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14回 修降表李家成世业 受国俘宋主害相思


蜀太子孟玄哲与李廷珪、张惠安,奉着后主旨命,不敢迟慢,即日编定募兵, 率领开赴前敌。一路但闻笙箫管笛、锣鼓弦索,歌舞不辍。这种从容整暇的情状, 真个是千古行军所仅见,可谓是别开生面了。你道西蜀已危急万分,亡在旦夕,这 位太子领兵赴援,怎能一无惧怯,且这等欢娱?莫非他此行早操着胜算吗?可怜这 位太子乃是个素不习武而专好声色的,声色之外,简直不晓得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哩!恰又搭配着这两员副将,是一个半斤,一个八两,一对无独有偶的庸懦无识蠢 才,所以凑在一处,竟把军事当作了儿戏,出兵之日,就把姬妾乐器及伶人数十辈, 一并携带在军中,不管军政,只是晨夕嬉戏娱乐。闲言少叙。孟玄哲进兵至锦州, 听说剑门已经失守了,便不敢复前,连夜遁还东川而去。经过的地方,把庐舍仓廪 悉行举火焚毁无存。

后主听了,更是吓得惶骇莫名,急忙召集朝臣,询问救国的计策。有个老将石 斌因奏对道:“宋军远来,其势当然不能持久。请陛下聚兵固守,以老其师。待他 粮运不继,军生怠心,那时开城一战,便可破敌了。愿陛下圣裁!”后主叹道: “朕父子推衣解食,养士四十年;及至遇敌,竟不能为朕东向发一矢。今想深沟高 垒以谋固守,有哪一个能为朕效命呢?”石斌没得对答了,这个建议遂成空话。忽 又有警报到来,说是宋帅王全斌已到魏城,不日便要到成都了。后主不禁失声流涕 道:“这怎么好呢?”李昊前奏道:“宋军入国,所向无敌;现在内无守将,外无 拒兵,成都自是不能保全的了。陛下不如见机纳土,还可保族全家哩!”后主点首 道:“朕此时已到绝地了,除了开城出降,也更无别法,卿就替朕起草降表吧!” 李昊领旨,立即草成缮就。后主遂遣通奏伊审徵,赍表诣王全斌请降。

王全斌受了降表,允诺后主的请求,遂率兵和平入城。越日,刘光义亦督队到 来,会合王全斌,待遇后主十分优礼。后主便又遣弟子孟仁贽诣阙上表。略云:先 臣受命唐室,建牙蜀川。因时势之变迁,为人心所拥迫。

先臣即世,臣方草年。猥以童昏,谬成余绪。乖以小事大之礼,阙称藩奉国之 诚。染习偷安,因循积岁。所以上烦宸算,远发王师。势甚疾雷,功如破竹。顾惟 懦卒,焉敢当锋?寻束手以云归,将倾心而俟命。当于今月十九日,已领亲男诸弟, 纳降礼于军门;至于老母诸孙,延残喘于私第。陛下至仁广覆,大德好生。顾臣假 息于数年,所望全躯于此日。今蒙元戎慰恤,监护抚安。若非天地之重慈,安见军 民之受赐?臣亦自量过咎,谨遣亲弟诣阙奉表,待罪以闻。

太祖接到降表,大喜,即诏授吕余庆知成都府,并命亡蜀后主孟昶速率领家属 入京授职。至是,蜀中四十五州百九十八县,尽归版图。后蜀遂亡。计自王全斌领 兵伐蜀至孟昶归降,不过六十六日,便克奏全功。当王全斌出兵的时候,京城里正 下着大雪,太祖设置毡帐于讲武殿,穿戴紫貂裘帽,在帐中亲核军事,忽对侍臣说 道:“我穿戴如此,还觉得身上发冷,念西征将士冲冒霜雪,怎么当得住呢?”便 把自己穿戴的紫貂裘帽遣中使驰赐王全斌,并谕诸将道:“一时不及遍赐诸卿啊!” 王全斌拜受太祖的宠赐,不由得感激泣下,故而所向有功。

又当前蜀亡的时候,降表是由李昊起草的;而今后蜀灭亡,降表又是李昊起草 的。因为这个缘故,蜀人便趁夜间在李昊宅门上大书六字,道:“世修降表李家”。 这也是桩有趣的事实。

六月,孟昶举族与官属一并到了京里,孟昶带领子弟素服待罪阙下。太祖御崇 元殿,备礼召见,即拜孟昶为检校太师兼中书令,封秦国公;孟玄哲为秦宁军节度 使;其余从臣亲属,尽都赐官有差。这时太祖为孟昶所造第宅早已落成,装修完峻, 太祖即赐与孟昶及其家属居住;随即又命内监奉着无数金帛,特赐孟昶的母亲李氏 及花蕊夫人。李氏便携领着花蕊夫人入宫谢恩。太祖当御安和殿召见。李氏并花蕊 夫人朝拜毕,太祖传命赐坐。太祖见李氏面上满现着忧容,便安慰她道:“国母保 重要紧,不必戚戚地挂念着乡土。等待些时,朕当好好地送国母回归故土的。”李 氏回奏道:“妾身并非思蜀,原先本是太原人氏,倘能得归老到并州,这便是妾身 所愿望的。”太祖道:“如此,待朕取得太原,便当送国母归去。”李氏拜谢了。 太祖又道:“国母初到京里,想必不甚惯居,如生烦闷,可随时进宫里来谈谈,不 必拘泥。”李氏又拜谢了。

