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88回 诛残暴金邦立新主 惊哗变宋将隳前功


完颜亮既篡帝位,一面屠杀异己,宗室几无孑遗,连带左丞相秉德,因他不先 劝进,也遭杀死,即遣张浩为左丞相,张通古为右丞相。一面大兴土木,改筑燕京 宫室,宫殿遍饰黄金,加施五彩,每殿需费数百万金。等到工程告竣,留意声色, 广选妃嫔,第一个先看上了叔母阿兰,竟将叔父阿鲁补借端杀死,据阿兰为已有, 封为昭妃;又命张浩将所诛宗室的罪妇百余人;送入宫中,有姿色的,一律选充下 陈。内中尤推四妇为最娇艳:一是阿鲁子莎鲁出妻,一是秉德弟嘉哩妻,一是胡鲁 子胡里刺妻,一是胡里刺弟胡失打妻:四妇中尤推嘉哩妻最为淫媚,封为修仪。一 日,崇义军制度使乌达妻唐括定哥遣婢来朝。亮猛然忆及从前和乌达妻,曾有夫妇 之约,就面谕来婢道:“你归报主母,她能自杀乌达来归,我当立她为后。”婢子 领命而去。

隔了半个月,唐括定哥果然盛妆来见,花团锦簇,益发丽若天仙。亮即搂抱入 怀,含笑问道:“乌达怎样了?”唐括定哥答道:“妾已遵命将他缢死了。”亮大 喜,即封为贵妃;不料宠幸未久,见她与随来俊仆叙情,勃然大怒,立将俊仆杖死, 亦命唐括定哥自尽,选她的已嫁的胞妹唐括石哥入宫,逼令其夫完颜文出走;且又 大搜宗室美妇入宫,供他淫乐。如兀术女蒲刺及习捻,斡离不女什古,以及师古儿、 沙里古贞等,都是亮的从妹妹。以外更有后妃等的亲属,稍有几分姿色的,一律召 入宫中,强逼宣淫。可怜这班含羞忍辱的妇女,怕他横暴,只好任他摧残。不料他 糟蹋同类,意尚未足,闻得南朝宋宫中多佳丽,即欲兴兵南侵,意图劫掠。亏得大 氏太后因病逝世,亮忙着办理丧葬,并迎徒单太后入居寿康宫。那时钦宗尚居燕京 右廨院。一日完颜亮宴大将亲王等于讲武殿场,大阅兵马。天水保赵桓钦宗名,海 滨保延禧,亦奉命各领一队,同习击掬,先以羸马赐之。既入场习击,突有胡骑数 百,驰入场中,直犯二保坐骑。有褐衣人,以箭射延禧,贯心而死。钦宗恐怖堕马, 紫衣人立即发箭贯脑,钦宗遂崩。可怜在位只得一年有半,被掳居金,已三十多年, 崩于绍兴三十一年,寿六十有一。那紫衣、褐衣人射箭,皆奉亮密令而行,并且死 后秘不报丧。但令高景山、王全往临安,借贺节为名,入见高宗,诘责为甚沿边买 马,招致叛亡,阴怀异志。如果诚心修好,速割汉、淮之地以赎罪。高宗答道: “公等俱属北方名将,何出此败盟背理之言?”王全厉声说道:“莫非你们探知赵 桓已死,敢生变志么?”高宗听得此二语,即令辅臣查明渊圣死耗。王全答称:死 已数日了。“于是由左相陈康伯奏准治丧,把金使要索条件,搁置不提。那时秦桧、 万俟禼、张俊及桧妻王氏等,一班诬害岳武穆的奸党,早已身遭天诛,先后患恶疾 而死。桧党亦多罢斥。那时韦太后也已崩逝,只因小子二只秃笔,单叙了完颜亮的 篡逆荒淫,搁起了南朝的政事,现再补叙明白。

