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宫闱史》第023回 杨柳海棠梁州曲 冰肌玉骨洞仙歌


话说后主因天气炎热,没有避暑的地方,便传旨命韩保正征召民夫,起造水晶 殿,择定地址,在摩诃池上。

那摩诃池,本是前蜀王衍避暑的地方,总命叫作宣华苑,其中风景宜人,树木 清幽,风亭水殿,曲榭回廊。只因年久失修,俱已倾颓。后主栽种牡丹花的地方, 也就在这苑内。地址极其广大。如今要找避暑的所在,这个宣华苑最是相宜。所以 命韩保正建筑水晶殿,并将苑中各处亭阁台馆,一齐收拾齐整,且要限期完工,赶 着夏天避暑。

韩保正奉了旨意,哪敢迟延?便督率着民夫,昼夜经营起来。果然世上无难事, 只要人手多,不上两个月工夫,已将那座宣华苑收拾得齐齐整整。那摩诃池上的水 晶殿,也建筑完竣;又另外凿了一处九曲龙池,婉蜒曲折,有数里之长,通入摩诃 池内;清波涟漪,朱栏回环;池内尽植莲花,青梗绿盖,红白相间,亭亭净植,风 来飘香;池边两岸,悉种杨柳,丝丝垂条,蘸波生晕。

工程完毕,便命启跸,前往看视。韩保正引导后主,来至苑中,但见画栋雕梁, 飞甍碧瓦,五步一阁,十步一楼,复道暗廊,千门万户,纹窗珠帘,绣幕锦帏,富 丽堂皇,似秦始皇之阿房;清幽曲折,疑隋炀帝之迷楼。

后主见了,已是欣然!他最要紧的是那座水晶殿,瞧着旁的地方,已是如此美 丽,料想水晶殿更为可观了。便命韩保正从速引导至摩诃池上,要看水晶殿造得如 何。

韩保正奉了旨意,便领着后主,迤逦而行,来到摩诃池上。

后主细看那殿,矗立在池之中央,四围均用文木,做成活络桥梁,直通殿内。 共有四座小桥,按着东西南北架立。要用之时,池栏上面有个机关,只须一按,那 桥自然架好,便可从桥上走入殿内;不用那桥时,也不要将机关一拉,那桥自会收 将起来。

要用那一面的桥,便按那一面的机关,却是万无一失的。

后主便从南面桥上,步入殿内,仔细看时,见大殿三间,都是楠木为柱,沉香 作栋,珊瑚嵌窗,碧玉为户,四周墙壁,不用砖石,尽用数丈开阔的琉璃镶嵌;内 外通明,毫无隔阂;一入其中,如入琉璃世界。最奇妙的是池内安着四架激水机器, 将机捩开了,四面的池水,便一齐激将起来,高至数丈,聚于殿顶,仍从四面分泻 下来,归入池中。那清流从高处直下,如万道瀑布,奔腾倾倒;又如匹练当空,瑽 泻玉,声似琴瑟,清脆非凡。那池中的水珠儿,激荡得飞舞纵横,如碎玉撒空,如 珍珠走盘,十分好看,却又没有一点儿激入殿里来。无论什么炎热天气,有这四面 的清流,自上射下,那暑热之气,早已扫荡净尽,便似秋天一般了。再看那殿中陈 设的用品,全是紫檀雕花的桌椅,大理石镶嵌的几榻,珊瑚屏架,白玉碗盏,沉香 床上,悬着鲛绡帐,设着青玉枕,铺着冰簟,叠着罗衾。后主到了这里,好似入了 清凉世界,不复知世间再有暑热;又好似游那阆苑琼楼,隔绝了十丈红尘,直喜得 眉开眼笑,连连赞美。

四下看了一会,忽然皱着眉头,现出不悦之色。

韩保正见后主蓦然不乐,不知什么地方建筑错了,致使圣心烦闷,连忙趋前奏 道:“未知何处不合圣意,望乞指示,以便改造。”后主道:“卿造此殿,妙绝人 工,处处都合朕意,并无不好的地方,何用改造。”韩保正道:“既无不妥之处, 陛下为何忽呈不悦之色呢?”后主道:“朕看了此殿,色色俱全,并且出奇斗异, 巧夺天工。惟有夜间仍用银灯宝炬,未免尚有油腻之气。这样所在,如广寒宫一般, 若不出一新奇之法,使夜间光明如昼,仍旧还用那金莲宝炬,未免是个缺点。况且 这座水晶殿,本是避暑的所在。若点起了许多银灯宝炬,烟焰熏蒸,岂不烦躁得很? 卿有何法,可使夜间不点灯,而自能光明呢?”韩保正闻得后主此言,也觉好生为 难,暗暗想道:“我非神仙,怎么会有夜间生光的法儿呢?”一时不能回答,只是 低头沉思,却听得后主自言自语道:“若在月望左右,这水晶殿,里外通明,有月 光照着,倒可不用点灯,只可惜不能夜夜都有明月,那却如何是好呢?”

