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宫闱史》第050回 狭路相逢褰帏一笑 中宫饮宴肇祸三更


话说元宵佳节,京城内大张灯绿。那条繁台街,正在城之中心,平时也异常繁 盛,何况元宵这夜,全城的百姓和中外人士,以及红男绿妇,老人幼童,都到这条 街上来看灯,早已拥挤得水泄不通。

恰巧有几乘绣幰,坐的都是内家宫女,奉命往八大王俨邸中回来,由此经过。 对面又来了一顶轿子,内中坐的是翰林学士承旨宋祁,喝道而来。虽然两下都有侍 从开路,那看灯的人,过分多人,哪里让得开来。那绣幰好容易从人丛中挤将过来, 恰巧宋祁的轿子也到了,忽地被众人四下一挤,那轿子和一乘绣幰,碰了一下,幸 亏碰得不重,并无损伤。那坐在绣幰中的宫人,已是吃了一惊,就有两个小内监喝 道:“是个什么官儿,敢这样无礼,惊动咱们。”宋祁的从人忙打招呼道:“对不 起得很!是宋学士侍宴回来,被看灯的人逼迫过甚以致如此,并非有意,尚请原谅。” 小内监还要发作,那绣幰内坐的美人,早已伸了纤纤玉手,褰起帘帏,露出粉脸, 向宋祁望了一眼,微微一笑道:“是小宋么?他们出于无心,不必计较,快复旨去。” 小内监不敢多言,一刹那顷,风驰电掣地去了。

宋祁坐在轿中,看见这个宫人生得丰容盛鬋,杏脸桃腮,真是天上奇葩,不同 凡卉;又听她娇滴滴的声音,称自己为小宋,不觉心有所感,遂于轿中,口占《鹧 鸪天》词一阕,以表思慕之意。其词道:画毂雕鞍狭路逢,一声肠断绣帘中。身无 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金作屋,玉为笼,车如流水马如龙。刘郎已恨蓬山 远,更隔蓬山一万重。

宋祁一面填词,一面回去,心中快快,如有所失。不料这词传入禁中,为仁宗 闻知,不觉笑道:“宋祁有此艳思,朕当曲为成全。”遂问元宵那夜,是第几车子, 何人呼小宋的?宫人们只得据实奏闻,仁宗也不言语。此日召宋祁侍宴,仁宗命歌 所谱《鹧鸪天》词。宋祁听了,不胜惶恐!仁宗从容问道:“此词是卿所作么?” 宋祁惊惶无地,拜伏请罪。仁宗笑道:“朕当使卿不隔蓬山,得遂心愿。”召呼小 宋的宫人,当面赐之,并命内侍备车送往学士府中。宋祁叩头谢恩而退,当时传为 佳话,朝臣莫不艳羡!

这年乃是庆历八年闰正月,仁宗因为西北边境,兵患已销;贝州叛卒王则之乱, 又经明镐、文彦博讨平,天下无事,四海升平,心内觉得十分快乐,在正月内游宴 了一个月,还觉未能尽兴,便借着闰正月的名目,下诏第二个元宵节,再张灯宴三 天,以尽余兴。这道诏旨下来,汴京城中,上白宫宦,下至百姓,个个兴高采烈, 重新张灯结彩,鼓乐喧天地又庆祝起元宵佳节来了。仁宗更是异常高兴,带了文武 百官,设宴露台,赏玩灯景,饮酒赋诗,选舞微歌地闹了一夜。次日十六日,乃与 文武宴饮取乐。只因昨日闹了一个通宵,今晚不便再闹一夜,到了二更已过,便传 旨散宴,排驾回宫。仁宗回到宫中,仍然兴致勃勃,遂又传旨排宴。

曹后见仁宗正在兴头的时候,不敢谏阻,只得在旁陪侍。

仁宗连举数觥,已是三更时分。忽闻外面呼噪的声音,接连不断。曹后系出将 门,性情机警,听了这个声音,即知有变,连忙抬头一看,月光底下,分外清楚, 早见对面屋脊上,有几个短衣窄袖,雄赳赳的男子,手执明晃晃的利刃,跳将下来, 直扑寝门而来。此时外面喧声更甚,仁宗也十分惊诧,意欲出视,早被曹后拖住。 拥护着坐下,说道:“宫中如此纷扰,必然有人谋变。黑夜仓皇,陛下不宜轻出; 速传旨出去,召都知王守忠,引兵入卫,方保万全。”

