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79回 斩盗诛凶中途设伏 勤王御敌各路兴兵


建炎时代,国内可称多事极了。除却金人的外患,国内还有著名盗匪十多帮, 如陈求道、李彦先、翟兴、薛庆等四帮,都已设法招抚,令为各路镇抚使;尚有未 招抚的,如襄阳盗桑仲,江淮盗戚方、刘忠劭、青襄,汉盗张用,建州盗范汝为。

现在掳劫太后的就是范汝为部下,都是响马出身,依营制编成队伍,每五百人 为一营,每营有一悍盗率领。那陈璧人本是个没用之徒,前次已被胡友杀得鼠窜而 逃,怎么这次竟会马到成功呢?全仗部下一千五百个健卒,还有三个著名盗目:一 名王吉,精骑射,有穿杨贯虱的绝技,绿林中有飞将军的诨号;一名李武,善使双 刀,兼擅轻身纵跳功夫,和人对敌,往往滚入敌人坐骑下,砍人马足,人称双刀李 武,也是绿林中赫赫有名的;一名赵彪,本是马贩子出身,善使丈八金枪,马上功 夫加人一等,绿林中有赛子龙的诨名。你想璧人有了这三个好帮手,还加是半夜里 袭击虔州,好似飞将军从天而下。城内官兵都从睡梦惊醒,措手不及,遂被李武架 云梯,首先登城,劈开北门。

璧人等遂得一涌而入,手到擒拿,掳着后妃等回营,等到黎明,拔队起行,赶 了三十多里,才被杨维忠追及。盗匪中断后的是赵彪、李武。听得维忠口出狂言, 赵彪就带转马头,向维忠说道:“你们要索还宫眷,只须将福建全省地盘来掉换, 就容容易易放还,否则莫说我们范首领不允,就是弟兄们路远迢迢赶来,请得了宋 王爷的眷属,奇货可居,都要带回去报功领赏。

你们回去转告宋君,速将闽省地图和钱粮册子,派人到建州来,交换便了。 “维忠知难理喻,就出其不意,掉动银枪,对心刺来。赵彪早已留心,嘴里虽和他 讲话,目光却注射在他枪杆上,见他举枪刺来,也就举枪相迎。两人就此交战,枪 来枪去,厮杀了二十多个照面,维忠渐觉抵挡不住了。胡友连忙舞动九环象鼻紫金 刀,飞马上前助战,被李武舞双刀接住厮杀,却不对面交锋,只是忽前忽后,窜来 纵去,或上或下,举刀乱砍。胡友上护其身,下护其马,支持了一会儿,只有招架 之功,并无还兵之手,霍地一个倒栽葱,跌下马来。原来坐骑的前蹄,已被李武砍 去了一双,你想叫他还坐得稳吗?当下李武不想伤他性命,所以让过一旁,说道:” 两虎相争,必伤其一,何苦厮杀?回去报告宋君,允不允掉换,总有个回音。宫眷 在我们营中,特别优待,决无虐待的。“胡友只好无言而退。那维忠正杀得心慌意 乱,忽见胡友马失前蹄,翻身及地,吓得他挡过一枪,带转马头向后奔逃。赵彪也 不追赶,只顾和李武赶路去了。

且说维忠见胡友徒步逃回,就和他商议道:“贼众而悍,我寡而弱,眼见得无 法挽回,如之奈何?”胡友道:“贼匪志在交换地盘,以作巢穴,宫眷在他们营中, 必然优待。我们只有赶往行在,请援兵同去,夺回宫眷,将功折罪。若如皇上愿意 招抚,贼匪自会将宫眷送还,不消劳师动众了。”维忠点头称善,马上回转虔州, 把守城责任,交托州官,然后和胡友一同跨马出城,取道向行在而来。那时正值暮 春天气,一路桃红柳绿,看不尽的满目春光。行至半途,恰巧遇着行在遣来的奉迎 使辛企宗及潘永思、卢益,和一千奉迎太后的骑兵。那辛企宗官居神武副军统制, 杨维忠也是神武军官出身,和他素来相识,当下瞧见旗帜,就向行营投刺请谒。企 宗亲自出迎,同入营帐中,分宾主坐下。维忠劈口就把宫眷被劫情形,详细奉告。

