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匡胤》第27章 大军征淮南


柴荣御驾亲征,南唐元帅刘彦贞自翊用兵可比韩信、诸葛亮,领兵拒抗,用些木雕彩绘怪兽来吓唬周兵战马。谁知马匹并不认识图画,刘彦贞兵败如山倒,自身也被周兵队踩为肉泥。

南唐是五代十国的东南方的大国,本是唐朝时淮南节度杨行密割据的地盘,在唐末混乱中,被封为吴王,杨行密死后,他的儿子遂称帝。但是由于软弱无能,不久被宰相徐温篡位。徐温的儿子同样无能,于是政权又落入徐温的义子齐王徐知诰之手。这徐知诰即当了皇帝,便恢复本姓,改名李昇,自称是唐高祖李渊的后代。所以又改国号为唐,史称南唐。

李昇死后,儿子李璟接位,拥有江南、江北三十多州的土地,后又占领建州,攻打楚国,所向无敌,称霸江南。又通过海路与北契丹友善,远交近攻,左右逢耗,南唐便成为除中原以外,十国中之最强者。加上南方气候适宜,物产丰富,占据优越的地理条件。倒也过得十分逍遥自在。

李璟是一位十分才华的风流天才,写得一手好同,所以他的周围,结集着一批文人名士.比如昭义军节度使、左仆射冯延巳,右仆射孙晟,以及徐铉、徐锴兄弟,都是当时文坛上执牛耳的人物。

李璟是位优秀文学家,却不是个好皇帝,在他左右还包围着一批佞臣奸邪,他的宠臣冯延巳,冯延鲁、陈觉、魏岑、查文微,被人称作“五鬼”。这些人依靠皇帝的宠信,营私舞弊,鱼肉百姓,强占有民田,横行不法,弄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

这一日,李璟正与几位侍臣,在皇宫内御花园饮酒,作诗填词,好不热闹,只见大臣孙晟慌张进来禀报道:

“启禀万岁!北方周兵来犯,从正阳关架起浮桥,渡过淮河,包围了寿州,已攻打十余日了,寿州节度使刘仁赡,派人宣奏章前来求救,请旨定夺。”

李璟内心之中,最惧怕的就是周兵,一听周兵围了寿州,吃了一惊,吓得刚喝下的酒,又变成冷汗,从额头上冒了出来,口中喃喃地说道:“这……这……”却拿不出主意来。

在坐的枢密副使魏岑立起道:“水来土掩,兵来将挡。臣保举一人,必可杀退周兵。”

李璟喜道:“卿家保举何人?”

魏岑道:“定远军节度使,现任京师神武军统帅刘彦贞,世代将门出身,勇武绝伦,人称‘刘一箭’,此人用兵比韩信,由他领兵,出援寿州,破敌必矣!”

李璟听了大喜,说道:“就依卿所奏,速传旨给刘彦贞,任命他为北面行营都部署,让他领兵出援寿州,东退周兵。”

孙晟道:“且道,微臣尚有事启奏。”

李璟道:“卿有何话?”

孙晟奏道:“微臣以为,仅靠刘彦贞一支军马,尚不足与周兵抗拒,可再让九江节度使皇甫晖,常州团练使姚凤出兵,屯于定远,与寿州成畸角之势,以为策应。方可保得无虑。”

魏岑乘机又启奏道:“还应速召军师宋齐丘回京,恢复官职,参赞机务,必然胜券在握,万无一失。”

原来这宋齐丘,是南唐重要智囊,曾任中书令,由贪赃枉法,被免去官职,隐居于九华山,自号‘九华先生’,魏岑与他友善,所以趁机提出恢复他的官职。

李璟见一连提出了几位武将文臣,觉得人才济济,好像周兵已退击退似的,立即喜欢地说:“均依卿所奏。孙卿不去草诏,代朕传旨。召集各将,抵御周兵。”

孙晟领旨去讫,李璟又与魏岑等坐下狂饮。一边,令宫中歌伎,配着音乐,手执檀板,宛转歌唱李璟所作新词:

