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匡胤》第21章 被困盘蛇谷


柴荣正在阵前与赵匡胤耳语,忽然一支冷箭射来,正中柴荣坐骑,那马“咴”的一声,前蹄凌空,把柴荣掀下马来。

高平之战被打得落花流水的刘崇,与白从晖带着残兵败将,亡命向北奔逃,真是狼狈不堪。不知跑了多久,看看后边已经没有了追兵,大家都饥饿难耐,于是在一个山丘上埋锅造饭,同时也给战马喂一些草料。饭做好后,大家刚刚拿起筷子,远远望见有周兵追来,虽饥肠辘辘,大家掷下碗筷仓惶而逃。就这样,心惊胆战,忍饥挨饿,狼狈地败回到晋阳。

领略周军的厉害,刘崇回到晋阳后,收容残军,招募甲兵,修固城池,以防周兵前来攻城。

对事先回到晋阳的杨衮,因是辽国派遣来的客人,刘崇也无可奈何,就派工得中送他回国。并命王得中向辽主通报高平战败,汉主孤立无援,望辽主另发援兵,以报高平战役之仇。

辽主述律听后,心里愤愤,对杨衮说:

“派你去与汉联合,并且当了先锋,为什么坐视不救?”

高平之战杨衮作壁上观,并非完全胆怯,开始是因为刘崇口出狂言,把他的劝告说成是胆小,因而赌气不出,看刘崇逞能,后来汉兵败势已定,他回天无术,因而撤离了战场,总之他是没费一兵一卒,没有全力以赴,他感到无话可说,因而沉默不语。

辽主命将杨衮暂时监押,对王得中说:“请回报汉主,这次我将亲自出马。”

王得中称谢不已,告别而回。

世宗亲率大军来到晋阳,扎营城南,命诸将围城攻打。志在必得的柴荣,调兵遣将、聚集了数十万人马,旌旗蔽空,刀枪耀目,金鼓震野,烟雾腾空,晋阳城南,连营四十多里。晋阳以南沿途属北汉的城池,迎风而降。加之胜利进军时,军令严整,秋毫无犯,民众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孤城晋阳,眼看就成了瓮中之鳖。

形势迅速变化,那王得中半点不知。他告别辽主回晋阳时,在途中被巡逻的周兵捉住。送到世宗帐中,世宗命将王得中去绑,摆下酒宴,为他压惊。王得中坐在席上,六神无主,惶惶不安,不知世宗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王先生,契丹救兵何时来到?”世宗料定王得中去辽地的使命就是求援,开门见山就提出这个要害问题。

“臣受汉主之命,只是以礼送杨衮将军回辽,没有说请辽兵支援的事。”王得中事主尽忠,严保守军事秘密。

世宗笑了笑,他知道王得中不愿讲实话,也就不再勉强他,给王得中安排了休息的地方,令人好生“侍候”。

到了晚上,原汉降将胡福臻来到王得中住室,寒喧之后,胡福臻劝王得中道:

“周主宽容,待公不薄,有情不报,如果辽兵突然来到,作为使者你能说不知此事?那时你能保全吗?”

得中摇头叹息,说道:“我食汉字俸禄多年,背离他于心不忍;况且我老母也在包围之中,我若把辽出兵机密泄漏,周兵有效地挡住救兵,晋阳城破,我无国无家,忠孝两背,自己有何面目苟活于世!而今杀身以保全国家,我所获得的不比失去的多得我吗!”

胡福臻听了,脸上一白一红,他把手一拱:“先生高义,胡福臻领教了!保重!”说罢,告辞出来。

原来这胡福臻是世宗派来的。胡福臻告别王得中得出来,当即就向世宗禀报了情况,世宗点头叹息:“忠义之士呀,只是各为其主而已,虽密而不报,我何忍杀他!明日即遣其回城,以全其忠孝之节!”

