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83回 投峻剂庸医杀人 窃高位奸臣误国


秦桧既得朝廷宠眷,即面奏高宗道:“臣此次冒死逃归祖国,实为上皇在五国 城中,受不起种种痛苦,该地去燕京东北约千里,荒寒特甚,二帝起居,益感困难。 郑太后及朱后因受不起磨难,已先后驾崩。上皇常常思后哭泣,业已一目失明,因 是命臣逃回来,面奏陛下,屈从和议,以为迎还二帝地步。”高宗听说郑太后已身 死异国,不禁泪下如雨。秦桧又劝高宗定位东南,从速与挞懒诚意谋和,以解二帝 蒙尘之苦。高宗点头称善,即擢秦桧为参知政事,一面升越州为绍兴府,下诏改元, 以建炎五年,改为绍兴元年,并于元旦率百官遥拜二帝。

自渡江以来,向无此例,就因秦桧奏闻二帝消息,始行此礼,以后定为常例, 每逢正月元旦举行。

那时隆祐太后春秋已高,兼之饱经忧患,南北奔逃,受足了风寒暑热,等到迎 回越州,隔不多时,就害冷热病。高宗急得什么似的,本来太上太后已崩,生母韦 太后又在金邦,只有这个太后在宫中,平日间非常孝顺。忽闻慈躬有病,马上请当 地名医夏振国入宫诊治。高宗亲往视疾,守侍医生诊过脉象,就问道:“脉象如何? 病势重不重?”振国答道:“按脉象而论,是类疟症,大势无妨,不过慈宫所受风 寒,蓄积在脏腑间,现时正值发泄之初,只能助其发泄,不能遽事遏止;处方服后, 寒热不会透凉,反而加甚,也未可知。”高宗说道:“母后年事已高,寒热延长, 体质益发要受损,比不得精力充足的壮年人,可以听其大寒大热。还以遏止为宜, 体内风寒,总可设法内消的。”振国答道:“初受外感,尚宜发散,何况慈躬的风 寒,系日积月累,蓄在体内,只因子日间滋补得好,一时未曾发泄,病根却愈积愈 深,来时既由积日而成,去时也非一朝一夕所能见效。虽然可以内消,不过遏止了 寒热,只怕欲速则不达,反遗后患!”高宗只是要遏止,说道:“请医诊脉处方, 所望服药后,能使寒热透凉,解除痛苦,若反促寒热加甚,何必多此一举呢?”振 国执意不肯遏止。原来他是越州的名医,并不是太医,只因高宗初到越州,忽然卧 病不起,太医诊治无效,才请振国入宫,一药而愈,就此宫眷有病,也请他诊治。

当下,他不肯处方,向高宗说道:“小臣不敢单独负责,陛下何不另召太医入 宫诊察,或有良方,能使慈宫霍然告痊。小臣暂且告退,如欲臣会同拟方,请再传 召,臣当立即入宫。”说罢,退行几步,转身扬长而去。高宗姑念他治愈过自身病 症,只好由他出宫,另召太医何庄替太后诊察脉理。高宗就把和振国问答的话,约 略说明。那何庄是个庸医,本来在临安行道,因为时常送人性命,当地无人求诊, 他才运动到太医院供职,宫眷被他送终的,已经不少咧!当下,他就依着高宗的意 见处方,由宫人接去配药煎汤,进奉太后服下。次日,寒热稍退,再召他复诊,就 将原方略加增减,又服一剂,果然寒热透尽,不过仍觉四肢无力,头重目眩,卧床 不起。高宗亲至榻前问道:“母后,胸中可觉舒畅些?”太后懒懒地答道:“胸腹 中依旧难过得很,比较有寒热时更觉不适了。”高宗安慰了几句,退去料理国事。 那太后风寒蕴在脏腑间,正在向外发泄,忽然被何庄用药遏阻,好似一堆旺火,上 面用木板压住,下面仍在那里燃烧,故尔腹中愈觉不适。隔了五六天,寒热复作, 来势比以前更觉利害,日夜大热不退,神志昏迷,口中时作呓语。高宗得悉,连忙 入宫视疾,一面召何庄入宫诊治。何庄按过脉象,见洪大而速,病势非轻,也知是 被自己遏阻而成,他若立时变计,未必无挽救方法。无如他是个固执一见的庸医, 替人治病,一误不容觉悟,初诊用了凉药,复诊不肯用热药。他以为前后自相矛盾, 被人诘问起来,何辞以对,所以这时他仍用前方,把分量特别加重,吩咐要用大罐 煎煮。高宗接阅药方,见和前方无甚更动,就命宫人赶紧配药煎煮。不料连服两剂, 好似火上添油,太后的病势益发沉重,知觉模糊,时常厥晕。高宗急得六神无主, 带着妃嫔,在病榻前侍奉汤药,还拟召何庄诊治。

亏得和义夫人吴氏拦阻道:“何太医是个庸医,周、钱两宫娥害病,都是被他 送终的,还是另请高明为妙。”一语提醒了高宗,才想起夏振国原说不能用药遏止。 早知如此,悔当初不听了他的话。想到这里,就命内侍飞马往召,一刹那振国入宫。

高宗向他说道:“悔不曾听你良言,母后病势益发沉重了!”

