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20回 遵盟言继承大统 纳土地宾服天朝


宋后及皇子赵德昭、赵德芳,皇弟赵光美,此时俱环立寝门,因晋王命内侍阻 住,都不得进去。正在焦急,猛听晋王传呼太祖驾崩,一齐奔入,同放悲声。内侍 王继恩入劝宋后少抑悲恸,并奏请道:“先帝生前奉昭宪太后遗命,传位晋王,作 誓书密藏金匮,就请娘娘传旨谕晋王嗣位,才好准备丧事。”

宋后听说更加擗踊大号。适赵普奉晋王急谕进宫,复奏请宋后道:“金匮誓书, 是臣笔记的,并列臣名于誓后作证,可以复视。国不可一刻无主,还乞娘娘暂止悲 哀,先传懿旨,命晋王即刻嗣位,好料理大事。”宋后没奈何,只得传旨命晋王嗣 位,并泣谓晋王道:“我母子的生命,都付托官家啦!”

晋王亦泣对道:“当共保富贵,无用忧虑!”

皇子赵德昭是贺夫人所生,前面已经说过。赵德芳乃是宋后所出,当太祖生时, 宋后尝请立他为太子。太祖孝友性成,誓遵金匮遗嘱,不肯背盟,晓谕宋后以大节。 宋后因奏道:“倘若后来发生惨变,那时臣妾孤儿寡妇,却怎样结果呢?”太祖宽 慰道:“金匮的盟誓,皇天后土,实所式临,晋王纵是不肖,未必便敢违背!如果 晋王果存坏心,就是今日立定德芳做太子,到朕死而无知的时候,他便不能出来争 夺此位置吗?而且那时他执着昭宪太后的遗命以告天下,那么他倒不是叛臣逆子, 朕反取得不义不孝的罪名了。”宋后见说如此,只得罢了。

现在处此大无可如何的当儿,想到她母子以后的生存问题,所以复哀啼而重嘱 晋王。晋王此时大位尚未继承,自然和蔼可亲,因此满口答应。这所谓且敷衍目前, 再计将来。

翌晨,晋王赵光义遂即皇帝位,是为太宗。大赦天下,改名做炅,改元做太平 兴国,即以是年为太平兴国元年。号宋后为开宝皇后,把她迁居西宫。授皇弟赵廷 美为开封尹,封齐王。

赵廷美即是赵光美,至是避太宗讳,故又改光做廷。授兄子赵德昭为永兴军节 度使,封武功郡王;赵德芳为山南西道节度使、同平章事、兴元尹。改赵普为太子 太保,旋被卢多逊攻毁,命奉朝请。拜薛居正为左仆射,沈伦为右仆射,卢多逊为 中书侍郎,曹彬仍枢密使、同平章事,潘美为宣徽南院使。内外官俱进秩有差。并 加封刘鋹为卫国公,李煜为陇西郡公。太宗即位授官已毕,乃素服办理太祖丧事。 越年孟夏,归葬太祖于永昌陵,丧事亦了。总计太祖皇帝在位改元三次,共十有三 年。一生创成基业,至斧声烛影的一夜,便完全举付与太宗了。

太宗安葬太祖后,追念太祖,因诏太祖及廷美子女,并称皇子、皇女,以示一 体。不久,又议立皇后。太宗元配尹夫人,为滁州刺史尹廷勋的女儿,结缡未久, 便病殁了。继配魏王符彦卿的第六女,亦在开宝八年染疾殁逝。此时因追册尹氏为 淑德皇后,符氏为懿德皇后。中宫正在虚位,有立后资格的只有李妃一人。这李妃 姿容秀丽,性情端淑,与太宗极相亲爱;生二女二子,二女以次夭殂;二子一个名 做元佐,后封楚王,一个名做元侃,就是后来的真宗皇帝。李妃在开宝时为陇西郡 君,太宗即位初进封夫人,此时便拟册立为皇后。偏李妃生起病来,缠绵床褥,一 病不起,竟尔去世。立后的事只得暂为搁置。

