烛,杨氏拜褥过了,军士将孟俊押上,杨氏从袖中取出一把解腕尖刀, 交于一个军士,命他将孟俊洗剥好了,推至香案之前,慢慢细剐。

直待将身上的皮肉,割到将尽,杨氏方从军士手中要过尖刀,亲手刺入胸内, 挖出心肝,祭奠父母。当下祭祀已毕,方把首级割下,其余的尸骨,都抛弃在郊外 旷野之地,喂饲禽兽。杨氏忍耻受辱,跟随令坤一场,总算报了父母的大仇,也不 枉了她这番的失节。这且暂时不提。

单说齐王李景达,奉了唐王之命,做了元帅,本要攻取扬州,又怕韩令坤英勇 无敌,不敢径取扬州、料想六合地方,周兵必无勇将镇守,便想先取六合,以断扬 州之路。当下领着人马来到六合,哪知六合已有赵匡胤据守在那里了。景达闻知匡 胤也在六合,不觉吃了一惊。

未知胜败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代宫闱史 作者:许慕羲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