说着,递过何庄所定的药方。振国披阅一过,就替太后诊脉,良久始毕,退出 寝宫,向高宗直言道:“热入心包,无可救药,纵使扁鹊复生,亦当束手!”高宗 跺足道:“庸医杀人,都是被何庄所误,还望夏卿于无可设法之中,勉定一方,以 救母后的生命。”振国答道:“医家本有割股之心,何况太后是女中之尊,倘有一 线生机,敢不竭力挽救?无如药医不死病,死病无药医。太后已病人膏肓,纵有仙 丹,亦难续命。陛下既称为何太医所误,小臣才敢直说,太后起病时,本甚轻微, 服了何太医的第一方,才把风寒外邪,扼住在脏腑间,外面寒热虽退,体内却发热 益甚。若于复病时,就召小臣诊治,尚可设法挽救;及被他加重药量,再事遏止, 竟把邪热逼人心包,以致神志昏迷,顿呈内陷之象。小臣医道不精,实在束手无策, 当世或有高明,能够起此沉疴,也未可知。”高宗只是逼他处方,他却一再拒绝, 高宗就传旨紧闭宫门,不放振国出宫。振国说道:“并非小臣不肯处方,实因命在 呼吸间,无方可定。”说罢,提笔写了至宝丹一粒,呈奉高宗道:“且用此丹化碎 以开水冲服,守到来朝,病势不生剧变,才可定方挽救,”高宗只好传旨开放宫门, 放振国出宫,一面遣内侍取到至宝丹,即向妃嫔说道:“朕闻割股疗疾,可以感动 神明,挽回亲病。现在母后病在垂危,你们都是媳妇,谁能割股煎汤,冲化至宝丹, 进奉母后服下,将来就立她为后。”众妃嫔闻言,都面面相觑,良久无人答应。常 言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哪得会无人答应呢?原来有几个嫔妃,自省没有 封后资格,不愿去自讨苦吃。惟有潘贵妃资格适合,理当由她讨差,只因她生的太 子已亡,不愿受这割股之痛。高宗连问几次,无人答应,恼动了和义夫人吴氏。原 来现在宫中算她最得宠眷,兼之生就是个英雄性格,所以她就伸着手向高宗说道: “至宝丹给我吧!”高宗连忙恭恭敬敬递到她手中,说道:“除了你,哪个够得上 册立皇后?这件事,也只有你可以替代朕躬,但是不容他人见眼,还须祝告上天, 以速为贵。”吴氏接了至宝丹,回转寝宫,摒退宫娥,亲自焚香点烛,默默通诚道 :“吴氏自愿割股,以疗隆祐太后,伏乞上天鉴察下情,早使太后病痊,不胜感祷 之至。”祝毕,取刃割股肉少许,即以帛裹束创口,投股肉于炉罐中,加水煮沸, 倾少许人杯,溶化至宝丹,命宫娥进奉高宗。高宗同她送至病榻前,恰值太后气绝。 潘贵妃在旁叫唤,只是不复苏醒。高宗抚尸大哭。时为绍兴元年四月。隆祐太后孟 氏崩于越州,谥曰昭慈献烈。次日,下诏举哀。因一时不能安葬,权厝于会稽县属 的上皇村。高宗哀恸非常,辍朝一月。

亏得这时岳飞和张俊合兵征讨群盗,大败李成于楼子庄,筠州、江州均得收复, 群盗皆远遁,楚州也被刘光世收复,内乱悉平。那张浚镇守关陕,得吴玠、吴璘及 刘子羽等参赞军务,也能杀退金人,收复失地,且以形势牵制东南,使金人一时不 敢南侵,亦足以少纾朝廷的外患。偏偏秦桧甘心媚外,极力主张和议。又因范宗尹 的相位,已被御史参劾罢免。秦桧欲得其位已久了,遂向廷臣说道:“我有二策, 可以耸动天下,使国家安如磐石。”廷臣问道:“参政既有如此良策,何不入奏施 行?”秦桧答道:“朝中尚缺宰相,安能行此大事?”廷臣只道他果有良策,遂在 高宗前进言。高宗也只道他有甚安内攘外的良谋,即日拜桧为尚书右仆射,同平章 事兼知枢密院事,并拜吕颐浩为左相,仍兼江、淮宣抚使。颐浩入朝谢恩,奏请先 平内寇,然后可御外侮。内寇中又以关寇为最急,广寇次之。

