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宫闱史》第089回 迁汴京远避强梁 渡淮水妄恩开拓


话说铁木真威势日盛,远近部落莫不畏惧!尽愿尊奉他为成吉思汗。他们所称 的汗字,就是中国主子的意思,成吉思汗乃是最大的意思。铁木真即了汗位,居然 建了九斿白旗,率兵攻掠西夏。

西夏久已臣服金国,现在的夏主叫做李安全,正当内乱相仍,国势衰弱,又兼 夏主懦弱无能,如何抵挡得这新出雄师铁木真呢?因此,屡战皆败,被铁木真一直 杀至都城。夏主屡向金国求救,又不见有援师前来,到了无可奈何,只得城下乞盟, 把自己的爱女察合,献于铁木真为妾。铁木真最爱的是女色,自然一口答应,订定 和约,班师回去受用这个美人了;回到部落。

却值金主永济,颁到接位诏书,欲令铁木真北面拜受。铁木真问道:“新天子 是何人?”金使答道:“系卫绍王入嗣。”铁木真当面唾道:“我道中原天子,必 是天上神人!岂知这样庸奴,也居然要做皇帝,我何能屈居其下。”遂喝令左右, 将金使赶出,一面简士搜乘,整军经武,预备南下。原来永济做卫绍王的时候,铁 木真亲至静州,献纳岁币,曾与永济会晤,知他是个懦弱无能之人;现在闻得永济 做了金国皇帝,如何还肯屈服,正要预备南侵。

那夏主李安全,又因累乞救援未见一应,深怨金国。他也不自揣力量如何,竟 发兵往攻金之葭州,被守将庆山奴,痛杀一阵,大败而回,损了无数人马。夏主愈 加恼恨!便北诉蒙古,请出兵伐金。铁木真正要南下,又得西夏之请,要显自己的 威风,即带了长子术赤卓齐特、次子察合台、三子窝阔台谔格德依领了人马,浩浩 荡荡,杀奔金国。

金主永济得报,命平章独吉千家奴、参政完颜胡沙虎,前往抵御,被蒙古兵一 阵乱斫,败溃而逃。铁木真拔乌沙堡,陷乌月营,破白登城,进攻西京,留守纥石 烈、胡沙虎突围逃走。

铁木真即入西京,又令三个儿子分道攻下云内、东胜、武、朔、丰、靖诸州郡。 金主连得警报,又命招讨使完颜九斤、监军完颜万奴等,督兵四十万,扼守野狐岭。 这野狐岭高峻异常,雁飞过此,也要遇风坠落,乃是西北一个要隘。部将明安,劝 完颜九斤顿兵固守,不肯依从;劝他发兵袭击,又复不许。铁木真又进兵获儿嘴, 完颜九斤方遣明安去问他,何故入寇?明安因主将不从其言,心怀怨望,遂降了铁 木真,引了人马,乘夜来攻。完颜九斤未及防备,被蒙古兵杀得落花流水,弃甲抛 戈而逃。完颜胡沙虎前来接应,闻败而走,至会河堡,被蒙古兵追到,杀得全军覆 没。完颜胡沙虎仅以身免,走入宣德州。铁木真陷晋安县,扑居庸关。守将完颜福 寿弃关而去。铁木真又入居庸关,径抵金都。金主惶急万分,意欲徙往汴京,卒得 卫兵誓死力战,遂将蒙古兵杀退。

铁木真见金都攻打不下,留兵把守居庸关,带了三个儿子径自回国。金主乃征 上京留守徒单镒为右丞相,纥石烈、胡沙虎为右副元帅。胡沙虎从西京逃归,到了 蔚州,擅取官库金银,又擅杀涞水县令。金主绝不加罪,反命为副帅。胡沙虎愈加 骄横,时出怨言,金主方将他罢职。适值金益都防御使杨安儿,逃回山东,聚众横 行,四出劫掠。千户耶律留哥,原是辽人,此时也降了蒙古,攻取辽东州郡,自称 辽王。金将完颜胡沙虎率兵往讨,大败而回。金主仍命纥石烈、胡沙虎为副元帅, 率兵屯守燕北。

纥石烈、胡沙虎因前次罢职,心中怨恨!竟生异志,与私党完颜丑奴等定计, 只说奉诏入讨大兴府徒单南平,率兵直入金都屯驻广场门。令人召徒单南平来营, 说他谋反,一刀杀死,遂至东华门,护卫叙烈、和尔等引了胡沙虎入宫,自称监国 都元帅。命武士迫胁金主永济出宫,移居卫邸,留兵二百人监守。

