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69回 沮车驾巧使美人计 遭兵灾骤陷广陵城


黄潜善、汪伯彦因见宗泽奏疏中有“奸邪亲属,皆已津置在南”等语,遂衔之 如刺骨,誓不放高宗还汴。直谏无效,遂于暗中设计沮行。却是这时高宗思念邢皇 后,由中官周仁诱引到二十四桥边,瞧见了一个貌似邢皇后的富家女。巧不过被汪 伯彦看出破绽,等到潜善和他商量沮行密计,想起了二十四桥边的女郎,就向潜善 说明,并商定进行方法,马上遣人去把周仁唤到面前。那时汪、黄深得高宗信任, 政权尽在两人之手,周仁很恭敬行礼参谒。伯彦向他说道:“车驾整备北幸,汴京 接近金邦,岂不是飞蛾扑火,自去送死!我等直谏不听,只好委托你沮君北行。” 周仁答道:“两位尚且谏阻不听,叫我人微言轻,益发不生效力了。”伯彦悄悄地 说道:“只消如是这般,不必直言谏阻,皇上不期然而然不愿北幸了。”周仁唯唯 告退,先去探询彼姝的家世,方知是盐商沈幼山的爱女,闺名昭容,才貌双全,且 工吟咏,艳名噪遐迩,求婚者户限为穿。

只因择婿过苛,要具备三种资格,方肯订结“朱陈”:一、家财豪富,二、品 行端方,三、文才出众。而且要经昭容出题面试,所以延搁至今,年华二九,依然 待字闺中。周仁探听确实,先回行宫,告知高宗,并献计道:“陛下何妨冒充皇室 宗亲登门面试,稳中雀屏之选。”高宗道:“朕为万乘之尊,岂可调戏民间闺女? 若被太后询问起来,如何回答?”周仁答道:“可云沈女貌似邢娘娘,所以甘冒不 韪,太后定能原谅陛下。”

高宗心想:宫中不生问题,朝上李纲远谪,谅也无人敢强出头的;况且上皇微 服冶游,先例具在,此行究竟比嫖妓高致得多哪!想到这里,就向周仁说道:“你 去先容,约定面试日期,然后随朕前往。”周仁答道:“小臣已和沈幼山接拾过, 推说陛下是肃王,久慕令嫒才名,欲来应试求婚。幼山极表欢迎,婚事已有八九分 把握了。不过约定十六日面试,陛下十五日要启跸还汴,这便如何?”高宗道: “还汴本非计出万全,汪、黄二卿竭力谏阻,详陈北去害多利少,现在准予留此, 取消启跸之命。”即着周仁传谕百官,不必整备随行了。汪、黄二奸得着了这个消 息,喜悦非常。当时虽有几个忠良上疏谏请北幸,高宗一概留中不发。

时值赵子砥自燕山逃归,帝命辅臣询问北事甚详细。子砥答道:“金人讲和以 用兵,攻我无备;我国敛兵以待和,因循自误。太上已被封为昏德公,皇上封为重 昏侯,永无归还之望。

吾国与金势不两立。昔日契丹主议和,金入主用兵,相隔不到十年,契丹已为 金人所灭。奈何我国再去蹈他的覆辙呢?譬如山人畏虎,日以肥羊肉啖之,食尽终 不免要噬人,不如预设陷阱以待之,虎虽猛,终必被人所擒。“这一席话,确为至 理名言。无如黄、汪二人心中,只有一个和字,所以伯彦人宫复奏,添了许多不相 干的话。高宗嫌他言大而夸,下诏命子砥出知台州。这是伯彦的刁计,恐他等在朝 中,阻梗和议,特地在帝前保他足胜知州之任,所以下诏将他外放。当下伯彦又奏 道:”陛下乃万乘之尊,动则左史右言,出则前警后跸,承平时世,尚不可轻易出 宫,何况当此盗贼蜂起,金人分道南侵,陛下更宜慎重。今悉陛下为一民间闺女, 竟不惜尊严,欲往民间赋诗选美,若被史官秉笔直书,岂不要贻讥后世?这还是远 忧。只怕陛下微服私行,遇着敌侦盗党等,这才是近祸,将何以防备?

