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98回 拘使臣擅开外衅 畏权奸惨杀宫嫔


邪正不并立,左相吴潜是正士,似道既操政柄,即拟将他排去。听得吴潜尝言 皇子禥难胜嗣君之任,似道就趁贺捷的时候,密请理宗立禥为太子。理宗询问吴潜, 潜答道:“臣无弥远之才,忠王无陛下之福,还请慎重为宜。”似道便令侍御史劾 潜,谓群臣都请册立忠王,惟潜独持异议,居心不可问了。

于是下诏罢潜相位,即日册立忠王禥为皇太子。相传禥的生母黄氏,与似道生 母胡氏都是德清县人,两氏同出贫家,均生贵子,可称得无独有偶。

话休烦絮。且说忽必烈北还,行抵开平,宗室诸王来会,推戴为大汗。忽必烈 推却不过,遂登大位,建元中统。命刘秉忠等改定官制,大致和宋廷稍有异同,不 遑细表。不料阿里不哥也在和林称帝。忽必烈汗就三路进兵,平定了内乱,然后遣 郝经为国信使,至宋修好,通告即位,并促践鄂州所订的和约。

那时似道正在大权独揽,志得意满的时候,忽接宿州来报,谓蒙古遣使郝经南 来,请示入国日期。似道心想:若许郝经入都,以前的私订和约,捏词报捷,都要 败露,这事哪里使得。马上遣使止住郝经。郝经便贻书三省及枢密院,且告淮东制 置使李庭芝,请示期入都。似道接阅经书,竟想以一手掩尽天下人的耳目,密令真 州忠勇军营,拘住郝经。蒙古遣官访问郝经所在,且以稽留信使诘问宋吏。宋吏惟 有藉词延宕。似道仍然把和议瞒住,尚恐有人漏泄,便借着会计边费为名,构陷异 己诸将。

赵葵、史嵩之等,均算不如额,罢官索偿。似道因吕文德媚己,倍作干城,命 为四川宣抚使。理宗一味宠任似道,赐第建家庙,并赐钱百万,宠眷之隆,堪推南 宋一人。忽然蒙古大都督李璮举京东地来归,似道奏请理宗封璮为齐郡王兼保信宁 武军节度使,督视京东、河北路军马。璮忠心事宋,潜通蒙古宰相王文统引为外援。 不料被忽必烈觉察,先拿文统正法,次令哈必赤总领诸道兵击璮. 璮被困济南城中, 向宋乞援,久候不至,粮食早尽,遂手刃妻妾,乘舟入大明湖,卒被蒙古兵擒住, 一刀杀死,把尸骸支解,号令军中。忽必烈汗因宋先败盟,决意南侵,命阿术为征 南都元帅,调集大兵南下。似道尚不为意,只是作威作福,有意敛财。刘良贵、吴 势卿等,希承意旨,献一条买公田计策。似道遂疏请颁行有田二百亩,出卖三分之 二,每亩定官价四十缗,不分肥硗。当时浙西田亩,好的要值数百缗或千缗,如此 抑价勒买,民间大哗。似道不恤人言,只管派员收买。且浙西诸路开收以外,又创 行推排法,并造银关,仍然用票代银。理宗老昏颠倒,只要似道说如何,便如何施 行。

至景定五年十月,理宗驾崩。太子禥受遗诏即位,尊皇后谢氏为皇太后,改元 咸淳,是为度宗皇帝。计理宗在位四十年,改元六次,享寿六十二岁。

度宗以自己得登大宝,全赖似道请立己为太子而来,授似道为太师,晋封魏国 公,称为师臣,每遇似道入朝,必离座答礼。似道得此异数的宠眷,格外恣横了。 次年正月,度宗册立全氏为皇后。后籍隶会稽,是理宗生母慈宪夫人的侄孙女。

宝祐中,后父昭孙殁于王事。理宗以后为生母面上亲,后父又死于国事,尝召 后入中宫居住。一日,向后问道:“你父殁于王事,每一念及,很觉可哀!”后随 口答道:“妾父可念,淮、湖间的被难百姓,更可念咧!”理宗很为惊异,心想她 年纪尚轻,竟已能识大体,颇加怜爱,偶语丞相道:“全氏女出语能知大体,宜配 冢嗣,以承宗祀。”遂纳为太子妃。本来理宗从右相丁大全密请,已为太子禥聘定 知临安府顾岩女,因年未及笄;未曾入宫。等到大全被斥,顾岩亦连带罢职。台臣 咸称宜别选名族,以配皇储。理宗采纳台臣言,拟为皇子另聘,忆及母族昭孙女, 曾随父至兵州任所,秋满还朝,道出潭州,适遇蒙古将兀良合台率兵围潭,后与父 都避难入城,援兵不至,焦急万分。忽然兀良合台接到蒙哥汗讣告,连夜解围而去。 于是潭人咸谓全氏女有神人护卫,合城百姓赖以保全。昭孙挈女至临安,曾在理宗 前提及潭人语。至是理宗忽然想及,遂召后入宫。这也是全后的福泽,现在果然册 立中宫。并封杨氏为淑妃。

