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56回 玉华宫刘贵妃作舞 琼林殿蔡太师题诗


徽宗听了不信道:“朕不信造物有许多精华灵秀,还生得出这么个人来!卿快 莫再打谎语!”杨戬答奏道:“确是有的,臣怎敢欺哄陛下呢?”徽宗喜悦道: “真个有吗?朕在这里待着,卿便召她来!”杨戬领旨,却走何欣家里,召她进宫。 她慌忙打扮整齐了,随着杨戬,进见徽宗。将到御前,徽宗猛然抬头瞧见了。真个 是:轻盈袅娜迎风柳,约素横波出水莲。

徽宗已是目迷心醉,十分满意。及至到了御前,深深拜了下去,莺啭似的一声 “万岁”,险些儿把徽宗的魂灵唤离了龙体,忙命平身赐坐。杨戬在旁看着,晓得 已经中选,便请居住。

徽宗即赐封为才人,居玉真轩,即夕当御。这一夜倒风颠鸾,浓情蜜爱,说不 尽的欢畅。次日,便进册为贵妃。自是六宫嫔御,一时减色,惟小刘贵妃一人承欢 侍宴,朝暮缱绻。小刘贵妃更又聪慧过人,善于创制服饰。此时既得专宠,可以随 心所欲,便聘其才思,日从服饰上运巧妙,一冠一服,都制得异样新奇,极是美观。 俗语说得好,好人还得好衣装。小刘贵妃穿着新衣装后,越发成了个天人,不但徽 宗看着喜爱,宫里上上下下看着,亦个个喜爱她,交相称美。于是宫里的人,都去 仿效她的衣裳,争着裁制,五颜六色,绮丽炫耀一时。

一日,小刘贵妃奏徽宗道:“臣妾看着宫里的舞,除花蕊夫人创作的新舞外, 都是平淡无奇,不能增进娱乐的兴趣。臣妾私下创作了几种舞,觉得舞得很有意趣, 敢请陛下许臣妾挑选舞女,把她教演出来,好在陛下燕乐的时候助助兴头。”徽宗 道:“卿创作的是几种什么舞呢?先把大意说与朕听听。”

小刘贵妃奏答道:“臣妾创作的舞,与宫里向有的舞,是两样儿的。宫里向有 的舞,只有一个旨趣,就是专取美观。臣妾所创作的舞,是有三个旨趣:第一取美 观;第二尚滑稽;第三寓微意。第一个旨趣,与向有的宫舞一样,不必讲了。第二 个旨趣,是藉着滑稽的装束,滑稽的姿式,滑稽的舞蹈,贡献观者的笑料,以引起 观者的兴致、,而增进娱乐的趣味。第三个旨趣,是于每一种舞,在滑稽之中,寓 一点人生的意味,使观者看了,感想到人生上面,勃发思致,免得一笑之后,便意 兴索然。总而言之,这种舞是含美观、滑稽、寓意构成,可以支配观者的情感的, 而非单调的。”徽宗听了赞许道:“很好!这是向来宫舞中未曾有的。”又问道: “这舞名唤作什么呢?”

小刘贵妃答奏道:“这个舞依着化装的不同,舞蹈的不同,它的名称也就各个 不同。有的唤名做‘黄龙舞’,有的唤名做‘白狗舞’,有的唤名做‘青牛舞’, 有的唤名做‘黑猫舞’,种种不一。此时不必尽举,如果陛下允许臣妾,将来教练 成功,陛下当可一一知道的。”徽宗笑道:“这有什么不许呢?朕即把宫里所有的 舞女传来,听卿去挑选。”命侍监道:“唤舞女上来。”侍监领旨,不一会儿便把 一众舞女传到。小刘贵妃挑选了八十名留着,余者退出;又传缝工量了各舞女身材, 照着图式裁制各种舞衣;凡在舞里面要用的东西,都开单样样备办起来。自这日起, 小刘贵妃便逐日教导那八十名舞女,习练她创作的化装舞术。这些舞女,原都是善 舞蹈的,教练起来,竟是事半功倍,不到一月,“黄龙”、“白狗”、“青牛”、 “黑猫”诸舞,已演习纯熟了。恰巧各色舞衣用具,亦都制备齐了。小刘贵妃乃奏 白徽宗,请旨试舞。徽宗即传命即晚设宴于玉华宫,自皇后以下,嫔妃媵嫱,一并 与宴。

