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04回 虎斗龙争扫平江北 称臣纳土收复淮南


卫士飞步出去,把那人请了进来。赵匡胤一见,竟是个少时相识,旧雨重逢, 不觉喜出望外。你道那人姓甚名谁,原来姓赵,名普,字则平。他祖籍幽蓟,因避 乱移住在洛阳,所以匡胤与他认得。他起先是做永兴节度使刘词的幕僚,刘词死的 时候,就遗表把他荐于世宗,说他有才可用。现在又得范质加章荐举,世宗就诏用 他为滁州军事判官。他奉了圣命,不敢迟慢,就即日来到滁州,齐巧与匡胤遇合了。 赵匡胤当下与赵普叙过礼,彼此坐下,谈论起来。

赵普本来就很有才识的,近来又加了一番阅历,见解便愈益超卓了。匡胤听着, 不由得心下大悦,刮目相待。也是赵普合当要显出才干。那时匡胤令部下大举清乡, 适捕到一百多个盗匪,照律论罪,尽在处死刑之列。赵普便进言道:“这些盗匪, 应该先鞫讯,然后斩决。如果不审问明白就一起将他杀了,倘若里面有些是良民被 诬指为盗的,岂不是草菅人命吗?”赵匡胤笑道:“你正所谓书生之见了!须知此 地的人民原尽属俘虏,我一律未曾加罪于他们,总算是格外开恩了。而今这班人竟 胆敢复行去做盗匪,要是不把他们立正典刑,将何以儆众呢?”赵普道:“明公素 怀大志,以统一中原为己任,奈何自分畛域,遗弃斯民呢?南唐固是敌国,应施讨 伐,而此地人民,却不外是中原全体人民之一部,明公来克复兹土,正是吊民而伐 罪,怎好把百姓亦看作俘虏呢?自来王道不外行仁,还请明公三思!”赵匡胤听了 赵普这一席话,真是大启圣聪,顿开茅塞,便道:“这么说,就烦你去审讯一番, 再行定罪便了。”

赵普领了言语,即去一一鞫讯,竟有十之七八是良民;遂将审讯所得禀复匡胤, 然后把该杀的拿出市曹正法,把该放的一齐放了。只这一桩事,就把滁州百姓乐得 欢声载道,讴颂匡胤明德。由此,赵匡胤更信服赵普的才情和见地,每有疑议,尽 行取决于赵普;赵普也感激匡胤的知爱,格外效忠,凡是他晓得的、见得到的事情, 没有不尽言的。赵匡胤得着赵普料理诸事,一无积压;自己又勇冠三军,威名便更 加大了。忽一日,赵弘殷亦领兵来到滁州,到时已经半夜了,城门早关闭着,弘殷 便命兵士在城下传呼开城。赵匡胤登城对弘殷道:“父子虽系至亲,城门乃属王事, 未到开启的时候,儿不敢接奉父命而擅开王城。”赵弘殷没奈何,只得在城外扎驻 一夜。到次日晨刻,赵匡胤才开了城把父亲迎接进去。人民晓得这回事,愈讴颂匡 胤奉公无私。