企宗听罢,吓得面容失色,嗫嚅着说道:“这便如何?兄弟正和潘、卢二使, 衔天子命,往虔州奉迎太后还朝,却巧出了这个岔枝儿。我兄职责所在,身负护卫 之任,岂可抛撇了懿驾,赶往行在求援?倘然太后及妃嫔等,在贼营中有了三长两 短,更不堪设想了!”维忠很懊丧地问道:“祸已闯了,不赴行在讨救,将若之何?” 企宗答道:“如今之计,只有从捷径赶往贼匪归路之前,要道埋伏,俟匪数过半, 突出袭击,能够夺回宫眷,正是侥天之幸。兄弟愿助一臂之力,但是事不宜迟,马 上率轻骑五百,星夜赶行,或能冒在贼匪之前,迟则恐怕已归建州,那是盗窟所在, 必然防备严密,夺回更属难上加难了!”维忠说道:“诚然以速为贵,不过小弟地 脉生疏不知哪条是捷径,全仗统制指示。”企宗答道:“此路我也不熟,惟有悬重 金招募向导为前驱。”维忠便草就招募通告,限半日为期,马上张贴通衢。隔不多 时,就有一姓周名成的驴夫前来应募,说明此去建州的捷径。维忠就道:“盗匪从 某日由虔州动身,赶回建州,我等务须冒在他前头,不得有误。此去若得夺回宫眷, 便是你的大功,不仅重金给赏,并且拔你充任向导营长。”周成听得有重赏,喜出 望外,马上跨着自备的驴子,在前引导,领着维忠、企宗及五百轻骑,一路都从山 谷小道而行。日夜马不停蹄,人不离鞍,饥食干粮,渴饮瓶水,连赶了三日夜,已 抵福建地界。好得周成做过七八年驴夫,熟识虔州赴建州的大道,直到通津亭近处, 扣骑离鞍。这里是四通要道,且为虔州赴建州必由之路,所以周成下骑,向维忠说 明,宜在此处守候。维忠道:“且往店铺中设法探问,范汝为部下的马步兵,日前 往虔州去的,现在可曾回来了。”周成依言往探,一刹那回来说:“店家云:但见 出发,未见归从,只怕全军覆灭了。”维忠说道:“可见这班盗匪,平日间强赊强 买,无恶不作,所以店家要在背后咒骂他们全军覆灭。”说着,就和企宗、胡友等 商议截击之策。企宗道:“贼匪虽众,大抵有勇无谋,只顾前不复顾后的。今宜分 兵两路,胡将军率兵三百,沿着通津亭埋伏,截住贼匪的去路,兄弟以本部攻贼的 后队,将军专任夺回宫眷。分三路同时并进,攻其无备,定可告厥成功。”维忠极 口称善,就令胡友率兵在道旁树林中埋伏,一面遣周成在高处瞭望,望见贼匪,即 以放爆竹为号,自己和企宗避入树林中守待。

隔了半日光景,周成在高阜上望见,远远的尘头起处,有一大队人马,浩浩荡 荡飞奔而来,连忙从身边取出爆竹,向空中燃放。埋伏的士兵听得空中“砰拍”之 声“晓得贼匪来了。

大家执兵器准备厮杀。时已日薄西山,暮烟四合,这班贼匪都是归心如箭,汲 汲地向通津亭大道行来。胡友放过了前面的一队骑兵,方才一声呐喊,三百兵士一 齐杀出。这班盗匪一路行来,时时提防着恐有官兵拦路,现在到了自己汛地上,并 且建州已经望得见了,只道不会有官兵截杀,只管急忙忙赶路,冷不防斜刺里跳出 许多兵士,拦路厮杀。时已暮色苍茫,马上的盗匪,已经去远了;步行的盗匪,不 知道有多少敌兵敢在这里截击,都吓得胆怯心惊,无心迎敌。那胡友拍马冲来,正 遇璧人。两下接住厮杀,打了七八个照面。璧人自知不敌,带转马头就逃。胡友就 向匪队中冲来,找寻宫眷。且说企宗听得爆竹声,也就同维忠分道冲来。企宗袭击 后队,正遇双刀李武,接住交锋。亏得企宗有个马夫沈保,具有好身手,每逢临阵, 他总舞动单刀,在马前保护马足。所以李武轻身功夫虽好,遇着了企宗,竟杀得他 汗流浃背,非但不能取胜,竟要失败了。本来双拳难敌四手,企宗又是有名上将, 还加有个沈保纵跳如飞地助战,两个打一个。李武挡过了上盘的长枪,不及招架下 盘的单刀,勉力接战了二十多个回合,看看来不得了,要想跳出战圈逃遁,怎奈刀 枪似流星般地刺来,要脱身时难脱身,愈觉心慌意乱,手中兵器慢得一慢,被沈保 一刀,砍去了一只右脚。