至晚,玉华宫点起明灯万盏,照耀得殿上殿下,通明透亮。

徽宗与郑后高踞上席,左右两厢,一众嫔妃,按班位分席人坐。

中间空出一个大圈子,铺着金光灿烂的黄色氍毹,留作舞蹈的地步。殿下列乐 部,丝竹管弦,一一配合齐全。宫女内监,环立席后,按席侍候着。小刘贵妃走到 徽宗、郑后席前,奏请道:“臣妾要试舞了,但这舞定要引人大笑的。臣妾深恐因 此引得大众发笑,或致失仪,请陛下旨意,宽许一时。”徽宗遂传旨道:“今夜看 试新舞,大家可各任情感,失仪不问!”小刘贵妃听徽宗传了这道旨意,即退了下 去,改换舞装。一会儿,殿下乐声忽起,只见小刘贵妃和众舞女,都化了装,到庭 中先作起“黄龙舞”来。奇形怪状,花样百出,滑稽极了。只听嘻嘻哈哈,合殿大 笑起来。又听了哨、咕咚、咭咭咭咭,物坠声,人倒声,笑声,同时并作。郑后直 笑得两眼淌出泪来,把手揉着肚皮,口里只叫:“嗳哟!嗳哟!”徽宗笑岔了气, 躺在龙椅上把身儿乱晃。宫女内监有笑得站立不住,更蹲了下去笑的。直至这场舞 蹈停止了多时,大家才渐渐静下来。刚刚静息了,乐声又起,“白狗舞”的滑稽像 舞,又呈现到众人眼帘,于是笑声又作。“白狗舞”罢,接着便是“青牛舞”,大 家又大笑一回。最后便是“黑猫舞”。

这场舞,更胜过以前三种,极美观,极滑稽,又极有意味。众人笑得七颠八倒, 几不把肚皮笑破。徽宗笑着说道:“观止了!

再来就要笑杀人了!“小刘贵妃也笑着回奏道:”今夜亦正只有这四种舞哩! “郑后便奏道:”乐不可极,请就此罢宴吧!“徽宗道:”好!“遂命罢宴。于是 各散回宫。自此,每隔一日,又这么宴集一回,舞蹈一回,大笑一回。后宫里面, 较之明达皇后在时欢乐多了,所以徽宗把悲伤明达皇后的哀思,就一天一天消失了。

忽一日,徽宗想着蔡京父子,谓小刘贵妃道:“蔡太师对朕极尽忠心,朕有这 等新舞,不可不令蔡太师一观。卿谓如何?”小刘贵妃答奏道:“很该给他广广眼 界,陛下命这八十名舞女出去舞蹈就是。”徽宗即传旨召蔡京、蔡攸、蔡倐、蔡翛、 蔡鯈、蔡行、蔡徽、蔡术父子,在保和新殿赐宴,先至玉华殿朝见。蔡京父子领旨, 即齐至东曲水侍班。少顷,徽宗出御玉华殿坐,蔡京父子即进殿朝见。徽宗传谕平 身,说道:“朕近来宫里创作了几种化装舞蹈,所以召卿到保和新殿宴会,舞着与 卿同乐一回。”蔡京奏答道:“臣有什么德能,敢当天恩这等宠顾呢!臣实万死不 能报答的了!”徽宗道:“时候还早着,朕与卿且去观赏一番。”蔡京答奏道: “臣当随侍圣驾。”徽宗遂离了御座,出至西曲水,前行导引。蔡京父子后面围随 着,循着酴醿洞,至太宁阁,登览层峦、琳霄、褰风、乘云诸亭,乃至保和新殿。 殿屋三楹。中楹置御榻,黄龙盘护,显得分外庄严。东楹依着殿壁,设着一色黄杨 雕成的几案,高的、矮的、大的、小的、圆的、方的、长方的、椭圆的、梅花式的、 荷叶形的,式样不一。各个上面,都摆设着珍宝玩器。什么蓝田玉、赤水珠、和氏 璞、珊瑚树、玛瑙山、红靺鞨、紫琉璃、云霞石等等。还有孔子在卫国击过的磬, 蔺相如在秦庭夺回的璧,鲍叔分与管仲的金,祢衡打着骂过曹操的鼓,唐明皇在杨 贵妃洗儿时赐给安禄山的钱,说不尽。西楹亦设着同样的几案,但不是黄杨雕的, 乃是一色桃花石凿就的。一个一个的上面,或安着伯申鼎,或供着父乙尊,或放着 攻口来钵,或拢着太乙炉,或设着龙头杓,或置着象首罍,或陈着古彝;有商朝传 下来的虎首彝,子孙彝、□彝,周朝传下来的召父彝、百乳彝、夔龙彝、蝉纹彝、 蟠夔彝、玖将彝种种。蔡京叹赏不止。殿前种着高竹崇桧,森阴蓊郁。蔡术因问着 道:“此殿落成还没有几时,哪里便有这修长苍老的竹桧呢?”蔡攸答道:“这是 从别处移植来此的,这个就所谓人工胜于天工。如果要栽种新竹小桧,待天工来长 成,竹子倒还易长,这桧却等到头白了,莫想得它像这样哩!”蔡徽插嘴道:“人 工胜即胜于天工,可是为这几竿儿竹子,几株儿桧树,不知要花费几百十万的金钱 哪!”蔡京忙瞪了蔡徽一眼,吓得蔡徽低下了头,缩住嘴不敢再说了。