高宗深然其言,即命与岳飞等商议会剿之策。秦桧拜了右相,免不得也要谢恩 入朝。高宗振刷精神,要想听他的治安良谋,不料他绝不提及,便耐不住向他问道 :“闻卿在都堂上曾言有二策,能措国家于磐石之安,只因朝中无相,未便施行。 现在卿已拜相,正好及时施行咧。”秦桧不慌不忙地答道:“陛下欲使本固邦宁, 百姓无颠沛流离之苦,只须南人归南,北人归北,将河北人还诸金邦,中原人还诸 刘豫,烽烟就可永息了。”这时高宗还未糊涂,听他大言不惭,说出这两句话来, 就冷笑驳斥道:“卿言南人归南,北人归北,那末卿是南人,当归刘豫,朕是北人, 当归何处呢?”秦桧语塞不能对,亏他心思灵巧,连忙把别话岔开道:“周宣王内 修外攘,所以中兴;陛下有志图强,日夜思量迎还二帝,偏令二相一同居内,如何 对外?”这是秦桧的奸谋,为怕颐浩在朝,资高望重,且握兵权,自己只好居他之 下,大权旁落,岂能畅所欲为,所以进此谗言。

不料高宗以前明白,驳斥他的奸谋,这时忽然糊涂,竟会采纳谗言,即命秦桧 居朝治内,颐浩出镇治外。颐浩遂至镇江开府,都督江、淮、荆、浙诸军事,并请 高宗移跸临安。那秦桧见颐浩的亲戚故吏,遍列朝堂,自己势孤力弱,便也延揽名 士,如胡安国等,都荐居要职。那颐浩出镇在外,见朝政尽人秦桧之手,就疏请还 朝,一面荐朱胜非代理都督。高宗就下诏召还颐浩,一面起用胜非。秦桧得见诏书, 就唆使胡安国疏劾胜非不可复用。颐浩也命检正黄龟年等连名参劾秦桧专主和议, 阻挠恢复远图,兼之植党专权,狂言蒙听,罪应黜逐。这时高宗忽又明白了,传旨 罢斥秦桧,并榜示朝堂,永不复用。御史连名奏保者二十余人,一并坐桧党落职, 台省为之一空。

隔不多时,颐浩也被人参劾,罢为镇南节度使,命赵鼎参知政事。内里的宰相, 虽然时时更换,外面的统兵将,却能同心协力,大获胜仗。江西南路制置使岳飞, 屯兵江州。恰值刘豫遣李成与金兵合图西北,更与洞庭贼寇扬雄,合军自江西趋浙。 岳飞刚正奉命恢复襄阳六郡,李成率众迎战,被岳飞杀得大败而逃。飞遂令兵进攻 六郡,不满三日,一律收复。高宗接得捷报,下诏褒奖。同时韩世忠战金兵于大仪, 擒获贼将挞不野,吓得虏帅聂儿索堇渡淮遁去。捷报到行在,群臣相率称贺。

高宗一面优奖战士,一面下诏亲征,命张浚先赴江上视师。高宗从临安启跸, 进次平江,接到卢州告急,札饬岳飞往援。飞即命牛皋为先锋,驰至卢州,正遇伪 齐兵围攻城北,金兵陆续继至,被牛皋一马当先,冲人敌阵,大呼:“岳家军的先 行将牛皋来了!”说着,拍马冲杀,当者披靡。金兵望见岳字大纛旗,先已胆怯, 不战而退。伪齐兵被牛皋冲杀一阵,也望风而逃,被岳飞追击三十余里。金兵前后 踏死的不计其数。这时挞懒的泗州军,兀术所领的竹塾镇军,也被韩世忠扼住,正 欲约期会战,忽然金兵全部宵遁,伪齐兵亦复遁去。看官你道金、齐二军为甚夜遁? 原来一因饷道不通,军无斗志;二因金主病笃,兀术等不得不连夜遁去。高宗接到 捷报,也就还跸临安。

内乱外患,暂告平息。高宗忽然想起了后嗣。原来自元懿太子卒后,宫中无所 出,范宗尹尝密奏请立太子。高宗向他说道:“太祖以神武定天下,子孙不得享之, 何以慰在天之灵?而今遭时多艰,零落可悯,朕若不法仁宗为天下计,何以对列祖 列宗!”于是下诏,广选太祖后,将育诸宫中。即有上虞县丞娄寅亮上书道:先正 有言,太祖舍其子而立弟,此天下之大公。周王薨,章圣取宗室子育宫中,此天下 之大虑。仁宗感悟其说,召英宗入继大统。文予文孙,宜君宜王,遭罹变故,不断 如带,今有天下者,独陛下一人而已。属者,椒寝未繁,前星不耀,孤立无助,有 识寒心。天其或者深戒陛下,追念祖宗公心长虑之所及平!崇宁以来,谀臣进说, 独推濮王子孙以为近属,余皆谓之同姓。遂使昌陵之后,寂寥无闻,艺祖在上,莫 肯顾歆,此金人所以未悔祸也。望陛下于伯字行内,选太祖诸有贤德者,视秩亲王, 俾收九州,以待皇嗣之生,退处藩服。庶几上慰在天之灵,下系人心之望!

高宗得书披阅,大为感动。正是:休道书生居末秩,直言敢谏启宸聪。

要知选得皇储与否,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