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03回 从征北汉奋武扬威 随伐南唐披坚执锐


依山靠水扎着一座大营,营前竖起一面大旗,旗上绣着一个“郭”字,大约有 七八尺高大。营门两侧,两排十六个持戟卫士分立左右,显得是威风凛凛,虎视耽 耽。赵匡胤来到营门前,不觉又自迟疑,寻思道:旗上虽确凿是个郭字,但空空和 尚说的遇郭乃安,不知果是应在这里么?原来赵匡胤起先一认明那旗上的字是个郭 字,便感想到空空和尚那句偈语,他正在切盼奇遇的当儿,突地见了这个,心里一 喜,所以就心花怒放,欢呼直前。及至到得切近,再一转思,恐怕天下事没有那么 碰巧的,反倒踌躇起来,两只脚也不期而然地站定了。那些卫士看见这么个雄赳赳 气昂昂的人来到营前站定,欲前不前,便喝问道:“你这壮士,来到这里呆看什么?” 赵匡胤被这卫士一问,倒立时定了主见,且叩见这姓郭的看是如何,便回答道: “我特来拜谒郭大帅的,但不知可曾在营里么?”卫士道:“正在营里。只是你从 何处来?要见我家元帅做什么?”赵匡胤道:“我是从洛阳经襄阳到此,特投拜大 帅军前效力。”卫士道:“如此,请道姓名来!”赵匡胤道:“我姓赵名匡胤,原 籍涿州人氏,父亲现为都指挥使,出征在凤翔。”卫士道:“失敬了,原是一位贵 公子!何以不在家里享福,反来此投军,向辛苦的路上走呢?”赵匡胤道:“凡人 不可专藉祖宗基业,倚赖父母福荫,就优游放逸空过一世。定要趁少年时候,撇开 安乐,吃些辛苦,自己做出一番事业来,才见得是大丈夫作为!

况且,现在正当世乱,不乘时图些功业,更待何日再出头呢?“卫士道:”可 敬!可敬!既有这等大志,请少站一刻,我与你通报便了。“

原来这座大营的郭大帅不是别一个,乃是后周太祖郭威。

他此时尚未篡汉,还在汉主驾前做枢密副使。因为隐帝初立,河中、永兴、凤 翔三镇相继抗命;李守贞镇守河中,尤称一时的桀骜,被推为三镇盟主。郭威受任 为招慰安抚使,领兵西征,所以西面各军统归他节制。此时正进兵至此,扎营暂憩。 匡胤凑巧碰着,得到营投效,也实在是奇逢了。卫士禀报上去,郭威便将匡胤召入, 见他方面大耳,相貌魁伟,堂堂一表,心下早动了三分爱悦之意;及至询明籍贯世 系,晓得是将门之子,又加匡胤应对如流,声音洪亮,试演武艺,件件精绝,心下 便十分满意,认定他非比凡庸,大可为己助力。不觉喜溢眉宇,便向匡胤道:“令 尊与我原是同寅。你既然有此壮志,效力国家,就屈在营中,同往西征,俟立有功 绩,再为保荐便了。”

赵匡胤见郭威言语温和,颇能礼貌相待,也自喜悦,当下拜谢。

自是留住郭威帐下,随赴河中征剿,披坚执锐,所向有功。后来李守贞败死, 河中平定,郭威移任邺都留守,待遇匡胤礼貌益隆,但始终不闻保荐于他。赵匡胤 深知郭威的用意,又感他优礼有加,故亦安之。直到郭威篡了帝位,建国号做后周, 才把匡胤拔补东西班行首,并拜滑州副指挥;不久,又调任开封府马直军使。及世 宗嗣位,因与匡胤最契厚,竟令他入典禁军。

至是赵匡胤便日见官高爵显了。

世宗姓柴氏名荣,系郭威的妻兄柴守礼的儿子。因为柴守礼早故,他正无依靠, 郭威恰没有子嗣,所以便把他收作义儿,随在营中,与匡胤一同立过功劳。郭威既 即了帝位,就封他做晋王、兼职侍中,掌判内外兵马事。郭威薨逝,他便承袭了这 九五之尊,做了亿兆之主。他这种福分,实非他平昔所及料的。

