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匡胤》第07章 外甥打舅舅


饥肠辘辘的赵匡胤为了几只桃子,与一个黄脸婆娘大打出手,直打得她披头散发,放声大哭;饱餐了一顿狗肉之后,又痛打了一个山大王。万万没料到,这两个人竟然是他的舅母和舅父。

赵匡胤怒气冲冲离开小杨庄。他知道距离和大哥三弟约定的出关之地,已经很远了。现在到哪里去?做为一个无家可归、浪荡天涯的人来说,当然也无所谓东南西北。不过,要想有一番作为,还是到关西才好。那里天高皇帝远,那里是英雄好汉集结的地方,那里英雄有用武之地。尤其是大哥三弟已经在那里等候自己了。于是,他撒开双腿,奔向西南大道而去。

一天,偶然错过了镇店,他不得不摸黑赶路。他想,白天在各城关挂有图像,夜间赶路倒还不错。大概离穆陵关已经不太远了,还必须多加小心。正在边走边想的时候,忽然看见前方一群黑影,悄声疾进,行迹诡秘。于是他紧追了几步,慢慢地才看清楚,这群人都是乡民打扮,头发蓬松、衣衫褴褛,但是,每人都肩挑或背扛着布袋。袋里装的何物,不得而知。赵匡胤心中暗想:这些人,鬼鬼祟祟,黑夜潜行。袋中之物,非偷即抢。结伙做案,决非良善之辈。于是赶上前去,大喝一声:

“吠!狗贼!快把赃物放下,饶尔狗命不死。若还不肯,定要尔等死无葬身之地。”说罢,将那蟠龙棍高高举起。

这一伙人正在行走,忽听一声大喝,好象夜空打了个炸雷,只吓得一齐跪倒,混身筛糠,连连叩头,恳求饶命。

赵匡胤道:“尔等鬼鬼祟祟,连夜奔波,做何营生,从实讲来!”

众人道:“我等都是庄稼人。只因家乡连年遭灾,五谷不收。树皮草根,掘食殆尽。村村绝烟,户户断炊。我等为求不死,才做此冒死的勾当。还望大爷饶命。”

赵匡胤仔细观看,确实是一伙贩私盐的穷老百姓。古代贩私盐是杀头之罪,所以他们如此害怕。赵匡胤也松了一口气,说道:

“既是庄稼人,起来,起来!我有话要问你们。这盐是想背到哪里去卖?”

众人道:“到关西去卖。”

赵匡胤道;“关西?这里能通向关西?”

众人道:“对,这里有一条小道。”

赵匡胤道:“为何要走小道?”

众人道:“我等贩运私盐,怎敢走那大路?那大路直通穆陵关口,岂不是自投罗网!”

赵匡胤道:“怎么,前面已是穆陵关了?”

众人道:“正是。我们知道这边还有一条山路,虽然崎岖难行,却是幽僻便逸。官府无人在此把守,趁着夜色,只要闯过前面山口,不远有个冷僻黄河渡口,过了河那边就是关西了!”

赵匡胤一听,心中暗自欢喜。今晚不妨和这一帮人,一同走小路过关,到了那边才好寻找大哥和三弟。于是说道:

“如此甚好,我们一路同行便了。”

其中一人道:“敢问壮士,因何也在黑夜走到这条小路上来了!”

赵匡胤道:“由于一时错过了宿店,故而连夜赶路。既与各位相遇,能做个伴儿,岂不是减少些旅途寂寞!”

于是赵匡胤随同这群盐贩,沿着这条黑幽幽的山间小路向前走去。一路上,山道崎岖,沟壑纵横,草深林密,不见人迹。直到东方发亮,才远远看到一个山口。有人喊:

“我们快出山口了!”

这群人一个个都活跃起来。一夜寂寂无声的急奔,都有些疲惫,现在好像下了命令,不约而同加快了脚步,唧哩呱啦,话也多起来了。不多一时,已经出了山口。乘船过了河,这里已是关西地面。天已经大亮了。他们走进一个村庄,找到一家酒店。赵匡胤邀请众人饮酒,吃了一回。众人欢喜非常,道谢造别而去。赵匡胤独自一人,又要了烙饼之类的饭食,饱餐一顿,这才慢慢走出了酒店。正往前走,忽听有人嚷道:

“快点走吧!今儿可热闹着咧,连女大王也来了。快去看!”

