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77回 歼强敌桴鼓助战 突重围火箭收功


建炎三年的大除夕,高宗同着和义郡夫人吴氏,及郎官以下从卫诸臣,泊舟台 州境内的章安镇。吴氏因见高宗镇日价愁眉苦脸,才劝他乔装改扮,一同登岸闲步, 观看镇上商民家的过年景象。章安风俗,大除夕夜里,有一班贫民,用纸竹扎成五 彩的狮子,导以锣鼓,向各商店门前掉动,叫做掉狮子。店家例须给以若干喜钱, 习惯相沿,至今如是。当下一班贫民正在东市梢掮着狮子,敲着锣鼓,一路兴高采 烈地向西市梢行来。

一班看热闹的闲人,奔来奔去观看,嘴里还高喊着:“来了。”高宗正和吴氏 在市中踱步闲看,蓦地一阵锣鼓声送入耳鼓,并不知当地风俗,今夜有什么掉狮子 的。正在蓦愕间,又见一群闲人自后奔来,嘴里嚷着“来了”,他只道是金兵杀来 了,直急得魂飞天外,拖着吴氏急急忙忙奔回舟中,面容失色地连喊“启碇!启碇!” 不料一班舟子,都到镇上去游玩了:有的在茶室中打牌,有的在酒肆中沽饮,以为 今晚可以快乐一宵,都不想回船的了。高宗连唤几声,不见有人解缆,遂大发雷霆, 命内侍传船家。讵料船主也不在舟中,只有个小伙计在后梢看船,得闻传唤,连忙 上岸找寻,隔了许久,方偕船主回来。这时高宗但闻锣鼓声,不见居民逃难,也知 是误会,就向船主问道:“镇上何来锣鼓声?”船主答道:“是掉狮子。一班贫民, 赖此讨几文喜钱,买鱼买肉回去过年的。”高宗吩咐道:“你可知金人猖獗?倘然 警报传来,马上就要启碇,舟子不准擅自登岸。此刻若是金兵追赶前来,传你们不 到,岂不要误事呢?”船主唯唯而退。于是在这章安镇上停泊了十几天。挨过了元 宵,忽然警报传来,明州已被金人攻陷。高宗非常惊恐,传命水手启碇,直向烟波 浩渺间逃去,暂时不敢拢岸,后书再提。

且说金将阿里蒲卢浑率轻骑追赶高宗,行抵越州,知府李邺出降。偏有个卫士 唐琦向李邺骂道:“我月受石米,尚不肯背主投降,汝身受国恩,甘心降虏,尚算 得是人吗?”说着,拾石而投,险乎击破金将琶八的头颅,遂被杀害。阿里蒲卢浑 率兵继进,渡过曹娥江,直扑明州西门。守将张俊令刘保、刘洪出城迎敌。水陆夹 击,杀死金兵数千,金人稍退。次日是元旦,金兵又来攻城,仍被张俊遣兵掩击杀 伤大半。阿里蒲卢浑败退余姚,遣人向兀术乞援,兀尤即率大队前来进攻。不料张 俊见众寡悬殊,胆怯夜遁,退守台州。金兵遂入城大掠,探得高宗在章安镇,亟令 舟师力追,赶了三百多里,不见高宗踪迹,偏偏遇着了提领海舟张公裕,掩杀一阵。 金兵舟小力弱,只好回舟逃去。高宗接得公裕捷报,知兀术已兵还临安,始敢回泊 温州港口。那兀术到了临安,纵火焚掠,把劫得的财物,装载了数十船,经趋常州, 取道镇江北去。恰值浙西制置使韩世忠屯兵镇江,专截金兵归路。兀术见江上战船 一字儿排开,桅樯密布,斗大的韩字旗,随风飘动,知难飞渡,只好传令停泊;一 面遣使和世忠通问,并约战期。世忠批阅来书,就在书尾批“来日决战”四字,掷 给来使带回。那时梁夫人也在军中参赞戎机,就向世忠献计道:“敌兵约摸十万, 我兵只有八千,众寡悬殊,当真和他对阵交锋,胜败固难逆料,不如用计出奇兵, 使他首尾不能兼顾。托赖将士用命,人人能以一当百,非但胜算可操,兀术也可遭 擒咧!”世忠问道:“夫人,计将安出?”梁夫人答道:“明日妾将中军,专司守 御,瞭敌冲来,不与交锋,只用炮弩挡住他的去路。将军亲率前后二队,专司四面 截杀,敌船往东则东向截住,敌船往西则西向截住。妾坐船楼,执旗击鼓以助战; 将军视旗向而冲,闻鼓声进击,倘得侥天之幸,一仗成功,使贼虏不敢再窥江南, 将军之名,威震中外,妾身也有光宠的。”世忠道:“夫人之计甚妙,准予照办, 不过我也有一计,兀术也是有名武将,初到此间,未曾知我虚实,岂敢冒冒失失和 我交战?必先赴高地窥我虚实。近处惟有金山顶上的龙王庙,居高临下,可以俯瞰 数十里,了如指掌。今日兀术必登金山,我当遣将埋伏,若果中计遭擒,金兵必败, 可省却一场血战了。”梁夫人道:“事不宜迟,请即传令吧!”