当他新立的时候,北汉主刘崇欺他威望未孚,便乘丧窥周,统率健卒三万人, 又结联辽兵万余人,入寇高平。警报传来,举国震惊,世宗却不慌不忙,亲率禁军 兼程赶至高平备战。适遇汉兵大至,这人马就如潮水一般地涌来,而且人人勇壮, 个个威风。世宗见了,毫不畏怯,即便麾军直前,迎战汉兵。方始接战,周阵内突 窜出一支军马,向汉阵投降,弃械解甲,北向呼万岁,声震山谷。步兵一见,也就 有千余人跟了过去,愿同作降虏。其余的马步三军虽然不肯依样作为,却也无斗志 了,看看就要败了下来。世宗心下大怒,便亲冒锋刃骤马突出阵前,身先士卒,奋 勇搏战汉兵。汉主刘崇望见世宗亲自冲阵,便一声令下,监催三千弓弩手一齐放箭, 攒射世宗;世宗麾下亲兵便用盾四面把世宗护住。这时汉阵上真是弓开满月,矢如 飞蝗,像雨点般向周阵射来。世宗麾盖上早攒集了有好几十枝。赵匡胤当时亦在军 中,即大呼道:“主忧臣辱,主危臣死!现在主上危急如此,我们还不努力向前, 更待何时呢?”说着,跃马掉枪直捣敌阵。诸将士听说,各亦不甘落后,一拥齐上。 他们一以当百,百以当千,舍死忘生,冲杀过去。汉兵便抵御不住,纷纷后退。战 阵原以勇气当先;勇气一落,心胆便怯,任是如何,也莫想与人争雄了。所以周兵 经赵匡胤这么一振奋,全部队伍勇气一加长,战斗力就强了十倍,立时把汉兵战败 ;汉兵经这么一退,全部队伍勇气一短缩,战斗力就减了百倍,立时被周兵战胜。 那世宗见汉阵一乱,哪里还肯迟慢,便指挥三军直追过去擒捉刘崇。刘崇吓得心碎 胆落,没命奔逃,退入河东,闭城固守。世宗赶到城下,才下令收军安营。次日黎 明,便又驱兵攻城。城上矢石齐发,周兵不得前进。赵匡胤即督兵用火焚城,刘崇 一见,即令弓箭手集射匡胤。当时匡胤就成了众矢之的,万箭集于他一人,就有一 箭射中他的左臂,血流如注。

赵匡胤一些也不在意下,仍旧奋身猛攻。世宗瞧着,深恐折了栋梁、坏了大器, 忙召还匡胤,下令停攻。在这个时候,刘崇已晓得周军厉害,对于防守上就格外来 得严谨了,亲自检查部伍,以防内部发生变化。查到昨日从周阵上投降过来的那起 马步军,见那两个将弁,一个唤做樊爱能,一个唤做何徽,都是鼠目獐头,不像个 有能耐的人;又以为他两个既然不忠于周,必将不忠于汉,留此城里倒是一个祸根。 心下寻思道:此等败类须及早除去的好,免生后患;只是他两个昨日在阵前那样呼 拜于我,我不可无端杀他,且借手于周主吧!想定,即命虎卫士押着两人缒下城去, 还与周主。樊爱能、何徽被撵下城,无处投奔,没奈何仍回周营来见世宗,自缚请 罪。世宗不见犹可,见了顿时怒气勃发,立命推出斩首,全军尽觉股栗。这叫:昨 日一心降敌阵,今朝两命入黄泉。

世宗见汉主守备甚坚,而且匡胤又带着伤,城必不易攻下;停顿在这里无益, 不如暂且退兵休息,待有机会再举。乃即日拔队还返汴都,擢匡胤为都虞侯,领严 州刺史。其余随征诸将佐亦各论功行赏,等级有差。至显德三年正月,世宗复下诏 亲征淮南,拜李谷为行营都部署,司空赵弘殷副之,赵匡胤为侍卫都指挥使,李重 进、韩令坤为正副先锋;命范质辅理国政,高怀德监军留守京城。即日发动大军, 浩浩荡荡向淮南进征。

