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第099回 汪立信舍身殉国 陈直中上疏除奸


却说似道虽然歌舞湖山,逍遥葛岭,究竟襄、樊失守,更兼元朝又派二十万大 兵南下。他得到了警报,就将李庭芝罢职,改任汪立信为京、湖制置使,赵潜为沿 江制置使。监察御史陈文龙素知赵潜少不更事,告语似道道:“潜年少,难胜此重 任。”似道非但不听,反把他斥退。嗣后起用李庭芝为淮东制置使,夏贵为淮西制 置使,陈弈为沿江制置使。这班都是贪生怕死,全无韬略之人,仗着谄事似道,得 掌兵权。惟有汪立信不是贾党,并且忠勇有谋。他知元朝添派伯颜、史天泽,总制 诸道兵马南侵,急得他什么似的,连夜草书,遣人送至都中。堂吏就转送贾师相赐 第。似道拆阅来书,只见书中有云:今天下大势,十去八九,而君臣尚不以为忧。 夫天之不易假也,从古已然。此诚宜上下交修,以迓续天命之机,重惜分阴,以趋 事赴功之日也。而乃酣歌深宫,啸傲湖山,玩岁惕日,缓急倒施,卿士师师非度, 百姓郁郁深怨。欲以求当天心,俯遂民物,拱揖指挥,而折冲万里者,不亦难乎! 为今日之计,其策有二。夫内即何事乎多兵,宜尽出之江干,以实外御。算兵帐, 现兵可七十余万人,而沿江之守,不过七千里。若距百里而屯,屯有守将,十屯为 府,府有总督。其尤要害处,辄三倍其兵。事则屯舟长淮,往来游徼,有事则东西 齐奋,战守并用。刁斗相闻,馈饷不绝,互相应援,以为联络之固。选宗室大臣, 有干用者,立为统制,分东西二府,以莅任之,成率然之势,此上策也。久拘聘使, 无益于我,徒使敌得以为辞,请礼而归之,许输岁币以缓归期,不二三年,边运稍 休,藩垣稍固,生兵日增,可战可守,此中策也。二策果不得行,则天败我也!衔 壁舆榇之礼,请备以俟!

平心而论,立信此书确为救时良策。似道若能采择施行,虽不见得就能战胜元 兵,也不见得就会亡国。不料似道阅书,恶其语侵己,勃然大怒,掷书于地,骂道 :“瞎贼竟敢如此狂言!”即于书后批道:“丧心病狂,着即罢斥。”一面另调朱 絙孙为京、湖制置使兼知江陵府。似道依旧若无其事,享他的师相幸福,还不曾晓 得末日将至咧。

