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57回 晚香坊置天子寻欢 神母谷前民众发动


三人一路行来,穿街过市,走了好些热闹的地段,都只是商店、茶楼、酒家、 食馆,没什么赏心处。徽宗叹道:“哎!

偌大一个东京,走了这半天,竟不得个赏心处!“高俅回奏道:”赏心处是有 的,不过臣一时记忆不起。“问杨戢道:”御史可记得?王学士不是常对我们说, 有一个所在,极可赏心么?“杨戬答道:”是的,这所在唤做晚香坊。“徽宗道:” 既有这么个所在,就到那里走遭来。“杨戬奏答道:”臣虽然得个名儿,却不知在 哪个地段。“徽宗不乐道:”如此,还是无从问津啊!“说着,君臣踟蹰不知所向。 正自为难,高俅忽欢呼道:”好了!那边不是王学士来了吗?“徽宗与杨戬忙抬头 一望,只见对街一个儒雅秀士,摇摇摆摆地走来,徽宗笑道:”王黼倒会作乐,打 扮这等个俊模样!“杨戬便要招呼他,徽宗止住道:”慢着!且立在一旁,看他作 什么。“你道王黼是个什么官儿,得徽宗这般宠纵他?原来这王黼现为翰林学士承 旨,有口辩,善逢迎,所以甚得徽宗的欢心,宠爱不下于蔡攸;生得丰姿美好,当 时绰号小潘安,好色更胜过登徒子;退朝之暇,便换易便服,逛游妓院,猎取美色。 东京的妓女,差不多没有几个不认识小潘安的,所以他的名字在娼门中,简直同他 在朝廷上一样响亮。当下徽宗与高俅、杨戬立在一旁,王黼竟高视阔步走了过去, 没有瞧见。徽宗也不以为忤,且与高俅、杨戬悄悄尾随在他后面。王黼还是不觉得, 转弯抹角,一径走人一家富丽人家去。只见那人家走出两个十三四岁水葱般的俏丫 头来接着道:”好呀!今天什么好风儿把您吹过来了啦!快请上楼去!“徽宗此时 却再忍不住了,笑唤道:”慢来!慢来!

还有不速之客在后面哩!“王黼一听这说话的声音好熟,便止步回头来瞧,一 瞧却是徽宗与高俅、杨戬,不由登时吓得呆了,面上也变了色,痴立在那里。徽宗 趋步上前轻谕道:”卿不要吓!朕因为坐在宫里闷得慌,特与高俅、杨戬出来遛散 遛散的。

卿既有这里一个赏心处,就引朕上楼去观赏一回。而今可略去君臣礼数,不必 顾别的了!“王黼听了徽宗这几句谕旨,又恃着向邀主眷,就放大了胆,引导徽宗 等进去。于是过长廊,登广庭,人深院,升高楼,直达一绣阁。那两个丫头便争着 打起翡翠帘儿,让四人进去。帘儿一揭,觉有一股甜香,直扑鼻端,令人眼饧而骨 软。进人里面,只见湘妃榻上倦倚着个可喜娘,淡如秋水,艳比春霞,恍然醉后西 子,真个浴罢杨妃。端的是:雪为肌肤玉为貌,云想衣裳花想客。

瞧看四壁,粉饰得一片桃红,鲜艳夺目。那壁上挂着四轴名画:一轴是顾景秀 画的《怀香图》,一轴是周昉画的《扑蝶图》,一轴是董源画的《采菱图》,一轴 是张萱画的《整妆图》。

再瞧着一应陈设器用,紫金床咧、翠羽帐咧、七彩枕咧、九华衾咧、碧瑶台咧、 青玉案咧、花钿镜咧、绿沉屏咧、镂锦箱咧、刻香几咧、水纹幔咧、云业厨咧,色 色样样,都极精雅名贵。

