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宫闱史》第081回 陈家岛将军奏捷 采石矶书生立功


却说金将徒单合喜,长驱西进,直薄大散关,令游骑攻黄牛堡。守将李彦坚, 飞书告急。置制使王刚中,乘快马疾驰二百里。至宣抚使吴璘营中,吴璘尚在帐中 高卧未起。刚中急呼之起,正色言道:“为大将者,与国家休戚相关,奈何敌兵入 境,尚酣卧不起呢?”吴璘大惊道:“有这等事么?”急率帐前亲兵,押甲上马, 与刚中驰抵杀金兵,扼守青野原,调取省兵,分道速进,救援黄牛堡。

徒单合喜,见宋军四集,不敢进攻,退兵驻扎桥头寨。吴璘遣裨将彭青,引兵 夜出击破敌,金兵退回凤翔。攻黄牛堡的兵,也为李彦药用神臂弓射退。西面一路 的金兵,已是失利而回。吴璘遂乘势令彭青收复陇州,刘海收复秦州,曹休收复洮 州。西北一面,已可无忧了。

东北一方面的大名府,已属于金。有高平人王友直,素喜研究兵法,尝既然有 恢复中原之志。听得金人背盟南下,遂结联地方豪杰,权称河北等路安抚置制使, 遍谕州县,起兵勤王。

不上几天,便集众数万,分为十三军,进攻大名府,一鼓而下,遵奉绍兴正朔, 遣人入朝奏闻。后自寿春来归,授为忠义都统制。宿迁人魏胜,颇有智勇,充当弓 箭手。闻得金兵南来,亦聚集义士三百人,渡淮取涟水军,进攻海州。先于各处树 立旗帜,设置烽火,以为疑兵,又招降守兵道:“金人背盟兴兵,朝廷遣师问罪。 开门迎降王师者,秋毫无犯。”城中人民,闻得宋兵到来,莫不欢跃,争先迎降。 魏胜驰入城内,擒金知州高文富,阵斩高文富子安仁,其余未戮一人。又晓谕朐山、 怀仁、东海、沐阳各县,一概反正;并蠲免租税,释放罪囚,尽发仓库,犒赏战士, 驰檄远近,四方响应,乘势进克沂州,获甲具数万。金将蒙恬镇国,率兵万人来救 海州。魏胜早得探报,派兵埋伏。待得金兵到来,伏兵骤起,杀死金将蒙恬镇国, 余众悉遁。淮南总管李宝,奏陈魏胜功绩,擢为知海州事。

金主亮得了数处惊报,要率师渡淮南进,命李通往清河口,建筑浮梁,以便济 师,深恐魏胜截他后路,乃分兵数万,往取海州。魏胜驰向李宝求救,宝正引兵航 海,要从海道拒敌兵于胶西,闻得急报,遂带兵往救。恰值金军已抵新桥,离海州 不过十余里,李宝挥兵迎战,正在拼命酣斗,魏胜又领兵出城,两面夹攻,金兵腹 背受敌,只得溃退。魏胜回守北关,金兵再进,再被杀退。未几,又悉锐攻东城。 魏胜单枪匹马,驰出城外,对着敌阵瞋目大呼,金兵惊骇而退。次日清晨,阴云四 塞,城内不见城外,金兵乘势,四面来薄,又不能下,乃拔寝而去。

李宝解了海州之围,遂引舟师,亟往胶西白石岛。恰值金将完颜郑家奴率战舰 出海,泊于陈家岛,与李宝相隔仅有一山。

宝乃祷于石臼神,北风忽起,即乘风出薄敌舰,顿时间鼓声大起,海波沸腾, 敌人大惊!慌忙起碇解缆,兴帆欲出,无如风浪湍急,舟不得驶,因此兵士慌乱, 无复行列。李宝用火箭注射,火随风势,延烧战舰数百艘,未曾着火之敌舰,尚欲 迎战。

李宝喝令壮士喝上舰去,用短刀乱砍。金兵措手不及,杀死无数。完颜郑家奴 亦受伤而亡,余将倪洵等,弃械愿降。李宝将降将上献,降兵收留,夺得统军符印 及文书器械无数,粮米万斛,余物不能载归,尽行焚烧。火光熊熊,历四昼夜始息, 海道的金兵,又复覆没。

