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岳全传》第22回 结义盟王佐假名 刺精忠岳母训子


诗曰:

寂寞相如卧茂陵,家徒四壁不知贫。世情已逐浮云变,裘马谁为感激人?
大盗徒然投币帛,新君仗尔整乾坤。只看贤母精忠训,便识将军报国心。

话说众兄弟不肯安贫,各自散去,岳大爷正在悲伤之际,恰遇着那人来叩门。岳大爷开了进来,只见那人一直走上中堂,把包袱放下,问道:“小弟有事来访岳飞的,未知可是这里?”岳爷道:“在下就是岳飞,未知兄长有何见教?”那人听了,纳头便拜道:“小弟久慕大名,特来相投,学些武艺。若蒙见光,情愿结为兄弟,住在宝庄,以便朝夕请教。不知尊意若何?”岳爷道:“如此甚妙!请问尊姓大名?尊庚几何?”那人道:“小弟姓于名工,湖广人氏,行年二十二岁。”岳爷道:“如此叨长一年,有屈老弟了!”那人大喜,就与岳飞望空八拜,立誓:“永胜同胞,各不相负。”拜罢起来,于工取出白银二百两送与岳飞,岳飞推辞不受。于工道:“如今既为兄弟,不必推逊了。”

岳爷只得收了,就进去交与母亲,遂转身出来。于工道:“哥哥有大盘子,取出几个来。”岳爷道:“有。”即进房去,向娘子讨了几个盘子出来交与于工。于工亲自动手,把桌子摆在中间,将盘安放得停当。打开黄包裹,取出十个马蹄金,放在一盘。又取出几十粒大珠子,也装在一盘。又将一件猩红战袍,一条羊脂玉玲珑带,各盛在盘内。又向胸前取出一封书来,供在中央,便叫:“大哥快来接旨!”岳大爷道:“兄弟,你好糊涂,又不说个明白,却叫为兄的接旨。不知这旨是何处来的,说明了,方好接得。”那人道:“实不瞒大哥说,小弟并非于工,乃是湖广洞庭湖通圣大王杨幺驾下,官封东胜侯,姓王名佐的便是。只因朝廷不明,信任奸邪,劳民伤财,万民离散。目下微、钦二帝被金国掳去,国家无主。因此我主公应天顺人,志欲恢复中原,以安百姓。久慕大哥文武全才,因此特命小弟前来聘请大哥,同往洞庭湖去扶助江山,共享富贵。请哥哥收了。”岳大爷道:“好汉子,幸喜先与我结为兄弟。不然,就拿贤弟送官,连性命也难保了!我岳飞虽不才,生长在宋朝,况曾受承信郎之职,焉肯背国投贼?兄弟,你可将这些东西快快收了,再不要多言。”王佐道:“哥哥,古人云天下者,非一人之天下,惟有德者居之。不要说是二帝无道,现今被兀术掳去,天下无主,人民离乱,未知鹿死谁手?大哥不趁此时干功立业,还待何时?不必执迷,还请三思!”岳大爷道:“为人立志,如女子之守身。岳飞生是宋朝人,死是宋朝鬼。纵有陆贾、随何之口舌,难挽我贯日凌云之浩气。本欲屈留贤弟暂住几日,今既有此举,嫌疑不便。贤弟速速请回,拜复你那主人,今生休再想我。难得今日与贤弟结拜一场,他日岳飞若有寸进,上阵交锋之际,再得与贤弟相会也!”王佐见岳飞侃侃烈烈,无可奈何,只得把礼物收了,仍旧包好。

岳大爷遂走进里边,叫母亲把方才那个银包取出来。安人取了出来,交与岳爷接了,出来对王佐道:“这银包请收了。”王佐道:“又来了!这聘礼是主公的,所以大哥不受。这些须礼物虽然不成光景,乃是小弟的敬意,仁兄何必如此!”岳大爷道:“兄弟,你差了。贤弟送与为兄的,我已收了。这是为兄的转送与贤弟的,可收去做盘缠。若要推辞,不象弟兄了。”王佐谅来岳飞是决不肯收的了,也只得收下。收拾好了,拜辞了岳爷,仍旧背上包裹,悄然出门,上路回去,不提。

却说岳爷送了王佐出门,转身进来,见了安人。安人问道:“方才我儿说那朋友要住几日,为何饭也不留一餐,放他去了,却是何故?”岳大爷道:“母亲不要说起!方才那个人先说是要与孩儿结拜弟兄,学习武艺,故此要住几日。不料乃是湖广洞庭杨幺差来的,叫做王佐,要聘请孩儿前去为官。被孩儿说了他几句,就打发他去了。”岳安人道:“原来如此。”又想了一想,便叫:“我儿你出去端正香烛,在中堂摆下香案,待我出来,自有道理。”岳爷道:“晓得!”就走出门外,办了香烛,走至中堂,搬过一张桌子安放居中。又取了一副烛台、一个香炉,摆列端正,进来禀知母亲:“香案俱已停当,请母亲出去。”

