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89回 求陵寝遣使议和亲 立社仓及时施仁政


张浚复任教督,一意整军经武,大治战舰,号令两河豪杰,锐意兴师,并令降 将萧琦,檄谕辽人,约为声援。不料此时史浩虽然罢相,换了一个汤思退,奸逾史 浩。虽经他荐引一个正士朱熹,无如群小在位,正士无言。汤思退和钱端礼、王之 望等竭力主和,孝宗竟为所动。那钱端礼遣人参劾张浚,有“名曰守备,守未必备 ;名曰治兵,兵未必洽”等语。张浚得悉,既愤且恼,八次上表乞休,乃授为少师 兼保信军节度使,南判福州。一面撤退两淮边备。浚行次余千,忧愤而死。讣闻于 朝,追赠太师,予谥忠献。就此朝中又少了一个反对和议的健将。

思退遂奏请派宗正少卿魏杞使金议和,还怕孝宗不肯屈服,暗遣私党孙造往金 邦,教唆他们速用重兵胁和。于是金元帅仆散忠义举兵渡淮,攻陷楚州。孝宗闻警, 即命思退都督江淮军马。

他只知卖国求荣,不能率兵御敌,当即入朝固辞,改令杨存中为都督。等到存 中至淮,金兵已破楚州,魏胜战死,江淮大震。

亏得存中檄调诸将,稍固边防。无如金兵得步进步,入濠州,破滁州。朝议欲 舍淮渡江,存中坚持不可,且追咎无端撤去守备,致有此变。孝宗方悔误听思退之 言,台官也交劾思退,遂降谪永州。行至信州,闻太学生张观等伏阙上书,极言思 退、王之望、尹樯奸邪误国,乞即速诛,以谢天下,吓得思退发颤了数日,就此死 了。孝宗复召陈康伯为左仆射,进钱端礼为签书枢密院事。端礼奏请派王抃赴金营 议和,即得金帅核准和议之条:一、两国境界如前约;二、宋以叔父礼事金,宋主 得自称皇帝;三、岁纳银币,照原约各减五万。

和议既成,钱端礼赞襄和议有功,即进为参知政事,并下诏大赦,改元乾道。 撤除江、淮都督府,授杨存中为宁远、昭庆节度使。隔不多时,陈康伯病殁,一时 继相无人,只好命虞允文参知政事。这时把海、泗、庚、邓四州,及大散关外新得 地,一律归金。金兵始退去。魏杞南归,入谒孝宗,报知:“已与金辨正敌国体, 金主已允志在安民,谕令罢兵,不再苦求了,就此不上誓表,也不须受金册封了。” 孝宗闻言心喜,慰藉甚厚。当此承平时候,孝宗即册立邓王愭为太子,系故妃郭氏 所出。郭氏共生四子:长子即愭,次子名恺,三子名惇,四子名恪。当孝宗嗣位, 郭氏已薨,追册郭氏为皇后,封愭为邓王,恺为庆王,惇为恭王,恪为邵王。因中 宫不可久虚,即续立夏贤妃为皇后。夏氏为宜春人,生时祥光满室,邻里皆见。

父母知是贵人,爱之犹如掌上明珠。及长,姿容秀丽,智慧过人,乃父协遂将 她纳诸宫中。初为吴太后侍御,直到郭妃去世,太后始以夏氏赐孝宗,颇得宠眷, 后即受册为正宫。那邓王愭既立为太子,其妻钱氏当然册封为太子妃。那钱氏便是 钱端礼的女儿。端礼自仗是贵戚,当此相位久虚,宰辅一席,舍了他还有谁呢!偏 偏侍御史唐尧封上疏言:“端礼为帝姻戚,不宜拜相。”疏上不报,反降尧封为太 常少卿。朝右大哗,陈俊卿面陈孝宗道:“本朝故事,帝戚不能为相,愿陛下遵守 家法。”孝宗称善,即下诏迁端礼为资政殿大学士兼提举万寿观使。

端礼求荣反辱,只好怏怏受命。孝宗即进叶颙为左相,魏杞为右相,蒋芾参知 政事,陈俊卿同知枢密院事,当时号为得人。

不料宫廷内外,迭遭大丧。先则宁远节度使杨存中病殁,老成凋谢,举国震悼。 越年三月,秀王夫人张氏病卒。孝宗笃念本生,于后苑举哀成服,伤恸非常。隔了 两月,四川宣抚使新安王吴璘又卒。又越月,皇后夏氏崩。又越月,太子颙也逝世。

孝宗哀上加哀,痛上加痛,亏得臣下多方劝慰,方得少解悲痛。

当下因欲安葬皇后太子,想起了陵寝,即遣起居郎范成大为祈请使,赴金邦求 归陵寝地,并请重定受书礼。原来在绍兴年间,金使赍书至宋,宋帝须降座受书, 屈尽陪臣之礼。至孝宗嗣位,当陈康伯为相时,每值金使南来,但由宰相伴使取书 以进,孝宗不复降座。等到康伯死,汤思退继相,每遇金使南来,仍用绍兴旧例, 孝宗颇有悔心,故令范成大向金主面请。成大既抵燕京,密草章牍,藏诸袖中,然 后入谒金主,呈递国书,侃侃陈辞。金君臣方在倾听间,成大奏道:“两国既称叔 侄,受书礼尚未更正,外臣有章奏进呈,伏祈采纳。”说着,即出草就的奏疏,搢 笏以进。金主愕然道:“这岂是你献书号?”掷疏不阅。成大拾疏再进道:“外臣 有疏上达,并非越礼之事,务请郎主一览。”金主始勉强展阅一过,即令成大退居 馆所候复。

