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49回 诬贤后两番拟诏 破敌兵八面设伏


章惇道:“元祐党人,死的活的,虽尽已罗织成罪,给了他们一个相当的处置, 但是还未能达到最后一着。诚恐他们死灰复燃,一旦再起,我们便无立身之地了。 而今必须想一个使他们万劫不得翻身的计策,给他们一个最终处。置才好。”蔡卞 道:“元祐变法,实由宣仁圣烈皇后作主,而今只要造成罪案,使得皇上把宣仁圣 烈皇后废为庶人,那么此事便成了铁案,他们再莫想反复得来了。”邢恕道:“尚 书的这个计策最妙!

这正是擒贼擒王的法儿。因为宣仁圣烈皇后乃是个渠魁,把她一弄倒,那班党 人便绝了再起的根据了。“章惇喜得击掌道:”好计策!“又问蔡卞道:”但是当 要怎样办理呢?“蔡卞答道:”只是奏说司马光、刘挚、梁焘、吕大防一干人,曾 勾通崇庆宫内侍陈衍,密谋废立就是了。“章惇道:”陈衍早经发配朱崖去了,而 今道远,急切召他不回,如何是好呢?“蔡卞道:”还有个张士良在郴州,当时是 与陈衍同主崇庆宫的,而今遣使召还他来是一样的。“章惇道:”正是。待我明日 便派人去召他回来。“当下计议已定。明日,章惇果然遣使驰驿召回张士良,命蔡 京、安惇二人审问具奏。蔡京、安惇领了章惇的命令,即刻坐堂鞫讯。蔡京因谓安 惇道:”此案非同小可,须要竭力恐吓,才能协使张士良畏惧招供,而今先要把堂 上布置得十分威严。“安惇道:”承旨主见甚是。“蔡京遂命把刀锯鼎镬抬置堂上, 调六十名禁卫持刀执剑,分立两厢。布置停当,蔡京便喝命:”带张士良!“那些 卫士同应一声:”嗄!“接着同喝一声:”带张士良!“这个堂威,要是给三五岁 的孩子听见了,有一百个就得吓死一百个,所以当时张士良听见了,也就心里一惊, 暗道:这两个奸贼,不知又要作什么威福了,这等虎视狼威的。不由把头低了,脚 下也迟慢起来。带他的卫士怒叱道:”难道你还想逃得了吗?快与我滚上去!“张 士良本是个铁一般的硬汉子,起先虽有些疑惧,而今给卫士一逼,登时气往上冲, 心儿一横,回骂道:”你们帮着发什么鸟威风!咱家岂是怕死的吗?“就大踏步直 闯上堂去。蔡京把惊堂木一拍道:”张士良,你知罪么?“张士良高声回答道:” 咱家有罪自当知罪,无罪却是不肯冒认!“蔡京道:”司马光、刘挚、梁焘、吕大 防一干人勾结陈衍与你,共宣仁圣烈皇后密谋废立皇上,这桩事快从实说来!“张 士良大声道:”今皇上得立,还是亏太皇太后主持,才未被奸人摇动,哪有废立的 事呀!天啦!纵是不要天良,亦不当似这等诬毁啊!“蔡京带笑道:”张士良你不 要执迷呀!你只要说一个有字,便赦免你的罪愆,且恢复你的旧职,不很好吗? “张士良不答。蔡京便恫吓道:”张士良,多方开释你的罪愆,你竟一味倔强么? 你瞧!

刀锯鼎镬都设置在着,你不怕受苦刑么?“张士良嗔目大呼道:”天地神祗可 欺吗?太皇太后可诬吗?天地神祗不可欺,太皇太后不可诬!咱家虽不过是个内侍, 信口妄供,是万万不愿做的!咱家只求不欺天地神祗,不诬太皇太后,什么刀锯鼎 镬,都不敢畏避!“安惇劝道:”放明白些吧!有供不招认,拼着自己的皮肉去受 苦刑,何苦呢?“蔡京接口道:”是呀!

