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86回 承恩宠妙舞媚新君 陷忠良奸谋倾社稷


秦桧兴匆匆回转私衙,就把入对的一席话,向王氏说明。

于是夫妇俩手忙脚乱,帮着替香红修饰整齐。秦桧向她谆谆叮嘱道:“你到宫 中,只说是我们夫人的胞妹,叫做王香红,切不可吐露真的名姓。并且你入宫承宠 后,要替我担任两件大事:一件是劝皇上与金邦议和,一班主战的将士,都说他们 穷兵黩武,擅启外衅,要怂恿皇上将他们罢斥;还有一件,要在皇上前竭力吹嘘, 说我有经天纬地之才,屈于下位,不能发展胸中抱负,力劝皇上早日将我拜相。我 为你化费了许多金钱和心思,所希望你替我措办这两件事,到了宫中,要时时记在 心上,不能一刻忘怀。至于在皇上面前如何奏对,这却要随机应变,即景生情,出 语要和缓,措辞还须不着痕迹。素知你心思灵巧,口才敏捷,定能不负我的重托。” 香红答道:“人非草木,承公拯我于火坑,送我入宫闱,若然侥天之幸,得承皇上 宠眷,敢不竭尽棉薄,以报大恩!”秦桧又向两个随去的丫鬟,一名么凤,一名小 燕的,吩咐道:“宫闱重地非比寻常,你俩入宫后,除供主人使唤外,不得擅离左 右,到别个妃嫔中去窥探,可知宫禁森严,不是耍的!”二鬟唯唯答应。正在叮嘱 间,司阍入报,宫中已派内侍来迎接咧!秦桧就同香红及二鬟向外来。

内侍望见香红粉装玉琢,好像天仙化人,预料入宫,必得皇上宠眷,怎敢不诚 意奉迎,连忙趋前拜见。香红轻启朱唇,道声免礼,就袅袅婷婷登辇。秦桧向内侍 嘱托了几句,内侍就护辇入宫,二鬟快步跟随。那高宗虽不是风流天子,只因不孝 有三,无后为大,急欲得一宜男相的嫔御,以延嗣续,故尔已在新建的蕊珠宫中等 候。只见内侍引着两个娇小玲珑、年才及笄的丫鬟人宫拜见,高宗就传谕美人进见。 二鬟退出,扶着香红,缓缓地下辇进宫,走到高宗面前,盈盈下拜,低低地三呼万 岁。

高宗口说平身赐坐,目光却注视着香红。见她髻挽盘云,钗簪金凤,目光活泼, 好似秋水,眉样玲珑,犹如远山,面容好似芙蓉映晓日,腰肢犹如杨柳舞春风,穿 一袭裁云剪雾的蜀锦宫衫,长裙拂地,金莲窄小,露出那半折凤头鞋,真是一个绝 世美人。高宗看得呆了,只是目不转睛地上下打量,看得香红羞答答不敢把头抬起。 忽承值蕊珠宫的四个宫女,奉谕入宫,叩见高宗。高宗一面命宫女叩见美人,一面 传谕排宴,当日就封香红为才人。原来宋宫沿习唐宫遗制,后妃以下,还有夫人、 才人、婕妤、婉容等封号。就此“六宫粉黛无颜色,三千宠爱在一身”。香红格外 殷勤献媚,时常命二鬟笙歌侑酒。

