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宫闱史》第026回 铁如意指挥三军 金凤钗手剔孤灯


话说李昊因宋太祖平定荆南劝后主奉表纳贡,免启兵端。

王昭远又说:“蜀地险阻,外扼三峡,宋兵焉能飞渡,劝后主不必称臣入贡, 自损威风。”后主听了王昭远的话,遂不从李昊朝贡之议。但是闻得宋兵平定荆南, 心中也觉有些恐惧,便与群臣商议,增兵水陆,扼守要隘,以防宋兵前来侵犯。当 下又有张庭伟献议,劝后主通好北汉,夹攻汴梁。后主便从其议,修了书函,遣部 校赵彦韬,赍了蜡书,由间道驰往太原。

哪知赵彦韬也是个卖主求荣之徒,他见后主荒于朝政,沉迷酒色,知道蜀中必 要败亡,宋朝兵力甚盛,君明臣良,日后必能扫荡群雄,统一天下。他久已有心降 宋,现在得着这个机会,便带了蜡书,表面上说是承命往太原去,实却暗中驰至汴 京,请见太祖,把后主蜡书进入太祖。

太祖展书看时,见上面写道:早岁曾奉尺书,远近睿听;丹素备陈于翰墨,欢 盟已保于金兰。洎传吊伐之佳音,实动辅车之喜色。寻于褒汉,添驻师徒,只徒灵 旗之济河,便遣前锋而出境。

太祖看了此书,不觉笑道:“朕要伐蜀,正恐师出无名,现在有了这封书信, 便可借此兴兵了。”遂即调遣军马,命忠武军节度使王全斌,为西川行营都部署; 都指挥使刘光义、崔彦进为副;枢密副使王仁赡、枢密承旨曹彬为都监。率马步军 六万人,分道入蜀。

全斌等奉了旨意,入朝辞行。太祖面谕道:“卿等此行,西川可以取得么?” 全斌道:“臣等仰赖天威,秉承庙谟,誓必平蜀,方才班师。”有右厢都校史延德, 踊跃奏道:“除非蜀中在于天上,人不能到,那就无策可取;若在地上,有这样的 兵力,还不能平此一隅之地么?”太祖喜道:“全仗卿等勇往直前,效力戎行。平 蜀之后,所有财帛,必当分给将士。朕只欲其土地,此外并无他求。但卿等此去, 蜀主势穷力竭,必定出降,卿等须要善待,并要将其家属,无论大小男妇,一齐送 入汴京。沿路之上,亦要好好看承,不得侵犯一人。朕已在汴河之滨,为蜀主治第。 多至五百余间,供张什物,一切具备。

朕当令蜀主与其家属,安居享福也。“全斌等领了旨意,辞驾退出,兵分两路, 全斌与彦进等,由凤州而进,光义与曹彬等,由归州而进。两支人马,浩浩荡荡, 杀奔西蜀而去。

你道太祖在全斌等启行之时,为何嘱咐他们,优待孟昶家属,并说在汴河之滨, 治第五百余间,一切供张什物,莫不全备,要使盂昶和家属,安居享福?这个话, 可是太祖心里之言么?原来太祖久闻花蕊夫人,天姿国色,是个尤物,心内十分羡 慕,惟恐兵临成都,花蕊夫人为兵将所蹂躏。所以诸将临行之时,他便再三嘱咐, 不准侵犯蜀主家属,无论大小男妇,都要好好的解送汴京。太祖的话,原含着一片 深意在内的。至于在汴河之滨,为蜀主治第五百余间,一切供张俱全,也是真言, 并非假话。所以王全斌和将士们听了太祖嘱咐之言,绝不敢违,取蜀之后纵兵扰乱 民间,掳掠金帛子女,对于蜀主的眷属,却没有丝毫侵犯,并好好的解到汴京,面 见太祖。这是后话,不去提它。

单说后主孟昶闻得宋兵入蜀的惊报,便也调集人马,命王昭远为都统,赵崇韬 为都监;韩保正为招讨使,李进为副,带领大兵,抵拒宋师。临行之时,又命左仆 射李昊,在郊外设下筵宴,为王昭远与诸将饯行。李昊奉了圣命,只得来至郊外, 替他一一斟酒,并祝此去军行顺利,旗开得胜,马到成功。那王昭远却自负不凡, 带着酒兴大声说道:“俺此行,不是克敌,便是率领师徒进取中原,直捣汴京,也 如反掌之易。”李昊见他如此骄纵,知道此去必败,却又不敢不敷衍着他。昭远饮 酒已毕,率领人马启行,手执铁如意,指挥军士,自比诸葛亮。