行人哄一声,都向正西奔去。赵匡胤向路旁一个本地人打听,才知道本村叫金家店,村西有一座桃花山。山上有四个山大王,为兄妹四人。长兄金清,二哥金洪,老三金辉,四妹叫金花。父亲原本是本村一位很有名气的武教头,因为在一次和邻村的地方势力,发生的冲突中被杀。他兄妹为父报仇,杀了那人的全家,然后一齐上了桃花山,占山为王。兄妹四人都有一身拳脚功夫,十分了得,在村头设下这处擂台,每逢三六九开擂比武,广交天下好汉。这里打擂有个规矩,你能打赢,送你黄金百两。你若打输则要加倍偿还。无力偿还者,押赴山寨做三年苦役。许多人都看着那百两黄金眼发红,可是上得台去,三五个回合,不死便伤。运气好一点的被押上山寨做苦工。往日只有一个擂主,今天四位大王都来了,尤其是那四大王金花,十八般武艺件件精通。传说还在山里受过仙人传授,着实十分厉害,今日一定有热闹好看。赵匡胤听了当地人的陈述,按捺不住心头冲动。这是广交英雄豪杰的机会,何不不前往会上一会,于是,跟随人们向擂台走去。

村西头有一片开阔地,中央搭起一座擂台,足有一丈多高。台柱上贴着一副对联:上联写,拳打五岳猛虎;下联写,足踢四海蛟龙。顶上的横副是“威镇八方”四个大字。赵匡胤心中暗想:这真是“世无英雄,竖子成名”了。我今天要看看这些台主的拳脚,究竟是何等的厉害?这时台下已经挤满了人。台上一个好汉,紧身打扮,十分整齐,耀武扬威,大声宣称:

“台下有那位不怕死的,上台来较量一番。赢得我当有黄金百两相送。有敢上台的没有?”

他一连喊叫几遍,台下连一点回音也没有。赵匡胤按捺不住了。走到台前,将棍棒和行李往地下一放,一纵身跳上台来。说道:

“小辈!休口出狂言,大爷何只是不怕死的,还是要尔的命来。来吧!”

“好哇!终于有送死的来了。着打!”

二人一交手,就是急风暴雨式的互相进击。只见台上拳来脚往,飞跃腾挪,打了个天暗地昏。足足打有半个时辰,还不分胜负。产论实力,那大寨主远不是匡胤的对手。可是,匡胤是长途跋涉,昨夜又通宵翻越山路,尚未得休息。所以打了个平手。正在这时,由于台板不甚平整,匡胤向后退时,不小心脚被绊了一下,仰面朝天,向后倒去。大寨主一见,满心欢喜,使了个饿虎扑食势来拎赵匡胤,那赵匡胤一看不好,顺势来了个喜鹊登枝,双足对准大寨主的胸脯,将身一跃,双足蹬出。只见那大王金清,站立不稳,咚咚咚连退数步,仰面朝天跌下台去,遂被喽兵救起。二大王一看大哥败下擂台,随即站了起来。

赵匡胤道:“请把赏金给大爷拿出来吧!”

二大王道:“红脸汉体得猖狂,你家二大王还在。好汉子打罢一齐算账。着打!”

赵匡胤和金洪又打到了一起。又打了半个时辰,仍然不分上下高低。三大王眼看二大王不能取胜,生怕失手,再挫锐气,大喊一声:

“二哥休慌,待俺胜他。”

那二大王金洪一听,就跳出圈外。三大王金辉就和赵匡胤打在了一起。就这样,大大王、二大王、三大王,一个打罢另个上。他们采用这种车轮战法,凭赵匡胤的花拳,那是打遍东西二京无敌手,这几位大王均不在话下。但是,人家用车轮战法,消耗你的体力,使你不得休息。赵匡胤感觉渐渐有些不支,心中暗想,这种打法自然是自己吃亏,必须来个快刀斩乱麻,痛痛快快打上一阵子,于是闪身跳出圈外,把手一摆道:

“小子们,这样一个一个来,大爷觉得不过瘾。还是你们这一窝崽子,一齐上来才痛快。不过,大爷也要找一个帮手。那就是它!”

