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37回 撤帘归政退处深宫 变法维新洊登台阁


英宗悚然改容道:“朕知道了。”遂进宫省问曹太后起居,泣陈病时的过失。 曹太后亦流泪抚慰,极尽慈母衷肠。两宫疑隙,至此完全冰释。十月,安葬仁宗皇 帝于永昭陵庙,号做仁宗。至冬底,诏明年改元做治平。元年春,韩琦因为英宗病 已痊愈,想请曹太后撤帘归政,乃择取十余件事,奏请英宗裁决。

英宗裁决后,即诣曹太后复奏,曹太后件件都称裁决得很妥当。

韩琦便奏道:“这些都是由皇上裁决的,而今国太都认为适当,可见皇上已能 亲断机宜,臣可以告退了,愿请国太赐臣罢休!”曹太后道:“相公不可以求去, 惟我当退处深宫了。”韩琦复奏道:“前代贤后,像马后、邓后,对于权势,尚不 免顾恋,而今国太便能归政,真是前代贤后所不及,但不知国太决取哪一天撤帘呢?” 曹太后道:“说什么决取哪一天呢?我参政许多时,岂是出于得已?就在此时便可 撤帘!”曹太后说罢,遽离座退入。韩琦大声叱道:“国太有旨,銮仪司撤帘者!” 銮仪司听旨,疾忙上前撤帘。帘既除下,曹太后因匆匆走入,还在御屏后瞧见她的 衣袂,内外都惊为异事。至是韩琦见得从前谗间两宫,乃由内侍任守忠所为,坐政 事堂骤召任守忠至,而数他的罪恶,把他窜逐于蕲州,即日押解出都;任守忠的同 党史昭锡等,一并远徙南方。俄顷之间,奸佞一扫而空,中外称快。英宗遂亲政, 上曹太后宫名做慈寿,加韩琦尚书右仆射。

此时英宗高皇后已生四子:长名作仲针,次名作颢,又次名作颜,再次名作頵. 颜生下便夭折了,而今存的,实只有三子。乃诏封长子赵仲针为光国公,未几复晋 封为淮阳郡王,改名作顼。英宗本为濮安懿王子,入继仁宗为嗣。濮安懿王有三王 妃:元妃王氏,封谯国夫人;次妃韩氏,封襄国夫人;三妃任氏,封仙游县君。韩 琦奏言:“礼不忘本,濮安懿王德盛位隆,理宜尊崇,请付有司议定。”一年四月, 英宗遂诏礼官与待制以上,议定崇奉濮安懿王典礼。韩琦、欧阳修等,主张追崇; 司马光、王珪、吕诲、范纯仁、吕大防等,主不追崇,相互争执,久而不决。曹太 后见这等一件事体,朝臣争执半年周载,不但不能解决,而且愈争愈烈,觉得他们 大可笑,亦大可怜,遂手诏中书省遵行。诏云:闻群臣议崇奉濮安懿王典礼,自去 夏迄今春,争持不决,何无断也?因特隆谕:濮安懿王,谯国夫人王氏,襄国夫人 韩氏,仙游县君任氏,可令皇帝称亲;濮安懿王称皇,王氏、韩氏、任氏并称后。

韩琦等奉到此诏,即转呈英宗。英宗胸中原早有成竹,因见廷臣争执,未即下 诏,至是遂立颁诏旨,谦让不受尊号,但称亲;就濮安懿王茔建园立庙,封濮安懿 王子赵宗懿为濮国公,主奉祠事。至是,濮议遂定。这时富弼已终母丧,任为枢密 使,因不满意韩琦,二十余次上章力求解政。英宗乃封富弼为郑国公,出判扬州, 未几又徙判汝州,而召潞国公文彦博,从判河南,回任枢密使;擢权三司使吕公弼 为枢密副使;泾原路副都道署郭逵签书枢密院事。

