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宫闱史》第033回 金莲花上观妙舞 红罗亭中逼承恩


话说南唐主对于诸弟甚是友爱,如皇弟景遂、景逷、景达,皆已封王,李璟尚 以为未足,又把景遂等子弟,皆加封爵。李氏一族,富贵荣华已达极点,对于外姓 之臣,却绝无思泽。

李家明见了,甚为不然,意欲讽谏。一日,李景设筵殿中,俳优杂进。家明乃 扮为翁媪,列坐于下,下列许多儿媳,进奉饮食,礼拜甚烦。翁媪嫌儿媳过于多礼, 发怒骂道:“自家官,自家家,何用多拜。”江浙称翁为官;称姑为家。李璟听了 笑道:“家明以朕恩及于家人,而不及于外臣,所以有此讽谏。

遂重赏家明,加恩文武臣僚,进秩有差。后人因杨花飞、李家明皆能借事讽谏, 遂作宫词一首,以咏之。其宫词道:停觞久为听歌声,花外垂钩空复情;一笑当筵 除拜普,仙僚共话李家明。

李璟因李家明善于讽谏,所以大为宠爱,每遇游宴,必令相随。这日在池边钓 鱼,家明亦随侍在侧,见李璟垂钓半日,未能得鱼,心内甚为不悦。他便作诗,为 之解嘲。

李璟览诗之下,为之释然,遂散了群臣,回到宫中,睡至三更时分,忽梦徐温, 仗剑而来,怒目言道:“李璟贼子,妄杀无辜,我已请于上帝,取你之命,为子孙 报仇。”说着,举剑砍来。李璟躲闪不迭,大叫一声,惊醒过来,冷汗遍体,侧耳 听时,正打三更,侍寝的妃嫔,也为李璟喊声惊醒,忙问陛下因甚大声叫唤?李璟 知道杀了徐氏之族,因此徐温阴灵作祟,心内甚是惊恐,口中却不肯说出梦之事, 只言忽然梦魇,所以惊喊,并无别故。遂命斟了一杯香茗,慢慢饮下,重行睡觉。 哪知刚一合眼,便见徐温仗剑而来,并且率领了许多男女小儿,围绕着李璟,亦呼 “还我命来!”你推我搡,把李璟闹得不敢合眼,心内又惊又怕,只盼望快些天明。 不料到得天明,李璟身体已如为炭一般发起热来,头眩眼花,四肢无力,动弹不得。 从此病势日渐沉重,医官诊视开方,服药下去,如石沉大海,绝无效验。李璟知是 冤魂索命,自己大数已尽,料难痊愈,急宣宋齐邱、冯延巳等诸臣入宫,预嘱后事。

宋齐邱等遵旨入宫,来到御榻之前,启请了圣安。李璟说道:“卿等皆国之重 臣,辅佐朕躬,已历多年。今朕大限已尽,料难再与卿等共理国事了。”宋齐邱、 冯延巳齐声奏道:“圣躬略有不豫,即当痊愈,万勿以后事,致劳圣虑。”李璟道 :“朕身为一国之君,富贵已极,死亦无恨!惟长子冀,立为太子,不久即逝。” 至今储贰未定,朕拟以第六子从嘉,正位东宫,诸卿以为如何?“众臣顿首道:” 陛下断自宸衷,择贤授器,谅必不谬。臣等敢不敬遵圣谕。“李璟乃命韩熙载,就 榻前草诏,立从嘉为太子,并命监国;又嘱咐太子道:”年纪尚轻,卿等宜善辅之。 宋主雄才大略,宜恭顺臣事,不可自召灭亡。“众臣顿首领命。李璟嘱托后事毕, 不上两日,即便薨逝。

众臣奉太子从嘉即位,改名为煜,立母钟氏,为圣尊后,以后父名章泰,故不 称太后;立妻周氏为周后,群臣均进秩有差,遣户部尚书冯谧,赴宋廷告哀,并请 迫尊李璟帝号,宋廷答诏许之。李煜乃谥璟为明道崇德文孝皇帝,庙号元宗,陵曰 顺陵。李煜年少颖悟,喜读书属文,工书画,知音律,甚有才名,故李璟临殁,立 为太子。那李煜相貌清癯,一目有重瞳子,史家皆称为南唐后主。

后主自即位之后,不以国事为心,一味的征歌选舞,谱词度曲,以风流自命。 每当春日,百花盛开,便把殿上的梁栋窗壁,柱拱阶砌,都装成隔筩,密插各种花 枝,悬榜于殿上,谓之“锦洞天”;令宫中妃嫔,皆为纤裳高髻,首翘鬓朵之装, 日夕相偕,饮于锦洞天内。又命内侍,将后苑所有之花,尽行折取前来,当筵赐于 宫嫔插戴。一刹那顷,妃嫔入宫,满头都是花枝,红绿相间,上下颤动,后主看了, 觉得粉光腻滑,花香拂拂,扑入鼻官,馨芬异常。

其时有个宫人,名唤秋水,生得粉面樱唇,颀身玉立,甚是美丽,素性最喜簪 花,今天也侍立筵前,忽蒙后主折了许多奇异的花枝,赐与她们插戴,正是投其所 好,心内如何不喜呢?