安人即便带了媳妇一同出来,在神圣家庙之前焚香点烛。拜过天地祖宗,然后叫孩儿跪着,媳妇磨墨。岳飞便跪下道:“母亲有何吩咐?”安人道:“做娘的见你不受叛贼之聘,甘守清贫,不贪浊富,是极好的了!但恐我死之后,又有那些不肖之徒前来勾引,倘我儿一时失志,做出些不忠之事,岂不把半世芳名丧于一旦?故我今日祝告天地祖宗,要在你背上刺下‘精忠报国’四字。但愿你做个忠臣,我做娘的死后,那些来来往往的人道:‘好个安人,教子成名,尽忠报国,流芳百世!’我就含笑于九泉矣!”岳飞道:“圣人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母亲严训,孩儿自能领遵,免刺字罢!”安人道:“胡说!倘然你日后做些不肖事情出来,那时拿到官司,吃敲吃打,你也好对那官府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么?”岳飞道:“母亲说得有理,就与孩儿刺字罢!”就将衣服脱下半边。安人取笔,先在岳飞背上正脊之中写了“精忠报国”四字,然后将绣花计拿在手中,在他背上一刺,只见岳飞的肉一耸。安人道:“我儿痛么?”岳飞道:“母亲刺也不曾刺,怎么问孩儿痛不痛?”安人流泪道:“我儿!你恐怕做娘的手软,故说不痛。”就咬着牙根而刺。刺完,将醋墨涂上了,便永远不褪色的了。岳飞起来,叩谢了母亲训子之恩,各自回房安歇,不表。

书中再讲到汤阴县县主徐仁,奉着圣旨,赍了礼物,回到汤阴,来聘岳飞。那一日带领了众多衙役,抬了礼物并羊酒花红等件,来到岳家庄叩门。岳飞开门出看,认得是徐县主,就请进中堂。徐仁便叫:“贤契,快排香案接旨!”岳飞暗想:“我命中该有这些磨折!昨日王佐来叫我接旨,今日徐县尊也来叫我接旨。我想现今二帝北辕,朝内无君,必定是张邦昌那奸贼僭位,放我不下,故来算计我也!”便打一躬道:“老大人,上皇、少帝俱已北狩,未知此是何人之旨?说明了,岳飞才敢接。”徐仁道:“贤契,你还不知么?目今九殿下康王从金营逃回来,泥马渡了夹江,现今即位金陵。这就是大宋新君高宗天子的旨意。”岳飞听了大喜,连忙跪下,徐仁即将圣旨宣读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闻多难所以兴邦,殷忧所以启圣。予小子遭家不造,金冠猖狂,二帝北辕,九庙丘墟。朕荷天眷,不绝宋 柞,泥马渡江,诸臣拥戴,嗣位金陵。但日有羽书之报,夜有狼烟之警,正我君臣卧薪尝胆之秋,图复中兴报仇雪耻之日也。必有鹰扬 之将,急遏猾夏之虞。兹尔岳飞有文武全才,正堪大用。故命徐仁赉赐黄金彩缎、羊酒花红,即着来京受职,率兵讨贼,珍灭腥膻,迎 二帝于沙漠,救生民于涂炭。尔其倍道兼进,以慰朕怀!钦哉!特旨。

徐仁读罢,便将圣旨交与岳飞。岳飞双手接来,供在中央。徐仁道:“军情紧急,今日就要起身。我在此相等,贤契可将家事料理料理。”岳飞道:“既是圣旨,怎敢迟延!”就请徐仁坐定。将聘礼收进后堂,请母亲出来坐了,李氏夫人侍立在傍。岳飞告禀母亲:“当今九殿下康王在南京即位,特赐金帛,命徐县尊前来聘召孩儿赴阙。今日就要起身,特此拜别。”安人道:“今日朝廷召你,多亏周先生教训之恩,还该在他灵位前拜辞拜辞才是。”

岳飞领命,就将皇封御酒打开,在周先生灵位前拜奠了,又在祖宗神位前拜奠已毕。然后斟了一杯酒跪下,敬上安人。安人接在手中,便道:“我儿!做娘的今日吃你这杯酒,但愿你此去为国家出力,休恋家乡。得你尽忠报国,名垂青史,吾愿足矣。切记切记!不可有忘!”岳飞道:“谨遵慈命!”安人一饮而尽。岳飞立起来,又斟了一杯,向着李氏夫人道:“娘子,不知你可能饮我这杯酒么?”李氏道:“五花官诰,尚要赠我,这杯酒怎么吃不得?”岳爷道:“不是这等说!我岳飞只得孤身,并无兄弟,如今为国远去,老母在堂,娘子须要代我孝养侍奉。儿子年幼,必当教训成人。所以说娘子可能饮得此酒也!”李氏夫人道:“这都是妾身分内之事,何必嘱咐?官人只管放心前去,不必挂怀,俱在妾身上便了。”接过酒来,一饮而尽。这些事,那徐仁在外俱听得明白,叹道:“难得他一门忠孝!新主可谓得人,中兴有日也。”就吩咐从人,将岳飞衣甲挂在马上,军器物件叫人挑了。