哪知昭远的人马,方抵罗川,宋兵已攻克了万仞、燕子二寨,进取兴州。昭远 闻报,忙令韩保正、李进率领五千人马,前去救应。两个人奉了将令,方才行至三 泉寨,已见宋兵蜂拥而来,正遇着宋军前部先锋史延德,直向蜀军冲来。韩保正、 李进双马齐出,挡住史延德交战,不上数合,都被史延德活擒过去,指挥宋军,大 杀一阵。可怜这些蜀兵,逃也来不及,都被杀死,做了无头之鬼;连军中带的三十 万石粮米,也为宋兵所得。王昭远闻得韩、李两人被擒,五千人马,全军覆没。他 还说胜败兵家常事,只要自己出去,一场厮杀,便可把宋兵杀得片甲无存了。他口 内虽说着大话,却不敢率兵前进,只在罗川,列了营寨,等候宋军。

幸亏得史延德胜了一阵,打听得蜀兵甚多,惟恐孤军深入,寡不敌众,在半路 休息,等候后队的人马,直待崔彦进领兵到来,方才合力前进。将近罗川,遥见蜀 兵依水下寨,桥梁却还未断,崔彦进的先行张万友,大声喊道:“不乘此渡过浮桥, 更待何时?”语音未绝,已驰马上桥,后面宋兵如疾雨狂风,跟着拥来。蜀兵见了, 慌忙拦阻,哪里还来得及!早被宋军飞渡而过。王昭远见宋军这样勇猛,哪敢迎战, 便率领人马,退保漫天寨。宋军乘着一股锐气,直抵寨下。

崔彦进瞧这漫天寨,形势险峻;王昭远坚守不出,却难攻取;便思得一计,分 军三路,以两路在后埋伏,自己率领一支兵,至寨下尽力叫骂。把王昭远骂得忍耐 不住,又见宋军寥寥无几,便恃着人马众兵开关冲出。彦进略略迎战,便率军退去。

昭远以为宋军败退,便挥动人马,尽力追来。看看追了有十余里路,昭远也觉 得离关过远,刚要收兵回寨。哪知左右两面,突然杀出两支人马,一路是宋将康延 泽;一路是张万友。崔彦进、史延德又挥军杀回,三面夹攻,把个王昭远吓得亡魂 皆冒,带着败兵,夺路奔逃。蜀兵大溃而走,死者不计其数,退至寨前,宋军已奋 勇追来,踊跃登山。昭远瞧着这般情形,料知难以保守,遂领了败残人马,退出漫 天寨,匆匆的渡过桔柏江,焚去桥梁,退守剑门。崔彦进取了漫天塞,夺得马匹旗 帜,器械粮草,不知其数,便等王全斌大军到来,会同前进。及至全斌到来,打听 得昭远已退保剑门。全斌因剑门险阻异常,不易攻取,且等候刘光义等消息,再定 行止。不止几日,得着光义来书,已攻克夔州,进入峡中了。

那夔州地扼三峡,为西蜀江防第一重门户。蜀宁江制置使高彦俦,与监军武宁 谦,闻得宋军得归州入蜀,便在夔州城外,鏁江上面,筑起浮桥,上设敌棚三重, 夹江列炮,专防敌船前来袭击。刘光义、曹彬临行时,早经太祖指示地图,嘱令水 陆夹攻,方可取胜,所以光义沂江入蜀,距鏁江三十里,便舍船登陆,夤夜进攻蜀 营。那蜀兵只顾得水路,却不防陆路,忽被宋军由陆路攻入,立即大乱起来,只得 退入夔州。光义得了太江浮梁,进薄城下,高彦俦拟坚守城池,武守谦一力主战。 彦俦拗他不过,只得听从。武守谦领兵出城,与宋将张廷翰交战,约有两个时辰。 武守谦气力不加,只得虚幌一枪,向城中逃去。

说时迟,那时快,武守谦刚才入城,张庭翰已追进城来。守门兵卒要关闭城门, 被庭翰枪挑数人,后面宋军一拥而入。刘光义、曹彬也先后驰入。高彦俦忙来抵拒, 哪里还能阻挡?武守谦早已逃得没有踪影。彦俦身中数十伤,实在支持不住,奔归 署内,整冠束带,向北再拜,自焚而亡。光义克了夔州,安抚百姓,礼葬彦俦,整 兵北进。一路之上,势如破竹,那万施、开忠等州,望风披靡;峡中郡县,尽皆归 降,即驰书报知全斌。

