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岳全传》第47回 擒叛臣虎将勤王 召良帅贤后赐旗


诗曰:

中兴功业岂难收,为报君王莫重忧。此去好提三尺剑,管教斩却贼臣头。

却说牛皋、吉青二人正待发作,辕门外一时喧嚷起来。不道惊动了韩元帅在大堂听得了,即着家将出外查问。那家将领命出来,见了牛皋、吉青,便问道:“你两个是何人?敢在这里喧嚷!”牛皋道:“俺们俩个乃是岳元帅帐前的统制官,奉令来见元帅,有机密大事。偏偏这狗头不肯与我通报。”那家将听得是岳爷差来的将官,况有机密事,不敢怠慢,便道:“二位将军请息怒!旗牌不晓得是将军,多有得罪!且请少待,待小将进去通报便了。”牛皋道:“还是你好说话,便宜了这狗头一顿拳头。”那家将慌忙进内报知,韩元帅即命请进相见。二人直至后堂,参见已毕,将书呈上。韩元帅拆开看毕,十分吃惊,说道:“既有此变,你二位先行,照计行事,本帅即起兵,随后就来便了。”

二人别了韩元帅,飞奔望临安一路而来。将近城不多远,牛皋对吉青道:“待我先去,吉哥你随后就来。”牛皋拍马来至城下,高叫道:“俺乃岳元帅部将牛皋,有紧要事要见苗、刘二位王爷的。”那苗、刘二人正在巡城,见牛皋来叫门,况是单人匹马,便令军士开城放进。牛皋见了苗、刘道:“乞退左右,小将有要言奉告。”二贼道:“我左右俱是心腹将士,有话但说不妨。”牛皋道:“岳元帅叫小将多多拜上二位王爷,说:我家元帅立了多少大功,杀退金兵,那康王全无封赏,反将他黜退闲居。那些无功之人反在朝中大俸大禄的快活,心中实是不平。今二位王爷,何不将康王贬入冷宫?太子三四岁的孩子,那里做得皇帝!二位王爷何不将天下平分?我元帅情愿小助一臂。”苗、刘二人听了,大喜道:“若得你家元帅肯来助我,我就封他王位,同享富贵,决不食言!”

随带了牛皋来至午门,进大殿坐下,牛皋站在旁边,商议写书报复岳元帅。忽见军士来报:“城外有一姓吉名青的将军叫门,候二位王爷发令。”牛皋道:“这是我的兄弟,因康王不用他,逃在太行山落草!是我前日写书叫他来的。”苗、刘二贼道:“既如此,放他进来。”不一时,吉青来至午门下马,进大殿来朝见了,站在旁边。又一会,又有军士来报道:“韩世忠带领人马已到城下,口口声声要拿二位王爷。”二贼听报,正在惊慌,又有军士来报:“仆射朱胜非已去开城迎接韩世忠了。”二人大惊道:“谁与我先去拿了朱胜非来?”牛皋应声:“待我来拿!”上前一步,伸手一把把苗傅拿住,吉青也上前把刘正彦拿下。两边众军正待动手来救,牛皋、吉青大喝一声:“哪个敢上来讨死!”牛皋一手举锏就打。吉青一手把刘正彦挟在肩膀下,一手拔出腰刀,大喊:“哪个敢上来,我先杀了刘贼,也休想要活一个!”

众军士正在两难之间,那殿后早有一班值宿禁军,晓得拿住了苗、刘二贼,一齐杀将出来。那苗、刘手下这班军士看见势头不好,一哄的都下殿逃走去了。牛皋、吉青拿了二贼,也下殿来。外边韩元帅兵马已至午门,正遇着牛皋、吉青献上二贼。韩元帅吩咐立刻斩首,领兵分往二人家中,将两家人口尽行抄灭。一面搜捕余党,一面聚集文武百官,请高宗登殿。

众朝臣请安已毕,高宗降旨道:“朕遭此二贼之害,几乎不保!韩世忠勤王有功,加封为蕲王,钦赐金帛仍回镇江。牛皋、吉青力擒逆贼,即封为左右二都督,随朝保驾!”牛皋道:“你这个皇帝老儿,不听我大哥之言,致有此祸!本不该来救你,因奉了哥哥之令,故此才来。今二贼已诛,俺们两个要去回复大哥缴令,那个要做什么官!”说完,竟自出朝上马,回汤阴去了。高宗传旨,将二贼首级祭奠王元帅,钦赐御葬。韩元帅在临安耽搁了两日,也辞驾仍回润州,不表。