岳飞拜别了母亲,又与娘子对拜了两拜。走出门来,但见那徐县主一手牵着马,一手执鞭道:“请贤契上马!”岳飞道:“恩师,门生怎敢当此!”徐仁道:“贤契不要看轻了!当今天子本要亲来征聘,只因初登大位,不能远出,故在金銮殿上,赐我御酒三杯,命我代劳。如萧相国‘推轮捧毂’故事,贤契不必谦逊也!”岳飞只得告罪上马,县主随在后边送行。正待起行,忽见岳云赶来,跪在马前。岳爷见了问道:“你来做什么?”岳云道:“孩儿在馆中,听得人说县主奉旨来聘爹爹,故此孩儿赶来送行。二来请问爹爹往何处去?做什么事?”岳爷道:“为父的因你年幼,恐不忍分离,故不来唤你。你今既来,我有几句话吩咐你:今为父的蒙新君召去杀鞑子,保江山。你在家中,须要孝顺婆婆,敬奉母亲,照管弟妹,用心读书。牢记!牢记!”岳云道:“谨遵严命!但是这些鞑子,不要杀完了。”岳爷道:“这是为何?”岳云道:“留一半与孩儿杀杀。”岳爷喝道:“胡说!快些回去!”岳云到底是个小孩子,并不留恋,磕了一个头,起来跳跳舞舞的回去了。

这里徐仁走了几步,叫声:“贤契先请前进,我回县收拾收拾就来。”岳飞道:“恩师请便。”徐仁别了,自回县中料理粮草,飞马赶上岳飞,一同进京。在路无话。不一日,到了金陵,一齐在午门候旨。黄门官奏过天子,高宗传旨宣召上殿。徐仁引岳飞朝见缴旨。高宗道:“有劳贤卿了!”敕赐金帛彩缎,仍回汤阴理事,不日再加升擢。徐仁谢恩退朝,自回汤阴,不提。

且说高宗见岳飞相貌魁梧,身材雄壮,十分欢喜,便问众卿家:“岳飞到来,当授何职?”宗泽奏道:“岳飞原有旧职,是承信郎。”高宗道:“此乃父王欠明,今暂封为总制,候后有功,再加升赏。”岳飞谢恩华,又命赐宴。高宗又将在宫中亲手画的五幅大象,取出来与岳飞一幅一幅看过。高宗道:“此乃是金国粘罕弟兄五人的象,田可细细认着,倘若相逢,不可放过!”岳飞道:“臣领旨。”高宗道:“现今大元帅张所掌握天下兵权,卿可到他营前效用。”岳飞谢恩,辞驾出朝。

来到帅府,参见了元帅。张所见了岳飞,好生欢喜。次日就令岳飞往教场中去挑选兵马,充作先行。岳飞领令,就去挑选。选来选去,只选了六百名,来见元帅。元帅道:“我的营中,你也去挑选些。”岳飞又去挑选了二百名,连前共有八百名,来禀复元帅。张所道:“难道一千人都挑不足么?”岳飞道:“就是这八百罢!”元帅遂令岳飞领八百兵,作第一队先行。于是再问:“那一位将军,敢为二队救应?”连问了几声,并无人答应。元帅道:“都是这样贪生怕死,朝廷便无人出力了!待我点名叫去,看他怎样躲过。”便叫山东节度使刘豫,刘豫答应一声:“有!”元帅道:“你带领本部人马,为第二队先行。本帅亲率大军,随后就到。”刘豫无奈,只得勉强领令,即去整顿人马。

到了次日,张所率领岳飞、刘豫入朝来辞驾,恰有巡城指挥来奏:“今有强盗领众来抢仪凤门,声声要岳飞出阵,请旨定夺。”高宗听奏,传旨就着岳飞擒贼复旨。岳飞领旨,辞驾出朝,带领这八百儿郎出城,来到阵前。只见对阵许多喽罗,手中拿的,那里是什么枪刀,都是些锄头、铁搭、木棍、面刀,乱哄哄的,不成模样。岳爷大喝一声:“那里来的毛贼?快快来认岳飞!”喝声未绝,只见对阵里跑出一马,马上坐着一个强人,生得来青面獠牙,十分凶恶。若不是《西游记》中妖精出现,即便是《封神传》内天将临凡。正是:未辨入山擒虎豹,先来沿海斩蛟龙。不知岳爷捉得强盗否,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说岳全传 作者:钱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