太祖当与李氏问答时,却只管偷观着花蕊夫人,觉得她的姿色不但在蜀宫列为 首选,就拿现今后宫佳丽和她比较,也觉粉黛无颜。又闻得她另外有一种无形的香 泽,暗中传送到他的鼻孔中,使他全身舒畅,平添十分快感。不禁越看越爱,越爱 越看。一霎时把个创世英雄之主竟弄得眼花缭乱,心绪紊然,魂灵儿早飞去半天了。 因听说她诗才清绝,在蜀宫制作宫词百首,比前蜀王建做的差不得什么,且或有胜 似王建处,但据人言,未能征信。太祖便藉此为由,质问她的作品。花蕊夫人见问, 即时口占一绝奏答。诗曰: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

四十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太祖听了,确信花蕊夫人的诗才,心下更添爱悦,要不是被人主的威仪无形地 梏桎住了,太祖对花蕊夫人,当时定要说出一番偷寒送暖的话,表示自己一片爱怜 之心。虽然太祖当时不敢明的说些情话,两只眼睛却是不肯尊重,向花蕊夫人回还 往复暗送了无限情波。花蕊夫人何等聪慧,岂不晓得这位宋天子是在垂情于她,不 然而然地也在眉宇间表示她的谢意。这一来,把太祖更累得意马心猿了。忽然李氏 离座起身,花蕊夫人也就站立起来,辞驾退出。太祖不能挽留,只眼睁睁望着个妙 人儿随着个老婆子去了。

自此,太祖一连数日坐卧不宁,差不多什么国家大事统都不放在心上了;所着 意的,就是花蕊夫人,行止坐卧,无一刻儿不想到她;几天之后,竟害起病来。他 这个陡起的相思病,御医院还看做他忧勤过度,所以致此,奏请暂屏圣虑,将息几 日,心里一静,自然好了。这哪里道着一些儿病源呢?还是太祖自己心里明白,不 自己对症下药,靠这些御医乱撞木钟,有什么用处呢?可是这病又不便明白说出来 的;就是明白说了出来,她已罗敷有夫,且甚得夫婿宠爱,自己身为天子,怎好占 人之妻、夺人之宠呢?若说是断情绝爱,却了这条心想吧,怎奈后宫自继后王氏在 乾德初年崩逝以后,更无一个略略当意的人。此时恰在择后的当儿,偏偏遇着她这 等一个生平罕见的尤物,如何能抛却得下呢?这样躺在病榻上千思万想,僵卧了数 日,忽然一跃而起,自语道:“有了我,便不能有他了!”

这日晚上,太祖即召宴盂昶于太明殿。席间太祖用巨觥豪饮,孟昶便亦尽量相 陪。君臣直饮至夜半,才尽欢带醉而散。

越宿,太祖又召孟昶饮宴。孟昶自昨夕归去,便觉酒力太猛,支持不住,颓然 躺倒;到了今日,更觉周身血管像要破裂似的,竟是得了酒病,不能起来,因辞谢 不赴。太祖听说孟昶害酒病倒了,叹道:“为朕豪饮,害得秦国公不安适,这是朕 的罪过啊!”即传命着御医前往诊治。不料这日晚间,竟报孟昶病卒。

太祖不胜哀悼,废朝五日,素服发丧,追封孟昶为楚王,赐御葬。孟昶的母亲 李氏见孟昶暴卒,却不哭泣,但以酒酹地道:“尔不能死殉社稷,贪生以致今日, 我所以也忍死到今日,就只为着有尔存在啊!而今尔已死了,我还活着做什么呢?” 遂绝粒不食,数日后亦死了。太祖听说,益加哀悼,命赙赠加等;并命鸿胪卿范禹 称护理丧事,教与孟昶俱葬洛阳。归葬已毕,花蕊夫人便入宫谢恩。太祖见花蕊夫 人穿着一身缟素衣服,更觉添了半天丰韵,越显得楚楚怜人,淡淡多姿。即把花蕊 夫人留在宫里,迫她陪侍饮宴。此时花蕊夫人既难一死,上命无可违抗,只得强抑 愁怀,勉为欢笑,陪着太祖饮酒。太祖在前次召见时对她一则相隔得远,二则碍着 官家威仪,纵有千般万重怜爱的心意,实不能尽情地表现出来;此时却是相挨至近, 又无忌惮,数杯酒后,便把她搂抱在怀,尽情调弄。碰着花蕊夫人又是带羞含娇, 若接若离,满脸儿泛着红云,一阵阵只是香喘,把个太祖愈弄得神魂飞越,情不自 禁。于是罢酒撤肴,把花蕊夫人拥入寝宫,尽其欢乐,达到最终目的。一宿美满已 成,次日即册立花蕊夫人为妃,仍赐称原号。