旁的妃嫔宫人,不过择取数枝插在头上,也就算了。惟有秋水,却抢着插戴, 竟把两髻插得满满的,好似戴着一顶花冠,连她的一头青丝细发,都遮盖得密不通 风。恰乃殿庭之中,有一对五彩粉蝶,在庭心里来往飞舞,闻得殿上花香馥郁,那 蝶儿便向着有花香的所在飞来,一上一下的直入殿中徘徊旋舞,好似寻找什么一般。 后主和妃嫔们,见一对蝶儿,蓦地飞入殿上,正在看着纳罕,谁知那对蝶儿,飞了 一会,好似寻着了藏身之地一般。竟向着秋水头上扑去。

秋水正侍立一旁,预备替后主斟酒。忽见一对蝶儿,自向自己头上扑来,连忙 将酒壶放下,举起纤手去赶逐蝶儿。这蝶儿好生奇怪,任凭秋水举着一双玉手,乱 赶乱扑,只是在秋水头上绕来绕去,不肯飞开。众人见了,齐声称奇,把个秋水急 得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众妃嫔见一对蝶儿,只是绕住了秋水的云鬓飞舞,把 秋水急得面红耳赤,还是不肯离开,那种形状,十分好看,不觉齐声笑将起来。这 一笑不打紧,却把个秋水羞得无地容身,几乎哭将出来。后主见秋水羞得要哭,心 中十分怜爱。忙起身出席,走近秋水身旁,连声阻止道:“这对蝶儿,并不是什么 异怪之物。乃因你生得花容月貌,异常美艳,又戴满了一头的花枝,香气从头上发 出。那蝶儿嗅着花香,所以绕着你云鬓飞舞不去了。你可任它停止在鬓上,待到香 气略散,那蝶儿不用你去扑它,自会飞去的。”说着,拦住了秋水的纤手,一任那 蝶儿停在秋水花鬓上面,后主方才重复入席,欢呼畅饮。后人有宫词咏此事道:匝 匼春阴锦洞天,纤裳高髻斗婵娟;花香拂拂随人影,凰子纷粘绿鬓边。

后主有琵琶一面,名叫烧槽,甚为贵重,常亲作《念家山曲》,以琵琶弹之, 其声清越嘹亮,不同寻常。周皇后亦通晓书史,精擅音律,尤工琵琶。一日雪夜, 后主与周后设筵赏雪,酒至半酣,周后向后主言道:“素闻陛下善舞,今夜饮宴甚 欢,陛下何不一献身手呢?”后主笑道:“朕幼年嬉戏之时,常喜为之,今已多年, 未尝练习,生疏得极了。卿能于顷刻之间,创为新声。朕当为卿起舞。”周后道: “陛下此言,可是真么?

莫要使妾制成新曲,陛下又不肯起舞呢?“后主道:”卿尽管放心,朕为一国 之主,岂有失信之理。“

周后闻言,遂即命笺缀谱,喉无滞音,笔无停思。倾刻之间,谱成《邀醉舞》、 《恨来迟》两曲,取烧槽琵琶,亲自弹将起来。后主又命歌姬,和着琵琶,歌唱新 曲,真是个琵琶悠扬,歌声宛转;那新曲之妙,果然不比旧时之歌,甚是可听,更 益周后弹着琵琶,轻挑浅拨,声韵悠扬。后主听了,心中大悦,待至歌毕,向着周 后连声称赞道:“卿真才思敏捷,一刹那间,即能谱成新曲。朕实佩服得很!这面 烧槽琵琶,乃是从前父皇常御之物,极为宝贵。今即以之赐卿,聊酬谱制新曲的劳 苦。”周后连忙拜谢道:“虽蒙陛下赐妾烧槽琵琶,只是适间允妾起舞,亦求陛下 克践前言,使妾一开眼界,那就感恩不尽了。”后主笑道:“卿既爱观朕舞,即为 卿试之。”遂起身出席,结束衣襟,步至筵前。舞将起来。初时还是慢慢的一起一 落,周旋中节,舞到分际,忽然一阵紧一阵,好似鹰隼盘空,龙蛇飞舞。令人看了, 目眩神迷,口中说不出话来。后主舞了半日,收住了架式,面不改色,气不涌出, 仍是安安详详的入席饮酒。