册后礼毕,加封贵戚勋臣。似道已知蒙古兴师问罪,一再上疏乞归。偏偏度宗 不许,遣内诗日夜交守似道赐宅外,只恐他潜逃,一面特授平章军国事,三日一朝, 又赐第西湖边的葛岭。

似道遂鸠工庀材,建筑楼阁。宅中建一大堂,取名半闲堂,供着自己的肖像, 召集锱衣在堂内做预修功德。他却征歌选舞,日访丽姝,命仆役带入赐第,供他取 乐。宫中有一叶宫女,艳丽非常,也被他逼出宫去,收作小星。每到秋天,广收蟋 蟀,在半闲堂斗蟋蟀赌彩,且召集博徒,作樗蒲戏。男女杂坐,无所不为。每间五 日,乘湖船入朝,并不赴都堂治事,命吏抱文书至葛岭赐第呈阅。大小朝政,都决 于馆客廖莹中及堂吏翁应龙之手。不过似道虽则终日嬉游,凡台谏弹劾,诸司荐辟, 及京尹畿漕等一切大事,不先关白不敢行。正人端士罢斥殆尽,滑吏争献贿赂求美 职,一时贪风大兴。兵败于外,匿不上闻;民怨于下,诛责无算。国事已弄得不可 收拾。度宗正在壮年,何得会一无所闻呢?要知度宗为太子时,就以好色著称,所 以吴潜说他不及理宗。等到即位以后,益复沉湎酒色,以军国大事尽委诸似道,他 却只管纵情色欲。宋宫定例,妃嫔召幸后,次日例须诣阁门谢恩,由知阁事书明月 日,将来如果产生皇子便有稽考。度宗朝每日至阁门谢恩的妃嫔,多至二三十人。 你想他还有什么工夫处理朝政呢?君臣既如此荒淫,哪知蒙古的忽必烈汗,因宋廷 收纳李璮,不践和约,反将郝经拘住,就命阿术为征南都元帅,带同降将刘整等南 下攻襄阳。兵抵马头山,阿璮登山察看形势,就命进抵白河口,筑城断绝宋兵粮道。 知襄阳府吕文焕得报,很是着慌,飞报乃兄宣抚使吕文德。偏偏文德并不着急,反 责文焕妄言邀功,道:“就使白河口有了敌城,襄、樊城池坚固,储粟可支十年, 有何足虑?”文焕只好缮城练兵,为固守计。那阿璮在白河口造战船五千艘,编练 水军七万,然后命史天泽围攻襄阳,又分兵袭击樊城。文德命都统制张世杰往援樊 城。行抵赤滩圃,被蒙古兵遮杀一阵,世杰大败而退。文德只好飞章向朝廷告急求 援。那时似道忽欲顺从众望,特召素有令誉的叶梦鼎为右丞相。梦鼎初尚坚辞,经 似道再三劝驾,始入都就职。不料不满一月,因梦鼎擅准转运使王玠的儿子给荫, 似道怒他未曾禀白,即罢斥部吏数人,梦鼎愤而辞职。适为似道母胡氏所闻,面责 似道:“叶丞相就是你强他出山的,又复牵制他;照你所为,后必得祸,我宁可马 上绝食而死,免得和你一同遭害!”似道素来畏惮其母,即出留梦鼎。梦鼎适闻襄 阳告急,连夜遁去。度宗至是始闻襄、樊警信,即使夏贵为沿江制置使,往援襄、 樊。时值汉水涨溢,贵即率舟师,袭攻敌兵所筑的新城。阿术早作整备,分两路杀 出,混杀一阵,贵军溺水而死的无算。统制范文虎率舟师援贵,也被蒙古兵杀得大 败。吕文德闻援师失利,忧闷非常,竟发生背疽而死。似道就调两淮制置使李庭芝 督师援襄、樊。范文虎是文德的女婿,贻书似道,愿提兵援襄,一战可干,惟不愿 受李节制,幸得成功,愿归恩相。似道允许,提出文虎一军归枢府节制。因是李庭 芝约文虎进兵,文虎只是观望不前。

似道在都,日益傲慢,往往累月不朝。只管与妓妾取乐。

一日正与群妾斗蟋蟀,拍手欢呼的当儿,忽报有钦使到来。似道答道:“大惊 小怪什么,就使御驾亲来,也要使他等一会咧。”说着只管斗蟋蟀,隔了良久,方 才出见。钦使传度宗命,请师王入朝。似道允于次日入朝,钦使告别而去。次晨, 似道入朝,度宗先加慰问,后说襄阳被围日久,危在旦夕,如之奈何?