赵匡胤飞身跃下,在擂台前掂起了他的蟠龙棍。三个大王一看赵匡胤抓起了武器,也一齐大声喊叫;“抄家伙!”一霎时,擂台上下的喽罗,都把刀枪棍棒攥到了手里。观看打擂的人群,哗啦一声全跑光了。大大王金清手执九环虎头刀,照准赵匡胤劈面砍来,赵匡胤举棍相迎。二大王金洪举枪便刺,被赵匡胤一棍磕开。三大王金辉,手执宝剑似蛟龙出海,赵匡胤泰山压顶劈头打下。只见一片刀光剑影,枪来棍往,只杀得天昏地暗,尘土飞扬。赵匡胤力战金氏三兄弟,毫无惧色。正在杀得难解难分,忽听一声娇滴滴的声音道:

“三位兄长不必惊慌,待我擒拿这贼!”

赵匡胤回头一望,原来是一个女大王,不用问,这就是那个四妹金花了。今日擂台四主同到,这女大王,既是女的,自然要梳妆一番。所以误了些时辰。当她梳妆打扮以毕,三个哥哥已经下山多时了,于是她手提三尖两刃刀,跨下赤免胭脂马,直奔山下而来。当她来到擂台前时,看见三个哥哥,围着一个红脸大汉在厮杀。她本不欲动手,可是看了一会,红脸大汉确实厉害,三位哥哥都非他的对手,这才大喝一来,杀了进来。又杀了三十多个回合,仍然胜败未分。金花心中暗暗想道:“此人武艺胜我等一筹,若不下毒手,料难取胜。”于是,伸手往豹皮囊中一摸,取出阴阳乾坤珠。这宝珠是当年在紫霞洞学艺时,紫霞老母所赐。顺手甩出,百发百中,百步以内能打上将落马,平时并不使用。今天她觉得非用此物不能制胜,所以,才暗将乾坤珠取在手中。当赵匡胤一棍劈面打来时,她将身一躲。顺势把手一扬,喊声:

“着打!”

那乾坤珠一前一后,直奔赵匡胤的面门飞来。赵匡胤一看,喊了声:“不好!”急忙转身低头。虽然躲过了前面的阳珠,而后面那颗阴珠已到近前。只听“嘭”的一声,打在赵匡胤的臂上。赵匡胤“哎呀”一声,差一点把蟠龙棍震脱了手。臂膀一伤,哪里还敢恋战,只见他虚晃一棍,转身就跳。那金花催马追赶。金清、金洪、金辉三个大王率领众喽罗,也在后面蜂涌追赶。赵匡胤总然跑得快,而金花骑着马追他还能追不上!所以说是边打边跑。赵匡胤心想:走平坦大路,马胜人;走山里崎岖小道,人胜马。所以,他转弯就向山里跑去。他在前面走,金氏兄妹就在后面追,一直追到崇山峻岭之中,悬崖陡壁之上。赵匡胤一看,已经走上了绝路,心中暗暗叫苦。正在这时,只听两声虎啸,顿时,松间风生,山石乱滚。两只斑烂猛虎,从崖后跳了出来,向着那摇旗呐喊的人群,直扑过去。金氏兄妹四人一看,从山坳里蹿出一对吊晴白额虎,早吓得魂飞天外。尤其是金花骑那匹马,一听见虎啸,前蹄腾竖起,转回身去,如箭一般往山下狂奔。可怜那些小喽罗,连滚带爬,从崖上下来。一个个摔得鼻青脸肿。金氏兄妹回到山寨,检点人马,一多半都摔死到山沟里了。

再说赵匡胤看见,有两只猛虎从崖后跳出,吓跑了追兵。自己才得死里逃生。庆幸之余,心想这老虎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怎么直奔追兵,而没有来袭自己呢?这时,随着一声:“阿弥陀佛!”崖后又走出一位老僧。眉须雪白,面色红润,手拿念珠.身披袈裟。走到赵匡胤面前,微微一笑道:

“壮士,受惊了!”