周后连连称赞道:“陛下之舞,真乃灵妙已极,宫中那些舞女,哪里能及得陛 下这样的出色。”后主道:“朕不过略谙手法,未征精妙。卿瞧了已是如此称扬, 若见了宫嫔李窅娘的妙舞,还不知要称扬到如何地步呢?”周后忙道:“宫中既有 此人,陛下奈何瞒着臣妾,不令一观呢?”后主道:“非朕不允卿言,召取窅娘前 来,使卿得观其技,只因窅娘疾病方愈,尚须静养,此时召令前来,也是病后无力, 不能试技的。朕拟制造一件东西,待至七月七夕,当大张筵宴,使窅娘当筵献技, 不但令卿纵观,且使后宫中人,亦知窅娘色艺双佳,绝非寻常宫嫔所可企及。”周 后听了这番言语,料知后主必有新鲜娱乐之法,所以必要待至七夕,方令官娘献技, 便也不再多言,陪着后主,饮过了酒,方才散去。

从此后主日夜与周后,率了许多妃嫔,歌舞取乐,饮筵蹴鞠,遂无虚夕。后主 又因宫嫔所歌诸曲,均嫌陈旧,听了甚觉可厌,尝慕唐明皇与杨贵妃所谱的《霓裳 羽衣曲》,乃是明皇同了叶法善,游月宫时,窃听而来。可惜五季兵乱,歌词尽皆 遗失,至今仅有谱而无曲。后主常与周后谈及,甚惜《霓裳羽衣曲》绝无传者。倘 得有人依谱寻声,填出歌词,必较宫中所歌的曲儿,格外动听。“周后听了后主之 言,欲显才能,也不当面说明,即于暗中,翻出《霓裳羽衣曲》的旧谱,花了不少 功夫,按谱填词,制成一曲。私自唱了一会,果然声韵铿锵,余音绕梁,绝非平常 之曲所可比拟。周后心下甚喜!遂将此曲,教导宫中歌伎练习,亲自指示音节,练 了数日,已经熟习,周后又再三复按,并无错误,方才启奏后主道:”陛下素以《 霓裳羽衣曲》失传为恨,臣妾现在按谱寻声,制成歌词,已练习纯熟,敬献御前, 尚乞陛下俯赐清听,指点谬误,以便更正。“后主不待言毕,已经欢跃起来道:” 卿既制成《霓裳羽衣曲》,何不早些陈明,朕思听此曲,寤寐萦情,已非一日。可 速于麝囊花下,盛设筵席,以歌此曲。“遂命内侍传出旨意道:”朕今日赏名花, 听仙曲。可令御厨司,备给丰盛筵席,设于移风殿内,不得迟延。“内侍传旨既讫, 后主遂携着周后,同至移风殿内去了。

你道后主听那《霓裳羽衣曲》,为什么定要设筵在移风殿的麝囊花底奏曲呢? 原来这麝囊花,乃是仙种,其色正紫,又号紫风流,江南境内,只有庐山僧人得着 一丛,栽于庵中,视同珍宝,不肯传种于人。后主闻得庐山僧人有此奇花,遂下诏 于僧人,欲传麝囊花之种,僧人怎敢违逆圣旨,只得分取一丛,交于使臣带回。后 主得此奇花,颇为喜悦!即命种于移风殿,赐名为蓬莱紫。每逢花时,后主必定设 筵赏玩,今日正因麝囊花盛开,欲与周后同往看花,恰值《霓裳羽衣曲》已经周后 按谱填成,所以欲在麝囊花底奏曲,一则赏名花,二则听新曲,乃是一举两得之事, 后主怎么不要兴如颠狂呢?