再说高宗皇帝复登大宝,太平无事。到了绍兴七年春日,有兵部告急本章入朝启奏道:“山东九龙山杨再兴作乱。”又报:“湖州太湖水贼戚方、罗纲、郝先,聚众谋反,十分猖獗。”接连几道告急本章,弄得高宗仓惶无措,便问众公卿:“有何良策,剿除诸寇?”当有太师赵鼎奏道:“诸寇猖狂,须得岳飞去剿,他人恐难当此重任。”高宗道:“前已差官去召他来京受职,被他手下牛皋、吉青等打回,又将旨意扯碎。朕念他前擒苗、刘二贼有功,故尔不究。今若再去召他,恐他不肯奉沼,如之奈何!”当时诸臣计议,并无良策。高宗传旨退朝,明日再议,各官退班,天子回驾入宫。

魏氏娘娘见高宗面带忧容,闷闷不乐,便上前启奏道:“万岁今日升殿,有何事故,龙颜不悦?”高宗遂道:“众寇作乱,大帅赵鼎保奏岳飞方能平服。朕今要召岳飞入朝,命他征剿众寇,恐他不肯应召到京,故尔忧闷。”娘娘听了,奏道:“臣妾为万岁绣成一对龙凤旌旗,如今中间再绣成‘精忠报国’四字。主公差官赐与岳飞,或者肯来亦未可知。”天子大喜,即命娘娘绣成四字。差官资旨,并娘娘懿旨龙凤旌旗一对,往汤阴县宣召岳飞,即日进京。差官领旨出京,星夜赶到汤阴。

岳爷闻知,连忙出迎,接到大堂,摆列香案,俯伏在地。钦差开读圣旨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岁寒知松柏之心,国难见忠贞之节。朕以藐躬,谬膺大宝。迩者获罪于天,国事多艰,以致胡马长驱, 干戈鼎沸。赖尔岳飞竭力勤王,尽心捍御,得以偏安一隅。深惭二帝蒙尘,狼烟暂息,兵燹重兴。今杨再兴称兵于九龙山畔,戚 方虽么磨小寇,罗纲实蛊国奸民。正国家多事之秋,宜臣子枕戈待旦之日也!岂宜高卧北山,生观荆棘?皇后亲绣龙凤旌旗,用 表‘精忠报国’。尔其火速来京,起复旧职,统领熊罴之将,再驱虎豹之师,殄灭群凶,奠安社稷。朕不吝茅土之封,预开麟阁 以待。钦哉!岳元帅谢恩已毕,款待钦差。饮差辞别,先自回京复旨。

岳爷一面打点行装,一面去邀众弟兄一齐到来。岳爷道:“圣上特旨,差官来召我们出兵剿寇。皇后又亲绣一对龙凤旗,并赐‘精忠报国’四字。只得奉诏进京去,特请众弟兄们同去面圣。”牛皋道:‘戏是不去的。那个瘟皇帝,太平无事,不用我们。动起刀兵来,就来寻着我们替他去厮杀,他却在宫里快活。”岳爷道:“贤弟休如此说!自古道君要臣死,臣不敢不死。你我已经食过君禄,况为人在世,须要烈烈轰轰做一番事业,显祖扬名,岂肯老死蓬蒿!我们此去必要迎还二圣,恢复中原,方遂一生大愿。贤弟们可将家眷各各送归家乡故里,好放心前去于功立业,方不负此一世!”众人齐声道:“大哥言之有理。”众弟兄们即便辞出。

回到家中,各将家眷送回家乡,陆续来至帅府,伺候岳爷起身,李氏夫人与媳妇巩氏,置酒与岳爷父子送行。岳爷饮酒中间,吩咐些家务,即刻起身。那些地方官俱来送行。岳爷相见谢道:“不敢劳动各位大人,只是家下还求照拂!”众官一齐躬身答道:“当得效劳!”众官辞别起身。岳爷别了夫人,即同众弟兄发扛起程,望临安而来。正是:

从来世乱识忠臣,龙凤旌旗宠异群。应诏速趋君命召,轰轰烈烈岳家军。

话休絮烦。单说岳爷一路来至润州,会见了韩元帅。两人说了些国家之事,即便辞行。韩元帅送了一程,两人分手而别。岳爷到了临安,进朝见驾。天子大喜,命岳飞官复旧职,待平寇之后,再行升赏!岳元帅谢了思。天子传旨,命兵部发兵十万,户部支拨粮草。岳元帅辞驾,就要祭旗发兵。高宗问道:“元帅此行,先平何寇?”岳飞奏道:“先平了九龙山杨再兴,后平太湖。”高宗闻奏大喜,即赐御酒三杯,以壮行色。岳元帅谢了恩出朝,到营中,令牛皋带兵三千为先锋。又命公子岳云趱催粮草军前应用,吩咐道:“粮乃三军重事,可晓得军中一日无粮,三军就要鼓噪!不可视为儿戏!”岳公子领令而去。元帅大兵随后起行,一路上,但见:

