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19回 白衣纱帽一时待罪 斧声烛影千载传疑


徐铉见太祖如此震怒,辞旨决绝,晓得江南战事不是可能请求罢息的,便顿首 道:“请陛下息怒!臣回白李煜便了。”

即辞归江南,将太祖的语意陈复明白。李煜听得太祖不肯罢兵,定要取江南土 地,越加惶急。那时朱令赟已奉到李煜诏令,领军自湖口入援,众号十五万,顺流 直下,将焚烧采石矶浮梁。

曹彬闻报,令战棹都部署王明率兵前往防堵,授以密计,遣人树长木于洲渚间, 作为帆樯的形状。朱令赟遥望前面一带,帆樯林立,疑是伏兵,停桡不敢再进。王 明就移檄诸将,犄角袭击。朱令赟乘着大战舰,建起大将旗鼓,暂泊皖口。王明联 合步军,将刘遇,火急进攻。朱令赟势促,乃纵火拒战,碰着北风忽起,吹着火反 向自己方面烧来。军兵一见,哪里还顾得到战斗,连避火都来不及了。于是朱令赟 军遂大溃败,朱令赟遂被宋军擒住。金陵所倚靠的,全仗此一支援兵,朱令赟一败, 金陵便成了一座孤城,势更迫蹙。曹彬因遣人谓李煜道:“事势已穷蹙到此地步, 还想抗拒大兵么?我所以不即刻攻城,乃是爱惜一城百姓。若能及早归命朝廷,这 便是很好的策略。不然,日内就要破城了,赶紧自己打算吧!”李煜不听。明日, 曹彬忽然说是有病,不理事务。诸将便都来看病问疾。曹彬道:“我的病不是药石 所能医治的,只要诸君诚心自誓,攻破城池的日子,不妄杀一人,那么我的病自然 就好了。”诸将许诺,一齐焚香宣誓。又明日,曹彬的病果然好了。再明日,遂破 金陵城。起先,陈乔、张洎约着同死杜稷,然张洎实在没有决死的志愿。到那时, 陈乔径入宫对李煜道:“今日亡国,乃是臣的罪愆,愿加臣显戮,以谢国人。”李 煜道:“此是历数使然,与卿无尤,死了有什么益处呢?”陈乔道:“陛下纵不杀 臣,臣哪里还有面目见国人呢?”当退归私宅,引带投环而死。这陈乔本来是个柔 懦畏怯的人,不料今日却有此勇气,一死报国。

勤政殿学士钟倩,却穿着朝服坐在屋里,听得宋军到了门前,也与家人一同服 毒死了。李煜即率领未死诸臣,往曹彬大营请罪。曹彬待以上宾之礼,好言安慰一 番,请他回宫,整治行装,以便进京。曹彬带领几骑马在宫门外等候。左右私下谓 曹彬道:“倘若李煜进去,或竟寻死,那怎么办呢?”曹彬笑道:“无用多心。李 煜素来怯懦无决断,今既到来投降,必不会再自己寻死的。”果然,李煜整装已毕, 与宰相汤悦等四十五人一同走出宫来,会合曹彬起行。曹彬遂班师回汴。曹彬自出 兵至凯旋,士众畏服,无敢恣肆,破城之日,兵不血刃,凡得州十九、军三、县一 百八十。江南遂归版图。江南自李升篡吴,自谓系唐太宗子吴王李恪的后裔,建国 号做唐,称帝六年;传子李璟,僭袭帝号十九年,嗣改名景,去帝号,又四年;传 子李煜,嗣位十九年;共历三世,合计四十有八年。

捷音到汴京,群臣都向太祖庆贺。太祖却泣下道:“宇内分割,百姓实受了不 少的祸害,攻城的时候,更多有横罹锋刃者,正是可哀得很,有什么可喜呢?”即 诏命出米十万,赈恤江南的百姓,江南黎庶莫不感戴。

