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宫闱史》第080回 弑君主篡夺大位 杀嫡母灭绝人伦


却说金主亶,初即位的时候,以幹本治内,兀术任外。两人内外夹辅,政治甚 为清明,黎民也很安堵。金主亶又喜研究文学,志在兴学。在上京建立孔庙,以孔 子四十九代孙璠,为衍圣公。不料挞懒以谋叛伏诛,其子胜光都郎君,逃奔西北, 结连了蒙古,侵犯边境。

蒙古民族乃是唐代的室韦分部,居住于斡难河、克鲁伦河两流域。初时属辽, 金人灭辽,遂属于金。至酋长哈不勒,有众数千,金乃册封哈不勒为蒙兀国王蒙辅 国王,将西平河北二十七团寨,尽数割让,方能平安无事,休兵息民。

此时又助挞懒子寇边,兀术从汴京北返,调兵往征,屡战不能胜,只得与蒙古 讲和修好,又割畀了几处地方,方才了事。

兀术因行军勤劳,班师回来,即以病死。兀术既殁,外无大将,镇压敌国;内 中又有皇后裴满氏费摩氏干预朝政,朝臣皆结纳内援,以图荣显。金主直欲立继嗣, 又为裴满氏常狭制,因此心内郁郁不舒,纵酒消愁。不料酒后变易性情,金主亶以 积郁而纵酒,以酒醉而发怒,常常的手戳大臣,连宋使王伦,也为杀死。金主亶又 以迪古乃平章政事。

迪古乃为幹本之子,改名曰亮,乃金主亶从弟,自以为系出天潢与金主亶同属 太祖之孙,常常存着篡弑的意思,又与裴满后暗中通奸。金主并不知道,且擢亮为 右丞相。适遇亮生辰开筵,金主赐以宋司马光画像,并玉吐鹘厩马。不意裴满后与 亮通奸情事,为金主所闻,因未得证据,只得忍耐,却将所赐之物,尽行夺回。亮 因此更怀怨望。金主弟常胜,加封胙王,颇得信任,为亮所惮,乃曰加谗间,说胙 王谋逆,加以诛戮。

胙王妻名撤卯,颇有姿色。金主取入后宫,极为宠幸,裴满后顿生妒意,亲向 金主责问。金主大怒,立将裴满后杀死,又杀德鸟库哩氏、瓜尔佳氏,将撤卯立为 皇后。

亮见裴满后被杀,恐祸遂及身,逆谋益亟,暗中结纳侍卫长仆散忽土、卫士徒 单、阿里出虎额勒楚克、内侍大国及尚书省令史李老僧,秘密进行,欲杀金主。于 皇统九年,即宋高宗绍兴十九年,十二月,丁巳日,仆散忽土、阿里出虎,入值宫 内,至二鼓时,由大兴国逃取苻钥,亮与妹婿徒单贞图克坦贞平章政事秉德,左丞 唐古辨理大卿达、李老僧等,各怀利刃,直入禁中。唐古辨本为金主直女婿,亮又 是皇弟,卫士们不敢拦阻,任其入内,直抵寝殿,碎门而进。金主亶惊起欲遁,为 阿里出虎、仆散忽土砍倒于地。亮上前加了一刀,遂即死去。亮即率众出宫,连夜 召集群臣。臣闻召,还疑另有他变,急趋入朝。方知金主亶被弑,亮欲自立为帝。 见亮杀气满面,左右露刃环立,哪个敢出声说一不字,惟曹国王宗敏、左丞相宗贤, 略有异言,立即杀死。群臣更加畏惧!莫不慑服。

亮遂自称为帝,以秉德为佐丞相,唐古辨为右丞相,乌达平章政事,废故主亶 赦东昏王;追谥裴满后为悼平皇后,下令大赦,改元天德,追尊父幹本为皇帝,庙 号德宗;嫡母徒单氏徒克坦氏、生母大氏,皆为皇太后。徒单氏居于东宫,大氏居 于西朝。又大杀宗室,将太宗子孙七十余人,粘没喝子孙三十余人,尽皆屠戮,诸 宗室亦杀死五十余人。又杀宗室左副元帅撤离喝等,并夷灭其家族,且因左丞相秉 德,不先劝进,也行杀死,戮及亲属。从此建筑宫观,注意声色,令左丞相张浩, 右丞相张通古,改筑燕京宫室,一切制度悉仿汴京式样,遍饰黄金,加施五采,金 屑在空中飞舞,散落如雪;每一殿成,工费以亿万计,略不如意,即行撤造。