金主亮连得败耗,忿怒交扼!欲向清河口济师,却有宋将刘锜引兵暗守,暝伏 水手,遇见敌舟,即用钉凿沉,又不敢渡将过去,只得改往淮西渡河。守将王权, 不从刘锜命令,闻得金人到来,弃了庐州,退守昭关。金主亮渡淮,入庐州,王权 又退至和州。未几,又退屯采石矶。刘锜闻得金兵渡淮,也只得退还扬州。金兵陷 和州,又遣高景山引兵攻扬州。刘锜因患病乃自扬州退驻瓜州。扬州为金兵夺去, 难民沿江而下,道路几塞。刘锜力疾至皂角林,收抚难民,且令步将吴越、员琦、 王佐等,整兵御敌。金将高景山,引兵杀来。刘锜跃马骤出挥军突进。金兵分为两 翼,围绕上来,刘锜左冲右突,督兵死战,历两时抗久,,坐马受伤而倒。刘锜下 马步战,杀了一条血路,引兵回营。

高景山令兵追来,忽然,树林中一声炮响,箭如飞蝗,射伤许多金兵,只得退 下。你道树里的伏兵从何而来?乃是王佐见刘锜被围,一面令弓箭手埋伏,一面领 步兵往救。恰巧刘锜退回,敌兵追来,一阵乱箭,射退了金人。刘锜回营,忙换了 坐马,招集诸将,追杀金兵。高景山没有防备,被刘锜一马冲来,手起刀落,斩于 阵上,余众大溃。刘锜收兵回营,病势大剧,只得上疏求代。此时两淮警报传到临 安,高宗命杨存中入殿,意欲避敌,令他转问陈康伯。存中奉命而往,康伯接入, 解衣置酒,商议大计。存中道:“皇上又想航海避敌了。”康伯道:“我亦闻得此 信,明日当竭力谏阻。”存中亦以为然。

康伯次日入见高宗,极言不可航海。高宗意亦感悟,康伯始退。不意过了一夜, 又奉到手诏,且有“敌若未退,当散百官”之语。康伯见诏,心下愤甚!立刻取火, 将诏书毁去,驰见高宗道:“百官散去,陛下之势益孤。臣请陛下发惮亲征,前时 平江之役,陛下想还记得。”皇嗣玮,亦因群臣请驾避敌,不胜愤懑!奏请亲为前 驱,与敌决战!高宗经这两人一激,方才有些振作,命叶义问督师江淮,视刘锜之 疾;中书舍人虞允文参赞军事、杨存中为御营宿卫使,下诏亲征。殿中侍御史陈俊 卿,请起用张浚,乃复浚原官,判建康府。褫王权职,编管琼州,命都统制李显忠 代统权军,召刘锜回镇江养病,锜乃留侄汜,率千五百人,扼守瓜州。都统制李横, 率八千人为援应。

金主亮陷了两淮,分兵犯瓜州。刘汜用克敌弓,射退金兵。

叶义问到了镇江,见刘锜病已沉重,不便言及战事,但令李横暂统刘锜之军, 督兵渡江,并令刘汜继进。李横以为不可径渡,刘汜颇欲出战,入问刘锜。锜意不 欲出战,连忙摇手阻止。汜不以为然,乃拜家庙而行。叶义问又促李横进兵,李横 只得与刘汜同时渡江。方才登岸,已见敌骑驰来,势如狂风猛雨。刘汜见了,胆落 魂飞,下船逃走。李横独力抵御,如何招架得住?

左军统制魏俊,右军统制王方,一齐战殁。李横慌忙退走,连都统制印亦致失 去,部兵十死七八,大败而遁。叶义问得了败报,亟走建康,但命虞允文驰往芜湖, 迎李显忠交代王权兵马,乘便犒军。允文到了采石矶,王权已去,李显忠未至,军 士三五星散,一齐解鞍束甲,坐在道旁,见了允文,方才起立行礼,通报各队将弁, 统制时俊等出来迎接。允文才入帐中,便有侦骑来报,金主亮已渡了江了。

原来金主亮,闻得瓜州大捷,遂筑台江上,自披金甲登台,用一羊一豕祭天。 礼毕,投羊豕于江,下令全师渡江,先济者赏。蒲卢浑谏道:“臣观宋舟甚大,行 驶如飞。我的船小,行驶反慢。水战非我所长,恐不可速济。”金主亮怒道:“你 昔日跟随梁王追赶赵构,可有大舟么?”侍卫梁汉臣道:“诚如陛下所言,此时若 不渡江,更待何时。”金主亮听了,怒气稍平,便在岸上建立红黄二旗,号令进退。 长江上下,舳舻如织。

