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74回 宫中试浴荡漾春情 舌上翻澜横肆冤诬


历代帝王,六宫粉黛三千,固然有怀妒争宠的惨剧弄出来。

现在高宗东奔西走,常居行宫,完备的宫闱都没有,皇后妃子都虚位以待,宫 中只有一百多个宫娥和几个帝姬,哪得还会有争宠的怪剧呢?殊不知宫中没有了后 妃,狡黠的宫娥,都想幸邀恩宠,便有封妃子做贵人的希望,所以都要去和高宗勾 搭。

高宗虽非风流天子,究竟尚在壮年,免不了也有情欲冲动的时候,且经宫娥在 旁逗引,既非坐怀不乱的鲁男子,岂肯有花不采。只因金人猖獗,车驾东奔西走, 常在忧患中,绝少风月情怀,所以承幸的宫娥,只有一个黄玦. 这个黄玦进宫的时 候,有一段秘密史,待小子先来补叙明白,然后再写她的承幸和争宠的事实。

原来黄玦本姓蓝,是内侍蓝圭的胞妹,自幼卖入黄潜善家为婢。潜善膝下,有 子女各一:大的是女,闺名淑贞,次的是男,名唤吉元,强抢昭容,就是他。那蓝 玦是淑贞身边的使女,虽无沉鱼落雁之容,却也有几分姿色,而且生性聪明,善伺 人意,所以淑贞颇加青眼。蓝玦年届十八,情窦已开。却巧淑贞的姑表兄沈吉士, 寄居在潜善家,以作内记室,生得眉清目秀,好似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蓝玦竟然 看上了眼,几次挑逗他,吉土只做不理会。蓝玦就暗地里替小姐撮合,瞧着吉士独 居书室,就引淑贞到书室中去。这也是他们俩三生石上有前缘,彼此都存了心,日 亲日近,一缕情丝,把表兄妹俩牢牢缚住,且有蓝玦要想分尝一杯羹,竭力替他们 俩撮合,竟然密约佳期。

陈仓暗渡,已非一日。后来潜善要替爱女论婚何氏,不料淑贞抱定从一而终宗 旨,誓死不变初心。潜善得悉,大发雷霆,马上将吉士挥诸门外。淑贞被老父辱骂 一场,有苦无门诉,竟然投水殉情。亏得奶妈将她救起,和她母亲商量,只算未曾 救起,连夜由奶妈将淑贞送到吉士家中,有情人竟成了眷属。潜善只好置之度外, 不加追究,为掩人耳目计,就把蓝玦收为义女,改称黄玦. 那时潜善已得高宗信任, 一日,召入宫中,命他遣能员潜赴金邦,设法将邢皇后赎回。潜善答道:“鞑子刁 恶绝伦,决不肯放赎的。臣有一义女黄块,人极聪明,愿奉陛下,以供侍应。”高 宗情不可却,点首许诺。潜善回家,就叫黄玦修饰整齐,送入宫中,遵例先谒太后。 太后见她体态轻盈,不像大家闺女,就详加盘诘道:“你本姓什么?”黄玦便以实 对。

太后初只道她是宦家女,本拟列为嫔御,及闻她是婢女出身,就将她作为宫娥, 且见她举止轻浮,绝无半点庄重气,恐怕她勾诱皇上,所以派她侍奉吴氏。那时昭 容未曾入宫,吴氏独承宠眷,车驾常临。蓝玦初尚敛迹,日子隔得久了,就施展她 的媚惑手段。每逢车驾莅临,她就抢着去侍应。别个宫娥乐得躲懒。时当五月,天 气郁热异常,高宗到吴氏宫中,命宫娥们整备浴水,一班宫娥都不愿意承值。偏偏 蓝玦欣然应命,就往浴室中整备。一刹那高宗踱步而入,跟着四个司冠司衣的小宫 娥,年纪都在十三四岁间,生得娇小玲珑,由许多小宫娥中挑选而来,当下忙替皇 上宽袍解带,除冠脱靴。看官们,要知那时候仪节隆重,王侯宰相,尚且有金钗十 二在旁侍应,贵为天子,自然格外尊严。在殿上有内侍服侍,到了宫中,因为内侍 是男性,只送到宫门为止,宫中由值班小宫娥侍应。这是专制时代的定例。当下四 个宫娥,年华及笄,都已懂得人事,替皇上除去了袍帽靴子,就一溜烟退出浴室。 高宗穿着贴肉的衫裤,赤足坐在椅上,不能起立入浴。你道为何?原来四个宫娥怕 羞涩,逃也似地退去,忘却把拖鞋取出,所以高宗只是呆呆地坐着,忽见蓝块尚在 浴盆旁边,慢慢地料理倾浴水,焚妙香,一件一件,在那里按部就班地收拾。原来 蓝玦久思邀宠,怎奈不得其便。这时听得皇上要洗澡,她想机会到了,岂容错过, 故尔抢着先入浴室中整备,悄悄地把拖鞋藏过,一班小宫娥在匆忙间不曾留意。高 宗瞧见了蓝玦,就唤道:“蓝宫娥取拖鞋过来。”蓝玦掉转头来,向商宗回眸一笑, 就拿了拖鞋,移放高宗面前。高宗见她脸泛红霞,好似晓日芙蓉,一双水汪汪的眼 睛,满含媚态,羞答答立在面前。看得高宗不期然而然春情勃发,明知她立在面前, 无非想朕布施雨露。见那浴室门早被小宫娥带转,正欲承幸蓝玦,忽尔转念,身为 万乘之尊,岂可在浴室干这苟且事,来朝被臣下晓得了,岂不要讲论我的失德呢! 原来宋宫定制,除皇后外,凡妃嫔宫女等一经皇上召幸,次日须赴阁门报明,由知 阁门事的大臣登录簿册,将来若然产生了皇子,例须按册查明,这是为慎重宫闱起 见。当下高宗想起了此例,把一团春兴消释干净,就向蓝玦说道:“去休,不用在 这里侍应。”蓝玦望了高宗一眼,懒懒地走出浴室,就此意马心猿,日望圣恩召幸。

