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95回 中途避雨巧遇王孙 平地生波擅易帝主


侘胄在玉津园跪听宣诏,被夏挺当头猛击一锤,头颅捣碎,脑浆进裂,倒死地 上。夏震留四卒收拾尸首,他就回转都堂,向史弥远等报称已经了事咧。那右相陈 自强也在都堂,夏震即出诏旨授他看,道:“丞相已经罢职了。”自强已知侘胄凶 多吉少,所以吓得什么似的,不敢多言,就登车而去。弥远即以诛戮侘胄事奏闻。 台谏也交章论列侘胄罪恶。宁宗始下诏暴侘胄罪于中外,流他养子巧于沙门岛,籍 没家产,二妾亦坐徙,所有韩党一律罢免。窜陈自强于永州,并杀苏师旦,一面论 功受赏,立荣王瑄为皇太子,更名为珣。诏钱象祖为右丞相,进史弥远为礼部尚书、 同知枢密院事,夏震升任福州观察使,杨次山亦得晋封开府、仪同三司。下诏改元 为嘉定,并促进和议。

时已遣王楠至汴,向金人声请依靖康故事,世为伯侄之国,增岁币三十万,犒 军钱三百万贯,所索韩璟胄、苏师旦首级,俟和议定后,当函首以献。完颜匡据实 具奏金主,金主命匡移书索侘胄首,以赎淮南地,改犒军钱为银三百万两。王楠带 书南归,入朝奏闻。宁宗即诏百官集议。吏部尚书楼钥谏道:“何惜奸宄已毙的首 级,速与之和议可成,失地亦可收回了。”遂命临安府斫棺取侘胄及师旦首级,交 王楠送交金人,以易淮、陕失地。和议告成,金主遣使归还侵地,并命完颜匡等罢 兵。

等到王楠南归,隔不多时,金主珣病死,因无子嗣,以世宗第七子卫王永济嗣 位,就此国势渐衰,边境常为蒙古部长铁木真侵扰。看官们要知这位铁木真,就是 将来开建元朝的太祖,自称成吉思汗的便是,后文自有交代。那铁木真是个雄峙一 世的野心家,闻得卫王永济嗣位,素知他是个懦弱无能之辈,就此不愿受金册封, 常常统兵侵掠金地。只因不涉本书范围,略不详论。总之金西北诸州,皆为蒙古所 得,更有西夏主李安金降顺蒙古,也时常侵扰金地。那金主永济,在位只有六年, 就被赫舍哩呼沙呼所弑,立升王珣为金主,也是无岁不被兵,总计在位十一年,落 得跋前后,坐待衰亡。延至宁宗嘉定十六年,金主珣病殁,由太子守绪嗣位,国势 日益衰弱。这也不在话下。

且说宁宗本立荣王瑄为皇太子,改名为珣,不料至嘉定十三年,珣竟得病而亡, 六宫仍无所出,只好另行择立。宁宗见诸宗室子弟,当推燕王德昭九世孙贵和为最 优秀,遂于嘉定十四年,选立贵和为皇嗣,育诸宫中,改名为礮. 只因礮已过继孝 宗孙沂王柄为嗣,现既立为皇子,沂王一支,必须另择贤嗣。

无如近支男丁欠旺,一时觅不到辈分相当之人,宁宗遂命宰执留心物色太祖十 世孙,年过十五的,将他储养宫中,效法高宗选择普安王故事。丞相史弥远密奏道 :“陛下可借着为沂王置后,多育一二人于宫中,窥察贤愚,以凭取舍。”宁宗答 道:“朕固有此心,无如深居宫中,何从物色,惟望卿代朕留意物色。”弥远应命 而退,回转私第。巧不过教授爱子的西宾余天锡,因秋试将届,告假还乡赶考。弥 远素来器重他为人谨厚,当下就备酒送行,在席上密告天锡道:“皇上欲为沂王立 后,苦无相当人选,我公遄返故乡,留意物色宗室中佳子弟,若为太祖十世孙更妙, 务请挈他同来。”天锡唯唯应命,牢记心头。

等到酒阑席散,辞别登程,一路望家乡前进。那日行抵越西门,忽然乌云四布, 雷电交作,天降大雨,天锡急趋入全保长家暂避,保长问明来历,知为史丞相家的 西宾,肃然起敬,就杀鸡具黍,殷勤招待,并命二少年一同入席相陪,执壶斟酒。 天锡见二少年一表非俗,并且出言文雅,礼貌谦和。就向保长问道:“两位少年, 和足下什么称呼?”保长答道:“都是敝外孙,名唤与莒、与芮,确是天潢贵胄。 只因徽、钦二帝蒙尘,宗室被劫北去,他俩的父亲逃避到此,穷途落魄,我见他眉 清目秀,知书识字,必不会长久落魄,就把小女招他为婿。康王即位后,依旧岁无 宁日,甚至帝驾航海避难,所以小婿不愿赴都,可怜现已亡过多年了!”天锡问道 :“令坦唤何名字?”保长答道:“小婿名希垆。最可怪与莒生时,室外有红光烛 天,邻人只道是失火,奔来相救,红光却已不见了。生后第三天,时当拂晓,忽闻 门外有许多车马声,喝道声,我即启门观看,却又声息全无。因是邻里都相诧异, 代邀一著名术士来,替与莒批命,决定他将来位极人臣必定大贵;与芮也是好命, 术士说他,蛟龙不是池中物,将来也要贵显的。”天锡说道:“有眼不识泰山,失 敬失敬,令外孙目前就要贵显了,因为皇上正在物色太祖十世孙,立为沂王后嗣。 且等我秋试完毕,便来邀令外孙与莒同伴进京。”保长闻言,快活得不可以言语形 容,连忙拱手道谢。