手卷珠帘上玉钩,
依前春恨恨锁重楼。
风里落花谁是主,
思悠悠。
青鸟不传云外信,
丁香空结雨中愁。
回首绿波春色暮,
接天流。

与李璟这种醉生梦死的欢乐气氛恰恰相反,东都汴京里的柴荣,却烦燥得焦急不安。自十一月初,柴荣派了李谷征淮南以来,至今已有一个多月了。只接到李谷两次捷报,一是兵出正阳关,大军架浮桥渡过了淮河,老将王彦超击溃南唐军二千于寿州城下,已将寿州包围;二是先锋白从遇在山口镇击溃唐兵千余。这都是小胜,算不得什么,而围困寿州,拔掉这颗钉子,才算是大事。可是现在已近岁尾,攻打寿州已经月余,仍然拿不下来。这怎能不使柴荣心焦。

“朕必须御驾亲征!”

柴荣想到这里,便拍案而起,径入中宫,来见符皇后。符皇后这时已生有一子,取名宗训,年已三岁有余,深受柴荣喜爱。

柴荣进得宫来,那符皇后,正倚在床上,教儿子识字。看见柴荣进来,慌忙起身,就要下床拜见。

柴荣一把将她按住,说道:“梓童身体欠安,不必起来,就在床上躺着说话吧。”

说着,柴荣将宗训抱在怀内,就坐在床侧一座绣墩之上,对符皇后说:“李谷无能!出兵南征,连一座小小的寿州都打不下来,一个多月,兴耗钱粮,如此下去,如何能统一天下。朕打算亲征淮南,不知梓童以为如何?”

这符皇后本是个女中豪杰,见识不凡,所以柴荣每有疑难之事,常找她商议。

符皇后听了,绉了下眉头,说道:“国家大事,贱妾不敢拦阻。但是作为君王,理应爱护臣下和百姓,目前年关将到,应体恤士卒,让他们能过个安生年。再说临近岁尾,李谷必然也要加强攻打寿州,战况也许近日会有变。万岁不如等待年后,看淮南战况如何,再作决定。同时,入冬以来,贱妾卧病,久而不愈,现身体略也好转,也希望陛下能伴在身边,在年关时,对妾也不无安慰。”

说着,竟留下两行眼泪来。

柴荣叹口气说:“梓童言之有理,就缓几日说吧。”

心中烦闷,出得中宫,往前殿批阅奏章。那知就在这时,忽有宫官来报,全国军事的统帅、枢密使郑仁诲病故。柴荣听后吃了一惊,立即命令太监,准备素服,朕将亲赴郑府吊唁。

司礼太监也大吃一惊,跪奏道:“陛下,去不往,今日乃腊月二十三祭灶之日,俗称小年,乃是喜日,万岁岂能亲临凶宅?”

柴荣怒道:“君臣义重,岂能时日所限!”

遂不听劝阻,安排了轻车素服,径来郑府吊丧。这一下,使郑府老幼大出意外,齐跪伏门外接驾。柴荣入内,亲瞻遗容,在灵前痛哭而去。

这一来,京师大小官员,那个还不敢不来吊唁,郑府一时门庭如市,一带数天。

安葬了郑仁诲,便到年终了。

新年正旦,柴荣登乾元殿,接受百官朝驾新年。这时却有吴越国王钱俶,也派了使臣前来纳贡贺年。柴荣便趁机亲笔写了一封书信给钱俶,让他起兵,从南面出兵,夹击南唐。

到了正月初三,又传来捷报,称又于上窑击败唐兵千余。至于寿州,仍然无法攻克。

柴荣看完此奏章,拍案大怒,说道:“要这种将领何用!”