时在建炎三年,金人虽然暂时北退,不料五六月间连日大雨,各地纷纷告灾。 宰相吕颐浩因此谢罪求去,乃下诏慰留。

高宗安有召幸宫娥的兴致,降诏命郎官以上言阙政。赵鼎上疏道:“自熙宁间 王安石用事,变祖宗成法,民始受痛,假辟国之谋,擅启边患;兴理财之政,穷困 民力;设虚无之学,败坏人材。至崇宁初年,蔡京假托绍述之名,奉行安石弊政。 今日之患,实始于安石,成于蔡京;那安石犹得配享,蔡京余党未除,时政之阙, 莫大于此。”高宗深以为然,即罢安石配享,一面下诏,以四事罪己:一为昧经邦 的大略;二为昧戡乱的远图;三为无绥人的德望;四为失驭臣的政柄。当有中丞张 守上疏奏道:“陛下处宫室之安,则思二帝母后穹庐毳幕之苦;享膳閤之奉,则思 二帝母后膻肉酪浆之味;服细暖之衣,则思二帝母后穷边绝塞之寒;操予夺之柄, 则思二帝母后语言动作受制于入;享嫔御之适,则思二帝母后谁为之使令;对臣下 之朝,则思二帝母后谁为之尊礼:思之又思,兢兢栗栗,圣心不倦,而天不为之顺 助者,万无是理也。今罪己诏数下,而天未悔祸,实有所未至耳!”高宗览疏动容, 益自儆惕,想起父母爱妻都在北地受苦,安有空心思去寻欢作乐呢?那蓝玦一心妄 想,冀得天子召幸,便有封妃封夫人的希望,遇着车驾进宫,依旧殷勤侍奉,百般 献媚;殊不知生就是个薄命,非但轮不得召幸加封,并且那时她的义父黄潜善,因 奸谋破露,早巳降谪出京。

她的胞兄蓝圭,又因做内侍擅作威福,得罪过逆贼苗傅,等到苗贼逼帝禅位时, 先掣剑将蓝圭砍死。就此隆祐太后,益加瞧不起蓝玦,曾在高宗前,说她是个苦命 贱骨头。兼之自从昭容入宫,高宗见她妩媚中饶有庄重气,宠爱独钟。吴氏尚且几 年失宠,亏得素来护驾有功,高宗不忍不和她修好。至于蓝玦,早已敝屣视之。而 且金兀术又起燕云、河朔大兵南侵,连陷磁州、密州及兴仁府。宋廷遣工部尚书崔 踪使金,以大义责金主,不当败盟用兵,并请还二帝及后妃。金主大怒,囚踪于穷 荒之地,隔不多时,就以不屈而死,金人南侵益亟。高宗初拟移跸武昌。吕颐浩以 为道远,馈饷难继;张守等也称武昌有十害,不可去。高宗从之,遂定都于杭州。 高宗正在宵旰忧患间,偏偏蓝玦还不死心,瞧皇上日间料理朝政,晚来常到昭容宫 中,自己并接近天子的机会也没有,安望召幸?于是因恨生妒,迁怒到昭容身上, 以为昭容的宠眷,分属我的,本来皇上颇属意于我,自从她入宫承宠,三千粉黛无 颜色,就此皇上和我远而避之;吴氏的宠眷,也几乎被她夺尽。现在我未沐圣恩, 谈不到和她争宠,不过放她在宫中,我终身无出头之望;能够作弄她贬入冷宫,那 末吴氏年将三十,红颜渐老,皇上少不得要想及我,便来召幸了。打定主意,等待 机会。