次日,发下复书,遣令南归。成大既归临安,进呈复书。孝宗披阅,上面写道 :和好再成,界河山而如旧;缄音速至,指巩、洛以为言。

既云废祀,欲申追远之怀;正可奉还,即候刻期之报。至若未归之旅榇,亦当 并发于行涂。抑闻附请之辞,欲变受书之礼,于尊卑之分何如,顾信誓之诚安在? 此复。

孝宗重在陵寝与更定受书礼,所以再遣中书舍人赵雄使金,借贺生辰为名,仍 申前请。金主不许,向雄说道:“汝国为何专请巩、洛山陵,不问钦宗旅榇?如不 欲归榇,我国当代为埋葬了。”赵雄答称:“归国转达郎主意再复。”等到赵雄南 归,孝宗要紧建储立后,不遑顾及迎榇。那金主等了一年,不见回音,方用一品礼 安葬钦宗于巩、洛之原。搁过北国,再说南朝。太子愭殁后,依次当立庆王恺为储 君。不料孝宗见次子生性柔弱,难胜当国之任。而三子惇生得英武多才,毕肖自己, 竟越次立惇为太子,同时进封恺为魏王,判置宁国府,并命宰相设饯玉津园送行。 等到宴罢启行,恺顾语虞允文道:“远望相公设法保全。”允文竭力劝慰,恺始挈 眷登车而去。那允文自采石一战,名闻中外,入相后遇事纳忠,知无不言,好算得 一位效时良相,孝宗也非常倚重,不料竟会不安于位。都因吴太后的妹夫张说,靠 着懿戚,竟擢为签书枢密院事,朝议大哗。左司员外郎张拭一面上疏切谏,一面面 责允文,不该使内戚执政。允文入奏孝宗,方得收回成命。哪知至次年改左右仆射 为左右丞相,仍命张说入枢密院,直学士院周必大不肯拟诏,侍御史李衡,右正言 王希吕,给事中黄济,上书谏阻。四人俱遭罢免。允文也力求去位,孝宗竟调他宣 抚四川,莅任不过一年,即疾终任所。当允文外调时,以梁克家继相位,也因与张 说不睦,出知建宁府。那张说好为欺罔,渐被孝宗察觉,方将他罢斥。至乾道八年 残腊,又拟改元,以明年元旦,改为淳熙元年。那孝宗自夏皇后死后,中宫尚虚, 至是始立贵妃谢氏为皇后。后本丹阳人,幼年丧父,寄养于翟氏,因而冒姓为翟。 及长,姿容秀丽,且具大贵之相。有名相家谢少东决其必为皇后,翟氏遂设法送之 入宫,初为吴太后侍御。太后见其庄静多姿,转赐孝宗,初封婉容,渐得宠眷,晋 封为贵妃;直到淳熙三年,适逢上皇生辰,孝宗挈妃同至德寿宫,向上皇祝寿。上 皇见妃端肃恭谨,艳而不轻,遂顾吴太后道:“像她的容貌性情,尽可使继中宫。”

孝宗听得亲切,仰承父命,次日,即册立贵妃为皇后,复姓谢氏。那孝宗素来 不好女色,几个妃嫔,还都是太后赐给他的,所以宫闱中,除了谢皇后以外,只有 蔡贤妃、李淑妃稍承宠眷,以致宫中一时竟无书足述。

在当时却有一位名传千古的道学先生。看官你道是谁?原来就是专讲正心诚意 的朱熹先生。以前北宋年间,草野人才最盛,有程颢、程颐及张载、邵雍、周敦颐 等,皆以道学著名于世。朱熹出自李伺门下。李之师为罗从彦,罗之师便是程门高 弟杨时。朱熹生而颖悟,且堪刻苦自励,故能尽得师传。自绍兴十八年尽进士第, 初任泉州同安县主簿,不久即卸职。及至孝宗嗣位,诏求直言,熹即上书详陈圣学, 且排和议。孝宗颇韪其言,拟加擢用,却为汤思退所沮。熹知小人的位,贤士无名, 一意讲道,不复思仕进。直到史浩意欲延揽名士,藉塞众口,荐熹任南康军。熹固 辞不许,只好赴任,恰值南康大旱,乃力行荒政,万民赖以生活;且创立书院,暇 则与士子讲学,儒学大兴。直到淳熙六年亢早,孝宗又下诏求直言,熹在南康上疏 直谏道:臣闻天下之务,莫大于恤民。而恤民之本,在人君正心术以立纪纲。盖纪 纲不能以自立,必人主之心术,公平正大,无偏党反侧之私,然后有所系而立。君 心不能以自立,必亲贤臣远小人,讲明义理,闭塞私邪,然后可得而正。今宰相、 台省、师傅、宾友、谏诤之臣,皆失其职,而陛下所与亲密谋议者,不过二三近习 之臣,上以蛊惑陛下之心志,使陛下不信先王之大道,而悦于功利之卑说,不乐壮 士之谠言,而安于偏私之鄙态。下则招集士大夫之嗜利无耻者,文武汇分,各入其 门,所喜则阴为援引,擢置清显;所恶则密行訾毁,公肆挤排。交通货赂,所盗者 皆陛下之财;命卿置将,所窃者皆陛下之柄。陛下所谓宰相、师傅、宾友、谏诤之 臣,或反出其门墙,承望其风旨,其幸能自立者,亦不过龊龊自守,而未尝敢一言 以斥之。