谁不爱惜自己的身家性命呢?张士良,你趁早实招了吧!“张士良愤然道:” 你们请用你们的刑吧!要咱家诬供太皇太后,除非日从西起!“蔡京大怒道:”好 狗才!你倔强!“顾卫士道:”着大刑上来!“卫士嗄了一声,把一个已烧得热腾 腾的油镬,抬着放在公案前面。安惇唤卫土道:”把这狗才的衣服剥了!“卫士答 应着,就过来把张士良的全身衣服剥了,脱得赤裸裸的。蔡京喝问道:”张士良招 吗?“张士良应声道:”没有什么招的!“安惇指着油镬问张士良道:”不招,就 把你烹了!你不怕吗?“张士良哈哈大笑道:”怕什么!你烹!你烹!早把咱家烹 了,早完了咱家的忠心!“蔡京见张士良这等慷慨激昂,全无惧色,倒为难起来, 向安惇耳语道:”而今一字口供也无,要是真个把他烹了,怎能压服众心呢?还是 把他收押起来,别想法子入奏吧。“安惇点首道:”甚是。“于是又命卫士给张士 良把衣服穿了,吩咐道:”把他带下去收在监里,给他一个悔悟的时间,待明日再 问。“当下卫士即把张士良带下去收监了,退堂。

蔡京、安惇即去禀白章惇,说明张士良抵死不招,无供可录。章惇焦急道: “如此,岂不白做一场么?”蔡京道:“不,还有个计较。而今上奏陈衍疏隔两宫, 斥逐随龙内侍刘瑗等人,剪除人主腹心羽翼,谋为大逆,应当处死,这罪案便成立 了。”章惇才喜道:“只要罪案能成立,就依此办理便了。”蔡京、安惇遂依照此 拟议上奏。哲宗昏瞶已甚,不加明察,当即批准。

章惇见已哄动哲宗,便与蔡卞擅拟诏稿,废宣仁圣烈皇后为庶人,呈与哲宗画 可。当下有个还是在宣仁圣烈皇后住宝慈宫时候侍奉寝处的老宫人,知道此事,忙 跑去奏明向太后。这时向太后已经安寝了,听得这个欺天害理的事件,吃了一惊, 即又起来,宣哲宗着即入见。哲宗正在灯下阅看这篇诏稿,迟疑未决,见向太后命 宫人来宣,不知有甚事故,不敢迟慢,就将诏稿藏在袖子里,去见向太后。哲宗请 了安,即奏问道:“母后想是有什么谕旨?”向太后道:“是的。听得章惇等拟进 诏稿,要想废宣仁圣烈太后做庶人,可是真有这事么?”哲宗奏答道:“有的,儿 臣正在迟疑未决。”向太后听得实有其事,不禁泪下如雨,放声大哭。哲宗吓得连 忙跪下道:“母后为什么事伤心呢?请母后明谕儿臣,儿臣敬当恪遵懿旨!”向太 后哭着道:“我适才已经安寝了,听到这个消息,就不胜心痛,然而还未肯确信。 而今竟实在有这事件,怎么叫我不伤心呢?天啦!我曾在崇庆宫日日侍奉宣仁圣烈 太后,哪里有废立的说话呢?即不讲别的,自从儿践位以后,宣仁圣烈太后保佑儿 到九年,哪一日不极尽慈恩呢?儿尊而报之还怕不能答报万一,怎么可以听信贼臣 的奸言,想要做出这等害天理灭人伦的事件来呢?宣仁圣烈太后待儿这等深思厚德, 儿今日尚有此等不测的变动,那么他日还有我吗?唉!我要是能够立时死了,我眼 不见心不痛,就任儿怎么作为是了!天啦!就是个平民小百姓,一些儿不读诗书, 也不敢作此等事件呀!不料儿身为万民之主,反倒敢作敢为,难道儿他日便不想入 宗庙吗?”哲宗听了,大为感悟,亦流泪道:“请母后不必伤心!是儿臣一时不明, 以致惊动母后,而今儿臣知过改过就是。”向太后方收泪道:“这样才是。”命宫 女道:“搀官家起来!”哲宗起来,即从袖子里取出那篇诏稿,就灯火上焚烧了。 向太后瞧了,点了点头。