那时淮南为李氏所据,国号做南唐,主子名做李璟. 李璟称霸一方,威声也着 实不小,而且一向屡挠周师。世宗要想除了这个大敌,所以便亲自领兵来荡平江淮。

李璟接着探报,忙下令命刘彦贞为统军节度使、刘仁瞻为清淮节度使,领兵五 万,迎拒周师于正阳淮西;被李重进大杀一阵,俘斩唐军两万多,获得辎重盔甲不 计其数,刘彦贞死于乱刀之下。刘仁瞻收拾残军,连夜奔往寿州,星速遣人向李璟 告急,南唐君臣大震。李璟忙又下令,命节度使皇甫晖、姚凤领兵十万,扼守清流 关,阻遏周师前进。清流关在滁州的西南面,倚山负水,形势很是雄峻。皇甫晖、 姚凤拥十万之众固守在那里,越显得坚固万分,纵有雄兵猛将,也觉难以攻取的了。

果然探马报入周营,世宗便心下作难,以为此关甚不易破得。

赵匡胤却挺身入奏道:“臣愿得二人,夺取此关!”世宗道:“卿固是忠勇足 多,但此关本来就极其坚固,皇甫晖、姚凤又是南唐健将,如此地灵人杰,恐怕一 时攻不下哩!”赵匡胤道:“此关坚固,诚然不错;只是谓皇甫晖、姚凤为南唐健 将,万岁未免抬举得过甚了!”世宗道:“依卿看来,二人是何等样人呢?”赵匡 胤道:“据臣观察,二人不过是肉食鄙夫,懦怯无能之辈,徒负虚名罢了。似这等 一座关隘,进可攻取,退可据守,二人如果是勇悍的,怎肯不开关应战呢?如今只 是逗留关内,这分明是畏怯了!”世宗道:“卿又将如何攻取呢?”

赵匡胤道:“兵贵神速,当出兵骤进,攻其无备,便可一鼓夺关,生擒二人了!” 世宗道:“朕亦思要夺此关须用袭击的法子;适闻卿言,正合孤意,知卿前去,定 操胜算了!既然如此,事不宜迟,即刻就命卿领兵前去,朕专候成功便了。”即拨 兵二万,令匡胤带领了去。

赵匡胤奉了命令,星夜督军前进。真是人禁口,马衔枚,一路上偃旗息鼓,寂 无声响;将及天明,已抵关下。赵匡胤就乘曙色朦胧中,暗暗一声号令,把座清流 关围得铁桶相似。关上守兵尚都在睡乡里,好梦正酣,全然不晓得此关已迫至万分 危急的时候,眼见得就不能保了;直到晨鸡迭唱,旭日东升,才慢吞吞地各个揉着 两只朦胧眼,起来扎束布置,命侦骑出关打探军情。不料关门一开,侦骑未出,突 来一员大将,猛吼一声,跃马横刀,逢人便杀,锐不可当。那后面的兵丁就一窝蜂 似地跟着涌进关来,人人恐后,个个争先,赶杀守御兵卒。那些守关的兵卒和预备 出关的侦骑,直以为是飞将军从天而降,吓得魄丧魂飞,哪里还敢抵抗,只是鼠窜 般地四散奔逃。皇甫晖、姚凤两人方在起床,听得周兵已杀进来,毕竟是南唐健将, 智见不凡,飞走出室,腾身上马,疾驰向东奔滁州而去。可怜这十万唐兵,被周兵 大刀阔斧杀得奔逃无路,躲避无门,早已死伤了一大半;仅有一小半逃得快的,侥 幸留得生命,步着他们主帅的后尘,仓皇奔到滁州城来。

