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宫闱史》第099回 文天祥倡议浮海 谢太后举国降虏


却说伯颜引了大军,势如破竹,直趋临安。宋廷闻报,召群臣会议,束手无策, 大众皆请贾师相督师退敌。似道至此,也无法推诿,只好应允。遂下诏命似道都督 诸路军马,开府临安,用黄万石等参赞军机,所辞官属,均得先命后奏。在封摏库 中,拨金十万两,银五十万两,关子一千万贯,充都督府公用。王侯邸第皆令捐助 军饷,并核僧道租税,收来作饷,一面诏天下勤王,其时已是咸淳十年的暮冬时候, 似道在葛岭私第与妻妾们围炉守岁,还是花团锦簇,珠围翠绕,十分快乐!

次日为帝屈即位第一个元旦,改元德祐. 宫廷里面,仍是循例庆贺。到了晚间, 即有惊报前来,元兵已入黄州,沿江制置使陈奕出降,元令为沿江都督。其子岩, 守江东州,也随父投降。知蕲州管景模,又遣人往迎元兵。似道闻报,方才有些着 急!忙召吕师夔为参赞都督府军事。师夔不肯受命,与江州钱真孙,迎降元兵,伯 颜命师夔知江州。师夔于庾楼,特设盛筵,宴请伯颜,且献宗室女两人侑酒。伯颜 至,见有二美人侍宴,不禁怒道:“我奉天子之命,兴仁义之师,问罪宋朝。你怎 么用女色蛊惑我呢?”说罢,饮酒一杯,径自跨马而去。师夔甚觉惭愧!暗中连呼 晦气。

贾似道在临安闻得吕师夔又复降敌,急得不知所措,忽报刘整病死,似道大喜 道:“刘整既死,敌失向导,此天助我成功也。”遂上表出师,抽诸路精兵十三万 人从行,金帛辎重,不可胜计,皆装载船中,舳舻相衔,一百余里。到了芜湖,遣 人通问吕师夔,请调停和议,师夔不答。夏贵引兵来会,于袖中出一书,指示似道 道:“宋历只有三百二十年。”似道也不开口,低头叹了一声,心知夏贵也不可恃, 即起用汪立信为江淮招讨使,令就建康募兵。

立信闻命,即日启行,至芜湖与似道相见。似道抚立信之背道:“当日不用公 言,以致如此,今将若何措置?”立信道:“现在更有何策,寇已深入,江南无一 寸干净土,立信此来,不过要寻一片赵家土地,拼却一死,死要死得分明,始不失 为赵家臣子。”似道甚为怀愧。勉强对答了几句话,立信告别而去。似道又令宋京 至元军,请称臣奉币,如开庆原约。伯颜答书道:“我军未渡江时,尚可议和入贡, 今沿江州郡,皆为我有,还有什么和议可言,必欲求和,请自来面议。”

似道得书,正急得无可奈何。忽报元兵又进陷池州,知州王起宗遁去,通判赵 卯发全家死节。似道只得简选精锐七万余人,尽属孙虎臣,令截击元兵。又令夏贵 率战舰二千五百艘,相继而进;自率后军驻于鲁港,作为后应。虎臣军中,携一爱 妾,时刻不离,至是亦令乘舟随行。刚至池州下流丁家洲,遥见敌兵,即列舟对垒。 伯颜用大炮轰击中军,弹火喷射,所至披靡,虎臣大为惊惶!阿术复率划船数千, 乘风直进,呼声震天地。宋军先锋姜才,正在拼命死战,虎臣心惊胆战,忽然跳至 姜才船上,部众顿时哗噪道:“步帅逃走了。”全军大乱。

夏贵因虎臣新进,权出己上,已是袖手观望,此时不战而溃,自乘小舟,掠似 道坐船而过,大呼道:“彼众我寡,势不可挡,师相速自为计。”似道大惧!忙鸣 金收军,舳舻播荡,忽分忽合。阿术乘机横扫,伯颜指挥步骑夹岸助攻。宋军不死 于刀剑之下,即死于江水之中,江水为之尽赤,所有军资器械,一概为元兵掠去。 似道奔至珠金沙,夜召夏贵等议事,孙虎臣也逃了来,顿足大哭道:“我军无一人 用兵,如何是好?”夏贵冷笑道:“我从前与他血战,倒也有几次了。”似道便问 为今之计,如何才好?夏贵道:“诸军胆落,不堪再战,惟有速入扬州,招集溃兵, 迎驾海上,我当死守淮西。”言毕,解舟自去。似道与虎臣,单舸奔往扬州。