又停了一会,哲宗才退回御寝而去。

当章惇把那篇诏稿呈进御览时后,就私下里嘱咐郝随,叫他窥伺哲宗神情,倘 若中变,即透个消息,好再谋进行。所以郝随听得向太后深夜宣哲宗上去,便疑心 有变,跟了过去,看是怎样。果然向太后宣哲宗去是为此一事,暗中吃惊道:“这 件事作不成了!”后来瞧着哲宗把诏稿焚烧了,便溜出宫去,至相府报知章惇。章 惇顿足道:“全功尽弃了!”唤左右道:“快去请蔡尚书来!”蔡卞正邀着邢恕在 府中对饮,议论只待废宣仁圣烈皇后的诏书一下,便可借此治死某人某人。忽家丁 来回道:“相府着人来请。”蔡卞惊疑道:“这般时候有什么事呀?难道这事中变 了么?”向邢恕道:“中丞就也同去走遭吧。”邢恕道:“当得奉陪。”遂一同过 相府来。见了章惇,又招呼过了郝随,大家坐下。章惇便把事已中变的话告诉蔡卞, 并道:“这事离成功只差毫发间隔了,而今一变至此,真是憾事!难道就罢了不成? 还得要想个挽回的主意。”蔡卞道:“就此罢手是不能的,不过这挽回的主意倒着 实难想了。”转向邢恕道:“中丞可有高见?”邢恕道:“依下官的愚见,今夜再 拟一篇诏稿,明日两公当驾请求皇上画可,想必能达到此目的。”郝随插口道: “这样很是。只要皇上当面批准了,诏旨一经发出,太后就无法阻拦的了。”章惇、 蔡卞想了一想道:“也只有这个办法。”当下就由蔡卞主笔,重起了一篇诏稿,草 拟商酌停当,时已鼓打四更,蔡卞、邢恕、郝随三人,一齐辞出相府,分道各回。 次日早朝,章惇、蔡卞果然将诏稿当驾呈上,坚请哲宗画可施行。哲宗昨夜听了向 太后一番谕旨,深悟此一事是无论如何不能作,所以决然把诏稿就灯火上焚烧了, 心里不免也恼怒章惇、蔡卞作事大背人情天理。而今见章惇、蔡卞又呈上一篇诏稿, 坚请画可,正是碰在气头上,不禁勃然大怒道:“卿等什么事件不可作,为何定要 迫朕作此一件事呢?卿等自去想想,要是卿等作皇帝,卿等敢作不敢作呢?

卿等要想使朕不得入祀庙吗?“即把诏稿扯个粉碎,抛掷于地。章惇、蔡卞从 未见哲宗发过怒,这是破题儿第一遭。当下二人吓得连忙俯伏金阶,不敢作声。哲 宗也不去理他,即含怒退朝。章惇、蔡卞听着哲宗已退进去了,方才爬了起来,垂 头丧气地出朝而回,同到相府,章惇倒抽了口气道:”受此谴责,真非始料所及了! “蔡卞道:”此事是下官粗心,当初未曾细想的。此事关碍着皇上,实在是不可行。 “章惇道:”罢了,此事不必再提了。“于是章惇、蔡卞谋废宣仁圣烈皇后为庶人 的事遂寝。这且不提。

