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54回 勤政殿进言排异己 太清楼赐宴集群臣


蔡京见徽宗不乐,便密令边臣赂买蛮夷州官,捏造祥瑞,用以哄动徽宗欢心。 于是某处蛮族投城,某处夷民归附,某处甘露降,某处卿云现,纷纷奏报到朝。蔡 京率领百官,连连上表称贺。君子可欺以其方,就把个徽宗引得满心欢喜,以为真 个远人怀德,上天锡瑞。一日,忽有都水使者赵霆,自黄河得一异龟,身有两首, 赍呈宫廷。蔡京听得,疾忙人贺,道是瑞物,见者主霸。徽宗甚喜,命留置大内, 把金盆养着。郑居中正怨蔡京,即趋勤政殿奏道:“向来龟只一首,而今忽有二首, 明是妖物,怎得目为瑞物呢?蔡京谓见者主霸,特以称贺陛下,未免轻侮陛下了!” 徽宗道:“怎么说呢?”郑居中奏答道:“陛下已抚有中国,德布四海,赫赫王业 ;蔡京乃降而为霸,岂非轻侮陛下吗?蔡京居心,还堪问么?”徽宗听了,顿启圣 聪,命内侍道:“把这龟抛弃金明池去!”内侍领旨,便捧了金盆,到金明池,把 两首龟抛弃了。徽宗因此又疑忌起蔡京来。

明日,徽宗忽降旨,复任郑居中同知枢密院事。蔡京听到这道诏旨,起先还以 为是自己对郑居中的人情做到了;后来探知郑居中昨日的奏对,才知是别有原因, 顿觉私心惴惴,不敢再行肆言祥瑞。过了些日子,童贯奏报克复洮州,徽宗因赐蔡 京玉带,晋爵太师,授童贯为检校司空。童贯自此,恃有功勋,愈邀徽宗信任。小 人得志,哪得不骄?童贯遂专擅军政,选置将吏,皆取中旨,不复问朝廷了。这时 知枢密院事的是张康国,他本由蔡京荐引,不次超迁以至今官。至是权位已高,遂 与蔡京互争权势,分立门户,各执政见,每值奏对,便设辞诋毁蔡京。徽宗亦渐觉 蔡京骄横,便密谕张康国尽力监伺蔡京,当使替代蔡京为相。张康国领了这个旨意, 更日伺蔡京左右,蔡京一举一动,莫不密奏徽宗。蔡京知道张康国间己,遂援引吴 执中为中丞,嘱令弹劾张康国。偏是张康国耳目甚长,吴执中还没有发动,他就得 了个中消息,先去奏明徽宗,谓:“吴执中今日入对,定要替蔡京论己,情愿先行 避位,免受蔡京埋怨,吴执中指摘。”徽宗道:“有这等事?卿勿必虑的,朕自有 主张。”张康国得徽宗保障,自然心胆俱壮,无复忌惮,即退值殿庐,像没事的一 般。少刻,吴执中果然进见,痛陈张康国过失。徽宗大怒道:“尔敢受人唆使来进 谗间吗?朕瞧尔倒不配作中丞啦!”吴执中吓得面如土色,顿首谢罪,想要置辩, 偏又心儿虚慌,口儿呆钝,弄了半日,莫想说得出句话来。徽宗越发怒道:“哼! 好个中丞!不效忠替朕分忧图治,却徇私给人家作走狗,快出朝去吧!”吴执中只 得叩头起来,退出朝去。