皇甫晖、姚凤进得滁州城,收合溃兵,尚不足四万人了。

登城一望,只见周兵漫山塞野,彤弓一一,白旆央央,喊杀追奔过来。皇甫晖 向姚凤道:“赶紧把城外吊桥拆毁,遏止敌兵渡濠攻城,再图良策退敌吧。”姚凤 道:“此时也只有先行这一着。”两下计议已定,当下传令拆桥抽板。兵士得令, 即忙奉行,拆卸停当。皇甫晖、姚凤总道这么一来,濠渠广阔,周兵急切不能飞越, 暂时可以缓兵了。谁知赵匡胤一马当先追到濠边,见吊桥毁去,大怒道:“没智勇 的笨儿郎!你道这样遏制得住天兵么?”言未毕,他把马鞭一扬,那一骑银鬃玉兔 马忽地腾空而起,只一跃就超过了濠渠,安安稳稳地到了那一边。

众兵丁见主帅已过去,也一声呐喊,尽都凫水而渡。一霎时全数过了城濠,把 城围住。皇甫晖、姚凤早惊逃入城,把四门紧闭,分兵固守。赵匡胤就传令四面架 设云梯,悉力猛攻。皇甫晖见势头不好,连忙令兵士向城下传呼,请周将答话。赵 匡胤听得,抬头一望,只见城上站的正是皇甫晖,对他拱手;便应声道:“有话请 快说,迟即破城进来了!”皇甫晖道:“将军想是赵统帅了。我与你私下原无仇隙, 只缘各为其主,是以相争。你袭夺我清流关也就够了,为何苦苦地相逼呢?大丈夫 临阵,自当明战明胜,你为何暗里袭击,攻人无备呢?而今与你一言为约,请暂行 停攻,退出尺寸之地,容我出城列阵,与你枪对枪、刀对刀,决一胜负!我若再败, 愿把此城奉献。”赵匡胤道:“好,好,好!就依你!横竖此城已在我囊中,不怕 你移到哪里去。我就停攻退步,让你缓缓整军出来,我与你厮杀一场,那时好教你 死而无怨。”说着,传令停攻,退过城濠,列阵相待。皇甫晖也急下城来,对姚凤 道:“而今只有拼着一死了!”姚凤道:“你我且并辔齐出,杀他个措手不及,纵 然捉不得赵匡胤,也给他个厉害,使他不敢正视此城!”皇甫晖道:“正当如此!” 说着,率领兵卒大开城门。二人果然并马冲出,直躧周阵。那时匡胤正等得心焦, 要催马搦战,忽见皇甫晖、姚凤齐冲出来,暗道:“送死的来了!”不肯怠慢,骤 马从斜刺里疾出,举起倚天剑向皇甫晖盖顶直下。皇甫晖倒弄得措手不及,左肩上 早击了个正着,“啊呀”一声撞下马来。

周兵一见,即上前将他绑了。姚凤急来相救,不提防长戈齐至,马先受伤,前 蹄一蹶,也就掀翻于地。周兵又上前将他绑住。

南唐两名大将勇气未施就一齐遭擒,死在九泉,也终是一对冤桶哩!唐兵看见, 自然不敢当敌,立时全部溃散了。于是滁州城便不战而下。赵匡胤入城安民讫,便 遣使押解囚虏,向世宗处献俘报捷。世宗大喜,受俘毕,即命翰林学士窦仪至滁州 籍记库藏。匡胤一一交付了,窦仪一一籍记明白。忽匡胤欲赏军兵,要取库中绢匹。 窦仪拦阻道:“将军初入滁州,就是尽取库中储藏,仪不敢有异言。而今仪承上命 籍记为官物了,将军却不得擅取,必有皇上诏命,仪方可应付,愿公明察!”赵匡 胤听说,忙改容谢道:“学士说的是,我知错了!”心下十分敬重窦仪公忠为国, 做事不苟。

过了数日,这日赵匡胤正在与窦仪谈论公务,忽听报:“有一人奉圣命来此, 要请见元帅。”赵匡胤见说是奉旨意来的,疑心或有甚紧急事故,忙命卫士:“快 把那人请了进来!”这正是:座上原经有国士,阶前忽又来谋臣。

要知来的那人是谁,究竟有何事故,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