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81回 百般苦楚席地幕天 万种凄凉雁声笛韵


刘豫既奉金主命,即位称齐帝。高宗得悉,并不声罪致讨,反厚恤居住东南的 伪官属。这也不在话下。那时高宗时时移跸,宫眷星散,宫中一时无书可说。回笔 再叙北去的二帝。上文说到行抵燕京,由皂衣吏引至元帅府听候发遣。不料闭置帝 后于小室中,越七日不发遣。朱后病重身亡,年方二十。当由皂衣吏用黍荐卷后尸, 拽之而去。可怜少帝自身生死尚不知,怎敢过问,也不敢出声啼哭。次晨,府吏来 说道:“官家有旨,令你父子往安肃军居住,今日便行。”于是卫者二十人,率二 帝徒步前行。时值六月酷暑,行沙碛中,尘埃随风飞扬,面目皆昏,路上又无水泉 解渴。亏得监首名阿计替的心肠慈善,可怜二帝,告语道:“天气酷热,食饱了恐 生他疾。”并戒左右毋得叱喝。日中热甚,同坐树阴下少息。行十二日,始到安肃 军城下。二帝已形容枯黑,不复有贵人形象。入城至官府,上皇和太后立庭下。少 帝入内拜讫,知军命绿衣吏,送入小室中待罪,日由阿计替送粟米饭浆,令帝后饮 啜。帝后自春及夏,衣服不曾更换,满涂垢腻,且生虮虱,苦楚不堪言状,幸赖阿 计替令左右替他们洗濯。一夜,城内火光烛天,杀人大乱。原来安肃知军有二人, 一是契丹人,一是金人,素不相睦。至是契丹人欲杀金人,劫二帝南归,不料时机 不密,为金人所侦悉,遂于黑夜举兵,将契丹人杀尽。知军遂引少帝至前,责问道 :“你与契丹结连杀我,同归西夏,且等奏知大金皇帝,与你理论。”少帝力辩道 :“某在囚中,防范甚密,怎能与他同谋?”知军怒,命左右以鞭击扑。帝口出血, 齿亦脱落,始还入室中。

次日,金主有诏称:“赵某父子,朝廷令他居止安肃军,胆敢结连李奉国反叛, 本欲赐死,现在格外施恩,发往灵州听候指挥。”少帝再拜谢恩,正欲起行,不料 知军怒目相向道:“昨日你要杀我,今日我如何放得过你?”说着,即以柳条鞭打 十几下。少帝痛晕于地,良久始苏,痛楚不能举步,由监者拽之出门,上皇也有病, 路上狼狈万状,好容易到了灵州,引入土圜中,内外有兵看守,日惟一食。不料隔 了数月,忽然又有同知下千户三人深夜作乱,原来因同知夺千户妻,故尽杀同知家 眷六十余口,至日中方定。千户三人至二帝前,说道:“吾曹三人,今归西夏去了, 南国已由康王做官家,你们必有归去之日,勉之勉之。监者二十人,尽被我等杀死 了。”说罢,匆匆而去。隔了三日,金军始至城中,二帝只道阿计替已死。

正在谈论间,忽然阿计替自外走来,向二帝说道:“我于死人堆中,伏匿了两 日夜,方能留得残生,你们也有救星来了!”

少帝问道:“何来救星呢?”阿计替答道:“且随我去,自会明白。”遂引二 帝至庭下。有紫衣贵人高坐堂上,向少帝问道:“认识我吗?”少帝答道:“不相 识。”贵人说道:“我乃四太子的伯父、盖天大王便是。”说罢,顾左右道:“请 夫人出见。”隔了一会,屏后走出一个花团锦簇的美人。少帝视之,乃是韦贤妃。 上皇低头,韦妃也低头不敢交一语,心中却已羞愤欲死,要想说明失节非我所愿, 又觉耳目众多,未便出口,只好兀立不言。盖天大王忽命左右取酒来,赐二帝与太 后共饮,并向少帝说道:“我看这个夫人面,特来照料你们父子,你可知道吗?” 原来韦妃已被他当作夫人了。当下少帝无言可对,勉饮杯酒。韦妃先已退入屏后。 盖天大王就向监者吩咐道:“他们是失国的帝后,理宜善护,勿加虐待。”阿计替 答称遵命,即引三人仍归囚室。就此监护稍宽,饮食略备,且有几套衣服送来。这 都是韦妃不忘旧情,请命于盖天大王,才得如此优待。

光阴容易过,又届元旦了。金邦定例,此日疏放犯人,虽死囚也得在狱中散步。 阿计替就引二帝出室闲步,以府门为限;少帝晓得韦妃在府中,有心同着阿计替, 一路向内观玩。忽见有一婢女走来,手中持一盒子,口称韦夫人遣来,传语十一官 人、八官人,忍耐居此,夫人闻知九哥已经即位,归期不远咧!