当晚,徽宗即传出诏旨,责贬吴执中出知滁州。蔡京受此一场大挫,甚觉颜面 无光;想要辞官不做,又舍不得撇下这个美官高位,于是一心恨着张康国,定要灭 除他才罢。忽然一日,张康国入朝,在朝房饮茶一杯,大叫一声,便倒地死了。众 人见他死得这等不测,心知是中了什么毒药,可又都抱定默尔息乎的态度,一个也 不开口。徽宗听报,亦只叹了两声,照例优恤就算了。张康国既死,蔡京不胜喜悦, 正想保举他的私党承接张康国的遗缺,不料徽宗已传旨由郑居中升任,别用管师仁 同知枢密院事。蔡京顿足道:“罢了!刚死了一个劲敌,又补上他来。”私下里好 生不乐。郑居中本来私憾着蔡京,而今既秉枢府,乃亦极意排挤蔡京,暗使中丞石 公弼、殿中侍御史张克公等,交章劾论蔡京罪恶。这时有个方士郭天信,极为徽宗 所信崇,郑居中便又买嘱他密奏徽宗,谓是日中隐现黑子,乃宰辅欺君的现象,不 可不察。几面攻讦,徽宗遂不能复容蔡京,即诏罢为太乙宫使,改封楚国公,朔望 入朝。殿中御史洪彦升、毛注,太学生陈朝老等,更申论蔡京罪恶,请立遣出都。 徽宗乃命蔡京致仕,仍留居京里,朔望入朝。授何执中为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 不觉又至四年夏天,彗星复现于奎娄间,徽宗诏侍从官直陈阙失。石公弼、毛注、 张克公等,遂又论蔡京罪恶,多至数十事。徽宗未能遽决,适调张商英知杭州过阙 入对。

徽宗乃举石公弼等奏蔡京罪案问道:“台谏多奏议蔡京搅乱纪纲,卿谓如何呢?” 张商英奏对道:“蔡京自来很专恣,任意行事,不知都省批状便是条贯,入状请宝 便是圣旨;若前后失绪,安得而不乱呢?”徽宗道:“然则蔡京果属不轨不忠了?” 张商英又奏答道:“蔡京正是如此。”徽宗意遂决,即再诏贬蔡京。诏云:蔡京权 位高重,入屡告变,全不引避,公议不容;降受太子少保,致仕,赐居杭州。

蔡京奉诏,无可奈何,只得出京赴杭州去了。余深见蔡京去了,自知不能安位, 即上疏求罢。徽宗准奏,命出知青州。

遂留张商英居关下,任为中书侍郎。张商英将蔡京时所行政令,奏改数事,颇 暗合圣旨,徽宗甚喜。民间因久苦苛政,骤然得此,好像多日不吃的饿夫,忽获脱 粟,亦看作精美食品,遂欢欣鼓舞,极口称颂。徽宗听得,欣然谓张商英道:“百 姓喜卿佐朕布政,都在鼓舞欣悦。”张商英奏答道:“这是陛下德惠使然,干臣甚 事?”徽宗见他言语有让,越加喜悦,即进张商英对尚书右仆射。恰巧彗星隐没, 久旱逢雨,朝右一班专好逢迎的臣子,便称是天入相应,归功君相。徽宗亦作如是 想,以为得了张商英,国家指日可致太平了,欣慰异常。过不几时,觉得张商英常 进谏什么要节华侈,什么要息土木,什么要抑侥幸,都是大违圣意,不免讨厌起来。 何执中本是蔡京的党徒,见张商英事事要更改蔡京的旧政,私下里很是痛心,因与 郑居中结合,计议把张商英推倒,使他接任。郑居中先前推翻蔡京,本就存着个夺 取相位的心。忽然张商英走来,不劳而获,得了个相位去,心里已是气不过。偏又 何执中肯帮助他排挤张商英,郑居中还有不乐而为之吗?所以便与何执中打通一气, 日事指摘张商英短处。恰巧郑贵妃又受册为继后,于是郑居中越发高兴,以为贵妃 作了皇后,他也正好居相位。不料不如郑居中所期望,倒先受了一桩意外打击。因 为郑后受册以后,又把旧事重提,力奏不当使外戚与政,谓必要用郑居中,尽可调 任别的职任。徽宗不好再拂郑后意思,即下诏罢郑居中为观文殿大学士,改授吴居 厚知枢密院事。郑居中谋望未成,连已得的政权亦复失去,直急得他绕室彷徨,险 些儿疯了。明知是郑后抑制外家所致,却不好奈何她,只得拿了张商英来泄愤。于 是授意张克公劾奏张商英交通郭天信,往来甚密,恐有不测的举动。