徽宗连声赞道:“好精雅的所在!简直是仙子住的。”徽宗说时,那美人早立 起身来,走到王黼身旁,细细打量徽宗:穿一领紫道服,系一条五色吕公绦,戴一 顶黄色仆射巾,巾上钳一颗圆溜溜、亮晶晶滴翠珠,登一双六合靴,神采丰姿,迥 异寻常之人。心下掂掇道:“这模样儿就像往常小潘安给我说的当今皇上一般,莫 非皇上也换着服装儿出宫来取乐么?”心下想着,口里便吞着不知怎样称呼是好, 只是堆着笑脸儿呆瞧着徽宗。王黼便推她道:“呆瞧的什么呢?还不跪接谢恩吗?” 那美人原是聪明绝顶的,听王黼叫她跪接谢恩,便断定果是当今皇上,忙拜倒在地 道:“微贱不识天颜,未曾接驾,死罪!死罪!蒙恩旨赐封,惶恐!惶恐!”徽宗 见着这五百年风流冤家,早已一身四肢都着了麻醉,魂灵儿飞去半天;而今听她新 莺似的说了这几句话儿,乐得忘了身在何处,亲自把她搀起道:“恕卿无罪!”又 答道:“朕几曾封您来?”那美人回奏道:“适才圣驾进来,不是就赐封臣妾做仙 子么?”徽宗越喜道:“可儿!可儿!”顾王黼道:“这是什么所在?她是哪个? 朕还不曾知道。”王黼笑着回奏道:“请陛下先宽恕臣罪,臣才好启奏。”徽宗笑 道:“傻子,朕要加罪与您,先前也不暗地里跟到这里来了!快实奏吧!”王黼便 奏道:“东京有两个繁华的地段,一个唤作金环巷,一个唤作晚香坊,就是这些。 这两个地段,都是些平康之家。金环巷的名妓班头,唤名做李师师;这里却就是她, 她唤名做朝翠。”徽宗恍然道:“呵!”忽又疑难道:“朕一时只为要求娱乐,竟 至此地,给大臣们知道了,将不又要议论朕躬吗?”王黼见徽宗作难,忙引经解释 道:“这碍什么呢?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陛下哪一处游幸 不得?”徽宗听了,又龙颜大悦道:“有理。卿真不愧是翰林学士。”朝翠笑着, 移过一张安乐椅来,道:“陛下老站着,不乏了吗?且坐着待臣妾朝拜吧。”徽宗 就坐下道:“免礼!免礼!这不是讲礼数的地方,把一概的君臣礼略了!”顾命王 黼、高俅、杨戬道:“大家坐下来!这里要任情说笑,才有趣儿。”王黼、高俅、 杨戬就遵旨坐下了。朝翠谓王黼道:“学士陪着圣驾坐地,我去吩咐备酒肴来。” 王黼笑应道:“好,今天真个有贵客,正要扰您的美酒佳肴。”朝翠一笑出房去了。 这里徽宗向着高俅道:“朕不与卿等微行到此,哪知天下有这等豪贵的妓家呢?此 行又增朕一层见识了!”高俅便颂道:“这是由于陛下致此太平盛世,家给户足, 人人欢乐,个个优游,所以就有这等豪贵的妓家,供人们取乐。”徽宗听了大乐意 道:“这也非由朕一人的德能,还多亏卿等悉力辅朕的功勋。”转问王黼道:“不 知李师师那里又是怎样个场面。”王黼笑奏道:“李师师也是一时的尤物,与朝翠 比较,可称西子、王嫱并世而生了。不过温柔敦厚,似不及朝翠。陛下他日得闲, 去她那里一游幸,便见端的。”徽宗笑道:“卿说话实在有趣儿!怎么卿就想出温 柔敦厚四个字来评朝翠?真好个温柔敦厚!真好个朝翠!”说着,只听帘子一响, 朝翠走了进来,笑着向徽宗作礼道:“谢主龙恩!微贱何幸,得陛下这等奖饰!” 徽宗就势揽住朝翠道:“卿这等秀外慧中,怎得教朕不称赞呢?”朝翠也就势坐于 徽宗怀里道:“怪道昨夜臣妾梦有紫云绕室,黄龙盘踞这个座儿!今日陛下幸临, 果然坐在这里,不正是真龙吗?果然圣天子所到,百灵拥护,昨儿就有预兆的!” 徽宗正合了脾胃儿,笑道:“呵!那么朕得与卿相见,乃是有宿缘的!”朝翠一笑。 只见丫头双双端进酒肴来,朝翠就去指挥摆设。一时摆设停当,朝翠就请徽宗入座。 徽宗起身入席,命王黼、高俅、杨戬三人也坐下来同饮。朝翠就侍立徽宗座侧,一 旁劝酒儿。劝了一会,朝翠笑道:“陛下觉得怪闷的吗?臣妾唱个曲儿侑酒吧。” 徽宗含笑道:“正当一聆妙音!”于是朝翠便一行劝酒,一行唱曲。曲儿愈唱愈甜 蜜,酒也愈劝愈殷勤。徽宗君臣愈听愈出神,便愈饮愈豪放。如此更杯换盏,从晌 午时候,直饮到灯火万家,星光一室,酒还未已。朝翠命丫头点起兰膏莲炬,添上 玉液琼浆,继续劝进。一会儿,丫头六七,奏起音乐,敲动檀板,朝翠便于席前舞 蹈起来。只见她柳腰轻摆,莲步急趋,一进一退,奇容千变。