世宗的话音刚落,近侍忽然来报:王得中自缢而亡!世宗嗟叹不已,令备棺厚葬,以旌其节。

第二天,探马忽报:辽主述律亲自领兵,从忻州南下,前来为刘崇解围。世宗急召集众将,研究破敌之策,世宗说道:

“没有救兵,破晋阳指日可待;如今辽兵挟勇而来,谁愿领兵先去迎敌?”

“末将不才,愿领兵前往!”史彦超挺身而出。

世宗大喜,即令史彦超领本部人马,与先行符彦卿合兵一处,当即向忻州方向迎敌去了。

忻州高晋阳不到百里路程,辽主领兵刚刚起营,周军已经拦住去路。辽主对周兵的迅速到来,暗暗吃惊。两军对阵,周营符彦卿出马他指着辽主说道:

“高平之战,杀得刘崇望风而逃,如今你也来送死吗!”

述律大怒,骂道:“不知进退的贼子,少出狂言,看我来取你的首级!”说罢,拍马舞刀,杀将过来,符彦卿正要出马,后一将飞奔而出,迎着述律就杀将起来,符彦卿看时,原来是史彦超。

这辽主述律以在北国驰骋多年,也是骁勇善战的英雄。两个人来来往往战有五十多个回合,仍然不分胜败,述律看着不能强取,拨马便回进了本营,史彦超艺高人胆大,紧跟着冲进了敌人阵地,左右辽兵一拥而上,史彦超左挡右拦,全无惧色,但冷不防述律返过身来,开弓架箭,一箭正中史彦超面门,史彦超翻身落马,述律策马面前,又补了一刀,可怜能征惯战的史彦超,成了世宗北征以来损失的第一员大将。

斩了史颜超,述律第二次来到阵前,驱动大军,掩杀过来。符彦卿见状,知道史彦超已经捐躯,含着悲愤,拼力上前挡住。一个是胜兵骄将,一个是满腔怒火,二人大战有上百个回合,仍然难分胜败。眼看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两边各自鸣金收兵。

史彦超是郭威起事最早的支持者之一,战功累累,是大周的开国功臣,今日死于述律之手,世宗得到消息后不胜悲伤。他立即召集众臣议事,神情凄惶地说道;

“战败一阵不足为虑,折我一员勇将,特别是像史爱卿这样已经为数不多的开国功臣,真令人悲哀!朕意想多派几员大将前往忻州,剪灭契丹,方消我恨!”说罢他仍哀声叹气,愁容不展。

愤而用兵,思虑不周,常常导之败局,历史上有许多这样的教训。赵匡胤看到世宗的这种情绪,连忙奏道:

“陛下,河东刘崇,囊中之物,指日可取,辽邦出兵,观望多于实战,并不真的情愿为别人而舍死忘生。为今之计,只要挡住述律,不令南下,这里急攻刘崇,一旦攻破晋阳,述律就失去了救援的对象,为了自保,他自然就退兵了。”

赵匡胤言之成理,世宗打心底里赞成,他点点头说道:“就按御弟所奏,请将加紧攻城。”

城中的刘崇,领教了周兵的厉害,如打败的鹌鹑斗败的鸡,再不敢出战,一心指望着辽国救兵解围。但一连数日,左等不来,右等不来,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焦灼不安。亲军使丁贵见状,说道:

“主上不要发愁,小将不才,愿领本部人马,出城与周兵决一死战,若能杀退周兵,岂不就解了困厄之苦!”

刘崇直摇头;“周兵势勇,怎么能轻易出城!”

丁贵说:“杀他一阵.少有一些斩获,也使他知道晋阳有人,杀了他们的威风,即使不胜,也不妨事,可再作计议。”

刘崇感到也有道理,就点头应允:“好,你敢出城,我亲自为你助阵!”

