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47回 郝总管相府定奸谋 梁押班公堂铸冤狱


郝随便出宫来,去见章惇商议。章惇素知郝随是刘婕妤跟前头一个宠臣,刘婕 妤多少事是郝随提着;刘婕妤又是哲宗跟前第一个宠妃,哲宗多少事又是刘婕妤提 着,当下听报郝随到府,哪肯怠慢他,连忙很恭敬地接入,让到书房里请坐献茶。

献了茶,章惇未开言,先堆笑,然后问道:“总管多时不曾光降了,想是勤劳 得很?”郝随道:“倒也闲着。只为相公为国忧勤,匆匆无须臾的空闲,咱家无事 不敢冒造,扰搅相公清神。”章惇笑道:“好说,好说。总管肯垂教时,就是一日 来一百遍,老夫敢惮烦吗?毕竟是总管不肯垂教是真!”郝随笑道:“得哪,得哪, 别客套了。正是有一事奉商,要多多借重!”

章惇道:“岂敢,什么事呢?”郝随举目四下瞧了瞧道:“这里可作深谈么?” 章惇道:“可以。这个书房,原是个机密的所在。总管今日到来,老夫就想着当有 要事见教,所以特请到这里。”郝随又笑道:“人说相公知机,果然名不虚传!” 章惇亦复笑道:“总管又来了!”即问道:“总管到底有什么事呢?”郝随登时庄 严其色,郑重其辞道:“相公要想巩固权位呢?还是想丢了这个好官儿呢?”章惇 听了,吃了一惊,忙问道:“有人弹劾老夫来着吗?”郝随道:“不是。”章惇又 问道:“然则皇上将要罪责老夫吗?”郝随道:“亦不是。相公勿要乱猜,待咱家 慢慢地告诉出来。为而今有桩要紧的事,是要相公从旁帮个忙儿,到时候在万岁爷 驾前说两句有力量的话,那么上面有的是富贵,相公益发官上加官,爵上加爵,这 便是巩固权位的办法。如果相公要反对,阻扰这桩事情,为先除碍疑起见,定必先 去异议的人,首先就要撵了相公,这便是丢官的办法。在这两个办法上,请相公先 抉择一个,咱家好讲说这事情究竟。”章惇心里暗想:听他说来,这桩事来头不小, 是桩什么事呢?要是不答应,我这个官是丢定了,要是答应着,不晓得做到做不到 呢?不由意下踌躇,迟迟未敢置答。郝随不乐道:“迟疑什么呢?相公不愿意做, 尽管不答应!不过咱家在相公面上的情是尽过了,日后可别怪咱家没有给相公留情 面!”说着,便起身要走。章惇拦住陪笑道:“总管请坐,请坐。总管瞧得起老夫, 特意来替老夫设法,就是天大的事情,老夫也当勉为其难的,焉有不答应之理?” 郝随才喜悦道:“是呀!咱家知道相公是个知机的,这点儿事情一准肯办,断不会 眼瞧着大富贵给人家取去,自己倒丢了官来得罪人。适才咱家不过是给相公闹个玩 笑儿,相公不必介怀!而今咱家把这事情原本告诉相公知道;不然,这么给相公一 个闷葫芦,叫相公怎么办呢!”于是就把刘婕妤怎样与皇后不和,皇上怎样宠信刘 婕妤而厌恶皇后,而今要怎样设法把皇后挤倒而扶植刘婕妤作皇后,如此这般说了 个详细,最后又道:“等到这事做好了,那么内外联络一气,相公要办什么事都有 了靠山,岂不是相公的权位越发巩固了吗?从实际上讲起来,相公帮着做成功这事 情,倒不是帮别人,正是帮着自己咧!”章惇正想交通宫掖,好巩固权位,而今听 到这等一桩事情,恰中心怀,连声答应道:“当得效力,当得效力。”郝随道: “好!如此咱家便在里面布置了,但相公千万不可失约!”章惇道:“君子一言, 岂能失约!”郝随十分满意,即行告辞。章惇留住道:“总管难得出来,老夫已备 下薄酒,且请赏饮几杯儿去。”唤家丁道:“快摆酒肴来!”好势派,一声呼唤, 只见二三十个华冠美服的家丁,七手八脚,调拨桌椅,安设杯箸,端上酒肴,一一 停当。

