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38回 罢旧臣书生当国 兴重兵诸将平戎


这时新进的一派,好不得势,神宗今日进用一个,明日升迁一批,弄得皇帝左 右,全是新幸权佞。三年十二月,神宗索性任王安石与韩绛同平章政事,畀他至高 至大的权力,使他对于一切新法,得完全有权施行。王安石此时,在神宗驾前,言 听计从,比较魏徵之于唐太宗,诸葛亮之于汉昭烈,还觉得倚任要专诚些,故对于 新法,益加坚决。仁宗更颁诏天下,查察奉行新法不尽职者,严重究办;于京城设 置逻卒,捕治谤议时政的人,所以当时新法虽实在行得不好,人民大受损害,只能 暗地里叫苦呼冤,不能吁请朝廷停止。而有敢于争论的,就只韩琦、富弼等一班旧 臣罢了。因之王安石的儿子王雱,他已由曾布、邓绾力荐为崇政殿说书,极力主张 诛除异议者,并说要把韩琦、富弼诸人拿来枭首示众,那么便没人再阻扰新法了。

王安石道:“儿说错了!”王雱答道:“真不错哩!要晓得不诛除异议者,新 法便不能行啦!”王安石想了想,儿子的说话,着实有理,便采纳了儿子的嘉言, 果然积极诛除异议的。人民处于严重压迫之下,越更敢怒而不敢言。

建昌军司理王韶,看着朝廷务为新政,便将其采访边事所得,诣阙上《平戎三 策》。这《平戎三策》的大略是说:西夏可取;要取西夏,须先收复河湟;要收复 河湟,当先招抚沿边诸番;自武威以南至洮、河、兰、鄯都系汉家旧地,有地可供 耕种,有民可供役使;而今诸羌瓜分,不相统一,正可乘时招抚,而兼并诸羌;那 么在朝廷一边得有肘腋的援助,在西夏一边,使他无所连结了。当下神宗得策,恰 恰配合胃口,忙召王安石征他同意。王安石亦觉十分对劲,连称奇计。神宗大悦, 即命王韶、管翰、秦凤经略司机宜文字。王韶奉旨到了秦州,又上表请筑泾、渭上 下两城,屯兵以抚纳洮河诸部。秦凤经略使李师中,以为不便,请先招抚青唐、武 胜及洮河诸番族,反对王韶的建议。王韶复上表谓自渭源至秦州,良田未经耕种的 多至万顷,愿置市易司,笼取商贾之利,作为垦荒的经费,请发官钱作基本金。神 宗诏饬李师中给发川交子与王韶买办货物,并命王韶领市易事。李师中又以为得不 补失,奏称王韶所指奏的良田,乃系极边弓箭手地,不能垦殖,且要移市易司于古 渭,转足扰民,恐怕秦州从此要更加多事。王安石见李师中两次持异议,心下大怒, 遂奏李师中故意阻扰。神宗乃诏罢李师中秦凤经略使职权,徙知舒州,另遣窦舜卿 知秦州,与内侍李若愚查勘荒田的实在。窦舜卿、李若愚查勘之后,仅仅得田一顷, 还是有地主的,只得据实奏报。王安石不信他的实言,反说他隐蔽,把窦舜卿贬谪, 而令韩缜往代。韩缜是瞧着窦舜卿直言招尤的,不敢直奏,便以无为有,附会王韶 的说话,谎奏上去。神宗进用王韶为太子中允。四年八月,复命王韶主洮河安抚司 事。王韶奉命而往,因青唐俞龙珂为最大番部,渭源的羌人与西夏,都在想羁縻他, 乃率领数骑,直抵俞龙珂帐中,谕以成败,说他归朝。俞龙珂听了王韶的话,率领 他的部属十二万内附,并请求道:“我生平听得包中丞是朝廷有名的忠臣,愿请赐 姓包氏,藉附荣光。”包中丞就是指包拯。他一生赤胆忠心,铁面无私,清正为官, 不阿权贵,善断奇狱,童稚妇女都知道他的名字。因为他曾拜御史中丞,故称做包 中丞。又因他作过天章阁待制,龙图阁直学士等官,又有的称他做包待制或包龙图, 已在仁宗嘉祐七年死了,追赠礼部尚书,赐谥做孝肃,所以更又称做包孝肃。神宗 遂依了俞龙珂请求,赐姓做包,赐名做顺。于是包顺遂引导王韶深入诸番部,成就 他的功业。

五年五月,王韶与都监张守约,就古渭寨驻兵戍守,定名做通远军,作为陇右 根本,表请朝廷旨意。神宗当然照准,即命王韶知军事,行教阅法。八月,王韶引 兵西进,攻击吐番,以图武胜。番酋穆尔水巴等族,各据险抗拒。诸将见番部据着 险要,都有些胆怯,想要取平地布阵待敌。王韶道:“不可。

若照这样,番贼要是不舍险来斗,我军便只好空手回去了。而今既然到了险地, 就当使险地为我军所有,应该取险峻的地方布阵,好一鼓击破番众。“即命诸将压 险布阵,下令道:”有畏退的,斩杀不贷!“番众乘高而下,锐不可当,诸将抵御 不住,看看就要退却了,王韶乃亲披甲胄,麾帐下兵直前迎战,遂大破番众,尽焚 番众的庐帐。木征与部下酋长瞎药领兵来援。