这位了贵将军,是晋阳本地人氏,是刘崇手下少有的猛将,极受刘崇的信赖与喜爱。见他如此请战,刘崇自然十分高兴。于是当即调兵一万,放炮开城。丁贵一马当先,冲出城外,摆开阵式。对着周营高声讨战。

世宗听到报告,亲自出营,左有赵匡胤,右有高怀德,三匹马立于旗门之下。

整天披挂却捞不着仗打的高怀德,已经技痒难支,他向世宗请战,世宗点了点头,怀德便飞马出阵向丁贵冲来,丁贵急忙应战,二人杀在一处。

那丁贵果然武艺不凡,与高怀德来来往往战有近百个回合,仍不分胜败。在城楼亲自督战的刘崇,看见世宗得意洋洋地在那里观阵,他对白从晖说道:“对阵旗下着黄袍的就是柴荣,能把他射死,周兵就崩溃了!”

白从晖由另一将士挡着身影,仔细瞄准了世宗,“嗖!”地一箭射将下来。

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白从晖站得稳定,柴荣这个“箭靶子”又是不移动的目标,白从晖居高临下,这一箭射得极为准确,正奔世宗心窝而来。

鼓声震天,飞摘的鸣声完全被掩盖了,按说这一箭是非要柴荣的性命不可,因为射是根本来不及的。但事有凑巧,柴荣把身子歪向左边,俯在赵匡胤耳边,正要说什么,那支箭擦臂而下,正躲在柴荣的马胯上,那马“吹”的一声,前蹄凌空,正歪身子的柴荣,“咕吟”一声跌到地上。北营偏将陈天寿见了,拍马过来,直奔世宗,只听一声断喝,有如炸雷,一个红脸大汉已经拦住去路,一棍劈顶而来。陈天寿忙用枪一架,只觉得两臂发麻,虎口疼痛,那条枪也被打得像条弯弓。他那里还敢应战,一拨马跑回本阵去了。

柴荣落马成了周营的动员令,董氏兄弟救起他,以身相护,在城东南方向正指挥攻城的郑恩,张永德等闻讯,领本部精锐飞奔而来。丁贵见周兵蜂拥而来,又被高怀德通得眼花涂乱,自知难以取胜,急急回马收兵,败回城里,高怀德匹马追到护城河边,见吊桥已经收起,才回到阵中。

收兵后。世宗对匡胤充满感激之情:“今日若不是御弟,朕将为贼兵所算了,御弟此功不小!”

匡胤说道:“微臣功不足为堤,今见陛下苦不是侧身与我说话,那箭就不只是射中坐骑了。陛下今后行动要格外小心,千万不可涉足险地。”

柴荣想着当时情景,也感到后伯,虽然今日有惊无险,自己确实经历了那一刹那间的生死之交。他严肃地点了点头:

“御弟所说极是!”

汉将丁贵败回城中,见了刘崇,刘崇对丁贵的勇敢大为赞赏一番。丁贵摇摇头说:

“我临战多年,将军之勇,士气之高,周营是少见的。”

刘崇发愁地说:“如此持久下去,外无援兵,内无粮草,如何是好?”

丁贵说:“周兵势大,辽国也不敢冒险而来,他自保是第一方针,靠不住的。河东单连在绿州拥有重点,此人智勇兼备,极善用兵,若能将他调回,足可以给周军造成威胁。请陛下三思。”

刘崇一拍脑袋:“啊,我怎么把他忘了!我对契丹寄希望太大了,只是……”刘崇想到了孤城受困,如何才能派人出城呢?他困惑地摇了摇头。

“陛下尽管放心,派人的任务交给末将就是了。”