忽忽又到三年十一月了,英宗复患疾病,形容日见憔悴。

韩琦奏请道:“陛下圣躬不豫,不能临朝,中外不免惊疑,请陛下早立皇太子, 以安众心,而固社稷。”英宗微微点首。韩琦又奏道:“陛下既然首肯,愿请降诏, 即日册立,安妥此事。”便命召学士承旨张方平,立刻入殿草诏。张方平既入,乃 进纸笔请英宗写明立谁为太子。英宗接过笔去,就纸上写了数字。

韩琦瞧着,是写的“立火火王为皇太子”字样,因复奏请道:“圣意想是属在 颍王了,还请陛下亲笔写明。”英宗才又在侧面加注了“颍王顼”三字。张方平即 援笔草就,立刻缮正,呈与英宗亲填太子名字。英宗只得又亲自填了太子名字。填 毕,将笔掷下,长叹一声,不禁掉下泪来,身体便觉支撑不住,即命内侍掖至龙床, 嗒然卧下了。韩琦、张方平等也就退出。文彦博顾谓韩琦道:“瞧见皇上颜色么? 人生到此,虽属父子,亦不免动情吧!”韩琦道:“这原本是很可嗟叹之事!巨鹿 受封,不还是眼前事吗?而今能有几时,又要请求立太子了。”

到了明日,便举行册立太子典礼,大赦天下。文武百官,相率称贺。英宗于病 榻听了,益觉侧然心酸,洒泪不止。自是,英宗的病势,竟一天沉重似一天,脸上 身上的肉,都瘦干了,一个人只剩着个枯躯壳儿,存着口气罢了。延至四年正月, 英宗的病,已到十二分光景,眼见得只是延捱时刻了。朝里诸臣,却还在粉饰太平, 称庆称贺。忽然宫中传出丧音,这个在位刚四年,享寿才三十六岁,雄图未展的圣 明天子,已经驾崩了。

英宗既崩,由皇太子赵顼入嗣大位,是为神宗皇帝。神宗即皇帝位后,尊曹太 后为太皇太后,高皇后为皇太后,封皇弟赵颢为昌王,赵颓为乐安郡王,命韩琦守 司空兼侍中,曾公亮行门下侍郎兼吏部尚书,文彦博行尚书左仆射、检校司徒兼中 书令,富弼改武宁节度使,张升改河阳三城节度使,欧阳修、赵概并加尚书左丞, 仍参知政事,陈升之为户部侍郎,吕公弼为刑部侍郎;其余百官,均进秩有差。二 月,神宗御紫宸殿朝见群臣,诏册元妃向氏为皇后。向后系故相向敏中曾孙女,人 颍王邸后,封安国夫人,至是册立为皇后。神宗在王邸时,常听得记室韩维称扬王 安石,很想见王安石这个人,于是遂降诏征召王安石入都。王安石高卧不起,神宗 因谓辅臣道:“王安石自先帝朝以来,屡召不至,多说他不恭顺,而今又不肯来, 到底是有病呢?还是有什么要求呢?”曾公亮奏对道:“王安石他乃是辅相材,必 不会欺君罔上的。”吴奎谏阻道:“臣曾与王安石同过事,见他护非自用,所为迂 阔,如果重用了他,必定紊乱朝政的。”神宗不听,又降诏命王安石知江宁府。大 家揣测,以为王安石又要推辞的,不料他这番却老实不客气,奉到旨命,不但不推 辞,而且便走马到任去了。这王安石,字做介甫,临川人,好读书,会作文章,他 的友人曾巩,拿他作的文章给欧阳修看,欧阳修叹为奇才,便到处替他延誉。因此, 他遂得擢进士上第,授淮南判官;旧例判官秩满,得求试馆职,他独不求试,再调 知鄞县。他到了鄞县,便运用他的建设计划,小试牛刀,起堤堰,决陂塘,兴水陆 之利;又贷谷与人民,薄取利息,定期偿还,俾得新陈相易。鄞县的人民,都称说 便利。