陛下若有所爱,不妨明以示臣,臣即往民间作伐,谅无不谐之理。何必降尊纡 贵,冒此危险呢?“高宗听了这一席话,很觉难以为情,说道:”此事全系周仁撮 拨而成,卿去诘问他便了。“伯彦答道:”臣早已问过周仁,否则哪里会知道?周 仁因见陛下思念邢后,特为陛下留心物色,也是一片愚忠,不当与佞谀同论。臣即 与周仁同去作伐了。“说罢退出,即和周仁同往沈宅。幼山接人,见又换了一人, 正趋向周仁诘问。周仁发言道:”这位是汪宰相。实不相瞒,前日来的,不是肃王, 实是当今皇上。今因微服私行,恐弄出别的岔枝儿来,特命汪相同我来作伐求婚。 “幼山答道:”我本探得肃王不在扬州,正在怀疑;现在蒙皇上不弃微贱,选及小 女,商民怎敢不遵?不过婚姻为儿女终身大事,必须取得小女同意,方可许婚。两 位且请宽坐,待商民去问来。“说罢,不等周仁回答,就一溜烟入内去了。周仁本 约今天来赋诗应选,所以幼山早已齐备。周仁瞧那壁间揭有诗题,写着咏唐高祖雀 屏中选古风一首,二十四桥即景诗四首。周仁笑语伯彦道:”首题很不容易着笔, 还是次题是本地风光,容易描写。“搁过二人闲话,且说幼山走入内室,向爱女直 说一遍,末了问道:”皇上早已大婚,六宫粉黛三千,只怕你入宫后,得不到圣恩 宠眷,这却不能怨我的!“昭容听说,不作一声。幼山再三动问,昭容被逼不过, 只好低着头,低低地答道:”要你替我做主的。“幼山回到外边坐下,向周仁问道 :”高宗大婚已久,为什么又要订婚呢?“周仁答道:”只因邢皇后现在金邦,令 嫒面貌酷肖邢皇后,适为皇上在二十四桥望见,所以遣我前来接洽。这也是前缘, 才有这种巧遇,而且令嫒入宫,暂代邢娘娘,必得皇上宠幸。老先生亦可出仕皇家 了。“幼山快活非常。本来人望高山水望低,世上哪有不愿做国丈的呢?当下,就 张筵款待,等到酒阑席散,许婚庚帖,早已整备,就遣人送人行宫,幼山殷勤相送。 周仁说明,后天派凤辇来迎接,幼山欢然答应。周仁等回朝复命。

高宗巴巴地等待吉日,不料好事多磨。次日,金兵已临城下。怎么各路失守, 先期不曾接到警报呢?原来这时黄、汪为尚书左右仆射兼门下中书侍郎。高宗以为 有他俩为左右相,可以高枕无忧了,只管干他风流天子的勾当,国事由汪、黄掌握。

各路警报,传到扬州,黄潜善都匿不上闻。原来他心怀叵测,也想学步张邦昌, 等金兵杀到扬州,把高宗捉了去,他可僭位称帝了。所以他接到各路告急文书,看 都不看,只管镇日价等在私衙中,和娇妻美妾饮酒作乐,有时和伯彦同往寺院中, 听老僧说法。一日,有个高僧,法名叫普善,在大佛寺讲经说法,潜善也往听讲。 普善原来是做官出身,因见奸幸满朝,忠良都遭屈害,所以他挂印辞官,披剃入山, 已有二十多年了。现在眼见时局已弄得不可收拾,特地赶到扬州,借着讲经为名, 打算点醒黄、汪二人,拿出良心来辅佐高宗。当下见黄、汪坐在第一排太师椅中, 他就借端谈起历朝兴亡,说道:“国家兴亡,全在宰相。就汉朝而论,光武得良相 而成中兴之业;最不幸的是汉献帝,遇到了一个董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容易 把他铲除了,不料换了个曹操,还要比董卓奸过几倍,刘氏宗社,哪得不要覆亡。 现在北宋,也由奸贼张邦昌一手断送。南宋如日初升,若得良相辅政,以赤胆忠心, 匡君救国,招贤礼士,与天下英雄,并力杀贼,则直捣黄龙,迎回二帝,也属易事。” 黄、汪二人听到这里,却拂袖径去,普善也就长叹而退。

且说黄、汪回去,即有滑州守将王彦人见。甫得会面,王彦就抗声说道:“寇 氛日亟,未闻二公调兵遣将,难道想待敌自毙吗?”潜善沉着脸说道:“大惊小怪 什么!可晓得这里仆射衙门?”王彦冷笑道:“贼酋讹里朵陷北京,娄室扰秦陇, 兀术下河南,粘没喝已破延庆,将到徐州,二公难道是痴聋言目,还不曾闻见了” 潜善答道:“兵来将当,要汝等去御敌,责备宰相有何用呢?”王彦答道:“彦日 思北渡,只因兵微将寡,各处将士又无权可以征调,全仗二公秉承天子命,剀切下 诏,着各路军马会师北伐,庶足以鼓励军心。今二公置国事于不顾,虽接警报,壅 不上闻,只恐不等中原陆沉,江南已成为焦土了!”汪、黄无言可答。王彦想要等 见高宗,再和二奸抗争,遂即作别退出。不料潜善马上入奏高宗,诬指王彦病狂, 请降旨免予奏对。适值高宗心挂昭容,无心视朝,就降旨免予王彦入觐,派充御营 平寇统领。王彦不愿与汪、黄共事,就称疾辞官归隐,哪知行到半途,已闻扬州失 陷。原来,粘没喝已攻破徐州,知州王复殉难。朝世忠闻警驰援,无如所部只有八 千人,粘没喝以六万精兵拒敌,众寡悬殊,遂遭失败,只好退保盐城。于是粘没喝 挥军南进,取彭城,趋淮东,一路如入无人之境,直抵泗州。制置使刘光世率兵守 淮。部下闻得金兵将至,先已溃散,粘没喝长驱至楚州,先琳出降。金兵乘胜前进, 又破大长军,和扬州只隔四十多里。内侍邝询闻警,吓得魂飞天外,慌忙奔入行宫, 向高宗说道:“贼寇来了。”高宗吓得面容失色,也不及细问,就吩咐带马,披甲 上骑,驱驰出城。