九年正月,曹彬俘江南主李煜还抵汴京。太祖御明德门受俘。因李煜尝奉正朔, 命勿宣露布,只命李煜君臣白衣纱帽至楼下待罪。李煜已做了亡国之君,如同丧家 之狗,即到楼下叩头引咎。太祖乃宣诏道:上天之德,本于好生,为君之心,贵乎 含垢。自乱离之云瘼,致跨据之相承。谕文告而弗宾,申吊伐而斯在。庆兹混一, 加以宠绥。江南伪主李煜,承奕世之遗基,据偏方而窃号。惟乃先父,早荷朝恩, 当尔袭位之初,未尝禀命。朕方示以宽大,每为含容。虽陈内附之言,罔效骏奔之 礼,聚兵峻垒,包蓄日彰。朕欲全彼始终,去其疑间,虽颁召节,亦冀来朝,庶成 玉帛之仪,岂愿干戈之役?蹇然弗顾,潜蓄阴谋。劳锐旅以徂征,傅孤城而问罪。 洎闻危迫,累示招携,何迷复之不悛?果覆亡之自掇!昔者唐尧光宅,非无丹浦之 师;夏禹泣辜,不赦防风之罪。稽诸古典,谅有明刑。朕以道在包荒,恩推恶杀。 在昔骡车出蜀,青盖辞吴,彼皆闰位之降君,不预中朝之正朔,及颁爵命,方列公 侯。尔戾我恩德,比禅与皓,又非其伦。特升拱极之班,赐以列侯之号,式优待遇, 尽舍愆尤。今授尔为光禄大夫,检校太傅,右千牛卫上将军,封违命侯。而其钦哉!

毋再负德!

李煜受诏,惶恐谢恩。太祖即诏释李煜的罪,授官加封,复赐冠带、器币、鞍 马。小周后亦赐封为郑国夫人。其余子姓从官,并皆释罪录用。独召张洎责问道: “完全由尔劝李煜不要降顺,使他今日弄到这个样子!”因拿出张洎所草召上江援 兵的蜡丸书给他看。张洎谢对道:“这书实在是臣作的,然犬吠非其主。官既食人 之禄,自当忠于其事。而今若蒙赐死,这是臣应该的。”太祖以为他有异于常人, 用为太子中允。二月,授曹彬为枢密使。

当曹彬受命往伐江南的时候,太祖曾谓曹彬道:“俟克李煜,当用卿为使相。” 潘美听得,即向曹彬预先作贺。曹彬道:“不会这样的,此番出兵,须是仰仗天威, 遵守庙谟,乃能成事,我怎敢居为己功呢?况是使相极品的位置呢?”潘美道: “这是怎么说呢?”曹彬道:“太原还没有平服哪!”及至曹彬回来,陛见太祖, 太祖果然对他说道:“本要授卿使相,但是刘继元尚未平服,卿少等待些时吧。” 潘美当时亦在旁边,回忆前言,望着曹彬微笑。太祖瞧着,问是什么缘故。潘美不 能隐瞒,只得老实奏对。太祖大笑,乃重赏曹彬,赐钱五十万。

曹彬拜谢退出,对潘美道:“人生何必定要做使相呢?好官亦不过多得钱罢了!” 太祖因即便拜曹彬为枢密使,潘美升任宣徽北院使。

曹翰因江州未平,移师往征。此时江南都郡悉降,独江州指挥使胡则、杀刺史 谢彦实,集众固守,不奉朝命。曹翰往攻四月余,胡则力屈被擒,遂平江州。曹翰 杀胡则,且纵兵悉取财宝而屠杀众民,所掠金帛以亿万计,用巨舰百余艘,载归汴 都。太祖叙录曹翰功劳,迁桂州观察使,判知颍州。