且说金使等了几日,不见提议,遂悻悻北去。陈康伯亟奏高宗,召集同安郡王 杨存中,三衙帅赵密等,计议军事。康伯首先发言道:“今日不必论和与守,只可 论战。国势虽弱,尚可背城借一,惟须上下一心,方可制胜。”存中接言道:“金 邦败盟,曲在金不在我,自应主战。”高宗乃主命管军马司成闵,率兵三万,出戍 鄂州;起刘錡为江淮、浙西制置使,驻屯扬州,节制各路军马。这边方慎修武备, 那边完颜亮也修战具,征兵南侵。此时亮即迁都于汴,徒单太后居宁德宫,常使侍 婢高福娘,问亮起居。亮私幸之,使她阴伺太后动静。福娘夫特默格教唆福娘增饰 恶言以闻,亮益忿怒。及至征兵激反契丹,布萨胡图克奉令往讨,入宫辞太后。太 后道:“国家世居上京,既徙中都,广兴土木;今又迁都至汴,复将兴兵伐宋,疲 弊中国。我虽欲谏止,必不见听,契丹事犹复如此,徒唤奈何!”

布萨胡图克无言而退。福娘即以太后语告亮。亮大发雷霆,竟欲弑母,密令点 检大怀忠等入宫弑后,且指名左右数人,一并杀却。太后方作樗蒲戏,怀忠等走入, 令太后跪受诏。太后愕然,方下跪,尚衣局使华特默从后击之,仆而复起。高福娘 等以帛缢杀之,并杀左右数人。亮命焚后尸于宫,弃枯骨于水,并杀塔纳、阿里布、 胡图克等三人,封高福娘为郧国夫人。遂分道诸兵为三十二军,置左右大都督及三 道都统制府以总之,命皇后图克坦氏,与太子光英居守。亮则戎服乘马南征,妃嫔 皆从。部众约六十万,号称百万。毡帐相望,金鼓之声,不绝于道,将自清河口入 淮东。亏得刘錡驻兵清河口,以厄金兵,并遣水卒入河,凿沉金人粮船,金兵不得 逞。偏有都统王权不从刘錡节制,自庐州退保和州。錡得报大惊,连夜退守扬州。

金兵遂入庐州,并陷扬州,刘鋹以病罢免。高宗遂命虞允文、李显忠、成闵、 吴拱、杨存中等将兵御敌。那时完颜亮兵进瓜洲,住居龟山寺。允文与存中临江扼 守,命水军脚踏车船,中流上下,三周金山,回转如飞。敌人见之,相顾骇愕。亮 笑语左右道:“这是纸船,若是木造的,无帆无舵,安能在惊涛盛浪中,来去如飞 呢?”有一将跪奏道:“南军有备,不可轻视,愿郎主退驻扬州,徐图进取。”亮 大怒,责以惑乱军心,行杖五十,马上召集诸将,限以三日渡江,否则一并杀却。 诸将不敢进谏,唯唯而退。骁骑葛田明知进退皆亡,欲诱部下潜逃。

时机不密,为亮所觉,即命卫士擒来,乱刀剉死,并号令军中:有军士亡去, 杀其富鲁章京;富鲁章京亡去,杀其穆昆;穆昆亡去,杀其明安;明安亡去,杀其 总管理。又令运鸦鹘船于瓜洲,期以次日渡江,敢后者死。此令一下,全军皆大恐, 都欲逃归,决计于都统制耶律元宜,及明安唐古乌延。军士密语道:“前阻淮海, 冒险冲锋,非死即擒,比闻辽阳新天子已即位,不若共行大事,然后举兵北归,否 则绝无生路。”元宜点头称善,约定来朝卫兵更代时动手。等到黎明,元宜等率诸 将直入亮营。亮只道是宋军偷击,披衣遽起,箭已射入帐中,急取谛视,大惊道: “我兵变了!”近侍大庆善说道:“事已如此,急出逃避。”亮答道:“避将安往?” 话声未绝,已中箭仆地。

延安少尹纳哈塔干喇布先入刃杀之。军士攘取行营服用皆尽,举火焚亮尸,收 其妃嫔,及李通、郭安国、图克坦、大庆善等,一并杀死。元宜自称左领军副大都 督,马上遣心腹潜往汴京,刺杀太子光英,一面退军三十里,遣人持檄诣宋军议和。 隔了两天,金兵全数北还。