全斌闻得东路大捷,便进兵益光。途中获得蜀兵探卒,用好言抚慰,劝令归降, 问他入蜀的道路。探卒感念全斌不杀之恩,便说道:“益光江东,越大山数重,有 一狭径,地名来苏,由此径通过,可以绕出剑门南面,与官道会合,前面就没有什 么险阻了。”全斌闻言大喜!便从来苏直趋青疆,一面分兵与史延德潜袭剑门。

那王昭远闻了消息,便令偏将在剑门据守,自己领了兵马,至汉源,来拒全斌。 谁料尚未遇着全斌,剑门为宋军袭取的消息,早已报来,把个昭远吓得面目失色, 手足无措,僵卧胡床,如死人一般;那指挥三军的铁如意,也不知丢往哪里去了。 不上一刻,早已号炮连天,王全斌、崔彦进领兵杀来。昭远急得只是颤个不住,还 是都监赵崇韬布阵出敌。此时的蜀兵,一齐胆战心惊,如何还敢与宋军交战?一见 宋军杀来,便纷纷溃散。

赵祟韬见军心离散,也只得拨马而走,哪知崔彦进已飞马追上。

赵崇韬措手不及,便被彦进活活擒去。王全斌挥军大杀,将蜀兵如砍瓜切莱般, 不知杀了多少。有几个跑得快的,得命回寨,将昭远掖上了马,加鞭疾驰,逃至东 川,躲在仓舍里面,只是悲嗟流涕,两目尽肿。没有多少时候,追兵已到,四下搜 捉,寻入仓舍里面,见昭远缩做一团,也不问三七二十一,将铁索套在他颈上,好 似牵猴子一般,把他牵将去了。

蜀主孟昶,此时正在宫中与花蕊夫人、李艳娘歌舞饮酒,寻欢取乐,吃得醉醺 醺的在那里互相调笑;忽然败报传来,吓得后主连酒也醒了一半。忙出金帛募兵, 令太子玄酷为统帅,李廷圭、张惠安等为副,速赴剑门,应援前军。那太子玄喆, 从来未习武事,平素但好声歌,在成都出发的时候,军中还携带好几个美女,笙箫 管笛,沿路吹唱不休,一些没有行军的样儿。李廷圭、张惠安又是个庸懦无能之人。 刚才行到绵州地方,闻说剑门失守,便抱头鼠窜的逃了回来。

后主十分惊惶!忙向左右问道:“如今宋军势如破竹,锋不可挡,为之奈何?” 有老将石斌献计道:“宋师远来,势难持久,请深沟高垒,严拒敌军。”后主叹息 说:“我父子推食解衣,养士四十年。及危亡之时,没有一个人为我杀一敌将。

今欲固叠拒守,谁肯为我效力呢?“说道,好生悲叹,泪下如雨。忽见丞相李 昊跑来报道:”宋师已入魏城,不日便要到成都了。“后主彷徨失措道:”这便如 何是好?“李昊道:”宋师勇猛,无人可挡,看来成都亦复难守。不如见机纳土, 尚可保全性命。“后主想了半晌,实在没法,只得说道:”朕也顾不得什么了,卿 即为朕修起降表,前往军前投诚罢。“李昊奉命,立刻修起表来。后主便遣通奏伊 审征,赍往宋营。王全斌许其纳降,令兵马都监康延泽,带领百骑,随审征入成都, 宣谕恩信,尽封府库,方才回营复命。

次日,王全斌统领大军入城。刘光义、曹彬亦引兵来会。

后主迎谒马前,全斌下马抚慰,待遇甚优。后主又遣其弟仁贽,诣阙上表道: 先臣受命唐宝,建牙蜀川,因时势之后迁,为人心之拥迫。

先臣即世,臣方鼎年,猥以童昏,谬承余绪,乖以小事大之礼,阙称藩奉国之 城,染习偷安,因循积岁;所以上烦宸算,远发王师,势甚疾雷,功如破竹,顾惟 懦卒,焉敢当锋,寻束手以云归,止倾心而俟命。当于今月七日,已令私署通奏使 宣徽南院使伊审征。奉表归降,以缘路寇攘,前进不得;臣寻令兵士援送,至十一 日,尚恐前表未达,续遣供奉官王茂隆,再赍前表,至十二日以后,相次方到军前, 必料血诚,上达睿听。臣今月十九日,已领亲男诸弟,纳降礼于军门;至于老母诸 孙,延残喘于私弟。陛下至仁广覆,大德好生!顾臣假息于数年,所望全躯于今日, 今蒙无戎慰恤,监护安抚,若非天地之重慈,安见军民之受赐。臣亦自量过咎,尚 切忧疑,谨遣亲弟,诣阙奉表,待罪以闻。

