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43回 筑城永乐辱国丧师 奋战兰州斩关夺寨


岁月匆匆,不觉又是五年正月。在此年矢已催腊去,晓筹初报春回的当儿,朝 廷上面,君君臣臣,照例有一番热闹。这虽是种无谓的庆祝,但是君上既未能免俗, 臣下自然也不好不随俗的。是日神宗御太和殿,受群臣庆贺,即设乐赐宴,与群臣 同其欢畅。君臣们正在百壶共进,三雅齐飞,兴高采烈,忽西征军各道失败的奏报 叠传到来。神宗登时落了兴头,群臣亦即相对不乐,把一团喜悦的空气,顿改冷淡 了。神宗并谓群臣道:“朕遣兵西征的时候,孙固力谏不可,朕以为他是迂阔,不 肯听他。太后也说是高遵裕不可使领兵、任攻取,朕亦不听,而今果遭此失败,追 悔已迟了!”说罢,懊悔不已。次日早期,议处各路军失败的罪:贬高遵裕为郢州 团练副使,本州安置;种谔、刘昌祚、王中正,并降官阶。李宪因他开兰州有功, 独不加罪。孙固谏奏道:“按照军法,后期者斩。诸路都到了灵州,李宪独没有到, 那么他的罪照军法是要问斩的,而今不但不斩,且竟不议处罚,怎么可以?”神宗 不听,但降诏诘李宪何故擅自引兵退回。李宪复奏称因为粮运不接,军队无食用, 故而退回;现在正筹办饷械,图谋再举。神宗遂一并赦免他擅自退兵的罪。过了两 日,李宪奏上再举的策略,神宗便授他为泾原经略安抚制置使、兼知兰州,并命李 浩为副。

四月,李宪乃奏请再举西征。神宗即召辅臣询问意见。王珪奏道:“从前所以 失败的缘故,是由于军用不足,以致中道溃退,功败垂成。现在既议出钞五百万缗, 以供军食,当然够应用了,不致再有从前的失败的。”王安礼奏道:“虽然如是, 但钞券不能当食物的,必要转换为现钱,由现钱再换为刍粟,才可以裨实用。而今 离出兵的期限,只有两个月时日,这五百万缗的钞券,怎能得尽换作刍粟呢?”神 宗道:“李宪奏称已有准备了,这个是不消虑的。李宪是一个宦者,尚能像这样尽 心尽力,卿等为国家大臣,倒没有谋国的忠心么?当年唐宪宗削平淮蔡,独有裴度 的谋议与宪宗相同。而今乃不出自公卿,反出自阉寺,朕很觉这是卿等的耻辱哩!” 王安礼奏对道:“唐朝讨平淮西三州,相臣有裴度的谋划,将帅有李光颜、李愬的 勇略,尚且竭尽天下的兵力,经年历岁,才能定局。而今西夏强盛,不是淮蔡可比 得的;李宪的才能还不如裴度;诸将的武勇,又不及李光颜、李愬辈,臣恐怕不能 副圣意!”神宗不答。

这时候恰巧又有个知延州沈括,建议在横山筑城寨,取建瓴而下的形势,以俯 瞰平复,使西夏不敢正视朝廷。种谔因为西征无功,遂把沈括的建议奏上朝廷,且 主张从银州进兵征讨。