其时值宿的宦侍,俱已前来。当由仁宗,亟召王守忠引兵入卫,内侍奉旨去了。 那外面的乱党,逢人便杀,妃嫔宫人,惨呼盈耳。仁宗惊惶无措,曹后勃然变色道 :“贼党已是内入,不可不须为防备。”遂传集内侍勒为队伍,守御宫门。有个太 监谗言道:“莫非宫中乳媪殴打小女子,所以有这样的声音。”曹后怒喝道:“贼 人已至眼前,在那里杀人,你还敢当面撒谎么?”便命宫人内侍,速去絮水;水絮 人,又亲执绣剪,将各内侍鬓边,皆剪一缺道:“你们可奋力守门,静侍外援。明 日当视发行赏。”宦侍闻言,一齐踊跃起来,都至宫门拒守。

果然不上一刻。贼党已至中宫,在门外齐声呐喊,纵火毁门。

曹后忙督率内侍宫人,将所备之水,向外扑救。火势虽盛,遂扑遂灭,宫门得 以保全。两下正在相持,都知王守忠已率卫兵到来,四面截杀,不消片刻,已将贼 党擒住,叩门请安。曹后闻知贼人已获,在内传旨道:“叛贼共有几人?”王守忠 道:“共计数十名,为首的乃是侍卫颜秀。”曹后道:“知道了,你可押带出去, 即交刑部,确是擒住的贼人,命即正法,不得妄事株连。”守忠奉命而去。仁宗见 曹后仓猝指挥,一丝不乱,十分赞叹!

其时天色已明,各院妃嫔得了消息,陆续前来,在门外请安,当时由曹后吩咐, 启门放入。第一个进来的便是张美人,这张美人乃后第一个宠妃,生来巧慧多智, 最善逢迎。仁宗本要立她为后,因与刘太后意见不合,所以册立郭后。郭后被废, 又要立她为继后,却因张美人自己辞让,不敢承当,方才改立曹后。平日与两后相 处,倒还谦退尽礼,无甚乖忤之处,因此更得主眷。

庆历元年,封清河郡君,后迁修媛,忽然患病,甚为沉重,遂申奏仁宗道: “贱妾蒲柳之姿,待罪掖庭。不克上荷主眷,愿仍退居美人之列。”仁宗见她意出 真诚,也就允许,但是封号虽属美人,权力却侔于皇后。这回到中宫来请安,仁宗 反好言抚慰,曹后也屈意殷勤。紧跟着张美人进来的,便是周美人。

她从四岁上,即入宫闱,甚为张美人所钟爱,因此抚为养女,到得年将及笄, 出落得如花如玉,美艳动人。仁宗见了这天仙般的佳人,如何还肯放过,也顾不得 什么名分,竟把养女收入凤侣,也是很得宠幸的一位美人。此外又有苗才人、冯都 君,也相偕前来问安。苗才人本是仁宗乳母的女儿,幼时便和仁宗在一处嬉戏,青 梅竹马,两小无猜,自然十分相爱,到得年幻长成,其苗才人又生得身材苗条,妩 媚甚爱。仁宗便收她在妃嫔之列,封为才人。这冯都君,是个良家女子,其祖名起, 曾为兵部侍郎,以德容入选的。其余还有许多才人美人,一齐都来问安,因为无关 紧要,也就不再详述了。

到得次日,仁宗以宫禁谋变,祸生肘腋,特下诏书,谴责皇城使,与卫官数人。 副都知杨怀敏,由乱首颜秀供出,通同一气,则应押外庭,严加审问,却因枢密使 夏竦和他私相结纳,尽力包庇,奏请仁宗。在禁中审讯,便有参知政事丁度谏阻道 :“宿卫作乱,谋害乘舆,关系着社稷安危,乃是何等大罪,岂可胡乱了结么?” 无如夏竦一力坚持,仁宗不欲遽兴大狱,只将杨杯敏降官,仍在内适当差。夏竦非 但保护杨怀敏,他还想交结宫闱,以图自保,知道张美人宠擅专房,深得主眷,要 在这个当儿结一内援,遂上章说张美人有扈跸大功,应进荣封。

仁宗本来宠爱张美人,日思进她的爵位,苦于无词可借,这次得了夏竦的奏章, 正合心意,即命册张美人为贵妃。夏竦见仁宗准了自己的奏章,料知有机可乘,意 想就此动摇中宫,唆使谏官王贽,奏言叛逆起于中宫,请彻底追究。