似道佯作惊异状说道:“北兵已退,陛下从何得此不实的消息?”度宗答道: “是女嫔告朕,特召师相商议。”似道冷笑道:“陛下岂可听妇人的说话,难道满 朝大臣,都是无耳目的木偶,反使深居宫中的妇人先晓得呢?”度宗不敢多言。似 道含怒而退,就命心腹内侍,入宫查明报告军情的女嫔,方知是新承幸的林氏,竟 诬她与外人有暖昧事,强逼度宗将她赐死。

度宗不敢不依,只好令林氏勒帛自缢。可怜一个好女子,为了关心国事,无端 送了性命,就此吓得无人敢在度宗前说及军国事咧。似道明知襄阳危在旦夕,就促 范文虎统诸军往援。文虎就带领卫卒,及两班舟师十万,进至会丹滩,与蒙古兵会 战。

蒙古兵鼓噪突阵,顺流冲击。文虎早已吓得心慌意乱,略一交战,就弃甲倒戈, 向东逃去。幸得李庭芝部将张顺、张贵智勇兼全,统辖民兵,屡与敌兵交战。先则 互有胜负,后来二张俱战死。庭芝收得两人尸骸,合葬于襄阳城外,立双庙以祀二 忠。

话休烦絮。那襄阳被围五年,樊城被围四年。被困城垣坚固,粮道未绝,兼之 吕文焕植木江中,上造浮桥,藉通援兵,与樊城互相策应。蒙古兵虽勇,一时竟不 得下。都元帅阿术遂亲出督兵,将江中植木锯断,烧毁浮桥,先绝援兵之路,然后 四面进兵薄樊城,猛攻一日,城始陷落。守将范天顺自缢殉难,部将牛宫、王福也 赴火尽忠。樊城既失,襄阳益觉危急。守将吕文焕日望援军不至。蒙古兵以精锐来 攻,并用西域所献新式大炮,轰毁谯楼,士卒多越城出降。蒙古将阿里海涯在城下 力劝文焕顾全满城百姓,早日出降,定加迁擢,这是我主的诏令,决不相欺。文焕 允许出降,先纳管钥。次日,迎阿术入城,交出图籍,即同阿里海涯赴燕京。

原来蒙古主已迁都燕京,改国号为大元,以后小子也改口称为元朝。文焕入觐 元主忽必烈汗,元主即授他为襄汉大都督。

文焕遂上呈攻郢策略,并愿前驱。元主命他暂且休息,再图大举。宋廷得报襄、 樊已失,似道自请行边。度宗初尚不许,后闻鄂州已失,蒙古兵将东下赴临安,三 学生及朝臣上疏,都言非师相亲出不可,度宗不许。似道乃奏设立机连房,藉革枢 密院泄漏军情弊病。隔不多时,似道母胡氏死,诏命用天子卤簿送葬,并令百官襄 办丧事,筑墓准仿山陵。葬事毕,似道就起复入朝。他本奏请守制百日,不料度宗 忽然也患病,召御医诊察,都知他自少好色,伐性过甚,体质已亏得不可救药,犹 未便直说,但称病症不轻,所以内旨立召似道入朝。隔了几天,度宗竟然崩逝。计 共在位十年,寿只有三十五岁。遗诏命皇子显即位。显系全皇后所出,年仅四岁。 尚有长兄名昰,年令较长,为杨淑妃所生。群臣都说:“当此外患迫于眉睫,宜立 长君,方能决断朝政,立嫡不如立长为宜。臣等为宗社计安危,还望师相徇众议以 作主张。”似道悻悻然答道:“有嫡不立,便是内乱的历阶,难道诸公嫌外患不足, 尚思助长内乱么?”

群臣听了,都面面相觑,谁还敢发言呢。在似道,以为幼君嗣位,他可独揽大 权,立了长君,与己大为不利,故尔执意请皇子显嗣位。奉谢太后临朝称制,尊为 太皇太后,尊全皇后为皇太后,封兄昰为吉王,弟昺为信王,命似道独班起居。不 料帝显嗣位,尚未及改元,消息传到元朝。元主忽必烈闻得度宗去世,嗣君只有四 岁,心想这是统一中国的好机会,岂容错过。

就任命两个大元帅,一是伯颜,一是史天泽,调集诸道兵马二十万,用降将刘 整、吕文焕为向导,渡河南下,随城檄示贾似道拘使败盟的罪状。檄中有云:自太 祖皇帝以来,与宋使介交通。宪宗之世,朕以藩职,奉命南征,被贾似道遣宋京诣 我军前,恳请罢兵息民。朕即位之后,追忆是言,命郝经奉书往聘,盖为生灵计也。 而乃执之,以致师出连年,死伤枕藉,系累相属,皆彼宋自祸其民也。襄阳既降之 后,冀宋悔祸,或启令图;而乃执迷,罔有悛心,所以问罪之师,有不能已者。今 遣汝等水陆并进,布告遐迩,使咸知之。无辜之民,初无与焉,将士毋得妄加杀掠。 有去逆效顺,别立奇功者,验等第迁赏,其或固拒不从,及逆敌者,俘戮何疑。

宋廷上面,小儿为帝,晓得什么。似道还在那里朝欢暮乐,歌舞太平湖山,哪 得不要亡国呢!正是:设计有心欺幼主,背盟无术退雄兵。

欲知似道如何拒敌,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