两日之后,晋阳城上射下一箭,箭上缚着一封挑战书:丁贵专指高怀德挑战,说上次二人大战上百合不分胜败,这次要决一雌雄云云。

世宗柴荣也喜欢那了贵刀法拥熟,希望能把他生擒过来,收为己用。高怀德听说此事,更是精神百倍,他向世宗保证:这次一定要活捉了贵,决不把他刺死,也不让他跑掉。

世宗大喜,也以箭书回答,决定第二天让二人决战。

第二天,丁贵只带了三百人出战。世宗前边和左右两边都用盾牌护着,远远地观阵。

高怀德跃马出阵,也不答话,直取了贵。丁贵绰大刀迎住,二人杀在一起。

两人战有五十余个回合,枪来刀去,搅着一团,展开一场人间罕见的龙争虎斗,把双方将士都看得呆了。高怀德使出看家本领,枪如雨点般刺来,丁贵渐渐显出难以招架之势。忽然高怀德一枪已刺到了贵前心,丁贵急用刀来挡,高怀德把枪一收,顺着刀柄向上一滑,枪刃已把丁贵的右肩划开了一个口子,丁贵“哎哟”一声,刀已被高怀德打落在地。丁贵急忙回马,跑过吊桥回城去了。高怀德赶到河边,被三百汉兵挡住去路,误了一步,吊桥已经扯起——逃走了丁贵,只俘获了三百个士卒。

绿州就是今天山西的新绿,位置在晋阳西南五百多里处。当初世宗与刘崇的高平之战,是在山西的东南部。这三个地方正好呈一个三角状,因而周军虽然已经包围了晋阳,维州这个南方城池仍然是后汉的地盘。

维州令公单桂,这日正在府中议事,忽见门官领进一个衣服褴缕,形同乞丐的人,见了单桂,跪拜在地,放声大哭,单桂莫名其妙,问门官:“这是怎么回事?”

门官答道:“京城受周朝大兵围困,十分危急,这是主上派来的使者。”

单挂上前将那人扶起,说道:

“先生不要悲伤,快快起来讲话。”

原来那人叫刘震,是刘崇的远东本家,一向在宫中奉事,是禁中侍卫的一个小头目,在了贵与高怀德邀战时,他受命混入卒伍之中,被周营俘获,分散编入周军营中,他寻了个机会逃跑出来。降卒逃跑是很自然的事,谁也没有在意。丁贵与高怀德“决一雌雄”的挑战其实是假,为刘震求救送行是真。困兽犹斗,优势下的周军实际上是中了刘崇了“瞒天过海”之计。

山西境内,山峦起伏,丘壑径渭,交通不便,音信隔阻,那单桂连高平之战尚不得而知,更不知京城受困的消息。如今见刘崇如此危急,当即点精兵三万,与四个儿子一同连求救的刘震出发,望晋阳而去。

几天之后,赵匡胤等正加紧攻城,忽然得到情报:晋阳城西南三十里处,维州单桂领约三万人马,前来援救刘崇。

世宗得消息后,面有忧色:“北有契丹,南有单速,晋阳又急攻不下,如此腹背受敌,旷日持久,局面将日以困难!”

赵匡胤奏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攻城不能稍懈,打援也属必须,臣愿领人马去迎战单桂。”

得了世宗的允诺,赵匡胤与高怀德、郑恩领兵三万,向西南凤凰山一带,与单连排开了战场。

赵匡胤力求速决,扎下营盘就向单桂挑战,单连长子单守俊出阵应战。赵匡胤指着单守俊说道:

“河东存亡,只在旦夕,你们父子若识时务,快下马投降,还可保一条生路;如若负隅顽抗,你们父子一块为亡国之汉陪葬,岂不可惜!”

单守俊大怒,拍马过来,赵匡胤马疾人快,一棍扫来,单守俊急举枪一挡,就在马上晃了两晃,他吃了一惊,“果然厉害!”又一合,赵匡胤的大棍盖顶压来,单守俊用枪向上一架,震得两臂发麻,暗说:“不好!”话犹未了,赵匡胤第三棍又向他头上扫去,他不敢再用枪挡,也来不及再用枪挡了,急忙把身子一伏,头盔已被打落,领教了这三棍,他情知与赵匡胤本领差距太大,那敢再战,回马便走。