韩保正正因想不出法儿,心里很觉着担忧。忽听得后主说月望左右,有明月照 着,可以不用灯烛。他便触动灵机,顿时想得一法,启奏后主道:“臣闻先皇在日, 后宫中曾有明月珠一颗,常常悬在殿中,以代灯烛。陛下何不将此珠取来悬挂,夜 间就可以光明透澈,不用灯烛了。”后主大喜道:“非卿言及,朕几忘却此宝珠矣。” 忙命内侍,飞马取了明月珠,悬于殿内。后主见水晶殿已布置得毫无缺憾,便又注 意到殿之外面,用手指着向保正问道:“那边青翠飘扬,红桥隐隐,又是何处?” 保正道:“此名九曲龙池,乃臣凿通了摩诃池,借它的水灌注而成。池中皆种莲花, 两岸遍植杨柳;架以红桥,环以曲栏,全仿江南扬州平山堂的风景。陛下避暑于水 晶殿,昼长无事,到彼游赏,就无异置身江南了。那池中还系着几只画船。陛下于 宴饮之暇,可以命宫人们荡桨采莲,凭栏而看,亦颇有兴趣。

此系臣随意妄为,并未奉有谕旨,还乞恕罪!“后主听了,又不胜喜悦道:” 不意卿之胸中,却有如此丘壑。朕正思游玩江南风景,深恨路程遥远,关山阻隔, 不能如愿;现在有这个地方,与江南风景相同,朕时时游玩,也可略慰中怀了。卿 可引朕前往一看。“

保正领旨,导着后主,弯弯曲曲,行至九曲龙池,只见夹岸杨柳,迎风飘拂; 满池芙渠,映日鲜妍,危楼一角,隐于万绿丛中,小桥跨水,横卧百花深处。若于 斜照衔山,明月初上之时,置身其间,凭栏而立,细细的嗅那莲花香气,真可沁入 肺腑;倘于杨柳之下,盘陀石上,执竿垂钓,也可以领略静中趣味,风景入画,无 异江南。后主游览至此,不觉大悦道:“卿为朕建筑宫殿,劳苦功高,朕当有以酬 之。”遂命近侍,取锦锻百尺,金珠称是,赐于保正。保正谢恩,欣然而退。花蕊 夫人有宫词咏九曲龙池道:龙池九曲远相通,杨柳丝牵两岸风;长似江南好风景, 画船来往碧波中。

后主自建筑了水晶殿,转瞬之间,炎夏已届。便携了花蕊夫人,偕同宫眷,移 入宣华苑内,以避暑热。赵崇韬见韩保正以建筑宫殿蒙后主恩赏,深得宠任,心内 好生艳羡!又闻得后主已将宫眷,迁入宣华苑避暑。他也要博取后主的欢心,以图 爵赏,暗中打算道:“宣华苑整理得固是美丽,主上于其间宴乐,只有歌伎,而无 梨园,亦是缺点。我于去岁,即购备了许多聪明子弟,命乐工教以歌曲,现已一齐 练习纯熟,前次命他们奏技,果然歌喉抑扬,舞态翩翩,进退疾徐,都中音节。本 来预备下了献于主上的,何不趁着这个机会,把来进献呢!”

打定主意,绝不迟延,便将全部梨园献于后主。

后主得了赵崇韬的梨园,便亲自检点,见有三十二名子弟,个个多是年在十二 三岁,生得相貌清秀,性情聪颖,甚讨欢喜!

遂又考究他们的戏剧,却有数十余出,都是歌舞纯熟,板眼无讹。后主得了这 部梨园,真个如获异宝,连连的称赞赵崇韬,忠心爱主,不可不加重赏,以示鼓励 ;便下谕赵崇韬晋封侯爵,并赐金银彩缎,以旌其进献梨园子弟之功。

后主加封了赵崇韬之后,便命在水晶殿内排宴,携着花蕊夫人和张太华,同入 宴中。后主居中正座,花蕊夫人居左,张太华居右;宫娥彩女,两旁侍立,听候传 唤,一律都穿着雾榖轻纱,罗袜珠屡,一望去,翠羽明珰、琼环玉佩、红粉成行, 美艳异常。后主看着大乐,便命传那梨园子弟前来奏乐侑酒。