说着,将盒子中的食物,纳入上皇衣袖中,一溜烟向内去了。

阿计替遂引二帝归室,向少帝问道:“十一官人、八官人是谁子九哥又是谁?” 少帝答道:“十一官人是我父亲,八官人就是我,九哥就是到过燕京的康王。”语 毕,上皇就把衣袖中的食物,与各人分而食之,苦中得乐,就在囚室中安度元旦。 可惜韦妃不是常在灵州的。等到正月二十九日,是金主晟生辰,盖天大王赴燕京上 寿,须越宿来归。是晚,韦妃身边的婢女,悄悄地至室中,向二帝说道:“韦夫人 遣小婢来传语,在这两三日中,夫人要往燕京去了,回来与否,殊难逆料,请十一 官人、八官人保重将息,无以夫人为念!”说罢,转身疾行而去。

监者已觉,争向二帝询问:“这小婢来作什么?”二帝面面相觑,不敢以直对。 亏得阿计替在旁叱道:“你们难道不晓得同知有指挥权的?噜苏什么呢?”监者遂 不敢复问。是夕,二帝得闻韦妃将去,颇觉愁闷。次日,盖天大王领着韦妃及骑兵, 径往燕京,留下千户五人,在此照料。为首者名啜鸡儿,性极横暴,即至二帝前说 道:“盖天大王与你父子二人好,似你们留之何用呢?”接着戒监人道:“防固不 可少缓,倘有意外发生,惟你们是问。”监人唯唯。就此二帝重被拘执如前。隔了 几天,阿计替向二帝说道:“盖天大王已奉皇帝命,往关西查点五路财谷,别有文 字,遣兀西哺途来此作同知了。”次日,果有番吏来说:“奉新同知命,要天水郡 父子文字,快此供写。”上皇手颤不能书。少帝向番吏问道:“程式不明,如何着 笔?”番吏只管连连催促。少帝不得已,乃书案款状道:近封天水郡公赵某,同男 赵某,与妻郑氏,各年若干。授给番吏持去。

接着有二番吏来引二帝至庭下。兀西哺途高坐堂上,向二帝问讯,语言不可辨, 惟有含糊点头。兀西哺途叱令引去。隔了一会,阿计替入室,很懊丧似地告二帝道 :“新同知说,他父亲前从四太子往征江南,被刘三相公捉了去,所以痛恨你们, 将使你们三人受苦楚!”语毕,即移置一小室中,黑暗如地狱,湿淖不可居。二帝 相向哭泣道:“吾父子死于此咧!”阿计替劝慰道:“我要往燕京投递公文,须二 十日方还,二位官人且忍耐居此。等我到了燕京,找寻韦夫人设法!”语毕而去, 二帝受尽了几天磨难。一日,有褐衣番人持文字到囚所,说道:“皇帝降圣旨,命 你们三人往西污州听候指挥。”少帝泣语道:“死在这里倒好,又要到何地去呢?” 番人就如狼如虎,将三人拽出,执缚驱行,出灵州徒步而前,日行五六十里。二帝 及太后的足,都痛不能行。渐入沙漠之地,风沙扑面,气候好似隆冬,帝后衣袂单 薄,病起骨栗,不能饮食,面貌都如鬼状。

帝后惟求速死。监人只好用木格附以茅草,当作肩舆,抬着三人前进。赶行三 四日,途中遇着一大队骑兵。左队中有一绿衣吏,形似汉人,见二帝卧肩舆中,即 下马驻军,呼左右取水吃干粮,即以羊肉数块馈赠二帝,道:“臣本汉人,臣父周 忠,昔事陛下,在元符年间,与西夏交战,父子俱为西夏所擒,遂在西夏为官;后 来奉命将兵援助契丹,攻打大金,兵败被执,只好归顺;今已官居灵州总管,愿陛 下勿泄臣言。臣闻兀术四太子南侵失利,陛下国中,有岳飞、韩世忠、张浚、刘铸 四名将,不难重建中兴大业,愿陛下耐性守待,定有归国之日。臣本宋人,不忍见 陛下如此狼狈,故以少肉为献,愿陛下好自为之!”说罢,上马别去。是夕二帝露 宿林下,时当中旬,月光皎洁,忽有番人在月下吹笛,声甚呜咽,送人上皇耳中, 不禁对月长叹,口占一词:玉京曾忆旧繁华,万里帝王家。琼林玉殿,朝喧弦管, 暮奏笙琶。花城人去今萧索,春梦绕胡沙。家山何处?忍听羌笛,吹彻梅花!

吟罢,向少帝问道:“你能赓和吗?”少帝点头,继韵一词:宸传四百旧京华, 仁孝自名家。一旦奸邪,倾天拆地,忍听挡琶。如今塞外多离索,迤通远胡沙。家 邦万里,伶仃父予,向晓霜花!