且说元朝命伯颜、史天泽将兵南下,不料天泽至郢,患病甚重,知难督师,奏 请元主给假就医。元主召还天泽,诸道军尽归伯颜节制,伯颜遂分大军为两道,自 与阿术由襄阳入汉江,以吕文焕将舟师为前锋,令博罗干由东道取扬州,监淮东兵, 以刘整将骑兵先行。伯颜一军,复分三路前进:索多将一军,由枣阳哨司空山;翟 招讨将一军,由老雅山窥荆南;自与阿术率阿楼罕、张弘范诸军趋郢。旌旗延袤, 前后数百里,水陆并进,直抵郢州,离城西十里安营。那时郢州守将张世杰统兵屯 郢。郢在汉北,以石为城,非常坚固。新郢在汉南,由边居谊率兵驻守。世杰早知 元兵早晚要来攻取,预为设备,横铁絙锁战舰,密植桩木于汉水中,夹以炮弩,要 津并皆施设攻具,分军把守。防御如此周密,伯颜屡次出兵袭城,皆被世杰力战而 退。元军虽勇,竟不得逞,反而伤亡无算。伯颜很为纳闷,遂召阿术问道:“你居 处襄阳五六年,江汉路径,谅必熟悉,不知有无别路可以趋郢的?”阿术答道: “我也不得而知,只可询诸土人,苟有捷径,必然晓得。”伯颜遂令他往拘土人。 阿术遂易服出营,沿江闲步,恰巧遇见一宋营侦卒,拘之入营,先用好言抚慰,然 后问道:“你可晓得有无间道可趋郢城的?”侦卒答道:“沿江九郡精锐,皆取于 二郢,若舟师出其间,骑兵不得护岸,这是险道。不若袭取黄家湾堡,东有河口, 可入藤湖,转而下江,只有三里,最为便利。”阿术据实告转伯颜。伯颜复回吕文 焕道:“侦卒话是否确实?”文焕答称:“确系实话。”伯颜遂命文焕为前驱,进 至沙洋,命俘卒持榜入城招降。不料守将王虎臣、王大用斩俘焚榜,整军御敌。伯 颜遂用金汁炮先焚庐舍,于烟焰中攻破其城,生擒虎臣、大用,进薄新郢。文焕列 沙洋所俘于城下,缚大用等使往招降。守将边居谊不答,反用伏弩乱箭中文焕右臂 并马腹,马仆,元兵挟文焕跨他马奔去。越日,宋将黄顺、任宁俱出降。文焕乃麾 兵奋勇攻城。居谊见大势已去,赴火自杀,城遂陷落。伯颜入城,以居谊忠烈殉国, 收尸瘗葬,遂进军至蔡店,大会诸将,克期渡江。那时宋将夏贵以汉、鄂舟师,分 据要害。王达守阳逻堡,朱譔孙以游击军扼中流,元兵不得进。伯颜乃用声东击西 的计策,进围汉阳,声言取汉口渡江,一面遣阿楼罕出奇兵,倍道袭沙芜口,一战 而下。夏贵果然中计,率军援汉阳,伯颜却已弃汉阳,自汉口引船入沦河,转沙芜 口以达江,遣人招降阳逻堡不应。伯颜仍用老法子,密语阿术道:“敌人以为我必 拔此堡,方能渡江,此堡很坚,攻之不易;你于今夜引铁骑三千,泛舟直趋上流, 为捣虚之计。”阿术守至黄昏,率四翼军溯流至青山矶。适值大雪,等到天明,遥 见南岸多露沙洲,即登舟指示诸将渡江,载马后随。史格一军先渡,被荆鄂都统程 鹏飞所阻,接战失利。幸得阿术引兵继至,大战中流,鹏飞退却。

阿术率军登沙洲,杀败敌军,直追至鄂东门,鹏飞受重创而逃。

伯颜得报阿术已抵鄂州,遂挥军进攻阳逻堡。夏贵闻得元兵已飞渡至沙洲,惊 得目瞪口呆,即引水军三百艘先逃,沿流东下,纵火焚西南岸,纵兵大掠而还。庐 州都统制王达、定海水军统制刘成俱战死。元兵遂入堡,分兵把守。伯颜遂渡江, 与阿术会师趋鄂州。知汉阳军王仪以城献降。朱譔孙闻元兵趋鄂,率兵往援,行至 中途,得报阳逻堡已失,吓得不敢赴援,连夜奔还江陵府。那鄂州全恃汉阳为屏蔽, 现在汉阳已失,援师又皆遁去,鄂势益孤。吕文焕列兵城下招降,程鹏飞和张晏然 度不能守,遂以州军降元。独有幕僚张山翁不屈,见元兵入城,破口谩骂。诸将掣 刀欲将他斩首,伯颜喝阻道:“此乃义士,命部下送之出城。”伯颜入城查点仓库, 即命阿尔哈率四万人守鄂,自率大军与阿术东下趋临安。

