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70回 陷番营输金赎爱女 劫宫眷涂面扮强徒


话虽两处,事却并行的。当高宗策马出城,城内居民都晓得金兵将至,各自收 拾逃生。那沈幼山是扬州城里的著名盐商,家私百万,屋舍连云。当下,家人在外 听得了警讯,汲汲回家报告,幼山急得手足无措。还是昭容有急智,拖着父亲走到 房间里,把金银珠宝一起投入井中,然后和庶母嫂子,把身上的装饰,一起摘除, 穿了老妈子的布衣。幼山把住宅交给老仆陈德看管,马上带同家眷出门,想到乡下 去避难。一路急匆匆向北门奔来,碰着许多难民都向东西南三门逃生,绝少向北走 的,所以路上不甚拥挤。幼山情知不妙,止步说道:“这班难民,为甚不向北门逃 生?你们且站着,等我问明白了再走。”说罢,就向一个难民问道:“北门大街很 空,你们为甚不走,偏偏向东西两门逃生呢?”难民答道:“金兵离北门不远,登 在城头上,望得见旌旗的了。”话声未绝,已飞也似地去了。幼山连忙带着家属, 掉转身来,也向东门逃生,不料走得不多几步,背后的难民蜂拥而来,嘴里喊着: “鞑子杀来了!”啼哭奔逃,只恨爷娘少生了两只脚。昭容听说,急得芳心欲碎, 益发走不快了,幼山只好一把拖着,向前狂奔。等到走近东门,前面挤得水泄不通, 后面的难民,和潮水似地涌来,把幼山的家眷挤散了。亏得昭容一把拖牢幼山的衣 袖,不曾失散,挤在难民丛中,一时不得出城。霍地几十个金兵赶来,只拣年轻貌 美,衣服华丽的女子拖去,昭容躲在幼山背后,吓得抖个不了。一时哭声盈耳,有 的见城门洞里踏死的尸体,血肉狼藉,惨不忍睹,索性掉转身来,反向城内走。金 兵高叫道:“逃什么?尽管等在家里,自要赶到这里来,被人践踏而死。”昭容听 说,信以为真,就拖着幼山,向城内行来,打算回转家中。殊不知这班金兵,因见 城内居民逃空,掠劫不着细软金银,房屋中的动用什物,是不能带着走的,故尔叫 难民等在家里,他们好挨户搜刮。幼山父女俩回到二十四桥边,迎面走来一排金兵, 押队的裨将名唤米罕,一眼望见了昭容,见她虽则乱头粗服,依然容光焕发,美丽 绝伦,就向部下丢了个眼色,四个兵士就上前掳劫。昭容紧紧拖着幼山,哭叫爸爸, 誓死不肯放手。米罕冷笑道:“倒是个孝女。她既舍不得老父,一起带去!”兵士 就将父女俩拖往金营。当时米罕奉粘没喝军令,首先冲入城中。城中本有三千护驾 军,只因高宗早已逃遁,护驾军也就四散而逃。

善良的寻到镇江,跟着车驾到杭州;狡黠的在城中抢劫得腰囊饱满,逃回家乡, 改行做小本经营。所以米罕入城,一无拦阻。

他就带着一排兵士,得意洋洋,全城兜了一个圈子;闯入行宫,阒焉无人,回 身出来,巡视四城门。却巧在二十四桥边遇见丁昭容,他想得了名城,照例可以掳 掠的,故尔把昭容父女俩带归本营。他就迎到粘没喝马前,报告扬城已得,宋君不 在城中,请大帅入城查点仓库。粘没喝奖励了几句,传令大军驻屯城外,他和米罕 入城,在行宫中暂住。命降将朱琳查点仓库,一面出示安民,收拾尸骸。