次日,即下诏书,宣布亲征淮南。调向训代理东京留守,端明殿学士王朴副之。又使命韩通为京师内外都巡检,负责维护东京地方治安。点禁军十五万,宰相范质随驾,以张永德为马步军都指挥使,赵弘殷为副都指挥使。郭崇为右翼指挥使,曹英为左翼指挥使,赵匡胤为侍卫军都指挥使,高怀亮、石守信、张光翰、赵彦徽、罗彦瑰、赵普、苗训等一批战将谋士,俱各随征。只有郑恩因病,暂留在京城养病,又留高怀德在京,担任催粮官,待郑恩好,二人一同押运草前往淮南,符彦卿、岳元福因年老不再随征。大军以李重进为先锋,领兵一万开路。浩浩荡荡向淮南出发。并派信使,飞马往淮南前线,通知李谷,御驾亲征,不日便要到来了。

不料这时,淮南战场形势却有了变化。南唐的刘彦贞,终于结集了各路军马,水陆交进,来增援寿州,只见陆路上旗幡蔽空,淮水上战舰云屯,逆游而上,确实威武壮观。

那李谷率兵围困寿州,日夜督兵攻打,无奈那南唐守将刘仁赡,久经沙场,深通失法,爱护士卒百姓,军纪严密,上下一心,加意防守,所以李谷围城攻打,差不多两个月了,想了种种办法,仍然攻打不下,李谷不由焦急。

这天,他得知刘彦贞大军来援,水陆并进,连绵十里,已逼进寿州,心中不免胆怯。连忙召集众将商议,他说道:“我军不惯水战,若南唐水师到来,拆去我们的浮桥,断了我军归路,使我军腹背受敌,就会陷入唐兵包围,不如赶快退守正阳,方可无虑。”

正在商议之间,柴荣所派信使已到,告知柴荣御驾亲征的消息。

李谷听了,更觉责任重大,如果天子引兵前来,深入淮河以南,万一被敌军切断归路,我李谷岂不成了千古罪人?于是更坚定了后撤的决心,当下,他把自己的意思,又向众将说了一下。

事涉天子安全,关系重大,还有那个人敢冒然反对呢?于是,李谷当下急书奏章内容是:

贼舰中流而进,弓箭炮火顽抗不能射及。如不守浮桥,则军心难稳,因而,须退保浮桥。况且今贼舰日进,淮水日涨,陛下不宜亲临,万一粮道被断,其危不测。愿陛下暂且驻于陈、颖二州。待李重进先锋兵到,臣与他共同把守,则贼舰可以抵御,浮桥可以保护了。特此且奏,只要我军历兵秣马,等待春去来,淮河水浅,敌军也疲弊,那时出兵取敌,也未晚也。

写毕,立即派了差官,带了奏章飞马北上,奏报柴荣。

世宗柴荣行至中途,遇上了李谷派来送奏章差官,柴荣阅看了李谷的奏章之后,脸色立即变得铁青,狠狠地说:“腐儒误朕大事!”

掷表于地,立即写了二道诏书,一给先锋李重进,令他:“日夜兼程,渡过正阳关浮桥,在淮南开辟战场,”一封给李谷,令他:“坚守寿州阵地,不得后退,等待援军。”派人立即飞马传达诏书。

世宗担心,一旦李谷退兵,浮桥被损,以后作战便产生麻烦了。在二道诏书发下之后,他也便催动大军,随后赶来。

且说那先锋李重进引兵一万前行,忽然后边有信使飞马奔来,向他传达柴荣诏书。重进读完诏书,不敢怠慢,挥军加速前进,自己带了三千骑兵抢先直奔下正阳关。

可惜的是当世宗柴荣的信使和李重进骑兵部队,前脚跟后脚地到正阳关时,李谷已烧毁了粮草辎重,从寿州城外,退到正阳关了。

李谷拜了诏书,才知道自己犯了极大错误,但已无法挽回,只好在正阳关待罪,等待世宗到来,接受处分。

李重进问及敌方形势,李谷道:“贼将刘彦贞已越过寿州,驻于来远镇,却不知何故,并未派兵拆毁淮河上的浮桥。现下浮桥完整无毁。”

李重进听了,仰天大笑道:“天助我也!南朝竟然用这种饭桶为元帅。来日看我出兵,杀他个片甲不留。”

李谷听了,也不由脸红,暗自惭愧。当下,摆出酒席,为李重进接,并犒赏骑兵先头部队。

次日,李重进部下步兵已到,略事休整,李重进便带了自家一万人马,浩浩荡荡走过浮桥,杀奔寿州。

南唐元帅刘彦贞率领大军,水陆并进,来援寿州。忽然探马来报,包围寿州的周军,浇掉粮草,抛弃辎重,连夜逃往正阳关去了。

刘彦贞听后,在马上不由“哈哈”一阵大笑。

部将武彦晖道:“元帅如何如此开心?”

