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18回 和尚游娼昏君做客 士人诣阙大将专征


群花中间一小亭子,幂以红罗,压以玳牙,镂银雕金,又华丽,又精致。里面 仅容一榻一台,可供二人起坐。台上置一荷叶式的白玉盘,盛着各色名香,约数十 种,香气郁馥,使人心醉体酥。榻上铺着鸳绮鹤绫,锦簇珠光,生辉焕彩。李煜拥 着一丽人,坐榻上喁喁私语,大有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情态。你道 这丽人是谁?原来就是李煜的小姨呢。李煜既把小姨留住,即时命人造作这个精巧 严密的小亭子,故意引着小姨到此看花。小姨瞧见这小亭子,便问:“这所在是做 什么的?”李煜哄骗她道:“是朕用以贮藏各色名香的。”小姨是个爱香成癖的, 听说里面贮藏着名香,她连忙走进去看。

不料李煜把机括一转动,就把她关在里面,莫想出得来。小姨急了,便要叫唤。

李煜忙止住她,温言软语说了一大串相思相爱的话。小姨初时不肯依从,后来 渐渐被香气薰得心醉了,被柔辞逗得情动了,也就成了美事。

愿把洁身酬蜜爱,情甘白璧染微瑕。

李煜与小姨既成密好,二人乘周后病着,每日价双宿双飞在这小亭里。日复一 日,二人情意越深,欢兴益浓,蛛丝马迹不时显露在周后眼睛里。周后不觉怀疑起 来,便把宫人寅一个卯一个地叫到病榻前,多方查问,尽得二人的秘密。周后不知 道犹可,知道了直气得肝肠寸裂,病势陡增,几日便玉碎香销了。李煜痛哭了几场。

虽然有小姨放在心头,可少减悲恸,但每追念旧情,不免泪落。因为李煜是个 深情的主儿,非是得新便忘故的。过了些时,周后丧事已毕,便实行纳小姨为继后。

小姨先期辞归,静候册立,以掩人耳目。当纳采的时候,李煜先用灵鹅代白雁, 被以文绣,使它衔书。及至亲迎,仪仗十分齐整,百姓夹道观礼,竟有立在屋顶上 去看,因而坠瓦毙命的。

就是撒帐的钱,亦都是新铸的。钱文都取四字吉利语:有“长命富贵”、“金 玉满堂”、“忠孝传家”、“五男二女”、“封侯拜相”、“天下太平”等类。这 一夕,李煜与小姨正式成了礼,由秘密的结合成为公开的婚姻,这欢爱自不消说的。

从此,李煜一则伤感故后,一则陪伴新宠,哀乐不时,常深居宫中,临朝的时 候益加减少,国事如何竟全不问了。有时极忧闷,却微行到娼楼妓馆散心。

一日,李煜微行到一娼门,正有一僧在里张筵设乐,那僧独坐中间,拥一妓于 怀抱,用巨觥酌酒为牛饮,群妓环绕作歌舞,偎红倚翠,莺姹燕娇,煞是有趣。李 煜见了异常高兴,大步直入,一边说道:“有不速之客一人来!”那僧原本豪放超 脱,又见李煜雍容华贵,且举止不类寻常,虽不认得他是国主,却以为总是贵介公 子,便请他入席,一同饮酒。李煜还有什么客气,即高踞上座,畅饮起来。这些妓 女见他这般模样,便错认做那僧的上客,争着执壶把盏相劝李煜。直饮得酩酊大醉, 才放盏离座,提笔在右边壁上大书道:“浅斟低唱偎红倚翠大师、鸳鸯寺主持传风 流教法。”写罢,掷笔转向那僧一拱手道:“少陪了!”即扬长而去。那僧乃问群 妓道:“这是哪位姑娘的贵客?真是潇洒极了!”群妓哗笑道:“大师醉了哩!怎 么说是我们的贵客呢?我们是没有一个认识他的。”那僧亦拍掌道:“如此说来, 你我与那人正都不相识了。那人真真有趣!

快找人去问个姓名住址,下次好请他来一同寻乐。“正待差人赶出,忽有一个 老婆子跑进来道:”大师怎地认识国主呀?今日大师这一席酒,真个使蓬荜生辉了!

“那僧奇怪道:”你是怎么说?哪一个是国主呢!“老婆子道:”适才在此饮 酒的那人就是国主。我刚在街头看见许多带金盔的迎着那人,齐说‘原来圣驾在此。 ’说着,就拥他上马,一窝蜂去了。难道大师真个不认得吗?“大师道:”我哪里 认得呢?“于是一齐吃惊道:”险哉!幸得没有得罪他,不然我们都犯这天大的罪 了!