仁宗见了此奏,心下又不免动疑,转间御史何郯。何郯奏道:“中宫仁智,内 外交钦,这是匪徒有意中伤,摇动正宫,觊图非分。陛下不可不察。”仁宗听了何 郯的话,方把此事搁过一边,惟加封张贵妃之父尧封为郡王,伯父尧佐为太师,兼 宣徽节度景灵群牧四使。殿中侍御史唐介、知谏院包拯、吴奎,都竭言不可,中丞 王举证,又留百官到廷论驳。仁宗难违众议,只得罢去尧佐宣徽、景灵二使。过不 上几天,又使尧佐知河阳,兼职南院宣徽使。御史唐介,又抗章谏道:“外戚不可 预政,前日陛下从臣等之言,已经收回成命。今日如何重又拜除,自紊典章,致召 出乎反乎之。”讥仁宗遂召唐介进,见面谕道:“除此之权,出自中书,并非尽由 朕意。卿何责备过甚?”唐介道:“相臣文彦博,也想结交贵戚,希荣固宠么?” 仁宗见唐介语言切直,心内不悦!拂袖竟入。

唐介退归家中,重又缮疏,参劾文彦博,身为宰相,交通宫禁,引用贵戚,不 称其职,请即日罢免,改相富弼。次日入朝递呈,仁宗阅了数语,将奏章掷下,怒 斥道:“你若再来多言,朕立即将你远谪。”介唐毫无怯意,拾起所掷奏章,从容 跪读。读毕,又叩头道:“臣忠愤所激,死且不畏,何畏远谪。”仁宗召谕群臣道 :“唐介位居御史,言事原是本职。但擅劾文彦博,妄荐富弼,难道黜陟大权,也 是御史可以干预的么?”其实文彦博也在殿上,唐介竟向彦博道:“彦博应自省, 如有此事,不可隐讳。”文彦博向仁宗拜谢道:“臣不称职,愿即避位。”仁宗见 唐介如此无礼,愈加发怒。立斥唐介下殿,声色俱厉。谏官蔡襄趋进道:“介诚狂 直,但纳谏容言,乃仁主美德,乞赐宽贷。”仁宗余怒未释,遂贬唐介为青州别驾, 后由王举正等再三进谏,改徙英州,文彦博旋亦免职,出知许州。唐介劾他交通宫 掖一事,有人说:“并非诬枉,当日张贵妃之父张尧封,曾为彦博父洎门下客。贵 妃未入选时,曾认彦博为伯父。后来入宫专宠,彦博进献蜀中著名之灯锦,与贵妃 制衣,所以后人所作宫词有”无人更进灯笼锦,红粉宫中忆佞臣“之句;又有人说, 灯笼锦乃是文夫人进献,彦博并不知道,究竟孰虚孰实,也难查考。但当时彦博为 唐介所参劾,不加辩论,却是很可疑的,想来果有此事也未可知。仁宗在盛怒之下, 贬了唐介,等到调查得实,遂将彦博外调,另派中使护持唐介至英州赴任。当时皆 称唐介刚直不阿,可以谓之真御史。

且说仁宗贬了唐介,又罢免了文彦博,遂用庞籍同平章事,高若纳为枢密使, 梁适参知政事,狄青为枢密副使。那耿青原以戍卒起家,历官西陲,善战善守,经 略判官尹洙,一见之下,识为将才,力尝荐于经略使韩琦、范仲淹。韩、范召狄青 入见,谈论战略,洞中机宜,因此甚为嘉许!倚为臂助。范仲淹并授以《左氏春秋 》道:“为将不知古今,不过匹夫之勇。”狄青唯唯受命,自是斩节读书;虽躬擐 甲胄,手不释卷;举凡秦汉以来,将帅兵法,无不通晓,积功升都指挥,入为殿前 都虞侯。

其时面涅犹存,仁宗命其敷药除字。狄青拜谢道:“陛下以臣曾立微功,屡加 擢用,并非论及门弟。臣之得有今日,正赖此涅,愿留示军中,以为劝勉,非臣不 肯奉诏。”仁宗点头道:“卿言亦是有理,不必去罢嗣。”又为彰化节度使兼知延 州,至是遂擢为枢密副使。

仁宗于庆历八年后,又改元皇祐. 皇祐元年,广源州蛮酋侬智高,举兵谋叛, 僭称南天国王,改元景瑞。广源州地邻交趾,自唐以来,即为交趾所并。其东为傥 犹州,亦系交趾所属。