这道表文,相传亦是李昊手笔。李昊原是前蜀旧臣,前蜀亡时,降表也是李昊 所修,蜀人夜书于其门道:世修降表李家。

这也是当年的一段趣闻哩。那后蜀自孟知祥传至孟昶,凡二世,共三十二年。

太祖接着孟昶的降表,即简授吕余庆知成都府,并谕蜀主孟昶,速率家属,赴 汴京授职。孟昶接到旨意,哪敢迟延,便携带家属启行,闻得知成都府的名吕余庆, 盂昶不觉骇然道:“国之灭亡,殆由定数,不可逃也。”记得今岁元旦,命翰林撰 春联帖子,所撰的皆不称意,曾自撰一联道:“新年纳余庆,佳节号长春。”今日 出降,不料来知成都府事者,即名“余庆”。况闻宋主以诞生之辰为长春节。可见 这春联帖子,竟成了谶了。孟昶说着,嗟叹不已!沿路由峡江而下,山川崎岖,道 路难行,那花蕊夫人,娇怯怯的身躯,经受了这样风霜之苦,抱着一腔亡国之恨, 镇日间秋水凝波,春山敛黛,十分幽怨。幸得王全斌出师之时,曾承太祖面谕,蜀 主孟昶出降,须要好好的保护着他,并其家属送至汴京。所以王全斌传下将令,格 外优待,不论军民将士,有敢侵扰蜀主及其家属的,一概军法从事,决不宽贷,因 此一路行来,总算安稳。

这日道经葭萌关,在驿中憩息。后主孟昶,自有军士监守,另居一室;花蕊夫 人带了两名宫人,居于左首一间屋内;昶母李氏,居于右首屋内。其余男妇诸人, 都在驿中夹杂住下。花蕊夫人瞧着这般模样,回想盛时,在宫中歌舞宴饮,何等欢 乐,今日国亡家破,身为囚虏,尚不知到汴京时性命如何,心内想着,好不伤感。 独自一人涕泣了一会儿,觉得一盏孤灯,昏惨惨的,不胜凄凉,再看两个宫人,已 是睡得和死人一般。花蕊夫人要睡又睡不去,要想把灯剔亮。却又没有灯檠,只得 将头上的金凤钗取下,把灯剔亮,那胸中的哀怨,无处发泄,便随意填的一阕小令, 取过笔墨,要写了下来,却又没有笺纸,只得蘸着笔,在那驿壁上写道:初离蜀道 心将碎,离恨绵绵,春日如年,马上时时闻杜鹃。

三千宫女皆花貌,共斗婵娟,髻学朝天,今日谁知是谶官。

花蕊夫人题罢,掷笔叹道:“当年在成都宫内,主上亲谱《万里朝天曲》,命 我按拍歌之,以为是万里来朝的佳谶,因此百官竞执长鞭,自马至地,妇人竞戴高 冠,皆呼为‘朝天’。

及李艳娘入宫,好梳高髻,宫人皆学之邀宠幸,也唤做‘朝天髻’。哪知今日 万里崎岖,前往汴京,朝见宋主。万里朝天的谶言,却是降宋的应验,岂不可叹么? “她独自一人,孤零零的追想前情,悲伤现在,芳心似捣,柔情如织,哪里还能安 睡?

不知不觉,早又天明,监送的军骑,已来催促登程,只得随着众人一齐动身, 沿途前进,并无阻碍,早已到了汴京。

孟昶待罪阙下,太祖御祟元殿,宣孟昶入见。孟昶叩拜已毕,太祖赐坐赐宴, 备加恩礼,并封孟昶为检校太师,兼中书令,授爵秦国公,赐居汴河之滨,新造第 宅;自孟昶之母李氏以下,凡子弟妻妾及官属,均赐赍有差,就是王昭远等一班俘 虏,也尽行释放。你道太祖因甚如此加恩?只因久闻孟昶之妾花蕊夫人艳绝尘寰, 欲思一见颜色,以慰渴怀,又不便特行召见,恐人议论,便想出这个主意。遍加赏 赐,他们必定进宫谢恩。就可见花蕊夫人了。