滚滚人行如泄水,滔滔马走似狻猊。风声吹动金铙壮,云影

飘扬圣赐旗。

先说牛皋一路上穿州过府而来,到了山东九龙山。军士报道:“前面是九龙山了。”牛皋道:“抢了九龙山,然后扎营。”军士领命,一齐来至九龙山下呐喊。那边喽罗报上山来说道:“有宋将在山前讨战,请令定夺。”杨再兴闻报,随即带领喽罗下山来,一字排开,便叫一声:“那里来的毛贼,敢到此地来寻死?”牛皋大喝道:“你这狗强盗,见了俺牛老爷,还不下马受缚?”杨再兴道:“吓!你就是牛皋么?不是我的对手,且等岳飞来会我罢!”牛皋大怒,提起锏便打,杨再兴抡枪招架。战有十二三个回合,牛皋战他不过,只得败下阵来。杨再兴也不追赶,回山去了。牛皋败下来,传令三军,离山数里下营,候元帅大兵到来。

不一日,岳元帅大兵已到,牛皋出营迎接元帅。元帅问道:“牛皋,你曾会战么?”牛皋禀道:“有一个贼子,白马银枪,战有十二三个回合,小将败了,他也不来追我,故此不曾再战。”众将听了,都微微笑道:“如此说,牛哥打了败仗了!”元帅又问道:“那人叫甚名字?”牛皋道:“这却不曾问他。”岳爷道:“牛兄弟!你随我出兵多年,还是这等冒失,连姓名也不问,就与他动手。倘然立了功,那功劳薄上怎么样个写法?下次交战,必须要问了姓名,然后打仗。可记得当年你在汴京小校场中会的杨再兴?你前日会战的,可是他么?”牛皋连连点头道:“小弟一时却忘了,正是此人。”元帅大笑道:“既然是他,你那里是他的对手!待我明日亲自出马,劝他归顺了,岂不是好?”

到了次日,天尚未明,元帅吩咐:“擂鼓!点齐众将随我出阵。”众将上前禀道:“杀鸡焉用牛刀!谅一草寇,待末将等前去拿来,何劳元帅亲自出马?”岳爷道:“列位有所不知,非我今日要立功。只因这个杨再兴乃是一员虎将,本帅亲自出马去,收降这个英雄来做个臂膀,相助国家,故尔要亲自出马。还有一说,为兄的今日出战,若我胜了他,也不要贤弟们上前;为兄的打了败仗,也不要贤弟们上前。违令定按军法。”从将齐应一声:“得令!”又有上前来禀道:“元帅可带末将等去,看看元帅怎么样一个战法。”元帅道:“既然如此,皆可同去,只不要上前帮助就是。”说毕,竟出大营,来到九龙山下讨战。众将俱在后头观看。那边喽罗飞报上山,杨再兴领兵下山来会岳飞。岳爷抬头观看,那杨再兴怎生打扮?但见:

头戴凤翅银盔,身穿鱼鳞细甲。手执滚金枪,腰悬竹节钢。村一件白战袍,跨一匹银鬃马。面白唇红,微须三绺;腰圆膀阔,头大声洪。真个是:英雄盖世无双将,百万军中第一人!

岳元帅拍马上前道:“杨将军,别来无恙?”杨再兴听了,便道:“岳飞,休得扯谎!我和你在何处会过,今日在此讲这鬼话?”岳爷道:“将军难道忘记了么?曾在汴京小校场中,与将军会过一次!”杨再兴想了一想道:“吓!你可就是那枪挑小梁王的岳飞么?”元帅道:“然也!我有一言奉告,将军乃将门之后,武艺超群,为何失身于绿林?岂不有拈祖宗,万年遗臭!况将军负此文武全才,何不归顺朝廷,与国家出力,扫平金虏,迎还二圣?那时名垂竹帛,岂不美哉?”杨再兴呵呵笑道:“岳飞,你且住口!我杨再兴岂是不知道理之人?当日宣和皇帝,任用蔡京、童贯等一班奸佞。梁师成督造岳庙,大兴工役;朱囗采办花石纲,竭尽民膏。又听奸臣与金人约会攻辽,以致金人入寇,传位靖康,懦弱无能,俱被掳了。若果有中兴之主,用贤去奸,奋志恢复,何难报仇雪恨,奠安百姓?无奈当今皇帝,只图偏安一隅,全无大志。不听忠言,信任奸邪,将一座锦绣江山弄得粉碎!岂是有为之君?你不若同我在山东举义,先取了宋室,再复中原,共享富贵。何苦辅此昏君!你若不听我言,只怕将来死无葬身之地,懊悔无及也!”岳爷道:“将军差矣!为臣尽忠,为子尽孝。生于大宋,即为宋臣。况你杨门世代忠良,岂可甘为叛逆,玷辱祖宗!若不听我良言,只得与你决一胜负。”杨再兴道:“岳飞,你岂不知男子不能流芳百世,亦当遗臭万年!我是好言相劝。既然不听,不必多言,放马过来!”岳爷道:“住着!我和你各把兵将退后,只我一个对你一个,各显手段。”杨再兴道:“如此甚好!”即命众喽罗退回山寨。岳爷亦传令众将退后,不许上前。二人两马催开,双枪并举。但见:

岳爷爷枪舞梨花,当心便刺;杨再兴矛分八叉,照顶来挑。 这个枪来,犹如丹桂簇;那个矛去,好似雪花飘。

真个是:

战作一团,不分胜负;杀做一处,难定输赢。

二人大战三百余合,不分胜负。看看天色已晚,各自收兵回营,约定明日再战。到了次日天明,岳元帅带领众将又至阵前。杨再兴早已等候。岳元帅吩咐众将,退下三箭之地观看,如有上来者斩。两个拨开战马,抡枪交战。一个前披后拨,一个左勾右挑,好似:两条龙夺食,一对虎争餐。

二人正在大战,不分胜败。不道那岳云公子解了兵粮来到营门交割,那军士回禀公子:“元帅不在营中,亲自与杨再兴交战去了。”岳云即叫军士们看守粮草,一马跑到阵前来看,但见父亲与那员贼将厮杀,众位叔父一齐远远的观看。牛皋一眼看见是岳云,便道:“侄儿,你来得正好。快些上去帮助你父亲,拿了这个强盗,就完了事了。”岳云不知就里,便应声:“晓得!”把马一催,出到阵前叫道:“爹爹少歇,待孩儿来拿这逆贼。”那杨再兴喝声:“住着!岳飞,你军令不严,还做什么元帅?我不与你战了。”拨转马竟自回山。岳爷红着脸,只得收兵回营。

到帐中坐定,岳云上来交令。元帅大怒,喝叫左右:“与我把这逆子,绑去砍了!”岳云茫然不知缘故?众将心中是明白的,连忙一齐跪下,苦苦求饶,说道:“公子解粮才到,不知就里,故此犯了军令,求元帅开恩!”元帅道:“众将求饶,放他转来。死罪饶了,活罪难免,与我捆打四十!”军士只得把公子捆翻,打到二十棍,牛皋在旁想道:“这个明明是我害他打的。”连忙上前禀道:“牛皋代侄儿打二十,求元帅恩准!”岳爷道:“即是兄弟说了,看你面上,免打放起。”叫张保:“你可将岳云背上山前,对杨再兴说:‘公子运粮初到,不知有这军令在先,故此莽撞。本要斩首,因众将求饶免死,打了二十大棍,送来验伤请罪!’”

张保得令,背了公子往九龙山来,到了山前,将公子放下,对守山喽罗说知。喽罗上山报知大王。杨再兴下山来看,只见张保跪下禀道:“这是公子岳云。为因解粮才到,不知有这个军令,故尔冒犯了大王。元帅回营,要将公子斩首以正军法。众将再四讨饶,故此打了二十大棍,送来验伤请罪!”再兴道:“如此还象个元帅。你回去,可约你元帅明日再来会战。”张保答应一声,依先背了公子回营,来见元帅,把杨再兴相约再战的话禀明。

这日,天色已晚,元帅退至后营,岳云、张宪两边站立。元帅回转头来,见那岳云泪流满面。岳爷道:“为父的就打了你这几下,怎么敢如此怀恨,这时候还在流泪么?”岳云道:“孩儿怎敢怨恨爹爹?只因想起太太若在时,闻得孩儿受刑,必定要与孩儿讨饶。一时动念,故此流下泪来。”岳爷听了此言,不觉伤心起来,便道:“你去安歇了罢!”岳云答应,遂与张宪一齐退出后营。

岳爷独自一人坐在那里,心头纳闷,就靠在桌子上蒙眬睡去。忽见小校来报:“杨老爷来拜。”岳爷思想:“那个什么杨老爷?”正待要问,只见外边走进一位将官来,头戴金盔,身穿金甲;面方耳大,五绺髭须;威风凛凛,雄气昂昂。岳爷即便起身迎接。正是:人生异地无相识,大海浮萍何处来?毕竟不知那人是谁,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说岳全传 作者:钱彩 前页  目录  后页