金主亮自坐龙凤大船,绝流而渡。

采石矶头,钲鼓相闻。诸将皆面面相觑,不敢开口。虞允文慨然起立,对诸将 道:“大敌当前,全仗诸公戮力同心为国效命。现在金帛诘敕,皆由允文带了前来, 诸公只要立功,可以垂手而得。允文一介书生,未习军旅,亦愿亲执鞭镫,追随于 后,看诸公杀敌立功。”诸将经此激劝,一齐起立道:“参军文人且如此忠勇,某 等久列戎行,且有参军为主,敢不誓死一战。”允文大喜!有随从允文的幕僚,暗 制其衣说道:“公奉命犒师,并非督师,他人败事,公反替他任咎,报又何必呢?” 允文怒叱道:“国家灭亡,我将焉逃。”遂命严列阵伍,以待金兵,并分戈船为五 队,以两队分列东西两岸,作为左右军。

以一队驻在中流,作为中军,还有两队,潜伏小港,作为游兵,预防不则。

部署方毕,金兵已大呼杀至。允文手执红旗,亲自在后面督前,抚统制时俊之 背道:“将军胆略,远近皆知。今日退立阵后,如儿女一般,威名岂不扫地么?” 时俊闻言,手挥双刀,跃登船头,拼命相搏,军士也出力死战。两下相持,不分胜 负。

允文又调集海船,猛冲金人船只。金船本不坚固,为海蝤锐角所撞,沉没了好 几十艘,金人还相持不退。

此时已将日暮,允文见金兵仍不肯退,心下也觉焦灼!忽见西面岸上,有许多 官兵陆续到来。忙移舟登岸,询问情由,方知是光州溃兵。忽得一计,对他们说道 :“你们到来,正好立功,我今与你们旗鼓,可从山后绕道而出,摇旗擂鼓,大声 呐喊,敌人疑为救兵,必定惊骇退走了。”那些溃卒,受了旗鼓欢跃而去。允文又 重下船督战。不上片刻,那些溃卒,已经绕出后山,一齐摇旗擂鼓,呐喊而出。金 主亮果然疑援军,忙将手中旗帜弃去,换了黄旗,挥兵退去。允文见敌已中计,立 命强弓劲弩向前追射,把金兵射死无数,直至已抵北岸,方才收兵而去。

金主亮回到和州,检点兵士,丧失甚多,迁怒诸将,手杀数人。忽有急报前来, 是曹国公乌禄,已经即位于东桌,改元大定。金主亮不禁叹息道:“朕本拟平了江 南,改元大定。今乌禄先已用此二字,莫非是天意么?”因于箧中,取出预拟的改 元诏书,指示群臣,果有“一戎衣天下大定”之语。并说道:“乌禄既叛,朕当北 归,先平内乱,后再伐宋。”李通道:“陛下亲入宋境,无功而还。倘众溃于前, 宋乘于后,大事去了。”金主亮道:“既是如此,且分兵渡江,朕自北返。”李通 又道:“陛下既去,即便留兵渡江,将士亦皆解体。为今之计,不如命燕北诸军先 行渡江,负得他们别生异心,且聚舟自毁,绝了他们思归之念,众知必死,自然有 进无退,不愁宋朝不灭。

灭宋之后,陛下威灵大振,回师北旋,平乱便很易了。“

金主亮大喜道:“兵贵神速,明日即行进兵。”遂传谕诸将,越宿进兵。到了 次日,督兵前进,还道宋人没有防备,可以一鼓渡江。哪知,方到杨林河口,已见 许多海船,排列得甚是严整,心下不免十分惊诧!你道这海船,是何人遣来的?乃 是虞允文料定金主虽然败回,必定不肯甘休,所以派了宋将盛新,率领海船,备下 火箭,烧毁金船。金主亮见宋军已有预备,只得挥军冲突。忽然宋军船上,一阵鼓 声,那火箭好似万道金蛇一般,乱舞窜,射在金兵船上,立时延烧起来。金主亮连 忙督兵扑救,宋兵又从四面驰船纵火,连龙凤舟也烧着了。只得且扑且逃,好容易 到得北岸,船上的龙头也烧焦了,凤尾也熏黑了。三百余号战船,只剩了小半,还 都受了损伤,不能再用。

金主亮遭了这样的大败,直急得三尸神冒,七窍生烟,暴跳如雷,要将所有战 船,尽行毁去,后经诸将再三相劝,蒲卢浑又献计请招降王权为反间之计。金主亮 听从其言,遣使持书,到宋营去招降王权。

虞允文看了来书,微笑道:“这明是反间之计,怎敢前来欺我?”遂复书道: “权因退师,已置宪典,不劳招降。新将李显忠,亦愿再战,以决雌雄。”来使持 书回报,金主亮看了,便问左右道:“李显忠何人?我只知宋有老将刘锜,怎么又 有一个李显忠,也如此了得?”诸将皆不知显忠的来历,不敢妄言。独有一员偏将 道:“莫非是从前捉撤离喝的李世辅么?”

