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68回 忘廉耻入宫献媚 怀仇恨结党行奸


常言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张邦昌本是个好色之徒,当他在汴京 窃位称帝,僭居宫廷,曾有一件秽乱的罪案。当高宗即位之初,还当邦吕是先朝元 老,加爵封王,五日一朝,参决大事,依旧权倾一世,自无人敢揭破他的罪恶。等 到贬谪潭州,威势尽失,就有人在高宗前,将他的秽乱宫廷罪状,和盘托出。高宗 怒发冲冠,命御史彻底查究。这件是宋宫中的轶闻,谅因事涉秽亵,当时史臣未曾 秉笔直书。本书既属专载宋宫遗事,理该详细录出,使奸贼张邦昌的罪恶昭然若揭。

但是当邦昌僭位时,宋宫中的后妃公主都已随着北去,邦昌何从秽乱宫闱呢? 殊不知六宫粉黛三千,随二帝北去,是由金人按名索交,还有十之二三,仍留宫中。 邦昌恃金主命,僭称楚帝,他就移居宫闱。有华国靖恭夫人李氏,年纪已经四十多 岁,人老心不老,常常亲持果实,赠送邦昌,实在醉翁之意不在酒,却是去雌发魇, 以为邦昌是新登大宝的天子,年纪和自己差不多,自觉徐娘虽老,风韵犹存。若能 勾搭上了新天子,皇后虽然挨不到,妃子贵人总轮得着的。不料她虽殷勤献媚,邦 昌也早参透她的心事,只为嫌她红颜老去,看不上眼。一日,李氏捧着一盘削皮的 甘蔗,送到邦昌面前,含笑说道:“陛下请试尝之。甘蔗老头甜,味较嫩的雪藕冰 梨更美。”邦昌笑答道:“朕乎生最爱吃雪藕冰梨,愈嫩愈妙。老蔗非我所爱,不 敢尝试,你带回去自己吃吧!”李氏有兴而来败兴而归。回到自己宫中,养女陈氏 见义母兴冲冲地出宫,没精打采地回来,把一盘甘蔗摔得满地,就问道:“妈妈为 甚这般动恼?”李氏望了她一眼,见她娇滴滴益加长得美丽了,肌肤粉嫩,简直像 雪藕冰梨,年华二八,正值妙龄时代,将她进奉楚帝,必然合意。

打定主意,就懒懒地答道:“人老珠黄不值钱,像我偌大年纪,走到人前惹人 厌,没有希望的了!你正属妙龄,生得犹是这般美丽。本来我想请上皇做主,替你 选个乘龙快婿,不料事与愿违,江山已经易主,天下已归张氏,你要想受封号,做 妃嫔,只有去侍奉楚帝。”陈氏听说,沉吟了一会,说道:“楚帝春秋已高,昨天 我瞧见他的孙女龙珠,年纪和我差不多,那末我和新天子的年纪不配了;还有一层, 我听得宫中人传说,天下人心不归向楚帝;朝中大臣提议迎康王来京,继承大统, 楚帝就要让位的,何苦去侍奉他呢?”李氏说道:“楚帝有金主作硬靠山,他奉金 主命登极,谁敢奈何他?就算各路勤王兵不服,奉立康王,杀到汴京来问罪,只消 金兵一到,管教杀得他们片甲不回。”陈氏心想:义母之言,说得不错。就不则一 声,表示默许。李氏就向她说道:“你去香汤沐浴,修饰整齐,等我去请楚帝来宫 夜宴。你在旁边斟酒,须将他灌醉了,才好行事。”陈氏羞答答只把头低着,不加 可否。李氏道:“这件事不仅关系你个人的幸福,与我也休戚相关,不能够怕羞不 理会的。”陈氏不得已懒懒地回房修饰。那李氏恐怕遣人去邀不到邦昌,只好亲自 来邀。邦昌见她去而复来,讶然问道:“华国是李氏的封号缘何去而又来?”李氏 含笑答道:“得悉陛下爱吃雪藕冰梨,现已整备在宫中,特来恭请圣驾临幸宫中夜 宴,兼尝雪藕冰梨的美味。”邦昌早知她有个天姿国色的养女,听她口气,谅必是 将养女进御,就答道:“盛情难却,少停准来叨扰。”

李氏欣然回宫,吩咐厨下速备御筵,一面替养女修饰得好似西子还魂,王嫱转 世。等到邦昌进宫,母女俩迎接如仪。邦昌见了陈氏,身子已酥了半截,听她口称 陈氏接驾,便向李氏问道:“这位美人,与你什么称呼?”李氏答道:“本是我的 外甥女,因她父母俱亡,才由我留养宫中,认为义女。”说罢,就请邦昌上座。李 氏侧座相陪。陈氏执壶斟酒,时时以秋波送情,引得邦昌心神俱醉,便向李氏搭讪 道:“你说请我吃雪藕冰梨,在哪里呢?”李氏就拉着养女的玉臂说道:“这个就 是雪藕,像不像?”又指着陈氏的面颊说道:“她的面颊,嫩得吹弹得破的,比之 冰梨,像不像?”邦昌笑道:“像虽像,惜乎不能给我吞下肚去。”李氏打趣道: “食指动不动?”邦昌伸出右手,把食指弯了几下,说道:“你瞧哪!非但食指怦 怦动,并且馋涎也在这里涔涔下咧!”李氏笑道:“且待酒醉饭饱后,进奉异味, 以解陛下的馋涎便了。”说着,殷勤劝酒。