这时韩令坤亦奉着世宗的命令,领兵克复了扬州,进攻泰州一带;惟有寿州却 因刘仁瞻守备异常坚固,久攻不下。但是周军威声实已大为南唐君臣所震慑,李璟 便遣翰林学士户部侍郎钟谟、工部侍郎文理、大学士李德明,奉表称臣请和,献御 服茶药及金器千两、银器五百两、缯锦二千匹、犒军牛五百头、酒二千斛,一竟来 到寿州城下,请朝见世宗。世宗晓得钟谟、李德明是两个辩口之士,便把军兵排得 严严整整,然后召见他们。世宗不等他们开口说辞,便道:“尔主自称是唐室的苗 裔,就应该晓得礼义,比别的国度要不同些!怎么与朕只隔着一条河,从没有派一 个使者来修修好?反倒渡了海去结联契丹,丢开自己人不服从,要去服从外国人, 这礼义在哪里?尔现在想来说我罢兵吗?我却不是六国那起蠢皇帝,岂是你们藉着 口舌所能移动我的心志的!你们回去告诉尔主,赶快来见朕,再拜谢过,便没有事 了。不然,朕想来看一看金陵的城池,借用你们的府库来犒劳我的军队!到了那个 时候,你们君臣不后悔么?”几句话吓得钟谟、李德明战栗不敢说话了,便回去把 话奏知李璟. 于是李璟又命李德明、孙晟来见世宗,自请削去帝号,割让寿、濠、 泗、楚、光、海六州的土地,仍岁输金帛百万,请求罢兵。世宗见得淮南之地大半 已归掌握,各将帅又日逐告捷,想尽得江北之地,不答应他的要求。李德明回去, 盛称世宗威德及军兵之强壮,劝李璟再割让江北之地,李璟听了不欢喜。宋齐丘、 陈觉、李征古又在李璟面前说德明是卖国求荣。李璟大怒,便把德明杀了。命诸道 兵马元帅齐王李璟达将兵拒周;又命陈觉为监军使,边镐为应援都军使。李景达挑 选精锐六万人,即日向江北进发,直趋扬州。

韩令坤闻听唐兵大至,深恐寡不敌众,飞章求援。世宗便遣张永德往救,命赵 匡胤屯六合作声援。赵匡胤接到命令,便留赵普留守滁州,率领轻骑二千,星夜驰 抵六合。忽听报韩令坤已弃城西走,眼见得扬州要复为南唐夺回。赵匡胤因为扬州 是江北重镇,若真是抛弃了,便前功尽失,忙一面派兵阻住扬州溃军,下令道: “如有扬州兵经过六合的,尽断其足!”一面又遗书责令坤道:“兄素忠勇,奈何 怯退?如扬州有失,则上无以报主,下无以对友,昔日英威扫地矣!望速返固守!”

韩令坤得书,适张永德也到了,便复入扬州,坚意固守。次日,唐偏将陆孟俊 领兵从泰州杀到。韩令坤鼓起勇气,不待他歇马,便领兵出城迎战。这一阵,韩令 坤因受了激刺,勇猛倍常,一匹马一支枪杀入唐军阵中,直捣中坚,如入无人之境, 横冲直撞,杀得唐兵大败奔逃。陆孟俊跃马来战令坤,不到七八个回合,韩令坤大 喝一声,将马一催,向孟俊当胸一枪刺去。陆孟俊正闪身躲避,韩令坤早伸过手去, 将他一提,便生擒活捉过来。唐兵见主将被擒,一齐弃甲撇兵,伏地请降。韩令坤 即传令勿再伤杀,尽行押入后队,掌起得胜鼓,回城而去。

那李景达听得陆孟俊被擒,急召集部下商议进兵。左右道:“扬州韩令坤勇悍 异常,难以骤胜,不如先取六合,六合既得,扬州就容易攻取了。”李景达全不知 赵匡胤在六合,比扬州韩令坤还要厉害,竟听信左右的计谋,率兵向六合而来。距 六合二十里下寨,掘堑设栅,不再前进。赵匡胤也就不去击他,固守六合弗动。诸 将进帐请战道:“唐兵听得韩将军扬州大捷,已经吓破胆了,所以到了此处不敢会 战。趁此时前去击他,定必大获全胜。”赵匡胤道:“你们但知其一,未知其二。 他如今设栅驻扎,固然是心存恐惧,震慑于我们的威声,但是我军只有二千,彼众 我寡,若是前去击他,他一望就知道我们的兵力单薄。那时他以数万之众奋力来围 击我们,倒是难操胜算了。