果然到了次日,孟昶之母李氏,便带着儿子的妻妾一同入宫,拜谢圣恩。太祖 便择着次序,一个一个召见。到得花蕊夫人入谒,太祖格外留神,觉得她才至座前, 便有一种香泽扑入鼻中,令人心醉。仔细端详,真是天姿国色,不同凡艳,千娇百 媚,难以言喻。折腰下拜,好似迎风杨柳,婀娜轻盈。太祖已看出了神,好似酒醉 一般失了知觉。等到花蕊夫人口称臣妾费氏见驾,愿皇上圣寿无疆,这一片娇音, 如莺簧百啭,呖呖可听,方才把太祖的魂灵,唤了转来。太祖自觉过于出神,太不 雅观,便竭力镇定,传旨平身;且谕孟昶母李氏,一同旁坐。

李氏请旨入谒六宫,当下便有宫女引导,花蕊夫人也跟随前往。

太祖仍在那里等候她们,去了好一会,方才出外,谢恩告退。

太祖称李氏为国母,并传谕叫她随时入宫,不必拘泥形迹,李氏唯唯而退。太 祖却把两道眼光,射住在花蕊夫人身上,一瞬也不瞬。花蕊夫人也有些觉着,便瞧 了太祖一眼,低头敛鬟而退。

这临去时的秋波一转,更是勾魂摄魄,直把个太祖弄得意马心猿,竟致时时刻 刻记念着花蕊夫人,几乎废寝忘餐。恰值此时,皇后王氏,于乾德六年崩逝,六宫 春色,虽然如海,都比不上花蕊夫人的美貌。太祖正在择后,遇到这样倾国倾城的 佳人,如何肯轻易放过?无奈罗敷有夫,又不能强夺过来,思来想去,便将心肠一 硬道:“不下毒手,如何能得美人?”当下决定了主意。便在这一天,召孟昶入宫 夜宴,太祖以卮酒赐之,并谕令开怀畅饮,直至夜半,方才谢恩而归。至次日孟遂 即患病,胸间似乎有物梗塞,不能下咽。延医诊治,皆不知是何症候,不上两日, 即便死去,年四十七岁,从蜀中来到汴京,不过七日工夫。

太祖闻得孟昶已死,为之辍期五日,素服发丧,赙赠布帛千匹,葬费尽由官给, 追封为楚王。昶母李氏,自入朝后,太祖特赐肩舆,令她时常入宫。李氏每见太祖, 辄有戚容,太祖尝慰谕她道:“国母善自珍摄,无过戚戚,如嫌在京不便,他日当 送母归去。”李氏问道:“陛下使妾归于何处?”太祖道:“当送母回至蜀中。” 李氏道:“妾本太原人,倘得归老并州,以遂素愿。妾便感恩不尽了!”太祖欣然 言道:“并州现为北汉所占据。待朕平了刘钧,定当为母所愿。”李氏拜谢而退。

到得孟昶病殁,李氏并不哭泣,但举酒酧地道:“汝不能以一死殉社稷,贪生 至此。我亦为汝尚存,不忍遽死。今汝既死,我生何为?”遂绝食数日而亡。太祖 闻李氏亦殁,命赙赠加等,且鸿臚卿、范禹称经理丧事,与孟昶俱葬于洛阳。

葬事既毕,孟昶家属,仍回汴京,少不得入宫谢恩。太祖见花蕊夫人全身缟素, 愈显得明眸皓齿,玉骨珊珊,便乘此机会,把她留在宫中,逼令侍宴。花蕊夫人在 这时候,身不由己,也只得宛转从命。饮酒中间,太祖知道花蕊夫人能诗,在蜀中 时,曾作宫词百首,要她即席吟诗,以显才华。花蕊夫人奉了旨意,遂立吟一绝道 :君王城上树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太祖看了这诗,击节叹赏,极口赞美道:“卿真是个锦心绣口了!”那花蕊夫 人本是个天生尤物,饮了几杯酒,红云上颊,更觉妩媚动人。太祖瞧了这样的美人, 哪里还忍耐得住,便命撤去御筵,携着花蕊夫人,同入寝宫,共效于飞。这花蕊夫 人,床第之间,工夫极好,服侍得太祖心酣意畅。到了次日,即册立为贵妃。花蕊 夫人既顺从了太祖,又受封为妃,少不得拿出在蜀中引诱孟昶的手段来,引诱太祖, 每日里歌舞宴饮,取乐不已。

太祖得了这个温柔乡,好不有兴,每日退朝,便往花蕊夫人处调笑。这一日太 祖退朝回来,见了一样东西,大为疑惑。

未知所见何物,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代宫闱史 作者:许慕羲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