你想还叫他立得直吗?就一个倒栽葱,痛晕于地。沈保又加上一刀,将他结果 了性命,就保着企宗,向匪队中杀来。只见胡友正和盗匪王吉,在那里激战。企宗 冲上前来,挺枪向王吉脑后直刺,正中肩窝,将他挑下马来,也被沈保一刀送命。 其余的盗匪,见两个头目都已送命,就大喊一声利害,大家都抱头鼠窜而逃,赶回 建州报信去了。只剩数十顶竹轿在路上,轿中都是宫眷。企宗和胡友上前,要想向 太后请安,遍寻不见,这一吓正是非同小可。企宗想:不惮跋涉,冒险赶来,专为 着太后,现在盗匪已杀退,偏偏失却了最要紧的一人,难道已被盗匪送往建州了? 想到这里,就向宫眷问道:“太后娘娘往哪里去了?”宫眷答道:“方才杨将军带 着兵士来,连贵妃娘娘一同接去的。”企宗听说,惊魂始定,就命兵士,把宫眷们 抬到通津亭后边。忽有兵士走来说道:“杨将军保着太后,从原路先行,寄语将军 从速启行,迟恐盗匪追来,不易脱身的。”企宗马上收齐队伍,护着宫眷,仍循原 路回转。

且说璧人败归建州,在汝为前请罪。那汝为先接到赵彪的报告,正在巴巴地望 太后入城,打算逼她传谕高宗,将闽省地盘交换。不料璧人败回来请罪,还以为有 王、李二人监护着,宫眷不会夺去的。你道他为甚不派兵去接应?就为信任王吉、 李武是手下第一等的勇将,以外的头目都不及他们俩,以为千里长行,尚且平安无 事,现在近在咫尺,决不会弄出岔枝儿来的。哪知稳瓶竟会打碎。转念未完,忽见 许多部下奔入寨来报告道:“大王,不好了!王、李二将军都已阵亡,宫眷已被官 兵夺回去了。”汝为不禁痛哭流涕,指着璧人说道:“你好似火老鸦,到此不满半 月,害我丧失二员大将。可知我倚李武、王吉为左右手,如今二手已断,还能成得 大事吗?你既和酒囊饭袋相似,何苦自不量力,讨差去掳劫宫眷,你无非想侥幸图 功。如今闯此大祸,累我一世威名,断送在你孺子之手,论你的罪名,简直死有余 辜。姑念初犯,容你带罪立功,速去将太后夺还,将功折罪,只准带你随来的旧部 前往,速去追赶,不得有误。”璧人满面含羞退下,只好硬着头皮,率旧部出城, 自知不是宋将对手,怎愿赶去送死?径往江州投奔叛贼李成去了。看官们,你道汝 为既知璧人是个没用之徒,为甚再命他去复夺宫眷?原来是借刀杀人。汝为恐怕自 己杀他,四方豪杰都不敢来归顺,特地遣他去送死;后来晓得他投顺了李成,也就 置之度外。

且说维忠保着太后和潘贵妃,取道向越州进发,为防盗匪追赶,故意绕远圈儿, 取大道按站而行,各路有官兵接送,一路平安,不过行期挨延了十几天,赶到越州, 企宗等已先到多日了。高宗得报太后驾到,遂率百官出城迎接。母子见面,正是悲 喜交集。喜则喜久别重逢,天伦乐叙;悲则悲饱受惊恐,并且缺少了一个昭容。当 下高宗迎接太后入宫,吴氏及嫔妃宫娥等齐来朝见,暂时安居,后书再提。那时金 兀术又率大兵,侵犯江、淮。京、湖、川、陕宣抚使张浚得报,即拟治军入卫。

偏偏都统制曲端从中作梗,向浚劝阻道:“西北兵士,不习水战,江、淮都属 水区;兀术自黄天荡受困北归,认真编练水军,已阅一载,此次取水陆并进,入寇 江、淮,定有成竹在胸,不可轻敌,还宜三思而行。”张浚勃然大怒,挥之使退。 本来金娄室入关时,副将吴玠迎击得胜,浚曾命曲端援应,端竟按兵不动,已经疑 端不忠,现在更疑他有贰心,马上罢他兵权,贬为海州团练副使,安置万安军。一 面亲自督兵至房州,整备南下,并移檄被陷各州县,劝令反正。各州县颇多响应。 及闻兀术被岳飞、牛皋等袭击,改道赴陕,娄室军亦复西向,张浚遂集合五路大兵, 四十多万,誓欲与金兵决一死战,令熙河经略使为统帅,先驱出发,自率各军为后 应。部署既定,正欲祭旗出师,统制王彦入帐谏阻道:“陕西兵将,不相联络,岂 能临时合作;而今强迫使之出发,一旦遇敌,彼此不能呼应,一路挫失,则五路俱 殆;兵额虽众,军心涣散,岂能效命疆场;不如令各路分屯要隘,俟敌人境,檄调 赴援,即使战不胜,或是不应命,所失仅属一隅,尚易挽救咧。”正是:军心涣散 难言战,兵在精强不贵多。

欲知张浚纳谏与否,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