当金兵从汴京出发,将士在半途亡归的甚众,公言于路中道:“我辈今往东京, 当立新天子,否则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归来,我辈将无噍类咧!”那时留守东京的是 曹国公乌鲁,性仁孝,沉静明远,众心归向。他原封济南尹葛王。爱妻乌林答氏, 仪容秀整,不料被完颜亮看中了,便使召令入宫。乌林答不肯失节,行至半途,即 以利剪刺喉殉节。亮闻报,遂降乌鲁为曹国公;及为东京留守,有故吏埒尔锦自汴 来投,具言亮杀母南侵,且将遣使谋害宗室兄弟。乌鲁益觉恐惧。恰巧有许多南征 将士逃归东京,力劝乌鲁早谋自保,我等愿以死力相扶助。乌鲁遂与兴元少尹李石 密商妥贴,遂与逃军共执副留守高存福而杀之。乌鲁遂御宣政殿即位,改元大定。 下诏暴扬亮的罪恶,却巧亮已恶贯满盈,在瓜洲被部下杀死了。于是迁都燕京,一 面召还南征将士,一面命高忠建为招谕宋国使,并告即位。高宗命陈康伯转告金使, 据正名分,划境界,改正岁币、朝仪。

忠建不允。高宗乃遣洪迈为贺登极使,国书上改去臣构字样,直称宋帝,并附 手札,索还河南失地,因祖宗陵寝,都在那里,务请归还,以便按时祭扫。当下洪 迈随金使至燕京,呈递国书。

金人见不依前式退还,令迈改草,一切须照旧式。迈坚执不允,几乎被拘。亏 得张浩谏劝,谓使臣无罪,不如遣还,洪迈才得南归。于是南北又起战争。高宗命 四川宣抚使吴璘收复商虢诸州,及大散关,并遣李师颜攻德顺军,擒金将耶律九斤 等一百三十七人。金兵遁去,吴璘整军入城。兰、会、熙、辜等州,均得收复,西 攻总算顺手。金邦即遣豆斤太师发兵二十路,进攻海州。又被知州魏胜,及都统张 子益,合兵拒战,杀得金兵落花流水,丧胆而逃。李显忠见金兵又败,即奏请出师 西向,乘胜规复中原。哪知高宗非但不从,反而下诏撤销三招讨使,召显忠主管侍 卫军马司。显忠只好奉命还朝,行至中途,接到内禅诏旨,遂兼程驰贺新天子去了。

看官们,你道高宗为什么要内禅?原来当完颜亮入寇时,迭陷重镇,群臣多劝 高宗避敌。高宗允拟航海暂避。偏偏皇子玮不胜愤懑,入请高宗,愿率师旅以御寇。 高宗始为感动,乃下诏亲征,玮扈跸同行。不料启跸未久,完颜亮已被手下杀死, 金兵全队北归,高宗也就班师,及还临安,即以倦勤禅位之意,告知左仆射陈康伯。 康伯答道:“名不正,则言不顺,乞先正名,方可举行内禅。”高宗颇韪其言,即 日册立玮为太子,更名为□。隔了几天,又降诏令太子即皇帝位,自称太上皇帝, 吴后称太上皇后,退居德寿宫。太子□初尚固辞不受,高宗勉谕再三,即命侍臣拥 太子出御紫宸殿,仍侧立不坐。侍臣扶掖六七次,方略始坐。宰相即率百官拜贺, 草草成礼,是为孝宗皇帝,改元为隆兴。高宗移驻德寿宫,孝宗每日四朝。因闻张 浚重名,遣使征召入朝,加少傅,封魏国公,宣抚江淮。浚一再入对,极陈和议非 计,请遣舟师,自海道捣山东,并命诸将出师,进取中原,孝宗颇为动容。无如右 仆射史浩是秦桧一流人,专讲和议,从中掣肘。孝宗竟为所惑,据弃秦、陇三路, 召吴璘班师。璘此时已收复十三州,正与金将阿撤相持,既接诏书,即下令退兵。 诸将谏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现正节节胜利,奈何退兵!”吴璘太息道: “我岂不知一经退兵,十三州得地,势必复入金人之手?无如人主新政,我犹手握 重兵在外,若不遵诏班师,便是目无君上。”说罢,下令退师还河池。隔不多时, 新复十三州三军,尽被金人夺去。金副元帅纥石烈志宁贻书张浚,促行旧约,否则 请会兵相见。浚以来书入见,极力主战,并劝孝宗临李建康,鼓励士气,帝意少动。

