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12回 月白风清炼师见鬼 酒酣耳热蜀主填词


后主见电光一闪,猛听一声轰雷,不禁也自吓了一跳。接着又听背后“嗳呀” 一声惨呼,接着“咕咚”一响,心下又是一惊;忙掉转头去瞧看时,只见张太华满 面灰白,两眼紧闭,不动不哼,无声无息,软瘫瘫地躺倒在地。后主顿时急了,也 等不得大阔步儿转身,霍地跳了起来,飞起右脚,把坐的一张盘龙宝饰藤御椅踢倒 在数尺以外,身儿一侧,一个蹬步,就到了张太华躺倒的地方。后主也顾不得什么 人主威仪了,忙蹲下身去,把张太华抱起搂在怀内,一声未住又接一声地“妹妹妹 妹”,一口气就唤了十来声。张太华仍然闭眼不睁,哑口不言。

后主更急了,把鼻头儿凑近到张太华的鼻孔边嗅了嗅,竟是声断气绝,已经吓 死了。正是:忍教艳骨遗君恨,无复娇容承帝欢。

后主起死无方,回生乏术,只得痛哭了一场,用红锦龙褥裹了张太华的尸身, 瘗于观前的白杨树下。后主葬了张太华,悲悼不已,游兴全消,即日回銮返宫。这 观里自后主埋艳去后,常常听得鬼哭,阴气森森,害得人心寒胆颤,遍身就似冷天 里又洒了一身冷水似的。满观的人,不待日落,就把观门闭上,大家缩着头不敢出 来。过了几年,有个炼师李若冲来观,看见这些人愈吓愈慌,越闹越乱,白昼里也 关了门,塞着耳,藏在被窝里发抖,不像个模样,便趁月白清风之夜,独出观前, 预备与鬼讲理。一阵冷风起处,忽见一丽人在白杨树下吟诗。诗曰:一别銮舆经几 年,白杨风起不成眠。

常思往日椒房宠,泪滴衣襟翠损钿。

李若冲叱问道:“是人呢?鬼呢?怎得这般深夜在此吟诗?”那丽人作礼道: “妾身乃是蜀主妃子张太华的便是。因为往年陪驾到此游览,被雷震丧命,不得投 生,恳求吾师超拔!”李若冲道:“尔莫再跑出来惊吓人,我准即为尔诵经修醮, 保尔超生便了。”那丽人又作礼谢了,又是一阵冷风,便不见了。李若冲就回进观 里,打坐自修。明日恰是中元节,李若冲不敢有方鬼命,便修长生金简,超度张太 华鬼魂。过不几时,李若冲睡梦中见着张太华来谢他,说道:“蒙吾师恩典,妾身 已得上帝敕旨,此去托生人世了,敬来一谢!”就把黄土在壁间写了一首谢诗而去。 李若冲一觉醒来,乃是南柯一梦;忙起来向壁间一看,果有一诗。字迹隐约都看得 出。诗曰:符吏匆匆叩夜扃,便随金简出幽冥。

蒙师荐拔恩非浅,领得生神九卷经。

后主听得有这么回事,便遣人赍着赏赐,重赐李若冲。李若冲拜领了,遥向后 主谢恩不提。

后主自回宫以后,瞧着张太华诸般遗物,睹物思人,益加伤感。一班佞臣媚子 看见龙心这等不乐,忧思一天深似一天,自古道忧能伤人,惟恐圣躬忧伤过度,若 是生起病来,连着他们也不得欢乐了。晓得心病还须心药医,便像猎狗入山似的, 四处猎取美姝丽姬,进献宫中,用解主忧。果然是天下多美妇人,不只一个张太华, 没有好久,便采选得青城女费慧,真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而且雅擅诗 文,文成倚马,诗构八叉。她这才貌,着实更胜似张太华了。后主一见,龙心大悦, 眼前有了这等佳丽,就把朝夕哀思张太华的一片心立时改换了,转忧作喜,即拜为 贵妃,因她名做慧,便赐号作慧妃。

又因见她藻思清逸,恰似前蜀王建小徐妃花蕊夫人,便又赐她也号做花蕊夫人。 宫中便争着称呼她这一个别号。弄到后来,她就专以花蕊夫人的别号著名,什么费 慧、慧妃的名号,大家都不知道了。更有些人不明白前蜀王建有徐妃号花蕊夫人, 后蜀孟昶有费妃亦号花蕊夫人,不考一考是王是孟,为徐为费,就说费氏是弄错了 的。闲话少说。当下后主又把后宫其余一班爱妃艳姬,赐封昭仪、昭寄、昭容、保 芳、保香、保衣、安宸、安跸、安情、修容、修嫒、修涓、左左、右右,十四品位 号;分六局二十四司,办理宫里的事情,秩比公卿士大夫。花蕊夫人尝制宫词道着 这事。词曰:六宫官制总新除,宫女安排入画图。