又使黄门入宫收玺,玺为尚宫左夫人郑氏收掌,大声叱道:“玺为天子之物, 胡沙虎乃是人臣,何敢索取!”黄门道:“现在时局如此,主子亦难自保,何况一 玺呢!”郑夫人怒道:“汝辈乃是近侍,受恩尤重,主上有难,当以死报。如何反 为逆贼索玺呢?我头可断,玺不可与。”说罢,闭目不视。胡沙虎乃遣人夺取宣命 御宝,除授乱党数十人。丞相徒单镒,因坠马伤足告假在家。胡沙虎自欲僭位,以 徒单镒素为民望,亲自往访。徒单镒对他说道:“翼王珣为章宗之兄,众望所归, 元帅宜决策迎立,以建万世功勋。”胡沙虎默然,遂令宦官李思中,鸩杀金主永济, 令人至彰德,迎升王珣至燕京即位。

珣初封翼王,进封升王;至是即位,立子守忠为皇太子,追废永济为东海郡侯。 胡沙虎又诱领缙山行省事完颜纲回都,伏兵杀之,尽撤沿边防御。铁木真闻得金防 尽撤,又入寇怀来。

金元帅右监军术虎高琪与战大败。蒙古兵薄中都。胡沙虎适有足疾,乘车督战, 大败蒙古兵,足疾因此益甚,遂召术虎高琪入卫,限日至都。高琪违限而至,胡沙 虎欲行斩首。金主珣谕令免死。胡沙虎乃益高琪兵责令出战,并当面饬道:“胜则 免罪,败必斩首。”高琪率兵迎战。

自夕至晓,北风大作,金兵在下风不能开目,大败而退。

高琪对部下说道:“我等虽得逃回,仍归难免一死,不如杀了胡沙虎,再为计 较。”部兵将皆答应,一哄至胡沙虎私第,团团围住。胡沙虎欲越后垣而逃,无如 足疾未愈,不便扳登,坠落地上,伤股不能起。高琪赶来,一刀杀死,取首诣阙, 自请坐罪。金主珣反加抚慰,下诏暴胡沙虎罪,追夺官爵。命高琪为左副元帅、将 士们皆论功行赏。

蒙古兵已四出分略,连陷九十余郡,两河、山东数千里,尸骸遍地,村落为墟, 又进兵攻中都。铁木真遣人告金主道:“你国山东、河北皆为我有。你们所守不过 燕京,我不难一鼓荡平。但天既弱你,我不忍再加逼迫,可速行犒师,消我诸将的 怒气。我即回兵了。”金主珣,乃命右丞完颜承晖,出城议款。铁木真道:“你主 子有子女么?何不遣来侍我?”完颜承晖回报,金主只得将故主永济的少女假称公 主,献于铁木真,并将金帛童男女各五百,马三千匹犒师。铁木真乃率兵回去,出 居庸关,将所虏两河、山东少壮男妇,尽行杀死,奏凯而归。

金主珣惧蒙古再来,欲迁都汴京。左丞相徒单镒,再三谏阻,金主玠不从,徒 单镒忧愤而亡。金主乃命完颜承晖为都元帅,穆延尽忠为左丞,护太子守忠,留守 中都,自率六宫,启程赴汴。铁木真闻得金主徙汴,不禁怒道:“既已讲和,还要 迁都,这明明是疑我了,我岂肯为他所欺。”遂大阅军马,再举南下。

巧值金国金糺军作乱,戕杀主帅索温,另推卓达为帅,遣使至蒙古请降。铁木 真令降将明安等,出兵助卓达围攻燕京。

金主珣,得知燕京被围,忙召太子守忠赴汴。太子一去,燕人益惧!蒙古将木 华黎,又分兵辽西,攻金北京。守将银青,出战败回,为部将完颜昔烈等杀死,共 推寅答虎为帅。寅答虎见蒙古兵势甚盛,遂即迎降。辽西州郡,望风纳款,燕京危 急万分。留守都元帅完颜承晖,因穆延尽忠,久列戎行,尽将兵权付与,自己总揽 大纲,飞书向汴京乞援。金主珣命左监军永锡,左都监乌古伦庆寿,率兵数万,分 道往救。又命御史中丞李英,专主运饷,行省孛术鲁为后应。李英到了大名,终日 饮酒。蒙古兵前来劫粮,他还不曾知道,行抵霸州,途遇蒙古兵,把所有粮草,尽 行劫去。李英还醉眼模糊,似醒非醒,似睡非睡的坐在马上,口中连说好酒!好酒! 早被蒙古兵赶到马前,乱枪搠死。永锡、庆寿的两路人马,闻得粮已尽失,只得逃 回。燕京救援既绝,完颜承晖便约穆延尽忠誓死力守,尽忠语言支吾。