知州依全福,为交人所杀。全福妻阿侬,改适商人,遂生智高,冒姓依氏。智 高生而强悍,不肯下人,年仅十三,耻有二父,即将商人杀害,与其母占据傥犹州。 交人进兵攻取州城,生擒智高母子,见其状貌魁梧,遂加赦宥,且令知广源州。智 高不知感德,反生凶恨,谮集部曲,袭取了安德州,居然僭号改元,妄自称尊起来。 一面遣使入贡中国,自愿内附。宋廷以交趾一隅,自黎桓受封,已历二传,素称恭 顺,不便收纳智高,结怨交人,因此却还贡使,不允所谓。智高恼羞成怒,竟欲侵 犯宋疆,以泄其忿。适有广州进士黄师宓,郁郁不得志,往投智高,为作谋士。先 劝智高屯积粮食,令出敝衣物等,与边民换粟易米,邕州与广源州邻近,邑民皆输 粟出边,与之交易。知州陈珙,命人责问,智高推说洞中饥馑,恐部下暴动,反来 扰边,自以易粟振饥,免得生事。陈珙得复,信以为真,毫不设备。

黄师宓又教智高,焚毁居室,召集部下说道:“数年屯积,焚烧已尽,只有进 取邕广,谋一生路,否则只好束手坐毙了。”

部众闻言,一齐赞成。智高大喜!率众五千,沿江而下,攻打邕州横江寨,守 将张日新陈亡。智高进薄邕州。陈珙仓猝无备,被智高一鼓杀入,活擒将去。司户 孔宗旦,都监张立,皆骂贼而死。智高据了邕州,自称仁惠皇帝,国号大南,改元 启历。

广南一带地方,承平已久,军同虚设。智高挥众四出。横、贵、藤、梧、康、 端、龚、封,八州之地,悉为所陷,进围广州。

知州魏瓘,一面飞报宋廷,一面鼓励民兵,登陴死守。又得知英州苏,缄转运 使王罕,先后率兵往援,方才保守得住。

仁宗接到了广州急报,遂命余靖为广西安抚使,杨畋为广南安扶使,亟调广东 钤辖陈曙,发兵西征。适值知秦州孙沔入朝,仁宗以秦事为勖。孙沔奏道:“秦州 可以无忧,岭南之事,却很可虑。臣观贼势其盛,官军虽已入讨,未得将才,恐不 能即日奏捷。”仁宗默然无语。过不到几日,果得败报。昭州钤辖张忠败殁,贼锋 极为猛锐。仁宗又授孙沔为湖南江西安抚使,沔请骑兵七百人,立刻就道;且分檄 湖南江西各州县,亟缮营垒,多县燕犒,以备大军到时应用,果然虚声夺人。智高 本拟越岭北侵,闻得此檄,始不敢北上。

等得孙沔到了鼎州,宋廷又召还杨畋,加孙沔广南安抚使。

智高又移书行营,求为邕桂节度使。仁宗意欲如其所请。参政梁适谏道:“智 高猖獗已甚,再事姑息,岭南非朝廷所有了。”仁宗道:“杨畋无功,余靖等亦难 获胜,如何是好?”言语未华,忽有一位大臣,出班奏道:“臣愿奉诏南征,生擒 蛮酋,献于阙下。”仁宗视之,乃枢密副使狄青,不觉喜道:“卿若南征,不难平 贼,未知应需若干人马?”狄青道:“臣起家行伍,非征伐无以报国,愿得蕃落数 百骑,益以禁兵万人,即可生致渠魁,槛送汴京了。”仁宗道:“既是如此,事不 宣迟,朕即命卿宣抚荆湖。卿可速去整备行装,指日出发便了。”狄青拜谢而退。 宋朝制度,重文轻武,文臣除授节钺,久成习惯,此次仁宗命狄青南征,独任武臣, 免不得众议纷纷。谏官韩绛,奏称狄青一介武夫,不应专任。仁宗欲令内都知任守 忠为副使,知谏院李兑,又上言内宫不宜典兵。弄得仁宗疑惑不定,左右为难,遂 召首相庞籍。庞籍奏道:“狄青智足平贼,陛下不妨专任。倘若号令不一,不如勿 遣。”仁宗方才决定主意,专任狄青,置酒垂拱殿,替他饯行,且诏令岭南诸军, 概受宣抚使狄青制。

狄青方出都门,便飞檄前敌各将士,不得妄与贼战,候令乃发。钤辖陈曙,乘 狄青未至,发兵出敌,抵昆仑关,为贼所败,溃退而回。狄青到了宾州,会集孙沔 余靖各军,设立营栅,驻扎已定。沔靖入报陈曙败溃之状,狄青勃然道:“号令不 齐,焉得不败。明日请诸位到来,严申军律,方可破贼。”次日天明,狄青传令, 齐集各军,大小将领,尽会堂上,依次列座。