词成,三人相对大哭。次晨复前行,五六里绝无行旅,只见黄沙白雾,和往来 的牧羊儿童。又行十数日,方至西污州,监者拥二帝入城。人烟稀少,一片荒凉景 象。原来是从前契丹王道宗囚高丽王侃之所。城中方广不满三里,屋舍约有数十间, 墙垣颓弊,篱落疏虞,不类人居。护卫数十人,临时伐木牵萝修葺屋宇,方能遮蔽 风雨。二帝常居中间一室,不敢出入,日仅一食,粗粝不堪下箸。少帝遂向上皇流 涕道:“我们在灵州,幸得阿计替随时照料,赖以苟活,如今分别多时,不知他还 在灵州否。”话声未绝,有一监者接口道:“阿计替是我哥哥,我名查里。哥哥被 灵州同知遣往燕京,不久复来,临行托我保护你们三人,你们放心便了。”一日, 阿计替回到舍中,二帝好像见了亲人似的,忙向他询问:“路途辛苦?”又问: “曾否遇见韦夫人?”阿计替答道:“韦夫人不在燕京,未曾遇见。

路上且喜平安,不过自灵州到燕京,又从燕京回到灵州,再由灵州到此,往返 数十日,辛苦异常。“语毕,见室中狭窄,气闷难舒,便和少帝同至室外。时值秋 季,忽闻空中雁声喨呖,却巧监人都在别室作叶子戏,遗有弓矢在庭中。阿计替就 拾弓授少帝道:”官人曷不射雁以卜休咎!“少帝唯唯。于是左手接弓,右手持箭, 向天空祝告道:”赵某不幸,上辱祖宗,下祸万民,若蒙上天见怜,国祚有复兴之 日,当使一箭中雁。“

说着,就弓开满月,嗤的一箭,向空射去,正中雁腹,宛转而下,落在庭中。 少帝说道:“诚如此卜,死也无憾!”阿计替拱手称贺,即取茅草燃火,破雁去毛, 炙熟分食之。不料隔不多时,又有文字来,将二帝移往五国城发遣。

金主为什么要将他们时时更换囚所呢?原因很为复杂。当二帝从汴京北行,宫 眷相随的,约摸有二千余人,年轻貌美的,都由贵人取去作妻妾,貌丑的为奴为婢, 或给有功兵士为妻室。

那金主晟是个刚愎好色之徒,曾纳南朝肃王女为妃,不料皇后忽然得病身亡。 金主与后素甚亲热,自后死后,刚愎益甚,喜怒无常,往往带刀出入宫中,稍忤其 意,必手刃之而后快。赵妃虽然承宠,每思以阴计伤金主,以雪国耻。在炎暑,将 曾用冰雪调猪脑子以进。金主食之而病,已启疑心,又因兀尤在黄天荡受困后,曾 有奏疏到燕京,说南朝有韩、岳、张、刘为将,势将扩大,请移二帝于远北,以防 他与南朝通消息。金主即于疏后批明,移二帝于五国城。却巧赵妃在旁瞧见,就说 道:“陛下以臣妾故,倘能庇他父子俩,不至冻饿,犹如臣妾身受圣恩!”金主道 :“这是外事,你何得与闻?”赵妃答道:“父母骨肉,岂可置若罔闻?陛下也有 父兄叔伯,何独不容于臣妾?”金主发怒道:“留你在宫中,实是心腹之大患,外 则有父兄之仇,内则怀妒忌之意,一旦祸起,吾悔何及?”赵妃听说,怒从心上起, 竟不顾利害,破口大骂道:“你是个北方小胡奴,一朝得志,竟敢侵凌上国,南灭 炎宋,北灭契丹,不行仁德,专务杀伐,淫人妻女,使我父兄孤苦流难。他日你恶 贯满盈,也要遭人如此夷灭的。”金主听说,暴跳如雷,即掣佩剑,将赵妃杀死。 可怜一个金枝玉叶的好女子,竟死于虏主之手。当下金主吩咐拖出去焚化,一面传 旨将赵氏父子移往五国城,小心监守。那时二帝正在西污州,只见阿计替手持文字 至前,说道:“二位官人又要北去六七百里了!”上皇诧问道:“此地并不曾有祸 事发生,何故又要流徙呢?”阿计替答道:“北国皇帝有旨,移你们到五国城,来 朝起行;究为何事移流,我也不知其详。”次晨,阿计替同护卫数十人,引二帝及 郑后徒步出西污州。至晚约行五六十里,帝后俱觉疲不能行,就泣告阿计替道: “何不请金主就此地将我们敲杀了?何故只管教我们走到千里外去呢?”阿计替答 道:“还须忍耐强行,勿思他事,有阿计替在,且莫忧,总须设法保护得路上平安。” 如是,又前行了六七日,郑后病重晕而复苏,寸步难移,由少帝背负而前。是晚, 郑后崩于道林旁下,时年四十七岁,仓座间无外觅棺木,只好就路旁用刀掘坑,以 衣服裹而埋之。二帝嚎啕痛哭,阿计替亦复流泪。次晨护卫人催促起行,又走了两 日,始达五国城。正是:历尽人间诸痛苦,可怜求死不求生!

要知二帝在五国城生死如何,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