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宫闱史》第022回 奇珍异宝幈宫冷 箫鼓画船锦江秋


话说李处耘兵至澧江,见对岸敌人防守甚严,知道难以飞渡。他便得了一个计 较,分兵一支,悄悄的从上流头偷渡过去,自己却在正面,佯作欲渡之势。那张从 富,只防着李处耘一方面,却不料斜刺里杀出一彪宋军,真个是飞将军从天而降一 般,慌得措手不及,连忙回身迎战。那对岸的宋兵,又飞渡过江,两面夹攻,如何 抵挡?只得带了败兵,一溜烟逃进朗州去了。

宋军俘获甚众,悉至处耘帐下,献捷报功。处耘检阅俘虏那肥而且壮的人,拿 来脔割作糜,分啖左右;又把几人黥字于面,纵他回去,传说宋军甚是厉害,喜啖 人肉。朗州城内听了这个消息,顿时全城惊骇,纷纷逃避。等到处耘兵临城下,城 中愈加慌张。从富料知难以坚守,便向西山遁去;别将汪端,保护着周保权及其家 属,逃至澧江南岸一个僧寺里面,躲藏起来。处耘攻入朗州城内,待延钊兵到,搜 捉逃虏,寻至西山,恰巧遇着从富欲往它处,毫不费力,捉来斩首;又探访至僧寺, 搜出保权及其家属,尽为俘虏,湖南遂平,保权解往京师,上表待罪。

太祖下旨,释缚入朝,保权不过十一岁的小孩子,骤睹天威,吓得他战战兢兢, 连“万岁”两个字也叫不出来,惟有伏在地上,颤作一团。太祖见他惊惧得这般模 样,甚觉可怜!便降谕特赦,授为“右千牛卫上将军”,葺京城旧邸院,赐他与家 属同居。后来保权年岁长大,累迁右羽林统军,出知并州,也与高继冲同一善终, 这总算太祖以忠厚待人了。

荆襄既定,太祖复拟荡平南北,统一天下,因恐兵力过劳,不得不略事休养。 会军校史圭、石汉卿,入白太祖,诬陷殿前都虞侯张琼,拥兵骄恣,擅作威福。太 祖召琼面讯,张琼不但不肯认罪,倒反顶撞起来。太祖大怒!喝令左右掌嘴。那石 汉卿一闻谕旨,即举铁挝,猛击琼首,血滚如注,立时晕厥。汉卿便将他拽出,闭 置狱中。等到张琼苏醒过来,知道自己受伤甚重,料难再活,不觉大泣道:“我在 寿春,身翼主上,迭中数矢;当日死了,倒也得个忠臣的名气,如今死在狱中,落 得不明不白,真是可恨!”

原来周世宗时,太祖率兵,进攻寿春,身先士卒。城上矢如蝟集,尽向太祖而 发。张琼以身蔽翼太祖,连中数矢。太祖方才得免,尝抚其背,称为忠勇。如今听 信石汉卿与史圭的谗言,竟忘其劳,所以张琼言及其事。

当下张琼长叹一声,将腰间所系玉带解下,托狱吏寄回家中,以遗其母,便猛 力向墙上一头撞去,头破脑裂,倒地而绝。

太祖闻琼临死之言,复探得他家中毫无余财,不觉后悔,命有司厚恤其家,且 严责石汉卿鲁莽,便把一个忠心救主的张琼,活活送却。

到了乾德二年,范质、王薄、魏仁甫三人同日罢相,乃以赵普为门下侍郎、同 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赵普入相,范质等三人,同日罢职。中书无宰相署敕,普 以白上。太祖道:“卿但以敕来,朕为卿署之。”赵普奏道:“此乃有司之职,非 帝王之事也。”太祖便命翰林学士,讲求故实。窦仪奏道:“今皇弟尹开封,同平 章事,即宰相任也。”太祖乃命光义署敕赐普。原来宋朝初年,官制多仍唐代旧例。 同平章事,唐时已有此官,即宰相之代名词。赵普既相。太祖拟置一副相,苦无名 称,因询之翰林承旨陶榖. 榖进言道:“唐有参加政事,比宰相下一级即副相也。” 太祖遂命枢密直学士薛居正,兵部侍郎吕余庆,并以本官参知政事,以为赵普之副, 刺尾署衔,随宰相后,月俸杂给,视宰相减半,自是垂为定例。