章惇遂请郝随入席,郝随客气了两句,就老实不客气了,入席坐下。郝随一看, 这一席酒肴,竟是极水陆珍奇之盛,就拿皇宫的御膳来比,还怕及不上这个,不由 地叹道:“相公何必这等费事呢!”章惇笑道:“不算什么。因为有好些东西,须 是要早两日治办的,一时整治不及,所以只得这两样,实在简慢得很!”说着,亲 自执壶劝酒。三杯以后,章惇又顾左右传歌姬舞女当筵呈献新歌艳舞,以助酒兴。 郝随大乐,直饮到尽醉而别。自是郝随替刘婕妤联结好了章惇,便在宫里布散心腹, 专伺孟后的错处。

一日,孟后的女儿福庆公主病着,多方医治,总不见好,孟后十分着急,镇日 愁锁双眉。盂后有个姐姐,稍为懂得点医理,每逢孟后有疾,总是她进宫来医治, 当时药到病除。至是孟后又命内监召她来诊视福庆公主,谁知她这回也不能得心应 手了,投下药去,依然无起色,终是妇人们免不了迷信鬼神,她见药石无功,便想 用符水治疗,竟走去求了逆家符水带进宫中。孟后见了大惊道:“姐姐难道不晓得 宫禁森严,与外间不同?这种符水好带进宫来吗?倘被奸人藉端播弄,这祸事就不 小了!”忙命左右把它收藏起来。等到哲宗回宫,孟后就把这事从实奏白哲宗,命 左右取出符水来给哲宗看过,把符当面烧毁了,把水亦当面泼倒了。哲宗此时却很 明白,谓孟后道:“这个乃是人情之常,不足怪的。”这事在孟后实在已经表明心 迹,毫无他意。郝随听得,就得了好题目,捏造种种危言,弄得宫中纷纷议论。不 久,又有孟后的养母燕夫人与女尼法端、供奉官王坚,经孟后祷祠禳福。那郝随打 听明白,即去奏报哲宗,说是宫中厌魅,难保不生内变,不可不严格拿问。是时哲 宗方与刘婕妤在后苑饮酒。刘婕奸亦插口奏道:“实在事出有因,陛下须要赶紧命 皇城司捕治,少缓恐怕就要作乱的!”从来宠妃的说话,比什么祖宗的训令还要重 大些;祖宗的训令有时可以不遵,宠妃的说话万不能违背的。而今哲宗听了刘婕妤 的奏语,独肯不听吗?即传旨命内侍押班梁从政与皇城司苏珪,着即捕拿彻底究治。 梁从政、苏珪领旨,立行带领卫士,逮捕下宫的宦官宫妾三十人,带回皇城司待质。

郝随一面通知章惇,一面往见梁从政。梁从政接着问道:“总管有什么吩咐? 敢是要给什么人说个情么?哈!哈!哈!