刘彦贞擦一下笑出的眼泪,得意洋洋地指着寿州道:“人言周兵粮良无敌,如今我的兵马未到,他已逃得无影无踪,如此虚名吓人,安能不让本帅好笑!”

部将威帅朗道:“无帅用兵,如汉之韩信、彭越,威名远扬,周兵闻风丧胆,他怎敢不逃!”

随军的池州刺史张全约说道:“周兵退走,天赐良机,我军应趁机奔正阳关,拆去淮河浮桥,然后据淮水而守。周军不习水战,必将无从施其技矣!”

刘彦贞连连摇手道:“孺子之见,孺子之见,周军没有水师,如我军拆去浮桥,两军隔水对峙,还如何能战?”

咸帅朗道:“那么,老师的意思是……?”

刘彦贞说道:“周兵如往浮桥过来,我可催动战船,从水上绕入敌后,占有领浮桥,关门打狗,彼若战败,夺路而走,我大军可跨过浮桥,乘胜追击。浮桥、浮桥,敌之绞索,我之坦途也!”

正说话间,大军已近寿州,寿州守将神仁赡见周兵已退,唐兵到来,便领了一支兵马,出城来迎刘彦贞。

双方见礼既毕,刘彦贞一律不予采纳,让刘仁赡回城固守。自己亲率领大军,驻于寿州与正阳关之间的来远镇,静待周兵前来决战。

刘仁赡见刘彦贞不采自己的意见,仰天长叹:“唐兵败矣,江北淮南,还能是李氏天下乎!”

自回寿州、修固城池工事,增加守卒,准备死守寿州。

刘彦贞在来远镇外,沿河扎下营寨,命令在各营之外,密布拒马,上装利刃,并用铁索连接起来。又命将用车载到前线和怪兽推来,原来却是用木头雕成,下装四轮,不涂以五颜六色,张牙舞爪,十分凶恶。

刘彦贞命将这些怪兽陈列于营外,笑对众将道:“此名‘撼马牌’。南人惯乘舟,北人惯乘马,周兵马队冲来,我军推‘撼马牌’迎击,其马受惊必乱,破敌必矣。此乃三国时诸葛侯用以破孟获之故智也。”

说毕,洋洋得意,众将各各表示钦佩。刘彦贞又搬出盛有铁蒺藜的皮囊,撒在营等外的地上,以使敌兵队无法通过。

一切安排既毕,探马来报:“周兵渡过浮桥来了。”

刘彦贞即令整队列阵迎敌。

来者正是后周大将李重进,他见前有唐兵阻路,便勒住马头,布阵以待。

两军对圆,周兵见那唐兵阵式怪异,几员战将拥定元帅刘彦贞。

刘彦贞把枪尖一挥,指着李重进道:“来将何名?”

李重进道:“吾乃大周皇帝先锋大将李重进是也,天兵到此,还不快快下马受缚!”

刘彦贞哈哈大笑道:“李重进!他已中了本帅缓兵之计,过了淮河,这里便是你葬身之地。”

枪梢一指,喝道:“哪位将军去为我拿下此人。”

早有咸师朗大叫道:“末将愿往!”