一日,时当春暮,设宴于花前,么凤吹笛,小燕歌曲。高宗顾而乐之,笑语香 红道:“朕连年为金人所扰,未尝得度安闲岁月;自才人入宫后,始克享温柔艳福, 不过美中不足,有歌无舞,尚少乐趣!何以二鬟但习歌而不习舞呢?”香红答: “舞法种种不同,舞衣也因之各异,臣妾在闺中,曾得女戚教授过几种舞术,么凤 也略知一二,臣妾嫌她不精,故未叫她起舞。”高宗大喜道:“才人既怀绝技,何 故秘而不宣?”香红答:“有几种舞法,要预先制备器械,才能起舞。例如,李后 主宫嫔宵娘所创的凌风舞,要预备六尺高的彩札金莲数十朵,分列四围,那末起舞 于莲中,盘旋有凌风之态;又如唐明皇时教坊王大娘所创的戴竿舞,要预备六七岁 的小儿,持绛节立长竿上而舞;更有胡人骨尘所创的胡旋舞,要预备木质的小圆球, 两足立球上,纵横腾踏而舞;更有唐咸通时伶官李可久所创的叹百年舞,要预备彩 画鱼龙的地衣,及点缀珠翠的舞冠,才能盛饰起舞。”高宗问道:“除此四种舞以 外,可有简便易行,不必须备器械,立时可以试演的舞术吗?”香红答道:“待臣 妾来舞一回百花舞,以博陛下一笑。”接着,命小燕到寝宫中取来一件满绣百蝶的 吴绫舞衣,香红离座易衣,就在花下起舞,二鬟吹笙鼓瑟以助兴。高宗坐在筵前观 看,但见她旋进旋退,忽俯忽仰,周旋中规,屈伸中矩,忽焉矫如游龙,忽焉翩若 惊鸿,环珮与乐声相和,身段与杨柳相同,旋舞旋急,故意翘袖上拂,落花片片作 蝴蝶舞,盘旋花雨中,落英满身,更觉美观。

一会儿舞罢归座。高宗赞赏道:“美哉此舞,堪称名副其实,不知创自何人?” 香红答道:“是武帝宫嫔丽娟所创,当时有越国所进贡吸花丝,百花着丝不落。武 帝以丝二两赐丽娟,命作舞衣,等到衣成,武帝设宴于上林命丽娟舞于花下,故拂 其袖,落花满身都着,遂叫做百花舞。现在惜乎觅不到吸花丝,落花着体即堕,殊 为恨事!”高宗笑问道:“你是个博通舞学的女学士,除你已说过的舞名外,可还 有别种舞吗?”香红答道:“臣妾所说不过百分之一,以外舞名多得很;要知舞术 发明最古,在唐虞时代,干羽已舞于两阶,那时舞乐相连,乐以舞为主,舞以乐为 客,原属朝廷的重礼,非徒明德,且以象功,凡进退左右,俯仰屈伸,发扬蹈厉, 种种舞法,载诸典籍,历历可考。不过男与女的舞法,绝然不同,臣妾说过的几种, 都属女性的;更有么凤舞,为王雍宠姬艳姿所创;翘袖折腰舞,为唐朝戚夫人所创 ;菩萨蛮舞,为唐伶官李可久所创;掌上舞为赵飞燕、张净琬所兼擅;以外更有舞 被,舞时以身贴地,作成天下太平等字式;花舞,舞时偃身合成花样;更有柘枝舞, 类似花舞;回风舞,类似凌风舞,以上种种都属女子的舞名。

属于男子的,如晋卿的挥脱舞,张洽的黄獐舞,汉高祖的巴渝舞,甘宁的双戟 舞,崔日用的回波舞,诸葛昂的金刚舞及狮子舞,李坚的髀舞。舞名万变,舞法也 随时地人三者而各异。臣妾不过略知一二,哪里称得起博通舞学呢!“高宗说道:” 虽未尽窥全豹,却已难能可贵了!“就此香红宠眷日隆。秦桧托赖香红之力,复拜 为右相。最侥幸的是秦桧的妻弟王唤,高宗认他为香红的胞兄,不次擢升,已位至 太常少卿。即和义夫人吴氏屡次护跸有功,素得宠眷。自选立太祖七世孙伯琮入宫 后,吴氏请于高宗,也选太祖七世孙伯玖入宫抚育,赐名曰璩。那伯琮赐名曰瑗, 本由张婕妤所育,后来张氏病殁,璩与瑗均为吴氏所育。瑗性好读书,且极恭俭。 高宗爱他勤敏,屡次加封,连带吴氏也册立为贵妃。因宫中无太后皇后,当推吴氏 为最尊。

