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33回 结私怨一言罢官 承新宠二美惑主


岁月像白驹过隙般地匆匆过去,眨眨眼又是二年二月了。

刘太后垂帘听政,到此已经十有一年,忽然想着女子被服天子衮冕,享祭太庙, 是历来皇家制度所不许的。这实在太卑视女子的人格了。怎么男子便能衣冠享祭太 庙,女子便不能衣冠享祭太庙呢?我必须开个创例,以示女子与男子实是一样。主 见已定,传旨知照朝臣:春祭,皇太后用天子冠服亲享太庙。薛奎听得这道诏旨, 进谏道:“国太穿戴天子衣冠享祭太庙,用什么拜礼呢?将何以垂当后世?”刘太 后决然说道:“此事不是卿想见得到的,勿容谏阻。千百年后的人,未必仍如卿今 日一般固执!”薛奎不敢再谏,只得遵旨。到期,刘太后竟戴起仪天冠,穿了衮龙 袍,偕同杨太妃、郭皇后,至太庙祭享。于是刘太后初献,杨太妃亚献,郭皇后终 献。礼毕,群臣敬上刘太后尊号为应元齐圣显功崇德慈仁保寿皇太后。还宫后,三 司使程琳见刘太后这等,以为她将效法唐朝武则天的作为,因献《武后隔朝图》, 刘太后接着,把它掷在地上道:“我不做此等负祖宗的事!须知我所以定要参与朝 政,自有我的见解,尔休生妄想!”程琳吓得战悚而退。没有几日,又有漕使刘绰 从京西还都,见刘太后奏道:“现在水漕仓储积的谷粟,臣查得有出剩余粮千余斛, 乞付三司。”刘太后斥道:“卿认识王曾、张知白、吕夷简、鲁宗道吗?他四人岂 是因着献羡余进用的么?”刘绰亦战悚而退。由是宫廷内外,都畏惮刘太后严明, 做事不敢不奉法尽忠,真是朝纲肃然。

怎奈昊天不悯,刘太后忽染沉疴,仁宗征召天下名医诊治,并大赦天下,不过 徒尽人事,全无益于病症。刘太后自知必死,乃遗诏尊杨太妃为皇太后,与皇帝同 议军国事。至三月,遂溘然而逝。刘太后既崩,仁宗痛哭悲号,十分哀戚,泣谓群 臣道:“太后临终,嘴里说不出话,还几次用手拉着衣服,像有什么遗嘱,不知是 何缘故。”薛奎奏道:“这就是为着身上穿戴的衮冕。穿戴这个,怎好见先帝于地 下呢?”仁宗乃悟,即用皇后的冠服装殓,发丧告哀。一面仁宗便要遵照刘太后遗 诏,奉杨太妃同议军国事。御史中丞蔡齐亟白执政道:“皇上春秋已长,且熟晓天 下的情伪,而今应该亲揽朝政了,岂可使女后相踵称制?”吕夷简不能决断,正在 为难,忽燕王入宫临丧,吕夷简忙上前着请教。燕王道:“这有什么难决的。太后 乃是国母的尊号,哪有因着保育的缘故而代立的呢?若是一太后崩逝,又要立一太 后,天下的人岂不要怀疑皇上不可一日无母后的佐助么?这事且慢提,还有大事当 前哩!自古治天下莫大于尽孝,皇上作万民的主子已十多年,连本生母还不晓得是 哪个,能够进得到尽孝吗?”即进奏仁宗道:“陛下是李宸妃所生,刘太后与杨太 妃,都只是保育圣躬的人啊!”仁宗惊诧道:“皇叔何以向无一语呢?”燕王侧然 复奏道:“刘太后虽非亲生陛下,而爱护圣躬,实与亲生的一样,先帝在日,亦无 一语,臣哪敢冒奏?至陛下登基,又值四凶当道,专制朝政,内外交相蒙蔽,臣惟 恐急急启奏,或被奸人构陷,臣躯固不足惜;万一自碍圣躬,并及李宸妃,臣岂不 成了千古罪人,而此事终不得明白吗?是以臣十年以来,深自隐讳,使今日得以面 陈于陛下。区区愚衷,乞求陛下鉴谅!”仁宗听了,泪眦荧荧,瞧着吕夷简。吕夷 简忙跪奏道:“燕王所奏,句句实言。陛下系李宸妃所生,宫中个个知晓,不是虚 妄的。”仁宗至是,不由得放声大哭,即要命驾至洪福院,亲视李宸妃遗骸。吕夷 简复奏道:“陛下当先全大义,后及私恩。刘太后与杨太妃扶养调护圣躬二十余年, 恩勤备至,陛下自亦当仰报哩。”仁宗乃仍遵刘太后遗旨,遵杨太妃为皇太后,惟 删去参决军国事一语。燕王又奏道:“杨太妃既可尊为皇太后,李宸妃尤当追尊为 皇太后。”仁宗点首,又追尊李宸妃为皇太后,谥做庄懿。于是一面下诏责躬,幸 洪福院祭告庄懿皇太后灵柩,换易梓宫,一面治办刘太后丧事。仁宗看了庄懿皇太 后的遗骸,是用皇后冠服装殓的,且棺中满贮水银,面色如生,感叹道:“可以稍 减朕的罪过了!”因此,敬奉刘太后一如当日,而治办丧事更是加厚,谥做庄献明 肃。十月,遂安葬庄献明肃太后与庄懿太后于永定陵,援春秋考仲子之宫与唐“坤 仪庙”故例,别筑“奉慈庙”以奉二神主。