闲里光阴,益觉容易过去,不觉就是冬十月了。忽边报到来,西夏发兵五十余 万,围打平夏城。哲宗得报,即诏命知渭州章楶出兵抵御。西夏主李秉常已于元祐 元年七月病殁了,由子李乾顺继立,遣使来朝告哀,仍封为夏国王,并给还米脂、 葭芦、浮图、安疆四寨地。至绍圣三年,西夏因为给还四寨的划界问题,连年未得 解决,在元祐时候畏惮朝廷极治,不敢肆争;至是见朝廷任用佞臣,举国骚动,乃 遂起而寇边,不胜其扰。知渭州章楶,因献平西夏的策略,请筑城葫芦河川,扼据 形胜,以守为打。章惇与章楶系属同宗,特别青眼关顾,向哲宗力赞章楶的策略可 用。哲宗即采用章楶的策略,令他领兵兴筑。章楶檄令熙河、秦凤、环庆、鄜延四 路军兵,修缮他寨数十所,佯示怯弱,自己暗领一军出葫芦河川,在石门峡江口与 好水川北面,建造两座城墙,只二十二日便筑成了城。端的是依山为城,因河为池, 十分险峻。章楶拜表奏报到朝,哲宗大喜,赐名做平夏城、灵平寨。章惇因请停止 西夏的岁赐,命沿边诸路择取要隘,次第筑城寨五十余所。这时吕惠卿已起复任为 鄜延经路使,遂乘势图功,奏请诸路合兵,出讨西夏。哲宗准奏,并诏河东、环庆 各军尽归吕惠卿节制,吕惠卿即遣部将王愍打破宥州,并筑成威戎、威羌二城。哲 宗赏吕惠卿功,进银青光禄大夫,其余诸将士,亦各爵赏有差。

至是西夏大举来攻平夏城,章楶奉诏御敌,立刻召集将兵,发号施令,于离城 十里的地方,八面埋伏,又命偏将折可适引一千马步兵诱敌,引西夏军深入。折可 适得令,领兵马出城三十里迎敌。适遇西夏先锋嵬名阿理与监军穆尔图卜,催军蜂 涌而来。折可适将兵马散开,举枪骤马,接战嵬名阿理。这嵬名阿理,乃是西夏的 名将,膂力过人,惟是有勇无谋,只能奋勇作战,不能设谋料敌。当下战了三十余 合,折可适假装战不过,兜回马往后便逃,那些马步兵卒也就纷纷退走。嵬名阿理 不知是计,急麾军追赶。穆尔图卜见先锋得胜,也督促后军拼命赶来。折可适逃了 有十里地步,复又回马接住嵬名阿理战斗,且大呼道:“来将休要逼人太甚!看我 与你决一死战!”真个抖擞精神,和他又战了几十个回合,渐渐地装作力怯,一枪 慢似一枪,最后乃拨回马拖枪奔逃。嵬名阿理以为他真是不能抵御了,又且杀得性 起,越发挥军如急风一般追赶过来。穆尔图卜也紧紧地随着追赶。章楶却立马高冈, 专候西夏军深入重地。

看着嵬名阿理与穆尔图卜都进了埋伏地段,疾忙放起号炮。只听山崩地裂的三 声炮响,八面埋伏一齐杀出,将西夏的兵马层层围住。嵬名阿理与穆尔图卜才知中 计,四面冲突,莫想得出。

又听一声鼓响,万箭齐发,便把嵬名阿理与穆尔图卜同时射下马来,一齐被擒。 五十余万大兵,死亡了一大半,只逃回去一小半,且都是着伤带箭的。这次战争, 西夏的精锐损失殆尽,全国气夺。章楶收兵,飞章奏达朝廷,哲宗得到捷奏,龙心 大喜,立御紫宸殿受贺。章惇请乘胜平定西夏,哲宗依奏,诏名章楶便宜行事。章 楶奉诏,乃更创设西安州,并增筑荡羌、天都、临羌、横岭诸寨,通会、宁韦、定 戎诸堡,着着逼进。西夏主李乾顺大惧,求和,辽国亦遣使来为西夏吁请。哲宗允 许,遂与西夏复通和好,岁赐照旧颁给,西陲边事,暂时又告少安。

这正是:既把奇谋干主上,还将妙计立功勋。

要知后事怎样,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