单桂的二儿子单守杰,见兄长败下阵来,大叫一声:“待我擒此匹夫!”挥刀冲来,与匡胤激战在一处。

老三单守信恐兄长有失,纵马摇枪,前来助战,两下夹攻,赵匡胤抖起神威,力战二将,毫无惧色。

高怀德见状,也冲出阵来,直取守信,那单守信急回来来迎,交马只一合,就被高怀德一枪杆打落马下,四子单守能杀来,将他救回本营,只剩下了老二单守杰,哪里还敢恋战,也飞马逃回营中去了。

北营将士见匡胤、怀德如狼似虎,四公子在瞬间溃败,无人再敢出阵,赵匡胤杀得性起,大喝一声,单匹向敌营冲去,高怀德又驱动大军,压将过来,北营大乱,不战而走,死伤无数,满山遍野尸体狼藉,血肉模糊,这一仗,单桂折去了近一半人马。

退兵十五里,扎下营盘,单氏父子惊魂乍定,他们算真领教了赵匡胤、高怀德的厉害。

单廷说道:“早就听说赵匡胤棍法了得,但没想到竟这样厉害!”

老大单守俊说道:“我就这么无能!今日连一枪也没还他,赵匡见这样的勇将,我过去还没遇到过。”

被高怀德打下马的老三单守信说:“那高怀德枪法,也是世上少见。”

夸对方武艺为自己的失败开脱,不少人用过这种手法;但单氏父子不是,他们说的是心里话,反映了他们的恐惧: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他们感到难以对付。

“主将勿忧!”一直没有吭声的偏将刘震献计道:

“赵匡胤等勇武,不可力胜,只能智取,臣有一计,保准将那赵匡微生擒。”

单桂连忙问汁,刘震说:

“此处是凤凰山,再向西五里有一个山谷叫蛇盘谷,像一个洗脸盆,山谷幽深,东边进口只容数骑出入,西边出口只能容单骑出入,望上只有一线天。来日交战,只要把赵匡胤引入谷中,用几道铁索封住进口,西边只用数十人把守,多设擂木滚石和弓箭手,赵匡胤能进不能出,困也把他困死!”

单桂听了大喜,即令单守俊到蛇盘谷,准备铁索和滚石,同时严密部署,单等赵匡胤等人的到来。

获胜之后,赵匡胤与高怀德收编了降兵,同时差人向世宗报捷。第二天便拔营向西进逼,又与单家兵对垒扎营。

单桂领着单守杰、单守能列于阵前,指名要匡胤出战,赵匡胤策马而前,说道:

“败军之将,不早早投降,这次定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单进也以狂傲的口气还嘲:“昨日让你一阵,你就不知天高地厚了!看我今日擒你,让你知道厉害!”

单桂就要出阵,四子单守能一马当先:“杀鸡不用牛刀,待儿子会他!”说罢手举方天画如,望匡胤便刺,赵匡胤舞盘龙棍迎上前去。单守能比乃兄技高一筹,的确是“能”了一些,不拿兵器和赵匡胤硬碰,他早出手,攻在前边以灵巧多变的裁法与匡胤周旋。但战到十个回合,就有些气喘吁吁了。

知道儿子不是赵匡胤的对手,单挂挺刀过来,双战匡胤。

赵匡胤看到老将出阵,心想:擒贼擒王,解决了单桂,这救兵就崩溃了。因此在力战二将时,精力多注意在单桂身上。这单桂毕竟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刀法精练,虽不占上风,一时尚不露破绽。

南军中又冲出了高怀德,北营里单守杰上前挡住,兄弟二人缠住了高怀德,北营偏将刘震又杀了出来,协助单桂父子,三人共战赵匡胤。

凤凰山上七匹骏马盘旋,尘土飞扬,和昨天的一触即溃,大不相同。

为要诱敌深入,他们来了个尽力拚杀,以免露出假像来。

又战有近二十个回合,刘震第一个败下阵去,单桂父子难抵赵匡胤,也拨转马头,紧跟着刘震向西逃去。

志在必得的赵匡胤,紧追不舍。

南营后备战将单守信不保护战败的父亲,却挺着长枪,上前围着高怀德,“三打一”,使高怀德难以脱身。

赵匡胤领着数百骑精锐,追了数里之遥,看着刘震、单桂向一个山谷落荒而逃,心中十分高兴,以为这次必定活捉单桂。

因为山口狭小,赵匡胤的四百多人进入蛇盘谷后,却不见了单桂。他们绕过谷底的一个小丘,再向前追,山谷越来越窄,一线天到了,只听山上一声喊,擂木滚石打将下来,赵匡胤急挥命士卒后撤,几个人已经被打落马下。

