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26回 君子馆边弃甲丧师 王孙事畔揭竿起事


太宗得表,知道杨业与子杨延玉俱败死,深为悼惜,即诏赠杨业为太尉、大同 军节度使;杨延玉亦追赠官爵,并抚恤他的家人,赐帛千匹,粟千硕。翌日,又诏 调杨延昭还朝,任为祟仪副使。杨业还有五个儿子,杨延浦、杨延训俱授供奉官, 杨延环、杨延贵、杨延彬并为殿直。因这回伐契丹失败,由于曹彬等违诏失律所致, 降曹彬为右骁卫上将军,米信为右屯卫上将军,崔彦进以下贬黜有差。而陈家谷折 损良将精卒,乃是潘美信谗,王侁贻误戎机使然,削潘美的官,除王侁的名字。

惟有李继隆军成列而还,田重进亦未失败,加田重进为马步军都虞候,李继隆 知定州。赏罚已毕。不久,张齐贤因奏事忤太宗意旨,太宗遂贬张齐贤知代州,与 潘美同领防鲁兵马。

十一月,契丹主隆绪与萧太后,亲统兵马十万,用耶律休哥作先锋都统,又复 南寇。瀛州部署刘廷让,即刘光义,因避太宗讳改名,听得契丹出兵,约同边将李 敬源与杨重进等,亦集合兵马十万,沿海北赴,想乘虚袭取幽燕。耶律休哥着侦骑 探听明白,即领兵扼住要害,阻他进行。刘廷让等军来到君子馆地方,恰好遇着耶 律休哥军。耶律休哥是有备在先,一遇着宋军,便一声令下,大队冲杀过来。刘廷 让等却不料他有这么一着,骤撞见契丹劲兵,不由得大吃一惊。这时又是隆冬时候, 地冻天寒,雾气漫着天空,就像张着个黑幕似的,北风刮得呼呼作声。宋军兵士冷 得指堕肤裂,连弓也开不来了,哪里还有斗志呢?所以当时刘廷让嚷着要兵士前进 迎战,兵士偏后退避逃。契丹兵是生长朔方,受惯了苦寒,瞧见宋兵溃散,便鼓着 勇气,重重围裹上来,把宋军困住厮杀。况且刘廷让又把精兵分给李继隆,留在后 路作援兵,李继隆不来救助,竟退保乐寿而去。于是刘廷让力不能敌,一军尽没, 李敬源、杨重进都死在阵上,仅自己带着数骑,突围脱走,仅保得生命。

耶律休哥既得胜,遣谍者遗贺令图重锦十两,并给他道:“我得罪本国,情愿 归顺南朝,求使君为我先容!敢请使君即赐见!”贺令图信以为真,即谕谍者回复 耶律休哥,约在雄州相会。耶律休哥便领兵趋雄州,宣言特地来叩见贺使君。贺令 图当作耶律休哥真是来降,自己想要居功,便不与将校计议,即引数十骑往迎。及 至到了耶律休哥营里,耶律休哥却据着胡床骂道:“尔平常好经度边事,而今倒送 死来着吗?”命左右把贺令图带来的数十骑,一顿饭功夫都杀了,把贺令图执住, 解送幽州也杀了。耶律休哥遂进占雄州,乘胜南驱,连陷深州、邢州、德州,杀官 吏,俘士民,尽掠取城中金钱财帛而去。河北的人民所感受的苦痛,至此真不堪言 状。耶律休哥见所到必克,于是又进薄代州。

代州副部署卢汉赟,畏惧他的威声,懦怯不敢出战,只是坚壁固守。张齐贤乃 选健卒二千,慷慨誓师,亲自督领出战。

那二千健卒,被张齐贤激励着,一个个奋勇力战,竟是一以当百。契丹军抵当 不住,退却十余里。张齐贤又遣使者往约潘美发并州的兵马来夹击契丹军。使者见 了潘美,潘美许诺,命使者先回复命,自己随后调集并州兵马,开赴代州。行至柏 井,忽奉太宗密诏,谓东路军失败,并州兵马,只易坚守,不许出战。潘美遵诏, 即退回并州,就遣使者驰告张齐贤。张齐贤见了潘美使者,备知一切,料想自己所 遣的使者,必是在归途中被契丹捕去,便道:“那么契丹只晓得潘将军发兵前来, 却不晓得潘将军退回去了,我自有破敌的法子。”于是把潘美使者留住,即发兵二 百人,每人持一面旗,负一束刍,乘夜驰往州城西南三十里地,到四更时分,鸣放 巨炮,列炽燃刍,虚张声势;又令步兵二千人,先去土镫寨埋伏,俟契丹军败走, 出而掩击。两路各奉令去讫,布置已定。张齐贤复选健卒千人,自己统率,待至四 更,一齐杀奔契丹军营寨。耶律休哥忙击鼓惊醒全部兵马应战,宋兵早冲进寨中, 像是一群生龙活虎,锐不可当。又听连天炮响,西南角上,火光烛天,旗帜隐隐摇 动,竟不知有多少兵马。契丹军疑是并州兵到,当即骇走。宋军乘势追赶,追到土 镫寨,张齐贤又放起连珠号炮,伏兵齐出,截住契丹兵射击。耶律休哥此时也弄得 头脑晕乱,猜不透宋军怎样增了兵马,但只催兵急遁。契丹国舅详隐挞烈哥,宫使 萧打里,同死乱箭中。这一阵宋军大胜,斩杀契丹兵数百,获战马二千。器械无数。 耶律休哥不复敢小觑代州了。