金屋即成,必须贮以佳丽。见叔母阿懒美艳绝世,遂杀其叔阿鲁布,娶阿懒入 宫,封为昭妃。又令徒单贞对宰相说道:“朕嗣续未广,所诛党人妻女,可尽令入 宫,以便选择。”张浩等立将犯妇百余人,选入宫中。金主亮挑选了四个最美丽的, 一为阿鲁子,鲁莎啜之妻;一为胡鲁,华喇与鲁皆太宗子,胡里刺之妻;一为胡里 刺弟,胡失打之妻;一为秉德弟,嘉里之妻。四个美人,收入后宫,朝夜取乐,十 分快意!就中尤嘉里之妻,性最淫荡,工于献媚,加封为修仪。过了几日,忽然又 想起乌达之妻唐括定哥唐古定哥想道:“唐括定哥,曾与我要好异常,约为夫妇, 只因乌达有功,不忍杀他,授为崇义军制度使。他竟携妻同去,我已长远不见了, 岂可将她抛却了么?”当即密谕唐括定哥,竟将乌达杀死,并允立为皇后,否则就 要加以灭族之罪。

密谕下去,那唐括定哥,竟将乌达缢死,前来朝见。金主亮大喜,即封为贵妃, 大加宠幸。惟唐括定哥,生成妖淫之性,在家中本与俊仆私通,入宫之后,金主亮 宠妃甚多,哪能朝夕厮守,唐括定哥又将俊仆暗中事入,重叙旧情。金主亮得知此 为,立将俊仆杖死,唐括定哥亦赐令自尽。唐括定哥死了,亮又不免追悔。闻得唐 括定哥之妹,名为唐括石哥,生得更为姣美,嫁于秘书监完颜文为妻,即诏令颜文, 献妻入宫。完颜文不敢不遵,献将上去,当即封为丽妃。里记起甥女富察彻辰,很 为美艳,已嫁于伊里布为妻,复命伊里布献出。

旋闻济南尹葛王乌禄乌鲁之妻,乌林答氏乌陵噶氏风姿绰约,才调绍人,又下 诏令她入宫,乌林答氏与乌禄泣别道:“我若不去,必然累及于王,我此去定不失 节,王请放心。”乌禄不禁大哭!乌林答氏遂上车北去,行及良乡,即以所携金剪, 自刺而死。金主亮闻报,且怒及乌禄,遂降他为曹国公。

大刮宗室妇女,入备后廷,不论亲戚姊妹,姑嫂侄女,但有美色,无一得免。 寿宁县主、什古为斡离不女,静乐县主蒲刺及希延,均为兀术女,锡古兰为讹鲁观 女,混同县君苏埒和琢与妹伊都,为阿鲁女与金主亮为从姊妹。郕国夫人重节,为 蒲卢虎女,孙是金主亮侄女,张定安妻乃喇固,为太后大氏兄嫂,富鲁和琢,为丽 妃石哥妹,皆已有夫。金主亮尽行召入纳为嫔御,日夕宣淫。每遇与妇女交合,必 定要撤去邀幔,奏起音乐,召集妃嫔,围坐纵观;又在床前铺满了地衣,命妃嫔们 裸逐为戏。至兴发时,即抱卧地上,交欢取乐,玉体横陈,金莲高耸,任情欢娱。

金主意尚不足,听说江南多美妇人,并且宋朝宫中的吴皇后、刘贵妃,皆又美 貌绝伦,精通翰墨,心内很是羡慕!平日又纵观诗词,曾见柳永作《望江潮》词一 阕,送钱塘帅孙何,说得浙江的杭州地方,风景清丽,山川秀媚,真个是天上少有, 地下无双。金主亮梦魂中也惦念着江南地方,恨不能身生双翅,飞往临安,游玩一 番。无如地限南北,那江南又是宋朝的世界,不能如愿,只得常常的讽诵着柳永那 阕《望江南》的词儿,以寄相思。其词道: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凤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 珠玑,户盈罗骑,竞豪奢。重湖叠巘清佳,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 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金主亮,讽诵再三,愈讽诵,愈思慕,踌躇多时,忽下决心道:“要多得美人, 赏玩风景,非取江南不可,况朕身为天子,有这样好地方,不一往玩赏,岂不枉为 一国之君。现在也顾不得誓约和好了,只要兴兵南下,灭了宋朝,还愁江浙地方不 为我有么?”当下决定了主意,正要四处调集兵马大举南侵,不意生母大氏,一病 不起,临殁时,向金主亮道:“我与徒单太后,情同姊妹,和好无间。你迁都燕京, 将她抛在会宁,未曾迎来,如今我已将死,还不能会见一面,与她诀别,真是恨事! 我死以后,你要将她迎来,如同事我一样。我在九泉之下,也可瞑目。”说毕而逝。