二十四司分六局,御前频见错相呼。

花蕊夫人又善骑射,刚健婀娜,戎装起来,别具一种风韵。

后主本来很喜爱骑马射箭的,看着花蕊夫人也有这一身本领,喜得他满心儿生 欢喜,满脸儿堆笑容,向她说道:“爱卿真不愧是文武全材了。只可惜不是个男子!” 花蕊夫人答对道:“臣妾正喜得不是男子哩。”后主听了这话很新奇,想到:普通 一般女子的心理,总是说生做了女儿身是不幸,怎么她偏以为喜呢?便问道:“爱 卿,这话是怎么说呢?”花蕊夫人对道:“这不过臣妾一己的愚见,没什么意思可 供陛下圣鉴的。臣妾自想,男子和女子是一个样儿的。生做了男儿家,并不见得真 是可喜;生做了女儿家,并不见得真是不幸。总而言之,世间上可喜与可悲,幸与 不幸,不在乎男女之分,全看这个人的造就如何而定!如果生做了男子,不能发奋 自强,自立一番事业,只是随俗浮沉地度过一世,这样男子,有什么可喜呢?又怎 能说是幸事呢?虽然生了是女儿,只要自己有志气,有作为,像木兰女替父从戎, 在万马军中立下大战功,曹大家续著《汉书》,在文坛上面放异彩,这样的女子, 怎见得不大可欣喜呢?又怎见得不大是幸事呢?臣妾固不敢比拟她两个,却也未敢 忒自菲薄,而今文能备圣意命诗命赋,武能侍车驾走马射猎,总也可算是不落人后 了。虽然,臣妾要不是生了做女子,哪能够一朝就得亲侍威仪,渥承圣眷呢?因为 这样,所以臣妾就以生得不是男子为可喜哩!”后主连连点首道:“爱卿见解,正 所谓不凡的了。有卿在侧,使朕时常可听到新奇的议论,朕真得卿恨晚呢!”又指 着她的戎装道:“卿这一套服装,样式儿甚好,可惜颜色太不出色。朕想用绿色软 革,照样给卿重做一套,配上大红攒珠之冠,玄色长统之靴,腰间更用紫革钳白玉 做一条束带,这样是必好看多了。卿意以为如何呢?”花蕊夫人谢道:“臣妾敬谢 龙恩!”后主即命内监传匠人即刻赶制。皇帝命令,哪个还敢迟缓,旨意一出,内 监忙着去传匠人赶制。制成了,内监献与后主。后主立赐与花蕊夫人,并命即穿着 往后花园跑马。花蕊夫人拜领了,忙穿上,结束起来,自己在镜子里照了照,果然 格外美观了。结束停当了,正出来向后花园来见后主,只见小内监牵到一匹银鬃白 马,传旨意道:“特赐慧妃内宫骑坐。”花蕊夫人谢过旨意,将那匹马一看,毛色 纯白如银丝,身材不高不矮,正合她骑坐。她便从小内监手里接过缰绳,跨上马去, 蹄声得得往后花园来。

那时后主也戎冠戎服,骑着一匹紫骝马,立马在摩诃桥上,遥望待着花蕊夫人 出宫来。花蕊夫人来至园中,她以为圣驾当在碧芦丛,正想循小花径放马过去;忽 听后面唤着道:“往这壁来,朕在此!”花蕊夫人听得,忙勒转马头,举目一望, 圣驾却立马在摩诃桥上,忙把缰绳一放,把鞭儿一扬,泼啦啦便往摩诃桥跑去。到 了御前,花蕊夫人忙滚鞍下马,叩谢赐装赐马的恩典。后芒忙道:“爱卿不要如此, 快上马往积翠林驰骋一会吧!”花蕊夫人遵旨,复身上了马,放开缰与圣驾并辔驰 骤。花蕊夫人毕竟好身手,来往跑了几遭,都是她抢了前头,后主落了后面,直把 个后主乐得连声称赞。花蕊夫人因奏道:“这样两匹马儿跑着,觉得太没兴头,陛 下何不选出几个人来教她们骑射,人多兴致高,不很好吗?”后主道:“朕意亦正 想如此。既然爱卿有此意兴,朕就选出几个人,教她们即日练习起来。不过这教练 指导的职责,必须要卿担任,卿不惮烦么?”花蕊夫人回奏道:“陛下有命,就是 赴汤蹈火,臣妾亦不能辞谢,些些小事,岂敢畏劳吗!”当下便住了马。后主携着 花蕊夫人同步至绿云筑小憩。后主遂传命召集一群宫女,选了二十个姿色出众,身 手刚健的,教她们练习骑射。这些宫女看着花蕊夫人这等驰骋有趣,早就私心艳羡, 想要请求学习;而今见圣上教她们学习这个,一个个乐不可支,便同声回奏:“谨 遵旨意!”后主于是命内监传匠人照花蕊夫人的服式,再赶制二十套戎装,但服用 紫色,靴用绿色,带用红色,冠用白色,以便与花蕊夫人有个识别。并选进二十匹 青骢马来。白这桩事一举行,御园里益发不寂寞了。那摩诃桥畔,积翠林中,镇日 价人闹马嘶,好不热闹!花蕊夫人又有一首宫词道着这桩事实。