庄献明肃太后自与政事至崩逝,有为有守,虽然政出宫闱,却是号令严明,恩 威加于天下;左右近臣少所假借,宫闱间未尝改作什么,内外赐予都有节制;到晚 年稍任宦者罗崇勋、江德明等,用以访求外事,罗崇勋、江德明等固不免藉此弄权, 但不深信,所以终不曾生出大祸来。至是仁宗亲政,遂放黜罗崇勋、江德明等,还 召范仲淹、宋绶,罢修寺观,裁抑侥幸,内外政令一新。有些朝臣,当庄献明肃皇 太后在日,缩首敛翼,随班恭顺,到此时却于仁宗前追抵往事,哓哓不休。范仲淹 进奏道:“庄献明肃太后,受着先帝遗嘱,调护陛下十有余年,虽有小过,宜加掩 饰,以全大节。”仁宗道:“这等议论,原是朕所不忍听的。”即下诏戒饬内外, 毋得辄议庄献明肃皇太后垂帘日事。诸臣奉诏,才不敢再追议了。吕夷简揣摩时政, 手疏条陈八事:一、正朝纲;二、塞邪径;三、禁贿赂;四、辨佞人;五、绝女谒 ;六、疏近习;七、罢力役;八、节冗费。

仁宗见他辞语恳切,即召吕夷简入商,拟将前日依附庄献明肃皇太后诸臣,如 张旻、夏竦、晏殊、范雍等,尽行罢职。吕夷简奏对道:“圣见甚当,像张旻等, 早该罢免的。”仁宗回宫,将这事告诉郭后,并谓惟吕夷简忠诚。郭后道:“吕夷 简岂独是不附庄献明肃皇太后的,不过他多机巧,善应变罢咧。”仁宗道:“如此, 朕便一并罢了他。”翌日,黄门宣诏,罢免张旻等。吕夷简正在押班,最后忽听唱 着他的名儿,好像晴天忽来一个霹雳,吓得他惊惧无措,掩耳不及,只得随班领旨 下殿。