梨园子弟奉了圣谕,便有那押班的进上歌扇,请后主点曲。后主便递于花蕊夫 人道:“卿可拣好听的点来。”花蕊夫人接过,展开一看,见上面载着二三十出戏 名,内中却有《霓裳羽衣曲》,遂向后主道:“这《霓裳羽衣曲》乃是唐明皇同着 叶法善,在中秋之夕,游玩月宫,袖中藏着玉笛;适值嫦娥在广塞宫,与群仙宴饮 奏曲。明皇将玉笛偷倚其谱,回至凡间,与杨太真按谱填曲,奏将起来,真个是音 韵嘹亮,响遏行云,不同凡间之乐。自从安史作乱,杨太真马嵬赐帛,明皇幸蜀归 来,移居西内,为李辅国所制,郁郁不乐,又因思念杨妃,不忍再歌旧曲,便将歌 词遗失。如今只传其谱,而无其词。不知这班梨园子弟所歌的《霓裳羽衣曲》,又 从何来,陛下何不令其奏一套呢?”后主道:“卿言正合朕意。”遂命梨园先奏一 套升平乐,再奏《霓裳羽衣曲》。

梨园子弟奉命,便在阶前奏乐歌舞起来,一霎时箫鼓并宣,笙歌迭奏,吹过了 一套升平乐。后主连连点头,道:“声韵虽佳,惜欠悠扬!”花蕊夫人与张太华却 含笑不语。后主即传命速奏《霓裳羽衣曲》。这一次的奏曲,却不比先前的奏升平 乐了。班中步出十六个年轻子弟,都在十龄以外的光景,尽是锦衣绣裳,眉清目俊, 分为两班,八个歌,八个舞。那笙箫管笛,琴瑟钟声,一时并奏。但见那舞的是羽 衣翩跹,歌的是娇声宛转,和着各种乐声,高低疾徐,音韵悠扬,十分入拍。后主 听到好处,不禁连声称赞!就是那花蕊夫人和张太华,皆是精工音律,善于歌舞的, 到了这时,也就凝神细听,点头不已。后主早举起金杯,连进数觞,向花蕊夫人、 张太华笑说道:“观此妙舞,听此仙曲,二卿不可不进一觞,以赏其妙。”二人齐 称领旨。早有宫女,执着金壶,斟上酒来。花蕊夫人与张太华,各饮了一杯;又听 那歌舞时,已经入破,觉得歌声更加激越,其音可裂金石;那舞也愈舞愈紧,飘飘 然有凌空之态,使人听了歌声,触动壮杯,看了舞态,心惊目骇;到了最后之时, 又从激昂之中,转为抑扬宛转,令听者如御风而行,不知其身之在于何处;奏至分 际,忽闻一声金钟,清越无比,一刹那顷,歌停舞止,丝管齐歇,万籁无声,四围 寂静,真有“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之妙。后主连连赞叹道:“这样仙乐,确 是世间罕有,朕今日得闻妙音,实是平生大幸。想当初唐明皇与杨太真,在宫中宴 饮奏乐,也不过如此快乐的了。”因命近侍,重赏梨园子弟,以酬其奏曲之劳。

张太华见后主如此高兴,便起身奏道:“今日之乐,固已达于极点,但所奏《 霓裳羽衣曲》,歌舞并陈,箫管齐鸣,尚觉繁杂太过,殊少清幽之致,于暑炎之时, 似乎不甚合宜。臣妾之意,欲选梨园中善吹玉笙,及精于歌曲之人,命他在九曲池 头、杨柳岸畔、海裳花下,全用细乐,更番迭奏,再用银笙按拍,唱陛下新谱的《 梁州》序曲儿,那声调乐腔,夹着池水,随风传来。陛下在这里听着,必然格外的 悠扬飘渺,如闻仙乐,比到那《霓裳羽衣曲》,还要好听得多呢!”后主闻言,拍 手称妙道:“这样布置,又清爽,又幽雅,比那繁音促节,酣歌恒舞,高过万倍, 非但另出心裁,别开生面,洗却繁华,扫尽尘俗;而且最宜于夏夜,纳凉时听之, 当可全消暑气,涤去烦襟,如入清凉世界。非卿慧心,不能及此!”当下命梨园子 弟,挑选那善于吹歌的,速往九曲池,依照张太华的言语,全用细乐,歌唱《梁州 》。梨园押班,奉了圣谕,便选了十二名子弟,摒除繁音,全用箫笛琴笙,前往九 曲龙池,吹唱起来。