话休烦絮。等到酒阑席散,早已雨过天晴,天锡就郑重约期而别。那保长天外 飞来了奇遇,连忙向亲友处借贷多金,预先替与莒治衣冠,备行李,巴巴地等待。 天锡果然如期而至,保长殷勤接人,连忙备盛筵,邀姻党,陪席送行。天锡因为要 紧赶路,略饮几杯,就挈同与莒、与芮,别过保长,兴冲冲取道前行。在路并无耽 搁,那日已抵临安。便带着两人入相府,天锡先见弥远,把避雨巧遇宗室二子一席 话,详细禀明。弥远即召二子人宫,细观二子状貌魁梧,尤其是与莒生得两耳垂肩, 双手过膝,龙行虎步,确是帝王之相,暗暗称奇。因恐事泄干禁,不敢留在府中, 马上带着与莒人宫觐见,宁宗见他相貌堂堂,不类寻常百姓,知非假就托,留在宫 中。次日,即立为沂王后嗣,赐名贵诚,授秉义郎。弥远回转,就遣天锡将与芮送 归,并向他外祖说明,与莒已立为沂王后,与芮将来,也不患不得官职的了。保长 就向天锡千恩万谢,要想备酒款待,天锡就作别而行,径归相府授读不提。

且说贵诚年纪只有十七岁,生来凝重端庄,自从留养宫中,格外洁修自重,好 学不倦,每晨到朝房中,待漏朝参。辅臣等都互相谈笑,惟有贵诚必恭必敬,不轻 发言。每见弥远入朝,必整衣冠趋前施礼,自称小侄。弥远益加爱敬,在同僚前称 他为大器。宁宗也很爱贵诚,时常召人便殿训话,贵诚必肃容静听。不料皇子礮愤 不能平,连带和弥远亦生嫌隙。弥远秉政多年,不仅台谏藩阃,都是他荐引,并内 侍中亦有他的心腹者,就把皇子的动静,报告弥远。弥远素知礮平生嗜好琴与色, 特地化巨金,购得一善为鼓琴的绝色美人,秘密献诸皇子,叮嘱美人窥伺皇子动息, 随时遣人报我。美人应命人宫,礮既得美人,又遇知音,虽知弥远献此美人计,不 怀好意,无如日亲日近,更经美人百般献媚,血气未定少年皇子,竟被万丈情丝, 束缚得无从解脱。兼之美人知书识字,秀外慧中,事事能先意承旨,几使皇子当她 作贤妇,苟有心事,必与她密谈。那美人假意怨愤弥远,不该将她父亲害死。皇子 信以为真,就指着宫壁地图说道:“我若得志,必窜弥远于新、恩二州之间。”美 人既受弥远嘱托,就将皇子的语言,书函送达相府。弥远披阅来书,暗想:他既和 我势不两立,不如我先发制人,免遗后悔。

打定主意,就在宁宗前,力荐国子学录郑清之教授贵诚。宁宗即日下旨,派清 之教授贵诚。弥远就密告清之道:“皇子好色,不堪负荷;沂王嗣贵诚,深得皇上 爱重,请君善为教导,事成后,当以相位报酬。不过事关重大,倘有泄漏,我和你 要蹈灭族之祸的!”清之唯唯,由是悉心教授贵诚,课余令他披阅高宗御书,涉猎 古史。贵诚本来敏而好学,更得此名师循循善诱,不到一年,文艺大进。于是弥远 常在宁宗前,申说皇子的短处,说他酷嗜声色,不求学问,又赞美贵诚仁厚好学。 宁宗未曾觉察弥远意,隔了半月,进封礮为济国公,授贵诚为邵州防御使。