说罢,向空打了一声口哨。只见那两只猛虎,从山下蹿山越涧,蹦蹦跳跳跑了回来。那老僧一挥手,老虎便走回崖后去了。赵匡胤这时才知道,刚才老虎吓跑众贼,原来是这个长老的帮助。慌忙施礼道:

“多谢长老救助之恩。”

“不必谢了。公子恐怕就是那位大闹东京城,火烧万花楼的赵匡胤,赵公子吧?”

“正是晚辈。不知长老何以相识?”

长老道:“各州府县均挂有公子的图形,谁看见都认得的。不过,你可以放心了。这里荒山野岭,朝廷的权力如今还管不到这里。你在这里是安全的。不过,要有的作为,还是要再往西行。”

“再往西行?”

“对,再往西行。所谓天高皇帝远,越往西走,盘查越松,而且关西几府,大都不听朝廷号令。壮士若到那里,定然安定。机缘一到定能抒豪壮志,创英雄业绩。”

赵匡胤随:“承蒙指教,无限感激。即日前往,后会有期。”

说罢,拜别长老,顺山路向西走去。人是有灵性的动物,总是触景生情的。赵匡胤走在路上,这时突然有一层苦涩的感觉。他想到母亲伫立阶前,等待他回家的情景;他想到父亲卧在病榻上呻吟时的形像;他想到火烧万花楼,大闹御勾拦时的惬意;他想到黄土坡兄弟结拜时的感情。大哥和三弟离开华州会到哪里去?他心中波浪起伏,一刻也静不下来。正在这时,忽然看见路旁有一座花园。低矮的围墙上,攀缘着紫藤、木香等,可惜已经落叶,只剩下蜿蜒曲屈的枝条,还能显示出盛长期的神采。再往里看,还有数十棵桃树。这些桃树虽然叶子稀疏,而每棵树都生长着许多鲜桃,十分可爱,个个都有碗口大小。他不自主的顺着矮墙向前走,心里想:口中干渴,如此大桃正熟,何不进去买几个吃?忽然看到这段墙边有个小栅门,半开半掩。他侧身走进去,越走近香味越浓,越细看嘴里越馋。再说这时腹内也有些饥渴。随手摘了一个,咬上一口,浆满味甜,芳香四溢。不多时,这枚桃子全装肚里了,顿觉心爽神通,遍体轻松。忍不住又摘了一个,一口一口又吃下去了。他心中暗想:主人不在,擅自搞食,实在于理不合。付钱又没人收,这该如何是好?又一想,我何不将钱留在树上,主人失果得钱,大概也就不会骂人了。于是,在地上捡了两根莎草,每根莎草串了十文铜钱。都挂在摘取桃子的地方。这样一来,心里自然也就平静下来了。心中一旦平静下来,就又产生了新的欲望。他想,既是挂钱买桃子,我何不多买几枚,带在身边,留着路上食用。十文一枚也算公道。想罢,又摘了两个,刚刚揣进怀内,正当拔草串钱的时候,忽听身后一声大喝:

“吠!何方野小子,如此大胆,敢私人你家奶奶的桃园偷窃。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休走,看打!”

赵匡胤抬头一看,真个是:满头蓬松黄发,两条浓眉四叉。嘴似簸箕小,眼赛铜铃大。生一脸雀斑,长满口黄牙。要知她是哪一个,人送外号母夜叉。手执一对铁棒锤,劈头盖顶打下。赵匡胤不敢怠慢,用棍挡住道:

“大嫂有话好讲,为何不论分说,举手就要打人,是何道理?”

“你这个野贼,难道还讲道理?如果讲道理,怎么能偷吃我园中鲜桃?”

赵匡胤道:“那个偷吃你的桃子?俺乃远方旅客,路过此地。实因口渴难忍,摘了两枚。园中无人,钱挂树上。大嫂不信,请你上前看过。若嫌钱少,还可商议,何必如此动气!”

