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宫闱史》第096回 嗣汗位改革制度 拘行人结怨邻邦


却说丁大全参劾董槐,理宗尚未批答。大全仗着阎贵妃的内援,竟用台檄,调 兵百余名,逼胁董槐入大理寺。董槐徐步而往,果然有内批发出,罢董槐相职。临 安士大夫,见了丁大全强行至此,人心共愤!三学生交章诤谏。理宗始授董槐观文 殿大学士、提举洞霄宫。太学生陈宜中、黄镛、林则祖、曾唯、叶黻、陈宗六人, 联名上书,攻击丁大全。大全暗嗾御史吴衍劾陈宜中等妄言乱政,遂将六人削籍, 编管远州。大全恐太学生再行攻击,奏请立碑太学,禁止诸生妄议朝政,当时称陈 宜中等为六君子。

理宗罢了董槐,任程元凤为右丞相。元凤谨饬有余,风厉不足,变成了妇寺专 横,戚幸交通的世界。未几,又命丁大全签书枢密院事,马天骥同签书院事。天骥 也因阎贵妃引援而进,朝门外面,忽发现匿名揭贴,上面大书八字道:“阎马丁当, 国势将亡。”大全见了,毫不介意。理宗还是一味糊涂,到了宝祐五年,且进贾似 道知枢密院事,程元凤又自请罢职,遂以丁大全为右丞相兼枢密使。丁、贾两人并 掌朝权,宋室哪里还能保呢?

那蒙古主蒙哥,又因前行人月里麻思被宋朝拘住,禁锢而死,要兴兵报仇,决 计自行南下。命少弟阿里不哥留守和林,当下分兵三路,诸王莫哥,由洋州趋米仓 ;万户李里又由潼关趋沔州。蒙哥亲统率大军,由陇州趋散关。又命忽必烈率兵攻 鄂,召回兀良台合西征之兵,往应忽必烈,东西并进,宋廷大震。四川制置使蒲择 之,闻报蒙古入寇,急令安抚使刘整等,出据遂宁江箭滩渡,断敌东路。蒙古将纽 璘既至,见宋军已截住渡口,挥兵大战,自晨至暮。刘整等抵敌不住,只得败退。

纽磷长驱而入,直抵成都,蒲择之又令杨大渊等守剑门与灵泉山,亲自引兵至 成都城下。谁知纽璘径袭灵泉山,大败杨大渊军,进围云顶山城,扼断蒲择之归路。 择之军饷匮乏,顿时溃散。成都及彭、汉、怀、绵等州尽陷。威茂诸蕃,又降了蒙 古。

蒙哥汗闻知前军得利,即渡嘉陵江,率兵继进,行抵白水,命帅总汪德臣,造 浮梁继师,进薄苦竹隘。守将杨立、张实皆被杀,直捣长宁山,守将王佐、徐听又 相继败亡,鹅顶堡不战而降,青居、大良、运山、石泉、龙州等处皆望风纳款。宋 廷连得警报,忙遣京湖制置使马光祖,移司峡州,六郡镇抚使向士璧,移司绍庆, 两军会合,共击蒙古兵,战于房州,杀败了蒙古兵。蒙哥汗乃转趋阆州,宋将杨大 渊,从灵泉山败退至此,闻敌兵又来,急整军守城。蒙哥汁督兵猛攻,炮石齐上, 泥堞横飞。杨大渊见不能守,开门出降。蒙哥汗进取合州,先命降人晋国宝招谕守 将王坚。王坚将他呵叱而出,已行至峡口。王坚又令人把他捉回,牵到讲武场,责 他不忠不孝,枭首示众,涕泣誓师,登城死守。蒙哥汗亲自引兵攻城,王坚乘其初 来,率兵出战,将士舍命奋斗。蒙古兵大败,退至五十里外安营。

王坚收兵入城,仍复坚守。

宋廷调回蒲择之,命吕文德往代其任。文德领兵救蜀,攻破涪江浮桥,转战至 重庆,引艨艟千余艘,溯陵江上渡。蒙古将史天泽,兵为两翼,顺流冲击。文德兵 处逆流,不能抵挡,被蒙古夺去艨艟百余,败退而回。蒙哥汗得了捷报,便会集各 军并力攻取合州。幸王坚守御得法,相持数月,竟不能下。又值军中大疫流行,兵 士十病六七,蒙哥汗不胜恼恨!前锋将汪德臣,募集壮士,夜登外城。王坚挥兵堵 截,战了一夜,杀伤相当。汪德臣单骑至城下,高呼王坚快快出降,我当活汝。语 音未毕,巨石飞来,汪德臣连忙躲闪,击中右肩,大叫落马,兵士慌忙救回,竟至 伤重身亡。蒙哥汗因良将身死,心内郁闷!