邦昌已有醉意,就在席上假寐,母女俩就将他扶起。李氏凑到他耳边,说道: “事已至此,夫复何言,但愿不要始乱终弃。”说着,扶邦昌人福宁宫小睡,留陈 氏在旁侍应,李氏自去安睡。邦昌原是诈醉,既见李氏回避,就一骨碌跨下床来, 向陈氏求欢,陈氏半推半就成其好事。欢娱嫌夜短,一刹那已届天明。为避人耳目 计,邦昌清早抽身,带着陈氏,还转寝宫,当日就封陈氏为伪妃。无如陈氏红颜薄 命,自小没有了父母,才会被李氏铸成大错。伪封未久,邦昌就退居东府,迎元祐 皇后人宫,垂帘听政。等到谪贬潭州,就有人把这件罪案,走闻高宗。高宗赫然震 怒,饬拘李氏下狱,命御史审讯。李氏无可抵赖,只好照实供认。御史录供复奏。 于是邦昌罪上加罪,诏命马申至潭,勒令邦昌自尽,并诛王时雍等。李氏杖脊三百, 追还封号,发配军营。陈氏恐遭显戮,早巳吞金自尽。吕好问曾受伪命,谪知宣州 ;宋齐愈阿附金人,首书邦昌姓名,受戮东市;并追赠李若水、刘韬、霍安国等那 一班殉难忠臣。国家大事,概归左仆射李纲规划。高宗初尚言听计从,国势渐有中 兴之望,偏偏黄潜善、汪伯彦两个奸臣,同忌李纲,复倡和议。

时值金娄室率领金兵进攻河中,连陷解、绛、慈、隰诸州。

高宗大恐,竟信汪、黄二人之言,下诏巡幸东南,以避外患。

恼动了一位大忠臣,就是东京留守宗泽,上表力争,请驾幸汴京,高宗不听。 宗泽在东京,抚循军民,修治楼橹,招降臣寇王善,并识拔岳飞为统制。及见高宗 遣使来汴,迎太庙神主及元祐太后等至行在。泽正拟致书李纲,并力抗争,不料书 尚未发,左仆射李纲,已罢为观文殿大学士,提举洞霄宫。统计李纲在相位,仅七 十七日,一切朝政,粗具规模。只因汪、黄两人时进谗言,高宗竟变初志,渐渐和 纲疏远,所有表奏,皆留中不发。自纲降职,高宗即日启跸,奉隆祐太后以下,巡 幸扬州。看官们,你道隆祐太后是谁?原来就是元祐太后,因为元字犯太祖讳,所 以改为隆祐. 高宗到了扬州,汪、黄两人又进谗言,谓李纲虽然罢相,仍在朝堂, 金人恨之如刺骨,怎肯罢兵?高宗为讨好金人计,只好将李纲窜置鄂州。就此忠良 去位,汪、黄等益发肆无忌惮,立怂高宗休战议和。高宗也一心一意畏敬金人,想 做个偏安半壁的小朝廷。不料宋帝愈示弱,金人益发逞强。当高宗遣朝奉郎王伦, 阁门舍人朱弁,同使金邦请和。金主晟召集文武,开御前会议,取决和不和。斡离 不说道:“高宗就是康王构,颇有肝胆,今既民心归向,即位建国,且有李纲、宗 泽等贤良辅佐,不可轻敌。宜即送还二帝,重修旧好。”粘没喝力持异议,说道: “高宗也是个没用的主子,有忠良而不加亲任,亲小人而不明是非;二帝北来,不 思卧薪尝胆,以图中兴事业,偏偏信用中官,寄为心腹,步武乃父后尘,微服夜行, 岂足有为!兼之不肯北进,一闻我邦进兵,连陷河中诸州,汲汲南退,畏怯之态毕 露,有什么胆略呢?”斡离不点头称善。粘没喝又道:“此时乘机南下,一鼓可定 中国,陛下不必迟疑,臣愿负出征之责。”金主就命将宋使软禁,一面起燕京八路 民兵,分三道南侵。这时斡离不却巧得病,未能与闻军政,遂由粘没喝率本部兵下 太行,由河阳直攻河南。分遣银术可率兵攻汉上;讹里朵金太祖子、兀术金太祖第 四子,由沧州进攻山东;分阿里蒲卢浑率军赴淮南;娄室与撤离喝、黑锋自同州转 攻陕西。各路金兵,同日祭旗发炮,分头进攻。