挥动手中大斧,跃马出阵,直取李重进,二马相交,一来一往,战在一起,五十余合不分胜负。李重进见不能力取,拨马便走,咸师朗急于立功,纵马赶上,只见李重进猛一转身,弓弦弦响处,“嗖”的一箭,朝咸师朗面门射去。咸师朗连忙把头一歪,那箭却正中肩窝,只听“啊呀”一声,咸师朗翻身落马。早有周兵呐喊一声,把咸师朗活捉过来。

刘彦贞见折了一将,心中大怒,亲自纵马出阵,来战李重进,二人杀在一起,一个中原猛将,一个南国元戎,刀来枪去,战有百十回合,不分胜负。

正在杀得纷纷难解,只听一声炮响,一彪军马从淮河上游冲出,如疾风过野,喊声震天,直冲唐兵阵中,将唐兵拦腰截为两断。来者正是周军左翼都指挥使曹英,已经引兵到来。

江南士兵,连年安逸生活,很少征战,如何能比得上久惯沙场的周兵,顿时阵势大乱。更可笑的是那些木雕怪兽,刘彦贞原想以此惊吓周兵马匹,岂知那些木雕的死东西毫不起作用。大凡牛马鹿獐之类食草动物,都有两怕、一是怕食肉猛兽,是靠嗅觉来断定危险,所以鹿糜,野羊之类,一嗅到虎豹气味,老远之外便逃之夭夭;二是怕跳动的东西,如火焰之类,连虎狼也惧怕而不敢接近。这些木雕东西,是死物件,又无猛兽特有的气味,马匹并不识图画,何惧它,从它跟前疾驰而过,毫不理睬。

刘彦贞见自家兵马大乱,不由心中一慌,略一分神,早被李重进一刀砍于马下。

周军骑兵奔驰而来,马蹄纷纷,早将刘彦贞踏为肉泥。

唐兵见主帅阵亡,还那敢抵敌,立即全线溃退,真是兵败如山倒,各自顾自己逃命去了。谁知方走不远,周军右翼都指挥郭崇也挥军来到,截住南唐溃兵,大杀一阵,这一仗,直杀得唐兵失魂落胆,抛旗丢甲狼狈而逃,被杀者万余人,伏尸三十里,遗弃辎重军器不计其数。所谓用兵比韩信的刘彦贞,就这样一触即溃,身丧失沙场。

只有池州刺史张全约率了一支残兵,逃到寿州城下,刘仁赡开城接他入内,让他担任马步军左都指挥使,协且守城。

屯兵定远的南唐大将皇甫晖和姚凤,因失去依靠,也只好放弃定远,退保清流关去了。

正月二十日,柴荣车驾到达正阳关,首先犒赏了这次大捷的官兵,下令让李重进代替李谷任淮南行营都招付使,而免去李谷的职务,改任制寿州府事,负责新占有领区的行政事务,将功赎过。

正阳关大捷,更坚定了柴荣席卷淮南的信心,让他部队在正阳关休整几日,然后重新出兵攻打寿州。

趁这休整时间,他把李谷召来吩咐道:“前一段我军攻打寿州,周围农民因避兵乱,纷纷逃入寿州。前几日寿州解围,农民们都回归村落,如果听到我军又至,必将重新入城,城中粮少,难免有饥饿而死者,朕心中实为不忍,卿家可分派专人,到四乡抚慰百姓,令其各安本业,不必惊慌,并重申我军纪律,无论将士,凡进村抢掠骚扰百姓者,一律斩立决。”

李谷领令去讫。

停了几日,柴荣便亲领大军,过了浮桥,直抵寿州城下,将寿州团团围住,并把正阳关的浮桥迁到淝水流入淮河处的下蔡镇,与寿州遥遥相对。发动了宋州、毫州、陈州、徐州等八个州的民夫数十万,昼夜不息地轮番攻打寿州。无奈这寿州守将刘仁赡,深通兵法能攻能守,部署了严密的防御,使周军多次攻城受挫。不觉又是一个多月。未能奏效,柴荣心中十分忧臣。

忽报,南唐水师船只约百艘,载水陆马兵万余人,已到涡口当涂山下,有救援寿州模样,柴荣闻报,忙召集众将知谋士商议,退敌之策。

只见苗训道:“南唐兵马并不是惧,所担忧的乃是敌军船只。如任其逆流而上,抵达寿州城下,对我军攻城十分不利。所以必须遣将迎头痛击,消灭它于中途,才能使我军常处于主动地位。”

李谷也插言道:“苗先生之言甚是。那涡口地势险要,乃是淮河上一处重要战略据点,在消灭敌人之后,还应依当涂山就地修筑寨堡,控制水路,派兵驻守,才是一劳永逸之计。”

柴荣听后,点头道:“二卿之言俱皆有理,不知派何人领兵前去迎击涡口敌军为好?”