怪不得他有这等豪行!“你言我语,纷纷谈论此事。

李煜回到宫里,小周后正在那里焦急悬望。这小周后就是小姨,因为别于她的 阿姐,所以称做小周后。小周后因等李煜好半天不回,恐怕他在外面或遇不测的事 件,所以着急,连连派护卫分道去寻觅。现在看见李煜安然回宫,且面带春色,晓 得他在外饮酒而来,便放了心。李煜却饮得心酣意畅,此时回来,余兴犹高,因命 宫人取到笔墨,想要乘醉作书。见宫人庆奴手持一柄黄罗扇,李煜便就扇头赐书一 绝。诗曰:风情渐老见春羞,到处魂销感旧游。

多谢长条似相识,强垂烟态拂人头。

李煜自周后殁后,见她这么一个美人,竟以病死,以为是她前生孽障所致,益 信浮屠法,常与小周后同服僧衣,跪诵佛经。为要超度周后,手书金字《般若波罗 蜜多心经》百零一卷,焚烧了百卷,余一卷赐于宫人乔氏。因为这乔氏信佛最诚, 日常为周后诵经,所以李煜便以此报答她。又广集僧众在后苑谈佛法;凡僧人获罪, 只命他礼佛诵经,便释去他的罪名。又拿宫里的金钱募人为僧,一时都下的僧众多 至万人,都仰给于李煜。太祖听得李煜迷惑佛法至于如此,乃选一个有口辩的少年, 南下见李煜,谈论性命的说理。李煜不知是太祖故意遣来,极端地信重他,由是, 更加不把治国守边为意了。小周后又喜种植花卉,李煜要得她欢心,多方物色,致 诸后苑,供她采种。

听得庐山僧人有麝囊花一丛,色正紫,像是丁香一般,号做紫风流。李煜即遣 人赉诏取来,种植于移风殿,赐名做蓬莱紫。

小周后见了,甚是喜悦,时常手自灌浇。每当春盛时,李煜把梁栋窗壁,柱拱 阶砌,并作隔筒,密密地插着各种花枝儿,榜书做锦洞天。于是与小周后并一众宫 嫔,不分昼夜,在里面歌舞饮宴,照这样消磨一刻千金的日子。

这时太祖知道李煜不振到这样,便想发兵取江南,只是没有名义。因固留李从 善不遣归国,且征李煜即日赴阙。李煜怕太祖又留住他,夺取江南土地,称疾推辞 不赴。太祖遂说他抗命,将要加征伐。恰巧逊周幼主迁居房州病殁,太祖素服发丧, 辍朝十日,谥做周恭帝,还葬周世宗庆陵左侧,号称做顺陵。

葬事甫毕,朝内又更动要官:赵普相罢,出为河阳三城节度使;卢多逊擢用为 参知政事。因此种种,太祖谋取江南的心竟遂暂搁置。不久,卢多逊丁忧去职,起 复赵普,加封皇弟光义为晋王,光美兼侍中,子德昭同平章事。朝内事部署得很停 妥了,乃复谋取江南。因遣知制诰李穆谕李煜,命他入朝。李煜仍称疾固辞,且说 道:“所以敬谨奉事大朝,原是想要保全宗祀。

而今像这等相逼,有死罢了。“李穆道:”朝与不朝,听国主自决,不过,朝 廷甲兵精锐,物力雄富,实在不易抵抗,应该仔细着想着想,不要到后来反悔哩!

“李煜不听,但遣使求封册。太祖不许,命梁迥复使讽李煜入朝。李煜不答, 梁迥还报太祖。太祖道:”江南主屡征不至,显见抗违朕命,而今出兵征伐,不能 说是师出无名了。“

七年九月,太祖遂命曹彬为西南南路行营都部署,潘美为都监,曹翰为先锋, 领大兵十万,往伐江南。太祖便郑重告诫曹彬道:“江南的事件,全权委卿办理, 切勿暴掠生民,务广威信,使自行归顺,不必急急攻击。”又道:“金陵城陷之日, 慎勿杀戮!设若困斗,那么李煜一门,千万不可加害。”且取佩剑授曹彬道:“卿 将此剑去,副将以下,倘有不服从命令的,卿以此剑斩决之。”曹彬领命受剑而出。

潘美等听了太祖最后嘱咐曹彬的言语,无不失色,相诫同守军律。明日,曹彬 取齐众将,督兵从荆南发战舰东下。江南的屯戍,都当作朝廷每年所遣的巡兵一般 看待,但闭壁守着,奉牛酒犒军,而不加拦阻。

等得发觉是遣来征伐江南的大军,已经迟了,宋军早到达池州。

池州守将戈彦措手莫及,便弃城逃走。宋军兵不血刃,遂得池州。曹彬再由池 州进兵,大败江南兵于铜陵,占领采石矶。

起先江南池州人有一个名唤樊若水的,因在国内举进士没有得中,遂谋归顺朝 廷,以取功名富贵。他便假借渔钓的名义,驾一叶小艇,载着丝绳,在采石江上, 维南岸疾棹抵北岸,往返数十次,把江面的广狭测量得不差一丝半黍。乃作为图说, 诣汴京上书,道江南可取,主张作浮梁济师。太祖甚以为是,赏樊若水为右赞善大 夫,立遣使往荆湖,造黄黑龙船数千艘,又以大舰载运巨竹絙,自荆渚而下。发兵 南下之日,即用樊若水为向导,既得池州,便以他知池州。至是樊若水请试船,先 试于石牌口,乃移至采石矶,三日而成浮梁,果如先前樊若水所进图说,不差毫发。