徽宗在端王邸时,郭天信说他当居大位,后来果然。而今听道张商英与郭天信 往来甚密,便疑真个有不测的举动,即罢张商英相位,出知河南府,不久又贬为崇 信军节度使,安置郭天信于单州。是年冬底,徽宗又下诏改元做政和,以明年为政 和元年。

蔡京听得郑居中已不在枢府,张商英又罢离朝阙,即贻书何执中,请他援引。 何执中遂请求徽宗召还蔡京。徽宗因久不见这个极端善逢迎的蔡京,也正想着他, 遂依何执中奏请,从杭州召还,复任太师,赐第京师。蔡京把在杭州所搜求的名花 怪石,一起献入大内,以供睿览,这正所谓投其所好,恰对劲儿。徽宗一一玩赏, 龙心大悦,因赐宴内苑太清楼,诏辅臣亲王一并列席。这番筵宴十分铺张,为徽宗 临御以来未曾有的。

先日诏有司扫除内苑太清楼,洗涤内府所藏珍用的器皿,办集四方的美味,一 一预备停当。至日,蔡京与子蔡攸,一早起就跑到内苑去侍驾。少时,徽宗与皇子 嘉王赵楷,出至内苑。蔡京父子迎着请安毕,侍立左右。徽宗道:“就这里步行到 宣和殿去吧。”于是徽宗前行,蔡京等随在后面,从东面穿过一条小花径,折向南 面度过碧芦丛,又东进入小便门,遂抵宣和殿。

正殿只三楹,左右掖亦三楹。里面设置着图书笔砚,鼎彝罍皿,几案台榻,多 是自周、秦以来的物品,古香古色,贵重得很。

东西庑侧各有小殿,亦三楹。东边名做“琼兰”,积石为山,峰峦间出,有流 水泉从石窦中出,奔注于沼,清且涟漪。北有御札静宇,额名做“洗心涤虑”。西 边名做“凝芳”,后边名做“积翠”,南边名做“琼林”。北边一洞天,名做“玉 宇”,用巨石彻成,只衔处稍加斧削,余都依着石头的原形,任其凸凹,就像是天 然的一般;高高下下,植着名花异木,扶疏茂密,异常可爱。出洞天后,有沼名做 “环碧沼”的两旁,东面有“临漪亭”,西面有“华渚亭”,朱栏翠槛,耀水生辉。 沼次有两山殿:一名做“云华阁”,一名做“太宁殿”。徽宗命内侍扶掖着,一蹬 一蹬走了上去。中道经过琳霄、垂云、腾风诸亭,层峦高出平地数百尺,往下面看 着,峭壁攒峰,俨然是深山大壑,好个景致!君臣赏观了一会,转至会春阁少憩。 阁下有殿名做“玉华”,殿柱用石笋削成,雕作龙形,涂饰金漆,辉煌灿烂。前殿 左侧,为“三洞琼文”之殿,额系御书;右侧为“种玉绿云”轩,相对峙立。内侍 来奏:“时已晌午了,筵席都备齐着。”徽宗遂领蔡京父子同至太清楼,传旨召宰 辅亲王入席。不一会儿,宰辅亲王,鱼贯而入。只见女童四百,都是靴袍玉带,列 排场下,各个肃然,无敢謦咳的。宫入两行,围拥御座站立,或引珠龙、或执巾玉、 或捧束带、或秉扇、或搦拂、或拱壶、或携巾、或按剑、或把钺、或持香球:各司 其事,亦无敢离行失次的。这种严肃整齐的排场,不是帝王家,哪能得见呢?于是 宰辅亲王,同趋徽宗座前,叩请圣安。徽宗谕道:“大家坐席吧。”宰辅亲王领旨, 谢过圣恩,按次就席。徽宗又谕道:“而今国家承平无事,君臣共乐,须要以共乐 为主义,重视这‘共乐’二字。朕特许把烦苛碎礼略去,饮食起坐,各听自便;纵 然失了礼,朕不置问。”命左右道:“唤酒来!”