不久,通判舒州,又卓著政声。文彦博便极力举荐他,请朝廷不次进用。朝廷 乃召试馆职,辞谢不就。欧阳修复荐他作谏官,仍辞谢不就。再荐,再召,再辞, 且恳求外补。朝廷因命知常州,改提点江西刑狱。他到了江西,恰巧与周敦颐遇着, 两个谈论天下大事,古今治术,连日连夜,滔滔不绝。及至两下分开了,他深思周 敦颐的理论,甚至忘寝废食。到仁宗嘉祐五年,复召他为三司制度判官,他才入朝 受职。当时的朝野人士,因为朝命叠下,他辄辞不起,甚是欣慕他的为人,谁也想 一见为快。他进京受职而后,不久便上了一篇表言书,主张法古变今,理财足用。 仁宗看了,不说什么,把它搁置不议。他见主张不行,心里很觉不快,虽频迁美官, 如同修起居注,知制诰,纠察在京刑狱等,都不惬意,总想求去;后来适因母丧, 便解职回籍去了。英宗朝也曾召他,只是不肯再起。韩绛、韩维兄弟与吕公著等, 都是他的好朋友,更极力替他标榜游扬,遂把王安石三字,抬捧得大名鼎鼎,所以 神宗便极意要引用他,召他不至,又命他知江宁。这时宰相韩琦,因执政三朝,任 事太久,权位又重,便有人诋毁他做事专擅,而曾公亮复力荐王安石可作宰相,以 谋间他,于是力请去位。神宗不得已,命韩琦以司徒兼侍中判相州。韩琦奉旨,即 入朝辞驾,神宗泣道:“侍中定然要去,朕没奈何,今日已下诏了!然卿去之后, 哪一个可任国家大事呢?王安石如何?”韩琦奏对道:“王安石作翰林学士便有余, 处辅弼的地位则不可。”神宗默然,韩琦知道神宗的意思,亦不申论,即告辞去了。 神宗遂召王安石为翰林学士。

不觉残年已过,仁宗乃诏改元做熙宁,是为熙宁元年。四月,王安石始至京师, 从受翰林学士的任命,至此已经七越月了。神宗听得王安石到了,不胜幸悦,即诏 王安石越次入对。

神宗问道:“治国的要道以什么当先呢?”王安石奏对道:“择方法当先。” 神宗又问道:“唐太宗何如?”王安石又对道:“陛下当取法尧、舜,何必讲唐太 宗呢?尧、舜治天下的方法,至简单而不麻烦,至切而不迂阔,至易行而不难作。 但后世的学者,因为不能通晓尧、舜的治术,所以他便说是高不可及。”神宗道: “卿可谓责难于君了。朕自视眇躬,恐怕无以副卿的意思啊!但愿卿尽心尽意辅助 朕躬,使得达目的!”一日,群臣侍讲经席毕,群臣皆退,神宗独留王安石,赐坐 更问治道。

神宗道:“朕有事要与卿从容议论的。朕观古人,像唐太宗必然要得着魏徵, 汉昭烈帝必然要得着诸葛亮,然后才可以有为。

魏徵、诸葛亮两个,真是不世出的人材啦!“王安石奏对道:”陛下真能作尧、 舜,自然有皋、夔、稷、契的;真能作高宗,自然有傅说的。像魏徵、诸葛亮两个, 都是有学问的人所卑视的,何足称道呢?以天下的广大,人民的众多,百年的承平, 学者不能说不多,然而总愁无人可以佐治。只因是陛下择方法未能明了,推诚信未 能及至,虽是有皋、夔、稷、契、傅说般的贤臣亦将被小人所排挤,卷怀而去哪! “神宗道:”哪一个朝代没有小人呢?就是尧、舜的时候,尚且不能无四凶啊!“