当下赵匡胤开言道:“赵某愿担此任。”

柴荣大喜,说道:“御弟如能前往,朕便放心了。”

当下议定,由赵匡胤领了高怀亮、董龙、董虎及兵马一万,前往涡口阻击唐兵。

不数日,匡胤领兵来到了涡口,只见探马来报,前面有唐兵营盘扎于当涂山下,依水为寨,大小战船百余艘,在淮河之中,结为水寨,离此约十里左右了。

赵匡胤即传令在此安营,他便同了高怀亮、董龙、董虎,一同策马前来观看敌阵。只见南唐兵马,依山旁水为营,扼守了水陆两路交通,船桅如林,泊舟连绵长达数里。匡胤看罢,心中暗想道:“南唐战船多达百艘,而我军却只有骑步兵马,如何能破得其水寨。”心中疑虑不安,看了半晌,寻思不出好办法,只好回寨,再行商议。

高怀亮道:“敌军半山半水,结成一个大寨,这阵式在北方还未见过,如何袭击敌人,心中实没谱,不如让小弟先去搦战,与敌兵斗上一次,以观察他的战术,摸清规律,再想破敌之计为好。”

匡胤道:“贤弟之言有理。先交战而从中揣摸其虚实,是不少的。”

计议已定,交日黎明,高怀亮纵马提鞭,领了五百铁骑,来到唐营前叫战。不一时,只见唐营旱寨门大开,当先一将,手执开山大斧,领一彪步兵,冲出寨来。

高怀亮叫道:“来将通名!”

那将厉声道:“吾乃南唐淮南水师都监何延锡帐下先锋姜元晖是也,小贼速速报名受死!”

高怀亮道:“我乃大周禁军指挥使高怀亮,可知我的厉害吗?”

姜元晖道:“无名之辈!”枪起大斧直劈过来。

高怀亮用鞭架开,二人便杀在一处。战了几十回合,高怀亮见那姜元晖武艺平常,只是些蛮力而已,要斩此将,实为十分容易的事,只是匡胤曾经指示过,这一仗要探听敌人虚实,所以便不肯使用全力,与那姜元晖斗了三十多个回合。便伪作抵敌不住,回马便走,姜元晖纵马赶来,追赶里许,只见前边芦苇丛中,呐喊一声,转出一队唐兵,一齐开弓,箭如飞蝗般射来。原来高怀亮与姜元晖交战之时,唐军水寨之中,船只出动,向上游驶得数里靠岸,何延锡亲自领一队兵马上岸,企图抄后路包围周兵。高怀亮见退路被阻,只好回身与姜元晖再战,正在杀,赵匡胤和董龙、董虎,领援兵到来,混战一场,唐兵由于出战兵少,不敌而退。匡胤追至河边,唐兵都已奔上船去,驶离河岸。匡胤令众军放箭,那唐船上却竖立起箭垛,唐兵躲在后边,齐声大笑,周兵射来的箭纷纷落水,唐船安然驶入中流,顺流而下,返回水寨去了。

赵匡胤和高怀亮合兵一处,追击姜元晖,姜元晖也引兵退入旱寨,从寨栅上用乱箭射下。匡胤见寨栅坚固,依山而筑,攻打不易,也便收兵回营。

回到营中,匡胤与怀亮计议道:“唐兵将领本领平常,不足为虑。唯其船只众多,旱寨又十分坚固,硬攻很难奏效,应采取佯败的办法,诱其大队出寨追击,然后派精悍部队从背后偷袭,抢占有旱寨,使其兵马无处可归。旱寨一破,水寨失民依,也可不战而破了。”

计议已定,即唤过董龙、董虎授计,二人领命而去。

次日早晨,高怀亮点了二千兵马,往杀向旱寨而来。那唐兵寨内何延锡和姜元晖商议,昨日已将周兵战败,后来由于自家兵少,以致未能将敌击溃,今日应多出兵厮杀。当下闻听周兵到寨外叫战,姜元晖遂披挂上马,引旱寨二千余步军,倾巢而出,只留数百老弱守寨。水寨方面,何延锡也引战船五十余艘,水兵近五千人,故技重施,从水路包抄周兵。

那姜元晖引兵出寨,看见高怀亮,仰天大笑,喝道:“败军之将,还敢来战吗?”