神宗得奏,深以为然,即遣给事中徐禧与内使李舜举,往鄜延会议筑城事。李 舜举领旨下来,因诣王珪,想要有所陈说。王珪迎着道:“朝廷而今把边事付托押 班与李留后,皇上从此可以无西顾之忧了!”李舜举道:“四郊多垒,乃是卿大夫 的耻辱!相公当国,岂可把边事付托两个内臣。内臣只宜供禁廷洒扫的职务,怎么 可以当将帅的重任呢?”王珪笑道:“押班何必太自谦呢?押班与老朽,不同是一 殿之臣吗?老朽无才能足以建树功业,正要借重押班绥靖边疆,使朝廷无忧,才好 做个太平宰相哩!像押班与李留后大才槃槃,正该出将入相,说什么不可以呀!” 李舜举听了,不觉叹了口气,想要陈说的话,竟不提起,就辞了出来。明日,遂与 徐禧一同赴鄜延而去。非只一日,到了鄜延,徐禧相度地势,不赞成筑城横山,另 要建城于永乐。种谔争道:“横山延袤千里,产良马,宜稼耕,人民复劲悍善战, 且有盐铁的利益,城垒又都控扼险要,足以守御,怎么说这里不可筑城呢?而今建 功立业,定要从银州开始,其次乃经营宥州、夏州。这三处鼎足峙立,那么横山的 地方,便囊括在里面了。又其次修治盐州。于是横山强劲的兵马,与山林川泽的利 益,尽归朝廷了。横山的地势,居于高处,俯视兴、灵,可以直捣西夏巢穴的,不 议筑城便罢,若是要建议筑城,决不可舍了它,另取永乐。”徐禧反对道:“不然, 不然。

银州虽据着明堂川、无定河的交会地,但旧城东南面,已被河水淹没了,而西 北又阻天堑,真不如永乐之形势险阻,所以应该先筑城于永乐。银、夏、宥三州陷 没百年了,一旦能够复兴,固然是件伟大的事业,但是建州之始,这一项经费,实 在不小,而今国家正值穷乏,到哪里去筹措此项巨款?故不如选择适当的地方,建 置堡寨,名义上虽然不是州,实际上却拓开疆土,不比较好些吗?“种谔又争道:” 不把银州作根本,另想用永乐去制银州,这是件何等失策的事?须知永乐距银州只 二十五里地,又当银州的冲要,西夏有不力争的吗?筑了城不能有所裨益于国家, 反惹起西夏的战争,岂非失策?“徐禧道:”筑城于西夏必争的地方,这才可表示 上国威风,使他知惧哩!如果怕他来争战,还能坐镇边疆吗?“彼此争论,会议遂 无结果,乃将两议奏达朝廷。神宗不明利害,竟从徐禧的建议,舍横山而筑城永乐, 即诏命徐禧带领诸将前去兴筑,并命沈括为援应,陕西转运判官李稷司饷运。徐禧 奉到诏命,因为与种谔意见不合,即奏请留种谔守延州而自率诸将往筑,只十四日 便筑成了。

神宗大喜,赐名做银川寨。徐禧与沈括、李舜举等,俱退回米脂,留鄜延副总 管曲珍领兵万人居守。

徐禧等去后不到十日,西夏便遣铁骑二千,来攻银川寨。

曲珍忙报知徐禧。徐禧得报,即令沈括守米脂,自己与李舜举、李稷等统兵驰 往援救。一路上探骑接连来报,说西夏已调集大兵三十万于泾原,要一齐来攻银川 寨。徐禧反大喜道:“西夏军如果一齐到来,那么是我取功名富贵的日子到了!” 高永亨道:“银川寨城小人少,又没有水泉,恐怕不可保守啦!未可太把西夏军看 轻易了,还须及早策划万全才是!”徐禧怒道:“尔想扰乱军心吗?”便将高永亨 械送延州监狱里,等待破敌后再行细议罪名处治。既抵银川寨,西夏竟发动倾国之 兵来攻。