不如等待他来,迎头击他,那就有胜无败,必然破他了!“

不数日,李景达出兵来攻六合。赵匡胤以繁缨饰马,铠仗鲜明,将要出阵。诸 将道:“元帅如此,最容易被敌兵认识的。”赵匡胤道:“我正要他们认识哩!” 及对阵,赵匡胤奋勇直突,敌兵望见繁缨鲜铠,认得是赵匡胤,因早已惊畏他的威 勇,一个个未战先怯,这真是先声夺人了。那一边李景达也自努力奋斗,又因兵卒 众多,两下从辰牌杀到未牌,竟彼此没有大胜负。赵匡胤便鸣金收军,李景达也就 收军退回原寨去了。赵匡胤回城遍检部伍,叫兵卒一齐呈上皮笠。匡胤检阅一过, 即指出三十余人,命推出斩了。一时,献首帐下。众将兵尽都不解何故要杀那几十 个兵卒,不禁同时显出怀疑的状态来,却又不敢质问。赵匡胤晓得众人不明了那些 被杀兵卒的应得之罪,便将皮笠传示大众,并宣布罪状道:“适才推出处斩的那些 兵士,所以致死,就是临阵退缩,犯了军律。今日我在阵上督战时,见他们畏敌不 前,只敢退缩,便以剑斫记在他们的皮笠上面。

你们大家看看,他们的皮笠上不是都有剑痕留着么?“众将兵听了,才明白了 这个理由,愈加惮服匡胤执法严明。自此,便再没有敢不尽死的了。次日,李景达 领兵复来,赵匡胤督兵迎战,那部下的兵卒便大非昨日可比,一力拼命向前。常言 道得好:”一夫拼命,万人辟易。“今周营二千健军一齐拼命,那南唐的兵众哪里 抵敌得住,只得同时败退。李景达那时又被赵匡胤杀得他喘不过气来,也兜回马奔 逃。趁着这种优势,赵匡胤益发奋起神威,勇往追杀,并大声呼道:”努力杀敌者! “

于是,周军的兵马便越追越紧,南唐的兵马便愈逃愈乱。这一阵,赵匡胤大获 全胜,斩获得南唐兵将约一万五千人。那南唐余众还有二万以上,逃到江口,争舟 先渡,又溺死了大半。至是,南唐的精卒就被周军斩杀殆尽了。

南唐君臣到此时真是胆落气夺,大有朝不保夕之势,然而寿州刘仁瞻还是急切 破他不得。世宗锐于进取,便想自己到扬州去,从那一方面进取。范质谏阻道: “陛下自孟春出师,至今已入盛夏,兵力既疲,粮运又复不继,恐非万全之策。依 臣子的愚见,请陛下暂且回驾大梁,少事休息,等兵力复原,粮食充足,再图南征 未迟。”世宗起初不允,后见范质苦苦谏诤,继之以泣,这才依允了。就即日启驾 回大梁,命侍卫亲军都指挥使李重进留围寿州。世宗又念赵匡胤父子劳苦功高,在 外出力已久,便别调能将替守滁、扬,诏令还朝。赵匡胤奉到诏旨,就交代一切, 从六合转滁州,奉着父亲赵弘殷,并带同赵普,领军回汴。既返都城,赵弘殷、赵 匡胤就入朝陛见,世宗慰劳有加。赵匡胤便力奏赵普才能。世宗道:“卿所保举的 定非凡庸,朕重用于他便了。”赵弘殷、赵匡胤谢恩出朝。次日,世宗下诏,封赵 弘殷为检校司徒、兼天水县署;赵匡胤为定国节度使、兼殿前都指挥使;赵普为节 度推官。三人上表谢恩。由此,赵匡胤父子分典禁兵,权重朝野了。

