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家将》第48回 杨宗保困陷金山 周夫人力主救兵


却说宋兵各要争功,如潮涌而进。邓文在后看见,亟向前谏曰:“贼兵不作妖法,见阵辄输,必有埋伏,且此处离城已远,元帅不速回去,必遭其计。”宗保曰:“兵贵神速,正直长驱而进,掩番兵之不备,则一鼓可成擒也。纵有伏兵,何足惧哉?”众军听罢,皆勇增百倍。赶近山脚,番人遗下辎重衣甲无数,宋兵不疑,一直追入笼中。

日已将晡,俄而,听得信炮一声响亮,江蛟伏兵齐起,截住笼口。后军报知宗保,宗保大惊曰:“不信忠言,果中其计。”即令众将力战杀出。呼延显、邓文当先杀出,山顶番兵木石矢箭,一齐乱发,宋军伤死无数,不能得出。待至山后,却是绝路,正是:

只因误中好人计,致使英雄一月灾。

宗保与众人被困谷中,心中惶惶。邓文曰:“番众坚守谷口,纵有羽翼,难以飞脱;只得忍耐,以图出计。”宗保曰:“地理不熟而隐机阶。雄州些须人马,犹虑不保。”文曰:“丘都监闻我等被困,彼必坚守,想亦无失。只是此中粮草乏绝,恐无救济。”宗保曰:“朝廷倚我为泰山之重,既被香兵所困,诸公可思一良策,以为保全之计。”呼延显曰:“今应州军马雄盛,可令人密往求救,方解此厄。”邓文曰:“应州贼人往来之地,难以求应;莫若径入汴京奏知,大军一到,足为番众之敌也。”宗保曰:“番营严密,但未知谁可前往?”道来罢,一人进曰:“小可愿往。”众视之,乃是刘青,小名刘招子,凡事敢为,军中号为“刘大胆”。宗保曰:“汝有何计出番营?”刘青曰:“元帅不闻孟尝君门下有鸡鸣狗盗之客乎?小可能潜形出去。”宗保大喜,即修下求救文书付之。

刘青靠黄昏左侧,秘密出笼原,望见番兵云屯雾集围守,遂变成一青犬,跑出营来。番人只道营中所畜,并无疑防。刘青得出坚壁。日已沉西,正值番众野地聚食。刘青走进粮草寨边,堆积犹如邱山,遂心生一计:取过火石,用硫磺焰硝引着,投于粮草屯里。夜风正作,一伏时,烟焰涨天,满屯通着。番人望见粮草被火,亟报知主帅来救,四下慌乱。刘青偷一匹快马,星夜往汴京去了。有诗为证:

困陷金山战阵摧,刘青勇敢有谋为。
先教粮草成烟烬,又得番营骏马回。

殷奇令部落救灭其火,粮草已烧去一半,方知宋兵有人出营,追悔无及。因下令晓夜巡军提防。

且说刘青不数日来到沛京,先报知枢密院。次日,近臣奏知:“边廷帅将全军遭困,乞救兵相援。”真宗闻奏,大惊曰:“番人是谁主兵,有此奇异?”因宣刘青入殿前问之。刘青奏曰:“往日与西番交兵,互有胜负。近来连损大将数员,元帅激怒而战。不意番人预埋伏于金山笼,引我军入伏中,遂遭其围困。且雄州声势甚急,我军粮草俱绝。乞陛下早遣援兵,庶不误事。”帝闻奏乃曰:“卿且退,待朕与群臣商议。”刘青谢恩而出。

帝问群臣:“谁可部兵前行?”柴玉奏曰:“沿边帅将,只好看守本境,难以调遣。陛下必须出榜文于部门,招募诸将中有武勇智谋超群者,充元帅、先锋之职,领兵前往。”帝允奏,即令学士院草榜张挂各门不题。

却说刘青投进无佞府,报与令婆,说知宗保被困之事。令婆大惊,问曰:“汝曾奏知圣上否?”青曰:“已先奏知,然后来见令婆。”令婆曰:“主上何日发兵救应?”青曰:“柴驸马奏道,朝廷无甚良将,不堪此行,即令出榜文,招募新将,部兵前往。”令婆乃顿足哭曰:“救兵如救火。吾孙遭困阵中,度日如年,若待临时招募,得知有人来应募否?若使再延一月,宗保性命休矣!”言罢号恸不止。

是时,穆桂英、八娘、九妹等闻知,都出堂上探问因由。令婆收泪,道知宗保全军被团之事。桂英曰:“此系朝廷大事,何不令人奏知朝廷,乞发救兵?”令婆曰:“国无良将,欲待临时招募,以充此行。我恐槽延误事,故此恼闷耳。”桂英曰:“令婆勿优,小妾当部兵救之。”令婆曰:”汝一人如何去得?”八娘、九妹曰:“女孩儿二人愿相助同往。”令婆未应。