不觉又到了三年三月,吴越王钱俶、平海军节度使陈洪进,相继入朝。这陈洪 进系泉州人,为清源军节度使留从效牙将。

留从效受南唐册命,节度泉、漳等州,号做清源军,并封鄂国公晋江王。留从 效殁后,无有子嗣,由兄子留绍鎡继立。陈洪进欺留绍鎡年幼,因诬他将附吴越, 把他执着送与南唐王,另推副使张汉思为留后,自为副使。没有好久,又迫张汉思 缴出印绶,把他迁居别墅,遣人请命南唐主,只说张汉思老耄不能治事,自己为众 所推,权为留后。南唐主信以为真,即命他为清源军节度使。后因太祖东荡西征, 北讨南伐,威震中原,旁达海南,陈洪进大惧,忙遣牙将魏仁济赴关,上表陈情, 自称系清源军节度副使,权知泉南州军事,因张汉思昏耄无知,暂摄节度事宜,请 求朝廷诏旨恪遵。太祖因遣使优诏抚问,命他安心治事。自是朝贡往来,使问不绝。 到乾德二年,太祖乃诏改清源军为平海军,即以陈洪进为节度使,赐号做推诚顺化 功臣。开宝八年,陈洪进听得太祖平定江南,恐将及己,甚不自安,因遣子陈文灏 入贡,且探听朝廷动作。太祖即诏令陈洪进入朝。陈洪进奉诏,心里虽然更加惶惧, 但又怕蹈李煜复辙,不敢托疾推辞,只得勉强启行。行至南剑州,因得着太祖驾崩 的消息,乃转回镇地发丧,暂止赴朝。太宗即位,赐诏加陈洪进检校太师。陈洪进 既感恩,且知惧,至是遂亲来觐见。太宗体遇优隆,赐钱千万,白金万两,绢万匹。 陈洪进揣知太宗深意,即献漳州、泉州二处土地。太宗受了,授陈洪进为武宁节度 使、同平章事,赐府第留居京师。

钱俶见陈洪进纳土,栗惧万分,即上表请求罢免吴越国王的封号及解除天下兵 马大元帅的职务,并收回诏书不名的诏命,情愿解甲归田,太宗不许。钱俶的臣子 崔仁翼道:“朝廷的意旨可以晓得了,大王不速即献土地,大祸就要到来的。”

其余诸臣欲争说不可纳土,崔仁翼厉声道:“而今既处在人家掌握中,又且去 国千里,若不纳土,除非是生有羽翼才能飞得回去哩!”钱俶遂决策。次日,上表 道:臣俶庆遇承平之运,远修肆觐之仪,宸眷弥隆,宠章皆极。

斗筲之量实觉满盈,丹赤之诚辄兹披露。臣伏念祖宗以来,亲提义旅,尊戴中 京,略有两浙之土地,讨平一方之僭逆。此际盖隔朝天之路,莫谐请吏之心。然而 禀号令于阙庭,保封疆于边徼,家世承袭,已及百年。今者幸遇皇帝陛下嗣守丕基, 削平诸夏,凡在率滨之内,悉归舆地之图。独臣一帮僻介江表,职贡虽陈于外府, 版籍未归于有司,尚令山越之民,犹隔陶唐之化。大阳委照,不及蔀家,春雷发声, 兀为聋俗,则臣实使之然也,罪莫大焉!不胜大愿,愿以所管十三州献于阙下执事。

其间地里名数别具条析以闻。伏望陛下念奕世之忠勤,察乃心之倾向,特降明 诏,允兹至诚。谨再拜上言。

钱俶上表退朝后,他的将吏才晓得钱俶此举,于是一同恸哭道:“我们大王不 回去了!”太宗既得钱俶上表献吴越境内十三州、一军、八十六县土地,龙心大喜, 即下诏褒美,封钱俶为淮海国王,授钱俶弟钱仪、钱信并为观察使,子钱惟浚、钱 惟治并为节度使,钱惟演、钱惟灏及族属僚佐,都授官有差。

又授钱俶的将校孙承祐、沈承礼、崔仁冀,亦并为节度使。赐赉待遇冠绝当时。 不久,又令两浙遣发钱俶缌麻以上的亲属及管内的官吏,悉数用船载运至汴京,统 共一千零四十四艘。于是命范文权知两浙诸州的军事。

吴越的创业主为武肃王钱镠. 钱镠父名做钱宽。当钱镠诞生的时候,钱宽方在 他处,他的邻人奔往告诉道:“我家的后舍听得有甲马的声音,异常嘈杂,不知是 什么缘故。”钱宽见说,以为出了变端,连忙驰归。及入家门,并没别的乱子,只 是生了钱镠,满室发现红光,钱宽便以为是生下怪物,将要把他抛弃井里。钱镠的 大母却晓得钱镠生有异兆,长大来必是个非常之人,坚执留着,所以钱镠的小名便 唤做婆留。后来钱镠长大,果有吴越,始封武肃王,继改吴越王。钱镠改吴越王是 在梁开平元年,因他是临安县人,遂改临安县做临安衣锦军。

是年钱镠已大富贵,遂回乡省视茔垄,宴请父老,旌钺鼓吹,照耀山谷。从前 钓游的地方,尽行蒙以锦绣。即一树一石,甚至有封官爵的。他旧时卖盐的肩担, 亦裁锦绣把它包藏着。当时有一九十余岁的白发老婆子,携着壶浆角黍,遮道欢迎 于他。

钱镠忙下车向那老婆子下拜。那老婆子便用手抚着钱镠的背,仍旧呼唤他的小 名道:“钱婆留呀,我欢喜你长成到这样子啊!”你道这老婆子是谁?原来就是当 初钱宽要抛弃钱镠的时候,她坚执要留养钱镠的那个大母。她对钱镠不啻有再生的 恩德,所以钱镠知恩报恩,便这样敬谨对待她。于是钱镠便陈设牛酒,大宴乡老; 更张蜀锦为广幄,以饮乡妇。凡男女八十岁以上的用金杯,百岁以上的用玉杯。这 时节头发已枯黄着,而用玉杯饮酒的,尚有十数个人。钱镠看着许多乡老乡妇集聚 一处饮酒,满心喜悦,自起执爵酌酒,唱《还乡歌》以娱宾众。歌曰:

三节还乡兮挂锦衣,吴越一王驷马归,临安道上列旌旗。 碧天明明兮爱日辉,父老远近来相随。 家山乡眷兮会时稀,斗女光起兮会无期。

席间那些乡老乡妇虽闻歌进酒,却不晓得歌辞意味,一个个恭敬肃穆,好像泥 塑木雕的一般。钱镠见是这样,便知这文绉绉的歌辞不能引起众人的欢兴,使他们 浃洽,乃再酌酒,高揭吴喉,唱山歌以见意。歌曰:你辈见侬的欢喜,别有一般滋 味,永在我侬心子里。

果然,那些乡老乡妇听了钱镠此一阙俚歌,大家合声赓赞,有的喜跃,有的叫 笑,一片欢声,达数十里。钱镠使得乡老乡妇欢乐若是,眉头眼角都带笑容;他心 里喜悦是不消再道的了。

这是钱镠锦衣还故乡的佳话。

钱镠居国,礼贤下士,尝取周公吐哺握发的意义,把他接待贤士的殿宇,亲题 做握发殿;又选择名画手数十人,随侍于左右,号做鸾手校尉。凡北方士子有流移 到吴越的,便图画他的像貌禀白上去,钱镠择着眉宇清秀而有福相的,即引用为官 吏。有个姓名唤做胡岳的渡江到来,画手即画像进呈。钱镠见画像,惊叹臣:“此 人面有银光,真是个奇士!”钱镠即日召见,任以要职。钱镠一生自奉是异常俭薄 的,而对待贤士却极取丰厚,所以吴越贤士都乐为钱镠用命。因是吴越便得赖以致 于治平。钱镠薨逝,一传于儿子文穆王钱元瓘,再传于文穆王子忠献王钱弘佐,三 传于忠献王弟忠逊王钱弘倧。钱弘倧立,胡思进起作乱,乃由忠逊王弟忠懿王钱俶 继位,凡历五主,共有国九十八年。至是纳土归宋,吴越遂亡。四年正月,太宗以 东南一带尽归版图,惟太原尚负固未下,遂集廷臣,议伐北汉。薛居正等多以为不 可,独曹彬极力主张,太宗的意见遂决定。即命潘美为北路都招讨使,统帅崔彦进、 李汉琼、刘遇、曹翰、米信、田重进各军,分四面攻太原。又以郭进为太原石岭关 都部署,阻断燕蓟援兵。二月,太宗复又御驾亲征,藉壮士气。北汉主刘继元已被 潘美率大军围困得十分紧急,至是又听太宗亲征,不由得更慌了手脚,忙遣人求救 于辽主。辽主接到北汉乞援书,立命耶律沙为都统,敌烈为监军,领兵星夜驰救。 至白马岭,适与郭进军相遇。耶律沙见前面有宋军扼守,知道宋廷准备甚是周密, 便不想轻进,意思要阻涧立营,申报辽主,等到辽主添遣将兵到来,然后作战。因 把这个计划征询敌烈的同意,道:“都监以为怎么样?”敌烈奋然道:“丞相未免 太怯懦了!你我奉命赴敌,自然遇敌就当上前战斗。战不能胜,请求主上添兵,这 是可以的;如今战还未战,就请主上添兵,这话哪能说得出口呢?纵然主上不责你 我为无用,同朝的人士,哪有不在后头窃笑的呢?而今未经战斗决定胜负,倒先惹 人笑话,这是何等失策的事呀!说一句不怕丞相见气的话,倘若遇一次敌兵,丞相 便请增兵一次,倘若屡进屡遇敌兵阻拦,那么主上为应丞相的请求,倒要起动倾国 的兵哩!还有一层,北汉主待援救,比火烧了眉毛还要急切,又岂是可迟待后兵的 么?如果丞相畏惧宋军,就请丞相等待在后面,看我一人破敌便了!”说着,径领 兵渡涧。耶律沙没奈他何,只得一面打报告回报辽主,一面随敌烈进兵。那辽兵还 未列成阵势,宋军早冲杀过来,兵强将猛,势不可挡。辽兵遂大败,敌烈死于阵中。 幸而辽主得到耶律沙打回的报告,命耶律斜轸领兵到来助战,耶律沙才得了生命, 引兵退回。郭进得胜,亦不穷追,转驻石岭关,驰书奏捷。这时太宗御驾方抵镇州, 接到郭进捷报,大喜道:“辽兵已破,石岭关外无足忧;刘继元外援既绝,这一回 太原稳取得了!”遂进次太原。这正是:几度兴师未奏绩,一番争战竟成功。

要知太宗这一回果能取得太原否,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