当下携定周后,来至移风殿前,见那蓬莱紫,开得异常茂旺,其花如丁香一般, 芬芳馥郁,扑人眉宇。周后细细赏玩了一会儿道:“此花颜色正紫,却是光芒四射, 香气馨烈,果然与众花不同,别绕异趣,非仙品哪能如此。”后主点头道:“朕闻 此花,与扬州的琼花,称为双绝;琼花是白玉种成。此花乃系五代时候有一仙人, 结茅于庐山,修炼多年,成道之后,白日飞升,怀出紫玉,埋于土中,遂生玉花, 所以开放时,尽做紫色。天下之人,无不称为仙品。惟庐山僧寺,留得此种。

朕闻其异,此诏求之,得这一株,栽培数年,方才开花,很不容易得此异种呢! “说着,又携了周后,步入移风殿上。见酒席已经摆好,遂同周后入席饮酒,吩咐 歌伎们,排立在麝囊花旁,奏起《霓裳羽衣曲》来。一时之间,笙箫齐奏,歌声悠 扬,比到那些旧曲,果然大不相同,只觉那歌声于清越之中,含着柔和之气,其音 韵中正和平,绝不偏激,使人听了,躁释矜平,心神怡悦;便是殿阶之前养的一对 白鹤,听了这样的乐声,也伸颈长鸣,展翅飞舞起来。后主满心大悦!极口称扬, 即命宫人斟上酒来,连进数觥。后人有宫词一首,咏此事道:烧槽拜赐出东房,新 破番番迭和长;要倩重瞳频醉舞,麝囊花底按霓裳。

后主自得周后谱了《霓裳羽衣曲》之后,愈加纵情酒色,日日与妃嫔宫人和在 一处,追欢取乐,把国家政事,完全置之度外。每天除了饮酒听歌之外,便拈弄词 翰,日夕吟哦,偶见宫人云鬓蓬松,晚妆惺忪,遂戏作云鬓乱一词,调寄《鹧鸪天 》道:节候虽佳景渐阑,吴绫已暖越罗寒。朱扇日暮随风掩,一树藤花独自看。云 鬓乱,晚妆残,带恨眉儿远岫攒。斜托香腮春笋嫩。为谁和泪倚栏干?

又有保仪黄氏,宫人庆奴,都生得容态华丽,冠艳当时,顾盼颦笑,百媚横生。 又皆能文善书,后主命两人分掌书籍及墨宝,十分宠爱,尝题诗于黄罗扇,赐赍两 人道:风情渐老见春羞,到处魂销感旧游;多谢长条似相识,强垂烟态拂人头。

那扇上所写的字迹,皆作颤笔樛曲之状,遒劲如寒松霜竹。

后主自称其书为金错刀。每日在宫欢娱快乐,那时光过得甚是迅速,转瞬又到 七月七日,乞巧佳节,其时宫嫔李窅娘的疾病已经调理痊愈,精神复全。

后主拟于七夕这晚命她献技,先在碧落宫内,张起八尺琉璃屏风,以红白罗百 匹,扎成月宫天河之状。又于宫中地上,凿金作莲花,高约六尺,饰以各种珍宝, 细带缨络,更于莲花之内,作品色瑞莲,布置好了,即同周后说道:“卿前日闻得 宫嫔窅娘,纤丽善舞,曾欲令其献技。朕因窅娘正在病后,且欲特制一物,令她舞 于其上,故允卿于七月七日,当使窅娘献其平生绝艺,今日已是乞巧良辰,诸事预 备停妥,卿可随朕往碧落宫观看。”说毕,携了周后,同乘小辇,偕至碧落宫前, 方才下辇,已听得笙箫盈耳,鼓乐齐鸣,十分热闹。

步进宫门,只见红白相间,现出一座月宫,檐前天河一道,横亘于上,长约数 丈,四面悬着一色琉璃灯,点得内外通明,月宫里面,有无数歌伎,身穿霞裾云裳, 扮成仙女模样,各执乐器,奏着《霓裳羽衣曲》,音韵嘹亮,悦耳怡神。后主携定 周后,步入宫中,好似真个到了月宫一般。周后四边观看了一会,连声称扬道: “陛下巧思真不可及!如此布置,与广寒清虚之府,一般无二,倘被姮娥知道,恐 怕也要奔下凡间,参预这个盛会了。”后主听得周后极口誉扬,心中大悦!拍着周 后的玉肩,含笑说道:“昔唐人有诗道:”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就诗意看来,嫦娥虽得安居月宫,成了万劫不坏的金身,也未免有寂寞凄凉之感, 哪里及得朕与卿,在着凡间,反可以朝欢暮乐,安享荣华富贵呢!“