词曰:殿前宫女总纤腰,初学乘骑怯又娇。

上得马来才欲走,几回抛控抱鞍鞒。

天时又到夏末秋初了,天气还是十分炎热。后主带着花蕊夫人住在摩诃亭中避 暑。一夜,下了几点毛毛雨,暑气顿时减退了一大半。须臾,雨止云散,皓月当空, 花影参横,凉风随起,只见满地婆娑不已。对此凉夜,临此景色,不可无酒,后主 便传旨进酒开宴。酒酣,后主传命奏乐兴歌。只听一片乐歌从水上发出,音韵悠扬, 声调铿锵,连池水也似随着波荡起来。

原来这摩诃亭高建在摩诃池上,四围是水,南北两面架着桥,连接池岸。亭下 就水面作一浮宅,由亭上开一门达于浮宅,用悬梯升降。浮宅四围栽着很茂密的荷 花,将它护住,所以外面便看不甚清切。遇着饮宴,就命乐师歌姬在这浮宅里奏乐 作歌,所以在亭上听了,就像从水面上发出的一般。后主又饮了几杯,耳里听着和 悦的乐歌,席前对着艳丽的嫔嫱,正是酒酣耳热,笑向花蕊夫人道:“朕这些时想 要填首词儿,总没有得着好思致,至今未能;今夕兴致不浅,取纸笔来待朕写两句 儿吧。”

花蕊夫人忙命宫娥进纸笔。宫娥领命忙取过龙盘砚,研和云流墨,醮饱花生笔, 连同玉铺笺,一齐进于御前。后主提起笔来就写一句道: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

花蕊夫人看着道:“谁当得这一句赞美呢?”后主停笔睨着花蕊夫人一笑道: “卿想想,这里要不是你还有谁当得呢?

朕以为这九个字儿,着实也只有你才当得。“说着,又接写第二句道:水殿风 来暗香满。

正要接写第三句,突有亲臣来奏报紧急边情,说是周招讨使王景自大散关至秦 州,连拔黄牛八寨。后主把笔一掷,道:“可恨!可恨!败朕诗兴!”即命止歌撤 酒。一场极乐的事,竟弄个不乐而散,可谓乐极生悲了。后来东坡学士听得眉州老 尼道此二句,遂足成《洞仙歌令》一词。词曰: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水殿风来 暗香满。绣帘开,一点明月窥人,人未寝,欹枕钗横鬓乱。

起来携素手,庭户无声,时见疏星渡河汉。试问夜如何?

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绳低转。但屈指西风几时来?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

后主当下传旨,命将往拒周师去了,便算完了大事,仍复与花蕊夫人并众宫嫔 取乐不提。

一日复一日,不觉已是广政十二年。这时正当仲秋时节,芙蓉花盛开,蜀城四 面,红的白的,黄的紫的,相映相照,蔚成一片锦霞。富庶之家,在浣花溪夹江创 亭立榭,作为游观的场所。都人士女,倾城游玩,珠翠绮罗,名花异香,馥郁森列。

后主与花蕊夫人,并一众妃嫔媵嫱、王子皇孙,以及宫娥内监,乘坐大小龙舟, 于江面观赏水嬉,上下十里,人望之如神仙之境。龙舟上高悬龙旗,齐挂彩锦,设 置音乐,罗列歌姬。龙舟到处,光彩耀目,箫鼓盈耳。有宫词为证,词曰:

浣花溪水滑于油,面面芙蓉映好秋。
下上龙舟箫鼓引,神仙宛在锦城游。

后主笑谓花蕊夫人道:“曲江金殿锁千门,还及不上这里呢!”花蕊夫人对道 :“这未可同日而语。大凡天下名胜,不得其人主持,便归平淡了。掉过来讲,纵 是平淡无奇的地方,只要得其人主持,也就成为千古名胜呢!即以眼前论,这座蜀 城,这条浣花溪,原先还不是平淡无奇么?自得陛下主持,在城上下随处种植芙蓉, 于江上下应时设着水嬉。这么一来,就得今日的美盛,不就是个明证吗?”后主笑 道:“像卿这么个人,真是一个水晶心儿,不然,怎能得这等玲珑剔透,事事见得 如此透彻呢?”花蕊夫人微微一笑,并不答奏,却顾视着江面水嬉。后主也就停止 谈话,随着她的视线观看。佳日苦短,一刹那便已入暮了。龙舟上掌起各色宫灯, 江上江下,岸左岸右,同时亦燃着万点灯火,远远望去,就是一团星斗聚落蜀城, 好不光耀!这样直闹了大半个月,才兴尽欢消,收拾以待来年。

转瞬腊鼓一声,催残岁暮,又到次年元宵。后主正和花蕊夫人议论要怎样结彩 棚,怎样扎鳌山,做一个空前的元宵灯会,与万民同乐一回,忽侍臣叠进上几个急 报。后主挨次看去,看到最后,“啊呀”一声便倒了。这正是:未能欢乐与民同, 已教悲哀生帝座。

要知后主接着什么急报,他这一倒又是死是活,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