原来,徒单氏与大氏,在金主亮初即位时,本来分居东西二宫,后开徒单氏生 辰筵长庆祝,大氏亲手斟酒,跪地进献,徒单氏正与公主宗妇说话,一时没有留心, 致令大氏长跪片刻。

后来觉着,连忙亲自起立扶将起来。金主亮心疑徒单氏故意如此,当时虽没有 言语,到了次日,竟将诸公主宗妻召来,责备她们不应与太后谈笑,各杖数十。大 氏闻知,连忙出阻。金主亮哪里肯听,径行责打,行杖已毕,又仰天笑道:“好令 她知我厉害。”徒单氏闻得此事,心怀不乐!因此迁都燕京,便没有相随同行。

至是金主亮奉了生母遗命,便亲自往迎,且令左右持杖两根,跪着对徒单氏道 :“亮自知不孝,久违定省,请太后惩处。”徒单氏见他如此,便亲自将他扶起, 叱退左右,随同来至燕京,入居寿康宫。金主亮貌为恭顺,太后起居,必亲自扶掖, 若有所需,从无一违,中外称他孝顺。

到了绍兴三十一年,钦宗殁于五国城。金主亮秘不报丧,命签书枢密院事高景 山,右司员外郎王全,至宋贺天中节。临行之时,对王全道:“汝见宋主,可责问 他沿边买马,招纳叛亡,且毁南京宫室,阴怀异志。若诚心修好,速割汉淮地与我, 方可赎罪。”王全等到了临安,入见高宗,便将金主之言,一一转达。高宗道: “公亦北方名家,奈何出此背理之言。”王全道:“汝国君臣,莫非因赵桓已死, 敢生异志么?”高宗闻得此语,立即起身入内,命辅臣询问渊圣之死,金使答道: “已死数日了。”于是诏令举哀,上尊谥为钦宗皇帝,总计钦宗在位二年,被掳居 金,三十余年,寿六十一岁。因为钦宗丧事,把金使的要索,置之不理。金使催逼 辅臣,陈康伯道:“天子遭了大丧,哪有心情议及此事。贵国若顾念旧盟,本可无 用多言;否则只好再议了。”金使再欲争执,康伯不再与言。金使无法,乃悻悻而 去。

康伯急入见高宗,请从速防边。高宗下诏,命同安郡王杨存中与三衙帅赵密, 同至都堂议事,又命侍臣台谏,一同往谏。

陈康伯首先说道:“今日不必议和与守,只当论战。”杨存中接口道:“强邻 败盟,屈不在我,自应主战。”惟赵密与右仆射朱倬,绝不发言。康伯见两人袖手 旁观,只得对杨存中道:“现在金人决意败盟,虽承认其要求,恐亦难止兵端。但 既要主战,必须君臣上下,并胆同心,乃可一战制胜,且待我入朝申请,俟皇上意 思坚定,然后再议,如何?”存中赞成此言,众人遂即退出。

康伯详加探访,始知内侍省都知张去为,阴沮用兵,且劝高宗驾幸闽蜀。于是 手缮章奏,陈说金人败约,天人共愤,事已有进无退,请圣意坚决,速调三衙禁旅, 出扼襄汉,观衅而动,勿再迁延。殿中侍御史陈俊卿,亦上奏诛张去为。杨存中又 上备边十策。遂命主管兵马司成闵,引兵三万,出戍鄂州,与守襄阳的吴珙,互为 应援,并将金使王全所言,遍谕诸路统制,及郡守监司,命他们随机应变。命吴璘 宣抚四川,与置制使王刚中,措置边防,起刘锜为江淮浙西置制使,屯驻扬州,节 使诸路军马。

宋朝方在这边慎修军备,金主亮那边也接到高、王两使回去报告了宋朝的事情, 顿时怒发冲冠道:“他敢违抗朕命么?