大将高永能忙献策道:“西夏军先到的,尽是精兵劲卒,赶着他还未曾布阵, 快快攻击,使他骇散,那么后面来的便不敢再来攻了。”徐禧叱道:“尔晓得什么! 王师不鼓不成列,怎可乘人未曾布阵,便施攻击呢?”说罢,拔刀而出,指挥士卒 上前拒战。只见西夏军越到越多了,就像蚂蚁出了洞似的,漫山寨野都是。这时曲 珍布阵河边,见士卒都带着恐惧的脸色,因向徐禧道:“而今众人都怀着恐惧,是 军心已不坚定了,必不可以作战的。如果要勉强作战,一定要失败的。请收兵入城, 但谋守御,还可保全。”徐禧不答应,说道:“君为大将,奈何遇敌请退呢?像这 等恇怯,不更惹敌人轻视吗?”乃传命把七万兵在城下布成阵势。西夏军便先遣铁 骑渡河过来。曲珍见了,又向徐禧道:“这个是铁鹞子军!须要乘他半渡的时候攻 击他,方可得胜,若等他渡过河来了,占着地步,那时他横冲直闯,便无人抵挡得 住了!”徐禧道:“我正要他渡河来哪!

若是半渡的时候便去击他,不能扫尽他了,定有许多要脱逃的,岂不留为后患, 使他日又劳征战?“不听曲珍的话。西夏铁骑军既渡河,纵横驰骤,锐不可当。大 兵复继续杀来,势力益大。

曲珍部众不能抵御,纷纷向后退逃,自躧后阵,于是一齐溃散起来。徐禧见势 头不好,早拨转马头,一溜烟逃入城中去了。

还是曲珍有点本领,奋勇杀了一阵,西夏军稍稍退却一点,才得收拾余众,退 入城中,保守孤城。西夏军见曲珍退入城去,分明是把一群犬豕赶进了囚笼,尽涌 上前围住,兵厚数里,且据住宋军的水寨,断绝城里汲水的道路。曲珍督率士卒, 昼夜守御,城急切不能破。无如城里无水可汲,掘井取水,又都不及泉,兵卒多半 渴死。李宪与沈括等援兵及馈饷,都被西夏军阻隔住,不得入城。种谔又怨恨徐禧 反对他的议案,不发救兵。

至是城中大急,又值夜半大雨,西夏军环城猛攻,城遂攻陷。

徐禧、李舜举、李稷、高永能等,都死于乱军中,独曲珍弃甲丢盔,赤着脚走 脱了。将校死了数百人,士卒役夫丧亡二十余万。西夏军直追至米脂城下,才退回 去了。

自熙宁以来,用兵西征,仅仅得到西夏葭芦、吴堡、义合、米脂、浮图、塞门 六城。灵州、永乐之役,官军、熟羌、义堡等死的有六十余万,钱谷银绢损失不可 胜计。当下败耗传达朝廷,神宗不胜痛悼,为之数日不食。至是神宗才晓得边臣不 可倚信,深自悔咎,不再想西征了。西夏亦复困敝得很。乃追赠徐禧等官封,贬沈 括为均州团练副使、安置随州,降曲珍为皇城使。当李宪奏上再举西征的策划时, 吕公著力陈边民疲敝已极,不可再举,数次上奏谏阻,神宗不听。吕公著遂托疾求 去职,神宗命他出知定州。至是复遭失败,边民益加疲敝了,神宗乃感叹道:“边 民疲敝,不可用兵;吕公著屡次对朕谏奏,朕不能听他,以致更使边民不能聊生了, 真是朕的过错啊!”

于是降诏把吕公著徙知扬州。又当神宗命徐禧往鄜延会议筑城事件的时候,王 安礼谏奏徐禧志大才疏,如果命他前去,定必要误国事,神宗亦不听。而今果然失 败,神宗才追悔道:“悔不听王安礼的谏奏啊!”神宗虽然这时追悔不已,可是无 益的了。

六年二月,西夏乘朝廷困顿,发大兵五十万攻围兰州,一路攻打进来,如入无 人之境,已被他夺去两座关隘了。李浩见西夏军势威赫,人马众多,吓得心惊胆怕, 但闭城拒守着,不敢出战。钤辖王文郁请令道:“但困守孤城,不出兵战斗,怎能 使西夏军退去呢?请发命令,击他一阵。”李浩道:“城中的骑兵,不过数百人罢 了;西夏的步骑至数十万,怎能出战呢?