贾似道闻得鄂州已失,不得已始开府都督于临安,以黄万石等为参赞,所辟官 属,皆先命后奏;并令封桩库,拨金十万两,银五十万两,关子一千万贯,充都督 府公用;勒令王侯邸第,输助钱谷,以充军饷,且收没释道租税以备用;一面下诏 天下勤王。那时正值咸淳十年的残冬,天降大雪。似道绝足不至都督府,还只是等 在葛岭赐第中,与妻妾等围炉赏雪。凭窗遥望,六出纷飞,万山皆白,就拍着爱妾 的香肩说道:“未下雪时,满山都是枯草,一刹那变成了白银世界,好似我未开府 以前,手头没有现款,一经都督府成立,黄白物已堆满库中了。”言下哈哈大笑。 这班姬妾懂得什么,自然随声附和。殊不知末日将至,元兵将要杀来了,似道全无 心肝的,还是酒绿灯红,欢天喜地地过年。爆竹一声除旧,桃符万户更新,便是帝 显嗣位后,改元德祐的元旦。宫廷里面,依然循例庆贺。似道免不得入朝向谢太后 朝贺。霍地警报似雪片般飞来。知靳州管景模举城降元,沿江制置使陈弈同子岩也 俱降元。原来陈弈驻守黄州,伯颜使降将程鹏飞至城下诏谕,弈即使人过江,向伯 颜请求名爵。伯颜道:“吾主早有明谕,凡去逆效顺,别立奇功者,验等第迁赏, 如肯率众来归,当授以沿江大都督。”使者归报。

陈弈大喜,即亲赍图籍出降,并迎伯颜入黄州。弈即得沿江大都督,一面以书 诱子岩也以安东州降元。所有沿江诸郡,由弈致书劝降,一律望风款附。当下似道 闻得元兵已抵黄州,不免有些着慌,即调吕师夔入都,参赞都督府军事。不料师夔 不受命,即以江州降元。初,师夔提举江州兴福宫,疏请募兵以御元,奉诏与知州 钱真孙同募。现在似道召他入都参赞都督府事,任自由调遣。师夔早知大势已去, 且见吕文焕、刘整等降元后,皆得重用,所以不受似道命,即与钱真孙降元。伯颜 即命师夔知江州。师夔请伯颜入城,就廋公楼设宴招待,并选宗室二美女侑酒。伯 颜大怒道:“吾奉天子命,兴仁义师,问罪于宋,尔何以女色来蛊惑我?”说得师 夔满面羞惭,即令二女退去。

伯颜为收服人心计,就和颜悦色地入席喝了几杯,始离坐而去。

师夔马上遗书范文虎,劝他举安庆降元。文虎久有此心,一面复书许可,一面 遣使至江州迎迓伯颜。伯颜就率大兵入安庆,授文虎为两江大都督。那吕、范两人 原是贾党,似道素视为心腹的,而今相继叛宋降元。似道得到江州、安庆叛降的消 息,正地忧闷,忽尔得报元将刘整死于无为军中,又复转忧为喜。

那刘整何故猝死呢?原来他与吕文焕同为元兵向导,既至郢,伯颜命他将兵出 淮南。整意急欲渡江,请于伯颜,说道:“大军自襄樊东下,宋军必然悉力西拒, 东方空虚,可以径趋临安,一鼓而捷。”伯颜不可,命他率骑兵进攻无为军,日久 不能克,及闻吕文焕入鄂捷报,失声长叹道:“主帅迫我,使我成功后于人。”于 是忧愤成疾,竟呕血暴卒于无为城下。似道素畏整谋勇兼全,不敢出师,今得闻整 死耗,大喜道:“上天助我,岂容错过?”遂上表出师,抽诸路精兵十三万人以行。 舳舰相衔,百数十里。命宰执小事专决,大事须关白督府,不得擅行。

进次芜湖,遣人通吕师夔以议和,未曾得复。夏贵引兵来会,袖中出一书,示 似道道:“宋历只有三百二十年。”似道俯首不语,贵乃退去。似道料知夏贵等都 不可恃,心想还是瞎子汪立信忠勇,遂授立信为江淮招讨使,俾就建康募兵。