于是由左掖妙有阁,绕出右掖宣道阁,而至稽古阁。徽宗指着中央安设的石鼓, 谓蔡京道:“这是宣王石鼓,最可宝贵的。”蔡京听了,走上去摩观了一遍,颂叹 了几句。徽宗乐了,遂又引蔡京父子遍观邃古阁、尚古阁、鉴古阁、作古阁、访古 阁、博古阁、秘古阁等处,一一指示蔡京等。蔡京倒间或答对得出些儿古典;蔡攸 以下,但有胡乱颂叹,全然莫名其妙。观赏毕,大家出来。仍是徽宗前行,过玉林 轩、宣和殿、列岫轩、太真阁、凝真殿、翘翠燕处阁,抵全真殿。徽宗两条龙腿走 乏了,遂人殿休憩,传命赐蔡京父子茶饮。茶罢,又出来,前至琼林殿。徽宗使中 使传旨,命蔡京留题,蔡京遵旨题诗一绝。诗云:琼瑶错落密成林,桧竹交加午有 阴。

恩许尘凡时纵步,不知身在五云深。

中使进呈,徽宗看了,称赏不已。只见执事的内监上来奏道:“启万岁,筵席 已齐备了。”徽宗遂传命蔡京等就座。这时是九月时会,菊花初放,席前罗席着各 种菊花,有正黄的、淡黄的、金黄的、大红的、深紫的、墨黑的、雪白的,不下百 数十种,冷香淡艳,最是宜人。席间除极水陆珍羞之外,还有香圆、荔子、黄橙、 金柑等时新果品。酒五行,徽宗传命少休,使邓文诰剖玉液甘橙分赐蔡京诸人。只 听乐声陡起,舞女一群,出至庭中,奏献“白狗”之舞。蔡京、蔡攸等见了这种奇 异的装扮,滑稽的舞蹈,眼目一新,尤其是忍不住笑。蔡术正仰着脸大笑,忽然一 线酒雨飞来,洒了一满脸,又是淋漓难堪,又是酒香可爱。原来是蔡鯈吸了一大口 酒,猛的一笑,忍不住就把酒喷过蔡术脸上了。蔡徽忽又见自己席上也闹这么一个 笑话,越发大笑起来,一时忘了情,把手里端着的酒杯也掉到了菜盆里,酒与菜汁 四面奔流。蔡京、蔡攸要制止时,自己也笑得合不拢口,庄重不来,好生局促不安。 徽宗瞥见,忙传谕道:“太师只敢任他们笑乐,朕不问!”蔡京、蔡攸奉旨,才安 然了。“白狗舞”罢,略停了停,又献“黑猫舞”。“黑猫舞”