当孟昶入京的时候,太祖曾建造广厦五百间给他居住,供帐俱备。而今孟昶与 李氏俱死了,孟玄哲已遣就外镇,花蕊夫人又经入宫,这宅子便没有人在里面,一 切供帐都成虚设。太祖因命内监往将宅里供帐一齐收归大内,却收进一件物事,为 太祖生平所未见的,乃是孟昶的溺器。你道一件溺器是件何等平常的东西,太祖就 会生平没见过呢?这并不是皇宫里没有溺器,也并非是太祖生平不曾见过溺器,只 为孟昶所用的溺器,非等寻常;慢说是太祖生平未曾见过这样的溺器,就是从开天 辟地以来的帝王算到而今,也指不出一个见过这种溺器的人来哩!究竟那孟昶的溺 器,是怎样一件稀世的东西呢?原来孟昶的那溺器,乃用七宝镶成,式样精巧,名 贵无匹。估估它的价值,当不止十倍于连城之璧哩!当下太祖叹赏许久,便命卫士 把它撞碎,说道:“一个溺器也用七宝镶成,更用什么东西贮食物呢?奢侈到这样, 哪得不亡国!”卫士奉命,便拿着铁锏,当着御座面前,把它击碎了。太祖又命这 卫士把这些破碎的珠宝收拾了去,就算赏他这一击之功。这卫士也不知是经几代的 宗功祖德,积得这么富厚的福分,得此重赏。可见人只要有福分,就是身居卑职, 也会得逢上赏的。

花蕊夫人自入宫册立为妃后,太祖宠爱得像命根子一般,临幸无虚夕,每一退 朝,便不往别处,专来和她作乐。花蕊夫人却是迫于主威,勉承雨露的,未免面热 心冷,语蜜情淡。虽经太祖一往情深,极意优宠,稍稍买转她的欢心,然而还只三 分向着太祖,七分追想孟昶。因私下绘着孟昶的小像,在太祖不在面前的时候,拿 了出来挂着,焚起檀香,对像展拜一会,祝他在天之灵永享安乐。一日,花蕊夫人 正在内室挂着孟昶像,焚着瓣心香,伏地对像默祷,太祖忽然踱了进来。太祖瞧着 又不是神,又不是佛,却绘的是个白面书生模样,寻思道:她这样礼拜做什么呢? 难道是什么神仙?便问道:“爱卿,这供的是什么神仙呀?礼拜他是为求福呢?抑 是求寿呢?”花蕊夫人骤然被太祖撞见了她的秘密,面上虽不惶恐,心下却自是为 难,正想这该怎样饰辞才妥,忽听太祖提出神仙二字,便触动灵心,诡对道:“臣 妾该死!未曾启奏陛下。这供的是送子张仙。妇女虔诚祈祷于他,可望赐生佳儿。 臣妾未能免俗,因得随侍陛下,也想生个好儿子,俾将来得母以子贵哪。”太祖道 :“原来如此。为何平时不见爱卿供奉?”花蕊夫人回奏道:“臣妾固日常供奉, 惟恐陛下斥为异端,每日只在陛下临朝时取出礼拜一过,便收贮了,所以陛下未曾 看见。”太祖竟信以为真,便道:“爱卿乃诚心求子,朕岂忍斥为异端,此后可把 东轩辟作静室,将神像供奉在里面,卿好朝夕虔诚礼拜。像这样一收一挂,未免亵 渎了神仙。”花蕊夫人听说,十分喜悦,连忙拜谢了。自此花蕊夫人把个孟昶像假 充做送子张仙,挂在宫里,一日三朝地礼拜不辍。不料宫里一班嫔妃都想生子抱儿, 听得花蕊夫人有一帧送子张仙神像,圣上特许供奉礼拜,都来依样葫芦地图画了去, 香花顶礼。这真是盂昶死了还走着桃花运哩!

又一日,花蕊夫人正在理妆,宫女两行,分侍左右:有的持着芙蓉镜,有的捧 着黄金盒,有的执着脂粉缸,有的扶着凤尾扇。只见她万缕青丝,一直垂到地上, 根根光可鉴人。尤其是那一股脂粉香,送到鼻里,顿使人心旌摇摇,发生无限情思。

太祖进来瞧着,自叹道:“朕南征北剿这如许年数,所经历的事着实也不少了, 却哪里领略过此种深味呢?”一面就在水晶帘侧坐下,看着花蕊夫人慢慢地梳理。 太祖呆看了一会,又去取瞧各色奁具。忽见一绿玉作框、白金为底的晶莹手镜,太 祖爱它精致,不觉取在手中仔细端详。把玩了一会,忽反观背面,镌有五字篆文, 太祖看着惊疑道:“嗄!怎么也有这五字呢!”这正是:方于脂香识趣味,又从妆 镜证同文。

要知太祖看着花蕊夫人妆镜背面镌着五个字,为何要惊疑,究是五个什么字, 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