且说韩世忠奉命追拿逆贼苗傅、刘正彦,进攻浦城、鱼梁驿,正遇苗、刘,世 忠挺枪驰马而前。贼兵望见,惊呼道:“韩将军来了!”遂弃甲披靡而遁。刘正彦、 苗翊为世忠所杀。

苗傅逃入建阳,被土人所擒,执献世忠,押赴行在正法。内乱悉平,实是世忠 一人的大功。高宗见他奏凯还朝,执手慰劳,并亲书“忠勇”二字,制旗赐世忠, 以奖其功。不料欢喜未完愁又至,年才三岁的太子敷,忽于是月猝病而亡。高宗丧 此独子,哀恸非常。那太子谥元懿,是潘贵妃所生。当汴京失守时,潘贵妃却巧归 宁省亲,未曾被金人劫去;等到高宗即位,即随太后同至应天,本年五月始册立魏 国公敷为皇太子,不料时越两月,竟以猝病身亡。六宫无所出,莫不流泪。尤其是 潘贵妃痛痒相关,将来母以子贵,可望尊封太后,自然格外悲伤,终日以泪洗面, 连带旁边的宫娥瞧着,眼泪也会夺眶而出。惟有宫娥蓝玦,瞧见太子猝亡,她想: 机会到了,就此好用计诬陷昭容。不过自己人微言轻,挨不到和太后贵妃直接谈话, 只有教唆吴美人出头,使得她和昭容势成冰炭,说上去必然赞成;不过怎样诬陷昭 容,必先设备好了,然后去向吴美人进言,可收事半功倍之效。想定主意,一个儿 暗地进行。这也是昭容命限所招,前生注定不是妃嫔,故尔一和高宗订婚,就会遇 着兵祸,两次被掳,几乎送命,只因阳寿未终,才得脱险;自入宫承幸后,方欣安 享荣华,不料蓝宫娥又在暗中算计她了。

常言道:“蚂蚁不钉没缝砖”。当元懿太子夭亡,昭容却巧身怀六甲。宫眷怀 孕,比不得寻常百姓,宫仪隆重,凡妃嫔承幸,因有专司记载,等到停经怀孕,也 须报告登记。这是为慎重起见,因为六宫粉黛三千,不能遍邀天子恩庞,难保不偷 偷摸摸,秽乱宫廷,有了这个定例,宫眷都不敢于不端事,恐怕未得天子承幸,忽 然肚腹膨胀,被人瞧见了,马上要赐帛送命的,这是历朝定例。所以昭容停经四月, 合宫都晓得她怀孕在身。她方巴巴地渴望生男,将来可以母以子贵,册立为后,不 料事与愿违,腹中一块肉,仿佛是个祸胎,这却非她始料所及的。那蓝玦就从她妊 娠上着想,下毒手诬陷。这也是合当有事,太子敷却巧猝病身亡,潘贵妃恸子心伤, 终日以泪洗面。

蓝宫娥看在眼里,想好毒计,背着入布置停当,等机会向吴美人教唆。这几天 帝驾常幸吴氏宫中,只因昭容妊娠回避。潘贵妃红颜渐老,宠眷久疏,兼之丧子后, 终日抽抽咽咽,皇上益发不愿意到她宫中,看她的愁眉苦脸。蓝玦心想:“这几天 吴美人独承宠眷,正是进谗的大好机会。”预先想好了一席诳言,守候帝驾临朝, 她就向吴美人悄悄地说道:“小婢有机密报告,请屏退左右。”吴美人就命宫娥回 避。蓝玦说道:“太子死得可怜,五天以前,还活泼泼地在御苑中游戏,不料意会 猝病身亡,婢子很为诧异,以为潘娘娘爱太子犹如心肝宝贝,饥寒饱暖,必然格外 留心,哪得会发生喉痧呢?就算被人传染,高明御医多得很,何至于无药可救?婢 子怀着满腹疑团,直到现在始恍然大悟:原来太子是被昭容诅咒死的。”吴美人很 惊异地问道:“怎见得是昭容咒死的呢?兹事体大,传来之言,不足取信,要目睹 才能作证。”蓝玦道:“小婢前日清早往御苑中摘取凤仙花,走到九曲桥上,只见 昭容在御池边踽踽独行,小婢连忙躲入假山洞中,偷瞧她做什么。只见她走入笑梅 亭中,蹲身地上,向方砖下取出一件东西,向阳放着,她就跪地膜拜了一会儿,仍 旧纳入砖下,一溜烟出院而去。小婢也就去摘取凤仙花。”吴美人说道:“你为甚 不到笑梅亭中看个明白?究竟她干的是什么把戏呢?”蓝玦答道:“小婢初意想去 查看的,继思她是皇上的宠姬,被她晓得了,不是耍的!”正是:天良昧尽谗言进, 暗箭难防毒计施。

要知蓝玦如何陷害昭容,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