又值秋雨连绵,兵士困顿,不能进攻。蒙古汗抑抑成疾,遂登合州城外的钓鱼 山养病,竟至病殂。诸王大臣以二驴载尸,用绘槽掩蔽,拥护北去,合州始得解围。 王坚报告临安,擢为宁远军节度使。王坚乃缮城修壕,防敌再至。

那蒙古诸王大臣,拥护蒙哥汗之尸回国,尊为宪宗,遂即治丧颁讣。忽必烈正 在悉锐渡江,自率兵进大胜关,命张柔进虎头关,分道而入,所至残破。兀良合也 引兵下横山,入宾州、、象州,陷静江府,破辰沅,直薄潭州。又有李全之子李璮, 也奉了蒙古之命,攻入海州涟水军,京湖江淮告急文书,雪片飞来,宋廷还改元开 庆,专靠贾似道一人为长城,命为京湖南北四川宣抚大使,兼督江西两广两淮军马。 那贾似道奉命之后,只是躲躲闪闪不敢前进。忽必烈早已瞧破他是个无用之人,正 要挥军大进,忽然凶讣南来,召他北返。

忽必烈如何肯抛弃了机会,遽然北去,便对诸将道:“我奉命而来,安可无功 而退。”遂登香炉山,俯瞰大江。见大江之北有武湖,武湖之东有阳逻堡,南岸便 是浒黄洲,宋军以大舟济师,军容甚盛。忽必烈欷欺叹道:“北人乘马,南人使船, 此言果然不错!”正在说着,身旁跃出一将道:“长江大险,宋人恃此立国,非破 他一阵,不足扬威,末将愿去一试。”忽必烈看时,乃是董文炳,点首许之。文炳 从山上疾趋而下,命其弟文忠,率领敢死之士数百名,驾了战舰,鼓棹渡江。文炳 自引马军,沿岸往战。水陆两路人马,杀得宋军抱头鼠窜,逃得无影无踪,一刹那 倾,两岸已是肃清。忽必烈亲自率兵接应,董文炳之军早已渡江。次日全师皆济, 进围鄂州,分兵破临江,转入端州。

右丞相丁大全,平日隐匿军报,不使上闻;此时蒙兵渡江人人皆知,无从隐匿, 只得申奏军情,并乞休致。理宗遂罢大全为观文殿大学士判镇江府。中书舍人洪芹 缴、御史朱貔孙、饶虎臣等,文章纠劾,理宗始命大全致仕,召吴潜为左丞相兼枢 密使,并出大内银币,犒赏军士,又将右丞相一职与贾似道,命他进军汉阳,为鄂 声州外援。内侍董宋臣,因边报紧急,竟请理宗迁都四明。军器太监何子举,密报 吴潜道:“车驾一出,都中百万生灵,何所依赖。”吴潜连忙入阻,朱貔、孙亦上 疏力谏。理宗还在迟疑,后经谢后坚请留跸,以安人心,方将迁都一事搁置不提。 蒙古兵围鄂州。副都统张胜,望援不至,不得已使敌兵道:“这城已为你们所有, 但子女玉帛,尽在将台,何不往取呢?”蒙古兵信以为真,遂焚城外居民,移师而 去。

恰值襄阳统制高达引兵来救。贾似道也驻军汉阳,遥作声援。张胜又严修守备, 蒙古将苫彻拔都儿复进兵攻城,并遣人入城,责张胜背约。张胜杀其来使,率兵往 袭敌营。苫彻拔都儿早已防备,竟将张胜围住,左冲右突,不能出围,张胜拔剑自 刎而亡。幸得吕文德、向士壁、曹世雄等,皆率重兵,相继来援请贾似道出马督战, 似道见各军大集,也就开放子胆前来。

高达自恃武勇,常常轻视似道,每每对人说道他只知饮酒赌博,懂得什么军情, 也要来督视军马么?因此遇到开营出战,必须似道亲自慰谕,善言相恳方才出兵, 否则必使部下哗噪军门。

吕文德谄事似道,每使人呵叱道:“宣抚在此,你们不得乱哗。”似道因此恨 高德吕。还有曹世雄、向士璧,也瞧不起似道,一切令行进止,都不关白。似道心 中也深恨二人,正在与敌军相拒,忽有朝旨到来,命似道移师黄州。只因蒙古将兀 良合台进攻潭州,江西大震,御史饶应予上言,鄂州已集重兵,可以无虞,当令似 道改防,黄州在鄂州下流,正当两湖及江西要冲,敌兵倘若渡江出湖,黄州很危险。