太宗屡得边报,拟大发兵马讨伐契丹。于四年二月遣使缮治河北诸州,军城隍 ;并下诏募兵于河南、河北四十余郡,八丁取一,充作义军。京东转运使李维清叹 道:“此诏若行,天下无人耕种了!”乃三次上疏力谏。李昉等亦谏奏道:“河南 的人民,素来只知道耕田,不晓得战斗的。倘若畏惧来服兵役,人心摇动,因而去 做强盗,这是反倒失计了。请陛下收回成命,以保安全,天下幸甚!”太宗因再颁 诏,独选河北,不选河南。

这年冬底,太宗想要刷新政治,复又降诏改元做端拱,即以次年为端拱元年。 是年正月上元节,太宗遂大赦天下,亲耕籍田,倡导耕种。赵普因入朝称贺,恰值 李昉自请解职,罢为右仆射,太宗即留赵普为太保兼侍中,授吕蒙正同平章事。不 久,宋琪也罢相职,降为吏部尚书。

八月,太宗因钱做生辰,赐钱俶宴。是夕,钱俶竟发暴疾而死。算来几个降王, 李煜、刘鋹都早已病死,至是钱俶又死,留在朝中的,只有一个西夏李继捧了。这 时因李继迁败投辽国,受封夏国王,并把义成公主嫁他,助以兵马,屡扰边境,不 得安宁。于是从赵普计,复命李继捧为定难军节度使,赐姓名做赵保忠,使镇夏州, 招抚李继迁。

十一月,契丹军连陷涿州、祁州、新乐三处;二年春,又陷易州。太宗十分忧 虑,诏群臣讨议北伐事件。张洎请于沿边建设三个大镇,各统兵十万,鼎峙拒守, 仍命亲王出临魏府,控御要害。宋琪、李昉、王禹称,亦主张修好弭战,以息民力。

太宗乃不北伐,但命边将固守要塞,以守为战。契丹军听得宋军不出动,但取 守势,又复进兵。太宗得报契丹军复出,即命李继隆发真定兵万余,护粮赴威虏军。 耶律休哥侦悉,率领精骑数万,驰往中途邀截。北面都巡检使尹继伦适领兵巡路, 遇着耶律休哥军队,因人数太少,不敢接战,避入林中,耶律休哥也不去击他,仍 驱兵南下。尹继伦激励部下兵士道:“契丹军明明瞧见我军,他竟不顾而去,他眼 睛里真轻视我军到极点啦!他此一去,要是战胜而还,便乘胜驱逐我军往北边;不 胜呢,也要拿着我军泄怒的。总之无论他战胜战败,他回军的日子,我军定必无遗 类了!我军今日打算,当要卷旆衔枚,潜潜地追蹑着去。他而今凭着锐气,一往直 前,断不虑到我军跟踪在后面。我军乘他不备,杀他一阵。胜了,我军便可威震边 疆;败了,亦不愧是忠义的军队。不然者,只等他来杀我,那时束手待毙,岂不是 空做胡地之鬼么!”说时,声泪俱下。兵校听了,莫不愤激,同呼道:“愿随将军 努力杀敌!”尹继伦即命部下秣马蓐食,待到夜间,每人各持短兵,静悄悄地赶去。 行数十里,至唐州徐河,已是月落星稀,天色向曙时了。尹继伦勒马遥瞩,见契丹 军扎营河滨,炊烟缕缕,起自他的营中,散漫在空际与晓雾混作一起。再前面三四 里,又有大营扎着,营前布着阵势,士卒像蚂蚁一般集合在那里,料定是李继隆大 军,准备着迎敌。尹继伦即下攻击令道:“时机到了,大家努力杀上去!”部下答 应一声得令,各挺短兵,一拥上前,捣入契丹营。契丹兵正朝食,见宋兵杀到,抛 碗筷还来不及,哪里还来得及御敌,只得四散奔逃。契丹大将皮室奔出接战,恰碰 着尹继伦像一朵黑云飞到,手起一刀,皮室头已落地,一命丧亡。