在他人面前,咱家是公事公办,在总管面前,咱家格外谅情,好吗?“郝随笑 道:”承押班赏脸儿,咱家也是知恩必报。可是咱家此来不为说情儿,另有大事奉 托押班,将来事成之后,押班定当禄位高升!咱家先给押班作个贺儿。“说着,就 给梁从政行了个大礼。梁从政最是个好奉承的,见郝随这等,乐得他什么似的,笑 着道:”哈!哈!哈!总管这是闹什么呢?事情还没有说出来,就是这么糊里糊涂 道贺咱家,晓得咱家这没能为儿的,可能给总管办得到办不到呢?“郝随道:”押 班要是肯赏脸儿办,什么事办不到呢?“把个大拇指一伸道:”这宫里有能为的, 咱家瞧着,只有押班是头一个啦!“梁从政越发乐了,笑道:”好哪,好哪。总管 别只说闲话儿了,且说究竟是桩什么事儿,咱家尽力给总管办就是了。“郝随道:” 不过是桩小大事儿,押班办起来是不费吹风之力的。可也不是咱家的事。“便附耳 与梁从政说明原委,务要他把那三十个宦官、宫妾苦打成招,扳倒孟后,拥助刘婕 妤立位。告诉完了,又笑道:”这一成功,押班岂不是个大功臣吗?那么押班要做 什么事都得大助力了!“梁从政一想,果然于自己权利上大有益处,即应允道:” 总管来吩咐,咱家敢不尽心吗?总管只去措置别方面的事,咱家这里稳保成功的! “郝随便告辞道:”借重!

借重!专听佳音了!“梁从政道:”放心!少刻再会!“二人遂笑着分开,各 干各的去了。

外面章惇即把苏珪召到府中,如此如此指使他做。苏珪连声道:“相公放心! 相公放心!卑职必不误事的!”就辞出相府来,会了梁从政,二人又商议了一会, 才坐堂审问这些逮捕的宦官宫妾。梁从政问道:“中宫厌魅谋乱,是怎么一个情由?

快一齐从实招来!“三十个宦官宫妾,一个个上了手铐脚镣,跪在堂上,都是 泪眥莹莹,却无一个开口答话。两旁许多卫士立着,又都怒目攒眉,好像要吃人似 的。梁从政、苏珪坐在堂上,这个威势,就是两个阎王,越显得这座皇城司大堂, 阴气森森。梁从政问了一声,见众人不答话,又问道:”你们都是哑子吗?怎么都 不答话呢?“接着把惊堂一拍道:”招呀!“

众人还是流着眼泪,不开口答话。梁从政大怒道:“胆大!不招吗?一齐掌嘴 三十!”那些卫士答应一声,劈劈拍拍就一个一个掌起嘴来。可怜那些宦官宫妾, 在皇宫里都是娇生惯养的,哪里受过这等苦打,当下一片声响,就听得一片声哭。 梁从政又问道:“有招吗?”众人依然不开口答话,只是哭泣着,梁从政越发怒了, 大喝道:“还不招吗?给你一齐夹拶起来!”

卫士炸雷似地答应道:“嗄!”把无数夹棍拶子往堂上一摔,惊魂动魄价响。 梁从政又催着道:“招呀!招呀!免得皮肉儿受苦啦!”众人只不开口。梁从政把 惊堂连连拍道:“夹!夹!

夹!“卫士上前一一夹拶。只听得”哎哟“”哎哟“,杀猪般地乱叫。夹拶了 半天,梁从政叫住刑,问道:”有招吗?“只见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宦官,已是夹得 死去活来,咬牙向上面回道:”招吗?押班叫咱们招什么?押班想仗着这样的恶刑 具逼咱们诬招中宫厌魅谋乱吗?好的!咱家有招!“梁从政喜道:”好哥儿,还是 你明白!快快招出来,就完了你的事,免得多受苦了。“小宦官怒目骂道:”吓吓 呸!我招你这贼要谋乱。