到四年春,寿州刘仁瞻被李重进固围不解,城中食尽。李景达从濠州遣应援使 永安节度使许文稹、都军使边镐、北面诏讨使朱元,将兵五万,溯淮往救,扎驻紫 金山,一连列着十几座大营,像连珠似的,与城中烽火,早夜相应;又筑甬道输粮 入城,绵亘数十里。将到寿州,李重进奋力督军截住,斩获五千人,夺得粮车数十 辆。世宗接到奏报,心中大悦,命王朴权东京留守,侍卫都虞侯韩通为京城内外都 巡检,命右骁卫大将军王环为水军统领,御驾亲督战船,自闵河沿颍水入淮,再征 南唐。本来周军是没有水军的,世宗前番征战,深以缺乏水军应战为恨,返驾之后, 费了半年的苦心,就也练出这一支水军来,所以这回便有水军了。

这时朱元因被陈觉谗谮,李璟命武昌节度使杨守忠去代替他的职务。朱元愤怒, 便举寨投降于周军。世宗亲环甲胄,与赵匡胤督水军直薄紫金山。世宗施展如龙, 赵匡胤威猛于虎,只一阵便扫平了紫金山援军,生擒许文稹、边镐、杨守忠。唐军 余众沿着淮河向东奔逃。世宗更自将数百骑,循北岸追赶,诸将便率领步卒循南岸 追赶,水军从中流而下,三路追击。这一役,斩杀收降及沉溺南唐兵将殆五万人, 获船舰粮仗约十万以上。李景达及陈觉在濠州闻报,吓得不敢复战,忙奔归金陵去 了。刘仁瞻听得援军失败,扼吭叹息,加之又生起病来,对部属道:“大事去了!” 世宗击破南唐援兵,便集合各路兵马于寿州城北示威,旌旗蔽空,厥声赫赫。那时 刘仁瞻已病得不省人事,监军使周延构、营田副使孙羽等,制作仁瞻的表章,遣使 奉着到世宗御营来降,至是才得了寿州,遂乘胜定濠州,克泗州。南唐战船数百艘, 尽数退保清口。世宗又亲自将兵从淮北进,命赵匡胤将兵从淮南进,诸将督水军从 中流进,共追南唐军兵。且战且行,金鼓的声音响震数十里。赵匡胤一往无前,直 杀得南唐士卒血流成渠,尸横遍野;尽烧清口战舰,生擒陈承诏以归。南唐战舰在 淮上的至此全归于尽了。于是势如破竹,楚州、奉州、鄂州相继克复,大队人马直 向金陵杀来。

李璟见一败至此,自知不能复振,乃遣陈觉奉表来见世宗,愿传位太子弘冀, 听命周室,并献庐、舒、蕲、黄四州之地,划江为界,请求息兵。世宗见他辞意十 分哀恳,便道:“朕兴师本意只在取江北的地方,现在尔主能举国内附,朕还想什 么呢?”陈觉拜谢而退。世宗便赐书与李璟通好罢兵。至此,江北悉平。世宗遂下 诏奏凯班师。还朝后,重赏南征将士,并及淮南新附的人民,于赵匡胤特别从优, 授忠武节度使。南唐主李璟与群臣计议贡周物品,宋齐丘奏道:“依微臣的愚意, 于珍奇泉帛之外,可选美女二名,连同进去。周主固是英明的,倘若天意属在我朝, 使他竟耽于女色,斫丧他英明之质,消沉他远大之志,那么我朝便还有兴复的机会!” 李璟依了宋齐丘的主见,果然选了两名色艺双绝的美女,连同银钱茶绢,遣使并献 上去。世宗见于正式贡献晶之外加进来两件活宝贝,不觉默然深思了一会,才传旨 :“朕少时在延和殿召见。”内监即将旨意传知南唐使臣。可怜那位南唐使臣却捏 着一把汗,不知这位英明的圣主见了这两件额外贡品,是喜还是怒,是收受还是拒 绝,他满肚皮里不住地在那里胡猜乱想。这正是:北方还未归王化,南国便来进美 人。

要知世宗少时召见南唐使臣,如何发付这两件特别的贡品,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