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06回 应天顺人法尧禅舜 形单影只带恨含愁


陈桥驿四围环列着整千累万数的营幕,西斜的日光返照在这些旌旗上,发出异 彩,端的是载旆之威烈烈如火。众兵士各归部伍,分守栅寨,没一个敢乱行乱走的。 只有一片萧萧马鸣之声冲破那沉肃的空气,与晚风响应着。可知是军令森严,三军 慑伏了。你道陈桥驿哪里来这许多军马?原来是都点检赵匡胤领着大兵去防边御寇, 这日进到陈桥驿,恰是天色向晚时,所以就在这里扎住营寨休息一夜,明日再往前 行,故而陈桥驿便陡增了这许多军马。那么四日晚间宫廷内得到陈桥的那个警报, 说是已册点检赵匡胤作天子了,又打从哪里说起呢?莫着急,这是其中有变呀!闲 话少说,且看正文。

当下赵匡胤麾下有个亲吏名唤做楚昭辅的,他办完了庶务,正走出营来闲散闲 散,只见前军散骑指挥苗训独自个站立营外,举头望着天空,好像发现了什么,在 那里凝思似的。这苗训素称晓畅天文,且是谈言微中,军中都唤他苗先生。所以楚 昭辅见了,便走过去问道:“苗先生,你在此静观什么?”

苗训见是楚昭辅,答道:“你想明白我所观测的事物么?你是点检的亲人,不 妨说与你知道。”用手指着西方将要沉落的斜日道:“你瞧!你看太阳下面不是复 有一太阳吗?”楚昭辅抬头顺着苗训的手儿极目一望,果见日下复有一日,一片黑 光,互相摩荡。好一会,一日沉不见,一日独放光明,旁有五色灿烂的云霞拥护着, 真个是祥光万道,瑞气千条。良久,楚昭辅惊异道:“苗先生,这是个吉祥之兆呢, 还是个不祥之征呢?”苗训道:“这话却难说了,说是个吉祥之兆吗,固然是不错 的;但说是不祥之征,也未始不可以。”楚昭辅道:“一个征兆,主吉就说主吉, 主凶就说主凶,怎么好模棱两可,游移其辞,既说是主吉,同时又说主凶呢?”苗 训道:“并非是模棱两可,乃实有是理,因为是有两个观察点啊!这个征兆,便叫 做天命。起先沉没的太阳,是应在当今幼帝;后显的太阳,乃应在我们点检。那么 在点检一方说,正是个吉祥之兆;若是在幼帝一方说,岂不适是不祥之征么?”楚 昭辅恍然道:“有理!

不知应验当在什么时候?“苗训道:”上天垂象已显,应验就在眼前了!“说 着已是暮色苍然,两人便各归营。

楚昭辅到了自己帐内,免不得把适间所见与苗训所言转告别个知晓。这一传开 去,顿时间你告诉我,我告诉你,一传十,十传百,就弄得一军皆知。于是议论纷 纷,大家认为是天大喜事。果然都指挥领江宁节度使事高怀德便聚诸将士相谋道: “主上幼弱,又无明辅,我们出死力拼生命去破敌,挣下汗马功劳,有哪个晓得呢? 我们不如应天顺人,就先册点检作天子,然后去北征,各位将军以为何如?”众将 士原同有此心,听得高怀德一倡议,谁还肯说句不赞同,大家齐声道:“正该如此!