香红既承宠眷,也在帝前乞立为妃。高宗因她并无功绩未便封妃,只好安慰她, 且待生子后加封。由是香红与吴妃渐生嫌隙,亏得吴氏贤淑,帝驾临幸与否,不在 她心上,故尔相安无事。

那香红豢养一只狸猫,名唤雪狮子,是她的爱物,派定小燕喂养。一日,窜入 吴氏宫中,小燕追入捕捉,忽见庭中建兰盛开,妙香刺鼻,却巧无人在侧,就悄悄 地摘花而逃。走到宫门跟前,却巧吴氏的心腹李宫娥迎面走来,见她手执花枝,就 将她拖住说道:“兰花是娘娘心爱之物,本来陈列宫内,昨夜移放庭中,受些露水, 你怎好冒冒失失摘取?同你去见贵妃娘娘。”小燕强着不肯去,拉拉扯扯,怀中的 狸猫,逃回自己宫中,一剪兰花,也零落地上。李宫娥益发不肯放,漫骂她是偷花 贼,小燕老羞成怒,出手就打。李宫娥不曾防备,被她迎面一拳,打得鼻破血流, 就高声叫唤。里边几个宫人听得了,一起奔出宫来,把小燕拖到吴氏跟前,李宫娥 把启衅原因,细说一遍,吴氏知道小燕是香红的心腹,心想:她主人本与我不甚和 睦,犯不着为了细故,去和香红作对;若然责备了小燕,反要说我包庇宫人,还是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莫去追究的好!想到这里,反向李宫娥责备了几句,一面将小 燕放归。吴氏总算度量宽洪,有耐性的了。不料小燕回宫,见了香红,尚呜呜咽咽 地哭诉道:“小婢因追捕雪狮子,走入吴妃宫中,雪狮子碰落了庭中的兰花,李宫 娥拖着小婢破口就骂贼党,出手就打。

她自己抓破了鼻子,反在吴妃前哭诉是被小婢打破的。“香红听说,恨得牙痒 痒地说道:”这还了得!骂你贼党,分明我也是贼了!吴妃可曾向你责备?“这一 问,小燕竟无言可答。正在思想诳言,忽见宫人奔告圣驾进宫,香红连忙出接。高 宗入宫坐下,只见小燕泪痕被面,呆立在旁,便问道:”又闯了什么祸,受了责罚? “小燕就把上文说的,备述一遍。香红谗言道:”臣妾当不起贼党两字,请陛下严 惩李宫娥,以儆效尤。“高宗素知李宫娥是吴妃心腹,人极谨厚,不见得会如此野 蛮的,就说道:”且待朕查明真相,再定处分。“说着,带了两个小内侍,径至吴 妃宫中,因为不曾排驾,徒步走入内宫。吴妃方才跪接,高宗劈口就问道:”李宫 娥何在?“吴妃听得此言,晓得是为小燕事来查究的,就传李宫娥至前叩见。吴妃 说道:”陛下不来,臣妾不愿多事,就听她吃些痛苦。现在小燕先已奏闻,臣妾不 得不以实在情形启奏。李宫娥与小燕素无嫌隙,只因见她闯入宫来,擅自将瑗官人 送来的建兰摘去,适被李宫娥瞧见,当时要与她理沦,不料她出手把李宫娥鼻子打 破,弄得鲜血淋漓见我。臣妾为息事宁人计,并不曾责备小燕,难道她还不自认错, 反怪李宫娥不是吗?“高宗瞧见李宫娥鼻肿未退,不像自己抓破的,就命她搬取建 兰至前,向花盆中详细谛视,只见花茎犹存少许,指摘痕迹尚在,显见不是狸猫所 碰落,一虚百虚,以外不必追问了。况且吴妃素来不说诳言,可见咎在小燕,就向 吴妃说道:”可恶的小燕还说骂她贼党,有意搬弄是非,你看该用何种处分?“吴 妃答道:”为着一剪兰花,何必认真?陛下当以国事为念:母后尚在金邦,太皇未 归故国,生民涂炭,宗族飘零,陛下有不共戴天之仇未报,岂可酣歌醉舞,且图目 前的欢乐,不顾中兴大业呢!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十年而灭吴;愿陛下时时不忘 父母之仇,事事以越王为法,勿信相臣之言,不惜屈己以从和议。要知金人贪得无 厌,奸诈百出,此日议和退兵,后日又复分兵入寇,这是金人的惯技,陛下难道忘 怀了?“高宗肃然答道:”朕知过了,忠告当铭诸腑肺,母后不归,宫中不复歌舞。 “当晚因敬生爱,就宿于吴妃宫中。那吴妃与高宗,好似民间的患难夫妻,几次金 兵犯阙,有赖吴妃介胄而卫,跨马相从,得以转危为安。吴妃处处匡君以正,高宗 敬爱非常,所以由嫔御而封夫人,由夫人而册立贵妃。高宗心目中,久欲立她为皇 后,只因有邢后在金邦,未便册立二后,所以遣王伦三次赴金邦议和,顺道探访消 息,只知韦太后尚在燕京,邢后却久无消息,实则已在五国城病死。