其稍畏公论者,或能警逐其徒党之一二,既不能深有所伤,终亦不敢正言,以 捣其囊橐窟穴之所在。势咸威立,中外靡然向之。使陛下之号令黜陟,不能出于朝 廷,而出于一二人之门,名为陛下独断,实则此一二者,阴执其柄。盖其所坏,非 独坏陛下之纪纲而已,并与陛下所以立纪纲者而坏之。使天下之忠臣义士,深忧永 叹,不乐其生。而贪利无耻,敢于为恶之人,四面纷然,攘袂而起,以求逞其所欲。 然则民安得而恤,财安得而理?军政何自而修,土宇何自而复?宗社之仇耻,又何 自而雪耶?臣且恐莫大之祸,必至之忧,近在朝夕,而陛下犹未知之!臣应诏陈直, 不知忌讳,幸乞睿鉴。

孝宗阅疏,大怒道:“是以朕为亡国之君了!”即谕宰相赵雄分析其言以治罪。 雄奏道:“熹乃好学之士,陛下嫉之愈甚,则世人誉之者愈众,适所以高其声望; 不若因其长而用之,使他任事,能不能无可掩饰了。”孝宗称善,即下诏,以熹提 举江西常平茶盐。后即调任浙东,适值浙右大饥,兵燹之后,又逢荒年,饥民遍野, 惨不忍睹。熹自请入对,面奏天灾之由来,请孝宗修德以禳之,兼陈时弊七事,确 切详明,声泪俱下。

孝宗肃然静听,并褒奖他忠直敢言,由是渐加信任。熹即陛辞回任,赶办荒政, 一面平籴,一面募集米商,蠲免米税。于是米商都赴各地采米运浙,饥民始无乏食 之忧。熹当政事闲暇,便轻车简从,赴各县访察民情吏治。一班官吏都惮他正直, 不敢为非。治浙半年,政绩为全国冠。孝宗得悉,即进熹入直徽猷阁。那时国内烽 烟暂息,惟各地旱蝗相仍,天灾流行,民不聊生。熹即入奏道:“乾道四年,臣在 家乡,适逢荒歉,请诸官府,得常平米六百石,赈贷无食乡民,夏借粟,冬加息, 合米清偿,逐年敛散,岁歉减半息,大饥蠲全息。经历十数年,除偿还常平米六百 石外,积余二千多石,就将它立为社仓,以后贷出不收息,每石只取耗米三升。由 是一乡数千户,虽遇旱灾水患,米珠薪桂之年,非但不愁缺食,并且不籴贵米,赖 是以家给户足。行之一乡有效,推行全国其效更大了。”孝宗道:“这个称救荒唯 一良策,而且轻而易举,到处可行。卿即草定规则,颁诏各路,一律仿行。”熹即 从身边取出一纸社仓法上呈道:“臣已草定,呈请御览,不过须交各该地公正士绅 经管,倘入劣绅之手,积余尽饱私囊,甚且强收厚息,利民反足以害民,是则不可 以不审慎将事。”孝宗听罢,披阅社仓法,只见写着:社仓法:以十家为甲,每甲 推一人为首,每五十家则公推一通晓事理、公正无私之人为社首。

创立规例:由社首设法储备米粟,或向官府借贷常平米,限年清偿;或向当地 富户及慈善家捐赀购米,由社首酌量情形,取其便利者而行之。

账贷规例:凡逃军及无行之士,与有粮税及丰衣足食者,皆不得入甲称贷;其 应入甲者,当问其愿与不愿,不愿者除外,愿者明查其家大小人口若干,大口贷一 石,小口贷五斗,五岁以下者不贷。

置备簿册两种:一为入甲户名册,一为贷米人名册。

规定息率:每年春夏出贷,初冬取偿,每石收息,最多不得过一斗,既属便民 义举,取息以少为贵;或有偿以湿恶之粟,及不实还者有罚;若因特别事故,如天 灾人祸等,届期无力清偿,由社首查明属实,亦可准予通融办理;惟藉辞延宕不偿 者,限期清偿贷米,取消其入甲户名。

孝宗览毕,即命宰相颁发各路一律仿行。熹即退出。正是:大儒创立社仓法, 百姓应无饥馑忧。

欲知后事如何,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