后主与周后并肩细语,一路游览,行入正殿。周后见正殿上面,周围悬了各色 彩灯,地上铺了锦罽,居中设立一座黄金凿成的莲花,完全绕着珍宝缨络,光辉夺 目。那莲花的中心,又生出一朵品色瑞莲来,周后瞧了,不识何物,便问后主,设 此何用?后主道:“此即朕新近为窅娘制成的舞器。卿且观之,自知其妙。”周后 听了,不知怎样舞法,正欲细问,忽听一派细乐,声韵悠扬,许多纤裳高髻的宫人, 簇拥着一个美貌女子,身穿五色舞衣,一双小脚,用白绫缠绕,纤细屈上,作新月 之状;外面罩着素袜,由众宫人细吹细打,引导而前。周后细看那个女子,正是窅 娘。只见那轻盈慢步,上前参见了后主与周后,侍立一旁,恭候旨意。后主点头含 笑说道:“窅娘,朕知你身轻善舞,特地制成金莲花一座,你可上去舞来。”窅娘 口称领旨,行至莲花之前,将脚一蹬,已立在当中瑞莲上面,一时之间,管弦齐奏, 乐声嘹亮,窅娘随着乐声,在莲花里面舞将起来。忽疾忽徐,忽进忽退,翩若惊鸿, 翻若游龙,体态婀娜,腰肢轻盈,舞到紧处,回旋曲折,飘飘然有凌虚之态。看得 后主与周后,心眩目荡,连声喝采。那窅娘听得采声齐起,她故意立异呈奇,要显 本领。把头一折,鬓边的一枝玉簪,坠于氍毹上面;窅娘乘势翻转柳腰,纵金莲花 中,徐徐的把身体弯向后面,将粉颊贴地,张开樱唇,衔起那枝玉簪,仍旧从从容 容,气闲神定的端然立在莲花上面。后主与周后瞧了这样绝技,更是称赞不绝,就 是奏乐的歌姬舞伎和随从的宫人,见窅娘有这等本领,也都不胜佩服!后人有宫词 一首咏道:红罗叠间白罗层,檐角河光一曲澄;碧落今宵谁得巧,凌波妙舞月新升。

后主与周后看窅娘舞得精妙异常,遂即重加赏赐,并命她坐旁侍宴。窅娘谢恩 入席,陪侍后主开怀畅饮,直至天色已明,方才席散。

不料天道忌盈,乐极悲生。周后在七夕夜间,多饮了几杯酒,失了睡眠,忽然 生起病来,卧在床上,呻吟不已。后主甚是着急,一面命医诊视,一面召着周后家 属,入宫省视。周后的父母,得了此信,自然惶急异常,便由后母携带次女,入宫 问候。周后见了母妹,心下甚喜!病势略觉轻减,遂留母妹在宫略住数日,待自己 病愈,再行回去。后母因家事繁冗,不能不回去,却因周后正病中,未便重违其意, 即留次女在宫侍疾,她便告辞回去。周后姊妹之间,甚是情重,得着妹妹在宫陪伴, 已有起色。后主闻得王姨在宫,他素知王姨秀外慧中,才色比周后,尤为佳妙,久 已在暗中垂涎,只因无由亲近,惟有心中羡慕。现在听得王姨居住宫中,如何还肯 轻轻放过,遂命心腹宫人,将王姨引诱至后苑红罗小亭里面,逼着她勉承雨露。

你道这红罗小亭,是何等所在?原来后主尝在群花之中,建筑一亭,罩以红罗, 押以玳瑁象牙,雕镂得极其华丽,面积极其狭小,仅容两人栖止。后主遇有美貌宫 人,中了自己之意,便引至亭内,任意临幸,所以亭中备有床榻、锦衾绣褥,一切 完备。此时看中了王姨,暗嘱宫人,领着王姨,赴后苑游赏,慢慢的把她引入小亭 里面。那小亭的门,是暗藏机关的,不知其中巧妙的人,休想开得。

宫人把王姨引入之后,转身退出,那门“呀”的一声,早已阖上。王姨见内中 地方甚小,却收拾得金碧辉煌,设着珊瑚床,悬着碧纱帐,锦衾高叠,绣褥重茵, 有一个美貌青年,端然坐在那里。王姨认得正是后主,不觉红潮晕颊,羞惭无地, 慌忙翻转身来,用手启门,意欲退将出去。哪知这门闭得甚是坚牢,任你用尽气力, 也不能开。后主早已起身上前,满面含春的说道:“难得王姨独自来此,真是前生 缘分。”说罢,走上一步,执定了王姨的纤手。王姨此时要想躲避,又无处可以藏 身,只得含羞带愧的说道:“陛下请放尊重些。倘被姊姊知道,妾之颜面何存,就 是陛下也颇多不便。”后主笑嘻嘻的说道:“自古风流帝主,哪一个不惜玉怜香呢? 唐明皇这样的英明,他还宠爱虢国、秦国两位王姨。何况于朕,且此处甚为秘密, 宫人们不奉传宣不敢擅入,万无泄漏之理。王姨尽管放心。”

未知王姨肯顺从后主,成就好事否?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代宫闱史 作者:许慕羲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