挥手中大斧,直取高怀亮,二人一来一往,战了二三十个回合,高怀亮佯败而走。果然何延锡又引唐军水师,驶到上游登岸,包抄后路,迎头截住。高怀亮见前后都有敌兵,便舍了大路,向当涂山南麓落荒而逃。

何延锡、姜元晖合兵一处,追赶过来。约莫走了三四里,只听一声炮响,山角处转出一支周兵,为首大将正是赵匡胤,领兵一千杀将过来,将唐兵拦腰截断。高怀亮也指挥兵马,回杀过来。

何延锡见周军兵少,大笑道:“如此伏兵,何足惧哉!”

姜元晖道:“元帅可引军回杀周兵,末将去敌高怀亮,一定将其首级献于麾下!”

何延锡引兵回战赵匡胤,姜元晖挥动大斧,经来战高怀亮。他与高怀亮交战二次,以为高怀亮不是自己敌手,所以毫不放在心上。那知高怀亮这一次才显出真本领来。战不到十余合,姜元晖才觉得高怀亮今日勇武非凡,远非昨日可比,才省悟这员周将以前都是诈败。心中不由胆怯,又战不到十合,被高怀亮拦开大斧,一鞭打下,正中姜元晖顶门,顿时脑浆四溅,落身落马。

唐兵见主将身死,登时乱作一团,溃败下来。高怀亮率二干铁骑,冲入敌阵,鞭打枪挑,刀砍斧劈,只杀得唐兵只恨爹娘少生两只脚,没命地向旱寨飞逃。

何延锡引兵来战赵匡胤,他哪里知道赵匡胤的厉害,纵马举刀杀了过来。二人厮杀了二十多个回合,便被赵匡胤挥棍扫落马下,一命呜呼。唐兵呐喊一声,慌忙向淮河岸边逃窜,想上船逃命。谁知快到河边时,只听一声梆子响,一阵箭雨从芦苇中射出,原来周军董虎,早在唐兵上岸后,引了三千兵,藏于芦苇丛中,切断了唐马上船之路。如今见唐兵败回,便传令:“放箭!”唐兵回船不得,后边又有赵匡胤追来,在走头无路之下,纷纷投降。

南唐步兵,顺大路逃向旱寨,快到寨门,只见寨内火光冲天,从寨栅上射下无数箭来,阻碍唐兵不能进寨。原来,赵匡胤已命令董龙,引军三千,埋伏在当涂山边,一待唐兵出寨追杀高怀亮走远,便出后突然袭取了唐兵旱寨,故起火来,烧毁水寨寨栅和余下的船只。无法进寨的唐兵,乱作一团,无计可施,只好投降。

这一仗,赵匡胤大获全胜,斩了唐将何延锡、姜元晖以下将士兵了千余人,投降唐军达五千余人。俘获战船五十余艘。唐军只剩下数百步兵,沿陆路溃散;水师也只剩下剩下千余人,见机得早,开了十余条船向濠州方面逃去。

赵匡胤大获全胜,清理战场,点查俘获战船及物资,修整寨栅。留下董龙、董虎二人守涡口,自己和高怀亮却乘坐了缴获的唐舰、换上周兵旗号,威风凛凛,沿淮河驶向寿州而来。

那柴荣在寿州,日夜挥兵攻打城池,只是攻打不下。过日正在帐内思索办法,忽有旗牌官报说:“赵匡胤大败涡口唐兵,俘获敌军战船五十余艘,现班师回来,请求晋见。”

柴荣大喜,立召匡胤进帐。匡胤便把在当涂山,诱敌出击,采用伏击的办法,包围了何延锡,杀败唐兵的情况一一奏闻。

柴荣提了以后,慰勉几句,便说:“当涂山这颗钉子已拔掉,扫清了寿州外围敌据点,百里内便已无敌踪,我军可以专心攻打寿州了。只是寿州却久攻不下,如之奈何?眼看天气渐热,雨季将到,淮河又以泛滥无常而著名,这对我军攻打寿州明显不利,难道又会成为一个晋阳,使我们被迫收兵吗?不知御弟有何高见?”