未几,吴越王钱俶与妻孙氏、子惟浚入朝。先是太祖遣兵伐江南,诏加吴越王 钱俶为升州东南行营招抚制置使。吴越王钱俶奉诏,即以沈承礼权知国务,亲自率 兵五万助攻常州。丞相沈虎子谏道:“江南乃是我国的藩蔽,而今天大王往助宋攻 取江南,正是撤去我国的藩蔽,更拿什么来保卫社稷呢?”钱俶不听,竟进攻江南 关城,又大败江南兵于北界,遣兵攻江阴、宜兴,都取了,遂拔常州。江南主李煜 遣书与钱俶道:“今日无我,明日岂有君吗?一旦明天子易地酬勋,大王亦大梁一 布衣罢哩!”钱做不答,以李煜书转上太祖。太祖乃优诏褒奖钱俶. 钱俶乃遣使者 入朝。太祖对使者说道:“元帅克毗陵有大功,俟平定江南,可暂来京与朕一见, 慰朕渴想,即当令还。

朕三执圭币以见上帝,岂肯食言吗?“至是钱俶遂与妻、子入朝。太祖赐礼贤 宅给他居住,亲幸宴地,赏赉甚是丰厚;又赐钱俶剑履上殿,书诏不名;复命与晋 王叙昆弟之礼,钱俶固辞始罢。留居两月,遣令还国。临行,再赐一黄袱,密密地 封识着,郑重戒钱俶道:”途中宜秘密观看,勿使他人窥见!“钱俶行到中途,把 它打开来一看,统是群臣请留钱做的奏疏。钱俶不胜感惧,事奉朝廷益加小心。

八月,太祖又谋取北汉,命党进、潘美、杨光美、牛思进、米文义领兵分五路 攻太原;又遣郭进等分攻忻、代、汾、沁、辽、石等州。诸将所向克捷,进败北汉 兵于太原城北。刘继元急求救于辽。辽主即遣宰相耶律沙领兵救北汉。忽得朝廷急 报,说是太祖病重,促令班师。党进等遂回兵还朝。这时已是十月了。

在九月的时候,太祖幸晋王第,与他谈国事。太祖甚友爱晋王,数幸临他的宅 第,恩礼有加。有一次,遇着晋王有病,太祖因亲为灼艾。晋王痛觉,太祖便取艾 自灸。每对近臣说道:“晋王龙行虎步,日后必为太平天子。他的福德,非朕所能 够及得上的。”是日,兄弟忽谈到建都上面,太祖道:“我的意思,想要迁都于长 安。”晋王问道:“现在建都汴梁,不是很好吗?怎么要迁到长安去呢?”太祖道 :“汴梁地居四战,无险可守。迁都关中,倚山带河,所谓得地利了。然后裁汰冗 兵,复依周汉故事,为长治久安的根本计划,岂不是一劳永逸吗?”晋王道:“自 古在德不在险,既已建都定了,何必去迁动呢?”太祖长太息道:“今日依了你, 恐怕不出百年,天下民力尽归疲敝了!”乃怅然返宫。甫进入宫门,只见宫人乱纷 纷的,好像出了什么变故似的。太祖心里一惊,正要查问,忽花蕊夫人宫里一个宫 女迎着太祖启奏道:“万岁回宫了!快请驾到玉真宫,花蕊夫人忽得暴疾,已经不 省人事啦!”太祖一听,好像凭空地响了一个霹雳,吓了一大跳,即忙奔向玉真宫 去。进到里面,只见乌压压地塞满一屋子的嫔妃宫女。宋后也在床前,亲手调药哩。 原来花蕊夫人在宫里多才多艺既居首选,和蔼可亲复过众人,虽很得圣眷,却总是 受宠若惊,待人更加小心翼翼,所以上至宋后,下至宫女,莫不敬爱于她。当太祖 将纳宋后的时候,起初太祖还怕她要生妒怀怨,及至宋后正位,花蕊夫人事她竟十 二分恭谨,宋后对她也便十二分怜爱。到了后来,宋后与花蕊夫人亲热得更甚过自 家姐妹,无时无地不同在一处。每逢宋后有疾,花蕊夫人便整日整夜守在病榻旁边, 侍奉汤药;花蕊夫人有疾,宋后亦照样看待。真是行事相辅助,疾病相扶持,两个 人一些儿嫌隙也没有。太祖见是这样,自是十分欢喜。这且无用多谈了。当下宋后 暨一众嫔妃见圣驾到来,连忙一同接驾。太祖忙道:“一概免礼。但是花蕊夫人竟 是怎样了?”宋后回道:“现在还是不省人事。”太祖又问道:“她这病是怎么起 得呢?”宋后又回道:“适才与臣妾同在后苑观菊花,她还是好好的,并且高兴得 很,对着花略一思索,便成了一首词儿,念与臣妾听着,句工字练,比诸宿构的还 要好哩。不知怎的,回到宫里,忽然说是肚里急痛,面色也顿时改变,咕咚便倒在 地上,昏迷过去了。臣妾忙令宫女把她扶卧榻上,亲取九转回生丹灌服下去,不应 ;又取各种灵丹灌服,还是一无应验。臣妾等正在没主张。如今陛下回宫了,就请 陛下主见。”太祖一边听着宋后的说话,一边早趋至床前,用手抚摩着花蕊夫人的 香躯,只觉浑身冰冷,不禁泪落两行道:“怎么忽然致此呢?”即命内监飞传御医 进宫,诊视是什么症候。