“死葫芦!”赵匡胤知道中计。忙向进口处退兵,远远望见不宽的进口,已封上一道道铁索,山上也有弓箭手把守。

坐骑难以冲出,若步行出去,有多少人也得成为肉酱。

蛇盘谷!赵匡胤和他的近五百骑精锐,像被蛇缠住了一般,被困在了蛇盘谷底。

凤凰山上,单氏兄弟三人围着高怀德厮杀,高怀德虽全然不惧,却一时也难以奏效:而单氏三人知道高怀德的厉害,不与他死拚硬斗,能进就进,得退便退,任务是拦住高怀德不能去救赵匡胤。这缠绕战术磨了多时,忽然听得南阵上鸣锣收兵,单进已经从蛇盘谷返了回来。

高怀德看见单桂又从营中出现,却不见匡胤回来,感到凶多吉少,不知情况究竟如何,心中懊恼,也无意恋战,双方各自收兵。

赵匡胤去向不明的消息飞报世宗后,柴荣大惊失色:“二弟若有闪失,朕何能独生!”随带着张永德、郑恩一班勇将,五万人马,急急来到凤凰山,列阵已毕,单找单桂答话。

听说世宗御驾亲临凤凰山,单桂大喜,与众将计议,若拿住柴荣,灭了大周,光复大汉,将是天下第一大功。

刘震摇了摇手道:“将军,不必奢望。柴荣手下猛将如云,主上联合辽国尚且战败,何况你我。他们此来,为了救赵匡胤,赵匡胤在我们掌中,我们直坚壁不出,以赵匡胤换取他们撤晋阳之围,这就是将军的大功了。”

单桂听了感到极有道理,于是在山头上答话,“赵匡胤如今在我手中,生死由我决定,只要你撤了围困晋阳之兵,老老实实回你的大梁,我就放赵匡胤生还;不然,晋阳城破之日就是赵匡胤归天之时!”

郑恩一听,放开他雷震般的大嗓:“放你娘的臭屁,我千辛万苦来到这里,就是要取刘崇的人头,你驴毯入的,竟敢如此狂妄,有胆量地下平地来,看我拧掉你的脑袋!”

世宗急忙止住郑恩,又对单登说道:“你降州高大梁还远,如若放回赵匡胤,我给你加官晋爵,可官至一品,列为国家重臣!”

单经看到赵匡胤对世宗如此重要,感到赵匡胤是奇货可居,于是口气更硬了:

“你大周就是叛国逆立之邦,难道天下英雄也会像你先人那样无耻吗!”

柴荣强压怒火,耐着性子:“我能围困晋阳,就不能围困小小的凤凰山吗?四十万大军从这里走一趟,你父子将全被踏为苗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不怕单家断子绝孙吗?”

这回单桂被骂得火了:“柴荣,你不要信口雌黄,我誓与汉家共存亡,不撤晋阳之围,就没有你的赵匡胤!何去何从?老夫给你五天期限,想好了给我回答!”

说罢,他走下山头去了。

赵匡胤成了人质,成了威胁世宗退兵的一张王牌!