太祖既相赵普,视之左右手,事无大小,悉与咨商,有时在朝廷上面,未能决 定,到了夜间,太祖便亲临普宅,商酌要政,所以赵普退朝以后,深恐御驾降临, 不敢易去衣冠。一日大雪向夜,道路已为雪落,赵普退朝,用过晚膳,对门客道: “今夜如此大雪,主上想必不来了!”门客答道:“雪夜甚寒,便是寻常百姓,也 不愿出门了。况贵为天子,岂有冒此宵寒,轻易出外。丞相尽可早些安寝了。”赵 普闻得此言,方才放心易服,退入内室,与林氏夫人,闲谈片刻,将要安睡。忽闻 有人叩门,赵普听了,心下甚疑。忽阍人入报,圣驾到来。慌得赵普不及冠服,匆 匆出迎。只见太祖立于风雪之中,连忙叩拜道:“臣普接驾来迟,且衣冠未整,应 该待罪。”太祖笑道:“今夜大雪,卿必疑朕不出,何足言罪。”一面说道,扶起 普来,趋入厅事道:“朕已约光义同来,他还没到么?”赵普正要回答,光义已经 驱驰而至。君臣三人,齐集厅事。太祖笑问赵普道:“美酒、羊羔,为御寒妙品, 卿家亦备之乎?”赵普唯唯应道:“臣已备之。”太祖大悦!遂命将重裀列于地上, 凭藉而坐,就堂中炽炭烧肉。赵普并命妻林氏,出而司酒,林氏奉命而出,拜见太 祖及光义。太祖呼林氏为嫂道:“今宵有劳贤嫂了!”赵普代为逊谢。

不上片刻,酒内具已齐备,由林氏捧献上来,赵普斟酒侍饮。酒至半酣,太祖 问赵普道:“朕因诸国未平,时生边患,是以寝不安枕。他处尚可从缓,惟太原一 路,接连辽邦,时来侵扰,朕欲先取太原,徐图他国。卿意如何?”赵普答道: “太原当西北二面,我若攻下太原,便与辽邦毗连,边患我独当之矣。不如先图诸 国,俟削平各路。太原弹丸黑子之地,不入版图,又将安归?”太祖笑道:“朕意 亦复如此,前言不过试卿;只是现在要削平诸国,当从何处入手?”赵普道:“莫 如伐蜀。蜀道虽是险阻,后主荒淫无度,君骄臣惰,百姓离心。

王师所至,不难一鼓荡平。臣主先伐蜀者,即因此也。“太祖连连点头道:” 卿言有理!“因又议及伐蜀计划,君臣三人,足足谈议了两个时辰。夜色已深,太 祖方与光义相偕而去。后人有诗一诗,咏太祖雪夜访赵普,商议征伐诸国道:漫天 风雪迎王驾,列地重裀坐主臣;不避宵寒筹妙策,艰难蜀道一时平。

太祖自在赵普家中,议定了先行伐蜀,然后削平诸国之谋,便命王全斌等,训 练兵马,贮积粮草,伺有机会,即便兴兵。

太祖伐蜀,尚有一番预备,暂按不提。

单说那西蜀地方,剑门阁道,形势险要,土壤肥沃,古称天府之国。五代时, 孟知祥为西川节度使,后唐明宗,封为蜀王,唐末僭称帝号,历史上名为后蜀。那 蜀主孟知祥,恃着地势险阻,不愁外兵侵入;更兼闾阎富饶,人民蕃庶,他就未免 荒淫起来了。他未曾入蜀之时,娶妻李氏,本是后唐太祖弟克让之女。庄宗即位, 封为琼华长公主,嫁于知祥,夫妻甚是相爱。知祥为蜀王时,李氏一病不起,撒手 长逝。知祥自然十分悲伤!少不得从厚殡殓,择地安葬,及知祥称帝,遂追册为皇 后。但知祥因李氏病殁,心中时觉不快!便借酒色两字,消遣闷怀,因此后宫里面 罗绮似云,嫔嫱如织,知祥受宠爱的宫嫔,也是姓李,乃是后唐的宫女。庄宗因知 祥灭梁定蜀功绩很巨,所以选择后宫美女,赐给知祥。偏是李氏,十分凑趣,不上 多时,便受了孕,生下一子,取名仁赞,便是将来的后主孟昶了。

知祥见李氏生了儿子,更加把她宠爱起来,竟造了一座幈宫,与李氏居住。日 夜在幈宫里面,征歌选舞,饮酒取乐,但是那幈宫是怎样建筑的呢?乃是知祥自出 巧思,用罗绮置成画屏七十扇,上面皆是名手所画的花卉翎毛,以及山川人物,细 入毫发,远望如生。每扇屏上都装有机关,将枢纽合起来,曲折回环,深奥幽邃, 成为一座宫殿。不识路径的人,误入其中,任你绕来绕去,千回百折,还在那个地 方,休想走得出去;若是知道其中秘密的,却又玲珑剔透,任意往来,毫无阻碍。 真个是鬼斧神工,勾心斗角,巧妙已极。