潘美因率步兵渡江,就像在平地上行走一般。

此时江南已长久不用兵了,老将帅多亡故,领兵的都是些新进,尽以功名自负。

听得战事起了,踊跃陈说利害的数十人。

李煜便以镇海节度使、同平章事郑彦华督水师万人,都虞侯杜真领步军万人, 同御宋军。临行,李煜诰诫道:“二卿两军水陆相济,没有不胜的。”郑彦华领战 舰鸣鼓溯流而上,急趋浮梁,满想二口气便打退宋军。潘美见江南水师漫江而来, 指挥弓弩手夹岸集射之。一时箭如骤雨,郑彦华只得败退回去。及杜真步军驰到, 郑彦华已不能相济助,杜真兵单力薄,亦归失败。消息传到金陵,李煜方下令戒严, 令去开宝年号,招募人民为兵,凡人民以财粟进献的给官爵。无奈江南人民习于文 弱,又专顾私储,没人有勇气敢服兵役,更没有人肯以私储助公家,文告迭颁,竟 是无人应命。

八年二月,曹彬遂连破江南兵于白鹭洲、新林港,遣田钦祚攻溧水。江南统军 使李雄谓诸子道:“今宋军已深入,威声甚是雄壮,我军断不是他的敌手,这一回 我定死于国难,尔等各个自勉吧!”诸子齐对道:“儿子辈当矢志随父帅共赴国难, 决不敢畏缩的。”于是李雄父子八人一齐出兵力战,不胜,同死阵上。田钦祚克溧 水。曹彬大军即进次秦淮。秦淮河在金陵城南面,水路可达城中。江南兵水陆十万 列阵于城下扼河守御。

这时宋军舟楫还未准备齐集,潘美率兵想先渡河,大声道:“我提雄师数万人, 一路战必胜,攻必取,岂被此区区衣带水限住,便不能徒涉而渡吗?”说毕,奋身 先自涉水,大军随后跟了过去。鼓勇一阵,杀得江南兵大败奔逃。马军都虞侯李汉 琼率领所部用大船载葭苇,直抵城南水寨,乘风纵火。水寨内兵大乱争走,溺死数 千人。城南水寨又入宋军掌握。

这时江南国政完全由枢密副使陈乔、清辉殿学士张洎、太子太傅徐辽、太子太 保徐游等主持。李煜但日在后苑聚僧众诵经谈禅,外事概不过问。军书告急,非徐 元橘等不得上达。军政尽委属神卫军统军都指挥使皇甫继勋。皇甫继勋素骄贵,全 无为国效死的心志,但想他的主子速降,只是不敢启口奏请,所以每常与众人谈话, 辄道:“北军强劲,有哪个抵敌得住呢?”听得兵败了,且喜道:“我早知不能得 胜啦!”裨将有忠心为国的,募死士想夜出邀击宋军,反被杖背把他拘囚。所以宋 军驻城下累月,李煜还不知道。一日,李煜忽亲自出到城上巡视,只见宋军在城下 设立栅寨,旌旗遍野,才晓得一向被左右所蒙蔽了。方始大惊惧,立收皇甫继勋处 以斩刑,遣使召神卫军都虞侯朱令赟以上江兵入援。

十月,都虞侯刘澄竟以润州降宋,江南益加危迫。李煜乃遣学士承旨徐铉赴京 请求缓兵。徐铉至汴都,奏谓太祖道:“李煜实没有罪,陛下遽加征伐,未免兵出 无名啦!李煜以小事大,如子事父,未有过失,奈何便不相容呢?至若讲到陛下屡 次征召不朝,并非有意逆命,实因疾病缠绵所致。这个已一再奏闻陛下,当蒙陛下 鉴谅!陛下爱李煜,亦当如慈父爱子。还望格外矜全,赐诏罢兵。”太祖道:“尔 谓李煜事朕如父,朕当爱他如子,那么父子应作一家,怎好南北对峙呢?”徐铉不 能对答,只得辞驾还白李煜。逾月,李煜复遣徐铉请求缓兵,以保全一邦生命。徐 铉见着太祖,顿首哀恳道:“陛下就不念李煜,亦当顾念江南子民。大军所至,玉 石俱焚,岂不是失掉陛下恩沾黎庶的意思吗?况且李煜乃是个恭顺不过的,陛下竟 坚决不肯网开一面,陛下是未免太寡恩了。”太祖取江南的心肠本无可回,又听徐 铉这等冒渎,不禁大怒,拔剑而起,指着徐铉严声叱道:“休再多讲!江南果没有 什么大不了的罪,但天下一家,卧榻之旁,岂可容他人鼾睡?”这正是:争城夺地 寻常事,谈义说仁是腐儒。

要知徐铉怎么对答,太祖究肯罢兵与否,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