她这舞,又是宫舞所未曾有的。有《柳腰轻》词为证。词云:英英妙舞腰枝软。 章台柳,朝阳燕,锦衣冠盖。绮堂筵宴,是处千金争选。顾香砌,丝管初调,倚轻 风环佩微颤。乍入霓裳促遍。逞盈盈渐催檀板。慢垂霞袖,急趋莲步,进退奇容千 变。算何只倾国倾城,暂回眸万人肠断。

徽宗越发大乐,又饮了一个更次,君臣俱已陶然大醉,才命止酒罢。徽宗举醉 眼观看朝翠,又增了半天风韵,很觉恋恋,不忍舍去。高俅见着,便目示王黼。王 黼知旨,便目示朝翠。

朝翠谕意,即留驾道:“陛下醉了,且就这里安息则个!”徽宗巴不得这一声, 颔首应允道:“朕不想便饮得醉了,且扶朕去睡会回宫。”杨戬听了,便蹴王黼、 高俅、三人一齐起身,退至别阁安息。徽宗见三臣退出,遂拥了朝翠,同人温柔乡 里,共寻欢娱。人生最大憾事,是良宵苦短,闰年闰月不闰残更。

徽宗与朝翠,一个骤近芳香,一个新承雨露,好似天淡淡云边鸾风,恰如水澄 澄波里鸳鸯,多么甜蜜美满。怎奈情意正浓,天已破晓,早朝时候快到了,须要赶 回去做一回刻板式的朝会,失误不得,只好撇了欢娱起来。朝翠也晓得帝王家的苦 衷,不好遮留,就也起来侍候徽宗盥洗。一刻,徽宗盥洗已毕,朝翠端上燕窝莲子 汤,调给徽宗吃了些,就送徽宗出房。王黼、高俅、杨戬,早侍立门外等候。于是 君臣四人,遂别了朝翠,下楼出门,回宫而去。朝翠自此,时得徽宗临幸,便不再 赴公子王孙的征召了。她的哥哥胡可见妹子得君王宠眷,便进言道:“妹子既这等 得皇上欢爱,何不请求皇上把您接进宫去?妹子要是进了宫,我也好得个官儿做做。” 朝翠不然道:“进宫有什么好呢?哥哥不能使妹子做个完全人,弄到做这种生涯, 已经够受了,还想把我送进深宫去吗?君门九万里,这一进去,还想得见爹娘兄弟 么?所以我是决不肯进宫去的。要进宫,还待请求吗?早就接我进去了!至若哥哥 要想作官,真是在那里作梦!且想想,我们而今是什么门第?不自羞辱,还要想做 官儿咧!话又说回来,做官原不当论门第,但是才学两个字,是万万离不了的。须 要有了政治上的才学,才不愧做官啦!哥哥胸无点墨,目不识丁,怎能做官呢?纵 是朝廷无人,用得着您,就不怕无建树,对不起地方上出钱养官的人民吗?哥哥! 请您莫作此等想头。我家现在总算很富有的,哥哥只从商场上显本事,做个多财善 贾人吧。他日倘能像陶朱公一般,三致金钱而三散之,也可荣耀一时啊!何必要做 官呢?”胡可听了,感悟道:“妹子说得是!从今后我不作妄想了!”于是朝翠就 拿出钱来给她哥哥经营商业,后来一家都归隐于商业不提。