那妇人一听,双眼一瞪,眉毛一拧,厉声喝道:“狗贼!你好大得口气,说什么赚钱少再商议。你有多少钱?你以为这是一般的桃子么?这是贡品,谁敢妄动?自古以来,动贡品者,左手动砍左手,右手动剁右手。你今天既然吃了两个,奶奶这铁棒锤,一定要砸得你完全吐出来!”说罢,举棒锤又打起来了。

赵匡胤把铁棒锤磕开,说道:“大嫂且住,俗话说,‘不知者不罪’。俺一来认错,二愿赔偿,你却一再相逼。有道是:有再一再二,可没有再三再四。如果你还不肯罢休,可休怪俺无礼了。”

那妇人道:“什么?你认为一认错,就可以善罢干休?你喝灯草灰啦?说话这么轻巧。告诉你,今天你吃了两枚桃子,我什么也不要,就要打掉你的门牙!”说着又抢起棒锤打来。赵匡胤一看大怒,既然善讲无用,只好进行恶斗了!于是,挥起蟠龙棍就打将起来。那妇人那里是赵匡胤的对手,不到十个回合,被赵匡胤一个扫趟腿打翻在地,又急忙上前一步,一脚踏了个结实。那妇人想翻起身上,休想掀动丝毫。赵匡折断一枝桃条在手,对准母夜叉劈头盖脸打下,只打得她哇哇乱叫。口中不停地骂着:

“你个该杀的贼囚!偷了桃子,还这样行凶。老娘决不和你善罢干休!”

赵匡胤道:“肯善罢干休也好,不肯善罢干休也好,我吃了你的桃子,现在偿还你桃条。要多还多,要少还少。直到你说够受用为止。”说罢,那桃条便像雨点一样落下。开始她仍然嘴硬,可顶不住桃条不歇气的抽打,渐渐口气软了,最后真受不住了,只得求饶,连声说道:

“够受用了,够受用了!想再吃,随意摘。快不要再打了!”

赵匡胤这才停住手中的桃条,笑呵呵的说道:“这叫不打不成交。你觉得满意了,我这桃条也就不再还了。快去吧!”

赵匡胤将脚放下,她才一滚身翻了起来,披头散发,满脸伤痕,倒拖着鞋子,放声大哭着被丫环搀了进去。

赵匡胤看着那母夜叉去后,也就转身出了桃园,顺大路往西走去。

往西又走了几里地路程,前面有一村庄。走到近前,见村头立有路牌,上写“千家店”三个大字。这时他确实饿了,太阳已经偏西,就找了一家酒店住下。随即要了酒饭,赵匡胤独自一人,边吃边饮。这时,他忽然发现这店里人等,进进出出十分忙碌。凭窗望去,看见村里人也是来来往往,神情紧张。他将店家叫来问道:

“本村出了何事?如此来去匆匆?”

店家道:“客官不知,我们这村是朝廷不管,大王管的地方。过去的山大王,经常下的抢掠,杀人放火,民不聊生。后来,又来了一位山大王,制服了那位山大王,立了一套新规矩:一不抢掠财物,二不杀人放火,只是,每月十五,要抬一个锅煮好的五香狗肉下山,和村民共享美味。”

赵匡胤一听连声叫好道:“真是你村百姓的福份,遇上了这么一个好山大王。”

店家道:“好什么好,那香喷喷的狗肉,全村百姓,也只能站在下风头,远远地闻上点肉香味,根本沾不到嘴边。只有本村富户,和买卖店铺的东家,才能在嘴上揩一点油。”

赵匡胤笑道:“这山大王愿意让你们富户白揩油,也算不错。”

店家道:“那是白揩油?本村富户被分为三等。上等户揩油出谷三石,中等户揩油出谷两石,下等户揩一次还要一石。谷子收齐后,还得给他送上山去,供养山上人马。所以,村里人就给这位山大王送了个绰号,叫他‘揩油大王’”。

赵匡胤听了哈哈大笑道:“分等揩油,倒也公平!”

店家道:“不问公平不公平,按期挨揩,谁也躲不过。明天又是十五,所以,村里都在准备迎接大王,明日前来揩油。”

赵匡胤道:“老店东,在下明日也想让那大王揩一下,闻一闻那狗肉的香味如何?”

店家道:“使不得,使不得。客官是外地人,揩油人都在了花名册的,多一个不要,少一个不行。这大王的规矩,可严得很哩!”

赵匡胤道:“那就让我顶替老店东的名字,前去挨揩一回,领略一下此种风光如何?”