王韶又将他击败,遂占据武胜,择险筑城,建为镇洮军,拜表奏捷。神宗大喜, 诏置熙河路,领熙河、洮、岷三州及通远军,升镇池军为熙州,任王韶为经略安抚 使、兼知熙州。这时河、洮、岷三州,实在还未曾收复咧!至是王韶乃进击河州。 河州首领瞎药,正在一战破胆,哪里还能抵抗,遂率部投降王韶。

王韶长驱直入,破诃诺木藏城,穿露骨山,南入洮州境,击走木征,并且擒住 木征的妻子,遂定河州。岷州首领木令征听得,料想不能抵敌,献城归降,王韶遂 入岷州。于是宕、洮、叠三州首领,亦望风归服。总计王韶军行五十四日,涉千八 百里,得州五,斩首数千级,获牛马万余头。捷书奏报到朝,神宗御紫宸殿受群臣 祝贺,以为这是王安石的功劳,解了腰间的玉带赐给他;并进王韶为左谏议大夫、 兼端明殿学士。王韶乃留部将,分守各地,自己即日领军回朝。

王韶刚去,木征收集残兵败将,诱合董毡别将青宜结鬼章等众,又反攻河州。 知州景思立麾兵出战,木征佯输退走。景思立不识得是木征诈败,只顾催兵穷追。 赶到踏白城地方,木征忽然回兵力战,四下里伏兵齐起,把景思立困在垓心。景思 立冲突不出,遂苦战而死。木征得胜,威势大振,遂进掠岷州。

刺史高遵裕命包顺逆战,击退木征。木征不能得志于此,便又转兵去围河州。 恰好王韶奉诏还镇,行至兴平,听得河州被围甚急,亟与军官李宪昼夜奔驰,直抵 熙州,选精二万人,下令直趋定羌城。诸将入帐告道:“现在河州被围很吃紧,盼 望救兵,异常急切,奈何不往救河州,反往定羌城?”王韶道:“我直攻定羌城, 正所以救河州啦!”诸将问道:“这是什么理由呢?”王韶道:“木征之所以敢围 住河州,是恃着有定羌城作外援哪!我而今攻破他所倚恃的,断绝他的外援,那么 河州的围,可以不救自解了。”乃督兵直赶定羌城,破西番,结和川族,断夏国通 路,进缁临河,分遣诸将入南山,截木征后路。

木征见得外援已绝,果然解了河州之围,引兵退去,保守踏白城。王韶还兵熙 州,派轻骑绕出踏白城后,出其不意,突加攻击,大败木征,焚烧八十帐,斩首七 千级。木征计穷势蹙,只得带领酋长八十余人,同诣王韶军前乞降。王韶见木征来 降,也就不为已甚,当即允准,命李宪解送京师,报捷献俘。当景思立兵败身死, 木征威势大振的时候,朝臣莫不震骇,主张仍弃熙河。神宗亦为旰食,叠次下诏戒 王韶持重,勿得轻进,王韶却轻师锐进,竟成此功,俘木征致阙下。于是朝臣惊为 奇捷,相率称贺。神宗更觉喜出望外,受俘已毕,特加恩赦,释去木征的罪愆,命 为营州团练使,赐姓名做赵思忠。赵思忠谢恩领旨而去。遂又加王韶观文殿学士、 兼礼部侍郎,不久,竟召为枢密副使。朝臣于此,复叹为奇赏。当时京里好事的人, 遂给王韶一个美名,唤做三奇副使。怎么唤做三奇副使呢?是说他这个副使,是由 献奇计,奏奇捷,受奇赏得来的。

王安石因为主张王韶的建议,得了这件边功,好不兴头!

乃再奏请经略西南边徼,开边攘夷。神宗也正在兴头上,哪有不允的,即命中 书检正官章悖惇,为湖北察访使,招讨峒蛮;戎州通判熊本为梓夔察访使,招讨泸 夷。章惇、熊本奉诏,各领兵马,分道扬镳。章惇既至湖北,径趋辰州,招讨峒蛮。 这些峒蛮,一向是聚族而居的。这时占居北江的,只有彭氏一族,首领唤做彭师晏, 管辖有二十个土州。占居南江的,有向氏、田氏、舒氏三族。舒氏的首领唤做舒光 秀,田氏的首领唤做田元猛,各管辖土州四个;向氏的首领唤做向永晤,管辖土州 五个。诸族之间,很少联络,不但是各自为政,而且还互相仇杀,甚多纠纷。章惇 起先便招纳彭师晏,用好言抚慰,送他赴阙受诏。神宗又用好言抚慰一番,授为礼 宾副使、兼京东州都监。