次日,见溃卒蔽江而似道令队日登岸,扬旗招集,皆不见应,甚至有出言谩骂 的,似道无法可施。镇江、宁国、隆兴、江阴的守将,均弃城而去。太平、和州无 为军又相继降元。饶州被陷,知州事唐震,合家殉难。前宰相江万里,自投水中, 其子镐等,亦依次投入,积尸如叠,似道上书请迁都,太皇太后不许。殿帅韩震, 复以为请,乃下宰臣集议。左丞相李爚主张固守,为韩震等反对,遂遁去。后经三 学生上书谏阻,因即罢议。再诏令各路勤王,先是勤王诏下,诸将皆观望不前,只 有李庭芝遣兵入援,此时又来了个张世杰。参政陈宜中,疑世杰由元军来归,将其 部下尽行易去,另调新军,归世杰统带。

江西提刑文天祥、湖南提刑李芾,亦引兵入卫。但是大局已坏,虽有一二忠义 之士,奋身为国,也无可挽回了。右宰相章监,托故径去,进陈宜中知枢密院事。

伯颜进兵建康,汪立信自别似道,向建康进发,见守兵皆溃,四面都是北兵, 遂折回高邮,意欲控引江汉,作为后图。

闻得似道师溃,江汉州郡,望风出降,不禁长叹道:“我今日犹得死在宋土了。” 乃致酒与宾僚诀别,自作表报谢三宫,并与从子书,嘱以后事。夜半起步庭中,慷 慨悲歌,握拳击案,以致失声三日,扼吭而死。伯颜至建康,立信爱将金明,携立 信家人走避,有以立信三策,陈告伯颜,请戮其妻孥。遂访求立信家属,衄以金帛。

伯颜既入建康,又遣兵四出,收降了广德军。似道穷迫无计,只得缴还都督印, 陈宜中问堂吏翁应龙,似道现在何处?

应龙回称不知。宜中疑其已死,上疏乞诛似道。太皇太后谢氏道:“似道历事 三朝,不忍以一朝失算,即置典刑。”乃诏免似道平章都督,授为醴泉观使,凡从 前所行诸弊政,一概罢除,将公田给还田主,令率租户为兵,放还贬谪诸人,并复 吴潜向士璧等官阶,刺配翁应龙于吉阳军,贬廖莹中、王庭、刘良贵、陈伯大、董 朴等官。

未几,三学生及台谏侍臣,又交章请诛似道,太皇太后还不肯从,似道又上疏 乞保全,且言为夏贵、孙虎臣所误。有诏令李庭芝资遣似道归越,守丧终制,似道 还留在扬州,不肯归去。王爚又上疏论似道,既不死忠,又不死孝,乞严加谴责, 颁诏诘责,似道始返绍兴。绍兴守臣闭门不纳,王爚又入陈太皇太后道:“本朝权 臣稔祸,从无如似道这样厉害的。措绅草茅,迭经弹劾,陛下皆不允行,如此不恤 人言,将何以谢天下。”太皇太后始道降似道三官,居住婺州。婺州人民,闻似道 到来,争作露布,驱逐出境,不准逗留。监察御史孙嵘叟等,又上言罪重罚轻,乃 流窜至建宁府。国子司业方应发。中书舍人王应麟,请授诸四裔,以御魑魅,且请 重惩奸党,以申国法。

又下诏斩翁应龙,籍其家产。廖莹中等除名,窜逐岭南,谪似道为高州团练使, 安置循州,籍产没官,荣王与芮此时晋封福王,深恨似道,募人为监押官,欲与途 中除之。会稽县尉郑虎臣,自请于福王与芮,愿充监押官。

你道郑虎臣为何自愿请行呢?原来虎臣之父为似道所陷,刺配远方。虎臣久欲 报仇,遇到这个机会,所以请行。遂去押解似道启行。似道正寓居建宁府开元寺内, 还有侍妾数十人。

虎臣命将侍妾逐去,即促似道长行,命舆夫撤去舆盖,曝行秋日中,且编唱杭 州俚歌,教舆夫高声歌唱,屡呼似道姓名以辱之。一日,行抵一古寺,壁上有吴潜 南行时所题诗句,虎臣故意指着问道:“贾团练,吴丞相何以至此?”似道怀惭不 能回答。未几,舍舟登陆,行次剑州黯淡滩,虎臣又令似道观水道:“此水甚清, 可以就死。”似道道:“朝廷并未有诏令我就死。”到了漳州木棉巷,虎臣道: “我为天下除奸贼,虽死无恨。”遂于似道登厕时,拉其胸,折骨而死。似道既死, 漳州守经纪其丧,讲富民所蓄油杉以之为棺,初时签书枢密院事林存儒,为似道所 倾,南窜至漳州而死。林氏子孙闻得油杉甚佳,欲制棺以为殓,后因价值过巨,无 力购置,忿然对富民道:“你可好好收藏,留于贾丞相自用。”此时竟用此杉,以 殓似道,也可谓奇事了。后人有诗咏似道道:南荒一逐使人愁,林氏油杉早见收; 迁客墨痕萧寺壁,相逢生怕唱杭州。