后主坐在宴中,刚饮了一杯酒,忽听得龙池那边,杨柳荫中,海棠花下,悠悠 扬扬,起了一缕声音,甚是清越;细细听去,乃是玉笛之音;接着又有两种声音, 与笛声相和,其音更觉幽细而长,与玉笛合在一处,因风飘荡,竟辨不出是何乐器 ;觉得这股乐声,忽断忽续,忽高忽低,令人心静气敛,躁释矜平,如置身高山流 水之间,便含着笑,向张太华微微点首道:“有趣得很!但先吹的乃是玉笛,后来 与笛相和的,又是两样什么东西呢?朕却分别不出,卿可知道么?”张太华道: “臣妾听来,一是凤箫,一是银笙,故其音袅袅,细长而宛转,能与笛声相合,毫 无参差之处。”花蕊夫人也连连点首道:“不错!一定是笙、箫、笛三种合奏,才 能这般抑扬低昂,清楚动人哩。”正在说着,又听得一缕娇音,隔水飞来,异常流 动。

后主忙定了神,拍着手,一字一字的听他唱来,正是唱的《梁州序》新曲,却 顿挫有致,高下合节;又夹着池中的流水,树上的清风,更觉得声音飘飘,几欲仙 去。后主此时,爽快已极,便命左右:“快斟酒来,朕当浮一大白,以赏此雅之曲。” 又对花蕊夫人与张太华道:“二卿亦应各饮大杯,聊佐朕兴。今日之宴,也可算得 生平第一快事了。如何可以不痛饮一醉呢?”花蕊夫人与张太华,不敢违逆后主之 命,口称臣妾遵旨,便有宫女,替两人换上大杯,斟满了酒,一饮而尽。花蕊夫人 也把这事,吟成宫词道:梨园子弟簇池头,小乐携来候宴游;试炙银筝先按拍,海 棠花下合梁州。

后主这日,因听梨园奏乐,兴酣意畅,直饮至天色已晚,犹未罢宴。那殿中悬 着的一颗明月珠,已是熠熠生光,真个似明月一般,照耀得如同白昼。这水晶殿, 四围都是琉璃镶嵌而成,被那珠光映射,更加内外洞澈,纤悉毕具。坐在殿中,如 在水晶宫里一样,愈加高兴起来,便命左右进上酒来,连举数觥,不觉大醉。

花蕊夫人见后主醉得人事不知,便命停乐撤筵,同着宫女,把后主扶在沉香床 上,轻轻的扶他睡倒,将鲛绡帐垂下。后主首一着枕,已是呼呼睡去,十分沉酣。 花蕊夫人吩咐宫人,在床前小心侍候,徐徐退去。看视张太华时,见她也是两颊红 晕,双眼矇眬,已有十分醉意,知道她的酒量甚浅,今日饮得过多,难以支持。便 命太华的随身宫人,好好的扶持着她,回宫安寝。

太华的四名随身宫人,奉了花蕊夫人之命,连忙点起龙凤宫灯,传了小辇前来, 将太华慢慢的扶离坐位。只见她早已柳腰软摆,莲步郎当,低垂粉颈,微合星眼, 竟难动弹。便由四个宫人,左右前后的扶持着她,上了小辇。花蕊夫人惟恐太华醉 中糊涂,从辇上倾跌下来,又把自己的宫人,派了四名,帮同着送她回宫。这八名 宫人,便令小内侍执定宫灯,在前引导,她们簇拥着小辇,慢慢行去。花蕊夫人送 去了张太华,又亲至床前,揭起了鲛绡帐,见后主仍是酣睡未醒,便又退了下来, 命宫人预备下雪藕、冰李,待后主醒来,与他解酲。

那后主这一睡,直睡到半夜方才醒来,一翻身坐在冰箪上面,觉得甚是烦渴。 正要唤宫人斟茶解渴,花蕊夫人已盈盈的步至床前,挂起了鲛绡帐,手托晶盘,盛 着备下的冰李、雪藕道:“陛下酒已醒了么?可略进些以解宿酲。”后主正在燥渴 得很,见了这两样东西,正合其意。便取来大嚼一阵,觉得凉生齿颊,顿时宿酲尽 消,十分爽快,连连称赞道:“卿真能如人意。朕初醒之时,烦热异常,得此二物, 顿如醍醐贯顶,遍体清凉,但酒性虽退,却难安卧。卿可扶朕起来,偕往纳凉。”