这一出去,不被他一口气吞没了吗“王文郁道:”不然。敌军兵多,我军兵少, 正当努力杀他一阵,折挫他的锋芒,使敌军丧气,我军定心,然后才能讲保守哩! 从前张辽所以破合肥,却是如此!“李浩道:”钤辖既有决心,请指挥出战罢了。 “

于是王文郁乘夜选择敢死的步卒七百余人,各持短兵,亲自领着,缒下城去, 呐一声喊,突地杀入西夏军中。西夏军不晓得这支兵打从哪里来的,登时惊溃而走。 王文郁与七百余士卒,往来冲杀,把西夏几十万兵马直杀得东逃西奔,追赶十余里, 把关寨夺回来。李浩大喜,即据实奏报朝廷。神宗览奏,嘉奖道:“王文郁可称是 朕的尉迟敬德了!”降诏擢王文郁知州事,以旌赏他的功劳。不久,西夏又分路入 寇,亦被诸路击败退去,没有掠取得什么,徒然杀伤些兵马而已。中丞刘挚遂劾奏 李宪贪功生事,全出欺罔,先前畏缩不赴灵州之约,而停兵筑城兰州,遂使今日大 受祸患。神宗乃诏贬李宪为熙河安抚经略都总管。至是西夏主李秉常见屡次出兵都 不得利,也苦于兵事了,令西南都统茂锡古额不齐,移书泾原总管刘昌祚,乞通和 好,像昔日一样。刘昌祚乃将茂锡古额不齐来书奏上朝廷。神宗正在厌兵的时候, 遂不拒绝,命刘昌祚答书允他通和。西夏主遂遣谟个咩迷乞遇奉表入贡,请求朝廷 赐还侵地。神宗赐诏嘉答,谟个咩迷乞遇拜谢而去。于是赐西夏岁币如旧,惟请赐 还侵地不许。西夏主不满意,至七年春,趁风和日暖,又发步兵骑兵八十万众攻围 兰州,志在必取。李秉常亲自督众急攻,矢如雨雹般向城上射击,云梯革洞,百道 并进。李宪竭力御守,阅十昼夜,未被攻破。李秉常因粮饷已罄,不能继续攻打, 引兵退去;不久,又攻围延州德顺军、定西城并熙河诸寨,均不得逞;转围定州, 亦被击退。李秉常四出无功,复又卷甲敛兵,暂时停止战争,依然通和了。

这时司马光费了十九年的功夫,著成一书,名做《资治通鉴》。这书上起周威 烈王二十三年,下终五代,年经国纬,备列事目,又参考群书,评列异同,分作三 百五十四卷,真个是洋洋巨观。司马光遂把他奏上神宗,以供御览。神宗见了这部 《资治通鉴》,十分喜悦,降诏奖饰道:“前代不见有这样的伟大著作,得卿辛苦 辑成,比荀悦作的《汉纪》要好多了!”

即授司马光为资政殿学士。一日,蒲宗孟见神宗奏事,神宗正披阅《资治通鉴 》,神宗因谓蒲宗孟道:“而今天下人才寥落,幸得还有个司马光在着。”蒲宗孟 奏对道:“人才多半被司马光的邪说引坏了,陛下怎么反这么说呢?”神宗大不乐 意道:“蒲宗孟乃不取司马光么?朕自即位以来,独深取他一人哩!”蒲宗孟碰了 个大钉子,不由得满面羞惭,默默退出。神宗怒意不解,明日早朝,竟降旨罢免蒲 宗孟官职,迁王安礼为尚书左丞,李清臣为尚书右丞。蒲宗孟因为忌惮司马光是个 正人,怕神宗因他著书有功,再召他入朝,想要乘机谗间他,不料适得其反:倒把 自己个官儿弄掉了。这正是:固位未成反失职,谗臣徒自费心机。

要知后事怎样,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