延至十六年七月,宁宗有病,不能视朝,弥远遣清之往沂王府告贵诚以易储意, 贵诚默默不语。清之又道:“丞相以清之从游久,使布腹心,而今不答一言,清之 何以回报丞相?”贵诚答道:“绍兴有老母在,未敢擅专。”清之即以言直告弥远, 弥远益加叹服他不凡。至闰八月,宁宗病笃,弥远竟矫诏立贵诚为皇子,改名昀, 授武泰军节度使,封成国公。越五日,宁宗崩。弥远遣后戚以废立事告杨后,杨后 不许废立,道:“皇子礮系先帝所立,谁敢擅废。”后兄子谷石,一夜往返七次, 后终不许。谷等乃跪地泣奏道:“内外军民,皆已归心,苟不更立,祸变必生,恐 杨氏无噍类了!”杨后沉吟了一会,徐徐问道:“是人何在?”谷答道:“臣侄去 召来。”说着急忙忙走出中宫。弥远久候在宫门口。谷不及多言,单说:“后已允, 速去召来。”弥远即遣快足宣召皇子昀,并警告道:“今所宣是沂靖惠王府的皇子? 不是万岁巷的皇子,苟误召,立斫你的头颅。”内侍疾行而去。那时皇子礮得闻帝 已崩逝,歧足以待宣召,候久不至,兀立门前张望,见有快足过门不入,心颇滋疑。 一刹那快足护着一人从门前经过,夜深天黑,瞧不出是谁,益觉疑惑。那皇子昀应 召入宫,向后拜见。杨后附着他肩夹说道:“你今为我的儿子。”弥远入宫引昀至 帝柩前。举哀已毕,弥远遣心腹召礮. 礮奉召率从吏偕行,每过宫门,禁卫呵止从 吏。既至帝寝殿,弥远也引礮至柩前举哀毕,则复引出帐,命殿帅夏震看守。遂召 百官立班,听宣遗诏,震即引礮至旧班。

礮愕然说道:“今日不当仍在此班。”夏震假意说道:“未宣制前当在此,宣 制后乃即位。”礮信以为真,已而遥见殿上烛影中,御座上已有人坐着。昀已即位, 宣制毕,阁门宣赞,呼百官拜贺。礮不肯拜。被夏震强拽他下跪。殿上称奉遗诏, 以礮为开府、仪同三司,封济阳郡王,判宁宗府;尊杨皇后为皇太后,垂帘听政。 这位嗣皇帝,托赖弥远扶助,竟得安安稳稳身登大宝,是为理宗。次日颁行大赦, 下诏改元,以明年元旦为宝庆元年;追封本生父希垆为荣王,本生母全氏为国夫人, 以弟与芮承嗣。越三月葬宁宗于永茂陵。总计宁宗在位三十年,改元四次,享寿五 十七岁。

理宗恐礮居都不靖,即封礮为济王,赐第湖州。并下诏召谭州真德秀入直学士 院,又召知嘉定府魏了翁入为起居郎。两位都是理学名家,一时并召。士民都称新 皇帝有志求贤,颇孚众望。不料湖州人潘壬与从弟潘甫、潘丙,因知史弥远矫诏废 立,颇怀不平,欲奏济王礮以讨弥远,密遣潘甫至山东与李全共扶济王。李全与之 约期会兵,实则无诚意,坐观成败。潘甫归报,潘壬以为真,遂部分兵士以待。及 期,李全兵不至,壬惧事泄,即以部下杂贩盐盗千余人,结束如全军状,诈称自山 东来,夜入州城求见济王。王闻变,避匿水窦中,被壬寻得,拥至州治,以黄袍加 王身。王哭泣不从,壬等露刃强迫。王不得已,与壬约道:“你能不伤太后官家么?” 壬允诺。王即发资库金帛犒军。知州谢周卿率官属人贺。壬即伪叙李全名,悬榜于 门,数史弥远废立罪,且扬言道:“今领精兵二十万,水陆并进,何愁大事不成。” 人都深信。次晨谛视,只有太湖渔人,及回尉卒,统计不过千余人。济王知难成事, 即命王之春潜告于朝,一面自率州兵讨贼。潘壬化装逃往楚州,甫、丙皆被杀。等 到朝廷遣彭壬到来,乱事已平。潘壬逃至楚州,为淮右小校明亮所捕,解送临安正 法。济王以为可告太平咧,不料弥远始终忌礮,诈言济王有疾,令余天锡带送往湖 州,由天锡假传谕旨,逼礮自缢,反以疾薨上奏。隔了月余,淮东警报传来,李全 已逼死制置使许国,楚州大乱。弥远尚欲含忍了事,命大理卿徐布稷为制置使,代 楚州,一味媚事李全夫妇。由是李全益复狡诈,阳领宋朝军饷,阴降蒙古,且与金 人通使订约,两不相犯。自是盘踞淮境,常向宋廷索饷,不满所欲,密地遣人至皇 城纵火,毁去御前军器库。朝廷明知是全所使,不敢加责,反授全为彰化、保康节 度使。全犹以为未足,要求增给五千人钱粮,并索誓书铁券。亏得江、淮制置使赵 善湘,和节制镇江、涤州军马赵范、赵葵都嫉全如仇,力主用兵。参政郑清之等也 劝理宗讨贼。于是下诏削全官爵,一面三赵会兵剿伐。

转战了三个多月,李全才被官军杀死,全妻杨氏出城逃遁。十年强寇,始告荡 平。正是:十年强寇今消灭,万户灾民不忍看。

要知后事如何,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