后来托内侍都知阎文应打听,才知道是因为郭后一句话使然,于是吕夷简遂深 憾郭后,私誓道:“我若再得志,定当使她离了中宫,出这一口怨气。”这个暂按 不提。

仁宗既并罢吕夷简,乃复召李迪入相,命王随参知政事,李谘枢密副使,王德 用佥书枢密院事。忽一日,仁宗偶翻得丁谓当国时,谪贬寇准、李迪诏稿,阅到丁 谓亲笔添改的:“当丑徒干纪之际,属先帝违豫之初,罹此震惊,遂致沉剧”四句, 拍案道:“丁谓贼臣这等锻炼周虑的语句,下得狠毒已极,冤杀寇准、李迪了!” 这时寇准早已病死雷州,归葬西京,天下人士,尚有余哀。仁宗即降诏追复寇准官 爵,赐谥做忠愍。过了些时,仁宗又想念吕夷简,以为郭后的话未足凭信,诏命还 职。擢谏官刘涣为右正言,命宋绶参知政事,王曙为枢密使,王德用、蔡齐为枢密 副使。吕夷简再邀恩宠,重秉政枢,乃命阎文应日伺郭后间隙,以谋报复。郭后系 平卢军节度使郭崇的孙女,与石州推官张尧封女张美人,先后入宫,于天圣二年十 一月受册为后。当时张美人甚得仁宗宠爱。仁宗原是要册立张美人的,因庄献明肃 皇太后不赞成,才改册郭后,所以郭后虽然得立,究竟不甚见亲。也是合当有事, 会逢其适。这时宫里有一个尚美人,连同一个杨美人,正是两个尤物,于仁宗前争 妍献媚,引得仁宗心迷神昏,在宫里七颠八倒,简直成了淫乱之君。郭后瞧不过, 不免拿出中宫身份,严辞谴责。尚美人、杨美人本熟知仁宗和郭后素不亲爱,又恃 着自己正极蒙仁宗宠眷,可以撒娇一时,便不情愿承受郭后的责戒,居然反唇相讥 起来。因此郭后与尚美人、杨美人,便积不相能。这一日正是隆冬天气,寒冷得披 着重裘还不觉温暖,兼之冻云泼墨,飞下一天雪来。仁宗退朝回宫,因与郭后并尚 美人、杨美人围炉取暖。尚美人故作娇态,倒在仁宗怀中,说是冷不可当。郭后怒 斥道:“这是个甚模样!还不放尊重点!”尚美人抿着嘴儿回道:“我自求万岁取 暖儿,干你甚的!万岁尚且不排揎我,皇后能排揎我吗?”郭后听得,愤极了,即 离座批尚美人颊。手还未到,尚美人便娇啼起来。仁宗忙将尚美人推至身后,起身 拦住。郭后缩手不及,遂误中仁宗颈项。郭后只得抑住怒气,且向仁宗请罪。仁宗 见郭后这般,不好发怒,又明知尚美人无理,也只得反安慰郭后数语,命她回宫, 勿争闲气。郭后无奈尚美人何,遵旨回宫而去。这里尚美人,越发在仁宗怀里乱扭, 一面大洒眼泪,一面力挤郭后。阎文应知道此事,不啻得了希珍闻,飞往报知吕夷 简,说是如此如此。吕夷简即命阎文应奏请废后。阎文应受了吕夷简使命,又赶回 宫来。只见尚美人还在仁宗前,哭扭未休。阎文应上前奏道:“皇后无礼到这样子, 陛下还宽容着吗?”仁宗道:“此等事不再宽容,叫朕怎么处置呀?”阎文应复奏 道:“皇后不知礼节,欺凌圣驾,照理,就该废了。”仁宗迟疑道:“废得的吗?” 阎文应奏答道:“有何不可?如果陛下不以臣的意见为然,亦当召吕相别筹一个办 法处理,宽容是万不可以的。”仁宗被阎文应激动怒气,便怒时没有了容人之量, 即将吕夷简召入,把颈项上爪痕给他瞧,告诉他缘故,问是应该怎样处置。吕夷简 奏对道:“依臣愚见,惟有废黜。”仁宗仍迟疑道:“天下后世,不要讥议朕于皇 后尚且不能宽容吗?”吕夷简又奏道:“这有哪个讥议呢?况且废后又不是始自陛 下,早有先例的。像光武皇帝,乃是汉朝的明主,只有郭后少怀怨怼,便把她废了, 而今皇后伤及陛下颈项,还不当废么?”仁宗听奏如此,遂决意废黜郭后。吕夷简 退出,恐百官谏阻,挽回圣意,不克达到报怨目的,乃先敕有司,不得受台谏章奏。 仁宗遂降诏,假称皇后愿修道,封做净妃玉京冲妙仙师,赐居长宁宫,废皇后名位。 此旨一下,朝臣莫不惶惑,因为台谏章奏不能得入,中丞孔道辅,率谏官范仲淹、 孙祖德、宋庠、刘涣,御史蒋堂、郭劝、杨偕、马绛、段少连等,诣垂拱殿伏奏道 :“皇后乃是天下之母,不当轻废,愿请赐对!”但见殿门紧闭,无人传达。孔道 辅扣环大呼道:“皇后被废,有累圣德,奈何不听台臣谏奏呢?”忽门内传旨道: “尔等不得喧闹!至中书省与宰相答话去吧!”孔道辅率诸人径至中书省,吕夷简 早在那里待着。孔道辅诘问吕夷简道:“大臣侍奉皇帝、皇后、犹如儿子侍奉父母 一样;父母不知,应当谏止,奈何顺父出母呢?”吕夷简道:“废皇后在汉、唐已 有旧例,怎么不可行?”孔道辅厉声道:“做臣子应当导引皇帝作尧、舜一般的君 主,怎得援引汉、唐失德的故事作为法则呢?”吕夷简不能对答,拂袖而入,奏请 仁宗道:“臣子伏阙请对,殊不是太平盛世的现象,愿乞陛下谪贬一二人以儆效尤!” 仁宗点首。明日早期,孔道辅想留集百官与吕夷简延争,至待漏院,便有诏旨下来, 谪贬孔道辅知泰州,范仲淹知睦州,孔祖德等俱罚俸三月,自今以后,群臣毋得相 率请对。孔道辅等奉诏,乃各个嗟叹而退。