立信受诏,即至芜湖会见。似道见面,就说道:“悔不曾早用公言,以至如此, 现将奈何?”立信答道:“今江南已无一寸干净土,某去寻一片赵家地上死,要死 得分明!”语毕即行。哪知回至建康,守兵已大溃,四面皆是元军。立信知已无可 挽回,长叹道:“吾生为宋臣,死为宋鬼,终于为国一死,但就死殊觉无益。”遂 率所部数十人,至高邮以作后图。似道见军无斗志,将都叛降,料知战则必败,还 是再如前法,仍命宋京至元军,求见伯颜,请称臣奉币,如开庆原约。伯颜不许, 以复书交宋京带回。似道拆阅,上面写着:“未渡江时,议和入贡则可;今沿江州 郡,皆已我属,有何和议可言。汝若必欲求和,速来面议,缓则不及了。”似道情 知去则凶多吉少,只好置之不答。伯颜命军渡江,进围池州。池州王起宗弃官遁去, 由通判赵卯发摄州事,缮城固守。都统张林屡讽他降元,卯发不理。林遂率兵出城, 阳称巡视,阴实至元军纳降。卯发知事不济,谓夫人雍氏道:“城将破,我守臣不 当去,你先出走。”雍夫人答道:“君为忠臣,我独不能为忠臣妇么?”次日,元 兵攻城益急,卯发提笔写几上道:“国不可背,城不可降,夫妇同死,节义成双。” 遂与夫人同缢死,城遂破。伯颜问道:“太守何在?”左右以夫妇同死对。伯颜命 具棺衾合葬,祭其墓而去。似道见元兵愈逼愈近,命孙虎臣率精兵七万,军于丁家 洲,遣夏贵率战舰二千五百艘,横亘江中。似道自将后军屯鲁港。伯颜令军中作大 筏数十,采薪刍置其上,阳言焚毁敌舰,阴遣步骑夹岸以进。阿术与虎臣对阵,用 巨炮击虎臣中坚,宋军摇动。阿术挥动船数千号,乘风直进。虎臣前锋将姜才方接 战,虎臣遽过爱妾所乘舟,全军大乱。夏贵不战而走,扁船掠似道坐船,呼道: “彼众我寡,势不可支。”似道惊愕失措,鸣金收军。阿术与伯颜横击深入。宋军 杀死、溺死的不计其数,江水为之变赤。似道退驻珠金沙,召诸将商议。夏贵说道 :“吾军已胆落,不可复战,师相惟有入扬州招溃兵,迎驾海上,吾当以死守淮西。” 议毕解舟而去,似道与虎臣进奔扬州,于是镇江、宁国、隆兴、江阴等守臣,皆弃 城遁去。太平、和州、无为军相继降元。似道上书请迁都,太皇太后不许。殿师韩 震乃是似道的亲信,也以迁都为请。诏命公卿集议。王爚请坚跸,尚未决定,他已 自请罢政,不待报,连夜出都而去。时值张世杰率兵入卫,迁都之议始息。江西提 刑文天祥见了勤王诏,发郡中豪杰,并结溪峒山蛮,有众万人,遂尽散家资为军费, 率之入卫。无如国势已危如累卵,虽有一二忠臣义士,奋身卫国,也无济于事。时 值郝经弟郝庸,奉元主命来宋访兄。知枢密院事陈宜中奏请以礼送经归国,太皇太 后下诏令总管段佑护送郝经出境。总计经留宋十六年,归至燕都,隔不多时就病殁。 且说汪立信在高邮,意欲控引江汉,以挡元军,嗣闻似道师溃,建康已失,江汉守 臣都望风叛降,不禁长叹道:“时势不足有为,吾可死在宋土了。”遂作遗表,报 谢三宫,并与其子书,嘱以后事,从容扼吭而终。似道至此已穷迫无计,遂命翁应 龙缴还都督府印。陈宜中问应龙道:“似道现在何处?”应龙随口答道:“不知。” 宜中只道他已死,即上疏乞诛似道。正是:恶贯已盈终有报,救亡无术复何如。

欲知似道被诛情形,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朝十八朝艳史演义 作者:西湖居士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