世忠即召偏将苏德入帐,传令道:“速带健卒二百,各执武器,潜赴金山龙王 庙埋伏,半伏庙中,半伏庙前山谷中,听得江中鼓声起处,山谷中伏兵向庙中杀入, 庙中的伏兵向外杀出,遇见贼虏兀术,务将他生擒活捉,不得有误!”苏德接令退 下,即率二百健卒,径往金山埋伏去了。世忠即和夫人同登船楼,置鼓以待,用着 瞭望器向金山下瞭望;隔了一会儿,果见五骑登山,都是金人服饰,最后一个头上 雉尾高挑,料必是虏太子兀术;瞧他们直上山顶,径至庙前,就双手用力挝鼓。苏 德在庙中听得鼓声,即率伏兵向外杀出。兀术等正欲下骑,忽见庙内有伏兵冲来, 连忙带转马头,加鞭疾驰下山;等到山谷中的伏兵杀出,已不及拦截,只好合兵一 处,在后追赶。兀术慌了手脚,马失前蹄,一个倒栽葱,跌下马来。苏德正欲上前 擒捉,却被四员贼将操戈厮杀;挡住去路,兀术遂得飞身上马而逃。

苏德擒得二贼将回营缴令,世忠只好付之一叹。

次日,梁夫人统领中军,亲执桴鼓,兀坐船楼督战。兀术亲率舟师冲来,遥见 宋军船楼上坐着一位身裹金甲的亸簉将军,也不知是何人,以为一个女将,不甚在 意,就把令字旗挥动,战鼓冬冬,许多金兵坐着小舟,向中军冲来,只听得梆声起 处,万道强弩,如雨点似地射来,又有火炮弹如连珠价飞来。

这班金兵不是被炮弹击毙,定被弩箭射伤。兀术才知女将的利害,连忙下令后 退,打算向东冲出。忽见斜刺里突出数十只战船,挡住去路,为首大将,正是忠勇 冠时的韩世忠。金兵见了,都已不寒而栗,怎敢迎敌,连忙转舵西向。行不多时, 又有宋将率舟师拦住去路,船头上操戈立着的,仍是韩世忠。兀术正在惊诧间,只 见爱婿龙虎大王跳上船头,挺长矛与世忠接战。

兀术素知世忠的威名。晓得爱婿敌不过的,正欲遣将上前助战,已经来不及了, 被世忠掉动长矛,把龙虎大王打落水中,兀术急命部下捞救,不料宋军中的水卒, 已跃入水中擒住,登船报功去了。兀术大惊,即拟突路而逃,无如宋军中万弩齐放, 金兵纷纷落水,眼见得插翅难飞,只好挥众退却,一面遣使致书世忠,情愿尽归所 掠以假道,并请放还龙虎大王,世忠不许。

来使又添各马,仍不许;即令将龙虎大王,当着来使斩首,来使只好懊丧而归。 兀术得悉爱婿已丧命,落了几点痛泪,马上传令自镇江溯流西上。世忠也就亲率战 船追赶。宋军沿北岸,金兵沿南岸,且战且走。世忠部下的艨艟大舰,出金兵前后 数里,日夜监视,击柝之声,达旦不绝。世忠熟识路径,将要口尽行截断。金兵无 路可通,败入黄天荡。此荡是断港,并无出路的。兀术到了里边才知上当,要想退 出,却被世忠率重兵守住出口,并不杀入,打算封锁着饿死贼虏。兀尤无计可施, 只好悬重赏,向土人征救出路。果然重赏之下,来一土人献策道:“北行十余里, 有老鹳河故道,今虽湮塞,只须用人工开掘,便可直达秦淮河。”兀术大喜,即赏 以千金,命他指明地点;命部下兵卒开掘。十万金兵都想逃命,一齐动手,不消一 日功夫,已经水到渠成,长约三十多里,遂率舟师径趋建康;行抵牛头山,正遇岳 飞率着骑兵三百,步兵三千,拦住去路。那时兀术且已离舟登陆,就被岳飞舞动丈 八沥泉枪,一马当先,冲入队里。当者披靡,伏尸满地。兀术策马落荒而逃,一口 气直跑到新城,收拾残兵,连夜逃到龙湾。恰巧贝勒塔叶,自潍州率兵来援。兀术 即召诸将商议道:“新城既被岳飞截住,不能北归,今将安适?”将士进言道: “不如仍趋黄天荡,仍由原路渡江北上。韩世忠见我军已开河远去,决不会再在那 里拦截咧!”兀术甚韪其言,遂自龙湾乘舟,急走黄天荡,满指望韩家军早已解严, 定可安然渡江北。不料行至荡口,只见大号艨艟,仍旧一字儿排开,把荡口守住, 大纛旗上斗大的韩字仍旧临风招展,术又忍不住叫起苦来。你道世忠那得会仍守住 荡口呢?“原来岳飞在牛头山截杀金兵以后,本拟追赶,探得他已由龙湾乘舟循去, 料必是退回黄天荡渡江,故尔三遣兵士,飞骑走告世忠,叫他守住荡口,莫放兀术 北去,所以仍率战船守住荡口。当下兀术只好传令停泊,与贝勒塔叶商定,今晚养 息一宵,明朝整备拼命冲出荡口。究属我众彼寡,只要将士用命,何愁不能突出重 围,众将齐声说道:”殿下不必担忧,我等情愿拚死冲出此口,定保殿下渡江。 “兀术答道:”但愿如此,全军都有生还之望。“当晚两军相持不动。次晨,金兵 果然人人奋勇,个个争先,驾舟冒死冲锋。世忠并不认真拦阻,竟被金兵冲开战舰, 乘势疾驶出口,不料尚未驶近江岸,那金兵的战船,忽然自绕漩涡,一艘一艘,向 江底沉没了。看官们,你道是何故?原来世忠预料金兵此来,必定要冒死冲锋。故 尔先以海舰移泊金山下,预备铁绠,贯着大钩,分授部下健卒,等待敌船冒死冲出, 便以铁钩搭住敌船,用力牵动,舟便下沉。