先是似道当国,尝梦金紫人引一客至,对他说道:“此人姓郑,能制公命。” 其时内侍郑师望宠幸用事,似道疑及师道,因借他事,勒令外窜,岂知死于郑虎臣 之手。又有临安梢人,泊舟苏堤,方当盛暑,卧于舟尾,中夜不寐,忽见三人长不 满尺,聚坐沙州,一人说道:“张公到了,将奈何?”一人道:“贾平章非仁者, 决不相恕。”又一人涕泣道:“我固无生望了,你们还可以见他败亡。”三人对泣 逾时,入水而没。次日,渔人张公,获一鳖,径逾二尺,纳之葛岭私第,似道烹而 食之,未及三年,似道即败。当似道极盛之际,尝发愿斋云水千人,施斋数日,其 额已足,最后有一道士,衣衫褴缕,踵门求斋。

主其事者,以千人之数已足,不肯放入。道士坚求不已,不得已在门房施与一 斋。道人食罢,复其钵于案上而去。众人尽力移钵,分毫不动,大为诧怪!启于似 道,尚不相信,亲往观看,举手揭之,随腕而起。内有诗二句道:得好休时便好休, 收花结子在漳州。

似道见了,方知真仙降临,深悔当面错过,未能详问休咎。

惟这两句诗经门客等多方猜测,终不能解。后来似道死于漳州木绵庵,始知此 两句,实预示似道身死之地,可见世事,皆有定数。似道死后,宋廷以王爚平章国 事,陈宜中、留梦炎为左右丞相兼枢密使,都督诸路军马。宜中在太学时,曾与黄 镛等纠劾丁大全,编管远州,当时曾为六君子。后来大全被斥,宜中释回,夤缘似 道,得居显职。及似道芜湖战败,逃居扬州,宜中疑其已死,故奏请惩似道罪;此 时又因郑虎臣擅杀似道,捕之下狱,置于死地,复请许似道归葬,赐还田庐。太皇 太后只道他存心忠厚,事事依从,哪知他竟是似道一党呢?宋廷又命张世杰,总都 督府诸军,分道拒元。无如元兵日逼近,临安一日数惊,同知密院事曾渊子等数十 人,竟相率遁去。签书枢密院文及翁,同签书院事倪普,故意令台官劾论自己过恶, 章未及上,已迫不及待,出关潜逃,相继而遁者,日有数起。太皇太后闻知,特下 手诏,戒饬群臣道:我朝三百余年,待士大夫以礼,吾与嗣君,遭家多难,尔大小 臣工,未尝有出一言以救国者,内而庶僚,畔官离次,外而守令,委印弃城,耳目 之司,既不能为吾纠击,二三执政,不能倡率群工,方且表里合谋,接踵宵遁,平 时读圣贤书,自许谓何?乃于此时,作此举措,生何面目对人,死亦何以见先帝。 天命未改,国法尚存,其在朝文武官,并转二资,其畔官而遁者,令御史台觉察以 闻,量加惩谴。

手诏虽下,朝内百官,潜逃的尚日有所闻。最可笑的是边廷守将,时势危急至 此,他们还擅杀元朝使臣。元礼部侍郎廉希贤、工部侍郎严忠范,赍奉国书赴宋, 行至独松关,守将张濡,令部兵袭杀忠范,执了希贤,送往临安。希贤受创,死于 道中。宋廷知道惹祸,忙遣使往告元军,戕使之事,实系边将所为,朝廷并不知道, 当依法加诛,乞贵国修好罢兵。伯颜又令议事官张羽,偕宋使回临安,道出乎江, 又为宋将杀死,伯颜愈加发怒!遣兵四出,收降常州,攻入岳州,陷了江陵。京湖 宜抚使朱祀孙,副使高达,均降于元。元将阿里海涯,命祀孙移檄部属,谕令授诚。 于是湖北州郡,相继出降,荆南已为元有,伯颜无西顾之忧,安心东下,直至真州, 先遣弁目李虎,携书扬州谕降。