御医诊视毕,启奏道:“这是个猝然肠断之症。这个症候非是药石所能救治的。” 太祖命御医退出,复视花蕊夫人时,已是玉殒香销了。太祖忍不住嚎啕起来,宋后 也便抚尸大哭,众嫔妃和一众宫女们亦各泪下。花蕊夫人既殁,太祖命用贵妃礼仪 安葬,并谕侍臣道:“贵妃葬事,宁重厚而失之过礼,决不可菲薄,而益增朕心悲 哀。”花蕊夫人归葬后,太祖想念前情,仍是不免伤感。至十月,太祖便忧郁成病 了。也是太祖寿数将终,病倒之后,不但无有起色,且日见加重,精神一天不如一 天。于是一切国政均委交晋王代理,一面召回征伐北汉的军队。

晋王既代理国政,便进居承德殿昼理朝事,夜侍兄疾,十分忙碌。有时竟与赵 普密谈终日,废餐忘食。一夕大雪,晋王不知与赵普讨议什么问题,直到夜午未决, 以故迟迟未能进内奉侍太祖疾病。忽内监匆匆地走到承德殿谕道:“圣上急谕,传 晋王速入宫,听嘱咐大事。”晋王闻旨,目视赵普,面上顿时现出慌急的情状,半 晌说不出话来。赵普也慌急道:“万岁就一病至此吗?”又催促晋王道:“千万勿 干着急,火速入宫看视要紧!”晋王这才谕内监道:“尔先去复旨,孤即刻就进宫 来。”内监见谕,飞也似地去了。晋王又与赵普谈说了几句,因命赵普留在承德殿, 听候宫内消息,自己急忙起身进宫。到得太祖病榻前,只见太祖喘急异常,目已无 光,只是眼睁睁地瞧着外面。晋王忙跪下抚问,并敬听顾命。许久,太祖不传谕旨。 晋王低头自己想了想,忽立起来挥退左右内侍,命一律在外侍候着,无论何人,暂 时不许放入,恐怕太祖或有密旨。内侍等不敢违抗,便一齐退出寝门,于门外远远 地待着。又许久,好像太祖在那里嘱咐晋王了,语音若断若续,但异常低微,一句 听辨不出是说的什么。只遥见烛影摇红,晋王在烛光影里,时或离席,像逊让退避 的形状。再又许久,忽听得太祖引柱斧着地的声音,且高声道:“就让你好好地去 干吧!”这一句话,音激而惨。俄顷,晋王到寝门传谕,太祖驾崩了。这时玉漏已 经四下。这正是:大业从今难顾问,雄心到此化灰烟。

要知太祖崩逝后情形如何,果依照金匮之盟,由晋王赵光义继位否,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