堂前十二寡妇——周夫人(杨渊平妻,最有智识)、黄琼女(六使之妻,好使双刀)、单阳公主(萧后之女)、杨七姐(六使之女,尚未纳婚)、杜夫人(杨延嗣之妻,十二妇中,惟此一人乃天上麓星降世,幼受九华仙人秘法,会藏兵接刃之术,武艺出众,使三口飞刀,百发百中,杨府内外之人,莫不尊敬之)、马赛英(杨延德之妻,善使九股练索)、耿金花(小名耿娘子,延定之妻,好用大刀)、董月娥(杨延辉之妻,目力精锐,乃有百步穿杨之能)、邹兰秀(延定次妻,极善枪法)、孟四娘(太原孟令公养女,为渊平次妻,有力善战,军中呼为孟四娘)、重阳女(亦六使之妻,善使双刀)、杨秋菊(杨宗保之妹,武艺高强,箭法更精)——一齐近前请行。周夫人曰:“既侄儿有难,凭我等众人武艺,一者为朝廷出力,二者省令婆烦恼,定要救回宗保也。”令婆喜曰:“我观汝等并力同心,实堪此行。”即分付速准备枪刀衣甲俟候:八娘、九妹等自去整点。不题。

却说令婆次早入朝奏曰:“臣妾媳妇等,闻宗保被困,各要部兵前往救应,与朝廷建功,乞陛下允臣妾所奏。”帝问群臣,柴玉进曰:“臣虑无人应募,正欲请命是事。陛下允其奏,管教成功在即。”帝大悦曰:“令婆若能为朕分忧,救回元帅,当勒名金石,以表杨门之功。”令婆谢恩。帝亲赐金厄一对。乃下敕,封杨渊平之妻周氏授上将军之职,部领精兵五万,前往救应。

敕旨既下,周夫人等已各整备完全,都出堂前,辞别令婆起行。令婆曰:“军情紧急,汝众人当倍道而进。番蛮性顽,着知救兵来到,必要乘势赶来,各宜用心,勿负主上之命。今宗保被困已久,须预遣人报知,以安其心。只此叮咛,各宜牢记。”周夫人领命。

即日饮罢饯酒,一声炮响,十二员女将齐齐出府,各执一样兵器,端坐于马上,英英凛凛,白皂旗下,军威百倍。宋真宗与文武在城楼上观望,顾谓侍臣曰:“朕今日视杨家女将出兵,军前锐气,胜如边将远矣,此一回管取克敌。”柴玉曰:“诚如陛下所言。”是日君臣各散。

只说周夫人等军马离汁京,以刘青为前哨,浩浩荡荡,望雄州进发。时值二月天气,风和日暖。但见:

马似飞龙乘紫雾,人如猛虎逐长风。
杏花扑鼻行骢稳,野水清流急济中。

宋兵进发数日,望雄州不远,刘青曰:“近城便是森罗、黑水二国营寨,夫人只好于此屯住,徐议交锋。”周夫人然其言,下令分作三营:着重阳女、九妹、杨七姐、黄琼女、单阳公主五人,率兵二万,屯左壁;杨八娘、杜夫人、马赛英、耿金花四人,率兵二万,屯右壁;自与穆桂英、董月娥、邹兰秀、孟四娘部兵一万,屯中壁。分付众人,交兵之际,互相救应。重阳女等得令,各部兵分屯。不题。

却说消息传入三太子寨中,三太子曰:“若使救兵缓来十日,宋将皆已授首,雄州破在旦夕。”即召殷奇商议迎敌之策。奇曰:“哨马报说,宋人皆是女将主兵,此国无良将可知矣。今彼分作三大营寨屯扎,若只攻一处,则两处兵必来救应。须分兵前后,令孟辛同白圣将先战,审其行兵动静,然后以计破之可也。”三太子然其言,即发帖文报知孟辛等。孟辛得令,欢然领诺,整点军马齐备。

次日天明,于平川旷野列阵邀战。宋左营九妹、杨七狙出迎。红旗开处,九妹马上指敌将而骂曰:“胡蛮好好退兵,饶汝一死;不然,诛灭无遗。”孟辛大怒,即骤马舞铁锤来战。九妹舞刀来迎。两马相交,二人战上数合,孟辛佯输而走,九妹驱兵赶进。百花公主率轻骑从旁截出,与九妹接战数合,百花又败。九妹不舍,勒骑追之。公主较其来近,取出流星锤,转身一放,正中九妹坐马,其马负痛,掀跌九妹于阵中。百花公主正待挥刀砍下,不提防杨七姐一矢射中百花公主左臂,翻落马下,宋兵竞前捉之。孟辛奋力来救,刘青率部军绕进,森罗国兵大败,孟辛单马走投白圣将营中去了。杨九妹等乃收军还营。众人解百花公主人中营见周夫人。夫人曰:“且将槛车囚起,以候回军发落。”军校得令,将百花公主槛囚不题。

忽报黑水国部落索战。周夫人召集二营商议,因间:“谁出兵迎敌?”重阳女应声曰:“小将愿往。”周夫人曰:“更得一人副之为美。”穆桂英进曰:“妾身相助出敌。”夫人大悦,付兵一万与二人前往。重阳女得令,与桂英部兵扬旗而出,列阵搦战。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杨家将 作者:佚名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