那蜀主知祥,既然创制了幈宫,又搜罗了许多美女。在幈宫中,罗列着无数的 奇珍异宝,使人见了,目眩神迷,不知其名。就中单有两件著名的宝物,乃是稀世 之珍,罕有之品。第一件叫做“皇明帐”,乃是一顶帐儿,其色浅红,类若鲛绡, 卷之不盈一握,放之其大无比;夏日张之,蚊蝇不敢飞集;夜间自有光芒生出,如 镂金错采,虽无灯火,亦复耀眼放明。最奇怪的是无论床之大小,把这帐儿张上, 总是尺寸相称,不爽毫厘的。蜀主因有此异,十分宝贵,又赐它一个名字,唤做 “如意帐”。第二件叫做“左宫枕”,是用一块青玉琢成的,纹理细密,光辉滑腻, 其体平方,其长却好两人并肩与睡;设于床榻,冬温夏凉;酒醉之后,用以枕首, 能够解醒,任是烂醉如泥,呕吐狼藉,只要一着此枕,便凉沁肺腑,心酣意畅,毫 无醉态,沉沉睡去。平常睡时,用了此枕,便于梦中往游仙境,阆苑蓬山,奇花瑶 草,玉液琼浆,神女仙姬,罗列满前,无异登仙。蜀主视同性命一般,爱惜非凡, 也替它起个名字,唤作“游仙枕”。和“皇明帐”一同摆设在幈宫里面,要算两件 至宝。其余的珠玉锦绣,珊瑚碧树,也不计其数,多不及这两件的宝贵,蜀主也不 甚重视的,不过借此陈设着,贪图夸耀富贵,争奇斗异罢了。后人读史至此,有诗 咏道:绡帐轻红玉枕青,仙能入梦醉能醒;琼华一去幈宫冷,独旦迢迢七十屏。

蜀主这样荒于酒色,究竟是上了年纪的人,哪里禁受得住?不到几时,便染成 一病,恹恹而亡。子仁赞嗣位,改名昶,是为后蜀后主。后主初立,年始十六,委 政于赵季良、张知业、李仁罕,不改元,乃袭蜀主知祥年号,称明德元年。尊其父 知祥为高祖皇帝,生母李氏为皇太后。至四年,始改元为广政元年,以事诛张知业、 李仁罕,始亲政。后主初亲政事,尚知劝农敦耕,以重国本,尝手自撰词,颁给郡 县,以劝农桑,其诏书言道:刺史县令,其务出入阡陌,劳来三农,望杏敦耕,瞻 蒲劝稼。春鶊始啭,便具笼筐;蟋蟀载吟,即鸣机杼,其各勉旃,毋负朕意。

后主精研词翰,崇尚六经,命其相臣毋昭裔,刻孝经、论语、尔雅、周易、尚 书、周礼、毛诗、礼记、仪礼、左传,凡十经于石,尽依太和旧本,历八载乃成。 又恐石经流传不广,因刻为木板,以便传流。后世用木刻本书,实始于后主孟昶。

后主善赋词,而薄纤浮之礼,平居尝道:“朕不效王衍作轻薄小词,乃敕史馆, 集古今韵会五百卷,并从毋昭裔请,营学馆,镂板印九经以颁郡县。”故其初政, 尚有可观。后人曾作宫词咏其事道:旧本新翻漶漫余,摹镌不异太和初;君王最薄 纤浮体,特敕官司勘韵书。

这首宫词,便是咏后主刊刻经书,集辑韵会,有功于文学的。到了广政十三年, 后晋末季,秦州节度使何建、凤州防御使石奉頵,俱以城来降。后主以为实力充足, 远入归服,便慢慢的放纵起来;并用藩邸给事之人,王昭远、伊审征、韩保正、赵 祟韬等,分掌机要,总持内外兵柄,他自己却酣歌恒舞,日夜娱乐。其母李氏,曾 对后主说道:“吾昔日曾见庄宗,跨河与梁军战;又见汝父在并州捍御契丹,及入 蜀平定两川。当时主兵者,非有功不授,所以士卒畏威,乐为之用,所向必克;今 王昭远,出自微贱,自汝就学之年,给侍左右;韩保征等,又皆纨袴子弟,素不知 兵。一旦边警忽起,此辈有何智略可以御敌?高彦俦是汝父旧人,秉心忠实,多所 经练,汝可重加委任,必定胜于王昭远等万倍了。”后主非但不能依从李氏的话, 且因王昭远等善于逢迎,更加重用,凡一切政务,都由昭远等办理。自己却因欢喜 打球走马,强取民地,辟为打球跑马之场,悉命宫女衣锦曳纨,来往场中,打球走 马,如蛱蝶飞舞,红飘绿扬,以为笑乐!又因后宫妃嫔没有绝色美女,下诏国中, 民家女子,有姿色者,都赴官署报名,听候选择。