郭后既废,尚美人、杨美人便毫无忌惮了,每夕合着仁宗作行云行雨之乐,不 到几时,把个仁宗弄得形疲神乏,日既尪羸。群臣忧惧,却又不敢谏奏得。又过了 些时,仁宗竟至色伤成病,不能起床,杨太后听得仁宗卧病辍朝,亲临视疾,见了 仁宗的模样,不觉吓了一跳,即向内侍追问病源。内侍起先还隐瞒掩饰,后来被杨 太后逼得紧了,只得从实奏明。杨太后大怒道:“这还了得!”即传懿旨,命阎文 应立刻押二美人出宫,阎文应领旨;即行照办去了。仁宗心里虽不舍得,但是母后 的懿旨,碍难违背,也只得忍心绝爱了。尚美人、杨美人正在一处笑乐,瞧着阎文 应高视阔步走来,还想发作他几句,不料言未出口,阎文应猛喝一声:“宫婢听旨!” 两个见这威声,晓得不比往常,忙着敛了笑颜,断了妄想,跪下敬听。及至阎文应 宣旨毕,两个早又哭成一双泪人了。阎文应板起一副怒金刚似的面孔,毫不肯哀怜, 即勒令两个登车,离开后宫。尚美人、杨美人无奈,含着两把悲泪,酸酸辛辛,啼 哭而去。次日,仁宗乃诏命尚美人为女道士,赐居洞真宫,杨美人别宅安置。次年, 又改元做景祐. 九月,诏命废郭后出居瑶华宫,另选曹氏入宫待册。这正是:狐媚 工谗偏惑主,新人欢笑旧人悲。

要知曹氏是否册立为皇后,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