制置使李庭芝,斩使毁书,令统制姜才出战。姜才胜敌于三里沟。宋将刘师勇, 又收复常州,兵威稍振。张世杰召刘师勇、孙虎臣等大集舟师,为扬州声援,又为 元兵所败,廷臣复发生意见。先是平章王爚上言。陈、留二相,宜出一人督师吴门, 为陈宜中所阻。至是因世杰兵败,愤而求去,太皇太后不许。京学生刘九皋,又上 言陈宜中误国,不亚于贾似道疏入不报。宜中悻悻而去,太皇太后自作手书,命宜 中母杨氏,促其速来。宜中乃请以祠官入侍,进拜醴泉观使,以文天祥和平江府, 李芾知潭州。文天祥上疏请建四镇,留梦炎、陈宜中以为迂阔难行,置之不答。天 祥叹息而去。

伯颜分兵三路,水陆并进,期会临安,常州复陷,江西诸州郡尽失。元兵至独 松关,守将张濡遁去,元兵长驱入关。宋廷大惧!促文天祥入卫,天祥与张世杰计 议,以为淮东坚壁,闽广全地,若与敌血战万一得捷,命淮师截敌后路,国事尚可 有为。世杰深然其计,入奏朝廷,陈宜中谓王师务宜慎重,又不允行,左丞相留梦 炎,不告而去,宜中没有他法,只有求和一策,命工部侍郎柳岳,至元军通好。柳 岳见了伯颜说道:“嗣君冲幼,尚在衰经,古礼不伐丧,贵国为何兴师。况前此背 盟,悉出贾似道一人,今似道伏诛,贵国亦可恕罪了。”伯颜道:“汝国戮我行人, 所以兴师问罪。从前钱氏纳士,李氏出降,皆是汝国旧例。况汝国得于小儿,失于 小儿,天道好还,何必多言。”柳岳无言可对,只得退回。宜中又令宗正少卿陆秀 夫、兵部侍郎吕师孟与柳岳再往元军,情愿称侄,或称孙乞和,伯颜仍旧不许。秀 夫等还报,宜中又奏准太皇太后,奉表求封为小国,再遣柳岳奉表,前往元军,行 抵高邮稽家庄,为土民所杀。

元兵逐步进逼,好容易过了残年,已是德祐二年了。忽接湖南警报,潭州已失, 湖南镇抚大使兼知州事李芾死节,临安戒备益严,讹言益甚,百官又相率逃去。一 日,帝显临朝,文班只得六人。未几,嘉兴府又降于元,安吉州又复输款。太皇太 后泣道:“苟存社稷,称臣亦不足惜。”乃命监察御史刘岜赴元军奉表称臣,上元 主尊号,岁贡银绢二十五万,乞存境土,聊奉宗社。伯颜不允,必欲宋君臣出降。 刘岜还报,太皇太后召群臣会议。文天祥请命吉王、信王出镇闽广,徐图恢复。乃 封吉王是为益王,出判福州,信王昺为广王,出判泉州。次日,伯颜兵抵皋亭山, 前锋直至临安府北新关,文天祥、张世杰请三宫入海。陈宜中以为危,竟劝太皇太 后,遣临察御史杨应奎,赍传国玺及降表,往元军请降。其降表道:宋国主臣显谨, 百拜奉表言。臣眇然幼冲,遭家多难,权奸贾似道,背盟误国,至劳兴师问罪。臣 非不能迁避以求苟全,只以天命有归,臣将焉往,谨奉太皇太后命,削去帝号,以 两浙、福建、江东西、湖南、二广、四川、两淮、现存州郡,悉上圣朝,为宗社生 灵祈哀请死,伏望圣慈垂念,不忍三百余年宗社,遽至陨绝,由赐存全,则赵氏子 孙,世世有赖,不敢弭忘。

伯颜收下玺表,命首相陈宜中出议降事。谁知宜中,竟于夜遁去。张世杰、刘 师勇等因不战即降,愤恨入海。师勇忧恚成疾,纵酒而死。太皇太后以文天祥为右 丞相,兴左丞相与坚,往元军议降。文天祥辞职不拜,径与吴坚赴元营,见了伯颜, 即进言道:“北朝若以宋为与国,请退兵平江或嘉兴,然后议岁币及金帛犒师,北 朝得全师而回,最为上策;若必欲毁宋社稷,恐淮、浙、闽、广尚多未下,兵连祸 结,胜负难料,请执事详察。”伯颜因其语言不逊,将天祥留于军中,令吴坚回去。

当即改临安为两浙大都督府,令忙兀台及范文虎入城治事,又命张惠等入封府 库。太皇太后尚命贾余庆为右丞相,与左丞相吴坚,签书枢密院事家铉翁等,充祈 请使如元,先至伯颜军。

未知伯颜肯不灭宋之宗社否?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代宫闱史 作者:许慕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