中宫怎么会谋乱!“梁从政怒气冲天道:”哥儿呀!你敢顶撞咱家吗?来!给 我再夹他!“小宦官又骂道:”狗贼子!你有的是刑具,咱家有的是忠肝义胆,生 就的硬骨头!你夹!你夹!“卫士走过来,把他又夹。小宦官此时真是把心儿横了, 他不但不叫喊,还哈哈大笑,只骂:”狗贼!狗贼!算你今天权在手,有威风!等 到你犯到一个铁面无私的人手里,照样有给你受的。只怕不能像咱家在你狗贼子堂 上这等硬汉啦!“卫士见他只是笑骂,把夹棍只管猛力催紧,全不顾要当堂夹死人。 夹到最后,小宦官惨叫:”狗贼!夹得咱家好呀!“眼睛一睁,已经夹死在棍下。 梁从政仗着有势力,死了一个,不当什么,又一叠连声道:”招呀!招呀!不招这 就是榜样!“便又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宫女,抬起头来,瞧她乱鬓泪眼,就是一支带 雨梨花,好不动人!她向堂上望了一眼,忽地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大叫道:”梁 押班!你要是恨着咱们,把咱们剐了杀了就是了,为什么苦苦叫咱们扳陷中宫呢? 娘娘奉上恭谨,待中宽大,有什么亏负了你,你要藉端扳陷娘娘入罪吗?就是咱们 照着押班的意旨,捏造一个什么罪名来加到娘娘身上;万岁爷一时被你蒙蔽了,把 娘娘怎么样冤枉处治着,你邀功一时,难道后世便没有一个人看出这个冤狱来吗? 你也要存点儿良心呀!

劝你且退一步想想吧!“梁从政喝道:”多罗唣什么呢?有供招出来!“宫女 道:”什么供呢?扳陷娘娘吗?咱们不是没心肝儿的,诬供是万万不能的!“梁从 政怒道:”哼!不招吗?“顾卫士道:”给我再拶她!“卫士又把她拶起来,宫女 只是破口大骂,不肯招认。拶了半日,拶得宫女只剩着一丝半丝儿气了,梁从政命 割了舌头,更拶别个。于是一一再夹再拶,都不肯诬招。梁从政没法了,乃商量苏 珪道:”这怎么是好呢?

这班男女都这等熬刑,抵死不招,而且只是那般辱骂,给堂下的卫士听了算什 么呢?他们不窃笑咱们没能为吗?苏珪道:“他们不招,只好罢了,着实没有办法 的。”梁从政不悦道:“真的没办法吗?而今问不出半字儿口供,这些男女都拷到 这种样儿,并且拷死一个在堂上,咱家只好尽推在您身上了,您担当得起么?”苏 珪慌了,道:“押班莫着急,从长计议个法儿。”想了想,点了点头,自语道: “要顾自己的官位,也就顾不得昧良心了。”向梁从政道:“而今没有别法,万岁 横竖不会亲自审问的,这些男女横竖不能留他们活命,就捏造一纸口供罢。”梁从 政大喜道:“这才是办法!”于是就造出一纸口供,捏成冤狱,把那些将死未死的 宦官宫妾收入监里,把死的一个去掩埋了。谎奏上去。哲宗不能遽信,再诏侍御史 董敦逸复录。

董敦逸奉旨,乃至皇城司会同梁从政、苏珪复审。只见那些宦官宫妾,有的敲 落了牙齿,有的割断了舌头,有的拷折了手脚,没有一个完人了。个个气息奄奄, 跪也不能跪立,只横七竖八地躺在堂上,微微发出一丝一丝哼痛的声儿。董敦逸搦 着一枝笔管儿,停住不敢照录,向梁从政、苏珪道:“把他们收监吧。”说罢,即 行退堂。梁从政、苏珪只得依他,一面使人报知郝随。那郝随正在等着消息,一听 报道董敦逸这样,吃了一惊,道:“他若一翻案,这罪名还当得起吗?”忙去见了 董敦逸,道:“御史怎么不照录供状,想翻案吗?且问御史,有多大的前程呀?您 这功名富贵不要紧,您的身家生命也不要了吗?您想,这是什么案子,何等重大啦! 您的力量能够翻得来案吗?”这正是:动魄惊心一席话,覆盆何日雪沉冤?

要知董敦逸听了郝随这一席恫吓的话,肯按着原谳复录否,又毕竟扳得倒孟后 么?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