契丹兵瞧着,越发大惊呼道:“黑面大王来了,快逃命!”这一声惊呼,契丹 兵更是乱窜得慌了。尹继伦却趁着威势,奋起勇力,舞动手中大刀,左斫右剁,越 加斩杀得凶。耶律休哥在后帐吃饭,听报宋军这等厉害,吓得筷子也掉了,忙起身 要走,右臂早被宋兵斫了一刀。耶律休哥负伤,自亦不敢争斗,疾忙上马逃走。李 继隆得报,又驱兵赶来助战,双方夹击,一阵把契丹军杀得不剩一人一骑。自是契 丹气夺,不复敢大举入寇,相戒道:“当避黑面大王啊!”因为尹继伦生得面目黝 黑,又好穿戴黑盔甲,故契丹如此称呼他。

越年,太宗又下诏改元做淳化。赵普因渐窥太宗再使他入相的意思,乃是要位 置吕蒙正。恐怕他资望低浅,不洽舆情,特借他来作幌子,便不愿久任,三次上表 乞休。太宗乃出赵普为西京留守,仍授太保兼中书令。赵普又三次上表恳辞,太宗 固不许,赵普只得赴任。二年,赵普因病,复上表哀求致仕,乞赐骸骨。太宗仍不 许,遣中使驰往抚问,并加授赵普为太帅,封魏国公,给宰相俸。赵普感激涕零, 勉力扶病从公。可是年力已衰,强振不来,由是病益增剧,卒之卧病床褥。到了此 时,赵普竟是精神恍惚,好像有冤孽缠扰似的,一睡觉即便梦魇,嘴里“太后娘娘、 秦王殿下”地呼唤不绝,有时又做出争辩哀求的情状。于是请了道士来设醮诵经, 拜章禳祷,但医药用尽,法术使完,终不能减病。赵普叹道:“看来我的病不是医 药祷禳所能治好的了!唉!我有什么罪孽,竟致于此呢!况且秦王的死,”说到这 里,忽然喉间哽塞,再说不出话,只是泪如涌泉,一霎时便气绝而死。家人不免同 举悲哀。太宗接到哀讣,亦甚痛悼,因辍朝五日,赠赵普为尚书令,追封真定王, 赐谥做忠献。太宗又亲撰神道碑铭,作八分书以为赐;并厚赙他的遗族,绢布各五 百匹,米面各五百硕。这时赵普子赵承宗为羽林大将军出知潭、郓二州;赵承熙为 成州团练使,都颇有政声,总算是有子了。惟二女矢志不嫁,送父归葬后,同请祝 发为尼。

太宗因她们志不可夺,乃赐两女名号:长的赐名做志愿,号做智果大师;次的 赐名做志英,号做智圆大师。二女遂出资建造庵堂,奉佛终身。

赵普既殁,太宗乃用张齐贤、陈恕、王沔,为参知政事;张逊、温仲舒、寇准, 为枢密副使。不久,因陈恕与王沔互相猜忌,并罢官,且及吕蒙正。更任李昉、张 齐贤为同平章事;贾黄中、李沅为参知政事。嗣又用吕端参政。又不久,复罢张齐 贤,仍用吕蒙正。吕蒙正少时落魄,备尝艰难困苦,所以居官秉正敢言,很能顾惜 民间的困苦。李昉也是个善讽谏的。太宗尝问侍臣道:“朕比唐太宗如何?”李昉 即微诵白居易《七德舞》词道:“怨女三千放出宫,死囚四百来归狱。”太宗听了, 遽起座道:“朕不及他,朕不及他!卿的说话警醒朕了!”寇准奏事,亦能尽言。 太宗嘉许他道:“朕得寇准,就像文皇得着魏徵啦!”故评论当时朝里的大员,总 算一个个还是得人哩。不过谈到外边,就难说了。即把蜀中的官吏讲,便多是竞功 尚利,不惜民艰的,往往在常赋外肆加征求,苛税杂捐,真不知多少。小民贫困, 日甚一日。

西蜀青神县县令齐元振,更是贪酷,专门剥削民脂民膏,弄得十室九空,怨声 载道。四年,青神县民王小波,遂于县属王孙亭地方,聚集一班被压迫受痛苦的贫 民,对众演说道:“列位乡邻们呀!我们的痛苦真受够了啦!我们这种痛苦是谁给 我们受的呢?就是这班贪官污吏啊!我们要有这些官吏,乃是来安抚我们的,而今 像齐元振等的作为,把政治弄得愈加不清明了,不要去说他;把公家产财尽行掏挖 到自己少数人的荷包里去,也不要说他;把地方事业完全停顿了,还不要说他;只 是又兴出种种苛捐杂税,把我们辛辛苦苦,在热烈的太阳底下,在寒冷的风雨当中, 拼着血汗换来的几个吃饭穿衣的钱,一起要剥削了去,这简直是来逼迫我们到死地 了!列位乡邻们呀!

这样的官吏,我们还能留他吗?列位试想,留着他们少数几个人,就逼得我们 民不聊生。这是何等失算哪!所以我们应该起来同心协力和他们拼命!“那些贫民 听了,同声赞成,愿揭竿共起。几日间,就聚有数万人。王小波遂率领进攻县城。 这正是:民怨沸腾终酿祸,揭竿斩木起风波。

要知王小波进攻青神县,毕竟是怎样,齐元振能否抵御,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