米罕直到黄昏,方得回转本营,就命卫兵带美人进帐。那昭容自被掳入营,直 到现在,不曾住哭,一手拖着老父,哭着:“爸爸救我。”幼山一时也无法可使, 只好安慰道:“徒哭无益,我被你弄得六神无主了。你且止住了哭声,待我慢慢想 来。”昭容只好强抑哭声,泪珠儿却依旧和断线珍珠似地落个不住。幼山心想,女 儿已受天子聘,万不容失身于贼虏,但是已成俎上肉,怎样可以避免宰割呢?继思 黄金与美人并重,欲保女儿贞操,惟有供献黄金取赎。好得掳掠的妇女共有七人, 放了我女儿,还有六人供他取乐,或者肯答应,也未可知。当下,就将这个急救法, 悄悄地告诉昭容。昭容听得了这一线生机,方才拭泪守待。等到黄昏,卫兵来传昭 容进帐。幼山忙向卫兵拱手道:“兄弟有话,要烦老哥转禀将军。”接着把十两花 银塞到卫兵手中,说道:“诸事要老哥照顾。小女几次要撞死,被我拦住的,若然 离开了我,无非一死。所以想托老哥转达将军,可能替上天好生之德,放了我们父 女还家,愿献一万两白银,以作赎命金。”卫兵乌眼珠看见了白银子,就含笑说道 :“你俩且在这里守一会,我替你俩去讨情;不过如得到放赎,我要加一酬劳的。” 幼山答道:“只要放我俩回家,准送加一酬劳。”卫兵就带了六个难女进帐,向米 罕说道:“还有一个女子誓死不肯来,几乎撞壁而死,幸被她父亲拖住。现在乃父 说:”愿献万两白银赎回女儿。‘将军何乐而不为?由我跟他们去取银,决不会漏 泄秘密。况且是他们自愿,就是大帅晓得,也不会责备将军的。“米罕沉吟了一会 儿,说道:”放他们出营,若然半路脱逃,这便如何?“卫兵道:”由我负责。若 然措不齐银两,依旧带他们回来。“米罕点头许诺。卫兵退入后营,把米罕的话告 知幼山,未了问道:”你回去当真措得齐赎款吗?不能够撒诳唐突,害我受委屈的 啊!“幼山答道:”承老哥厚意照顾,岂有恩将仇报,反害老哥受委屈?“于是卫 兵引着父女俩从后营走出,径入北门。原来金兵都扎浮营在城外。

时已半夜,三入乘着月色,一路行来,半途中遇着几个巡哨金兵。昭容好似惊 弓之鸟,瞧见又有金兵来了,连忙拖着幼山,转身逃避。卫兵拦阻道:“有我在此, 不用惊慌。”话声未绝,巡哨兵已赶来查问,卫兵说明口号,巡哨兵就扬长而去。 幼山惊魂始定,连忙取道还家,只见儿子媳妇已在家中,就叫他们把身边银两取出, 缺少甚巨,井底的藏银,一时犹不能捞取,亏得想起地窖中尚有藏银,命仆役取出。 经卫兵点验清楚,方才装入木箱,遣仆役扛抬送去;另以千两赠给卫兵,并向他诚 恳道谢。卫兵就带着银两,回营销差。这也是昭容命不该绝,才能履险如夷,保全 贞操。

那幼山在家耽搁一宵,次日,清早抽身,挈眷雇舟往盐城姊丈家中暂避,因恐 住在扬州,再有金兵登门劫掠。那盐城有统制韩世忠驻守,可保无虞,所以昭容住 在盐城,很觉安宁。

隔了一个月,金兵退出扬州。周仁奉了高宗命,到扬州找寻昭容下落,只见繁 华市场,泰半化为焦土,心想:沈家的华屋,只怕也变成瓦砾场了。一壁想,一壁 赶到二十四桥边,只见红楼一角,映入眼帘,很觉快慰,马上登门请谒。恰巧幼山 不在家,只留老仆陈德居此。德和周仁见过几次,认得他是内侍,就恭恭敬敬接入 里边,说道:“家主往盐城避乱去了。我家二小姐,几乎被鞑子掳去,已经劫入金 营,亏得主入有急智,化费了一万两白银赎回来的。”周仁很惊异地答道:“险啊! 这是你们小姐福厚,才会逢凶化吉。现在金兵已退去,贵主入可以回府咧!托你马 上送个信去,说周某奉天子命,特来接洽婚事,请他挈眷回扬,以速为贵。我在逆 旅中守候。”陈德连称遵命,马上遣入赶往盐城送信。周仁即往知州衙门投谒陈彦。

彦是吕颐浩遣去收复扬州的,当下见仆入送进周仁的名片,晓得是高宗的心腹, 连忙亲自出迎,接入客室中,请过圣安,分宾主坐下。陈彦问道:“足下到此,莫 不是找寻朝廷仪物吗?”周仁就将来意直告。陈彦笑道:“原来足下是皇上的大媒, 非同小可。”说着,吩咐手下备酒款待,并留周仁耽搁署中。