完颜承晖知道不妙,乃辞别家庙,修了遗表,付于尚书省令史师安石,赍赴汴 京,遂即仰药而死。尽忠见承晖已死,决计南还,携了家眷,行到通元门,有无数 留的燕京的妃嫔,求着带了逃走。尽忠诈言出城开路,再来携带同行。妃嫔放令出 城,他便带了家眷急急南奔。妃嫔们进退无路,被蒙古兵一拥而入,老年、丑陋的 尽作刀下之鬼,少年美貌的,全行掳去,任意奸淫。燕京既破,宫室焚毁,府库珍 宝搜刮净尽,金国祖示的神主,也取投溷厕。金人入汴京,掳掠宁朝的时候,也没 有到这样地步,这才是天理昭彰,报应不爽哩!金主珣得了完颜承晖的遗表,也没 旁的言语,但追赠承晖尚书令,晋爵广平郡王。

穆延尽忠,抛弃燕京的罪名,非但不问,反用为平章政事。蒙古兵势如破竹, 进攻潼关,急切攻打不下,便从嵩山小路,绕道汝州,直抵汴京。金主忙命花帽军 前去阻截,杀败了蒙古兵的前队,铁木真方才退回。

哪里知道,蒙古兵方退,山东又大乱起来了。原来自从杨安儿逃往山东,群盗 响应,势颇猖狂。这杨安儿自小无赖,以鬻卖马鞍为营生,所以人皆唤他为杨鞍儿, 他即以此为名,自称安儿。他还有个妹儿,名唤杨四娘子,善用双刀,勇悍无敌, 连安儿也杀她不过。因此,兄妹二人招募了许多无赖之徒,日夕攻掠,且结了一寨, 称为杨家堡。金行山东省事完颜霆,命人招抚安儿,授为防御使。蒙古兵攻燕京时, 金人令唐括合打为都统,安儿为副,往救燕京。安儿行至鸡鸣山,径自逃回,率众 劫掠州县,戕杀官吏。

其时恰有潍州北海人李全,本是农家子弟,生得蜂目蛇头,虎背狼腰,颇精骑 射,善使铁枪,运动如飞,人皆称之为李铁枪。聚集徒众,出没青、沂二州,部众 尽衣红衲袄,以为识别,因此又取名红袄贼。打家劫舍,放火杀人,十分厉害。各 村堡莫不畏惧。尽出牛酒往犒,期免抄掠。惟杨家堡恃着杨安儿兄妹,英雄无敌, 与李全各不相下。李全也闻得杨安儿之名,便与寻他决斗。安儿出战,势将不支, 幸得妹儿杨四娘舞动双刀前来替代。李全又与杨四娘决战,一男一女,战了一昼一 夜,两下不分胜负。安儿见李全与自己妹儿本事相同,竟是一对好夫妇,便命人通 知李全,愿以妹子嫁他为妻,两家言归于好。

李全也因杨四娘英雄了得,心内爱慕,便一口应承。即日宰牛杀马,大开筵宴, 便在杨家堡结为夫妇。安儿自与李全合并,声势更加浩大,居然夜郎自大,僭号称 王,改元天顺,称霸一方。

金将仆善安贞奉了金主之命,统花帽军来至山东,与行省事完颜霆会同征讨。 杨安儿奋力迎战,究系乌合之众,敌不来纪律之师,连遭败衄,航行入海,金人悬 赏购缉安儿、李全之首。舟人曲成,袭击安儿于舟中,安儿投水而亡。杨四娘仗着 勇猛,杀了数人,得脱性命。时李全已还青州,安儿党徒刘全等,收拾余众,权奉 四娘为主,号为姑姑,亟遣人往速李全回救。李全星夜奔归,与杨四娘合力再战, 又为金军所败,退入东海。金兵又剿平他盗刘二祖等,余盗如霍义、彭义斌、石圭、 夏全、葛德广、时青等,穷无所归,往来岛屿间以劫掠为生。

李全与杨四娘也四出掳掠,借此度日。宋知楚州应纯之,令镇江武锋卒沈铎, 定远民李先,招抚群盗,号称忠义军,分两路伐金。李全遂引五千人来归,副将高 忠皎,与他合兵攻克海州,因粮饷不济,退屯东海。既而李全又与其兄李福袭金, 克复莒、密、青诸州。应纯之奏称山东群盗,皆已归正,中原可复,请授李全官秩, 以励余众。有诏授李全为武翼大夫兼京东副总管。