偏偏史浩进谏道:“帝王亲征,当出万全,岂可尝试,以图侥幸?”浚与他力 辩,且奏浩意主和,恐失机会。并有李显忠、邵宏渊亦请出师,孝宗遂决意出师。 因史浩兼知枢密,出兵不使枢密院与闻。张浚即令李显忠出兵濠州,进攻灵壁;邵 宏渊出兵泗州,进攻虹县。事后为史浩所悉,入奏孝宗道:“张浚锐意出师,臣职 兼右府,而出兵秘不与闻,焉用宰相?而且失败之后,恐陛下不得复望中原了!请 先罢臣职。”同时侍御史王十朋疏劾浩怀奸误国八大罪。孝宗遂贬浩知绍兴府。

且说张浚遣李、邵二将收复灵壁及虹县,并收降将萧琦,乘胜进攻宿州。显忠 身先士卒,当者披靡,不逾时拔其城,擒斩数千人,遂复宿州。中原震动。孝宗接 得捷报,手书慰浚道:“近日边报,中外鼓舞,十年来未闻有此克捷之功。”一面 奖励有功将士,以显忠为淮南、京东、河北招讨使,宏渊为副。

那宏渊因士卒苦战数十日,欲发仓库以犒赏,显忠执意不允。

士卒颇怀怨望,隔不多时,金纥石烈志宁引兵来攻宿州。显忠见金兵只有万人, 颇轻视之。不料次日,金博索复自汴率步骑十万来援,于城下布列大阵。显忠约宏 渊并力夹击,宏渊按兵不动。显忠独以所部力战。金兵如潮涌般冲来,显忠在城上 用克敌弓射却之。时值酷暑,宏渊顾语兵将道:“当此盛夏,摇扇纳凉,尚且难堪, 怎能烈日披甲,与敌人苦战呢!”于是军心摇动,无复有斗志,诸将各遁。显忠移 军入城,金兵乘虚来攻,赖显忠竭力捍御,斩首二千多级。忽金兵跃登城上,被显 忠取兵士所执利斧斫之,金兵始退。显忠长叹道:“若使诸军相与犄角,自城外掩 击,非但敌兵可尽,敌帅可擒,并且河南失地,亦可指日收复。”宏渊说道:“金 营又添生力军二十万,倘我兵不退,恐将生变了!”显忠知他已无斗志,势不可孤 立,遂长叹道:“天不欲平中原,人力岂能挽回!”遂引兵夜退。

行至符离,全军哗溃,所有军资器械丧失殆尽。幸而金人不曾追逐。显忠即至 盱眙见浚,纳印待罪。浚以刘宝为镇江诸军都统制,自还扬州,上疏自劾。孝宗见 符离师溃,乃议讲和;并召汤思退为右相,降授张浚为枢密使兼充宣抚,治扬州; 李显忠降授果州团练副使;独邵宏渊未加处分。幸有陈俊卿以遣降秩,大为不平, 上疏力争道:“若浚不用,宜别遣贤将,如欲责浚后效,降官示罚便了。今削都督 重权,置扬州死地,如有奏请,台谏沮之,人情解体,有何后效可图。议者但知恶 浚而欲杀之,不复为宗社计。愿陛下下诏,饬诸路协济,使浚自效。”孝宗大悟。 即日复浚都督。正是:君王空作长城倚,时势已非可奈何。

欲知张浚如何效力图功,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