左丞相吴潜深然其言,故有此命。似道亦知北去十分危殆,但已奉朝命,不得 不去。统制孙虎臣,带了精骑七百护送似道,行抵苹草坪侦骑飞奔来报道:“北兵 将到了。”似道闻报,吓得面如土色,浑身发抖,口中连连说道:“这遭没命了! 这遭没命了!”孙虎臣倒还有些胆量,便安慰他道:“使相不必害怕,待末将去抵 挡一阵,再作计较。”似道战战兢兢的道:“我兵只有七百骑,如何能够抵敌?” 孙虎臣见他吓到如此地步,料知他不能督战,只得说道:“使相且暂退一程,待末 将领兵前去罢。”似道抖着道:“你你你要小心了!”虎臣应声而去。似道匆匆的 奔回数里,择一隐僻之地,藏匿了身体,还一面筛糠似的抖着,一面说道:“死了! 死了!可惜死得不明白!”一直等到日已过午,还不见孙虎臣的消息,只道虎臣已 是没命,更加着急!好容易挨到天色已竟黑暗,方敢探出头来,向外张望。适有两 个骑兵飞驰而至,见了似道道:“使相原来在此,好容易找寻到了,孙统制已经获 胜,捉了一员敌将,先赴黄州,请使相入城。”似道闻言,转忧为喜!夤夜赶到了 城中。

到了次日,似道摆出威风鼓吹升座,命孙虎臣带了捉住的一员敌将前来询问, 方知北兵乃是游骑,并无大队人马,捉住的将士名叫储再兴,原是守将降蒙古的。 似道传令将储再兴斩首,并奖谕了孙虎臣几句。不到两日,潭州、鄂州的警耗接连 传来,似道一无摆布,心内不胜惶恐!没奈何想了一条最下的计策,阴遣心腹宋京 往蒙古营中,自愿称臣纳币,悬请退兵。

忽必烈不允。宋京回报,似道正在着急,合州守将王坚,令部将阮思聪兼程来 鄂,报告蒙古主已殁,北军必退,可设计截他归路。贾似道闻报,还是不肯相信, 仍遣宋京往蒙古军前请和。

忽必烈还坚持不许,部下郝经,暗中进言道:“现在遭了大丧,国家无主,宗 族诸王,尽生觊觎之心。若不先发制人,据有大位,恐大王腹背受敌,大事去了。 何不许宋议和,速行北返,另遣一军,迎先帝灵舆,收皇帝玺,召集诸臣发丧,议 定嗣位问题,那时天位有归,岂不甚善么?”忽必烈恍然大悟,遂与宋京定议,纳 江北地,每岁奉银绢各二十万,连夜撤兵北去,且檄兀良合台,解潭州围,令偏将 张杰、阎旺于新生矶,赶筑浮桥,渡兀良合台,回军北上。兀良合台奉檄,退兵至 湖北,从新生矶渡了过去,还有殿卒未曾过渡。忽有宋军杀来,蒙古兵无心恋战, 被宋军杀死一百多人,毁去浮桥。

这支宋军从何而来呢?因刘整献计于贾似道,令夏贵截敌归路,却又迟了一步, 只杀得百余名殿卒,回来报告似道,竟想入非非,把称臣纳币的和议隐匿起来,反 报称诸路大捷,鄂州解围,江汉肃清,宗社危而复安,实为万世无疆之幸福!理宗 得报大喜!因贾似道有再造之功,诏令班师,似道将抵临安,又命百官效劳,似道 入见,再三奖谕,进封少师,加爵魏国公。

吕文德功列第一,授检我少傅。高达授江宁军承宣使,刘整知泸州兼潼州安抚 副史。夏贵知淮安州兼京东招抚使,孙虎臣为和州防御使,范文虎为黄州、武定诸 军都统制。向士璧、曹世雄等亦各加官秩。

贾似道捏报欺君,得操国柄,第一件事情,便要从事报复。

常对左右说道:“前日移师黄州,其议出自吴潜,令我受惊不小。幸亏福大, 未遭不测,此仇不可不报。”因此日夜伺隙,排挤吴潜。恰值理宗因皇子缉早年夭 逝,后宫未有生育,乃以母弟与芮子孜入宫,立为皇子,赐名衽,封为永嘉郡王, 后又进封忠王。至鄂州解围,理宗接连改元,出兵时改元开庆,回兵时又改元景定, 在贺捷的时候,又要立忠王程为皇太子,吴潜密奏道:“臣无弥远之才,忠王无陛 下之福。”这两句话,理宗听了,很是不快!似道即乘机入陈立储大计,暗令侍御 史沈炎劾潜道:“册立忠王,足慰众望;吴潜独倡异议,居心殆不可问。”理宗遂 罢潜相位,似道竟得专政,仍令台官交章论劾吴潜,窜谪循州。