金主珣,自迁汴京后,遣使报告宋朝,并督催岁币。宁宗令辅臣会议,廷臣主 张不一,有请绝金岁币的,有仍请和金的。

起居舍人真德秀,上疏请绝岁币,图自治。宁宗见了真德秀之疏,遂罢金岁币。 西夏主李安全殁,族子遵顼继立,致书宋廷,请夹攻金人,恢复土地,宁宗不答。 后又命使,贺金人正旦。

邢部侍郎刘钥,及太学诸生,上章谏阻,皆不报。未几,命真德秀为江东转运 使,德秀陛辞,上言五事:一、祖宗之耻不可忘。二、比邻之盗不可轻。三、幸安 之谋不可恃。四、导谀之言不可听。五、至公之论不可忽。

五事以下,又有十失,反复开陈,约有一二万言,宁宗不置可否,好似没有听 见一般。

到了嘉定十年,金主珣听了王安世之言,意欲南侵,遂用王安世为淮南招抚使。 术虎高琪也劝金主侵宋。金主即命乌古伦庆寿、完颜赛不,率兵渡淮,取光州中镇 渡,杀死榷场官盛允升。乌古伦庆寿,分兵犯樊城,围枣阳光化军。另遣完颜阿璘 入大散关攻西和、阶成诸州。宋廷得了警报,命京湖置制使赵方,江淮置制使李珏、 四川置制使董居谊,分头抵御,便宜行事。赵方,字彦直,衡山人,曾从张拭游, 通晓大义,淳熙中举进士第,授青阳县令。常对人说:“催科不优是催科中抚字; 罚无差是刑罚中教化。”因此政绩卓著,累迁至京湖置制使。

此时闻得金人入寇,亟召二了范、葵,说道:“朝廷忽战忽和,议论纷纭,莫 衷一是。今敌兵已出,我只有死战报国了。”遂率二子往襄阳,檄调统制扈再兴、 陈祥,钤辖孟宗政等,往援枣阳。分派军马,扼守要隘,以为犄角。扈再兴等方至 团山,已见金兵蚁附而来,势如风雨骤至。亟令陈祥、孟宗政率兵埋伏,自率兵迎 战,略略交锋,即便退却。金兵乘胜追杀,一声炮响,两路伏兵,分左右杀出,扈 再兴挥军回击。金人三面受敌,顿时溃乱。宋军奋勇追杀,直杀得金兵尸骸横藉, 血肉横飞。孟宗政乘胜而进,驰赴枣阳。围困枣阳的金兵,骸溃而退,孟宗政驰入 枣阳。

赵方接到捷报,心下大悦!即令宗政权知枣阳军。既而赵方部将王辛、刘世兴 又连败金人于光山随州之间,赵方遂请旨伐金,宁宗闻得连次获胜,也就胆大起来, 便下诏,诏谕中原官吏军民人等,各申议愤,合力讨金。这诏下后,两边备战日亟。 金完颜赛不,又率众十万,进攻枣阳。孟宗政约扈再兴为外应,修城掘壕,誓众守 御,与金兵相持三月之久,大小七十余战,无一次不胜。完颜赛不忿甚,依仗人马 众多,环壕筑垒,誓必攻下刺阳。宗政乘隙出击,垒不能成,又盛兵薄城。宗政随 机应变,城终不下。随州守许国,率兵来援,抵白水,鼓声相闻,宗政即统兵出战, 金人披靡,相率遁去。

金将完颜贇引步骑万人,西犯四川,破天水军,进大散关,入皂荚堡。利州统 制王逸,召集兵民,驱逐金兵,夺回大散关,追斩金统军完颜贇,进秦州,至赤谷 口。沔州都统制刘昌祖,命其退兵,竟至全部溃散。金人复合长安凤翔之兵,再攻 西和、成、阶诸州,进薄河池。兴元都统悬吴政,率兵驰御,杀退金人,尽复所失 之地。

金主璘闻得各路胜败无定,心下也觉追悔!更兼河北郡县,尽为蒙古所破,腹 背受敌,只得命开封府治中吕子羽为详问使,渡淮议和。行到中途,为宋人所拒, 只得折回。金主璘命仆散安贞为副元帅,辅助太子守绪南下;并命西路诸军会攻西 和、成、凤诸州,入黄牛堡,吴政阵亡。金兵入武休关,破兴元府,陷大安军,直 下洋州。沿途州县,望风而溃,董居谊也随众逃走。都统张威,令部将石宣等,至 大安军,截击金兵。

未知胜败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代宫闱史 作者:许慕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