狄青见陈曙在座,起身问道:“日前往击昆仑关,共有若干兵马?”陈曙无可 掩饰,只得起身答道:“共有步兵八千,将校三十二人。”狄青又令陈曙,把将校 一一召入,遂即升堂高坐,传卫士入帐,排列两旁,召陈曙至案前,厉声言道: “皇上授我特权,征讨蛮酋,途次已传出军令,不得妄战,钤辖何得违我号令,致 遭挫折,按法当斩。”喝令军政司,将陈曙拿下,又传随征三十二将言道:“违令 之罪,虽出陈曙,但汝等既相随出征,应该奋力进战,何得遇贼即溃,不斩汝等, 何以申军法。”也喝令捆绑好了,驱出辕门,一一斩首。须臾之间,三十多个首级, 一齐陈于帐下。孙沔、余靖以及诸将,皆相顾失色,莫敢仰视。狄青命将首级,悬 竿示众。过了一日,方命备棺掩埋。从此以后,行伍整齐,壁垒精严,令出必行, 无敢违犯。

其时已在残腊,转眼之间,又是皇祐五年的新春,狄青按兵不进,传令营中道 :“新年令节,应行庆贺,请军可休息十日。”众将得了此令,皆不知元帅是何命 意。贼人的间谍,探得这个消息,忙去报告。智高以为宋兵果然要休息十日,方才 进军,也就懈怠起来。哪里知道,过了一天,狄青自将前军,首先出发,孙沔为次 军,余靖作后军,联合并进直抵昆仑关。

智高因狄青有休息十日之命,尚在邕州,没有知道。过了一二日,再遣侦骑, 窥探宋军行止。恰值上元佳节,宋军营中,大张灯宴,歌舞欢饮,侦骑探了情形, 自去回报智高。狄青和诸将将宴饮了一夜,到了此夕,仍复设宴共饮,直至二鼓, 尚是兴高采烈,不肯休息。狄青忽称身体不适,暂时入内,传令将佐们可尽量饮酒, 待次日候令进关。众将佐奉了命令,你斟我酌,开怀畅饮了多时,方始散席,等到 天明,都至帐下候令。

忽有军校口传将令道:“元帅早已进关,诸位将军,从速前往会师,不得迟误。” 诸将闻言,不胜惊愕!匆匆领兵入关,孙沔、余靖也就率军亟进。

你道狄青是什么时候入关的?原来他于起座入内的时候,便改换了军装,约会 了先锋孙节,乘夜渡过了昆仑关。他又为什么要这样偷偷地度过关去呢?因为这座 昆化仑关,设在昆仑山顶上,适当宾、邕两州的交界,是个最重要的所在,倘若正 正当当地渡过去,贼兵必然来争。这样险要的地方,如何能渡得过去呢?他明知贼 人必有侦骑前来窥视,故意在上元这一夜,张灯宴传,以安贼人之心,使他不设防 备。到了次夕,便轻轻地度过关去。

这正是兵书上所说的出其不意,攻其无备的意思。果然贼人中了耿青之计丝毫 没有防备,竟是人不知鬼不觉地度过了昆仑关,直抵归仁铺,列阵以待后军。到得 各军陆续前来,已是辰牌时分。智高那里,也已得信,倾寨齐出,抗拒官军先锋孙 节,见贼兵大至,上前交战。贼兵来势甚锐,枪箭齐施。孙节舍命抵敌,中枪而亡。 孙沔、余靖领了人马,驻在高冈上面,见孙节阵亡,不觉大惊!忽闻鼓声大震,一 彪人马,从山麓杀出,分为两路,夹攻贼兵,阵云影里,一员大将,金盔银甲,面 戴铜具,手执白旗,身坐银合战马,在那里左右指挥,忽开忽合,忽纵忽横,大呼 杀贼。孙沔向余靖道:“下面不是狄元帅在那里督战么?看他部下的将士,好似生 龙活虎一般,真个名不虚传,你我何不挥军直下,助他一阵呢?”余靖连声答应。

遂即分兵两路,杀下高冈,直冲敌阵。贼人被狄青的兵马,正杀得东倒西歪, 不能招架,怎禁得又有两支生力军,前来相助,顿时弃甲抛戈,纷纷溃乱。狄青率 领诸军,追赶了五十余里,斩首数千级,贼将黄帅宓、侬建中,及伪官属等,死了 一百五十余人,生擒贼目五百多名,方才鸣金收军。狄青收军之后,绝不休息,立 即—下令军中道:“贼人经此一败,魂胆俱丧。

诸君可努力前进,直捣邕州,方能擒得贼酋;略一迟延,必然被他逃去。那时 又要多费周折了。“众将佐听了,齐称得令,大家奋勇向前,都想擒住贼首,好得 重赏。

未知侬智高果能擒获否?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代宫闱史 作者:许慕羲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