金兵怎知此计,冲出了荡口,正在鼓浪前行,不料世忠已分派海舰为二道出其 背,每缒一绠,则曳一舟下沉。连沉数百艘,兀术方知中计,亟命舟师后退,一面 请世忠答话。世忠即登船楼相见。兀术哀求假道,誓不再犯江南。世忠遥语道: “还我两宫,复我侵地,始可网开一面,容你逃生。”兀术语塞,转船退去。隔了 几天,金将孛堇太乙奉挞懒令,率兵进驻江北,为兀术援应。兀术胆渐壮,再请与 世忠会晤请假道。世忠严词拒绝。兀术冷笑道:“你莫轻视我,等我渡江北归,整 军重来,少不得杀得你们鸡犬不留。”世忠不语,就悄悄地拈弓欲射。

兀术毕竟乖巧,亟转身退入船中,一箭投来,只中了船篷。当下兀术转舵驶去, 见海舟乘风使篷,往来如飞,便顾谓部下道:“南军使船如使马,奈何?”贝勒塔 叶答道:“前次悬赏,即得出路,何妨师而行之,再悬赏以求破灭海舟之策。”兀 术从其言,即草赏格,张贴近地。

次日,有闽人王姓求见,向兀术献计道:“殿下只须舟中载土,以平板铺之, 登船板以棹桨,俟风息则出;海舟无风不能行,并用火箭射它的箬篷,就可焚毁其 船了。”兀术韪其言,令部下掘土藏舟中,如法预备停法,并刑白马以祭天。等到 天霁风息,兀术遂率小舟出口。世忠绝流迎击,无如海舟不能行驶。兀术令善射者 以火箭射击,霎时烟焰蔽天,海舟尽行着火。

船既不能动,不会泅水的,都烧得焦头烂额,宋师大溃。世忠的坐舰亦复着火, 梁夫人就拖着世忠跃下巡江小舟,鼓棹向镇江逃去。部下烧死溺毙的不可胜数。兀 难得了胜仗,就得从从容容渡江北去。世忠退至镇江,收集残兵,只剩三千多名, 还丧了两员副将,懊丧万分。梁夫人劝道:“胜败本是兵家之常事,事已如此,追 悔也莫及了!”世忠答道:“昨日还接奉上谕褒奖,现在竟弄得丧兵折将,一败涂 地,叫我如何复奏呢?”梁夫人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妾身受封安国夫人时,曾 入宫叩谢太后,颇蒙太后怜爱,意欲认妾为义女,只因贼虏猖獗,忙着避乱,未曾 实行。后来苗贼扰乱,妾身奉懿旨到秀州面见将军时,亦曾入宫辞行,竟称母后, 太后极加宠眷,现在不如由妾密呈一折,形式上似弹劾将军,实际上却为将军求免。 妾想太后仁慈,必能顾念前功,转语皇上,许将军带罪立功。”

世忠答道:“办法是甚好,不过我是堂堂六尺奇男子,要仗夫人庇护,未免难 为情吧!”梁夫人笑答道:“夫妇是痛痒相关的,古来义妇救夫,传为千秋佳话, 有什么难为情?况且妾只向宫廷密奏,将军不妨上章自劾,天眷方隆,未必就会加 罪的。”世忠点头称善,就命文牍草缮两折,由夫妇过目校正,然后恭录拜发。正 是:成败相差只一间,英雄气短美人嗟。

要知世忠免罪与否,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