朕视灭宋,易如反掌,待得了宋朝疆土,那时再讨平高丽、西夏,合天下为一 家,方算得是一统哩。“哪知,方使掌牌印官燥合素赫往西北路募集故辽兵,辽人 不愿行。燥合以势逼勒,鞭笞交下,西北路招讨使译史萨巴,乘了辽人怨恨的机会, 攻杀燥合及招讨使完颜沃侧,聚众叛金,立故辽遗族老和尚楞华善为招讨使,联合 咸平府穆昆括里,集众数万,声势日盛。

金主亮命仆散忽土往讨,忽土陛辞之后,又入谒太后,徒单氏蹙额言道:“国 家世居上都,既徙中都。今又欲往汴京,且要兴兵,征伐南宋,恐人民怨望,将生 他变。我已劝过数次,终不肯听。今辽人又叛,如何是好?”忽士劝慰了一番,遂 即退出。

不料徒单氏身旁有个侍女高福娘,暗与金主亮私通,徒单氏一言一动,必往报 告。今天对忽土的一番话,福娘又去告知。

金主亮怒道:“她不愿往汴,我偏要前往;她不愿伐宋,我偏要去伐。”当即 传令迁都,立即挟了徒单氏和后宫嫔御,文武诸官,即日至汴,徒单氏入宫居宁德 宫。搜捕宋、辽宗室一百三十余人,一律处死。未几,高福娘又诬报徒单氏在宫日 夕怨望,将有废立之意。金主亮大怒道:“怪不得她私下养着郑王充,现在郑王的 四个儿子已经长大了,她想废了我,立他做皇帝么?”立刻取所佩剑,命点检大怀 忠道:“你可以此剑,往取宁德宫老妪之命,前来报我。”大怀忠持剑至宁德宫, 徒单氏正做樗蒲之戏。大怀忠当面叱道:“快跪接诏书!”徒单氏愕然问道:“何 人诏书要我跪接?”言还未毕,尚衣局使虎特末华特默已向她背上,连击三拳。徒 单氏倒在地上,已竟垂绝。高福娘又取一绳,套在她头上,可怜金国的太后,已一 命呜呼了。

大怀忠等回去复命,金主亮命将太后尸体弃于水中,并捕郑王充二子,一同杀 死。且恐仆散儿土拥兵在外,另生他变,召取回国,结果了性命。封高福娘为陨国 夫人,其夫特末哥为泽州刺史。遂大举侵宋,分诸道兵为三十二军,置左右大都督 及三道都统制。命奔睹瑸都为左大都督,李通副之。纥石烈良弼赫舍里良弼为右大 都督,乌延蒲卢浑乌延富纳緷副之。苏保卫为浙东道水军都统制,完颜郑家奴为副, 由海道趋临安;刘萼为汉南道行营都统制,由蔡州进窥襄阳;徒单合喜图克坦喀尔 喀为西蜀道行营都统制,由凤翔趋大散关;左监军徒单贞,另将兵二万入淮阴。分 遣已毕,又召诸将,面授方略,赐宴尚书省,各各痛饮,以为凯捷之兆。且亲制《 喜迁莺》词一阕,赐于诸将,以示褒宠,其词道:旌旄初举,正駃騠力健,嘶风江 渚。射虎将军,落鵰都尉,绣帽锦袍翘楚。怒磔戟髯争奋,卷地一声鼙鼓。笑谈顷, 指长江齐楚,六师飞渡此去毋自堕,金印如斗,独在功名取。断锁机谋,垂鞭方略, 人事本无今古。试展卧龙韬蕴,果见功成旦暮。向江左,想云霓望切,玄黄盈路。

赐诸将筵宴已毕,分道出发。金主亮亦命皇后与太子光英留守。张浩、萧玉、 敬嗣辉留治省事。自己戎装佩剑,尽带后宫妃嫔,随军进行。

先是金主亮,因诵柳永《望江潮》词,羡慕临安江山之胜,遣使赴宋,令画工 同往,绘取临安潮山风景,持回作为屏障,且命添入己像,作立马吴山顶上之状。 亲题一律于屏上道:万里车书尽混同,江南岂有别疆封;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 山第一峰。

至是对侍臣道:“朕此次兴师南行,正可实践诗中之言,混一车书,灭却宋朝, 立马于吴山第一峰了。”金兵约六十万,号称百万,毡帐相望,旗鼓连续不绝。徒 单合喜,长驱而进,直薄大散关,令游骑攻黄牛堡。守将李彦坚,飞书告急,人情 危惧!大有不能终夕之势。

未知宋人如何对敌?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代宫闱史 作者:许慕羲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