金主闻得此言,愈加发怒,遂对着梁汉臣厉声斥道:“你难道不知有李世辅, 竟敢首先劝朕渡江么?”言还未毕,已拔剑将梁汉臣斩作两段,命将龙凤舟毁去, 连造舟工役也杀死了两名,径自率兵退往扬州而去。

但是那李显忠,如何又称为李世辅?并且说他从前曾捉撤离喝呢?原来那显忠, 本名世辅,显忠乃是钦赐的名字。他乃绥德军青涧人氏,父名永奇,为本军巡检使。 显忠年方十七,即入戎行,以胆略著称,屡立战功,官至武翼郎,充副将。金人陷 延安,仍授显忠父子原官。永奇不愿降敌,常对显忠道:“我是宋臣,岂可为金人 所用。”显忠欲承父志,屡次要乘间归宋,后来兀术命显忠知同州,恰值金将撤离 喝前来,显忠用计,将他擒住,急驰出城,欲赴宋献功。为金兵所追,直至河边, 无舟可渡。遂与撤离喝折箭为誓,一不准害同州人民,二不准杀自己父母家属。撤 离喝情愿如约,方才将他放了。显忠令人告知永奇,永奇急携眷南行。到了途中, 为金兵追及,杀死一家三百余口。显忠逃往西夏,乞兵报仇,愿取陕西五路以献。 夏主令为延安经略使,显忠至延安,适延安又为宋有,又遂执夏将王枢归宋。夏人 用铁鹞子军来追显忠,被显忠杀得大败而退,获马四万匹,遂用绍兴年号,揭榜招 兵,不到十日,有众万余,缉获杀父仇人,碎尸泄恨。四川宣抚使吴玠,命人招抚, 谕以南北议和,勿多生事。显忠往见吴玠,玠送显忠至临安。高宗亲加抚慰,赐名 显忠,授为都统制。

金主亮南侵,王权败退,命显忠代领其众。显忠为金人所惮,故虞允文用其名 以扬威,金主亮亦为却退,未几,显忠果至。允文接得显忠,两下相见,甚觉欣慰。 允文道:“金人回扬州,必与瓜州兵合。京口无备,我当往守。公能分兵相助么?” 显忠道:“同为朝廷之事,有何不可。”遂分万六千人与允文,即日至镇江,往见 刘锜问疾。刘锜执允文手道:“疾何必问朝廷,养兵三十年,一技不施,大功反出 于书生,当令我辈愧死了!”此言方毕,有诏命刘锜还朝,提举万寿观,另以成闵 为淮东招讨使,李显忠为淮西招讨使,吴拱为湖北京西招讨使。锜既奉诏,遂与允 文告别而去。未几,杨存中来守镇江,与允文临江阅兵,命战士试船中流,三周金 山,往来如飞。

适金主亮亦至瓜州,命部将持箭射船。船快箭迟,皆不能中,众将尽现惊骇之 色。金主亮冷笑道:“这船想是纸做成的,所以能如此疾驰,朕偏不信,要与他决 一雌雄。”言尚未毕,已有一将,跪奏道:“南军有备,不可轻进,愿陛下三思。”

金主亮怒道:“汝敢慢我军心。”喝令左右杖责五十。遂即下令,限三日一律 渡江,否定尽斩不贷。此令下后,军中皆有变志,骁骑高僧喝山欲诱私党逃归,为 金主亮所闻,乱刀砍死。

且下令道:“军士逃走,罪及弁目;弁目逃走,罪及总管。”

众将益加惊惧!旋又运雅鹘船至瓜州,欲于次日渡江,敢有退后者斩。于是, 诸将尽皆变心,先与浙西都统制耶律元宜商议,元宜便问大家有何意见?诸将齐声 说道:“宋人尽扼淮渡,我若渡江,枉送性命。近闻辽阳新天子即位,不若共图大 事,然后举兵北返,免得同死江南。”元宜道:“诸军果同心么?”

又齐声应道:“大家同心。”元宜道:“既已齐心,事不宜迟。

明日卫军番代,即当行事。“诸将齐声答应。

次日清晨,元宜会同了诸将,共赴金主亮行营,喧声直到营内。金主亮闻得喧 声,疑是宋军,蓦地来攻,急命近侍大庆山,出去召集诸将,速即迎敌。大庆山奉 命欲行,忽有一箭射入,金主亮伸手接住一看,不禁大惊道:“此箭是我军所射, 必有内变。”言还未毕,外面早大喊道:“速杀无道昏君。”

金主亮惊惶失色!

未知金主亮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代宫闱史 作者:许慕羲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