金人秘而不宣,所以南国无人晓得。那时金邦元帅粘没喝已死,由兀术专政, 伪齐帝刘豫失了靠山,遂被废为庶人。这也不在话下。且说兀术统领大军南侵,被 岳飞会合四方豪杰在朱仙镇与金兵大战,十荡十决,杀得兀术败入汴京,坚守不出, 一面遗书秦桧,叫他务将岳飞召回。秦桧遂想就奸谋,诳奏高宗,用十二道金牌将 岳飞召回,除去兵权,改授为枢密副使;一面命张俊唆使飞部偏将王俊,向枢密院 捏词控告飞部张宪谋据襄阳,还飞兵柄。原来那时飞已降为万寿观使狱成,执张宪 下大理狱,召飞父子对质。飞笑道:“皇天后土,可表我心。”遂与子云同就狱, 秦桧命中丞何铸,大理卿周三畏鞫讯,引飞至庭,诘问反状。飞裂裳以背示铸,有 “尽忠报国”四大字,深入肤理。铸阅状俱无证,察知冤枉,即退庭直报秦桧道: “铸非敢为岳飞计,实因强敌当前,戮一大将,失士卒心,恐非社稷之福。”桧无 言可答,即改命万俟禼鞫讯。禼素与飞有怨,遂诬飞有书致宪谋变,下飞父子于狱。 于是大理卿薛仁辅等数十人,奏保飞无辜,判宗正寺士褒,愿以全家眷口保飞。韩 世忠向桧面诘飞罪,桧答道:“飞子云,与张宪书,虽已焚去,其事终属莫须有。” 世忠答道:“莫须有三字,可以服天下吗?”桧卒不听。世忠连疏辞职,遂改为醴 泉观使,封福国公。飞父子系狱中,至年底,万俟禹致书秦桧称:“有刘允升等汇 集士民,上讼飞冤,久悬不决,恐生他变。”桧与王氏坐在东窗下计议。王氏道: “缚虎容易纵虎难,不如杀之以灭口。”桧意遂决,即取过纸笔写了数语,折成方 胜,遣干仆密付狱吏。

是夕,故少保枢密副使武昌令岳飞,被秦枢遣狱吏勒毙于风波亭,享年三十九 岁。岳云、张宪同时遇害。狱卒隗顺痛飞忠勇被害,负尸出狱葬于栖霞岭。四子被 窜岭南。抄没岳家,只有兜鍪铜弩,镔刀弓剑及大布若干匹。直到孝宗嗣立,始诏 复飞官,并以礼改葬,犹面色如生;至淳熙六年,追谥武穆;后又追封鄂王,万世 流芳,虽死犹生。一班代飞诉冤的廷臣,当时奏疏入宫,尽被香红藏过。飞既遇害, 这班人一并坐罪。正是:痛饮黄龙成虚愿,精忠千古仰英灵。

欲知后事如何,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