章惇遂又招抚田、向、舒三族,谕令归顺朝廷。舒光秀、向永晤亦便奉表归朝。 惟有田元猛恃强不服。章惇大怒道:“我领王命来到这里,彭、舒、向诸大族,都 望风宾服,尔田氏小小丑族,胆敢抗拒朝廷么?”当下部署将兵,分为三路:左一 路领兵一千五百,攻取懿州左面;右一路领兵一千五百,攻取懿州右面;自己领兵 一千,中路进击,直取懿州城池。部署已定,传令道:“这是头一次战斗,诸将务 要奋勇戮力,为国家耀扬威武,扫平丑类,使抗命的峒蛮一齐畏服。不然,就是已 经降顺的也要生心叛变了。成败利钝,在此一举,大家努力!”说罢,传令一齐杀 奔懿州。田元猛得报,亦分三面迎战:命部酋分领蛮兵,当左右两面,自己率领精 锐,抵挡章惇。两军对阵,各显威武,直杀得血流成渠,尸积如山,呐喊战斗的声 音,震动山谷。田元猛杀了半日,杀不退章惇,一声雷吼,把枪三招,那些蛮兵像 潮涌一般,直迫章惇,顿时把章惇包在当中,四面围杀。章惇叫声:“不好,蛮子 拼死了!”忙传令部下,四方接战,抖擞精神,往来指挥厮杀。正激战间,只见蛮 兵左右,纷纷溃败,两彪宋军,长枪大战,冲杀过来。原来章惇所遣的左右两路军, 已大破蛮兵,齐来会合章惇的中路军,一致进取。

于是田元猛便抵挡不住,大败奔逃。章惇乘胜,遂夺了懿州城池,分兵四出攻 击诸蛮。诸蛮见田元猛大败,莫不震惊,争先归降。遂改置沅州,即以懿州新城为 治所。北江、南江诸峒蛮,一律平定。于是梅山峒蛮苏氏,诚州峒蛮杨氏等,亦先 后纳土归附。章惇乃创设城寨,于梅山置安化县、隶属邵州,而以诚州隶属辰州, 后改称做靖州。蛮人悉告平服。章惇大功告成,回朝复旨,神宗赏赐有加,不必说 的。

还有熊本奉到朝命,亦即率兵赴泸川,措置平夷事。熊本通判戎州有年,久在 边疆,深悉夷人的情形,知道夷人所以敢侵扰边疆的缘故,是为的有村豪给他作向 导,告诉他内地虚实。

熊本便想出个正本清源的法子,用金帛作香饵,遣人招诱村豪,投效帐下,只 说是要他们帮着办点小事体,却给他们一个大名义,日后有功,特别升赏。那些爱 钱重利的村豪,见得又有财发,又有官做,却又不要下什么死力,便有一百多人, 来到熊本帐下投效。熊本一一温言抚慰,收在帐下,每日把好酒好肉给他们吃喝, 使他们安心住下;一面便遣都监王宣布置军事,准备进击诸夷。数日,布置诸般停 当,熊本就于泸川地方,举行阅兵,先期发出露布,许当地人民,不分汉、夷,到 来参观。

到期,熊本建起大将旗鼓,帐前两侧,排列五百骁卫,一个个腰横利刃。三军 将士,各依行伍,环列帐外。三声炮响,熊本升坐帐上,命将村豪传上帐来。诸村 豪随传进帐,参见已毕,肃立帐前,听候命令。熊本蓦地怒喝道:“尔等知罪么?” 众村豪不知就里,相对愕然,瞠目不知所答。熊本又怒叱道:“此地诸夷,本来原 没有侵扰边疆的心思,都是尔等想在当中得利,导领他们作乱的。尔等这一班人, 真个是罪大恶极的!”

喝命骁卫:“一齐绑了!”五百骁卫,答应一声,当下两个伏侍一个,一霎时 便绑走了。这百余村豪至此,才知道入了牢笼,一个个垂头丧气。熊本遂命一并斩 首示众。于是各姓诸夷,一齐股栗,愿效死赎罪。独有柯阴酋长,不来归附。熊本 即命王宣招集晏州十九姓降众,及黔州义军,率领进讨柯阴。柯阴酋长倾族拒敌。 王宣用强弓硬弩,猛力攒射,大败柯阴夷兵,追至柯阴。柯阴酋长追得无路可走, 投戈乞降。熊本依允,乃尽籍丁口土田,重宝良马,悉数及官。于是夷酋晏子、个 怒及淯井、长宁乌蛮、罗氏鬼主诸夷,皆愿世为汉官。诸夷悉平。熊本还朝,神宗 慰劳道:“卿不伤财,不害民,一旦除去百年的祸患,卿真有功国家不浅!而卿徼 奏详明,尤其是近时少有的!”即擢熊本集贤殿修撰,赐三晶冠服。次年,熊本又 奏诏讨平渝州辽酋木斗,收渝州地五百里,建置南平军。熊本班师回阙,授为制诰。 至是,王安石便以为自他作宰相,行新法,开边徼,安内攘夷,这功劳当不在禹下 了,益加趾高气扬。在这当儿,忽有个郑侠竟发马递上《流民图》,给他个重大的 打击。这正是:群道书生徒误国,流亡载道听鸿嗷。

要知郑侠何以要发马递上《流民图》,怎么便给王安石一个重大的打击,下回 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