暂且按下。

且说幼山接到陈德的报告,马上谢别姊丈,挈同眷属,回转扬州。本来路隔不 远,只因有金兵半路驻扎,只好绕着远圈儿走,不料避过了金入,却又闹出了别的 岔枝儿来了。那幼山带了家眷,雇舟前行,绕道至高邮地界,时已日薄崦嵫。幼山 因为道途多梗,不敢赶夜路,吩咐舟子择热闹码头停泊。舟子依言,向接官码头傍 岸驻泊。隔了一会儿,来了一只大号官船,停在幼山坐船的外旁。那昭容坐在舱中 昏闷,便同兄嫂到船头上观看来往的舟船。只见外旁官船上,扯着一面拖水旗,写 着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中书侍郎。昭容的哥哥昭忠,见了拖水旗上的官衔,含笑说道 :“阔极,这是当朝的首相。”昭容说道:“宰相罢了,何阔之有?哥哥你只要官 运亨通,也可以做宰相;不过做了宰相,要忠心报国,切不可去卖国求荣。”昭忠 搭讪道:“我的宰相是在妹妹裙带上,要你竭力保举的啊!”兄妹俩正在闲话白嚼, 忽然官船舱中走出一个贵公子和两个门客。

看官们,你道是谁?原来是奸相黄潜善的儿子,名吉元。那两个门客,一个叫 邹魁,一叫贺守,都是胁肩谄笑、牵嫖引赌的小人。吉元本来居住扬州,也为避乱 出门;现在得悉金兵已退,所以雇舟回扬;这时正和两个门客在舱中饮酒。邹魁一 眼望见了昭容,连忙向吉元说道:“邻舟有美人,现在瞭首;公子苦无下酒物,快 去饱餐秀色吧!。”于是三入同至船头。吉元本是色中饿鬼,就目不转睛地把昭容 仔细打量了一会儿,心想:颠不刺的见了万千,这般可喜娘儿罕曾见!那昭容只顾 看渔人网鱼,不曾留意他们,等到听得有入说话,侧转头来。吉元就向她嬉皮涎脸 地扮鬼脸,吓得昭容什么似的,一溜烟逃入舱中,心头只是跳个不住。那吉元就向 邹魁问道:“老邹,你是扬州土著,彼姝也是维扬口音,你可认得她是谁家女郎?” 邹魁答道:“她是扬城一只鼎,非但貌美如花,而且还有一肚子大才,能够吟诗作 赋,真是入间少有的美人儿!”吉元笑道:“哪个要你替她赞美?说了半天,姓名 依旧不曾说出来。”邹魁答道:“彼姝是盐商沈幼山的掌珠,扬州城里的工商士庶 个个晓得,偏偏你公子不相识她,岂有此理!”吉元问道:“你既详悉她的家世, 可知她小姑居处,有郎无郎?”邹魁答道:“只因选择过苛,至今还未得东床坦腹。” 贺守搀言道:“酒菜冷了,舱中去细谈吧!”说着,一起回到舱中,入席共饮。那 贺守本是个游手好闲,闯了祸捉将官里去,亏得吉元替他设法营救,才得脱罪,由 是甘为门下客,吉元也当他心腹看待。当下吉元向贺守问道:“彼姝我颇惬意,不 过我已有妇,她是盐商爱女,不见得愿作小星,不知二位有无锦囊妙计,能使美人 归我?”贺守答道:“天下无不可为之事;公子果真一见倾心,必欲得之,门下有 一妙计,只消如此这般。当时不会露破绽,等到后来晓得,生米已成熟饭;幼山得 悉公子的声望,管教伏伏贴贴,还要送妆奁来咧!”吉元道:“妙极了,以速为贵, 你去吩咐舟子吧!”贺守就到后舱,吩咐舟子解缆,移泊六里桥。舟子莫名其妙, 未便追问,只好依言前行,至六里桥停泊时,已是黄昏。等到晚餐以后,贺守就依 计施行,叫八个豪奴;扮作强徒,各开花脸,由他率领着,各执家伙,离舟登岸, 沿堤奔到幼山坐船边。时已深夜,昭容等已深入睡乡。贺守一声呼啸,和八个豪奴 跳入舱中。幼山及诸眷属都从梦中惊醒,吓得魂飞天外。尤其是昭容好似惊弓之鸟, 格外吓得面容失色,躲在房舱中。贺守一眼瞧见,就和豪奴动手,先将昭容两手缚 住,由豪奴背负登岸。昭容啼哭呼救,豪奴只管急急前奔。你想更深夜静,犹是地 临官河,四面无屋舍,凭她喊破喉咙,也无人听得。不过昭容命内有夫人之分,且 和高宗前世有缘,岂容失身于小奸之手,故而鬼使神差,蓦地里来了一个救星,正 是:登徒好色施强暴,地旷人稀少救星。

要知谁人来救昭容,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