时青城费氏有女,生得娇小玲珑,风姿秀逸,长成之后,不但盛鬋丰容,并且 擅长吟咏,精工音律。后主闻其才色,选入宫中,十分嬖爱。因前蜀王建之妾小徐 妃,号为花蕊夫人,也就袭其名称,封费氏为花蕊夫人。那花蕊夫人,既生成玉样 温柔,花样风流,更兼天赋歌喉,每逢侍宴,红牙按拍,檀板轻敲,真个是响遏行 云,声徐流水,余音袅袅,绕梁三日。那花蕊夫人,又精擅烹炰,后主日日饮宴, 觉得肴馔都是陈旧之物,端将上来,便生厌恶,不能下箸。花蕊便别出心裁,用净 白羊头,以红麴煮之,紧紧卷起,将石镇压,以酒淹之,使酒味入骨,然后切如纸 薄,把来进御,风味无穷,号称“绯羊首”,又名“酒骨糟”。后主遇着月旦,必 用素食,且喜薯药。

花蕊夫人,又以薯药切片,莲粉拌匀,加用五味,调和以进,清香扑鼻,味酥 而脆,并且洁白如银,望之如月,宫中称之为“月一盘”。其余肴馔,另翻花样, 特别新制的,不计其数。

后主将她的法儿,命御膳司刊列食单,多至百卷,每值御宴,更番迭进,累月 没有重味。那菜肴之多,也就可想而知了。后人也有宫词一首,专咏此事道:听朔 先期敕大官,绯羊首向食单刊;玉霄自具清虚府,只奉齐筵月一盘。

后主因花蕊夫人最爱牡丹花与红栀子花,因辟宣华苑,广选牡丹,种植于内。 蜀中牡丹花种,最为珍贵,惟于绘图中见之,皆称为洛阳花,不知有牡丹之名。后 主不惜金钱,四出收集,广加栽植,十分茂盛,改名宣华苑为牡丹苑。当春花开时, 双开的有十株,黄的、白的各三株,黄白相间的四株,其余深红、浅红、深紫、浅 紫、淡花,巨黄、洁白;正晕、侧晕,金含棱、银含棱;傍枝、副搏、合欢、重叠 台,多至五十叶,面径七八寸,有檀心如墨的,花开香闻五十步,真个是锦绣成堆, 繁华满目,如入花城香国;疑是阆苑蓬瀛;后主与花蕊夫人,日夕盘桓花下,吟诗 作赋,饮酒弹琴,便是神仙也无此快乐。

后主又因歌词俱乏新调,遂于后苑,召集群臣,开筵大赏牡丹,命群臣各赋新 诗,播入管弦,吹唱起来,音韵嘹亮,煞是可听。

不啻唐元宗在沉香亭,命李太白奏清平乐,此后便著为例,年年三月间,必举 此会,名为宴戆瑞牡丹。

那红栀子花,乃是道士申天师所献,只有种子两粒,说是入山访道,仙人所赐, 不敢自秘,故以进御,实系世间罕有之物。王昭远从旁献谀道:“仙花出现,乃国 家祥瑞,西蜀当兴之兆,陛下宜敬谨受之,种于后苑,不可亵渎。”后主大喜!

厚赐申天师,将这两粒花种,栽于芳林园内,命谨密宫人,专司灌溉,小心培 植。这花得着人工调养,果然发育甚快,开起花来,其色斑红,其瓣六出,清香袭 人。花蕊夫人最爱这些花,说红栀子有牡丹之芳艳,具梅花之清香,真是仙品。后 主亦看得十分宝贵。民间闻得红栀子花乃是仙品,蜀中只有两粒种子,还是仙家赐 于申天师,由申天师献于后主,已栽在芳林园内。