不多几日,粘没喝攻陷汜水关,留守孙昭远战死;娄室连陷同州、华州,安抚 使郑骧战败自尽,娄室遂破潼关。中原大震。

惟有兀术率兵窥汴,却被宗泽遣将保守河梁,金兵不得渡河而退。银术可连陷 邓州、襄阳、郑州、颖昌诸地。宋官皆不屈遇害。兀术又自郑州进兵攻汴,不料宗 泽早遣勇将把守要隘,并出奇兵,前后夹攻,将金兵杀败。宗泽预料金兵势盛,决 不肯一败即去,即遣阎中立、郭俊民、李景良等率兵趋郑,半途果遇粘没喝大军, 混杀一阵。中立战死,俊民降金,景良不知下落。金兵遂陷滑州。泽遣王宣驰援, 竟将金兵杀退,夺还滑州,并擒金将王策。于是宗泽军威大振,马上调集岳飞、王 彦等,与金兵大战。飞身先士卒,转战至太行山,擒金将拓跖耶乌,并刺死悍帅黑 风大王,金兵丧胆而退。宗泽见金兵已远退,连上二疏,请高宗驾幸汴京。高宗览 疏,知泽部下多忠勇将士,正拟择日还汴,偏偏汪、黄二人,衔恨泽疏中牵连自己, 訾为奸邪之臣,故尔百端阻难,不令高宗还汴。奸臣当道,老将徒劳。那位赤胆忠 心的宗留守,巴巴地望车驾还汴;不料接到来谕,反叫他毋得轻动,开罪邻邦,就 此气愤成疾,致生背疽而死,时年七十。他字汝霖,元祐中登进士,具文武才,累 官州县,无藉藉名;直至佐高宗为副元帅,渡河逐寇,连败金人七十多次,威名大 震。金兵都呼他宗爷爷,见了他都鼠窜而逃。

死后万民号恸,追赠观文殿学土,谏议大夫,予谥忠简。朝命以北京留守杜充 移任。充酷虐寡谋,大失人望,旧时兵将尽行散去。一座巍巍的汴京城,就此要不 保了!

且说高宗已移跸扬州,既知宗泽忠勇可恃,览奏动容,要想择日还汴,哪得又 会不愿启跸呢?这都是黄潜善阴恨宗泽骂自己为奸邪之臣。若然随驾还汴,必然要 被泽参劾,还是先下手为强,沮阻高宗,打消北进之意。但是上意已决,劝阻无效, 必须另行设法。当下就和汪伯彦商量,伯彦沉吟了一会,就道:“启跸的日期都择 定了,挽回颇非易事,只有用美人计,用情丝来牵住圣驾,这却比铁练还牢固,凭 他是英雄好汉,跳不过这个美人关的。”潜善说道:“一时哪里觅得到这个美人呢?

就算广陵多佳丽,皇上深居行宫,情丝也无从惹起。“伯彦笑道:”原来你还 瞒在鼓里咧!可知皇上自即位以来,常常思念邢皇后,这也是人情之常;皇后现在 北国蒙尘,皇上却已身登大宝,回想伉俪之情,哪得不要悲伤?所以等在行宫中, 时时长吁短叹。内侍周仁,素得皇上嬖幸,倚为心腹的,瞧见圣容憔悴,便问道: “陛下莫非思念邢娘娘?这是千里睽违,徒劳梦想。日前小臣从二十四桥经过,瞧 见临河一角红楼,有个美人倚窗闲望,小臣望了她一眼,似曾相识,就将她的面貌 仔细打量,令我顿生满腹疑团,至今还没有消释。原来这位美人的面貌,竟像邢娘 娘。‘皇上初犹不信,说道:”诳言骗朕,该当何罪?’周仁道:“陛下不信臣言, 请乔装改扮,由小臣护驾往视,以证臣言之非虚。如敢诳言,愿受欺君之罪!‘皇 上就易服出宫,却巧被我半途遇见。皇上向我丢了个眼色,只管和周仁取道前行。 直到二十四桥边,果见临河有一角红楼,不过纱窗紧闭,人面不知何处去,君臣俩 只好倚着桥栏伫守。隔了一会儿,只听’呵‘的一声,楼窗启处,一个高髻云盘的 美人儿探头闲望。皇上看得分明,果然绝肖邢皇后。那位美人,瞧见皇上目灼灼注 视,就翩若惊鸿似的,转身入内去了。皇上废然而返,只怕至今尚未忘怀。”潜善 问道:“你何从得悉的呢?”伯彦答道:“是向周仁盘问。他初尚不肯直说,我就 恫吓他要从严治罪,他才一五一十地和盘托出。”正是:朋比为奸施毒计,投其所 好入牢笼。

要知汪、黄二人如何行使美人计,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