一连五天,双方就这样坚持着。

这五天,蛇盘谷里的赵匡胤,和他率领的近五百人的精锐,过着艰苦难熬的日子,度日如年。

蛇盘谷里,荒草一片,树木很少,没有人家。在乍暖还寒的仲春,穿着冰凉的盔甲,到夜里像动物一样,大家挤在一起,互相借助双方的体温取暖。白日饥饿口渴成了最大的难题,心爱的坐骑一匹一匹地被杀掉了,不忍心杀自己的马,就互相交换了杀,找一些干枝枯草,马肉烘得半生不熟,用头盔接着马血.他们的饮食回到原始时代。忙着这一切,还得提防着山上时不时射来的冷箭。赵匡胤所向披靡的铁甲战士,如今竟成了别人刀剑之中的鱼肉!

但是,几百人集结的山谷里,却显得异常的寂静,人们都沉默无言,没有怨天尤人,没有哀声叹气,都在默默地等待:或者能等来解救的队伍,或者就这样一直等到生命的最后,或者胜利,或者失败,多么复杂的战争,最后的答案就是这么简单!

看到自己的士兵这样镇定,想到是自己把他们带到这死亡之谷来的,一向不知悲伤为何物的赵匡胤,潸然地流下了他的英雄泪。

赵匡胤沓无音信,世宗柴荣寝不安枕,食不甘味,日夜焦虑不堪,仍然计无所出,一天夜里正在帐中苦思冥想,张永德忽然告进,就捉住了单桂营中的一个奸细,他说要面见陛下,有机密相告。世宗感到事关重要,说:

“让他进来!”

张永德把那人带进帐中,世宗看时,只见那人身材魁梧,仪表不俗,虽着士卒服装,掩盖不住战将的英姿,世宗见他不同常人,遂即吩咐赐坐、奉茶,坐定之后,世宗问:

“壮士何人?深夜来访,必定有所见教?”

那人叩拜见礼已毕,说道:“在下史魁,字彦升,我祖父史建……”

“啊,原来是名门之后!在汉营何职?”

史魁说:“自祖父和父亲阵亡,小人流落江湖,后来到达维州,正好遇上单桂招兵,因而应募投效,在他帐为偏将。日久之后,才看到单连父子把持一切,心胸狭小,实非将才,不知体恤部下,小的有志难申。早想离开,未得其便。这次凤凰山之战后,单桂大宴将士,说已把赵匡胤将军困于蛇盘谷内,那赵将军乃小的恩人,小的素来钦佩其为人。今其处于危地,故特冒险来见,以议解救之策。”

柴荣吃惊道:“赵匡胤在蛇盘谷围着?”

“是的。”接着史魁就把蛇盘谷的地形情况向世宗禀报一番。

世宗听到有了赵匡胤的消息,心中踏实了许多,但赵匡胤目前的处境,又使他十分担忧,他急切地问史魁:

“将军可有救御弟的计策?”

“我就是为此而来。”

“请快讲!”

“赵将军被困谷中,如龙搁浅滩,虎落平阳,天大的本事也难施展。三天之后,该我当值,领兵看守监视山谷,到时,拨开铁索,就可悄悄将赵将军放出,只是他被困数日,又兵力微弱,仍然难以和单氏父子抗衡。故而须陛下调兵遣将。三日后入夜就攻打单桂老营,把他们精锐吸引住,以攻城火光为号,我那里就放出赵将军,然后里应外合,不仅赵将军得救,灭单桂也在此一战!”

柴荣听后,心花怒放,忙立起向史魁深深一揖道:“朕所以按兵不动,不去攻山,怕单桂对匡民下手。将军此计,实为万全之策。救出匡胤,将军大功一件,朕必将厚加升赏!”

慌得史魁连忙伏于尘埃,叩头道:“史魁不敢,扶正去邪,理所当然,能救出赵将军,使史魁有弃暗投明之机会,实平生一大幸事,焉敢邀赏!”

柴荣大喜,命侍从扶起史魁,踢坐,又讲了营救方案的细节。史魁便立起道:“末将不敢久留,怕走漏风声。就此告辞。”

柴荣让张永德送他出营,史魁的身影便消失于夜色之中。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赵匡胤 作者:金舟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