花蕊夫人连称遵旨,便举纤手,将后主扶起。后主尚觉四肢无力,身体摇摆不 定,只得伏在花蕊夫人香肩之上,慢慢地行至水晶殿阶前,在紫檀椅上坐下。此时 绮阁星回,玉绳低转,夜色深沉,众宫人悉已酣睡,静悄悄的绝无声息。花蕊夫人 意欲唤起几名宫人前来侍候。后主拦阻着道:“朕与卿对坐纳凉,颇觉清净,若将 她们唤起,人太多了,又要觉得烦热了。”因命夫人并肩而坐,携着她的纤手,四 下观看。但见微云一抹,河汉参横,天淡星明,凉风时起,那岸旁柳丝花影,映在 摩诃池中,被水波荡着,忽而横斜,忽而摇曳,那种风景,就有善画的名手,也画 不出这样清雅幽悄的神情来。回头看那花蕊夫人时,却穿着一件淡清色蝉翼纱衫, 被明月珠的光芒,映射着里外通明。但见她里面隐隐的围着盘金绣花抹胸,乳峰微 微突起,映在纱衫里面,愈觉得冰肌玉骨,粉面樱唇,格外娇艳动人。后主情不自 禁,把花蕊夫人揽在身旁,相偎相依,情味十分甜蜜。

那花蕊夫人低着云鬟,微微含笑道:“如此良夜,风景宜人。陛下精擅词翰, 何不填一首词,以写这幽雅的景色呢?”

后主道:“卿若肯按谱而咏,朕当即刻填来!”花蕊夫人道:“陛下有此清兴, 臣妾安敢有违?”后主大喜!立即取过纸笔,一挥而就,递与花蕊夫人道:“朕词 已成,卿可谱将起来。”

花蕊夫人接来观看,乃是以夏夜即景为题,调寄《洞仙歌》一阕,把那良夜风 景,描写得淋漓尽致。花蕊夫人捧着词笺,娇声诵道: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水 殿风来暗香满。绣帘开,一点明月窥人;人末寝,欹枕钗横鬓乱。起来携素手,庭 户无声,时见疏星渡河汉。试问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绳低转。

但屈指、西风几时来,又只恐、流年暗中偷换!

花蕊夫人看了这词,只是娇声讽诵,爱不忍释,连连称赞道:“陛下词笔,清 新俊逸,气魄沉雄,可谓古今绝唱了。”

后主微笑道:“卿休只是称赞!快快按入谱中,歌于朕听,那是胡赖不去的。” 花蕊夫人道:“既已有言在先,臣妾自当按谱歌来。”才歌得“冰肌玉骨”四个字, 后主忽将她拦住道:“且慢!卿一人歌来,虽觉可听,尚嫌枯寂。待朕吹着玉笛, 卿再歌唱,使歌声、笛声融成一片,方才有趣呢!”说罢,亲自取过平日所用的玉 笛,吹将起来。花蕊夫人低鬟敛黛,歌着词儿,果然笛声嘹亮,歌声宛转。唱到那 “人未寝,欹枕钗横鬓乱”,后主便将玉笛放慢,花蕊夫人却随着玉笛,延长了珠 喉,一顿一挫,更加靡曼动人。至“又只恐、流年暗中偷换”,又变作一片幽怨之 声,如泣如诉,格外凄清。后主的笛声,也吹得回环曲折,凄楚悲凉。那林间的宿 鸟,被歌声惊动,扑扑飞起。池中的游鱼,更是摇尾摆鳞,在波面上跳跃了一会儿, 都聚在后主和花蕊夫人所坐的那一方面,好像也懂得歌唱,前来静听的样子。当时 歌声的好处,也就可想而知了。后人读史至此,尝题宫词一首,咏后主在摩诃池避 暑,令花蕊夫人唱《洞仙歌》之事道:冰肌玉骨耐烦炎,拜奉新词妮夜蟾;池上风 来纨扇却,雪香浓傍御衣沾。

后主歌吹了一会,觉得露凉侵衣,风寒扑面,星横斗转,夜色已阑,方才兴尽。 便携了花蕊夫人,同往安寝。

后主这样的朝欢暮乐,那光阴过得非常迅速,转眼之间,早又夏去秋来,又是 重阳佳节,秋高气爽,最宜游览。后主闻得青城山,风景最佳胜,冠绝尘寰,久拟 前往游玩,便趁着重阳登高,前去一游。本来要与花蕊夫人偕行,只因夫人偶患微 恙,故后主单与张太华同辇而往。哪知这一去,竟把张太华的性命送掉,使后主抱 恨无穷。

未知张太华如何丧命,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代宫闱史 作者:许慕羲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