王安石复对道:“因为能够辨别四凶,把他们除去,这才成其为尧、舜啦!若 使四凶得逞他们的谗慝,那么皋、夔、稷、契,又怎肯与他们同流合污,苟且食禄, 而终身不去呢?”神宗听了,连连点首,信用王安石的心志,从此益加牢不可破了。 二年二月,复召富弼入朝,任同平章事,拟擢王安石为参知政事。

唐介审知神宗的意思,乃入谏王安石不堪大任。神宗怫然道:“王安石文学不 可任呢?经术不可任呢?”唐介答奏道:“王安石固是个好学的,但是泥古不化, 所以议论很是迂阔。若是使他执政,必定多所变更,想治反乱了。”神宗不听,竟 任王安石参知政事。至是,王安石遂奏请神宗行用新法。神宗准奏,即立制置三司 条例司,掌经画邦计,变更旧法,调济天下利权。

命王安石、陈升之总领制置三司条例司,协同办理。又命吕惠卿、苏辙并为检 详文字,章惇为三司条例官,曾布检正中书五行公事。吕惠卿、曾布都小有才,事 事迎合王安石意旨。王安石深信二人,不啻倚为左右手,故一同引用。于是王安石 遂拿出他皋、夔、稷、契、傅说的学问,与吕惠卿、曾布等,酌定富国强兵的新法 八条:

一、农田水利。派员分行诸路,相度农田水利,垦荒废,浚沟渠,酌量升科, 吏民同役,不得隐瞒逃匿。

二、均输。凡州郡上输的官粮,官得徙贵就贱,因近易远,预知在京仓库所当 办的,得以便宜蓄买。

三、青苗。农民播种青苗时,如果无钱播种,由国家借给,令出息二分,俟谷 熟随夏秋税偿还国家。

四、免役。人民依等级缴纳免役钱于国家,得免劳役,国家将免役钱另募无职 业人民充当役夫。

五、市易。京师置市易所,使购不卖的物品于官,或与官物交换,又备资贷与 商人,依限纳息还本。

六、方田。以东南西北各千步为一方,计量田地,依地的肥瘠良窳而定税五等, 人民按税则缴纳。

七、保甲。采古时民兵制度,十家为保,五百家为都保,都保置正副二人,领 导保丁贮弓箭,习武艺。

八、保马。设置官马,凡保甲愿养马的,每家得领养一匹,愿养二匹的,听岁 一检验,有死病的补偿。

这八条新法,前六条称为富国之法,后二条称为强兵之法。

当时朝廷诸臣,除附和王安石以外的,都不赞成这个新法,纷纷争议。王安石 对反对的诸人道:“公等所以争论,都是因为没有多读书哪!”赵扑道:“这话就 说错了!皋、夔、稷、契的时候,试问有什么书可读呢?”王安石不应。神宗独深 信不疑,次第颁行天下。四月,任命刘彝、谢卿材、侯叔献、程颢、卢秉、王汝冀、 鲁伉、王广廉八人,行诸路“农田水利法”;七月,任命薛向行淮、浙、江湖六路 “均输法”;九月,诏先自河北、东京、淮南三路行“青苗法”;十二月,行“保 甲法”、“免役法”。五年正月,行“市易法”;四月,行“保马法”;八月,行 “方田法”;至是,王安石的新法悉行,而天下骚然,民间受苦痛已不堪言。朝里 老成的一派,因议论新法,罢黜殆尽:如御史中丞吕诲出知邓州,知谏院范纯仁出 知河中府,检详文字苏辙为河南府推官,宰相富弼出判毫州,知审官院孙觉出知广 德军,御史中丞吕公著贬颍州,直史馆苏轼出为杭州通判,枢密使文彦博出判河阳, 司马光罢知永兴军,朝贬夕谪,真个更仆难数。这正是:多数老成都罢政,一时新 进尽登朝。

要知王安石的新法,后来效果如何,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