店家道:“这也不可。你我一不沾亲,二不带故,冒名顶替就算违令。违令是要受罚的。”

赵匡胤道:“这倒好办。就说你我是亲戚,他到那里去查问。”

店家道:“是什么亲戚?”

赵匡胤略一思忖道:“就说我是你舅舅。前来探亲,也就是了。”

店家道:“不行,不行。我偌大年纪,那里还有这么一个年轻的舅舅!”

那小二插嘴道:“东家!这不稀罕。姥姥晚年得子,舅舅自然年轻。”

赵匡胤道:“这便是了。”

就这样说定。天已黄昏,赵匡胤铺庄安歇,一夜无话。次日起身,早饭已毕,店主一再向他叮咛:说话要谨慎,千万不可生事。正在这时,忽听外面鼓乐声响,有人高声喊叫:

“大王进村了!全村老少,快快出来接驾,不得怠慢。揩油户献谷喽!”

锣声、鼓声、鞭炮声,真像过节一般。赵匡胤跟着店小二出了店门,来到街上,看见两排喽兵已经来到,后面一匹枣红马上驮定一人,只见他:

头戴青缎扎巾,身穿紫罗战袍。足蹬镶药牛皮靴,腰系玉饰金丝绦。扫帚眉斜插入鬓,野牛眼若朗星闪耀。花白长髯胸前飘,好一派英武风貌!

赵匡胤看罢,心中暗想:这大王好威风也。只是站在道旁,不动声色。那大王来到村中心下马,两边百姓一齐跪下叩头施礼。大王并不答话,走到一个昨天才搭的木台旁,由两个侍从护送上台,坐在台中间,一张铺着红毡的太师椅上,笑微微地道:

“揩油户都到齐了么?”

下面一齐应声:“全到齐了!”

大王道:“谷子呢?”

下面一齐应声:“全送齐了。正在后面装车。”

大王道:“好!把五香狗肉抬上来,就按着顺序,开始揩吧!”

下面一声答应。一锅热腾腾的五香狗肉,由两个喽兵抬到了台上,放在正中的一张八仙方桌中央。桌上放着一个大海碗,碗里放着一把鬃刷子。一个头扎红绸的喽兵首领伍卒长,站立在一旁。村里地方,抱着揩油户的花名册,走上台去,先在大王面前叩了个头。然后走到台沿前,高声朗读:

“大王德广,有福同享,五香狗肉,大家品尝。现在开始揩油,按顺序上台。张三,李四,王五,赵六……”

他喊一个名字,下面的人应声走上台去,在肉锅前边站住。那个伍卒长,拿起棕刷子,在碗里蘸上些狗肉汤,往那人嘴上抹一下,稍不留意就抹到了脸上。然后走到大王座前,叩头道谢,下台完事。

赵匡胤一看,原来是这样揩法儿。放着一大锅香喷喷的狗肉不让吃,抹一嘴油,闻闻味还得向他道谢,说什么“大王德广”。我看他缺德。今天必须整他一整。当下按着顺序,耐心等候。当台上喊:“王老三”时,他身后的店小二,急忙推了他一下,悄声告诉他:“台上在叫你。”赵匡胤一愣,忙应声道:

“在。”

随即三步两步走上台去,走到那狗肉锅前,闻了又闻,连称:“好香,好香!”那位卒长举起刷子道:

“香就给你多揩一点!”

赵匡胤一伸手把刷子夺了过来,说道:

“还是我自己来吧!”

他把刷子往地下一扔,伸手抓起一支狗腿张嘴咬了一口,连连点头称赞:

“香,香,这五香狗肉做的地道!”

说着,大口大口啃了起来。那位卒长一看着急了,急忙上前制止,说道:

“你,你怎么真吃起来了?”

“怎么?我不真吃能品出味道么?”

“你知道不知道,一口就是三石谷?”

“在咱村,小孩都知道。不就是三石谷么!一口三石,十口三十石,一百口三百石。这账不错吧?”

那伍卒长还要说什么。只见那大王将手一摆,站了起来,向前走了两步,说道:

“这账不错。俗话说:‘卖饭不怕大肚汉’,今天这狗肉也尽你吃!地方过来。”

正在念名字的村地方,急忙上前道:

“大王爷,有何吩咐?”