随行只有王渊、张俊及内侍康履、周仁、邝询及护驾军兵数人,一脚边直逃到 瓜州,觅得小舟渡江,亏得风浪不大,能得安抵镇江,然已黄昏时候,还怕金兵追 杀,只好悄悄地暂投逆旅驻足。

回笔再叙扬州城中,金兵未到,先已扰乱。汪、黄二奸尚率同僚在佛寺中听说 法,蓦地堂吏奔人大呼道:“御驾已出北门,金兵剧临城下,两位相爷赶快逃生吧!” 汪、黄慌忙奔出寺来。亏得是乘骑来的,两人就飞身上马,加鞭向南门疾驰而去。 那隆祐太后及六宫妃嫔,幸尔早得警讯,改装平民,由十几个卫士保护出城。一刹 那全城居民都扶老携幼,夺门出走,城门口挤得水泄不通。有促狭的喊一声:“金 人来了!”无数百姓争趋出城,互相蹴踏,死亡枕藉,后至的,都在死人身上走出。 一时嚎哭声,唤爷叫娘声,惨不忍闻。最不幸的司农卿黄锷逃至江边,一班军民误 认是黄潜善,向他戟指痛骂道:“奸贼,误国殃民都是你!你也有今日落在我们手 里的。”黄锷正欲辩白我是黄锷,哪知姓名未曾出口,脑袋已被乱军砍破了。

本来宁作太平犬,莫作乱离人;事起仓猝,人命比蚁命都不如,虽云在劫不在 数,在数总难逃,然而只有错死,错活却是没有的。所有朝廷仪物,尽行委弃。惟 有九庙神主,亏得太常少卿季陵,用麻袋盛着,肩荷而逃,出城奔了数里,回头遥 望,只见烟焰冲天,城中已起火了,忽闻后面有喊杀声,连忙奔逃,匆促间竟将太 祖的神主遗失道中。他连夜逃到镇江,却值天明,巧遇高宗正在江边觅渡,连忙上 前叩问缘由,方知车驾要到杭州去。原来高宗在逆旅耽搁一宵,次晨就召当地及随 行诸臣,商议去留。吕颐浩请留镇江,以为江北声援。王渊力持异议,谓:“镇江 乃三面受敌之地,倘贼虏从通州进占姑苏,镇江就不可保。还是杭州有重江险阻, 易守难攻,比较镇江好得多哪!”高宗遂决意趋杭州,留朱胜非驻守镇江,刘光世 扼守江口。

是日由镇江启行,经过平江,留王渊把守;及至崇德,命吕颐浩兼江、淮、两 浙制置使,还屯京口;又命张浚率兵守吴江。

高宗到了杭州,就州治作行宫,一面下诏罪己,一面广开言路,颁行大赦,放 还窜逐诸臣,惟独李纲不赦。这就可知汪、黄二人仍在朝中执掌大权,所以会录用 张邦昌家属,并命刘俊民,持邦昌从前与金人约和书稿,赴金军议和。隔不多时, 接到吕颐浩奏报称:“金人焚掠扬州,今已退去,臣已遣陈彦渡江收复扬州”云。 高宗览奏,触起了二十四桥头的沈昭容,破城时候,若然尚在城中,被这班骚鞑子 看见了,怎肯轻轻放过?倘然佳人已入金人手,只怕永无合浦珠还之望。想到这里, 恰巧周仁走来进呈奏疏。高宗向他说道:“可怜扬州一片繁华之地,已遭金人焚掠, 不知二十四桥头的一角红楼还无恙否。命你速往扬州侦查美人消息,若然尚在人间, 务须迎接回杭,完朕的心愿。可虑的被金人掳去,你也需调查清楚,是在哪个金将 营中,情愿化十万黄金,将她赎回。”周仁唯唯答应,马上就行,雇舟渡江,径抵 扬州。正是:乱离失散知何处,眷属难成寄远思要知周仁寻得昭容与否,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