我们就议定个办法。“都押衙李处耘道:”这事非同小可,还须同点检胞弟供 奉官都知赵匡义商议一下才好。“高怀德道:”不错!正要和他商议。“便请赵匡 义到来。

中有脱文——编者注“速设策除叛遏乱,却站在此地从容说太平话吗?范质道 :”我等正在踌躇,不得善策,侍卫有什么高见么?“韩通道:”而今别无计较, 只有我去召集禁军,登陴守御;二公去请旨,传檄各镇,速令勤王。你我就分道这 么做吧,迟便无及了!“言毕,疾驰而去。范质、王溥尚在迟疑,家人跑来报道:” 大军已进城了,相爷快走!“范质、王溥一听这个急报,哪里还顾得朝廷的事,只 是自己生命要紧,便一溜烟各奔家门去了。那韩通正走间,劈头恰撞着赵匡胤前军 都校王彦升领着铁骑驶入城来。王彦升见了韩通,大声招呼道:”韩侍卫,快去接 驾!新天子到了!“韩通大怒道:”接什么鸟驾!哪里来的什么鸟天子!你们一班 叛党乱作妄为,真的不怕天诛吗?须知我韩通是不甘附逆的,即刻就要领着禁军来 捉拿你们,你须与我仔细着!你竟胆敢闯到禁城里来耀武扬威,你真死到临头还不 知哩!“说着,由小道飞向家门驶去。王彦升本是个性烈不过的人,一听韩通的说 话,直气得三尸暴跳,七孔生烟,策马随后便追。韩通跑入家门,正想阖户,不料 王彦升驱马早到,手起一刀,将韩通劈死门内。他见韩通已死,一时残忍性起,便 索性闯进去杀了韩通一家人;然后再往城内各处绕行了一遭,王彦升这才返身出城 来迎接赵匡胤。

于是,赵匡胤领着大军缓缓地从明德门鱼贯入城,命将士一律归营,自己退居 于公署中。不一时,军校罗彦瓌拥范质、王溥诸人来。赵匡胤向诸人流涕道:“我 受世宗厚恩,被大军逼迫至此,真是无颜对天地了!”范质等正待对答,罗彦瓌挺 剑厉声道:“我们无主,今已推立点检作天子了!有不从命的,请先试我这宝剑!” 说罢,拔剑出鞘,向着范质、王溥。王溥恐惧极了,降阶先拜。范质不得已,随后 亦拜。赵匡胤忙下阶扶起两人。至是,范质等便诚惶诚恐地拜请赵匡胤诣崇元殿行 禅代礼。赵匡胤即命范质等先行入朝,召集百官。范质等领命去了。日晡时,百官 齐集,排班已定。石守信、王审琦等左右拥护着赵匡胤,从容就廷受禅。但是还未 有禅诏,翰林承旨陶谷便从袖里取出一道禅诏来;兵部侍郎窦仪忙接了朗声宣读道 :天生燕民,树之司牧。二帝推公而禅位,三王乘时而革命:其揆一也。惟尔小子, 遭家不造;人心已去,天命有归。咨尔归德军节度使殿前都点检兼检校太傅赵匡胤, 禀天纵之姿,有神武之略,佐我高祖,格于皇天,逮事世宗,功存纳麓,东征西讨, 厥绩隆焉!天地鬼神,享于有德,讴歌颂狱,归于至仁。

应天顺人,法尧禅舜,如释重负,予其作宾。于戏钦哉!畏天之命!

读禅诏毕,宣徽使引赵匡胤就北面拜受制书毕,便掖引赵匡胤登崇元殿,即皇 帝位。到此时,赵匡胤完全如了平生志愿,确立为宋朝开基的太祖皇帝了。当下, 文武百官就金阶舞蹈,朝贺如仪。太祖遂降诏,奉周幼帝做郑王,符太后做周太后, 把一双孤儿寡妇逼迁于西宫,自此周统斩绝,赵家代兴。因太祖前领归德军在宋州, 遂建国号称做宋朝。以火德王,色尚赤,腊用戌。纪元建隆,大赦天下,遣使遍告 邻国藩镇。恰巧华山隐士陈抟老祖骑着一匹驴子打从汴京经过,听说太祖这日已受 禅代周,即了帝位,不禁在驴上拍掌大笑道:“天下自此定了!”说着,加鞭扬长 而去。市民听了他这一句话,益信太祖是天命真主,各个更心悦诚服不提。