罢,徽宗再命进酒。蔡京便奏问这种舞是谁创作的,徽宗乃告诉是小刘贵妃创 作的,并称述小刘贵妃才智过人。蔡京遂请见小刘贵妃,徽宗笑允了,便起座命至 玉真轩。玉真轩只在保和新殿的西南庑,即是小刘贵妃的妆阁。徽宗一面走着,一 面吟道:“雅燕酒酣添逸兴,玉真轩内见安妃。”这安妃就是小刘贵妃的号。徽宗 吟了这两句,忽然诗思迟钝起来,想不出好句,便命蔡京赓补。蔡京便续道:“保 和新殿丽秋晖,诏许尘凡到绮闱。”合着四句,遂成一诗。诗云:保和新殿丽秋晖, 诏许尘凡到绮闱。

雅燕酒酣添逸兴,玉真轩内见安妃。

到了玉真轩,徽宗但命把小刘贵妃的画像悬挂西垣,使蔡京一瞻芳容。蔡京不 觉失望,遂又呈诗一首。诗云:玉真轩槛暖如春,却见丹青未见人。

月里嫦娥终有恨,鉴中姑射未应真。

徽宗见诗,大笑道:“卿有这一首诗,况且又是姻家,自应使卿相见。”蔡京 答奏道:“臣而今亦是因着葭莩已得拜望,所以敢以诗请求。”因为徽宗这时把第 六女茂德帝姬下嫁蔡京第四子蔡倐,有儿女亲家的姻谊,所以这样说。帝姬就是公 主,蔡京改为今称的。当下徽宗遂传命蔡京至玉华阁,拜见小刘贵妃。拜见已毕, 徽宗酌了一大觥酒,命小刘贵妃道:“劝太师一觥。”小刘贵妃遵旨,起座端酒来 敬蔡京,吓得蔡京连忙离席跪倒在地,敬谨接酒饮了。蔡京也命侍监拿一觥来,自 己引壶斟满一觥,授侍监回敬小刘贵妃。于是徽宗命御侍细乐,奏《兰陵王扬州教 水》调,以助酒兴。君臣们复畅饮起来,直饮至三鼓五筹,君臣们大醉而罢。

日月似飞梭一般过去,小刘贵妃已连生数儿,竟是绿叶成荫子满枝了,免不得 减却当年丰韵;并且又在宫里闹腻着,徽宗便觉心中闷闷,忧郁之色,见于颜面。 蔡京见了,因奏劝道:“人主既然以四海为家,便当以太平为娱。岁月能有多少, 陛下何必这等自苦呢?”徽宗听了这两句新考语,便作出游之想。回到宫里,便召 平章高俅,御史杨戬商议道:“朕想出宫游行,散散郁闷,只是做了个不自由的皇 帝,一出宫去,朝臣们便要议论朕躬许多不是,为散心倒招烦恼了。二卿有什么法 儿,使朕出宫游玩,不遭谏议么?”高俅奏对道:“这个不难。

依微臣看来,尊贵是一件事,娱乐又是一件事;极尊贵的人,未必是极娱乐的 人,像陛下今日便是。陛下要想极娱乐,便要暂时把尊贵抛开。譬如陛下平时出朝, 定要摆动銮舆,肃清市井,出警人跸,左言右史,这是极尊贵了。可是一举一动, 不得自由,处处受着尊贵的拘束,处处总得不到娱乐。所以依臣之见,莫若改易服 装,扮做个秀才儒生,臣等扮做仆从,打后载门私行出去,那么随处都得自由行动, 随处都得娱乐了,只是觉得不尊贵些。“徽宗道:”朕只要能得到满足的娱乐,暂 时把尊贵抛开,又何妨呢?“杨戬亦奏道:”圣见极当。前辈也曾说着,人生行乐 罢了,要尊贵做什么呢?陛下贵为天子,富有四海,要是不得及时行乐,岂不枉有 富贵了么?“徽宗大喜道:”正是。“遂带了高俅、杨戬,易服而出。这正是:抛 开尊贵学微贱,不住宫闱宿教坊。

要知徽宗出去能得到满足的娱乐否,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