柴荣想起去年北征,在晋阳被水淹的旧事,不能不心有余悸,两眼盯赵匡胤,希望他能拿出一个办法来。

匡胤沉思一会,奏道:“寿州守将刘仁赡,深通兵法,是位攻守兼长的将才,近一百天的攻打,我军用尽了种种攻城方法,都未奏效,已经说明了他确实有防守能力,如此再攻下去,也不会有新的办法出来。据臣从俘虏和本地百姓的口中探来的消息,这刘会赡自从唐主派刘彦贞出兵时,即已估计到刘彦贞必败,便暗地筹办守城用物和粮食,准备死守寿州了。目前寿城内至少尚有可维持一年之粮。如果我军仍继续攻打,必将被牵制于寿州城下,旷师日久,必然师老兵疲,更不易攻下了。”

柴荣听后,更为忧心,便说:“照御弟所言,我们只好放弃攻打寿州,班师回朝了。”

匡胤道:“臣认为,大军干里迢迢来到淮南,如征战无功而回,以后再次出兵前来,必然先影响到我军锐气,士气不振,再想求胜便更难了,所以臣以为,本次南征,必须打一次重大胜仗,长我军志气挫南唐威风,夺取一定数量的城市和地盘,方可奏凯还朝。”

这一番议论,正敲中了柴荣心中的顾虑,他就怕出师无功而退。挫伤周军将士的锐气。他听了匡胤这话,忙问道:“难道御弟有获胜的办法?”

匡胤道:“以臣愚见,寿州攻打不下,就不必硬攻下去,必须改变战略。”

柴荣不由眼睛一亮,啊了一声,道:“御弟有何高见!”

匡胤道:“避免师老于寿州城下的最好办法,就是开辟新的战场。现在寿州既被我军围困,南唐扼守淮南江北东部六州之地,门户有二,一是在泗州临淮关,屯有南唐水师主力,依靠洪泽天险,阻挡我军沿淮河东进。由于我军不习水战,又缺乏战舰,从水路东进,还缺少条件。另一个就是滁州清流关,唐兵派了大将皇甫晖和姚凤,领兵十万,镇守此地,以阻挡我军从陆路上的挺进。清流关虽险,唐兵虽多,但皇甫晖、姚凤都是一勇之夫,其才实难望刘仁赡之项背,所以,以臣愚见,不如对寿州围而不攻,使大队主力得以休整。另派一支兵马,攻打清流关,此关一破,滁州唾手可得,得了滁州,南唐门户洞开,我大军便可长驱直入横扫江北诸州。取得各州后,寿州孤城与泗州水师,便可不点自降了。”

柴荣听了大喜,连说:“御弟高见,淮南若干御弟功当居第一,但是清流关山抛险峻,容守难攻,恐怕也不易攻得破。”

匡胤微微一笑,说道:“清流关虽险,然皇甫晖、姚凤,不能与刘仁赡相比。只要在战斗中因势利导,随时用计,破敌绝非难事,也用不了多少兵马。”

柴荣听后,十分高兴,当即召集众将及谋士议事。讲了赵匡胤的建议,决定改变战略。

当下柴便令赵匡胤和石守信、张光翰、赵彦徽、马全义、罗彦瑰、高怀亮、张琼一班战将,起兵五千,去打清流关。

涡口一战,投降敌兵,愿参加周兵的留下,分散编入各部,不愿留的遣散回家;五十余艘战将,停在淝河口,供攻打寿州使用。

自此,周兵开始有了自家的舰队。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赵匡胤 作者:金舟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