似道还放他不过,遥令武将刘宗申监守,伺隙将他毒死。

吴潜早已防备,凿井于卧榻下面,自行汲水,无从下毒。刘宗申难以复命,遂 托词开筵,邀请吴潜赴席。潜再三辞却,不肯前任。刘宗申乃移庖吴潜寓内,强令 饮酒,吴潜不能再却。席散以后,刘宗申辞去,吴潜便觉腹内绞痛,长叹道:“我 已中毒,性命不保了!但我无罪而死,天必怜我,试看风雷交作,便是上感天心了。” 这夜吴潜暴亡,果然风雷大作,竟如所言。

吴潜,字毅夫,宁国人,歹怀忠悃,两次入相,皆未久任。至是受毒而死,人 皆为之扼腕。

贾似道又恐难逃公议,便归罪刘宗申,将他罢职,且准吴潜归毙,以杜人口。 似道又申请理宗建立皇储,遂于景定元年六月,立忠王禥为皇太子。太子禥,生母 黄氏,湖州德清人,与贾似道母胡氏原系同邑。两人系出寒微,皆生贵子,黄氏以 媵妾入荣王与芮邸,与芮见她面如梨花,姣美可爱,遂令侍寝,竟生忠王禥,黄氏 遂封为隆国夫人。

贾似道母胡氏,本民家归,偶在河畔浣衣。贾涉渡河,见了胡氏,不觉心动。 胡氏也瞧着贾涉眉目含情。贾涉便随胡氏至家,问其夫何在?胡氏答称未归。两下 互相调谑,胡氏半推半就,任凭贾涉拥抱入房,成就好事,春风一度,即便怀孕。

等到胡氏之夫归家,贾涉还没有去,便出重价将胡氏买归,生下一子,便是贾 似道了。后来胡氏又以色衰被黜,嫁为民人之妻。似道年以长成,方才觅得胡氏, 归家赡养。胡氏因似道少年无赖,日事饮博不务正业,深以为忧!有姻戚徐谓礼, 常至其家,自夸精于相法,阅人多奇中,百不失一。胡氏遂问:“似道之相何好? 现在这般荒唐,日后可有收成?”徐谓礼道:“夫人不用忧虎!将来可为小郡太守。”

又有一日,贾似道跣足而卧,适有善于相法之人前来,见了似道双足,再三嗟 叹!胡氏问他何故嗟叹?那人道:“令郎贵极人臣,惜两足心深陷,名为猴形,恐 日后不免有万里之行,因此叹惜!”胡氏闻言,惟恐似道堕落家声,严加管束。似 道甚惧其母。后人有诗咏此事道:当年富贵付猴形,饮博场中几醉醒;相法若应为 太守,可无万里叹伶仃。

及至景定年间,似道贵显,胡氏已受封秦齐两国夫人,出入禁中。忠王母隆国 夫人,因其为自己同乡,十分亲呢,常与她同坐并起,恩礼颇隆,当时以一邑出两 个贵妇人,诧为奇事!

闲话休提,言归正传。

且说忽必烈引兵北还,行抵开平,诸王莫哥合丹等,皆愿推戴忽必烈为大汗, 忽必烈佯不敢受。旭兀烈亦遣使,自西域来劝进。忽必烈遂允所请,不待开库里尔 泰大会,遂即自立为大汗,于宋理宗景定元年,建号为中统元年,命刘秉忠、许衡 改定官制,立中书省总理政事,设枢密院执掌军务,置御史台管理黜陟,又建寺、 监、院、司、卫府等种种名称。外官有行省、行台、宣抚廉访各官。牧民有路有府, 有州有县,一代制度完全创立。正在改革之际,忽报阿里不哥称帝于和林。忽必烈 命廉希宪等,率兵讨平之,任贤用能,国内大治。忽必烈又命郝经为国信使,至宋 通好,并告即位,且促践前日和约。郝经原任翰林学士,并非行人,因为中书平章 政事王文统所忌,故令为使。暗中又嗾李畤,潜师侵宋,阴图陷害。

贾似道正命门客寥茔中等,撰《福华录》,称颂自己功德,忽接宿州报告,北 使郝经南下,请求入国日期。似道恐郝经入朝,前日议和之事必然败露,忙飞使止 住郝经,不令入境。郝经又致书三省枢密院,欲指日入都。贾似道便把他拘了起来, 那蒙古如何肯依呢?

未知又要怎样动兵戈,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代宫闱史 作者:许慕羲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