左右即传呼道:“进酒来!”执事的内监应了声领旨,忙着把新酿的御用醉太 平酒进献御前。徽宗便命嘉王酌酒分赐群臣。

嘉王即起座酌酒,按席宣劝三巨觥。大家起立饮过,但觉酒味醰醇,饮了下去, 心酣身畅,意爽神清,真是说不出的好处。

当下各入领略着酒味,乃一齐遐想:如何只索居台辅,不请移官到酒泉?

徽宗又命执事的内监,取建溪异毫盏,用惠山泉水,烹新贡嘉瑞茶,赐蔡京饮。 蔡京先谢过徽宗的恩典,然后饮了。徽宗乃谓群臣道:“酒意已浓,可以奏乐了。” 谓嘉王道:“传旨奏乐!”嘉王传圣旨道:“有旨命乐工奏乐!”只听筝、竽、琵 琶、笙、箫,同响合奏起来。徽宗又命嘉王道:“再传旨起舞兴歌!”嘉王又传圣 旨道:“有旨命歌女兴歌,舞女起舞!”这旨一下,歌姬舞女便同时歌舞起来。徽 宗起座道:“大家起来观看一会!”群臣遂各离席,随着御驾至楼前,凭栏而观。

但见歌姬对对,高揭珠喉,歌着抑扬顿挫的妍歌;舞女双双,舞着缓急疾徐的 妙舞。那歌的,越歌越靡靡,悦耳快心;那舞的,越舞越翩翩,勾魂荡魄。这歌舞, 真甜蜜极了。真个是:勾魂荡魄七盘舞,悦耳快心一串歌。

徽宗与群臣十分酣畅,君臣终宴尽醉而罢。明日,蔡京作记一篇,记着这番盛 事,进呈徽宗。徽宗看了,很是喜悦,又赏赐蔡京一番。自是蔡京极端献媚贡谀, 取悦徽宗,以固宠位,求免再谪。果然使得徽宗大加宠眷,比较以前优隆数倍,并 命蔡京三日一至都堂,商议要政。蔡京恐怕谏官再来攻击他,便想出个压制一切的 主意,所有机密事件。概请徽宗亲写诏令,称做御笔手诏。一经写定,立即特诏颁 行,如朝臣想要封驳,即坐以违制的罪名。因此,廷臣再无入敢置喙,就是有些不 像御书的诏令,也只好奉行无违了。这个便端一开,贵戚近幸,争相效尤,有了事 件,都向徽宗请求御笔手诏。徽宗弄得日不暇给,乃令中官杨球代书,当时号傲杨 书。蔡京见事这样,又不免懊悔这个办法兴得不好,但已作法自毙,无可奈何了。 蔡京又仿行古制,奏改官名,太师、太傅、太保三师,改做三公;司徒、司空、太 尉三公,改做三少,称少师、少傅、少保;左右仆射,改做太宴、少宰,仍兼两省 侍郎;罢尚书令及文武勋官,而以太尉冠武阶;改侍中:做左辅,中书令做右弼, 开封守臣做尹牧;府分士、户、仪、兵、刑、工六曹;县分六案;内侍省职,悉仿 机廷官号称作某大夫。修尚食、尚药、尚酝、尚衣、尚舍、尚辇六局;建亲卫、勋 卫、翊卫三郎。蔡京任太师,总治三省事宜。进童贯为太尉,掌握军权。一个奸臣, 一个宦官,高踞机要,位极入臣,权倾朝右,宋室政令,任他两个施为了。那时刘 太后在旁瞧着,不禁眼热起来,便也趁势干预外政,且在宫里作些不谨的勾当。徽 宗当日尊她作太后,不过是看在哲宗皇帝的分上,曲加恩礼;而今见她不自尊重, 好不乐意,遂与辅臣商议,要把她废了。郝随听得消息,知道无可挽回,这座靠山 不可靠了,索性逼她一逼,便向刘太后不三不四地埋怨一顿。刘太后向来是个小性 儿,又娇宠惯的,哪受得起怨气?到夜间,便解下朱带,就帘钩上自缢死了。这正 是:香消殿阁留朱带,月冷帘钩射碧纱。

要知刘太后死后怎样,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