越日,太祖降诏追赠周侍卫亲军副都指挥使韩通为中书令,以礼收葬,以旌其 忠义。又论翼戴功劳,加石守信为侍卫亲军副都指挥使,高怀德为殿前副都点检, 张令铎为马步军都虞侯,王审琦为殿前都指挥使,张光翰为马军都指挥使,赵彦徽 为步军都指挥使,并领节镇。其余领军,一并进爵有差。这时慕容延钊领重兵屯在 真定,韩令坤领兵巡阅北边,都在外未回。太祖便遣使往传谕,许他二人便宜从事, 两人都报称听命。

太祖即诏加慕容延钊为殿前都点检,韩令坤为侍卫亲军都指挥;授弟赵匡义为 殿前都虞侯,改名做光义。以赵普为枢密大学士;范质依周职守司徒、兼侍中;王 溥守司空、兼门下侍郎;魏仁浦为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均同平章事。于是, 一时附凤攀龙之士都已取得高官厚禄了。

太祖便又追崇祖考,立四亲庙:尊高祖脁为僖祖文献皇帝,曾祖珽为顺祖惠元 皇帝,祖敬为翼祖简恭皇帝,妣皆为皇后;考弘殷为宣祖诏武皇帝。定制,每年五 享,朔望荐食荐新,三年一袷祭,五年一禘祭。先庙已定,又尊母杜夫人为皇太后, 扶掖御殿受朝。太祖下拜,群臣皆行朝贺礼。太后起先见楚昭辅到家,报知诸将拥 立太祖事,却惊喜道:“我儿素怀大志,今果然作天子了!”此时倒全无喜色,反 觉满面愁容,吓得太祖忙跪拜道:“母后有什么言语,儿臣自当遵依,请母后放下 忧心吧!”太后道:“我别无言语,只愁得是为君难啊!你可知做了万民之主,一 日万机。调度得好,原可享着尊荣;若是失道,便求为匹夫而不可得。这皇帝岂是 容易做得的么!”太祖再拜道:“臣儿谨体慈旨,敬畏图治就是,母后总可宽心!” 太后遂起退殿。太祖转身临朝,册立夫人王氏为皇后。太祖元配是贺夫人,生一子 名德昭,并二女儿,在周显德五年病殁了,因此续聘彰德军节度使王饶女为继室, 就是今后。

太祖尚有二妹:一个已经夭逝,追封为陈国长公主;一个出嫁与米德福,不幸 又做了寡妇,即封为燕国长公主,赐居宫中。这燕国长公主生得兰心蕙质,明眸皓 齿,的是一位美貌佳人。她只是命运不济,所以在此青春年少正当欢乐的时候,把 个并肩比翼的丈夫死了,弄得孤单单冷清清一个儿,在含愁带恨的当中,将春花秋 月的好时光等闲度过,真是可怜可惜到极点了。她自住到宫里,虽是兄皇加悯,母 后垂怜,多拨宫娥给她陪侍,而且特别赏赐,珍奇满室,罗绮盈箱,怎奈这些都博 不得她脸上笑,解不得她胸中愁,还是镇日价颦蹙双眉,长吁短叹,并不见有解颐 的时候。太祖是何等聪明圣智的人,见皇妹这等不乐,早揣知她的心病,想替她对 症下药,可是一时还没有得着对劲儿的药物,所以隐在肚皮里,未曾说出。这日, 太祖退朝之暇,步到御园里去赏玩一会上林花木,只见好鸟争鸣,万花齐放,夭桃 艳李,各自戏春,不觉龙颜大悦。正想到牡丹丛里看一看天香国色,不料举眼望将 去,见一个与花斗丽的美人儿站立万绿丛中,益显得朱唇一点,红香欲滴,真是爱 杀人也!只见她腰如弱柳,临风晃动,伸出一双纤纤玉手,对着一朵牡丹呆呆地注 视着,那多情的泪珠儿像雨点般地倾洒在花朵上。太祖看了,不由得也自回肠九转, 顿时止步立住,陪着洒下英雄泪来。这正是:万点泪倾巫峡雨,九回肠似浙江潮。

要知这个对花洒泪的美人儿是谁,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