民间哪里还可购觅?蜀中人民,空自寻觅一番,绝无所得,便有人模仿那花的 式样,画在团扇上面,执在手内,以示夸耀。

初时不过一二善画之人,聊以遣兴。后来竟相习成风,不但团扇上面画着红栀 子花。那豪家子弟,便命绣工,绣在衣服上面,到处游行,比较美恶,争艳斗丽起 来。那些妇女,见男子们这样看重红栀子花,也就互相仿效,都把绢素鹅毛裁剪出 来,做着红栀子花,插在鬓上,作为装饰。一时之间,传遍蜀中。那凤钗珠环,金 押银簪,尽都摒而不用,一齐戴起红栀子花来。

就是后宫里面,那些嫔妃宫娥,也都戴着此花,遂成为当时的风尚。后人也有 宫词咏此事道:红栀花种自仙岩,点缀钗梁绿鬐衔;香似宫梅兼有色,画宜团扇绣 宜衫。

后主又因蜀称锦城,不可没有点缀,乃下令国中,沿着城上,尽种芙蓉。至秋 时,芙蓉盛开,沿城四十里远近,都如铺着锦绣一般,高下相映,耀目争晖。时近 中秋,后主命驾,往游浣花溪,并观水嬉。其时蜀中,百姓富庶;又直升平之候, 遇着佳节,一齐踵事增华,点缀太平景象;所以到了中秋佳节,便在浣花溪畔,濯 锦江边,罗列水嬉,庆祝中秋。如今闻得后主御驾,也来观看水嬉,更加兴如颠狂, 夹着江岸,皆创起锦棚绣帐,花亭月榭,以为御辇憩息之所。哄动了倾城妇女,都 来游玩,珠光宝气,绮罗成阵,箫鼓画船,遂队而行。及至后主御辇出宫,带了无 数的宫嫔女官,一个个锦衣玉貌,珠履绣袜,车水马龙,碾尘欲香,所过之处,百 姓皆伏地迎接,口呼万岁,真个是风流天子,千古盛事。后主龙辇出城,遥看着沿 城的芙蓉花,开得叠锦堆霞,一眼望去,好似红云一般,连续不断,心中大喜!对 左右近臣说道:“自古以蜀为锦城,今日观之,真个是锦城了。”侍臣张立,见后 主荒淫骄奢,久欲讲谏,现在得有机会,便作诗一首,陈于后主,意在讽谏,其诗 道:四十里城花发时,锦囊高下照坤维;虽装蜀国三秋景,难入幽风七月诗。

后主看了张立这诗,知道他意存讽谏,但只笑了一笑,也不奖励他,也不责备 他,一直出城。到了江边,弃了御辇,同着花蕊夫人,宠妃张太华,与近御的宫人, 登上龙舟。其余的妃嫔宫娥,俱坐着凤舸,追随着后主的龙舟,上下游行,观看水 戏。真是珠翠罗绮,名花异香,馥郁森列,十里锦江,龙舟来去,舟中箫鼓竞奏, 弦竹齐鸣,前后左右的美貌宫人,都轻启朱唇,放出娇音,唱着后主自编的《万里 朝天曲》。那娇喉宛转,如鸾鸣树梢,怡神悦耳。两岸的百姓,连水戏都无心观看, 只追逐龙舟,听唱歌曲,望着舟中,锦绣罗绮,就如神仙一般,莫不称羡!后人又 有宫词咏道:浣花溪水滑于油,面面芙蓉映好秋;下上龙舟箫鼓引,神仙宛在锦城 游。

后主看罢水戏,回至宫中,仍是日日娱乐,夜夜笙歌,颠倒于宫女队里,哪里 还有心情去问国事?每逢宴余歌后,略有闲暇,便同着花蕊夫人与张太华,将后宫 的佳丽召至御前,亲自点选,拣那身材婀娜,姿容俊秀的,加封位号,输流进御, 特定嫔妃位号,为十四品:计有昭仪、昭容、昭华;保芳、保衣、保香;安宸、安 跸、安情;修容、修嫒、修涓等封号;其品秩比于公卿大夫士,每月香粉之资,皆 由内监专司,谓之月头。到了支给俸金之时,后主亲自监视,那宫人竟有数千之多, 唱名发给,每人由御床之前走将过去,亲手领取,名为支给买花钱,所以花蕊夫人 有宫词咏此事道:月头支给买花钱,满殿宫人近数千;遇着唱名多不语,含羞走过 御床前。

后主最是怕热,每遇炎暑天气,便觉喘息不已,甚至夜间亦难着枕,便命韩保 正征召夫役,鸠庀材料,在摩诃池上,建筑水晶宫殿,以为避暑之所。

未知水昌宫殿,如何建筑,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代宫闱史 作者:许慕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