大王道:“你手拿算盘,在一旁查数、计算,尽管让他吃去!”

地方道:“是。”

店主王老三,在下边急得直跺脚,心里想,这一下可要坏透了。

赵匡胤道:“这才是正理。”说罢,大口小口又吃起来,而且边吃,嘴里边嚷“好香”。刚吃完这个后腿,又抓起那一支。吃完后腿,再吃前腿。四肢吃完,又啃光了腰窝和后座。最后,抹了一下嘴,向那位卒长问道:

“还有没有?再来点!”

周围的人看得目登口呆,暗暗滴咕:

“这个红脸好汉大饭量!”

“凭这等饭量,怕也不是个草包。”

那大王答道:“有。你能吃下去多少,我就有多少。不过,咱先把这前账清一清。地方,一口三石,按你计算,该是多少谷子?”

地方答道:“以小人所计:大口三百九,小口四百一,共合八百口。一口三石,三八两千四百石整。”

赵匡胤道:“不多,不多!将这铁锅抬去,再送一锅前来,待俺吃饱一齐清算。”他边说边将汤锅端在大王面前。大王一听勃然大怒,抬腿一脚将汤锅踢落在地。只见那油汤四处飞溅,连台下不在名册的乡民,许多人也揩了一脸油。

大王骂道:“你这个找死的贼囚!把此账算清、结清,倒还罢了!倘若撒赖,休怪你大王爷手下无情。”

赵匡胤道:“算清,结清,这很容易。不过,你这一脚,踢翻汤锅。这锅里污腻,溅我满身,污坏了我这身袍子,也得算一算。”

大王道:“如何算法?”

赵匡胤随:“好算,好算!我欠你两千四百石。我这袍子原新价值,好谷六千石。旧袍半价,算三千石。除了你的两千四百石,你再找我六百石,才算两清。地方,你用算盘打上一打,看这数目对是不对?”

那大王一听,只气得五内起火,七窍冒烟,哇哇呀一阵怪叫。开口骂道:

“红脸贼!你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在爷爷地方耍赖,看我不剥下你的狗皮!”

说着,劈脸就是一拳。赵匡胤闪身躲过,回手还击一掌,那大王单臂拨开。二人一来一往打了起来。打了五十多个回合,双方还不分胜败。那大王有些着急。恰巧就在这时,一不小心一脚踩在被他踢翻的油锅边上,向前一窜,又在那狗油上滑了一下,一个踉跄,仰面朝天跌倒在台上。赵匡胤眼疾手快,上前一脚踏住,伸手抓住那大王的手腕,用力一拧。大王“哎呀”一声,面向台板,手向背后,被赵匡胤捺在地上。只见他一支手拧着胳臂,一支手挥动拳头。在那大王头上、身上,一顿乱打。不多会儿,大王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了。可是他就是不肯服输。赵匡胤还要打,被村上几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上台来拦住了。一是怕出了人命,山上再下来报复,还是村里遭殃;二是觉得这个大王比其他山大王还算好的,虽然揩油,却不抢动,只要交了谷子,就可以太平无事,老百姓很容易满足,感觉这已经很不错了。于是,一齐跪倒,替揩油大王讲起情来。赵匡胤一看众人都在为大王说好话,心想,这个大王恶迹不多,群众为其说情,送个人情也可,于是说道:

“脏我袍子,本当把你打死才出恶气。看在众人求情的份上,滚开去吧!”

那揩油大王爬起身来,一声不响,由喽兵扶上马去,飞也似地上山去了。

赵匡胤刚转过身,走下台来。店东王老三上前一把拉住,说道:

“客官,你快走吧!大王回山一定要调动人马,找你报仇。你快远走高飞,稍有迟慢,恐怕你性命难保。”

赵匡胤道:“俺正想见识见识,他这山上的草寇,是不是比官兵还要厉害。”

王店东道:“客官莫讲气话。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出门在外,以少若是非为好。”

众人你一句、他一句,都在劝他。赵匡胤想:村里人都是好意。再说这个大王还有一些好处,何必要和他拼个死活。于是,回到店房,带上自己的行李和棍棒,付了店钱,又踏上了西行的大道。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赵匡胤 作者:金舟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