只讲徽宗日逐在宫里宫外,燕乐欢娱,不把国事为虑,忽然睦州方腊起义的警 报,雪片般飞上朝廷来。这方腊是清奚县,碣村,帮源洞,神母谷人氏,素习左道 符箓,颇得当地一班人民的信仰。他见朝政日非,民间都怀怨望,隐隐存着一个打 倒贪官污吏的思想,便藉神道发动民众,揭竿而起,据着帮源洞神母谷,自称做圣 公,建元做永乐,设置官吏,居然一个土皇帝。半月之间,号召民众数万,编成队 伍,统着出攻清溪,扩张地盘。两浙都监蔡遵、颜坦听报,率兵五千往讨,被方腊 略施小计,诱入深谷,四面围击,把蔡遵、颜坦并五千之众,杀得一个不留。方腊 尽得着官军的军械,一口气便夺了清奚。于是更加鼓吹,大布宣言,说是替天救民, 那些穷苦民众,正受贪官污吏压迫,无法解脱,听得他是替天救民的,便到处起来 依附他。方腊见民心归附如此,越发精神鼓舞,再进攻睦州。两浙承平已久,郡县 守吏多不知兵,而且酒肉吃惯了,听得方腊义兵一到,早逃了个净尽,遂又唾手取 得睦州。方腊乘胜,乃东取歙县,西掠桐庐、富阳,直逼杭州。知州赵霆哪敢拒战, 听报义兵到来,连夜收拾细软,带领妻妾,弃职一溜烟逃了。方腊便又破了杭州, 屠戮官兵六日,唤做“伸天讨”。至是东南震动,乃叠奏入朝。徽宗览表,吓了个 发昏章第十一,才知天下已这等不太平。忙命童贯为江、淮、荆、浙宣抚使,谭稹 为西湖制置使,王禀为统制,率领劲旅,南下乎乱。随诏都统制刘延庆总熙河、泾 源、环庆、鄢延、河东、秦凤六路兵马,一齐开赴南征。童贯等奉诏,即日领兵到 了金陵。这时方腊已转陷婺州,屠衢州,占处州。更遣部将方七佛,攻陷崇德县, 进取秀州。统军王子武倒有点能耐,被甲执戟,登陴力御,斗大一座秀州,方七佛 竟七攻不破,还得保全着。童贯便飞檄王禀率领前军,驰援秀州。王禀奉檄,不敢 迟延,即兼程向秀州进发。行至半途,恰巧刘延庆亦遣辛兴宗、杨维忠统熙河兵往 救。王禀、辛兴宗、杨维忠,遂合兵一起,加速前进。到了秀州时,正遇方七佛功 城,奋勇一阵,把方七佛击败退回去,秀州的围困便解了。方腊东向无功,复转兵 西路,连陷甯国、旌德诸县。单贯只得又派兵西援。因此,官军遂被方腊牵制,急 切不能奏功。不淮南又出一支起义军,首领多至百零八人,从众更是不少,在梁山 伯立起替天行道的旗帜,宣言要替人民杀尽天睛的贪官污吏。

这正是:西浙义兵犹未息,淮南义军揭竿起。

要知淮南百零八名起义首领是些什么人,那两处起义毕竟怎生了结,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